「還動呢!0.0」

「我去,你大爺的你染色了吧????」

林凡看著這些忙碌而又為自己努力生活著的形形色色………

這麼大的一個城林凡這兩天跑了個遍,他只為尋找到一人,結果卻是令他大失所望。這麼多的人群,又全是修士,各種隱匿手段,要想找一個人談何容易?

「這城市,顛簸的有些喧囂。」

林凡再次購買了大量在南荒古地能用到的各種材料后便動身離開了這麒麟城。

雖說這南荒古地深處危險重重,但是最外圍相對來說還是安全得很的,而東勝那些大宗門卻志不在此,他們的目標是那南荒深處………….

一處顯得頗為荒涼的無數大山之中,林凡凌空而立,靜靜地看著被大山包圍著的這幾個小村莊。

這麼一處地方,它四周環繞無數大山,但是在這小山村中卻是方圓百里一馬平川!卻是頗為適合凡人生活。

距這個寧靜的山村不遠處,還有一條兩米多寬、全石條整齊鋪就的茶馬古道,只可惜,已經掩沒在茂密的草叢中。

林凡緩緩的落下,朝山中小村靠近,只是他的身形卻是隱形著的。

林凡在一顆參天大樹上落下。

眼前有一條雜草橫生的石階,四階盡頭有一戶人家,門前正有一條小溪的風車,正輕輕地搖動。那聲音,恍如一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的新時代主題曲,在寧靜的村莊上空回蕩!

此時已經是過了凌晨時分,家家戶戶餵養的那雞,仿乎已過了打鳴的時限,不再鳴啼那狗,也不再吠叫。只有山澗流水聲響,不時劃破山村的沉寂。

林凡就這麼靜靜地站在樹榦上看著村裡人開始了一天的忙碌,其實說是忙碌,也不說是孩童只見的玩耍,妻子做著飯,丈夫扛起鋤頭朝自己家的田地去耕種……

老人圍在一棵大樹下嚇著象棋。而有一群老人既阻礙林凡的那棵樹下!

「老哥!你是第一次下象棋吧?」

「哦?如何見得?」

「這個,先走將的我還是第一次見!」

「長官先走,士兵斷後有什麼不對嗎?」

「呵呵………..」

林凡看到這裡也不禁是一笑!

深夜,數十個村民自發的聚集起來,用本土鄉音,唱了不少他們的民歌。

「這裡也有廣場舞…….」林凡自語的調侃一聲。輕搖了搖頭。

但是那些姑娘們一開音,頓時把林凡的心思全部吸引了過去!

「情如水…意如花,花開花落,隨春風,手挽你的情,一路同行………..」

那嗓音,就像被水浸過一樣溫潤、清脆、甜美!它們彷彿是那輕快地小鳥在林凡的耳旁還縈繞不斷………

「古人云,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而此刻,或許是因為我習慣了修仙界的喧囂,內心或許更渴望這份凡人的寧靜吧……」

第二天,天蒙蒙亮,那滿天紅雲,滿海金波,兩顆紅日像一爐沸騰的鋼水,噴薄而出,晶瑩耀眼。這時,太陽慘白中帶進一絲血般紅的光波,放射出萬道光芒。陽光穿過樹叢,透過晨霧密密斜斜地灑滿了大地天變相掛著一幅五彩繽紛的油畫般婀娜奪目……….

耳機阻礙那兩個0太陽剛剛彈出了『小腦袋』,這時候的林凡緩緩地睜開了雙目。

「我感覺到自己的神識竟然在慢慢開放!」

「快點運行你的九轉滅神決!」老頭急忙叫道!

林凡就這麼隱匿著身形開始了運轉九轉滅神決!

「萬念皆是引!境隨心轉,心隨念動………」

林凡口中法訣不斷,但是其神識之中卻是不自覺的回憶著自己這些年經歷的種種!

有過開心、有過憤怒!有過失落、有過感慨……….

三日之後,這一戶人家像往常一樣開始生火煮飯,而既阻礙他剛剛點燃柴火的那一剎那!在距離她數十米遠處的那個村中最大的大樹枝幹上突然有一道強光衝天而起!

婦人忍不住朝那大樹看去!

只見那巨大的樹榦上突然有一具極為高大的身影浮現而出!確切的說是一個人的影子!那個影子不同於其他,而是直接從其樹榦上的一個模糊人影中的腦袋中迸射而出的!

婦人頓時是呆住了!她下意識的趕緊放下手中的東西朝那大樹跑去!

緊接著又有其他村民也紛紛放下手中的事情跑了出來!他們紛紛朝那大樹跑去!

幾十米的距離,很快便到。他們看著樹榦上的那道人影神色充滿了緊張、不安!

刷!

突然那樹榦上的男子猛地轉過身來,只見其相貌還好,衣著也是普通,只是其一雙眼睛此時是紅的有些嚇人!

似乎是其眼睛都著了火!下一刻火紅的雙眼緊接著又是突然變為了烏黑一片!

「啊!」

「天神下凡了!神仙啊!神仙啊!大家快跪下!!!」也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頓時所有呆住了的村民們紛紛朝這道身影跪拜而下!

而這人的眼神也漸漸的恢復了清明。此人正是林凡!

「九轉滅神決第二層『破曉』我終於是突破了!前一層融合我我的基神決才堪堪突破,這一次的突破真的是沒有想到啊!!」林凡喃喃著。

林凡看著大樹下此時圍滿了百餘人,都在巍巍顫顫的低著頭的村民們,他心中是一陣好笑。

「說我是神仙?或許在他們眼中我確實是如此了。」林凡輕搖了搖頭隨後盤旋在其頭頂的巨大影子突然朝眾人席捲而去! 而與此同時,林凡的身影也變得似有若無了起來。

影子撲面而來!只是短短几個呼吸間便把在場的所有村民全部席捲了個遍!它所到之處,所有的村民均是慢慢的站了起來,隨後都是一臉疑惑的看著四周。

「咦?大毛?你在這幹嘛啊!還不去耕田!」

「那你又在這幹嘛啊!」

「啊!這麼多人!我們在這幹嘛呢?」

「不知道!不過我感覺自己身上暖洋洋的!」

「啊!我也是!」

「我也是!」

「這是怎麼回事???…」

「我感覺自己現在能一拳打死一頭牛!」一名年過半百的老人突然說了這麼一句話!要知道他先前可是連走路都十分緩慢的!他當即是在原地刷了一套猴拳!!這然周圍的人看的是有些呆住了!

「散了散了吧!我看我們是夢遊了!還是集體夢遊!我家裡的鍋馬上就糊了,我可不和你們在這裡看什麼猴拳了…………..」

「哈哈哈!!我也去鋤草嘍……」

「散了??」很酷啊原地便空蕩蕩的,只有一名約么七八歲的孩童他充滿一湖碟看著那顆大樹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足足想了好幾分鐘后,小男孩才一臉無奈的蹦蹦跳跳的網村中跑去。

「爸!我媽呢!餓死我了!!………….」

下一刻那顆大樹上小男孩盯著的地方林凡的身影緩緩地浮現而出。

「你們幫助我突破了這九轉滅神決,我自然是要報答一番的,不過那個小男孩的神識天賦似乎很是厲害的樣子。算了,這麼小,能不能修仙就看你自己的了,而且這修仙之路未必比得上你那田園般的美妙生活……….」林凡說完此話便再次隱匿了身形!

他細細品味著自己神識中的變化!

他只覺得自己的神識再次擴大了一倍有餘!先前最多操縱四十把無極劍的他,如今卻是能同時操縱八十把無極劍!而且在運轉速度上也是更加的運轉如飛了!

林凡的神識終於的突破第二層破曉了!現在的他神識可以外放,甚至他可以影響其他神識極弱之人的情緒!方才的那一道影子,便是其突破至破曉后而產生的一種神識神通!

百餘人的記憶和情緒竟然只是在他隨意的一掃之下,新年轉動下便可更改他人的情緒!按照林凡現在的估算,若是一名靈動期巔峰的修士很生氣,他的神識掃過,只要他想,那生氣的念頭就可以變得十分開心!

他的神識一旦被其激發出去,那就彷彿一滴水,滴落在別人神識之中一般,或是讓其平靜,或是讓其瘋狂!

現在林凡估計就算是一般的靈神期一星修士也能被其影子攻擊而產生劇烈的搖晃!在戰鬥中絕對能打對方一個搓手不及!

試想下,如果是在聲勢搏殺中,一個傢伙的神識突然中斷!也就意味著他操縱的法寶和靈寶突然失去了方向!失去了法力!那豈不是立刻變為廢銅爛鐵一般?若是沒有專門的防禦神識攻擊跌寶物換個功法的話,林凡有信心一個照面之下就可以讓靈主期巔峰的傢伙,瞬間情緒失控!神識無法離體!

一想到這林凡不禁想到了那自稱龍族的紅衣少年,他的彌天陣和這九轉滅神決都是得自此人。當初那個傢伙的修為比自己還弱,法寶也沒有自己的厲害,但是其就單單憑藉著這一套法決就打的自己狼狽不堪!要不是自己擁有基神決和五源連心大法這種神識功法,自己早就被人家一個照面給打趴下了!

「九轉滅神決第二層意為破曉。是要修士突破自己,斬破界限!而你在體會了這喧囂與寧靜后突發感想進入尋到了那一絲突破契機。方才那太陽初升,即將破曉!而你也在那一刻破曉!當真是秒啊!」老頭忍不住讚歎道。

林凡也是微笑的點了快點頭。

而就在林凡細細品味九轉滅神決進階到破曉之時,林凡的儲物袋中突然一動,林凡單手朝其一拍,頓時有一手掌般大小的通訊符錄浮現而出,林凡神識催動一番,頓時其上浮現出了一行小字。

「靈兒已入古地,且行且珍惜。」

「且行且珍惜??這個詞用在這裡真的合適嗎???你是隨便亂髮的把你!!」林凡心中忍不住一陣吐槽。

而其下一刻則是認準了一個方向疾馳而去!

這是一片荒無人煙的廣袤、無垠之地。這裡常年沒有人類踏足,就算是修士朝著這最南部一眼望去也是根本看不到邊際!也沒有人到達這山中的最深處還能全身而退的。就算你是靈虛期的強者也不行!

這裡便是南荒大洲最南部,也是最荒涼的地方,這裡便是南荒古地!

林凡距離這前方二百里的地方隱匿著身形淡淡望著前方古怪林立的無數大山脈,林凡微微眯起了眼神。現在以他的神識足以觀察得到方圓兩百餘里的一切事物!

或許一顆小草他無法看清,但是一隻飛動的小鳥只要是在其方圓兩百里之內都逃不過其神識!

這神識範圍就算是一般的靈神期一星修士也是勉勉強做到罷了!而林凡則是隨意而為之!

「遠處的山脈當真是太過於龐大!我甚至感應到有數座大山的氣息足以趕得上半坐城池般大小!真的是壯觀!」林凡忍不住吶吶著。他不打算就這麼直接進入南荒古地,他在看看別人是如何打算的,說不得還得找個人問上一問。

就在這時一陣烏鴉的叫聲時斷時續,在不遠處的山中一遍一遍迴響。風吹過,枯黃的蒿草被颳得嘩嘩響。引入眼帘的除了衰草還是衰草。

夕陽將天邊也染成這枯黃。這漫無邊際的洪荒,只有林凡站在中央,天地彷彿在這一刻安靜,只剩下,寂寞在草叢裡來來回回地跑。除了一座座到處瀰漫著孤獨的凄涼!!!

「有人來了。」林凡顧不得感慨,他神識一收朝一個方向疾馳而去,只是其身形也慢慢的消散在了空中。明顯是隱匿了起來。 「最近又有一些大宗門的弟子來此了。」

「嗯!真的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這南荒古地外圍的東西恐怕他們根本是瞧不上眼吧?就算是想要分一杯羹,不遠如此距離來此卻還是有些划不來的了!而我們南荒三大宗也肯定是不願意的。」

「誰知道呢或許人家的意圖是那古地深處!」

「啊!這不大可能吧?南荒古地深處的危險我修仙界誰人不知?難道他們是瘋了?」

「不知道!反正那些傢伙肯定不是個吃虧的主!算了不想他們了!今天我要深入古地三十里!這些日子我感覺自己就要突破靈主期巔峰了!不得不拼一把啊!」

「這麼快!我真的是要恭喜下王兄了!」

「呵呵!能在古地混了數年還沒有隕落的哪一個不是身經百戰?機遇自然也是接踵而來!資源靈氣更是比那些大宗門的『啃老』的一群傢伙強得多!」

「嘿嘿!~~我們走!再慢一點說不定被昨天的那幾個傢伙搶先進入了!要知道這外圍的紫霧這幾天可是頗為薄弱的!」

「嗯嗯!走!!」

林凡聽到這裡,剛要現出身形來問些什麼事情,而就在此時一道身影突然緩緩地浮現了出來,他的距離就離那兩名修士不過百米,而那兩人竟一點也沒有察覺到!

他們轉眼便消失在了附近!

「真是愚蠢啊!你們知道個什麼!」男子看著那兩人的身影一陣鄙視。

「哦?他們不知道,那想必閣下應該知道的更多吧?」林凡的身形突然出現在了其前方兩百米處!

「誰!」那男子大吃一驚!這個傢伙i對於自己的神識是頗為有信心,而突然有個人出現在自己附近,而他卻是絲毫沒有察覺,這倒是讓其很是震驚!而林凡卻也是沒有發現其的身影的,可見這個傢伙的神識也是不弱。

他急忙朝林凡看去!

這名男子身高一米八左右,長相倒也不是特別出眾,只是其一雙劍眉卻是給其平添了一絲瀟洒。

「在下是第一次來這南荒古地,是想問些事情的,還望道友能解答一二,在下自然是會給些補償的。」

「補償?真是笑話。看你樣子也不像是那群東勝的傢伙,你是哪個門派的啊!」男子上下打量了下林凡見其和自己一樣也只是靈主期巔峰的樣子頓時是鬆了一口氣。

但是其話語中卻是充滿了傲氣!

「在下區區散修。」林凡簡簡單單的說了這麼一句。

「散修?」男子上下打量了下林凡露出一絲一位深長的笑容接著道。

「問吧。」

「那就多謝了!之前倆人說的紫霧是怎麼回事?還有個嚇得身份似乎也不是那東勝修士吧?」

「呵呵!在下乃是南荒修士!至於那紫霧,便是南荒古地中常年瀰漫的一種詭異的紫色霧氣,這種霧氣對於修士的神識具有極大的腐蝕性,而且此種紫霧能緩緩消散修士的法力,若是一名修士身在其中,不僅是神識無法四散而開,就算是本身實力也大受限制的,但是這南荒古地每十年便會有一次紫霧數量大量減少的一段時間。」

「這紫霧這麼厲害?為何先前的二人只是靈主期三星也敢進入探寶?」林凡疑惑道。

「呵呵!他們是狂妄自大!要知道雖然這些日子紫霧是消散了大半,但是里買的呢危險可不止這些!因為古地這種地方,雖然好處眾多,除了裡面傳說中的許多種稀有靈藥之外,還可能得到許多隕落在其中的修士掉落的東西。但是其中各種厲害的妖獸彌對於任何修士來說,都是十分的兇險。

誰也不知道在哪個位置會突然冒出來一隻七星以上的妖獸!

南荒古地範圍十分之大,

而且裡面還有許多地方都有那種獨特的近乎透明腐蝕極光,連靈光類的護罩都根本無法阻擋,一被照射到就是肉身腐爛,死狀十分凄慘。

而且因為平時無法進入,十年一次的紫色毒瘴散去之後,很多周圍的妖獸也會感覺到裡面靈藥的氣息,所以裡面妖獸的密度到時候會超出一般時候的的數倍之多。」

「這麼說那紫霧對於妖獸也有作用了?」

「那是當然,不過只要深入古地百里便不再有這紫霧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