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魔鼎天,當然有資格嘲笑秦朗,畢竟他現在已經掌控了一切,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幾個天狐一族的老鬼,加上秦朗,這一次鼎天的收穫可是相當大的,一旦幹掉了秦朗,他得到的好處簡直很多。

「唔……你不覺得高興太早了么?」秦朗大笑一聲,鼎天加諸在他身體四周的禁錮開始崩壞,不斷地崩壞,這意味著秦朗隨時都可以從這裡脫困。。

「這……這不可能!」器魔鼎天從來沒有遇到這樣的事情,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器魔,這可是器靈修鍊成的魔神,一旦潛入一件法寶當中,奪走了器靈之位,就可以完全支配法寶內部的世界,而且法寶的威力越強大,器魔能夠支配的力量也就越大,所以通常的情況下,器魔一旦形成了,那必然就是非常難以鎮壓。更不要說,鼎天這樣的器魔,簡直就是老鬼中的老鬼,難以應付到了極點。但是,鼎天並不知道,秦朗年紀輕輕卻已經踏入了半步紀元霸主的層次,而層次上的差距,使得器魔鼎天在秦朗面前沒有任何優勢可言。甚至,鼎天跟秦朗抗衡,根本就談不上什麼優勢。

縱然器魔鼎天已經掌控了整個鎮魂鼎中的世界,已經將這裡經營得如同銅牆鐵壁又如何,鼎天根本無法破開秦朗的肉身防禦,那麼談何擊敗秦朗?更不要說將秦朗鎮壓了。。

不過,終於器魔鼎天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禁不住驚呼一聲:「不!你怎麼可能擁有不壞之身,難道你……你是紀元霸主的轉世之身?」

器魔鼎天,果然是一頭老魔,見過的世面畢竟還是很多的,這個時候他居然感應出秦朗可能是半步紀元霸主的修為。第一時間更新,很多修士甚至都不知道紀元霸主的存在,而這個鼎天居然看出了這一點,也算是很不一般了。

「呃……紀元霸主的轉世之身?」秦朗嘿嘿一笑,「也許是吧。不過,這個時候你不應該考慮這些,你應該考慮的是否向要臣服。如果你願意臣服的話,我會給你一個機會的。」

原本,器魔鼎天想要讓秦朗臣服於他,如今的形勢卻已經逆轉,輪到鼎天向秦朗臣服了。。

但是,作為一個百萬年的老魔,而且是一頭器魔,鼎天當然不可能如此輕鬆地臣服於秦朗,這傢伙想的只是如何鎮壓秦朗,然後如何將秦朗的修為吞噬掉。

「哼!你還不是真正的紀元霸主呢!看來,我鼎天的機會來了,你這個紀元霸主的轉世之身,一旦被我吞噬掉的話,我鼎天就有機會成為未來的紀元霸主,那時候就有機會踏上永生之路了!」鼎天獰笑一聲,這傢伙果然是野心勃勃。

「既然你不肯臣服,那麼下場就已經註定了。」秦朗不屑地哼了一聲,向著鼎天所在的地方抓了過去。

蓬!~

鼎天的身體化為一團煙霧一樣的東西,似乎輕鬆地就擺脫了秦朗的禁錮。

「本座可是器魔,沒有血肉之軀,你如何能夠禁錮我呢!」鼎天狂妄地怒吼一聲,正要再度對秦朗發動偷襲,但是讓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再度發生——

鼎天竟然被秦朗的力量給禁錮了!

在這個鎮魂鼎的世界中,鼎天原本可以掌控一切法則,自然也可以動用鎮魂鼎的力量和法則來對付秦朗、禁錮秦朗,但是現在看來秦朗竟然反過來壓制了鼎天。

「沒有血肉之軀又如何,修為高一層,就是高得沒邊。虧你猜測出我是紀元霸主的轉世之身,居然還不知道逃走,還妄想吞噬我的力量,簡直就是白日做夢!」秦朗不屑地嘲笑著鼎天。

雖然作為器魔,的確是有些鬼魅,而且鼎天的修為也的確是很高,但是鼎天沒有達到半步紀元霸主的地步,那麼對秦朗來說,就不能真正構成威脅。至於鼎天可以化為煙霧一樣的形態,那不過就是一種障眼法而已,至少在秦朗看來是這樣的。

器魔,沒有血肉之軀,但是卻擁有能量和元氣波動,那麼在秦朗眼中,它就跟其他修士沒有本質的區別。在鎮魂鼎中,鼎天的確是可以調動鎮魂鼎的全部力量和法則,但是秦朗卻可以用永恆物質的力量斬斷這些法則的束縛,並且反過來製造神痕力量來束縛鼎天。

「小子!在這個世界中,我才是霸主,你只能是我的食物!」鼎天再度怒吼一聲,將自身和鎮魂鼎的力量催動到了極致。此時,鎮魂鼎中的絕殺大陣完全被催動,整個世界都在劇烈地顫動,似乎即將釋放出瘋狂而強橫的力量,這是鎮魂鼎自爆才能釋放出的恐怖力量! ?神器自爆,產生的力量極其恐怖,任何一件神器自爆都是非同小可的,這一點任何修士都會認同,畢竟神器的材質決定了它自爆產生的力量不可能太弱。

而鎮魂鼎作為天狐一族的鎮山之寶,其自爆產生的力量,那自然是更加地恐怖。

此時,天狐一族已經完全處於下風,絕大部分的天狐一族修士要麼被鎮壓,要麼已經完全投靠了鳳凰一族。不過,很多修士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鎮魂鼎上,因為誰都知道血魔鯤鵬正在跟天狐一族的老鬼們進行最後的戰鬥,這才是真正決定天狐一族命運的戰鬥。

一旦秦朗落敗的話,天狐一族仍然有希望跟鳳凰一族抗衡,畢竟他們背後還有星獸神宮,而且血魔鯤鵬一旦被鎮壓了,對於鳳凰一族和其同盟也是巨大的打擊。

更加恐怖的是,這個時候鎮魂鼎正在釋放出極其恐怖的威壓,一些修為高明的修士已經感覺到鎮魂鼎可能即將爆炸,於是下令其餘的修士趕忙遠離,免得被鎮魂鼎爆炸而波及。。

鳳殘血等自然也注意到了鎮魂鼎的變化,不過鳳殘血對秦朗的信心可是十分強大的,她並不認為幾個天狐一族的老鬼們可以跟秦朗抗衡,哪怕是加上鎮魂鼎都不行。

但是,鳳殘血並不知道鎮魂鼎中還有一個鼎天。

感覺到鎮魂鼎即將自爆,鳳殘血下令鳳凰一族的修士趕緊退開,免得遭受無妄之災。第一時間更新

對於鎮魂鼎外面的情況,秦朗並不清楚,此時他全神貫注跟鼎天進行抗衡,畢竟作為器魔,鼎天可以掌控鎮魂鼎的全部力量,當然也包括自爆的力量。

自爆神器產生的力量,可以在頃刻間完全被鼎天利用起來,然後攻擊秦朗。

「居然想要自爆神器,可惜這依然是救不了你!」秦朗說道,從他的身體當中,釋放出無數玄奧的神痕,這一道一道地神痕噴射到四面八方,開始鎮壓著鼎天的力量,讓鎮魂鼎暫時無法自爆!

秦朗阻止鎮魂鼎自爆,並非是認為擋不住鎮魂鼎爆炸的力量,他半步紀元霸主的肉身,已經可以讓他抵擋神器自爆的力量,也許會受傷,但是絕對不會動搖他的本源。不過,鎮魂鼎全部力量爆炸的時候,卻可能給鼎天逃走的機會,所以秦朗不會讓這種竹籃打水一場空的情況發生,因此他要阻止鎮魂鼎的自爆。

淬鍊神器,幾乎都是用神痕來淬鍊的,而且秦朗對各種陣法都頗有研究,因此他釋放出來的這些神痕,都是用來阻止鎮魂鼎中的絕殺大陣瘋狂運轉,讓其無法進行自爆。

鼎天可以掌控鎮魂鼎中的全部力量,但是卻無法阻止秦朗影響這鎮魂鼎中的陣法運轉,更何況這個時候秦朗不僅用神痕阻止陣法運轉,而且還在用神痕舒服鼎天,讓他無法在鎮魂鼎的世界中施展鬼魅的身法。

「鼎天,你現在不過是垂死掙扎而已。」秦朗道,「既然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那我就讓你見一下棺材吧。」

說到這裡,秦朗一口將鼎天那一團「煙霧」吞了進去!

秦朗這樣的做法,當然是冒險之舉,要知道鼎天可是數百萬年前就已經存在的恐怖器魔,而且沒有血肉之軀,秦朗直接將其吞入身體當中,這當然是有託大的表現。。

不過,秦朗這麼做,卻可以保全了鎮魂鼎,也就可以從容地得到鎮魂鼎中的永恆物質。

之所以不讓鎮魂鼎自爆,其實秦朗最關心的就是裡面的永恆物質。

現在,秦朗將鼎天吞入腹中,這傢伙就無法影響鎮魂鼎的運轉,自然也就不會出現鎮魂鼎的自爆了。第一時間更新

但,鼎天卻可能給秦朗帶來意想不到的破壞,甚至可能擊破秦朗的諸神國度。

哪怕是秦朗半步紀元霸主的修為,諸神國度也不是完全沒有破綻,依然有可能被擊破,畢竟鼎天這傢伙不是泛泛之輩。

「小子,你果然很狂妄啊!」鼎天被秦朗吞入諸神國度中,卻不驚反喜,作為一頭老魔,他有更多的耐心,他知道秦朗這樣做其實風險很大的,諸神國度對於神道修士的重要性那是眾所周知的。第一時間更新,要麼是託大,要麼就是信心爆棚了。

鼎天在秦朗的諸神國度中,自然是沒有閑著,立即施展手段準備破壞秦朗的諸神國度,作為器魔,這個時候展現出了他另外一個強橫的手段——

這廝竟然可以變化成各種法寶、魔器乃至是神器!

只要是器魔鼎天曾經接觸過的法寶,他都可以完美地模擬出來,甚至可以釋放出這種法寶的絕大部分力量,鼎天認為至少有幾種法寶可以抓到秦朗諸神國度的破綻,然後擊破秦朗的諸神國度。第一時間更新

但是,鼎天很快就陷入了恐懼和絕望當中,因為很快鼎天就發現秦朗的諸神國度實在是他見過的最強橫、最堅固的諸神國度了,這個諸神國度中補滿了密密麻麻的神痕,而且每一道神痕彼此之間完美地結合在一起,沒有任何縫隙,組合在一起形成的諸神國度,堪稱是藝術品一樣的存在。

真正讓鼎天絕望的是,秦朗這廝竟然在他的諸神國度中融入了永恆物質!

永恆物質,這可是連神器都無法擊破的東西!

但是,怎麼可能有人將永恆物質融入到諸神國度中呢?難道這傢伙真的是紀元霸主轉世不成?

鼎天不斷地變化形態,不斷地試圖破壞秦朗的諸神國度,但是那都是無用功而已,而當秦朗全力催動周天三百六十個諸神國度的時候,鼎天終於徹底絕望了。

而這個時候,鎮魂鼎的掌控權已經落入了秦朗的手中。

「鼎天,你將鎮魂鼎經營得不錯啊,算是一件威力很強大的神器了。不過,你將神器當成是寄主,但是對我來說,卻是如同食物一樣的存在而已,因為裡面的永恆物質太美味了。不過,你當然也非常不錯,原本我只想直接吞噬了你,但是沒想到你居然還有這麼特殊的本事——可以變化出很多法寶神器的形態,這就讓我不想直接吞噬你了。」秦朗的語氣很平靜,似乎在跟鼎天商議。

「莫非,你還想我臣服於你?這絕無可能!」 ?「臣服?」

秦朗道,「不,我知道你不會臣服的,而且機會已經給過你一次,不會再有第二次了。⊥頂點小說,我之所以沒有吞噬你,不過是想要藉助你變化成諸多法寶形態的手段而已。一些仙界的仙人,以為人器合一、人寶一體就算是將法寶運用到了極致,卻不知道你對於法寶的掌控和運用比他們強大太多了。關於這一點,我是比較欣賞你的,所以,我不會吞噬你的,而是會將你潛能完全榨乾的。」

「你——你儘管試試!我是不會讓你逞心如意的!」器魔鼎天的語氣還是那麼冷酷,儘管他知道現在的情況對他越來越不利。

器魔鼎天,其漫長的修行歲月當中,不知道經歷了多少的風雨和困難,但是這傢伙都堅持下來了,所以他固執地認為今天也能夠從秦朗的手中逃脫,畢竟鼎天的手段的確是很多的。

但鼎天畢竟還是算計錯了,他的手段的確是很多,但是相對於秦朗來說,鼎天的這些手段依然是不夠看的,因為秦朗這廝的手段更多。三百六十個諸神國度完全催動起來,自然對鼎天形成了一股碾壓的力量,鼎天如果能夠破開秦朗的諸神國度,哪怕只是擊破出一點一點縫隙,也能夠從容地逃走。但非常遺憾的是,秦朗的諸神國度根本就沒有任何地破綻,自然也就不會給鼎天可乘之機。

鼎天雖然不斷地變化形態,模擬出無數種法寶的形態,但是任何一件法寶,都不可能擊碎永恆物質!秦朗將永恆物質融入了自身,這就註定了鼎天是不可能打破秦朗諸神國度的束縛。

境界高一層,那就是高得沒邊了,秦朗儘管只是半步紀元霸主的修為,但是卻足以鎮壓器魔鼎天了,哪怕鼎天的修為積蓄十分地雄渾,卻也根本無法抵禦秦朗的壓制,他的元氣開始一點一點地被消耗,最終被秦朗完全鎮壓在諸神國度中。

這個時候,鼎天也終於顯現出了他的真正形態:

其實,這傢伙並非是一團煙霧,而是一團液態金屬,這種金屬算是極其地稀少,被稱之為「原始庚金」,算是太古時代天地之初形成的一種極其稀少的金屬,這東西就算是用來煉製神器,那都是極其罕見的材料。然而鼎天這傢伙,卻是從原始庚金中成魔的,這傢伙原本是原始庚金中孕育而生的靈識,但是因為掉入魔界,吸收了太多的太古魔氣,所以最終成為了一個讓諸多修士無故殞命的器魔。

原始庚金,雖然是金屬,卻如同水一樣沒有常態,所以它可以變化成各種各樣形態的法寶,這個自然就非同一般了。否則的話,秦朗也不會留下鼎天的本源,直接將其吞噬掉就行了。

只要鼎天這傢伙沒有踏入半步紀元霸主的層次,就根本不可能跟秦朗抗衡。

儘管鼎天不斷地變化形態,卻始終無法從秦朗的手中逃脫,而且這個時候秦朗不斷地用鯤鵬王令來撞擊鼎天,這鯤鵬王令可是純粹的永恆物質打造而成,鼎天自然是無法抵禦,所以他的元氣在不斷地被秦朗消耗,變化形態的速度自然也就越來越慢了。

到了這個時候,鼎天終於意識到自身的處境非常不樂觀,秦朗已經超過了鼎天曾經面對的任何一個對手,哪怕鼎天有千百種詭異的手段,這個時候都無濟於事,尤其是面對鯤鵬王令的時候,儘管這鯤鵬王令沒有任何變化,但是卻給鼎天帶來了難以描述的壓力,每一次撞擊都讓鼎天感覺到自身都要完全崩潰,而他卻無法對鯤鵬王令造成任何的破壞,畢竟那可是永恆物質啊。

「你——你究竟要做什麼?」鼎天這個時候的語氣已經開始絕望了,因為他終於明白眼前這個年輕修士的確是妖孽一樣的存在,完全可以掌控他的生死存亡。

死亡面前人人平等,雖然鼎天並沒有血肉之軀,但他依然算是真正的生命體,尤其是擁有了諸多年月的修為和壽命,這讓他非常不甘心被秦朗這樣給鎮壓住。

「你以為我只是要鎮壓你?」秦朗平靜地說,如同在闡述一種平常的理論,「不,我不是要鎮壓你,我是要將你徹底『凈化』。我知道你的本體是原始庚金,因為沾染了太古魔氣,所以你變成了器魔。不過,我可以將你徹底凈化掉,變成另外一個沒有魔性的器魔,這樣你就可以由魔而入道了。」

「不!你還不如徹底鎮壓了我!被你凈化,我還是我么?」鼎天怒吼一聲,如果他被秦朗給凈化掉的話,那簡直就是前功盡棄了,他將成為另外一個陌生的生命。

「現在你會憎恨我,但是很快你就會感激我了!」秦朗冷笑一聲,「由魔入道,返本還源,這才是你的本來面目!你是原始庚金,可不是什麼魔器!」

也不管這鼎天如何抗爭,秦朗用鯤鵬王令對鼎天撞擊的時候,已經開始將一些神痕打入鼎天的本體當中,開始對他進行凈化。

秦朗隨時可以根據自身的想法模擬出各種神痕,因此他淬鍊神器的速度和效率也是遠超同類修士,這一點更加讓鼎天感到恐懼,其實在鯤鵬王令的鎮壓下,當鼎天顯現出本體的時候,他就感覺自身的命運可能已經走到了盡頭,只是他不願意承認而已。

命運,天命,終究是無法逃脫的。

除非打破這天命限制,成就紀元霸主,否則永遠都無法超越天道,無法窺探到天道的真正意志。鼎天雖然不是血肉之軀,但是作為一種特殊的生命體,依然逃不出宿命,逃不脫天命的掌控,所以這個時候鼎天比任何時候都清楚地感覺到天命的可怕,他像其他修士一樣,這個時候都生出了同樣的無助感:

他被天命算計了!

轟!~終於,鯤鵬王令完全壓制住了鼎天,就如同太古山嶽一樣壓在鼎天的頭頂上。 ?被鯤鵬王令壓制住后,鼎天已經無法變化了,這個時候元氣和力量已經消耗了大半,鼎天已經無法撼動鯤鵬王令,只能看著秦朗將一個一個地神痕打入鼎天那原始庚金形成的身體當中。◎頂點小說,

正如秦朗所說,他不僅僅在是淬鍊這一團原始庚金,而且是在對原始庚金進行凈化,祛除其中的魔性,這一點是十分重要的,原始庚金儘管不是永恆物質,但也是非常珍惜的物質,尤其是原始庚金變化無常的特性,只要秦朗領悟了其中的特性,那麼這就意味著秦朗也可以像鼎天一樣,讓其自身擁有更加玄妙的變化。

到了這一步,鼎天無論如何拚命,都已經阻止不了秦朗,當秦朗不斷地將各種神痕打入鼎天的身體當中,這傢伙的反抗力量越來越弱,最後鼎天徹底放棄了反抗,變成了一個仙風道骨的小道士,向著秦朗行禮道:「多謝主人讓我由魔入道,重返正途。」

其實,所謂重返正途,卻並不然,秦朗當然知道無論是仙道還是魔道、神道,其實都是可以有機會進入紀元霸主的層次,甚至可以走上真正的永恆之路。鼎天就算是修行魔道,同樣也有機會,不過秦朗這樣做,當然是為了更好地融和鼎天和原始庚金的力量而已。

秦朗之前因為跟妖月公主地融和,使得他擁有了妖月公主的千兵道,並且能夠跟法寶的器靈進行溝通,這自然是十分特殊的本領和天賦;如今,秦朗凈化了鼎天,讓鼎天融入秦朗的一個諸神國度,這樣也就意味著秦朗可以將肉身打造得如同法寶一樣,甚至可以像法寶一樣進行變化,就如同鼎天一樣。

當然,秦朗得到了鼎天的天賦之後,其力量自然是要比鼎天更加強橫,畢竟秦朗可是擁有半步紀元霸主的實力。

既然鼎天已經「皈依」了,那麼這一場戰鬥自然也就結束了。

見秦朗連鼎天這樣的老魔都給鎮壓了,幾個天狐一族的老鬼們自然也就徹底放棄了,它們清楚地知道天狐一族現在已經徹底完蛋了。或者說,以前的天狐一族已經完蛋了,以後天狐一族唯一的存在方式,就是向鳳凰一族臣服。否則的話,天狐一族只怕是要滅族了。

儘管天狐一族跟星獸神宮曾經算是結盟,但是星獸神宮遠水救不了近火,星凰無極被幹掉之後,天狐一族的修士其實大部分都已經感受到了命運的召喚,只是不那麼容易接受而已。

現在,萬狐窟已經陷落,天狐一族的祖地都已經落入他手,那麼整個天狐一族的修士自然也知道應該如何選擇了。

鳳凰一族完勝,神獸盟完勝。

現在,神獸界的諸多修士都開始盤算著鳳凰一族一統神獸界的事情。如今諸多的神獸界種族都已經跟鳳凰一族結盟了,而鳳殘血攜著擊敗天狐一族的威勢,的確是有強大的號召力,可以促成整個神獸界的統一,形成真正意義上的「神獸盟」。

而事實上,鳳殘血也的確是這麼做了,當幾個天狐一族的老鬼們公開宣布向鳳殘血效忠的時候,鳳殘血就當眾宣布了神獸盟的正式成立,並且坦言神獸盟的成立不是她個人的野心,而是要讓神獸界形成一個統一的整體,然後共同應付最終的天地大劫。

鳳殘血如此做,那也算是打鐵趁熱了,以鳳殘血如今的威勢,加上血魔鯤鵬的鼎力支持,整個神獸界諸多種族的修士幾乎都同意了加入聯盟,當然不排除少部分的修士陽奉陰違,但這些少部分的修士可無法改變大局,也不可能跟鳳殘血公然作對的。

這個時候,唯一的變數就是星獸神宮了。

儘管這一次天狐一族的戰役中,星獸神宮失去了面子,但是誰都知道星獸神宮的修士必然不會善罷甘休的,因為這關係著星獸神宮的萬年基業。

用萬年基業來形容星獸神宮在神獸界的影響力其實遠遠不夠的,儘管星獸神宮從來都是高高在上、虛無飄渺的存在,只有一些修為高深的修士才知道星獸神宮的存在,但是只要聽說過星獸神宮存在的神獸界修士,都會對星獸神宮保持著一種神秘的敬畏。如今,星獸神宮的權威受到了挑釁或者說是威脅,他們會善罷甘休?

很顯然不太可能!

鳳殘血和秦朗返回了鳳凰天宮,神獸盟已經正式成立了,這個時候諸多種族的首領來到了鳳凰天宮,商議著今後神獸盟應該如何共同應對最後的劫難。

這個時候,鳳殘血自然提出了之前跟秦朗達成的條件——極力促成神獸界和華夏世界的結盟!

儘管不少神獸界的修士都不太了解華夏世界,幾乎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但是當知道華夏世界跟神獸盟的結盟擔保人是血魔鯤鵬的時候,諸多神獸界的修士自然也就釋然了。血魔鯤鵬如今在神獸界的影響力非同一般,簡直就是金字招牌一樣。

一切事情進展都非常順利,但是鳳殘血卻顯得越發擔憂起來。

秦朗知道鳳殘血在擔心什麼,所以在兩人單獨相處的時候,秦朗向鳳殘血道:「鳳殘血,我知道你在擔心星獸神宮的事情,不過我認為你完全不用擔心,相信我,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星獸神宮的修士不足畏懼!」

秦朗的信心似乎隨時都很強,這讓鳳殘血感到安心。儘管鳳殘血也算是少有的高手之一了,但畢竟只是一個女人,有些時候依然渴望一種依靠,而秦朗就是她的依靠,或者說是她停泊的港灣。

「秦朗,有一件事情,我還沒有機會告訴你,因為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合適的時機。不過,現在我應該告訴你了——鳳葉婭的父親,可能就是星獸神宮的修士。」鳳殘血幽幽嘆息了一聲。對於這件事情,鳳殘血的確是有些不好說,但如今秦朗跟她有了如此親密的關係,所以她知道這事遲早是要面對的。 ?「可能是?」秦朗當然知道鳳殘血曾經喜歡過一個男子,否則也不可能有鳳葉婭的存在。不過,秦朗並不介意,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過去,何況他和鳳殘血之間建立的親密關係,那也算是天意,秦朗並不會因此而對鳳殘血有任何不滿。不過,秦朗對鳳殘血所說的這個人有些好奇。

尤其是,鳳殘血居然不知道這個人是否來自星獸神宮。

「他沒有告訴我來歷。」鳳殘血既然已經提出了這個話題,當然是要全盤告訴秦朗,這些事情說開了就沒事,如果藏著掖著的話,反而可能引發一些問題和誤會,「他叫左一念,那時候我還不是鳳凰天宮的主人……」

鳳殘血告訴了秦朗關於這個左一念的男子一切信息,她告訴秦朗這些事情,自然也是為了將這個包袱徹底丟掉,因為經歷了這些事情之後,鳳殘血覺得秦朗反而更加可靠,更加值得信賴。第一時間更新

左一念,就跟他的名字一樣,其心中只有一念:追求永生!

能夠一直擁有這個信念的修士,那必然是一個厲害角色,這一點秦朗十分清楚。

不要說是一個修士,就算是一個普通人,如果能夠一直堅持某個目標的話,那也是相當恐怖的。為了達到這個目標,那幾乎是可以犧牲一切的。

「這麼說來,左一念的修為一定很高了,而且為了他的『一念』,他應該是可以捨棄一切吧。。」秦朗向鳳殘血道,語氣中沒有輕視對方的意思,反而流露出一點欣賞。

「不錯,他的修為比我高,甚至天賦也更高。」鳳殘血點頭說,「左一念,在他的心目中,修行就是最重要的事情,而且他的天賦真的很強大,他可以看出我的功法中不足之處,給我很多的指點,就算是面對比他強大的修士,他也能從容應對。,我還未經歷太多的事情,自然非常欣賞他的才華和天賦。但是,後來我才知道,我不過是她的一枚棋子而已,一旦這一枚棋子沒有發揮到作用,立即就被他給捨棄了。」

鳳殘血如此說,自然是說明當初是被左一念給利用了,如果只是相愛一場的話,鳳殘血自然不會如此說,畢竟回憶也是美好的,但鳳殘血將自己比作左一念的一枚棋子,這就說明左一念當初接近她是有目的,而且這目的還是非同小可。

秦朗猜測了一下,腦子當中立即有了一個答案:「鳳凰陰陽轉生術?」

鳳凰一族當中,最神秘、神奇的術法,就是鳳凰陰陽轉生術,秦朗已經親自體驗過了,當然知道這鳳凰陰陽轉生術的玄妙之處,而且讓秦朗領悟到了生死涅槃轉生的奧秘,得到的好處簡直是難以言說。

那麼,可以想象左一念必然是為了這個目標而來,但是左一念卻並未從鳳殘血這裡得到他想要的東西,其中的原因秦朗也想明白了:

左一念動機不純,因此無法跟鳳殘血真正心意相通,自然也就沒有辦法領悟到真正的鳳凰陰陽轉生術的奧秘!

「沒錯,你猜到了答案。第一時間更新」儘管秦朗後面沒說什麼,但是鳳殘血也知道秦朗的想法,「我之所以肯定左一念動機不純,當然也是因為鳳凰陰陽轉生術的特性,那時候我們無法真正心意相通,我就知道自己上當了。而左一念也知道他露餡了,所以隨後立即就消失了。這件事情,我已經告訴過鳳葉婭了,而鳳葉婭告訴我,如果她見到左一念,唯一的想法就是殺死他!」

這其實很奇怪,鳳殘血其實沒有十分恨左一念,但是鳳葉婭卻十分恨她的生父,也許她是為自己的母親不平,也許是她痛恨左一念完全沒有做到一個父親的責任。

關於鳳殘血和左一念的事情,秦朗認為只有一個原因:誰都年青過。

儘管神獸界修士的「年青」跟華夏世界的年青有些差別,但是任何一種生命,必然都有其「青春期」,所以鳳殘血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那其實非常正常。。也許是因為這件事情,鳳殘血才真正成長起來,成為了鳳凰一族的領袖。

「鳳殘血,我只想知道,如果左一念出現的話,你希望我怎麼做?」秦朗向鳳殘血道,「我希望你給你真正想要的答案。」

「殺了他。」鳳殘血道,「並非因為我恨他,其實他現在對於我來說,不過只是一個陌生人而已。不過,既然他可能威脅到我們的大計,那麼自然就另當別論了,殺掉他,對我們是最好的選擇,不要有任何的顧慮。只是,我要提醒你一下,這個左一念雖然人品不怎樣,但是實力和天賦卻是我生平僅見,比之你只怕也不逞多讓。」

「很高興你擔心的是我。」秦朗笑了笑,「不過,你完全不用擔心,這個左一念如果不出現也就算了,一旦他出現,阻礙我們的大計,那麼我會讓他明白以前捨棄你和鳳葉婭是多麼愚蠢的一件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