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動之前一直在催動魔力堅持握住重劍」並沒有注意到兩柄劍分開后的變化,此時隨著阿金的聲音響起,他這才注意到,在兩柄重劍的內側,也就是之前它們合併在一起的那一面,各自有九個凹陷二

每一個凹陷都有直徑一尺左右二凹陷的很深,在魔力注入后變成如司魔師元素體般通透之後,這各自的九十凹陷並不明顯。需要仔細看才能看到。

「這不會乏鑲嵌孔吧」希洛有些獃滯的說道。

姬動也是一愣,鑲嵌孔?直徑一米的鑲嵌孔,還是一邊九個,兩柄劍就是十八個。這要鑲嵌什麼東西?難道是五行神石中的陽火陰火神石?這麼大塊的神石,還要這麼多,幾乎無法尋找啊!

「這兩柄劍因為失去了鑲嵌在其中的寶石,而彼此陰陽相合,相互依存,保持靈性。這才產生了二合為一的情況。壓制了彼此的屬性。以求劍身靈性不失。只有完成鑲嵌,才能令它們真正展現出原本的樣子。不過,就算不進行鑲數,只要有魔師的魔力注入,它們跡是相當不錯的武器。」

姬動看向烈焰,烈焰朝著他輕輕的點了點頭。他再轉向希洛,這位副會長此時可以用面如死灰四個字來形容了。這可是三件次神器級別的寶物,就這麼沒了二其中兩件還能進行鑲嵌。就算那鑲嵌再困難,也是一種可能。次神器鑲數后,那是什麼東西戶

「希洛潛會長,我看今天就這樣吧。我們都不是貪得無厭的人。您說的其他裝備我們就不要了。這兩柄劍現在是我的了吧?」

希洛聽姬動這麼一說,臉色總算是好看了幾分,勉強點了點頭,道:「那是當然。恭喜你了,姬動先生。這兩柄武器一定很適合你。」

噹噹兩聲,重劍落地,姬動的手臂已經酸麻了,面露苦笑,道:「想要完全操控它們,恐附還需要一段不短的時司。它們太重了些。」

以姬動鳳舞龍蛇變后的力量,萬斤對他來說不算什麼,肉體力量全力爆發的情況下也足以爆發出司等級別的力氣。但關鍵是,這是兩件武器,想要使用萬斤重的武器,起碼要有十萬斤的力量。就算他全力催動魔力,也沒有這樣的可能。這也就是他身體的柔韌性極好,才沒有因為強行提著兩柄重劍而傷到筋脈。不過,他想要完全掌控的話,至少要到八冠以後。 最強平民NPC 至於鑲嵌孔,姬動一點想法都沒有。原因很簡單,剛剛烈焰向他點頭的時候,通過靈魂傳遞給他三個,字,徹底打消了姬動鑲嵌的念頭。這三個字就是,天之玉。

沒錯,烈焰是在告訴姬動,想要發揮出這兩柄重劍的威力,必須要鑲數滿天之玉才有可能吧掌大小的一塊天之玉,已經是天材地寶,令魂師們瘋狂。三百六十五塊混沌青磚加起來,也未必能有那麼一塊兒。而姬動這兩柄重劍,卻是要鑲嵌整整十八塊直徑一尺的圓球狀天之玉才行。這麼多天之玉加起來,其中擁有的混沌之氣恐怕足以創造出十個眼前這樣的五行空司了。

魔力涌動,姬動將這兩柄重劍收入到自己的朱雀手鐲之中,甩動著破脹的手臂,這才放鬆了幾分。他不是沒想過將它們通過融合神術融入到自己體內,以靈魂之火淬鍊。

但看看那九米長,三米寬的巨劍,他就什麼想法都沒有了。以他現在的魔力和融合神術修鍊的程度,恐怕連個,劍柄都融不進去。

離開藏寶庫的時候,姬動心中已經多了一份責任,正所謂拿人家的手段,自己拿了人家這麼貴重的魔力武器,明日一戰肯定要出全力。魔師公會的大放雖然是被動的,但姬動對他們還是有了更多的好感。

走出藏寶庫后,希洛的神色已經恢復了正常,東西既然已經給人家了,索性就洒脫一此。他表示,如果明日一戰魔師公會獲得了最後的勝利,今後藏寶庫中的任何物品,都可以半價出售給姬動二當然,就算是半價,很多東西也是天文數字。這個承諾多少有點雞肋的意味。 在希洛的安排下,姬動住講T詹師羔會特意為款待彈啥容人而設的貴賓套房。與上次他們在酒店住的那間相比,這裡還要大得多。裝飾豪華,甚至還考慮到了要迎合客人修鍊的需要、以至於房間內專門使用了始終不同五行神石製作的打坐區域,足以適合任何一系魔師進行修鍊。

不過,令姬動萬分失望的是,這套房竟然有兩個卧室,都有著很大的床,天鵝絨被子乍枕頭,極為舒適。弄兩張床做什麼?真是沒事閑的。姬動心中暗暗腹誹。

,姬動,你在想什麼?」烈焰摘下斗笠,露出完美的嬌顏,不論阿金有多麼出色,當烈焰露出本來面目的時候也會為之黯然失色。

「啊?沒什麼。」姬動刻像是偷糖吃被抓的孩子,略微有些慌張的看著烈焰。

烈焰輕哼一聲,壓低聲音道:「在想壞事,對不對。」

「沒有啊!我想的都是好事。」姬動嘿嘿一笑,伴隨著兩人的關係日益親密,他對烈焰也不像以前那樣拘謹了,尊敬漸漸少了,而親熱卻多了起來。

烈焰白了他一眼「好事也不許想。看親,真的只有你自己的選擇才是最正確的。哪怕是我,今天也沒看出那兩柄巨友上的奧妙。如果不是你將它們挑選出來,我也只會認為那是最普通的魔力武器而已。這兩柄武器的魔力極其契合,感覺上它們雖然屬性相異,本體卻是來源於同樣的金屬鑄造而成似的。能夠將自身氣息隱藏的連我都無法察覺出來,也難怪魔師公會這麼多年都沒有看破它的秘密。」

姬動苦笑道:「可惜,它們恐怕永遠也無法恢復原貌了。

要想把他們鑲嵌滿了,豈不是要一乍兩噸天之玉才行?我上哪裡去找那麼巨大的天之玉。要真有這東西,恐怕不等我去碰觸,直接就被天雷壟碎了,這東西足以逆天啊!」

烈焰微微一笑,道「天之玉雖然是混濤初開時產生,吸收了大量混沌之氣,但你也不用將它們看的太高。如果是你自己吸收那麼多天之玉的話,也就是能將你提升到九十九級的聖階而已。」」聖階還而己么?在整個大陸的魔師之中,我也沒聽說過有聖階的存在。」姬動看著烈焰,一陣無語。

烈焰輕輕的搖了搖頭,道「這可不好說。你們人類擁有著比任何種族都要巨大的潛力,別說是聖階,成神都是有可能的。只不過會相對比較困難而已。而且,你不要忘記,你雖然不可能擁有那麼多天之玉,可你卻有著常人無法企及的優勢。那就是靈魂之火。你先告訴我,你為什麼會選擇這兩柄重劍。」

姬動道:「當時我似乎感覺到了它們在向我傾訴,充滿渴望的傾訴。急切又親熱,希望成為我的武器。你不是告訴我,要用靈瑰之火去感受么?雖然我利用靈魂之火的力量看到了更多強大的魔力武器,卻沒有一件上面散發的情緒比這對重當更加濃郁的。而且,它們又是陰陽雙火系,我一咬牙,就選了它們。還真的是選擇正確心」

烈焰領首道:l這就對了。這對重劍只有遇到真正適合它們的主人,才有可能散發出自己的情緒。你所感受到的情緒,就是它們的靈瑰,也就是劍魂。歷經千年,在沒有重劍核心,或者說是驅動力天之玉存在的情況下,劍魂依舊沒有消散,反而能夠傳遞給你那麼強烈的情緒感觸。足以證明它們的品質。這兩柄重劍合二為一,不但隱藏了自己的魔力氣息,更是將友魂真如本性隱匿其中,陰陽調和等待著重生。從你的角度來看,你是串運的。但從它們的角度來看,它們又何嘗不是呢?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對重劍選擇主人的時候,要麼,是兩名分別擁有極致陽火飛極致陰火,而且要魔力近似的魔師同時出現,簍么就要是你這樣雙系同時擁有。毫無疑問,你是它們的最佳選擇。」

姬秘疑惑的問道:「為什麼要魔力近似?」

烈焰道「因為這兩柄重劍本是一體,想要將它們的威力全部發揮出來,必須要雙步合壁,陰陽互補。或許是因為這柄當,本身太逆天了,所以才被分成了兩半。當它們擁有全部天之玉並且融合為一的時候,那麼,它們甚至將超越神器的範疇。」

「超越神器的範疇?」姬動瞪大了雙眼,充滿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烈焰淡淡的道「簡單來說,就像是你的幽炭冰與艷陽錐碰觸時一樣。單純一個,也只是必殺技,但是當它們接觸之後,卻會轉變為超必殺技。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兩柄重劍內核的天之玉,就是因為它們發揮出太強大的力量從而消失的。姬動,從現在開始,你要全身心的投入到對融合神術的修鍊之中。魔力提升都可以暫時放下,融合神術注須要練到最高端,將這兩柄重劍融八體內。你的靈魂之火,就是混沌本源之火與精神力相結合的產物。你雖然沒有天之玉,但是,你的靈魂之火卻完全可以釋放出混沌之氣。當這些混沌之氣凝聚到一定程度之後,轉化為液態,甚至是固態,那將是比天之玉更加純粹的混沌。這兩柄重劍之旬,有著奇異的法陣,對於混沌之氣有著敏銳而特殊的感應。將它們融入體內后,不只是你為它捫提供混沌之氣,同時它們自身也會幫你淬鍊靈魂之火。是對你靈魂之火鍛煉最好的方法。司時擁有這對神劍,可以說為你開闢了一條捷徑。你懂么?」

捷徑?成為聖級強者的捷徑?烈焰很少像現在這樣長時旬的評論一件東西,可見這對巨劍給她也帶來了相當不小,的震撼。」我明白了。等明日之戰結束后,我就努力修鍊融合神術。融合神術關鍵是一個控制,控制自身魔力變換,今天進入五行空間后,我隱約有種感覺,這融歸申術就像是在自己身上開闢五行空間。只不過沒有五行空間那麼巨大,根據自己的屬性進行開啟。我的靈魂之火包含混沌,本聊聰喜茬行俱爺。發融合神木本身的缺陷似萍也能夠為予哦聊蹦劇焰,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儘快完成融合神術,將兩柄重劍融入自身。」

烈焰微笑道:「五行空間卻是奧妙眾多,你的五行法陣還有許多沒有領悟的,趁著今天對五行空間的感受,就在這裡修鍊一晚吧。正好這裡也有十系神石,對你的領悟有利。」

「啊?」姬動苦著臉道:「不是睡覺么?你看,這麼大的床,我是不會碰到你的。我要保護你啊!」

烈焰一呆,轉瞬間,俏臉上已經飛起兩抹濃濃的嫣紅「壞蛋,你想什麼呢?上次只是個意外。我和阿金一人一個房間,你在大廳修鍊。」

不要啊!姬動心中慘叫,可看到烈焰那堅決的神色,他是說什麼也不敢反駁的。儘管現在距離夜晚還有很長一段時間,但姬動卻已經有種長夜漫漫,無心睡眠的感覺了。

這種感覺並沒有持織太長時間,很快,姬動就進入了自己的領悟之中,虛幻現實又五行空間的出現,對他的觸動很大。不論是對五行法陣,還是融合神術,都令他產生出很大的啟發。隱約中,姬動感覺到自己又有種要突破的感覺。雖然在實力提升到六冠之後,每一個小突破都會變得十分艱難,但憑藉著靈魂之火的輔助,姬動可以說幾乎沒有走火入魔的危險:

一天的時間很快熏過去了,可憐姬動只能在修鍊中度過,兩個卧室的門都關的緊緊地,阿金那邊姬動顯然是沒有任何想法的,本來他就對阿金沒有那方面的感覺,現在人家又多了一柄太監製造者的奇葩武器,姬動不敬而遠之都怪了。

清晨,敲門蘆將姬動從修鍊狀態中叫醒,打開房間門,兩名白衣女子站在外面,都端著托盤。其中一個姬動竟然認識,就是他第一次來到魔師公會中的引導員,那叮,令他很有好感的少女。魔師公會的安排果然周到啊!

「尊敬的貴賓,這是為您準備的早餐,而洛雷會長說,早餐后請您到公會一層大廳匯合。曰那位認識姬動的少女眼波流轉,上次要不是姬動救了她,恐怕她就耍受辱了,對於這位年紀輕輕就擁有四星等級的魔師,自然是好感多多。

可惜,姬元根本不會接收她那流動的眼波,對於白衣少女失望的目光視若無睹。並不是姬動心冷,他的心實在是太滿了,除了烈焰,根本沒有容納其他女子的位置。

阿金從房川走出來的時候,已經又換上了她那身金色鎧甲。姬動真懷疑,要不是因為房間太小,她會直接把那柄金剪刀太監製造者扛在自己肩膀上。

烈焰依日是一襲布裙,帶上斗笠,儘可能的掩蓋住了她那絕世容毅和完美氣韻。

烈焰吃的東西很少,除了姬動調的酒以外,她對吃並不是很感興趣。姬動曾經詢問過烈焰為什麼,烈焰給他的回答很簡單。食物中都有雜質,而她本身就是純粹的火元素導育而生,吃多了人類食物,會對身體有影響,所以只是淺嘗輒止,再也火焰煉化雜質。

「烈焰,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那兩柄劍還沒有名字。我準備給它們各自起上一個名字。」

烈焰道:「你取名就走了。不用和我商量啊!」

姬動看著烈焰,眼神略微發生了幾分變化,旁邊的阿金明顯感覺到,從姬動身上散發出那種他調酒時的情緒,不知道為什麼,一感受到姬動身上散發出這樣的情緒,阿金心中就有些特殊的感覺,那杯烈焰焚情帶給她的記憶烙印頓時再次浮現於腦海之中。扭過頭去,竟是有些不敢再看姬動。

烈焰也發現了姬動的變化「你怎麼了?」

姬動道:「陽火紅當」我打算取名為烈,陰火藍劍,我取名為焰。雙當合壁,就口是你的名字。所以,我必須要徵求你的意見。」

烈公焰,烈焰。聽著姬動的話,再看著他目光中的深情,烈焰的眼神頓時柔化了,她沒有多說什麼,只走向姬動輕輕的點了點頭。

姬動大喜,這是他昨天晚上想好的,烈焰竟然真的答應了,看著她臉上飄起那兩抹紅暈,明艷不可方物的樣子,姬動真想撲上去,捧住她那吹彈可破的嬌顏親上兩口。當然,這隻局限於內心的意淫。

吃過早飯,這一次,姬動主動去拉住烈焰那柔若無骨的手,烈焰並沒有反抗,任由他牽著自己,她發現,自己對姬動的抵抗力正在呈現出不斷下降的趨勢。烈飛焰雙劍的獲得,令她看到了一絲曙光,一絲內心期盼的曙光。

來到公會大廳,已經有上百名魔師等在這裡,姬動心中暗暗一驚,放眼望去,這上百名魔師身上散發的氣息起碼都是六冠以上級別的魔師,每個人胸口上,也都掛著至少是八星級別的公會徽章。魔師公會不惶是魔師公會,這樣一股力量,足以左右一場戰爭了。在這百餘名魔師中,單是八冠以上級別的強者,就有十幾名之多。任何一個國家想要找出這麼多頂級魔師都極其困難。

每一名魔師身上都穿著魔力甲胄,從甲胄的顏色上能夠分辨出他們不同的屬性。無一例外,這百餘人應該就是整個魔師公會的核心力量了。今日一戰,可以說意味著魔師公會的生死存亡。集中這麼龐大的力量也是很正常的。

希洛副會長同樣是一身戎裝,戍土系的他,身上穿著一件明黃色的甲胄,毫不掩飾的釋放著自己身上的魔力。姬動明白,他這是在鼓舞士氣。整個魔師公會已經準備完畢,整裝待發。 魔門敗類 兩大公會就要在今日決一勝負。

新的一周要有新氣象。凌晨兩更完畢,瘋狂求推薦票又求月票。來吧,讓我們沖向巔峰飛。 看到姬動三人出現.希洛朝著他們點了點頭—毫無疑問,姬動這一男兩女,絕對年輕的組合吸引了大多數魔師的注意。不過這些六冠魔師都是公會的老牌強者,今日又要面臨大敵,誰也沒心思去打聽姬動的來歷。只是在他們身上留下了幾道目光而已。

希洛沉聲道:出發。

此時,天州蒙蒙亮,整個中原城並未完全蘇醒,街道上,只有少量的商販開始活動,大多是買早點的攤鋪。

當行人們眼看著這樣一支全部戎裝,散發著強大氣息的隊伍經過時,不禁有些目瞪口呆的感覺,就算是再遲鈍的人也能猜到今日將要有大事發生了。

出了中原城北城門,不需要希洛下令.全部公會所屬同時加速,展開身形,順著官道一直向北快速行進。早點抵達天清草原是希洛計劃好的。儘管他對今日之戰已經有了九成把握,但他卻絕不會有任何大意。

作為魔師公會的專職副會長.會長不在的情況下,整個·公會都是由他管理的。他決不允許公會在他手上出現任何問題。 空間小農女 所以,就算是在有把握的情況下,也將每一個細節都要做到完美。

一路上,這些魔師公會的強者們誰也沒有說話,只是埋頭趕路。

姬動三人落在最後面,阿金的速度自不用說,姬動牽著烈焰的手,用自己的魔力帶動自己和烈焰的身形.也沒有半分落後。

一百里,對於六冠以上的魔師來說根本不算什麼.轉瞬即到。順著官道一直行進—很快,眼前豁然開朗。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也只有像中土帝國這樣地大物博,資源豐富的大帝國捨得將如此肥美的平原當作草原來用。這片天青草原是中土帝國刻意開闢出來馴養坐騎的地方。不只是馬屁,還有放牧的牛羊.在一些特殊的區域更是專門培養魔獸坐騎的。像鑽石軍團的裂地龍培養基地,就建立在天青草原深處。而那裡也是絕對的禁區。有重兵把守。

看著一望無際的大草原,首先給人的感覺就是心曠神怡,尤其是此時遠處東方—一抹朝陽正悄悄的露出了糖心蛋黃般的面龐—淡淡的金紅色灑滿大地,光明的來臨,令每個人身心都產生出滋潤的感覺。說不出的舒暢。

魔技公會蓮擇天青草原作為挑戰之地自然是很有道理的。首先,在草原上.有充分的施展空間.沒有地形的幫助—每一名魔師都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實打實的進行戰鬥。其次.在草原這種地刻,魔師受到大自然的影響也是最小的—只要不下雨,在這裡也只有乙木系魔師略微能夠得到幾分增幅而已。絕不像森林適合木系魔師,丘陵,山脈適合土系魔師那樣產生不均衡。選擇這裡,魔技公會相當於是在告訴魔師公會,要與他們公平一戰。

烈焰輕聲道:這裡好美。你們人類世界果真是上天眷顧的地方。不同的環境就有著不同的美感。不像地底世界—有的只是陰暗。

姬動失笑道:你可是堂堂的地心世界女皇。你不是打算帶領地心世界大軍來攻佔人類世界吧?

烈焰微笑搖頭.我可沒有這個·本事。你忘了么—我根本不能在人類世界施展能力。不過,如果地心世界真的騷亂起來的話二對你們人類世界來說—絕對是巨大的災難。地心世界只有弱肉強食,強者生存,弱者敗亡。任何地心世界的駐民—都要強過你們普通人類。雖然地心世界因為不適合生存,生物數量遠不如地面世界那麼多。但傾其所有,也足以相當於你們大陸上一個帝國的數量了。能夠用來戰鬥的戰士也要超過百萬。不過,地心始終屬於陰暗的一面,可以說與地面是完全不同的世界。你們地面世界的生物是不會允許它們來到地面上生存的。地心生物也未必能夠適應地面世界的生存。

從烈焰的話語中,姬動分明聽出了幾分傷感,每一個種族都有自己的特性。其實,地面世界也未必就不適合你們。」

烈焰道:在地心世界中,始終有兩派相互傾軋.凸派主張在地心世界安穩的生存,另一派則主張衝出地心.來到地表的人類世界,搶奪地盤。當初的兩大君王都屬於後者。只不過因為反對派集中了地心中幾股最大也是最強勢的勢力,令他們不敢造次而已。而我毀滅了兩大君王之後,也正是得到了這股勢力的支持.才真正成為地心世界的主宰二

這麼多年過去了,現在地心世界中的主戰派正在逐漸復甦。他們都是兩大君王當初最堅定的支持者。只是因為有我壓制著,他們還不敢有所表現而已。」

姬動微微一笑,道:看來什麼地方都有矛盾,地心也不例外。我雖然在地心修鍊了十年,卻還從未到過地心湖以外的地方。烈焰,以後有空的話,你帶我在地心世界轉轉吧。感受屬於地心世界的奧秘。

好不好?

烈焰失笑道:i這恐怕不行。我在地心世界任何地方出現.都會引起不必要的騷亂。你要是想看的話,只能自己去。不過你不是地心世界的生命,還是會有點麻煩的。回頭我來想辦法吧。—,正在姬動和烈焰交談之時.魔師公會的一眾魔師們已經聚集在一起,端坐在地面上,任由朝陽照耀,吞吐著天地靈氣,令自身魔力保持在最佳狀態。魔技公會的人還沒有來,但魔師公會這邊的氣氛已經漸漸的緊張起來。大戰的氣氛逐漸升騰。

姬動毫不懷疑,一旦雙方約定的十場戰鬥出現任何問題,魔師公會這上百位魔師會同時召喚出自己強大的坐騎,發動全面進攻。這些人加起來,絕對要比上次自己見到的三千鑽石軍團更加強大。要想與他們真正抗衡.恐怕需要鑽石軍團這等級別的軍隊全面出擊才有可能。當然—姬動是按照滅絕軍團的實力來衡量鑽石軍團戰鬥力的二而鑽石軍團真正的戰力如何,他並不清楚!!

天已經漸漸的亮了起來.太陽的顏色從桶紅色逐漸向金色轉變著.漂亮的朝霞在天空盡頭逐漸散開,一朵朵白雲越發清晰的飄蕩在天青草原上空。

希洛副會長突然睜開了雙眼.第一個站起身形,伴隨著他的起身—一種魔師公會的魔師們也先後站起—目光朝著他們來時的方向看去。

足有近三百人快速的進入天清草原之中,他們的行進速度司樣奇快無比,雖然不像鑽石軍團,滅絕軍團那樣整齊有序,但勝在速度夠快。

姬動不禁倒吸一口涼氣,毫無疑問,這三百人都是來自於魔技公會—但令他震驚的是,這三百人,竟然全部都是六冠以上的魔師。

天啊!

難道魔技公會調集了幾個國家的魔師不成?雖然說六冠魔師並不算是太過稀有,每個·國家都會有近千名六冠魔師以上二可是,這些六冠魔師除了被一些大家族,大貴族或者是國家控制以外,更多的則是一些自由修鍊者。他們或許會加入到魔師公會或者是魔技公會.但在這個通訊並不如何發達的世界,想要在短時間內召集大量強大的魔師—還是十分困難的。魔師公會雖然也有召集數百名六冠魔師的能力,但短短的一個月內—他們能夠集中的就只是眼前這些力量二而魔技公會顯然是蓄謀已久。姬動有理由相信,眼前這三百多名六冠以上級別的魔師很可能是魔技公會的全部實力所在。甚至還有可能是找來了外援。

看來—魔技公會也是勢在必得啊!

不過,令姬動有些欽佩的是.面對對方多達三百多名強者的情況下—希洛副會長神色不變,佩中只是多了一層寒意而已,並未流露出太多情緒。倒是其他魔師們微微有些色變。在級別相差不多的情況下,如果發起了混戰,一百對三百,他們幾乎是必死無疑。

魔技公會的人在距離魔師公會這邊一百米外的地方停了下來。走在魔技公會最前面的,依舊是那身穿邊衣,明顯是士水系的八冠天尊級強者濤佛。

看到早已經列陣以待的魔師公會眾人,派佛臉上流露出一絲冷笑,希洛,你們落亡喜公會來的很異啊!這麼著急併入我們公會么?

希洛淡淡的道:約戰尚未開始—你已經知道誰贏誰輸了?

經汰佛道:「那是自然,怎麼,你認為你們魔師公會今日還有機會不成?培養一名六那以上的魔師可不容易啊!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直接率領魔師公會投誠的話,兩大公會合併之後,你也依舊是副會長,最多排名在我之下而已。

怎麼樣?」

希洛怒哼一聲,「少廢話。我代表的是魔師公會,你雖然是魔技公會副會長,杠卻並不能代表你們公會。神后冕下何在?」

汰佛正想繼續開口,悠揚的聲音已經從四面八方傳來,「本座在此,希化.你真的執迷不悟么?」

原本清朗的天空突然變得烏雲密布,清爽的空氣驟然變得濕潤起來,轉瞬之間,陽光已經被烏雲遮蓋.空氣中濃濃的水元素令每個人身上的衣服都開始變得潮濕起來。

姬動抬頭仰望天空,只見半空之中,一個小黑點正在快速放大,那是一頭白色巨龍,巨龍身長足有近二十米,雙翼展開,大有遮天蔽日之態。這空中的烏雲—似乎就是由它身土產生出來的似的,濃濃的水霧在空氣中瀰漫,襯托著它從天而降。

在這頭雪白的巨龍背上,端坐著一名黑衣老者,老者看上去年約五旬左右,身材瘦長,丹鳳眼中,閃爍著淡淡的寒意。黑色長袍覆蓋全身,並未看到他身上有任何魔力武器裝備二但是,這個人的出現,直接就令空氣之中充滿了壓迫力。就像那天在魔師公會發出挑戰時一樣。這裡彷彿已經不是天青草原,而是一片壬水世界。

「白色巨龍,這是壬水系的龍族么?」姬動低聲向烈焰問道。空氣中凝重的壓力對他影響很大,畢竟,他乃是火系魔師水克火,眼前的水系威壓是他最討厭的。

烈焰點了點頭,道:風霜是登水系巨龍,通體暗紫,這頭壬水系巨龍又稱之為寒冰巨龍,也是十階。實力應該和當初你見到的冰雪巨龍風霜不相上下二不過,看它的樣子.雖然也是十階,但底拖沒有風霜深厚,略微遜色幾分。寒冰巨龍背上的這個人類很強。他對魔力的控制相當不錯。你將心神沉浸在靈魂之火中就能感覺到,空氣中不但充滿了水元素1而且任何一處的水元素都是同樣濃郁的,就連分佈也十分均勻二這可不是自然形成,而是在他魔力的控制之下。也就是說,他可以隨時改變你眼前所看到的環境,在任何一處改變二」

姬動心中一驚,集中精神力去感受,果然如同烈焰所說的那樣,空氣中瀰漫的水元素極為均勻.而且幾乎是在司時發生著變化。難怪上次師祖和師母兩個人的出現就令中土帝國皇室不得不全力應對。至尊強者的強大,確實是毀天滅地的存在啊!八冠和九冠,相差雖然只是一冠,可實力上卻是天差地遠。

希洛的臉色開始變得凝重起來,沉聲喝道:「水明月神后冕下,您又何必若苦相逼呢?我們兩大公會並存已有數百年的歷史,一直相安無事。都是大陸上的特級公會。從本源上來講,魔技只是魔師能力的一部份,本就應該是你們是我們的分支才對。可我們魔師公會什麼時候以此來威脅你們了?當初我們會長在的時候也沒有吧。您雖然身為至尊強者,神后冕下,但想要威脅我們魔師公會,那您還不夠份量。」

「如果再加上我,夠不夠份量呢?「

高潮開始,求票。 如果再加上我,夠不夠份量呢?

一個陰冷的聲音悄然響起,就在那濃濃的水汽之中,同樣欣長但卻充滿了陰森氣息的身影緩緩浮現出來。那不只是一個人,還有一頭紫色的巨龍一同浮現。紫色巨龍顧盼生輝,陰冷的寒氣頓時令已經暗下來的空氣中多了一層淡淡的寒霜。

「冰雪巨龍?」姬動剛剛才提到冰雪巨龍風霜,此時就有一頭貨真價實的冰雪巨龍出現在了他眼前。

這頭冰雪巨龍明顯是成年的真正十階巨龍,體型和當初那險些要了他性命的風霜一模一樣,冰冷的雙眸注視著魔師公會的一眾魔師,彷彿隨時都要將他們吞噬了似的。

在冰雪巨龍背上端坐的瘦長女子,看上去也是五十多歲的樣子,身材甚至比空中的壬水系至尊強者神后冕下水明月還要高,直接站在冰雪巨龍寬厚的頭骨上居高臨下看向魔師公會這邊,眼中除了寒意之外,看不到任何其他情緒。

「冷風雲,登明冕下戶」這…次,希洛的臉色終於變了。登明。字,乃是對登水系至尊強者的最高稱號。魔技公會此次前來的竟然不是一位至尊強者,而是兩位。更加重要的是,這位登水系至尊強者登明冕下配上陽水系至尊強者神后冕下水明月、陰陽雙水相合,根本不需要別人出手,只憑藉他們兩人,就足以盡殲魔師公會這邊所有人。

天黑,地紫。兩大水系軍尊強者的出現,令這天地之間完全被水元素所籠罩,每一名魔師公會的魔師,臉上神色都變得極其難看。更是被兩名至尊強者身上散發的威壓壓制的動彈不得。哪怕是八冠魔師們,也被壓制的極其難受。唯一沒有收到影響的,恐怕就只有姬動身邊的烈焰了。烈焰站在那裡,依舊是那麼從容。姬動的靈魂深處卻在這時響起了她的聲音。

「如果對方魚的要全面動手,我們立刻返回地心世界。魔技公會的人想要徹底殲滅魔師公會這邊,十秒時間還是不夠的。」

聽著烈焰的話,姬動心中只有沉重。低對承諾的看重尤勝於生命,讓他就這麼不戰而逃,他實在不願意。可說出這話的卻又是烈焰,內心的矛盾令他不禁眉頭緊皺。而外界的威壓卻已經越來越強了。

正在姬動心情矛盾時,烈焰突然輕咦一聲「不對,應該還有變數。」

希洛依日站在魔師公會魔師們最前方,承受著最大的壓力,此時就顯現出了這位副會長自身的實力,面對兩位至尊強者的威壓,他依舊能夠保持穩定,說話的聲音也依舊沉穩。

「登明冕下,魔師公會一向未曾得罪過冷家,不知您今日為何要與我們為難。我如果沒記錯的話,您還是我們公會的名譽長老吧。」

冷風雲淡淡的道:「魔師公會,魔技公會,本來有一個就足夠了。

今日就是這合併的契機。你們贏了,魔技公會就融入魔師公會之中,反之亦然。明月是我多年好友,兩大公會合併又是好事。何況我已經是魔技公會的正式長老。希洛,我們也算相識一場,你們不會有任何機會的,放棄吧。就算是上官吟空回來了,你們也同樣不會有機會的。」

聽到冷家二字,姬動頓時明白過來。他在剛剛進入天干學院的時候,就認識了冷月那個小丫頭,當時冷月憑藉著對條水系魔力的強大控制力,被譽為登水系天才少女。而她就走出自冷家。祝融曾經簡單向姬動說過冷家,在光明五行大陸上,有少數幾個千年世家,這些世家無一例外,都是大陸上底蘊極其深厚的存在。每一個世家幾乎都有一位至尊強者坐鎮。勢力遍布大陸。很多貴族都是依附於這些世家的。像冷月,還有天干學院中登水系的董事冷老,都是冷家的人。而眼前這位至尊強者登明冕下,應該就是冷家本代的家主了。也是天干學院那位冷董事的姐姐。

希洛怡然不懼,朗聲道:「我魔師公會成立至今,已經超過千年。千年來,繁衍生息,以幫助所有魔師為己任,是魔師們公認的家園。魔技公會至少晚我們幾百年才成立,不過是專註於對魔技的開發。嗯要吞併我魔師公會不過是個笑話而已。今日兩位至尊冕下既然執意要如此做,我魔師公會奉陪到底。就按事先說好的,十場決勝。」

空中的寒冰巨龍已經承載著神后冕下水明月從天而降,來到登明冕下冷風雲身邊,兩頭十階巨龍並列,再加上兩大九冠至尊強者,在這等威壓面前,希洛能夠挺起胸膛說出這番話,已經足以引起他們側目了。

水明月淡淡的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們。我和風雲絕不重複出戰。就看你們魔師公會是否有足夠的底蘊了。」

「我魔師公會是否有足夠的底蘊,還輪不到你來評說。水明月,你這卑鄙小人,趁我不在公會,竟想要圖謀吞併。今日誓不與你善罷甘休。」

就在水系兩至尊全面壓制著魔師公會的同時,突然間,一個充滿憤怒的聲音響起。只見魔師公會一邊的地面上,紫色如同潮水般被去,一層凝厚的灰色快速散發而至。轉瞬之間,已經將魔師公會的百位魔師保護在內,將水系兩大至尊的威壓阻擋在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