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角微抽的玄琳瓏無奈了,之前倒是沒見到這小白鼠,這會倒是不知從哪裡跑回來了。

十有八九是被那什麼滄源帝拐了。

玄琳瓏暗想,而小白鼠的回應卻是蹭了蹭她的衣服,道:「這個地方好危險。」

它這麼一說,玄琳瓏才注意到小白鼠的身子有些發抖,看來是被嚇得不輕,但之前她可是見過小白鼠發威的一幕,對它遇到的危險並沒有多在意。

司徒靖見到小白鼠,瞪大眼,道:「小師妹這小靈虎還真是厲害,學院今天封鎖了地域,在查一些事情,各種法陣都處於開啟狀態,沒有院生令牌的任何生靈都會被法陣攻擊。」而且之前他也見識到這小靈虎的厲害,至今他都想不出哪一脈的靈虎能夠有這種力量。

「法陣攻擊?」玄琳瓏疑惑地看了眼小白鼠,小白鼠連忙點頭,將小爪子伸出來給玄琳瓏看上邊那法陣殘留的痕迹。

看來是這小白鼠亂走了,不然跟著自己又怎麼會遭這些罪。

玄琳瓏對小白鼠沒有多少同情,讓小白鼠頓時後悔自己當初的選擇了,可憐巴巴地看著玄琳瓏。

對此玄琳瓏選擇視而不見,反是問道:「距離住處還有多遠?」

提到這個,司徒靖訕訕地笑了笑,不好意思道:「那個呢,小師妹很想去住處嗎?那我就不繼續帶你閑逛了。」說著他拿起自己的令牌,靈力注入下,一個小型的傳送陣瞬間展開。

感情這人沒有認真給自己帶路呀。

玄琳瓏面無表情,在傳送陣激發的下一秒,輕聲道:「小白鼠再來一次之前那個,不然雷臨。」

小白鼠抖了抖身子,立馬發出一聲虎嘯,在傳送陣開啟傳送的瞬間影響到了司徒靖。司徒靖慘叫一聲,萬分後悔自己為何要暴露出來。 玄靈學院玄法殿,玄靈學院這一屆的院長離宮秦正在奮鬥桌面那一堆文案,亂糟糟的房間完全看不出是這玄靈學院院長的地方,而一般的院生都不能進入院長的房間,導致這院長愈發不想收拾房間。

「哎,學院的事情永遠都忙不完啊!」離宮秦扶額,暫時不想繼續看那堆成小山坡的報告。

突然間一聲嘲笑回蕩在房間內,離宮秦頓時火冒三丈,剛想轉身罵身後的人,卻在見到那人的瞬間火氣全消。

帝羨天靠著柱子,在離宮秦轉頭的下一刻嘲笑道:「小離子現在還真是忙呀,還記得你爺爺我嗎?」

在外人眼裡嚴肅到頂峰的離宮秦訕訕地笑了笑,「帝爺爺好,不知帝爺爺怎麼有空來我這裡?」

「怎麼沒事就不能來看你了?」帝羨天挑眉,眼裡滿是威脅。

離宮秦對帝羨天打小就有種莫名的畏懼,這時他急忙走到帝羨天面前,道:「帝爺爺難得來一次玄靈學院,我離宮秦怎麼會攔。帝爺爺您請就坐。」這一幕若要外人看見,定要被嚇死,玄靈學院的院長那可是玄宇皇帝都不敢冒犯的存在呀!

「嘖嘖,這麼多年你還是這樣。離奉有你這孫子還真是丟人!」帝羨天毫不留情地說道,讓離宮秦尷尬地站在那裡,不知道該幹什麼。

「好亂。」簡單的兩字傳入離宮秦耳中,熟悉到極致,冷漠到極致,讓離宮秦當即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柏熙站在窗邊,見離宮秦看向自己,微微點頭,道:「我來看看你。」

滄源帝?!

今天第二次被驚到的離宮秦直接愣在原地。

而柏熙卻沒有等他回神,看向窗外的學區,道:「子余的後人來你這了,給她最好的。」玄靈學院對外宣稱絕對公平,而對於他們這些知道內幕的人來說,公平都是有條件的,比如學院的資源是不可能做到絕對公平的,天賦在玄靈學院是最高的一切。

子余後人?

離宮秦獃獃地問道:「玄伯伯的後人我每一個都有照顧啊。」他可沒記得自己有虧待過一個玄家人,除了那個不能修鍊的玄家長女。

「哦,是嗎?」柏熙眯起眼,似笑非笑地看著離宮秦。

離宮秦擦了擦頭上的冷汗,突然間想到了什麼,試問道:「是那個玄琳瓏嗎?我已經派人去照顧了。」得知她是黑暗屬性的時候,就是他一拍板不顧那一堆長老的反對,將玄琳瓏定為內定生,還送去黑暗本牌。

柏熙點頭,得知結果后,心情似乎略好,道:「你的修為止步魄源最後一步。」

離宮秦瞪大眼,連忙點頭,道:「大人,我已經停在魄源兩千多年了。」

「心不定。」柏熙挑眉,看向那一堆亂七八糟的報告。

心不定?是指自己工作嗎?

離宮秦愣了下,下意識問道:「那可以不當院長嗎?」要不是這院長的工作太多,他也不至於這樣。

這次柏熙沒有回話,反是一旁沉默許久的帝羨天哼道:「不能。」 與之前那人不同,玄琳瓏的住處居然沒有管理員,只是一扇簡單的大門,大門上方的刻著四個字,玄初九棟。而這玄初九棟與玄琳瓏之前所見到的樓房不同,它是簡簡單單的三層樓,不像之前那十幾層。

小白鼠似乎感受到樓內存在有種奇怪的氣息,小身子一直在抖。玄琳瓏挑眉,強忍要把這小白鼠扔去的心,推開這扇沒有鎖的大門。

就在碰到大門的瞬間,玄琳瓏感受到玄念劍鞘內的令牌動了一下,而樓上立即有人探出頭來看向玄琳瓏。

那人略為驚訝,喊道:「新來的!三樓還有一個空位置!」

玄琳瓏掃了一眼那人,進入這有些奇怪的玄初九棟,在第三層處停下來。

與之前的兩層不同,第三層明顯氣氛就有些壓抑,而原本有四五個房間的第三層居然只剩下一個房間。玄琳瓏警惕地敲了下那唯一完好無損的房門,連敲三次裡邊才傳來聲音。

「咦,哪個混蛋又來找死了?」那聲音清脆動人,卻帶著一股寒意。

「不管了,這次輪到你去開門了。」另一人哼了一聲,似乎又開始埋頭工作。

「好吧,那門你賠。」少女的語氣有些無奈,而下一刻卻讓玄琳瓏連連後退幾米。

一道劍氣竟直接掃向房門,將房門徹底毀壞,露出房內那亂七八糟的情況,還有三人略為驚訝的目光。

玄琳瓏一邊扯下小白鼠拽得老緊的小爪子,一邊拿出那令牌,道:「聽說這是我的住處。」

一手拿著書卷的少女明顯倒吸口氣,而那埋頭搞鼓著一堆鐵皮的女子也是一愣,那剛剛用一道劍氣開門的少女更是瞪大了眼。

再三確認那令牌是真正的玄初令牌,夜風連忙放下手中的書,跑到玄琳瓏面前,熱情地問道:「真的是新來的?」

玄琳瓏點頭,很是自然地走進去,問道:「我的位置在哪裡?」這房間很亂,似乎沒有她住的地方。

夜風有些尷尬地指著一處滿是鐵皮的地方,道:「那就是你的地方,雖然亂了點,但我們還幫你整理好的。」說著她還瞪了眼坐在鐵皮堆里的林慧。

林慧面無表情,將靈力注入一小堆鐵皮里,一個鐵人出現在房內,晃著身子開始整理屬於玄琳瓏的位置。

玄琳瓏嘴角微抽,她倒是沒聽說過這玄天還有這種類似機器人的存在,看來自己的舍友不簡單,單憑這亂七八糟的房間。

「來來,我先來介紹下自己,我叫夜風,玄初院生,也是夜家的三小姐。」夜風很是熱情地看向玄琳瓏,開始介紹自己的身份。

「你最少十五歲。」玄琳瓏對她的介紹很是不解,按之前司徒靖的說法這玄靈學院只需一年就可以升到玄明,而學院的正常招生年齡最高不超十二,而這夜風怎麼還是玄初。

早就知道玄琳瓏會疑惑這個,夜風很是平靜地說道:「院生的等級說明不了什麼,我不過是停在玄初四年而已。」

「……」

玄琳瓏無語,不過卡了四年,這夜風還真好意思說出來,明明一年就可以升到玄明,她居然還能卡個四年! 而夜風居然還有些得意地笑了笑,指著驚訝過後又繼續搞鼓鐵皮的林慧,道:「我只是停留四年而已,可我們的林神匠可是足足有六年,今年她都快滿十七歲了!」

六年,她還能說什麼,這是差到一定程度還沒有退學嗎?

玄琳瓏扯了扯嘴角,道:「我已經滿十七歲了。」

林慧抬頭看著玄琳瓏,對她的年齡有些不信,道:「你看上去只是十四。」

「莫非是家裡對你不好,營養不良?」封芸歪了歪頭,得出這個結論。

不容玄琳瓏多說,夜風立馬拍桌,道:「既然來到我們宿舍,你就放心。整個學院的玄初院生都不敢惹咱們,今後飯菜絕對管夠!」夜風說著非常豪氣,似乎這高齡玄初生還是她的一種本事。

「誰敢跟你搶東西,叫咱們封芸一劍刺死她!」夜風說著還給封芸遞了個眼神,叫她附和一下。

封芸勉強朝玄琳瓏笑了笑,道:「封芸,今年十六,玄初生五年,今後我罩你。」封芸說著還再次揮劍,一道劍氣橫掃出去。

樓下立即罵聲四起。

「瘋子!你今天又發什麼瘋!」

如今對劍法略有些了解的玄琳瓏眼睛一亮,這封芸的那一劍與自己的有幾分相似,而威力卻沒有自己的強。

「玄琳瓏,今年十七。」玄琳瓏按照封芸的格式,簡單地介紹了下自己,又將小白鼠從她身後拉出來,補充道,「我的靈獸小白鼠。」小白鼠縮著腦袋,有些怕這三人。

「小白鼠?!」三人皆是驚呼,這怎麼看都一隻靈虎,怎麼就叫小白鼠。

玄琳瓏很是平靜地點頭,道:「確實是靈虎,不過它叫小白鼠。」小白鼠一聽,撲向玄琳瓏去反對自己這有傷虎威的名字。

然而這三人顯然對這個名字有些認可,夜風將小白鼠拿過去,兩眼冒光,道:「看起來好可愛,這小白鼠我罩了!來,叫一聲。」說著她還撓了下小白鼠的腦袋,小白鼠抖了抖小身子,像是有些心虛地看了一眼玄琳瓏,小聲地吼了一下。

「為什麼你們的修為都達到了淬化境界卻還是玄初?」玄琳瓏瞥了一眼和夜風玩得不亦樂乎的小白鼠,淡淡道。之前在封芸揮劍的時候,她便感受到淬化四重天的靈力波動,二十歲前能修鍊到淬化已經是天賦極強。

「你還不知道學院的教育方式吧。」封芸從滿是書的桌上,拿出一本遞給玄琳瓏,「修為在學院不算什麼,哪怕院生只有淬化,只要他能夠完成學院的要求,玄道也可以達到!」

「所以說你們都沒有達到學院的要求?」

玄琳瓏皺眉,這三人不論是修為還是功力都遠遠超過她,但還是玄初,這不對勁。

封芸攤手,無奈道:「我封芸修為比玄法還要強上幾分,但經書對我太難了。你看林慧她也是,她境界比我還高,可就是難在玄靈閣的第一層了。」

玄琳瓏滿頭黑線,好吧,這些人真是偏科嚴重呀。

還沒等玄琳瓏回話,一道身影急匆匆地衝進來,封芸第一時間將長劍橫在那人的脖子上,道:「玄九可不是你想進就能進的。」

那人被劍橫著,完全不敢動一下,只好看向玄琳瓏,道:「大小姐,大長老派我來通知你回玄家一趟。」 「大長老找我有事?」玄琳瓏疑惑地看了眼那人,她想不出大長老能有什麼事情找自己。不過話說回來,自從進入靈幻境后她就沒見過大長老了。

「不知道,大長老沒有告訴我是什麼事情,只是吩咐大小姐一定要回家。」那人小心翼翼地說著,生怕封芸的劍再往前挪幾寸。

封芸見玄琳瓏似乎認識這人,便收起長劍,道:「下次來玄九記得敲門。」

「……」

玄琳瓏和那人皆是滿頭黑線,這門都被你弄沒了,要敲什麼門。

一旁玩著小白鼠的夜風略為驚訝,看向玄琳瓏,問道:「玄家?莫非你就是那個玄家千年難得一遇的廢物嫡長女?」不過夜風在說出來的下一刻就後悔了,自己不該這樣說玄琳瓏,哪怕她真的是一個廢物,那也是她們的人。

玄琳瓏很是隨意地點頭,遞給小白鼠一個眼神,道:「既然如此你還不快帶路。」她可不知道怎麼從玄靈學院回到玄家,要知道玄靈學院距離玄家可不是一般的遠。

「大長老吩咐大小姐直接用空間水晶回玄家便可,時間要緊。」那人有些肉疼地說道,雖然不是非常清楚空間水晶的價值,但單憑空間二字就可以知道意義非凡,可居然浪費在這種事情上。

玄琳瓏有種不好的感覺,簡單的事情不會用到空間水晶,莫非玄家出什麼大事了嗎?

豪門女人的情人 自己才離開不過兩天就能出大事?

「那我先走了,下回再給你們玩它。」玄琳瓏很是友好地朝夜風那三人笑了笑,說完她直接捏碎空間水晶,一腳踏入空間隧道。

看著玄琳瓏離開,那人鬆了口氣,轉身離開這個看起來都覺得可怕的宿舍。可沒等他走出幾步,封芸冷笑一聲,長劍一抖,一道劍氣掃過他的右臂,下一刻鮮血四濺。

「下次再敢打什麼壞心思,少的可不是你這條胳膊了。」

夜風冷笑道,那人身上帶著噬靈的氣息,如果沒猜錯的話,若是讓他碰到玄琳瓏,那玄琳瓏可免不了要遭一次噬靈的苦。

那人捂著傷口,帶著恐懼看了那三人一眼,爆發出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這玄初九棟。

「慧姐可看出那人是什麼來歷,怎麼跟我們的新舍友有仇。」夜風眯起眼,骨子裡透著一股寒意。她可是看出了那人說的話不假,但心懷不軌。

林慧分別敲了三下手中的鐵皮,輕聲道:「表面上是靈融境界,實際上卻是淬化四重天,身上的功法是玄家的,玄家的事情很複雜,我弄不清楚。」

「那麼說我們這位新舍友的惹上大麻煩了?」封芸歪了歪頭,長劍在手中迴轉幾次,每轉一次寒意都會加重幾分。

夜風聳了聳肩,道:「既然來到我們宿舍就是我們之中的一員,這麻煩要是敢找到學院來,定要他好看。」

「要是玄初生解決不了,我們明年可以試一試升到玄明。」林慧像扔飛鏢一樣將手中的鐵皮扔出去,隱約可以聽到遠處那人的慘叫。

三人對視皆是一笑。玄琳瓏身上沒有大小姐那種趾高氣揚的氣勢,對她們做的事情也沒有多大的畏懼和鄙夷,這些都讓這三人認可了她。 玄家大門外,空間一陣扭曲,看守的門衛一驚,下一刻便看見自家大小姐從空間隧道走出,呆了呆,下意識說道:「大小姐?」

玄琳瓏挑眉,邊走邊說道:「開門。」玄家的區域似乎有某種法則存在,空間傳送只能達到門外,讓玄琳瓏不解,更有些不滿。

冷冰冰的聲音讓門衛瞬間回神,手忙腳亂地將大門打開,在玄琳瓏走進后還有些不解地嘀咕了幾句,「不是說大小姐去玄靈學院了嗎?怎麼會回來。」

又是那眾多的小道,玄琳瓏直接走向通往玄家大殿的道上,一般來說長老都會在那裡集中,大事也會在那裡商議。只是玄琳瓏想不出玄家如今會出什麼大事。

端坐在玄琳瓏肩頭的小白鼠晃著腦袋,看玄家的環境很是好奇,時不時有些發愣,不知在想些什麼。

下一個分道口出,玄琳瓏正想邁出一步,一道靈力攻擊瞬間襲來,凌厲異常。

玄琳瓏一個側身避開那道攻擊,看向那個怒視自己的四妹,淡淡道:「怎麼四妹你就這樣歡迎我回來?」

見自己的攻擊仍舊無效,玄琳莉咬牙,道:「你們幾個一起上,將她拿下!」她身後的隨從愣了愣,很快就反應過來,紛紛開始動手。

看見那麼多個人都朝玄琳瓏襲來,小白鼠的小身子抖了抖,一萬個想走的心。而玄琳瓏則是扯住它那條尾巴,冷笑道:「不過是幾個淬化境界的隨從,四妹以為這樣就可以了?玄念,這是你的事情。」

玄琳莉微愣,幾日不見她倒是將上次的事情忘記了不少,但玄琳瓏那一身靈初的修為卻是沒有變化,讓玄琳莉不安的心定了不少。

而下一刻,玄念憑空出現,長劍一震,還沒有來到玄琳瓏面前的隨從頓時被震住,體內的血液都似乎有了凝結的跡象。

一見玄念出現,玄琳莉瞬間忘記了自己來拿玄琳瓏的目的,痴痴地看著玄念,道:「不知閣下何人?」

玄念皺眉不語,看向那眼底帶笑的主子,內心甚是無奈,原本以為玄琳瓏會了劍法就不會再需要自己現身,做這些有損面子的事情,然而並不是……

玄琳瓏正想問玄琳莉發生了什麼事情,玄念的身影一動攔住了突然間出現在玄琳瓏身前的玄羽凌,長劍及時地攔住了朝玄琳瓏砍來的刀。

「我可不記得有什麼地方有給三弟添麻煩了。」玄琳瓏冷笑一聲,示意玄念站到一邊,她就不信這三弟敢在這光天化日之下殺了她。

被玄念攔住,玄羽凌眼底帶著瘋狂,與黑暗相似的氣息在他身上若隱若現,哼道:「你不需要知道那麼多!」說著玄羽凌再次朝玄琳瓏揮刀,陰沉的氣息不斷從他身上出現,甚是可怕。

「你們是要造反嗎?!」

一聲怒吼從玄家大殿傳出,將瘋狂的玄羽凌震住,黑著臉盯著玄琳瓏,彷彿下一秒就要將玄琳瓏撕碎。

玄煙琴沉著臉出現在眾人面前,瞪了一眼玄羽凌,才看向玄琳瓏,嘆道:「琳瓏跟我來吧。」 一路上玄煙琴都是保持沉默,玄琳瓏也不好問些什麼,只能跟她走,但令玄琳瓏驚訝的是這方向並不是通往玄家大殿,而是當初將玄琳瓏困住的玄家祖地。

玄家祖地的入口處,一塊巨大的石碑立在那裡,黑金色的玄字刻在上方,震懾著那些想要潛入祖地的人。玄煙琴在石碑前停了一下,又繼續走著,像是有些無奈,道:「琳瓏對玄靈學院還滿意嗎?」

玄琳瓏微愣,沒想到玄煙琴會問這個問題,不應該是告訴她家裡到底發生了什麼嗎?

「很好,很強,很神秘。」

儘管不解,玄琳瓏仍是道出自己對玄靈學院的看法,這所學院不出意料的話,玄宇任何一個家族都無法與之相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