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亞特大陸,經過魔法工會認證的魔法師都會被頒發一枚證明身份的紫荊花勳章,藍色代表魔法士等級,三葉則代表高階的職稱。

所以這枚勳章已經說明了這頭殭屍生前的強大實力,同時也說明了雷諾如今的戰力是何等的逆天。

一名魔法士,可是足以讓十名同階的鬥士難以近身,雷諾卻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幹掉了這樣一名恐怖的存在,這不由的讓雷諾心中生出了一種微微后怕的感覺,但更多的則是一份無與倫比的成就感!

現在的他,終於有了一些足以在這片混亂大陸上安身立命的自保之力了。

繼續搜尋。

雷諾看到屍體被自己轟的爆碎的脖子位置上,正不斷的向外冒著一種淡淡的黑色能量,正是剛才支撐著殭屍行動能量源泉,雷諾仔細的感受了一下這股詭異的黑色能量,發現這似乎與瀰漫在森林中那種淡淡的霧氣有著相同的氣息,只是霧氣中的黑色魔能要淡得多罷了……

莫非……他是死後被這些黑色魔氣入體之後才變成了這幅樣子?

雷諾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不過很快雷諾的注意力就被殭屍手邊的那根魔法手杖吸引了過去。

這是一根大約手臂長短,兩指來寬的木製手杖,整個杖身就像是被火燒過一樣,漆黑無比、入手冰涼一看就是一種非比尋常的特殊木材。

在手杖的頂端,鑲嵌著一顆半個拳頭大小的透明水晶,剛才那令雷諾頭痛不已的小型旋風就是不斷的從這顆水晶裡面激發出來,如今雖然戰鬥已經結束,雷諾依然能夠從這顆水晶裡面感受到令人心悸的強大魔法力量。

「這麼大的一塊水晶,要是放到佳士得拍賣會上,怎麼不得上億的起拍價了……」

雷諾的『職業病』犯了,眼神也隨之亮了起來。

此刻看著手中那塊一看就價值不菲的魔法水晶,雷諾本能的就想拿出放大鏡來看看這傢伙的純度與切工,不過雖然沒有工具,雷諾也可以判斷這樣的水晶絕對是一件價值千金的珍寶。

「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遞枕頭,想啥來啥。」雷諾看著手中的那塊水晶,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雷諾前輩子沒有別的愛好,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對世上一切美好的事物有著欣賞和收藏的**。

正因為如此,他才會去學習考古學,同時自學了大量珠寶鑒定以及中國傳統的墓葬學的知識,這些都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近距離接觸那些傳說中的傳世奇珍。

當然,這是他自己的說法,在他的大學同學嘴裡就是:「他媽的沒有富貴命,還得了富貴病的窮折騰,咱們這些苦逼**絲大學生,恐怕一輩子的工資也買不起經手的一件古董珍寶!」

但是,雷諾作為一名一窮二白的普通研究生,心中那份小小的執著怨念,一直到他穿越之前都沒有真正得到過滿足,只能經常徘徊在當地的文物市場過過眼癮,久而久之也在當地的文物界混出了一些名氣。

穿越到亞特大陸之後,礦營朝不保夕的危險生活更是讓雷諾將自己的這個愛好早就拋諸腦後,但隨著他定下搜集財富尋找姐姐的人生目標之後,那顆蠢蠢欲動的喜好收藏珍寶的小心臟,在他獲得這名殭屍魔法士的魔法手杖的那一刻起,瞬間被激活了……

雷諾自己都沒有發覺此刻他看著魔法杖的時候眼神裡面冒出來的點點星星的小火花,再繼續的時候在屍身的腰間上發現了一個精緻的布袋:「嗯?這裡還有一個袋子!」

這名魔法士已經死去了不知道多長時間,身上的魔法袍都已經破舊不堪,但是這個布袋卻僅僅是蒙了一層灰塵,一點沒有破損的跡象,這不由的讓雷諾眼前一亮:「空間袋!」

在雷諾之前模糊的記憶里,在父親蘇天華的身上見過這種神奇的空間容器,小小的袋子裡面有著寬闊的儲存空間,只需要簡單的靈魂力量就可以操控使用。

這種空間袋哪怕最便宜的貨色也價值不菲,像之前巴魯特那種級別的魔族小頭目都沒有資格擁有,這除了再一次說明面前的這名魔法士生前擁有著不俗的身份地位之外,更是給雷諾送來了一份大禮。

「那我就不客氣了!」雷諾眼中笑意更盛,調集自己的靈魂力量就蔓延向了手中的空間袋。

操控這種容器果然只需要很少的靈魂力量,雷諾不費吹灰之力就打開了袋子,而裡面的東西則是讓雷諾一個曾經多少見識過社會主義美好幸福生活的大學生足足傻笑了十幾秒鐘。

這是要發啊!

在空間袋裡面,並沒有別的什麼太多的魔法裝備或者藥劑,倒是有一些隨身的衣物,不過能夠讓性子沉穩的雷諾露出這種二傻子般笑容的就只有一樣東西——

錢!

不,在亞特大陸,這裡的貨幣叫魔石。 整整一千塊的中階魔石,還有一千多塊的低階魔石。

在亞特大陸,這裡的貨幣還沒有經歷地球上那種通貨膨脹,魔石的強大購買力不亞於民國年代那些珍貴的銀元。

以雷諾之前的礦奴生活舉例的話,他整整工作一天採集的六十斤原始的銀晶礦石,也就能夠換到兩塊低階魔石罷了,而這兩塊低階魔石已經足夠一個人在文明社會正常一天的開銷,甚至還有富餘。

雷諾袋子里的一千塊中階魔石,按照一比一百的比例換算,就相當於十萬低階魔石,這絕逼是從天而降能夠把人砸暈的一筆橫財。

要說這魔法師果然是亞特大陸中『大爺』般的存在,不過是最低級的魔法士罷了,就擁有著遠遠超過了一般鬥士的驚人財富,不過恐怕這位魔法士自己都不會想到,他會葬身在這片神秘的森林之中,而他珍貴的魔法手杖與積攢了一輩子的魔石都會便宜了雷諾。

「不知道這點錢夠不夠用上一次傳送陣啊……」

雷諾緊緊的握了握手中的空間袋,臉上開心的笑容漸漸的平息,雖然第一筆財富來的異常的順利,但他卻很清楚,這些錢對於他最終橫跨混亂大陸這個目標來說,只怕依然是杯水車薪。

要是再來一些這樣的傢伙就好了……

雷諾不由得開始期盼這種爆錢爆裝備,同時又能積累戰鬥經驗的『殭屍寶寶』出現了。

彷彿上天聽到了雷諾的呼喚一般,就在這時,一聲低沉的嘶吼在他的身後響了起來。

嗚……嗷!

真的來了?

雷諾回身就感覺到一陣腥風猛地從身後撲了過來,這次來的同樣是一隻早已經死去的殭屍,不同的是這次來的不再是人型生物而是一頭肚子早已經腐爛的只剩下骨頭架子的恐怖魔狼。

雷諾知道自己只怕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面都會陷入與這種恐怖殭屍魔物的戰鬥之中,換了常人只怕會被這種無窮無盡的恐怖戰鬥嚇到絕望,但他的臉上卻明明涌動一抹叫做歡喜的神采,一對明亮有神的眼珠子更是卜靈卜靈的閃動了幾下,裡面閃出了兩個明晃晃的『$』富豪。

這殭屍狼雖然看著兇惡,但是只要你能夠打敗他,那就渾身是寶啊!

魔獸身上雖然沒有空間袋,但是在它們的體內卻有著價值不俗的魔獸晶核啊!

魔獸晶核,在亞特大陸是另外一種極其重要的資源。

每一隻魔獸之所以會擁有超過普通野獸的強大實力就因為它們體內有著魔獸晶核作為獨特的能量源泉,這種特殊的水晶在大陸上有著廣泛的用途。

無論是用來鑲嵌武器還是煉製強大的藥劑,亦或是作為修鍊過程中突破瓶頸的修鍊資源,都是亞特大陸上極為緊俏的資源。

因為大陸上魔獸的數量本身有限,所以魔獸晶核相對於魔石來說更加的稀缺珍貴,一塊士境魔獸的晶核最便宜的也價值一百低階魔石,所以這頭魔狼對於雷諾來說已經不是張牙舞爪的兇殘怪獸,而是歡快蹦躂著過來的一塊魔獸晶核!

不知道魔獸晶核跟鑽石,紅寶石比起來,哪個的純度色澤會更好看一些呢……

雷諾眼中閃動著一股金光閃閃的光芒。

這也就是對面來的是一頭早就死去的殭屍魔狼,要是有一些神智的活物,恐怕早就被雷諾眼睛裡面的那股子精光嚇得渾身炸了毛扭頭就跑了。

雷諾的身形已經朝著殭屍魔狼沖了過去,在他的心中,已經將整片巨木森林中的魔物全都當成了開啟他的異世界財富之路的原始積累……

呃,不……

這一切都是為了能夠更快的去找到姐姐,都是因為愛,都是因為愛,都是因為愛……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雷諾相信,這種程度的實戰淬鍊之下,不要多久,他的戰鬥技巧將會突飛猛進,整個人的實力將會更上層樓。

當然,戰利品神馬的只是附帶的收穫罷了。

就是這樣。

來,戰吧!

轟隆。

森林中再次爆出了一陣巨大的轟鳴。

放眼望向整片巨木森林,無數原本趴在地上的死亡殭屍都被這一聲轟鳴驚得站起了身子,不斷的向著雷諾所在的方向靠了過去……

……

時光如水,自從雷諾從石室中被傳送出來以後,很快又是五日的時光過去。

這五天里,整片浩瀚的大陸會時不時的掀起一陣巨大的轟鳴與振動,彷彿地下埋了一座隨時噴發的火山一般,動不動就會掀起毀天滅地的波瀾。

這會兒,那熟悉的震動再次席捲了巨木森林,一顆顆的參天巨樹在巨大的晃動中彷彿成了左右搖擺的嫩草一般,足足持續了十幾分鐘才再次平息了下來。

就在地震持續的過程中,巨木林中卻是一直有數道身影一直在震蕩顛簸的地面上進行著激烈的戰鬥。

四隻不同形狀的殭屍,正在圍攻一名身穿著獸皮的人族少年。

兩名實力強大的殭屍鬥士,其一是體格健壯的殭屍鬥士,其一是動作靈活的人族強者,兩人一人揮舞著一柄寒光閃閃的雙手巨劍,一個則是反握著兩柄鋒利非常的單手短劍,全都在不停的朝著那名人族少年的身上招呼過去。

另外兩隻殭屍,有一頭站起身足有三米多高的恐怖巨熊,每一隻熊掌揮出來激起的狂風都足以掀翻一大片的樹木。

另一隻則是速度快到嚇人的魔獸【邪肢鼠】,不要小看這隻有一個拳頭大小的嚙齒類的魔獸,它在空中不斷騰挪的身影就像是一枚小型的炮彈,誰被它撞到或者咬到都會造成恐怖的傷痕。

一時間,就看到鬥氣縱橫好似神兵刀劍,四散爆射出來的恐怖鋒芒瞬間將一顆顆腰身粗細的大樹削成了樹樁,四隻殭屍聯手展開的恐怖攻勢好似驚濤駭浪一般重重疊疊的將那名少年包裹在了裡面。

而作為所有攻擊針對的對象的那名少年,此刻就像是一隻在風暴中穿行的雨燕,身形矯健的完全超越了人類的極限,任憑四名強大鬥士的攻擊如何天衣無縫,卻沒法沾到他身上的一根獸毛。

仔細聽來,依稀還可以聽到這少年口中有些不堪的叨咕:「不行了啊,這幾天送上門的貨色的水準越來越不上檔次了呢……」

「這什麼破劍啊,又糙又佔地方……」

「這兩頭魔獸倒是還成,不過這兩天大概也弄了五百多塊這種高階魔獸的晶核,空間袋都快滿了,接下來必須精挑細選才行了……」

這少年自然就是雷諾。 短短五日的時光過去,此刻的雷諾就好像是一塊被狠狠打磨過了之後的長劍一樣,雖然身處險境,但是身上卻散發著與五日之前截然不同的犀利鋒芒。

呃……

如果此刻他嘴裡的話能夠更靠譜一點的話,恐怕現場的畫面氣質會更美好一些。

雷諾遊刃有餘的穿梭在四名高階鬥士的攻擊之中,與其說是在與他們戰鬥,倒不如說是在用這四人的攻擊來磨練自己的身法和速度。

區區十四歲的年紀,竟然能夠在四名的高階鬥士的圍攻中自如應對,甚至還能有心情苦中作樂開著玩笑,這番情形要是傳了出去,不知道又會驚掉多少人的眼珠和下巴。

「差不多了,今天的練習就到這裡吧。」

雷諾一個後仰,任憑兩柄鋒利的鬥氣劍鋒貼著自己的鼻尖削了過去,同時腰身一扭,身上鬥氣一吐,震開了沖向自己腰間的那隻邪肢鼠,整個過程行雲流水,一氣呵成,任誰看了都要拍手叫好。

「到碗里來吧,親們!」

話音一落,雷諾眼中已經爆起了寒芒。

他今日給自己制定的訓練計劃已經完成,是時候結束這些『陪練』的悲慘不死命運了。

轟轟轟!

就聽到了叢林裡面響起了幾聲爆響,所有的聲音都歸於了平靜。

誰也不知道短短五天的時間裡面雷諾到底經歷了怎樣高頻率的艱苦戰鬥,也不知道他對自己體內的力量掌握到了什麼程度,大家僅僅可以看到,當雷諾全力攻擊的時候,四名普通的高階鬥士在他的手下現在已經連一招都撐不過去……

如此可怕的成長速度,除了用妖孽二字來形容之外,實在已經沒有了別的辭藻。

啪啪。

解決了一切的雷諾輕鬆的拍了拍手,顯然對自己五天的成長極為滿意,但是沒有人知道,這五天來雷諾是在怎樣沒日沒夜的瘋狂戰鬥中度過來的。

從第一場戰鬥之後,雷諾很快就摸清楚了整片巨木叢林裡面的殭屍生物的戰鬥水準,幾乎都處在高階鬥士或者魔法士的境界,接下來的他就是不斷的在與這些聚集而來的殭屍怪物中獲得著驚人的成長與提升。

五天來,雷諾身上的傷口好了又裂,裂了再長,身上的奴隸短衫早已經成了鮮血疙瘩,被他換成了獸皮,即便如此,獸皮也不知道先後換了多少塊之後,才有了今天他一招秒殺四名高階鬥士的驚人戰果。

強者從來都是天才與努力共同作用的結果,雷諾也不能例外,整整五天在生死之間的驚險戰鬥,才讓他能夠徹底的掌握了體內新生的力量。

與此同時,他也在數百場的戰鬥中磨練出了一種建立在獸神煉體決基礎之上的屬於他自己的本能的戰鬥技巧。

這些技巧雖然沒有什麼精妙的地方,但卻是雷諾在幾百場的戰鬥中總結出來的最有效的攻擊手段,有著極強的實戰殺傷力,可以說,如今的雷諾全面爆發戰力的話,恐怕在鬥士境界已經很難找到能夠與他一戰的對手了。

當然,雷諾這五天裡面也不是一味的傻傻戰鬥,他每天都在嘗試著尋找出去森林的通路,只可惜一直沒有什麼頭緒,加上鍛煉戰鬥經驗與搜刮寶貝的目的,所以他也沒有太過於著急離開森林。

雷諾極為熟練的取出了兩頭魔獸體內的魔獸晶核,至於地上的三把閃動著精光的長劍短劍,雷諾真的一眼都沒看就轉身離去。

他的空間袋裡,最差的一把兵器都要勝過這些貨色了……

此刻遍布整個巨木森林的恐怖震動依然還在繼續,而且有著愈演愈烈的趨勢,這讓雷諾不由的抬頭再次看向了被茂密樹枝遮擋住的天空。

「今天的震動似乎格外強烈,莫非是那異像背後隱藏的秘密終於爆發了?」

回答雷諾的是更加強烈的震感,過了一會兒,雷諾就覺得整片大地彷彿都變成了一片波浪起伏的海洋,根本無法立足。

「也差不多該認真找路出去了。」

這五天來雷諾經歷了一個痛苦的磨礪開鋒的過程,現在對他來說再戰鬥下去提升的空間已經不大,加上空間袋已經幾乎裝滿,他此行修鍊己身的目的已經基本完成。

另外還有一個讓雷諾必須儘快離開這片詭異的巨木森林的理由,就是遍布在森林中的那些淡淡的霧氣。

一開始雷諾只以為這些霧氣僅僅會阻擋他的視線而已,可是隨著他在森林中呆的時間越久,就越發現這些霧氣中竟然帶著濃濃的陰森邪力,每時每刻都在不斷的試圖侵入他的體內。

幸好雷諾體內有著那神奇的水晶心臟,每當這些陰氣入體的時候,都會被水晶心臟釋放出來的一種淡淡靈力化解不少,但即便如此雷諾仍然感覺到自己不能長久的呆下去,否則早晚自己也會變成跟那些殭屍一樣,成為沒有神智的野獸。

所以,現在對他來說,必須到了該離開巨木森林的時候。

之前他就已經想到了離開森林的辦法,此刻打定主意的他身形一動就直接竄上了周圍一顆百米參天的宏偉巨樹。

這些巨樹在巨木森林中以一種完全沒有規律的方式分佈著,這五天裡面雷諾發現了一個十分詭異的現象。

他自己雖然是在不斷的與殭屍生物戰鬥著,但是一路邊戰邊行的過程中,他也會在沿途經過的巨木身上標記一些明顯的記號來作為前進方向的指引。

可是這五天來已經是他第三次經過身旁這顆有著獨特標記的巨樹了,這讓雷諾發現這五天來他一直在一個大約十幾公里的範圍之內繞著圈圈,而這一顆顆極為現眼的巨樹則與這種詭異的現象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雷諾此刻登上樹頂,就是要整片森林中視線的至高點上來堪破這片詭異森林背後的秘密。

呼吸之間,雷諾已經來到了這顆巨樹頂端的樹梢上,整個人隨著地面的震動在樹梢上不斷的晃動,卻絲毫沒有失衡的趨勢。

在雷諾眼前的是一片一望無垠的綠色海洋,以及數千顆好似海中巨柱一般的參天大樹,視線的盡頭雷諾依稀可以看到遠處連忙的巨林峰山脈,呈現一種半圓的形狀將整片巨木叢林都包裹在了裡面。

咦,這裡的地勢……有點奇怪啊! 雷諾剛剛走到這視線的制高點上,立刻就隱隱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前面說過,雷諾前世在地球上主修考古學的同時對著中國古代的墓葬學有著極為深刻的研究理解,否則當年開發秦始皇墓的時候也不會選拔他作為助理工作人員。

在研究中國古代墓葬學的時候,雷諾不可避免的學習了一系列的關於中國古代風水學的相關知識理論,而此刻在他的面前展現出來的巨林峰山脈跟整片巨木森林,構成了風水理論中典型的【藏陰聚靈】的格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