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凱,「沒有!大哥說什麼就是什麼!」

陸凡,「……」

似乎攤上這麼一個伏妖師也是讓人無敵崩潰的一件事,本身身邊就有一個倒霉鬼魏玉,還有一個動不動就摔樓讓你刺激的阿寶,甚至還有中二病的郭玲玲,這會兒又添加了一個半吊子伏妖師。

這以後的日子,可有的好玩了…… 這往後的日子喲,想想都讓人覺得刺激。

陸凡對此表示無比的嚮往。

當然,這只是初步階段,畢竟對於一個普通人類而言,這樣子的生活經歷換做其他人的話那是打死一輩子都不太可能會有的生活閱歷,前期的小竊喜那是再正常不過,誰沒有一個世界以我為中心過的想法……不過這事兒到了後期,陸凡才知道一切並沒有那麼簡單。

一伏妖師、一附靈師,就這樣用半個月的房租和一頓飯給解決了兩個暫時犯了中二病的人給緩解了病情。

陸凡的目光這會兒又是落在不遠處的一塊草地之上,早前的女鬼這時已經徹底魂飛魄散,被『趨吉避凶滅殺惡靈符』斬殺,固然這個符籙的名字並不是那麼招人待見,但事實證明,這符籙的威力的確不俗,讓得有可能超進化成惡鬼的女鬼直接隕落。

「我們今晚這算是幹了一個大票么?」陸凡一想到今晚的事情,多少覺得有點兒不真切,像是做夢一般。

「這算是什麼大票啊,房東,你可能沒有見過真正厲害的……」郭玲玲見多識廣,認為房東太大驚小怪了。

就是倪凱也是一愣,「大哥,你怎麼說也是伏妖師,怎麼就這點兒見識?」

陸凡這會兒倒是好奇起來了,「等等,你們這麼說的意思,難道有更厲害的?那最厲害的是什麼?」

郭玲玲、倪凱二人相互望了一眼,隨後都是表情凝重道,「百鬼夜行!」

「百鬼夜行?」陸凡整個人竟然真的有點兒被呆住的樣子。

郭玲玲接著笑道,「房東房東,那些事情你就別想了,那都是開國前幾千年的事情了,這年頭啊,但凡是鬼怪,他們也就是求一個和平共處,沒想著到處惹事,你以為就我們嚮往和平,人家鬼怪就不嚮往和平?」

倪凱也是說道,「大哥,我覺得郭小姐姐說得對。」

這傢伙自從把陸凡當成自己的飯票之後對於郭玲玲的態度也是大改,因為他看得出來,自己的大哥似乎對於郭玲玲的態度相當不同,這個先前戰鬥力十足彪悍並且這會兒有點兒蠢萌蠢萌的女孩子未來說不定有可能成為自己的嫂子,打死都要在這種時候處理好雙方友好的關係。

其實這會兒陸凡多少是有點兒蒙逼的,因為從女鬼之前的話語中能夠聽出伏妖師與附靈師之間的關係並不友好,甚至可以說是世仇,這個曾經和平共處,但終歸因為利益的關係導致他們分道揚鑣,而這大概也有人心作祟。久而久之,時間的推移,這個仇恨沒有得到解決,伴隨著越來越多的伏妖師、附靈師的出現,他們這種關係更是不可調和。

目前雙方這種狀態,讓陸凡摸不著頭腦。

「如果我們不返回古宅的話,接下來去哪裡?」陸凡問道。

「吃飯。」

郭玲玲看了倪凱一眼,隨後道,「這裡的事情肯定還沒有解決,不過我們並不著急,相信要不了多久,古宅的人就會找上我或者說是他(倪凱),我們現在什麼都不要想,回去睡一覺最重要,有任何的事情明天再說。」

倪凱第一個發表意見,「我贊同。」

陸凡看了兩人一眼,而後道,「我沒有任何的問題。」接著,他考慮諸多,隨後接著說道,「我們現在已經出來了,再回到公寓的話明天買鞋子也不方便,晚上的話乾脆回到鎮上找一家酒店將就一晚,其餘的事情明天再做考慮如何?」

這一回,兩人都是沒有任何的意見。

陸凡開口道,「對了,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郭玲玲、倪凱,「???」

「身份證啊!身份證都帶了吧?」

「……」

……

身為常年在外不在倪家中生活的半吊子伏妖師,憑藉他那一身夏裝,外加上那讓人看起來都覺得是瀟洒哥存在的人,若身上沒有一張身份證的話,只怕好幾次都要被警方所邀請,畢竟那身上一個古老的箱子如何都讓人覺得可疑。

以郭玲玲的性子而言,她喵沒事帶身份證幹嘛,又沒有男朋友,平時出門辦事也用不到有身份證的地方。

三人很快就是商議完畢,用陸凡、倪凱兩人的身份證分別開兩間房,郭玲玲一間,陸凡、倪凱兩人一間,這件事很快就得到了另外兩人的一致肯定。

三人所在的地方都是小地方,盤查自然不會那麼嚴厲,也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地方。

將酒店房間開好,倪凱就嚷嚷著肚子餓,要去吃東西。

陸凡想了想,他和郭玲玲兩個人也是在傍晚之後就沒有進食,對方估計也餓了,在問及對方的意見之後郭玲玲很快就是點頭答應,三人在電梯口匯聚,最後找了附近的一家燒烤店就是坐下。

萬幸,哪怕是秋冬之際,燒烤攤這種地方總會有的,總有那麼些人生意不分晝夜,也有人晚上工作完了想吃一頓好的,自然而然燒烤店就開著,大致到了早上四五點鐘的時候才是收攤。

「想吃什麼自己點,我請客。」

以倪凱的身家而言,顯然是沒辦法拿出錢來請客,至於郭玲玲,她連下個月的房租都給減半了,所以這錢自然也就落在了陸凡的身上。

好在陸凡身上多少還是有點兒錢的,再窮,請一頓還是不在話下。

兩人很快就是點了自己喜歡的食物,碳烤羊肉、碳烤魷魚、碳烤韭菜、碳烤雞翅、碳烤花菜、碳烤茄子、碳烤雞胗……等。

「要不要再上點兒酒?」倪凱提議道。

陸凡的目光落在郭玲玲的身上。

郭玲玲道,「那就來六打。」

陸凡笑著道,「我以為你會說酒不是好東西,盡量少喝,別帶壞小學生。」

郭玲玲微微白了陸凡一眼,「這都什麼年頭了,再說了,大家都是成年人還不允許喝點兒酒?」

三人坐下之後,東西還未上來,陸凡看了兩人一眼,而後道,「接下來是否輪到我來問你們一些問題了?」

倪凱直接說道,「戶口本我可沒帶。」

「誰TM問你帶戶口本了?我就是想知道,你們兩個人到現在還不打起來么?」 其實陸凡有作死的行為,在他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就已經有些後悔了,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他的心臟砰砰砰跳得飛快,手更是懸空著,就差等兩人動手的時候猛地一拍桌子,雖然以伏妖師、附靈師兩人的戰鬥力而言陸凡只是個戰鬥力只有五的渣,瞬間就會被兩人給打趴下……但指不定他就有威懾力呢?

用房租和吃飯來威脅,效果似乎還頗為不錯。

但在陸凡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兩人皆是丟了一個白眼過來。

就沖著這一個白眼,陸凡鬆了一口氣,也就將手放在桌面之上,「你們兩個真是嚇了我一跳,還真以為你們準備開打呢。」

兩人同時問道,「為什麼要打?」

「你們伏妖師和附靈師不是世代有仇?」

兩人再度異口同聲,「對啊。」

「那到現在為止你們都知道了對方的身份,這種族間的榮譽感沒有讓你們在見到對方的時候熱血沸騰恨不得一拳把對方撂倒然後興高采烈的對族人宣布我今天打了伏妖師或者附靈師一頓?你們兩個這麼心平氣和有點兒讓我沒辦法接受,總感覺我要是一走,你們鐵定就打起來了。」

「房東房東,你這腦洞都是怎麼想事情的啊?你想的會不會太多了?」郭玲玲有些無語著。

這會兒已經上了兩道菜了,郭玲玲也就不客氣拿起自己點的東西開始吃了起來,滿嘴的油膩,但整個人臉上都是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似乎真的沒有因為對面坐著的是一位伏妖師而有所影響,本該如何就該如何。

很快,陸凡的目光就是落在倪凱的身上,發現對方也在吃東西,而且嘴裡塞著東西,兩隻手打開一瓶啤酒,對著陸凡、郭玲玲道,「大哥,倪小姐姐,謝謝你們今天這麼照顧我還請我吃飯,我先干為敬了。」

說著,倪凱咕嚕咕嚕就開始喝啤酒了。

陸凡這會兒已經大致可以確定,的確就是自己想多了……這特么兩人簡直和平到不能再和平了,這都能坐在一起吃飯,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他似乎有點兒杞人憂天了。

想著,陸凡也給自己開了一瓶啤酒,略微喝了幾口,還是有些不大確定道,「我就不明白了,你們怎麼就不打起來呢?」

「房東,你是不是很希望我們打起來啊?」郭玲玲眯著眼開口道。

陸凡,「……怎麼可能,我就是好奇。」

郭玲玲,「其實很簡單啊。」

陸凡,「?」

郭玲玲接著道,「堅持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就行了。」

陸凡驚呼一聲,「……這都上升到和國家大事統一高度了?」

倪凱道,「其實也很好理解啊……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內政、平等互利、和平共處,這用在我們身上也沒有多大的問題啊,怎麼在大哥你心裏面,我們伏妖師和附靈師就沒辦法和平共處了?」

陸凡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哪敢,那其他伏妖師和附靈師也像你們這樣?」

「那大哥你就想太多了,他們只要一見面,基本上就是不死不休,平時見面的話雖然不至於會打起來,但冷嘲熱諷幾句讓你直接精神崩潰都有可能。」

「……」

這到底是怎麼樣一種關係,簡直讓人害怕,萌新瑟瑟發抖。

「房東,當我今晚以附靈師身份出現的時候,他(倪凱)就已經發現了,可依舊選擇和我合作,在那一刻,我們基本上就已經有了一種協議,哪怕沒有明說出來,但這也算是開創了一個先河,伏妖師和附靈師合作的先河,不知道這以後會不會成為一段佳話……」郭玲玲想著想著,自己倒先笑了起來。

陸凡鬆了一口氣,「看見你們這樣,那我就放心了,不過你們和平共處的五項原則我怎麼聽著那麼糊塗啊?」

「這有什麼不好理解的……互相尊重主權這就是要大家尊重對方的信仰,你是伏妖師,我是附靈師,我不歧視你,你也別**,大家都有自己居住的地方,別特么有事沒事來打擾我們的平靜,互不侵犯這不是更好理解?他男的,我女的,他要敢侵犯我我就告他強X!」

陸凡,「……」

倪凱,「郭小姐姐,咋們打比喻不帶這麼大比喻的吧,就算真是這樣,我也不敢啊,大哥的女……」

陸凡的目光瞬間望了過來,甚至在那一瞬間陸凡看到了郭玲玲的小臉蛋兒微微一紅,他登時感覺自己可能有點兒喝醉了,那麼個大大咧咧的女孩子,性格就是這樣,不會有其他的……而當他想認真確認一下,卻發現郭玲玲的表情已經恢復正常,這讓他打消了先前的疑惑,就說嘛,怎麼可能有那種主角光環,自己長得又不帥,而且也不是特別有錢,更加不是什麼霸道總裁,唯一還勉強值得驕傲的就是身子骨硬朗——這讓陸凡想哭,這怎麼就成了身上唯一的發光點了呢?

「互不干涉內政,和平共處,互惠互利這不是更好理解么?只要大家的目標一致,哪怕伏妖師和附靈師之前有過矛盾也能夠一起合作,就跟今晚一樣,不過若是以上意見不合的話,那就單獨行動,沒有什麼不妥啊。」郭玲玲說道。

「對的,就是這樣。」倪凱說著又喝了一口酒。

陸凡瞪大眼睛盯著倪凱,「你種族榮譽呢?說好伏妖師和附靈師世代仇恨來著?怎麼在你身上完全沒有體現出來?」

倪凱道,「哦,這個啊,我從小就不在倪家長大,我是托別人幫我帶大,所以對於什麼倪世家的感覺,我是不那麼強烈的……」

看到陸凡的目光望了過來,郭玲玲瞪了一眼前者,「房東你看我幹嘛啊,我沒事找伏妖師麻煩做什麼?找他們麻煩能賺錢么?這沒有什麼事是比我找到工作更要緊的好不好?」

看著郭玲玲一副快狗急跳牆逼哭的模樣,陸凡一拍額頭,暗嘆一聲:生活這個裱子,狗日的! 對於兩人之間的世仇問題,不因種族,只因生活!

倪凱打小的生活環境讓他成為了邊緣的伏妖師,並未受到家族中的言傳身教,更加沒有接觸到歷史上關於伏妖師與附靈師之間的曠世大戰,自然不會明白為何那麼久以前的事情能扯到現在。

有什麼東西是比能吃飽飯更加重要的?

飽漢不知餓漢飢啊!

對於郭玲玲來說的話,迄今為止一百三十四次的面試失敗讓她人生中有了挫敗感,而她一根筋的想法那就是找不到工作以後交不了房租,而對付伏妖師的話根本無錢可賺,既然如此的話,為什麼要自討沒趣?

雙方的思維想法簡直跟一條直尺畫出來的直線一般不帶一點兒曲折,一門心思就是直達終點,讓陸凡頗為傻眼——傳聞中擁有特殊能力的兩種人存在,不知該說他們沒腦子還是蠢。

但不管如何,目前雙方的這種建立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基礎上的方式可以保證至少在未來一段時間之內如果不是因為巨大的矛盾,他們顯然不會動起手來。而解決這種矛盾唯一的兩種辦法要麼就是倪凱賺錢了,要麼就是郭玲玲找到工作,之所以戰鬥的原因不外乎一個:閑得蛋疼。

而這兩種事情對於其他人來說的話尚且好辦,但對於倪凱,郭玲玲,陸凡可不認為他們能夠做到。

一個半吊子伏妖師,在冬天還穿著夏季的衣服,這能是稍微有點錢的人可以干出來的事情么?至於另外一個,這都面試一百三十四次,次次都是失敗,想要她找到工作,那也無異於是天方夜譚。

陸凡自己也喝了兩口酒,感覺當事的兩人都不當一回事,他反而比兩人更為著急。

感情深,一口悶。

三人的關係還沒有老鐵到不醉不歸的地步,但是幾杯酒下肚,倪凱還好說,陸凡、郭玲玲兩個人臉蛋紅撲撲的,尤其是郭玲玲,原本白皙的一張臉蛋,這會兒白裡透紅,甚至那殷紅的小嘴兒,讓陸凡的心神略微蕩漾了一下。

「啪!」

陸凡愕然,用手捂著自己的臉蛋,一臉震驚,接著惱羞成怒道,「郭玲玲,你幹什麼?!」

郭玲玲紅著臉看著陸凡,表情帶著點兒扭捏,「房東房東,你剛才看我的眼神好怪異,好像要把我給吃了,我知道我長得挺好看的,但……但我們關係還沒有親近到那一步啊,房東你可得把持住!」

陸凡勃然大怒,這個二貨!

「我對你有沒有想法你不知道啊,再說了,我打得過你么!打得過你么?你反抗一下我都可能受到內傷啊!!!」

郭玲玲想了一下道,「呀,好像是這麼回事。」

陸凡,「……」

回了酒店,睡了一覺,第二天中午的時候郭玲玲前來敲門,「房東,房東,你醒了么?別睡啦,都大中午了,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啊?」

陸凡,倪凱兩人朦朦朧朧睜開了眼睛,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十二點半了,三人昨天喝完酒吃完燒烤后回來已經是快四點半的樣子,這一回來倒頭就是睡覺,天知道郭玲玲這會兒還能這麼精神的出現在門口叫門的精力從何而來。

「大哥,這幾點了啊,怎麼天這麼暗?我們該不會睡了一天一夜吧?」

陸凡沒好氣道,「窗帘沒拉開呢!還大中午!」

「哦。」倪凱伸了一個懶腰,又把頭給縮進被窩當中呢喃道,「還是在酒店裡面睡覺舒坦,這能夠睡到下午兩點呢,大哥,你們去逛街吧,我再睡會兒,太好睡了。」

「睡什麼睡,趕緊起床跟我一起出門!」陸凡開口道。

「大哥,我去幹嘛啊,又沒我什麼事。」

陸凡沒好氣道,「給你買件像樣的衣服,看你現在穿的都是什麼,跟我出門你不覺得丟人我們還覺得丟人呢……」

在陸凡這句話拋出去之後的下一秒,一張被褥就飛到了半空當中,倪凱整個人精神奕奕的出現在陸凡的面前道,「大哥,你想要給我買衣服啊?大哥,我愛你,么么~」

「滾,你個死基佬!」

對於倪凱,這個半吊子的伏妖師,初次見面,在陸凡得知對方身份之後的確想要坑他一筆,想要他往後做不成伏妖師。

可是接觸下來之後才是發現,相比起其他的一些伏妖師,倪凱這等伏妖師能夠得到郭玲玲的承認本身就不容易,說明在做伏妖師這一方面他並不算是資深,但能夠得到另一方勢力的認可,這大概對於伏妖師來說是一種可怕的諷刺,而對於陸凡來說,這樣一種獨特的存在可以讓他正常的融入到他們這個圈層中來,乾脆做一個伏妖師中的叛徒好了……陸凡如是想到。

既然準備拉攏倪凱,自然要想辦法讓他生活的物資條件提高,只有這樣,對方才會死心塌地,就算將來反水,這良心上也會過意不去。

你說說陸凡這個小婊砸,為了討好公寓裡面的人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而經過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後,其實陸凡已經算是認可了倪凱成為他們中的一個門外一員。

尚且還在考察期,不可入門!

「嘿嘿,大哥你等會,我馬上就換衣服,我們隨時都能出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