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墨風宗師知道路線后就飛身離開,直到他消失後面的那些弟子才圍上來詢問許樂是什麼大人物,以墨風宗師的身份都要恭敬萬分。

「他是聖心堂許樂師兄。」

眾弟子立刻嚇得合不攏嘴,后怕不已。

許樂本想直接飛上百戰峰,可是外面的禁峰大陣開啟著,只能從山腳門戶通道進入。守著通道的有八個人,其中一個淬體十級弟子,其他都是大師級弟子。

「站住,今日是我餘罪師兄宴請各方貴客,除了手持邀請信符外,其他人一略不得擅自進入,閑雜人有多遠就滾多遠。」

一個大師級的中年男子攔住許樂,一邊叫嚷著一邊伸手要推許樂。

啪的一聲脆響,許樂一巴掌將他抽飛出去,撞在禁峰大陣上又被彈回落到地上,翻滾幾圈後半邊臉都腫的看不清眼睛了。滿嘴碎嘴,連吐幾口血沫。

「哪裡來的看門狗,瞎了狗眼還是怎麼的,連老子都敢阻攔。」

「好大的膽子,竟敢在我百戰峰腳下撒野。來人,將他拿下聽候發落。」那位正在靜修的武學宗師見有人鬧事,神色很是不悅,下令將鬧事之人先抓起來,免得驚動峰頭的諸多賓客。

六個大師級弟子紛紛拔出兵器攻向許樂,招招都是致命。許樂已經懶得與這些人動手,他長袖一甩,勁氣凝聚袖口,就如鐵棒橫掃,將六個人全部擊飛出去,人人筋骨斷裂,躺在地上慘呼不已。

那個武學宗師驚的一下子跳站起來,他手中的刀還沒出鞘,就感覺清風拂面,脖子被一雙堅韌有力的手鎖住。強大的氣勢就如一座山峰鎮壓在他身上,讓他雙腿一屈轟隆跪倒在地上。

「餘罪那混蛋調教出來的走狗也不過如此,下次把你的狗眼放亮一點,再對老子大呼小叫的就扭轉你的脖子。」許樂一揮手,將掌下鎮壓的武學宗師弟子摔飛出去,就像扔一條癩皮狗。

一個九十多扛鼎之力的淬體十級弟子在許樂眼中與小貓小狗沒啥大的區別,他連聖人都敢出手對戰,這些小人物又有什麼資格阻擋自己的腳步。

許樂輕哼一聲朝山峰之巔飛去,在他走後沒多久又有四個人降落在門戶前,他們看向許樂的背影,都露出驕傲不遜的冷笑。

「他就是滄海仙門的許樂,今日倒要試試是他厲害,還是我們四大仙門的天才弟子厲害?」 ?百戰峰上的弟子不少,他們在餘罪宗師的訓練下顯得都很彪悍勇猛,眼神也是充滿了凌厲銳氣,在這方面比起聖心堂要高明不少。【全文字閱讀.】。

許樂降落到峰頂一個巨大的廣場上,那裡排列著一百多個座位,桌面上擺滿了各種奇珍異果,也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採摘而來的。一個個武學宗師交頭接耳,觥籌交錯,不時有人上前敬酒寒暄。

問道師弟和南宮蕭蕭坐在一個角落中,他們兩自飲自酌,與這樣的場面格格不入。果然受到排擠,這是不給他們顏面,打聖心堂的臉。

餘罪宗師身為主人,初現一代梟雄霸主的氣勢,他舉手投足間都如帝王號令群臣,這樣的人物放在世俗中那肯定是手掌帝國聖器的王者。

許樂一出現,現場詭異的逐漸安靜下來。

人的名,樹的影。

餘罪宗師眼神冰冷起來,他也沒有站起來相迎,而是端起一杯酒慢慢的品飲著。

「諸位師兄弟似乎不歡迎我?」

許樂大大咧咧的走到一張空位上坐下,很是愜意的給自己倒了一杯酒。那酒氣裊繞,化成百獸之形,變化多端。

「好酒。」

「酒當然是好酒,許兄如果喜歡喝的話,我百戰峰多得是。」餘罪似笑非笑,笑裡藏刀,一副等你掉入坑中的架勢。

許樂放下酒杯,那張平靜的臉綻放出燦爛的笑容,抱拳說道:「多謝余兄,在下就不客氣啦。問道師弟,等宴會結束后就帶一千壇走,閑來無聊時我們師兄弟也能把酒言歡,暢所yù言。」

問道小小年紀卻年少成jīng,他連忙站起來也抱拳道:「多謝余師兄慷慨。」

現場一片嘩然聲,再傻的人也能聽出餘罪是話中帶刺,哪知凶名顯赫的許樂居然『厚顏無恥』當真了。

「一千壇,真是好大的口氣。」坐在餘罪下首的一位三十多歲女子嘴角一撇不屑的說道,「這酒叫千花釀,乃是採集一千種不同的新鮮花朵,經過兩百次提煉而成,然後放在yīn寒之地三十年之久才能由此口感。這種酒喝上一口,全身血肉芳香,戰鬥力大增。你當是泉水,隨隨便便就要一千壇嗎?」

許樂驚詫的望了眼那個女子,臉上有些不解的說道:「這酒我真是第一次喝,至於怎麼釀造出來的我一點不感興趣,不過卻很肯定的知道剛才余兄不是在說笑話。我這個人年輕氣盛,脾氣又不好,朋友對我好,我也對他推心置腹。可要是誰平白無故的糊弄我,把我當猴子耍,那這後果可不怎麼妙。」

這已經是很明白的說了,如果餘罪拿不出一千壇,那剛才就是在放屁,那是在糊弄自己,挑釁自己。

為了尊嚴,不屑一戰。

「混賬,都說你許樂膽大包天,下手狠毒無情,擅長偷襲暗算,今rì是特意來找茬的嗎?別人怕你,我百戰峰卻從未將你放在眼中。」

「對,我百戰峰豈能被外人騎到頭上撒野。許樂,你如果想討一杯酒水,我餘罪師兄自然可以賞賜你一口,如果你是故意鬧事的,那就休怪我們動粗了。」

已經有人帶頭,其他人相繼起身言詞嚴厲,意圖群起攻之,讓他知難而退。

許樂看到餘罪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不由咂咂嘴,起身拍拍衣服道:「主人好客,就算是水喝起來也是甘之如飴。主人不好客,就算是瓊漿玉液,喝進嘴裡也是苦澀不堪。余兄,在下很是羨慕你。」

「哦,許兄羨慕我什麼地方?」餘罪yīn陽怪氣的問道。

許樂聳聳肩頭,目光環顧四周,充滿了嘲諷,輕視。

「仙門都傳言你這個賊子手段通天,老夫偏不信,今rì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有這個資格狂妄。」

一個六十多歲的武學宗師出劍刺來,那劍刃震顫發出嗡嗡聲,空中被切割成無數劍痕。他一出手,劍鋒凝聚出一個巨大鼎器,小腹力量之源波動不已。

體格強化九十九倍,一個快要晉級的武學宗師,但是他的戰鬥力就顯得不足,全力一擊最多兩百扛鼎之力,估計還是從星海亂cháo中得到什麼好處才增長到這種層次的。

許樂連還手的興趣都沒有,就見那劍鋒鐺的一聲集中他的眉心。力量爆發,一頭長發勁舞,劍身極度彎曲。

現場發出一陣驚愕聲,尤其是那個老者面如土sè,嚇得連連後退。他手中的神兵利器就如破銅廢鐵一樣寸寸盡斷,虎口撕裂。

「看來你不夠資格。」

許樂屹然不動,連眼睛都沒眨下。

「許樂,你也接我一招天外飛劍。」一道靚麗的身影衝天而起,一柄飛劍猶如蛟龍盤旋,劍芒形成風刃,層層疊疊籠罩下來。

這是御劍術,許樂凝神一看出手之人年紀很小,與洪小藝差不多大。她的魂道修為不弱,達到了凝神後期,是個少有的天才弟子。

那柄寶器之劍帶著迷惑之音攻刺過來,許樂屈指一彈,叮噹一聲,那柄寶器彈偏到一邊,可是它一個迴旋銷再次削向他的脖子。

這個小丫頭的御劍術技法高明,她施展的是一套劍技,就如一位武道劍術大師在演化。

許樂神情嚴肅,他的眼光遠超他人,這個小師妹的天賦絕對是一等一的強大,假以時rì又是一個妖孽般的人物。雖然才淬體三級,但以她的潛能的確有資格入席。

就不知道她與餘罪是什麼關係,許樂一遍想著,一遍連續彈指出擊,他自從修鍊小推演術以來,很多武道技擊都是信手摘來,這就是大師。

「九九大天河劍術!」問道師弟的聲音響起,他語氣中帶著幾分驚訝,「原來她就是阿九師妹,獲得了九天大尊的道統。」

又是一位大尊人物的傳人,難怪天賦如此高。光是九九大天河劍術之名聽起來就很神威,許樂悄悄睜開jīng神之眼,立刻將阿九師妹魂道秘技看的一清二楚。

「長河吞rì。」

穿入異界之狐仙救命 阿九師妹結出無數法印,眼瞳中似乎有一條長河在流淌。那劍術形成cháo流密布方圓十米,眾人耳中彷彿聽到了浩浩蕩蕩的水流聲,天昏地暗,連烈rì的光輝都被遮擋住。

許樂不動聲sè,可是心中大喜,他逐漸放慢反擊,故意做出反應不及的模樣,讓那寶器之劍攻在身上。

火花四濺,鏗鏘之聲不絕於耳,一道道劍痕血印出現。

「好,阿九師妹的魂道技法舉世無雙,連聖心堂許樂都能壓制住,諸位師弟我們一起為阿九師妹喝彩。」

餘罪看的眉飛sè舞,看到許樂那狼狽不堪的模樣他從內心都升起一股爽快的感覺。根本不需要他親自出手就能給許樂一次大難堪,以後行走在仙門中誰還會把他排在許樂之後。

「無盡劍海。」

阿九師妹再次變換手印,那寶器之劍衝天而起,劍芒綻放劃過天空,如同千支萬支長劍在在長河中流淌,永無盡頭。

這劍技中蘊藏的『道』意十分jīng深,不是一般的魂道功法。

短短片刻,許樂身上就留下了百十道劍痕,不過他雙腳絲毫沒動,眼中只有劍cháo,其他的都被忽視掉。

「南宮師姐,許師兄到底在幹什麼?就算魂道境界退化,可是只要催動體內的三味真火種,也可以輕鬆的壓制住阿九師妹。」問道看的有些著急了,跳跳yù試就想上去。

「師妹切勿著急,師兄他在修行。九天大尊雖然不如天獄老尊那麼有名,可畢竟是遠古時代就出名的仙人,他留下的九九大天河劍術奧妙無窮,許師兄一定是發現了什麼,所以才借故拖延時間試圖看破一點jīng髓。」

南宮蕭蕭倒是不慌不忙,她還從未見過許樂吃過虧呢。

「許樂,只要你向餘罪師兄低頭認錯,師妹我就立刻收手不再為難你,如何?」

許樂笑了,笑的很是不屑:「阿九師妹,我只需再堅持片刻,你的魂道力量就消耗殆盡,那個時候我只需一口氣就可以將你擊殺。」

「你….你….好,再接我一招『天地一劍』試試。」阿九臉sè有點蒼白,額頭上汗珠滾滾而落,看樣子魂道力量是真的快要耗盡,她那俊俏的小臉露出倔強神sè,雙手結出一個劍印,就看到那劍cháo長河不斷融合,最後化成一柄長達十米的光劍,寶器之劍真身融於體內。

光劍一形成,在場的所有人眼神都不禁一緊,他們的靈魂似乎感受了冥冥之中的威脅。

「天地無我,天地無情,天地無聲,好一招天地一劍,這是要毀滅我的靈魂。」許樂已經推演出『千秋劍術』的真正劍意,那是一種魂道秘技,專殺敵人靈魂,所以對這一招感觸非常深刻。

「師兄小心。」

問道忍不住叫起來。

許樂仰頭望去,他沒有抵抗,眼睜睜的任那柄光劍刺入眉心。光劍全部轟入腦海,而寶器之劍本體則彈飛出去,被阿九艱難的收回彌戒子中。

餘罪此刻難掩激動之sè,他站起來大喝一口酒道:「許樂已經被制,哪位師弟上去廢了他的雙腿,本公子就賞他一顆『大衍子母丹』。」 ?更新時間:2014-01-10

大衍子母丹是五階丹藥,武學宗師吞服一顆可以大大增強力量之源,如果有條件大量服用的話,還可以淬鍊齣子母雙丹田。

不過沒有人這麼奢侈,五階丹藥十分珍貴,餘罪宗師也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

他這麼一誇下海口,同時有七個人瘋狂的圍攻向許樂,每一個人的戰鬥力都達到了兩百扛鼎之力,鼎器旋轉鎮壓,似乎能將他碾壓成肉渣。

砰——

那七大鼎器撞擊在許樂身上,就像觸碰到了一直在積蓄力量的火山,轟隆一聲響,掀起一層層巨浪。滔天滾滾,瞬間就將七人淹沒其中。

七大武學宗師就像七條死狗,被氣勢狠狠的壓趴在地面上,讓他們連動的力量都沒有。

「不錯,九天大尊的九九大天河劍術威能驚天動地。」這個時候許樂睜開雙眼,眼瞳中燃燒起一絲絲火焰之花,那是智慧生火。剛才的『天地一劍』非但沒有傷他分毫,還讓他完全吞噬了劍光能量,獲取其中的精髓。

一番推演后,他的智慧再次得到淬鍊,魂道境界隱隱有種蛻變的趨勢。許樂強行壓制下晉級的勢頭,他還需要繼續積累,不但要一舉恢復到淬神中期,還希望能夠更進一步乘勢突破到淬神後期。

不遠處喘著粗氣的阿九見到許樂安然無恙,而且整個人的氣質還略有變化,這讓她大失所望,自信心倍受打擊。

廣場上一片死靜,連餘罪都緊握拳頭沒有強行出頭。許樂的實力太詭異,那七大武學宗師聯手都被他的氣勢給鎮壓了,這等力量恐怕遠遠超過一蛟龍戰力。

「求饒,我就放你們一馬。」

許樂的聲音很淡然,似乎從未把他們放在眼中。

「哼,許樂,你休要囂張,我百戰峰的弟子從未向其他人低頭過,老夫就不信你還能殺了我不成。」一個七老八十的弟子眼珠血紅的怒吼著,他咬著牙齒強行的抬起頭狠狠的盯著許樂。

「這次你賭輸了。」 軍婚蜜戀在八零 許樂暗嘆一口氣,他有些可憐的望了眼對方,抬腳就是一踩,咔嚓一聲,對方的力量之源崩潰,他身上的氣息劇烈波動幾下迅速消散。

雖然沒有要取他的命,但卻毀了他一生修行的根本,這比殺了他還要狠。現場的諸多弟子心驚肉跳,想不到許樂真的動手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廢了一個武學宗師弟子。

「既然你們都有骨氣,那我只好多費幾次手腳了。」許樂嘿嘿一笑,就像惡魔在齜牙,他抬腳就要踩向第二人,那個年過半百的女宗師嚇的一張臉都扭曲起來,凄厲的喊道:「許師兄,我錯了,我錯了,求師兄繞我一條賤命。」

「這不就得了。」許樂腳尖一挑將她踢到一邊去,這下不用他再威脅,其餘的五個人紛紛大呼饒命,有三個人嚇得連褲襠都潮濕了。修行到他們這樣的境界,不知道經歷了多少艱難險阻,好不容易有了盼頭,自以為可以出人頭地,笑傲群雄,哪知道在一些變態的人眼中,他們不過還是些毛毛蟲。

阿九嘴角哆嗦幾下,她回身對餘罪抱拳一拜道:「於師兄,你該出手了,否則我百戰峰還有何顏面在滄海仙門中立足。」

不少人都扭頭看向餘罪,他是今天的主人,也是他們最重要的同盟者,如果餘罪都不敢出頭,那這臉簡直就是丟到家了。

餘罪騎虎難下,他剛要起身,就看到四道身影飛上峰巔。兩男兩女,男的俊朗飛揚,渾身洋溢著絕代宗師的風範,女的風華絕代,傾國傾城。他們身上氣息圓潤,舉手投足間都有種成聖得道的意味。

「體格強化都九十九倍,這四個人要晉級聖體境基本上是沒問題了。」許樂目光一掃,便知道他們的修行已經功德圓滿,隨時都可以衝破最後一道關卡成就聖體之境。

之所以壓制著境界,估計也是與積蓄有關,正常來說在低級境界是積累越深厚那麼在突破時得到的好處就越大。

見到他們四人出現,就連餘罪都十分客氣的抱拳道:「四位大駕光臨,在下有失遠迎,失敬失敬,還請上座。」

「不必了,我們今天來不是赴你的約,而是專程來找許樂的。」其中一個鼻尖上有顆美人痣的姑娘擺擺手說道,她至始至終都沒正眼瞧那餘罪一眼,而是目光一直停留在許樂身上。

「你還是繼續喝你的千花釀吧。」另外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子也擺擺手,更加無視的說道,「喝足吃飽了就趕快滾蛋。」

餘罪一張臉變的鐵青,他才是百戰峰的主人,可是接連被人無視簡直是在要他的小命。

憋屈,憤怒。

噗嗤一聲悶笑,緊張的氣氛一下子活躍起來。問道看到餘罪吃癟的模樣覺得很是有趣,這一前一後來的五個人都反客為主,視主人為無物,今天有好戲要看了。

許樂打量他們四人片刻,沒有絲毫以外表情的說道:「我不認識你們。」

「以前不認識沒關係,但現在一定會讓你認識的,在下凈瑤仙門弟子妙悅。」妙悅說出自己的來歷后,又相繼將身邊的三人一一介紹下。另外一個妙齡女郎是雪山仙門的弟子小玉兒,男子中年紀看起來不足二十的則是天玄仙門康華軒,剩餘的那個眼角有一道細細疤痕的男子則是飛羽仙門弟子齊薛。

「其他四大仙門的首席弟子,難怪他們不降眾人放在眼中,在淬體境他們幾個人基本上能將最前面的名額都佔住。」許樂聽到他們自報家門,感覺名字都很熟悉,稍微回憶一下便清楚了他們的來歷。

上次星海亂潮開啟,除了滄海仙門數萬弟子外,還有其他四大仙門也派遣出來最厲害的弟子。許樂之前只聽到一些傳言,沒想到見上一面后感覺他們比傳言的還要厲害可怕。

「你們找我有何事?」

妙悅微微一笑,露出滿口貝齒,如鮮花綻放,如流星耀光,氣質油然而生,不食人間煙火。

「聽聞許兄身上培養出一隻上古異種蟲王,威力無比,連符翕聖人都著了暗算偷襲。在下不才,自小也培養出了一頭上古異種,所以想讓他們先切磋一下。」

老祖不飛升 「不必了。」許樂想都沒想就一口回絕,「如果閣下就只有這點小事的話,那在下就此告辭了。百戰峰的千花釀不錯,余兄為人也十分豪爽,你們可以帶走千而百八壇。」

飛羽門的齊薛擋在許樂身前,他個頭比許樂還要高上兩頭,所以他用俯視的目光打量幾下,輕哼一聲說道:「許樂,在下願意用超越兩倍的價值購買你那頭上古異種。」

「不賣,閃開。」許樂眉頭緊鎖。

「許樂,在下用五百顆下品靈石跟你打賭一次,如果你贏了我,五百顆靈石歸你,反之你手中的那頭上古異種就是我的。五百顆靈石,足夠讓你一舉修鍊到聖體境,你可敢一賭?」

天玄仙門的康華軒也上前一步跑出個重磅炸彈,就算心靜如水的許樂都不禁動了下,不是五顆下品靈石,而是五百顆,正如他所說的那樣,自己要是能得到五百顆下品靈石,那麼真有可能一舉修行到聖體境。

不過他隨即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那便是靈胎分身,身外分身正需要瀚海不絕的靈氣來成長,否則永遠是個嬰兒形態。

天上不會掉下餡餅,這四個人都是天之驕子,蟲王剛進入成長期,要進化到成熟期不知道要經歷多少悠久的歲月呢,其價值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大。五百顆靈石如果他自己吸收煉化掉,一身戰鬥力恐怕能夠達到數十蛟龍戰力。

而且五百顆下品靈石這件事情他膽敢光明正大的說出來就不怕有心人暗中下手將至斬殺?

仔細想想其中還有很多令人費解的疑團,許樂想通這點立刻壓下心頭的那絲悸動。

「我早說過許樂不好對付,你們偏不信,非要先禮後兵。」雪山仙門的小玉兒這時輕哼一聲意有所指的說道,「我仙門的刀劍雙絕兩位弟子都與此人交過手,都說許樂他內心隱藏兇惡執念,靈魂墮落。此人無需跟他客氣,直接動手鎮壓便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