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王軍的將領已經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士氣一輸,不管有多少士兵都是徒勞的,他趕緊回撤了所有的部隊,慕容金蓮等強者留在後面殿後。

……

第二天清晨,當一切大白之時,平王憤怒的看著斯恩特學院的大門,只見那裡雖然已經沒有了法陣的阻攔,但卻鋪滿了自己士兵的屍體,疊成了一座座高山,訴泣著昨晚發生的一切。

而玉蘭軍也已已經退到了最裡面,這是玉蘭軍的最後一處防線,一旦自己被

攻破,所有的一切都完了。

一萬多年歷史的玉蘭帝國將化作歷史塵埃,所有人都將不復存在,皆將成為階下囚,男的為奴,女的為娼,都已經算是輕罰,所有人都陰雲密布,如同一座巨山壓在心頭,士兵們更是聳拉著頭顱,昨天的兩場勝利,並沒有給他們太多的喜悅,反而心情更加低落了,所有人都可以猜想到接下來會有總樣的結局。

「高羽飛他們還沒到嗎?」葉雲坐在上發,雖然威嚴依舊,但卻總有點低沉,雖然不易察覺。

葉雲對於祖地之中的龍脈有著十足的信心,傳說裡面有著一件聖兵,只要將那件兵器拿到手,由族中長老,加以掌控,到時候對面的強者將會連塵埃都不是,老祖皆可出手,到時候戰局就可以完全逆轉了。

「回陛下,據探子回報,小飛他們在明日午時應該就可以到了。」高羽亦回道。 錯過是最美的回憶 雖然面對的是當今陛下,但他卻沒有一點卑微之色,戰神的傲骨讓他除了他的父母和師尊,他不肯向一個人低頭。

「明日嗎?我們的軍隊還可以撐到明日嗎?」葉雲似乎是在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越南王,是否可以讓你的師門中人出手。」葉雲焦急的說道。在場大部分人都知道,高羽亦身後師門是個從太古時期便傳承下來的,和絕家相比完全是不分上下,如果有他們相助也可以改變戰局。

高羽亦聽到這話,面露難色,他之前已經多次請求自己師門幫門,但這中間牽扯到太多,一不小心就會引起和絕家的戰爭,到時候雙方都討不到好,說不定還會因此將整個玉蘭帝國就此毀滅。

「果然還是不行嗎。」葉雲重新坐了回去,雖然早早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但還是有些傷心。

「陛下,我相信依靠我們自己也可以取得勝利。」元帥獨孤飛鷹說道,他雖然不是這裡的最強者,但卻曾為玉蘭帝國建立無數的豐功偉績,說話極具影響力。

「是啊。依靠我們也可以」葉雲輕聲說道。顯然在場所有人都不看好,認為今日輸是必定的了,就連獨孤飛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話只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轟。」

外面,又傳出一聲巨響,一名士兵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等他走到高羽亦身邊之時,無力的倒了下去,還是高羽亦眼疾手快將他扶了起來,但他緊緊說了:「敵軍來襲。」就徹底倒了下去,一條生命就此結束。

高羽亦放下那人的屍體,鄭重的向他敬禮,剛剛那隻扶起士兵的手,鮮血直流,顯然不是高羽亦自己的。

「陛下,微臣又要為你殺敵去了。」高羽亦抱著必死的心,握緊了手中的槍,朝聲音最嘈雜的地方走去。

「等等,這次我也去。」當高羽亦走到門口之時,葉雲突然站起來說道,一把長劍握在了手中,目光遙望前方,堅定無比。

「陛下。」所有人都叫了出來,激動無比,但卻沒有一個人阻攔,這或許就是玉蘭最後一任皇帝奮死的一戰了,過了今天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寧死不屈。

大廳之內,所有人都抱著這種心態,走了出去,就連受了重傷的獨孤飛鷹也不例外。

大廳旁邊,一些老者紛紛從裡面飛到了半空,玉蘭最後幾名合老祖,和四大書院的援軍都在裡面。

於此同時,平王軍隊當中,也有一些老者浮現,騰在半空之中,與龍傲雪他們搖搖相對。

下方所有人都知道,半空中的這些老者是這場戰爭的關鍵,只要他們其中一方勝了,這場戰爭就不用打了,勝負可以就此決定。

這是強者的天下。

「殺啊。」

雙方的嘶吼聲,混雜在了一起,沒有人知道這是誰發出的,只知道綻放生命中最後一刻的光彩。

這一刻,玉蘭軍都抱著視死如歸的氣勢,居然大都出現了以一敵十的局面,雙方兵力上的差距在一刻間被勉強填補了。

血雨掃落,鵬動九天,山河墜落,巨人橫掃。

媚術無雙,修羅地獄,惡魔收割。

戰場下方,變成了這幾個年輕人的天底下,每一個人都竭盡全力,發出了超乎平常的實力,不可謂不強大。

上方那些老者,早早就閃到了遠處,到了他們這等境界,動不動就是山河塌陷,大地毀滅,生靈死傷無數,如果他們在這戰鬥,那麼到時候這場戰爭的一切都將變的毫無意義。

這些老者實在太強大了,夜清寒等人想要藉此悄悄觀摩,好藉此查證一下自己以後的道路,卻發現就算是他們也沒有那個實力,凝視所望皆是一片虛無,混沌一片,甚至雙眼刺痛,長時間觀望甚至有失明的危險。

「給我殺。」

高羽亦神體的優勢在這片戰爭中發揮出了不可想象的作用,不僅僅通過天慟削弱了對方,而且更是大幅度加持了友軍的戰力。

「給我殺,凡是活下來的皆可封侯拜將。」葉雲吶喊,他沒有要求特殊服務,而是衝到了最前方,與敵人浴血奮戰。

「好。」「好。」「好。」

玉蘭軍中爆發出如雷般的吶喊,雖然所有人都知道難以存活,但人在生命最後一刻,總會有那麼一點僥倖,而是還是豐厚的賞賜在前方。

然而戰爭並不會因為個別人的努力而扭轉起來,戰爭整整持續了幾個小時,平王軍人數上的優勢開始顯露出來,當玉蘭軍即將死傷殆盡的時候,平王軍還有無數人正在前沖。

「我不甘啊。」

獨孤飛鷹最後的聲音在整片戰場炸響,他身邊的近衛已經全部死亡,就連他自己也已經身中數刀,最終當敵人拔出刀劍的剎那,獨孤飛鷹用盡最後的力氣斬殺敵人,自己也倒了下去。

這一刻,不只是普通士兵,葉雲和高羽亦等人,也震驚的向獨孤飛鷹的方向看去,一片凄涼 獨孤飛鷹,玉蘭帝國一個具有標誌性意義的英雄。

獨孤家族追隨玉蘭皇室至今已經有九代。數千年來,為玉蘭軍隊、政治方面貢獻了無數的精英,可以說,玉蘭帝國這幾千年來會有如此巨大的進步發展,獨孤家有著不可湮滅的功績。而且幾千年來的發展,即使獨孤家族權勢驚天,但玉蘭帝國每任皇帝還是對獨孤家予以重任,其忠心程度可想而知。

獨孤飛鷹從小隨軍出征,一生大大小小的戰爭經歷了數百場。在敵人面前他可以化成成為利劍,成為敵人的夢魘;在國家面前,他又是一塊堅固無比的盾,是帝國的守護神。

「玉蘭永不敗。」

辣娘子 隨著最後一道聲音的發出,玉蘭帝國的盾與劍在這一刻倒塌了。

玉蘭軍都陷入了沉寂之中,剛剛暴漲上去的意志,那股絕地反撲的力量已經搖搖欲墜,處於坍塌的邊緣。

「退,所有人保護陛下退到藏經閣。」

高羽亦嘶喊道,如今軍心渙散絕對不是繼續戰鬥的時刻,只能暫時先退去了。

玉蘭軍且戰且退,護送著葉雲以及獨孤飛鷹的屍體退到了藏經閣之中。這裡有著玉蘭帝國最強大的法陣,絕對不是僅僅靠人數填壓就可以攻破的。尋常人膽敢踏入這裡絕對會連反應都沒有就死掉了。

不過藏經閣的法陣強大此時卻在不知不覺中也成為了弱點,那些強者都到外界去戰鬥了,如今在場所有人沒有人可以掌控的了這座法陣,只能依靠法陣的自主運行。

藏經閣一般是不對外人開放,不過重要的典籍都被搬走,這裡除了強大的法陣就是一座空閣了。

「輸了,玉蘭帝國完了。」一些膽小的老臣在那瑟瑟發抖道。

他的話雖然有些忤逆,不過在這一刻卻沒有出聲阻攔他,都陷入了沉寂之中,如今回到藏經閣的只有區區數百人,其餘諸王的軍隊此時外界觀望,不歸順平王已經算是不錯了,所以援軍是不可能了,唯一的希望都在祖器上了。

「獨孤元帥,怎麼樣了。」葉雲打破了沉寂,沉聲道。

一片沉寂,沒有一個人敢說出那個讓人心痛的事實,那是一個將一生都貢獻給了戰場的英雄,不少人圍著他的屍體哭泣,呼喊,沒有一個人相信他死了。

「陛下,請將您的配件賜予臣弟,讓我臣弟成為您的最後一道屏障。」葉雨突然說道。

葉雲看著這個胞弟,心中激動,戰亂初起,自己的那些兄弟就一個個背叛了自己,如今只剩了葉雨這個同代親人還在自己身邊。

「不,讓我們成為各自的盾吧。」葉雲拍著葉雨的肩膀說道,皇權鬥爭,能有一個始終跟隨在自己身邊的兄弟是在太不易了。

「諸位,如今獨孤元帥已死,我們不因一直沉陷在悲痛之中。我們應當繼承獨孤元帥的遺志,浴血奮戰。我相信獨孤元帥一定會在我們的生命上燃燒,繼續存活下去。」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等待著葉雲的下文。

「兒郎們,告訴我們你們手中的劍是為了什麼而舉起。」葉雲朗聲道,即使外面已經爆發出如雷般的轟聲,此時也無法掩蓋葉雲。

「為了獨孤元帥!為了陛下!為了玉蘭帝國!」高羽亦高舉長槍,吶喊道。

「為了獨孤元帥!為了陛下!為了玉蘭帝國!」

……

所有人都開始附和起來,用盡所有的力氣反覆說著這話。相信這一刻沒有任何人回來懷疑這些人的意志。

「很好,兄弟們,隨我一起去戰鬥如何。」葉雲將獨孤飛鷹的屍體抱到了最前方的座位之上,呈坐姿。

葉雲退後幾步,如同祭拜祖先一般,朝著獨孤飛鷹的屍體跪了下去,所有人隨著葉雲而跪,叩滿九個響頭之後方才站起。

「轟。」

無情的一刻到來了,只見幾名老者踏入了藏經閣之中,每一個人身上隨意散發出來的氣息都無以倫比,如同一座巨山,壓在所有人的頭頂。

「啊。」「啊。」……

突然,平王軍的後方爆發出一陣痛苦之聲,與其相伴的則是一陣陣爆炸聲,這一刻不只是玉蘭軍就連平王軍都震驚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師兄,師姐。」一位儒雅少年和靚麗美人突然出現在了灸舞和南宮殤旁邊,焦急道。

「林啟,秀羽。」南宮殤激動道,沒想到這兩個人在此刻突然從出現。

那天當玉蘭開始反擊的時候,秀羽就隱隱感覺到不對,向灸舞探聽到林啟此時的位置之後,就用空間捲軸到了林啟附近,幾人碰面,短暫交流之後,就決定由秀羽先帶著林啟回去,但因為在半路中碰到了一點意外,所以空間捲軸才沒有在第一時間到玉蘭城而是到了玉蘭城附近。

「隨我們一起浴血奮戰吧。」灸舞說道,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兩人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不過在這生死時刻還有人來足以看出他們的心。

「嘿嘿,先等等。」林啟笑道,突然從儲物戒指掏出兩張捲軸向剛剛衝進來的人丟了過去。

雷光與火焰交雜。

這是林啟從龍脈中得到的為數不多的捲軸,此時卻發揮出了不可想象的作用,那些人被逼的節節敗退,暫時退出了藏經閣之中。

「可惡,小畜生,你被給我抓住。」那些熱想不到剛剛進去,就被打了出來,而且起重工還有一人更是因為防備不足,被雷電活活劈死了。

「老傢伙,有本事同階一戰。若不是我修為不足,會讓你如此囂張?」林啟說道,絲毫沒有畏懼之色。

「轟。」

只見林啟隨手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數千件兵器,朝著敵軍丟了過去,有些人看到兵器兵器興奮的前去接,但手僅僅到半空之時,那兵器就炸裂開來。

一件兵器或許很弱小,但這麼多兵器集結在一起爆炸,卻有著不可想象的威力,而且其中更有幾件兵器相當不俗,藏經閣前面一下子就空曠了下來,只剩下只能老者在這陰沉著臉,不知道在想著些什麼。

「嘶。林啟你什麼時候有了這麼多寶貝。」溪風躥了出來說道。

「呵呵,到會兒再告訴你。」林啟回道,然後走到了葉雲面前。

「陛下,你託付夢惜尋找的的東西,我給你帶回來了。」林啟直視葉雲道,就算面對的是一個帝國的皇帝,他也絲毫沒有卑微之色。

「好。好。好。」葉雲連說了三個好字,趕忙接過了儲物戒指。

葉雲看著儲物戒指如山般的財寶和兵器還有少數的捲軸,內心激動不已,不過他的目光卻沒有多少停留,慌亂的尋找著魔塵仗,最後定視在了那上面……

「嗡。」「嗡。」

就在魔塵仗露出的剎那,原本沉寂的魔塵仗居然劇烈抖動起來,顯然是激動不已。

葉雲握著魔塵仗,內心激動,難以平靜,這是可以扭轉戰局的兵器,只要有它,平王軍隊絕對不足為奇了。

「呼。」

葉雲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平復下來,葉雲隨後將儲物戒指交給了葉雨,讓他從兵器裡面挑選最好的。分發給了在場的將士,另外將一些捲軸交到了高羽亦合灸舞等人手中。

「越南王,聽令。」葉雲勉強平復下來說道。

「朕現在將祖器交給你,你要攜帶它擊破敵軍,你有沒有信心?」葉雲沉聲道。

「有!。」這一刻無須嚴明,身為葉家的後人,高羽亦在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這把兵器的不凡,手握魔塵仗的瞬間,更是從它身上感受到了無窮的力量。

「感覺天地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了。」高羽亦激動道。

「兄弟么,隨我一起殺出去。」此時的高羽亦手握魔塵仗,豪氣萬千。

「殺。」「殺。」「殺。」

所有人都附和起來,齊聲吶喊,把剛剛衝進來的平王軍都嚇了一跳,倒退出了幾步。

「殺。」

高羽亦吶喊,第一個沖了出去,魔塵仗魔光掃落之處,沒有一處完整,有些人更是連屍體都不曾剩下。

「誰敢攔我。」

高羽亦直接沖向了剛剛衝進來的那些老者,顯然他們才是這片戰場最強的人,唯有將他們消滅,才有可能勝利。

「聖兵。」那些人聲音顫抖道,失去了早先的猖狂,有的僅僅只是恐懼。

聖人一根頭髮就可斬落千軍萬馬,更何況是與聖人一起成長起來的聖兵呢?

雖然高羽亦此時無法完全催動魔塵仗,但就是這隨意散發出來的一道光,也讓所有熱變色,沒有人回去懷疑那道光,所具有的破壞力。

敵軍哀嚎,紛紛敗退,全人界總共也沒有多少件聖兵,現在居然出現了一件,讓所有人都聞風喪膽。

「秋水,獨孤,為你們報仇的時候到了」林啟沉聲道。

「你確定你殺的了我嗎?」對面,絕天笑道,不過笑聲之中,也有一絲憂色,他知道高羽亦之後殺的人應該就是自己了,現在絕對不能久留在這裡。

「不試試怎麼會知道呢?」林啟面色陰寒,雖然與絕天有著境界的差距,不過他有一個殺手鐧,特地保留到了現在,有了他,他有信心可以擊殺絕天。

「廢物。」絕天罵道。

隨後,只見絕天身影一閃,待他重新出現在視野之中時,與林啟的距離已經縮短了一半,一把碧綠色的長尺出現。長尺潔凈無瑕,沒有一絲雜垢,碧綠色的光輝流轉,更增添了幾分生機。

絕天想要速戰速決,因此直接用出了自己的完美器物,想要直接秒殺掉林啟。

「這就是你的完美器物嗎?」林啟說道。

「吼。」

看著漸漸逼近的絕天,林啟直接一拳打了出去,他的肉身無雙,又有幾人敢輕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