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現在已經鞏固的神域上層,陸觀更加看重的是神域的未來。

因為在未來之門,他很清晰度感覺到,未來才是最重要的。

舊日的神祗終究會走向沒落,尤其是在神域大戰的前提下,這些神祗的沒落會更加的明顯。

如果他能夠掌控未來的神祗,那麼未來就在他掌握之中!

「陸觀,你的心眼果然很多!」

白扎克嘆口氣,也不再裝作強硬的模樣。

她也沒有必要在裝作強硬的模樣,原因其實很簡單,現在她需要陸觀,而陸觀也需要她。

大家彼此需求,為何不在一起呢?

「那麼,敞開了談吧,你需要我做什麼?而你又能為我做什麼?」

陸觀微微一笑,白扎克的服軟是合作的第一步,如果兩個人不能站在一個平台上對話,那麼也就沒有合作的必要。

現在大家能夠站在一起說話,就說明合作的基石已經有了。

「深淵!我需要你i救出我父親陷在深淵的舊部!」

白扎克抬起頭來,眼光灼熱,看來這一次白扎克的神系內部不是很穩定。

連舊部都陷入深淵出不來了,她又有多少人能夠壓得住陷在的場面呢?

「喂喂喂,你這個條件可是很過分啊!深淵那地方可不是人待的!」

陸觀一下子變成了一個市井無賴,大聲嚷嚷起來,似乎好像白扎克提出來很過分的要求似得。

「你去過一次,並且還安然無恙的回來了,再說了,以你現在的實力,去深淵救人恐怕並不是特別困難。別以為我不知道,當初那個伊·達蓮可是你的舊部。」

伊·達蓮是當年陸觀在深淵收服的女巨人,也是活躍在深淵法外之地的次主神級巨人,同樣其手下的白銀之手騎士團也是非常有名。

當然,陸觀不知道現在如何了。

似乎白銀之手騎士團越發的出名了,而伊·達蓮的名號也挺響噹噹的,畢竟他從一些神祗的記憶里都能夠汲取出一些有關於伊·達蓮的傳聞。

白扎克自然對陸觀的舊部很熟悉,畢竟雙方當初為了初夏之神涅爾德以及希格爾德的父輩伏爾松格大戰過一場。

就是在當時,白扎克拿出來自己的底牌之一,黑暗噬者,結果沒有吞噬陸觀反被陸觀控制了。

然後又發動了自己秩序級的神威術,雖然當時威能只有規則級,但依舊足以壓制陸觀了。

可惜,還是被陸觀利用黑暗噬者擊敗!

「不,這一次不一樣了,完全不一樣了!」

陸觀卻搖搖頭否認道。

白扎克皺眉,她怎麼覺得陸觀是在敷衍她?於是白扎克準備站起來,既然陸觀不合作,那麼她寧可在這裡跟陸觀決出勝負。

但還沒等白扎克站起來,陸觀及時出言道:「你先聽我說,不要著急。你可記得,我說過巨人之主復活了?」

這件事情白扎克怎麼可能忘記?

巨人之主的復活如今也成了這一片亂局之中一個不可控的因素,正因為大家都沒有功夫管巨人之主,所以巨人之主也迎來了他最有利的局面,有時間給他發展。

再加上巨人很認自己的祖宗,到時候如果讓巨人之主發展起來,那可不是一件開玩笑的事情。

她可不想再讓潘朵拉和巨人之主帶領巨人衝出深淵,再次跟神祗們交火了。

那戰爭,不可謂不慘烈!

「怎麼,你跟那個巨人之主還有過節?」

軍婚有癮 白扎克有些好笑起來,巨人之主可是很第二次神域大戰的人物,陸觀是第三次神域大戰之後的人,怎麼可能有交集?

陸觀這個時候撓撓頭,尷尬地笑道:「倒是有點交集,他剛剛復活我就跟他幹了一架,他灰溜溜的說以後要找回場子然後跑了。而且他復活的容器也是被我的人搞死的…」

「什麼?」

白扎克霧色眼睛瞪大,小嘴長大,第一次發出了驚呼。

陸觀竟然跟巨人之主交過手,還得罪了對方,而且巨人之主不用說,下一步可能是回到深淵。

這還沒有聯盟呢,先已經得罪了一方大佬了!

「這並不是最重要的,接下來我要跟你說的才是最重要的,你知道巨人之主是誰搞復活的么?」

「怎麼,是潘朵拉么?」

白扎克對這個倒是沒有興趣,無非就那麼幾個人,能夠讓陸觀這麼神神秘秘的,也就是潘朵拉了。

別人陸觀應該不值得這樣神秘才對!

「不不,你猜猜看!」

陸觀神秘的一笑說道。

「哼,這個世界上能夠復活巨人之主的還有誰?不就是那麼幾個本源級主神,或者梅塔特隆,雅典娜他們嗎?」

說實在的,除了那些個強大的秩序級主神,還有本源級主神,誰還有能力去復活巨人之主這樣的上古巨神。

但偏偏這些神祗也沒有必要復活一個競爭者給你自己競爭,畢竟人家又不傻,復活一個可能站在自己頭頂上的神祗,他們吃屎了才會這麼干。

「不不不,不是他們,這個神祗可是出乎你的意料!」

陸觀微微一笑道反問道:「你說巨人之主的天敵會是誰呢?」

嘶~

白扎克倒抽一口冷氣,驚呼道:「你是說,你是說復活,復活巨人之主的是夢幻之神?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他,他不是已經,已經死了么?」

「嘿嘿,有些事情不會再死前布置好么?就好像你當初在深淵埋伏的時候,難道那個黑暗噬者,還有那道威能能夠達到規則級主神水準的神威術『血弒動燃』是你後來準備的?不可能吧?」

白扎克那個時候的東西自然是她在轉世前準備的,這些本來就是用來對付一些自己轉世以後可能遇到的強敵。

再說了白扎克之所以能夠每次轉世都成功登頂自己以前的巔峰,自然是因為她本身早就在轉生之前就已經將一切都準備好了。

「準備了不知道多少歲月,讓巨人之主在這一刻復活,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陸觀深沉地看了眼白扎克,這一次他可不是開玩笑的,這一次他是認真的!

白扎克臉色如同死水一樣沉寂,但是傻子都明白,白扎克現在真的有點動真格的了。

「夢幻之神想要復活自己,所以才會先復活自己的對手…他,他可是神祗的信仰,他怎麼能夠,能夠為了復活自己而,而…」

白扎克簡直不敢相信,如果說夢幻之神能夠預知到第四次神域大戰,她一點也不奇怪。

能夠預知的神祗又不止一個,而且預知能力強大的神祗,在那個所有神祗都敬仰夢幻之神的年代,恐怕夢幻之神身邊這樣的神祗都不止一個加強排的。

白扎克無法認同的一點是,作為被眾神敬仰的夢幻之神,號稱從巨人之中拯救了眾神的神祗,竟然會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而復活了可能給神祗帶來劫難的巨人之主!

「不不不,你錯了。」

陸觀有搖頭,否認道。

白扎克這一次再也無法保持平靜,吃驚地望向了陸觀,她想要知道自己到底錯在哪裡。

「我一開始也覺得這樣。」

陸觀捧住自己的下巴,眼睛眯起喃喃道,嘴角一邊揚起一邊微笑道:「但我現在不這麼想了,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夢幻之神復活落後於巨人之主,他憑什麼認為自己能夠趕上巨人之主的成長?而且巨人之主早一步復活,他又憑什麼認為他能夠匯聚比巨人之主還要強大的力量?」

白扎克聽到這裡,臉色刷白,絕美艷麗的容顏此時此刻已經失去了本應該有的血色,凄美如玉,令人不由的疼惜,可現實是殘酷的,現實不管你是否美麗或者醜陋,都會降臨在你的身上。

「夢幻之神已經復活了!他,他已經開始動手了么?」

白扎克隱隱嗅到了不尋常的氣息,這股氣息她覺得自己早就應該嗅到了。

梅塔特隆和雅典娜為何當年一味追求突破,為何利用希格爾德尋求神術境界上的進步?

如今地獄一方忽然分崩離析,本來這事情就透著邪乎勁,如今看來,這不是空穴來風,只是偶然發生的。

「父親他…難道預料到了這一刻,所以才會在地獄分崩離析之前離去?」

「我很好奇,易卜劣斯到底是會挑戰夢幻之神呢?還是說他會歸降於夢幻之神?」

陸觀看似無意間的自言自語,實際上早就已經篤定了一切,易卜劣斯怎麼可能會歸降於夢幻之神。

因為易卜劣斯對夢幻之神頗有怨言,當年白扎克的母親就是死於夢幻之神手下的。

因為白扎克的母親有著一半的巨人血脈,是大名鼎鼎的霜巨人的後代。而那個時候正好是神祗反對巨人的**,不少半巨人都是那個時候被迫害似得。

就連奧丁神國在那個時候都受到很大的質疑,所以這件事情白扎克沒有印象,而易卜劣斯也感到無奈。

因為殺死白扎克母親的雖然是夢幻之神,但真正的兇手卻是這個世界的潮流。

而易卜劣斯的怨言就是夢幻之神出手,沒有留下一點能夠復活白扎克母親的可能。

看看絕望山城下方被封印的冰霜巨人斯卡蒂,初夏之神涅爾德的妻子,就是白扎克母親的血親,只是單純血緣上的關係而已,兩者並沒有太大的聯繫。

非要說,這傢伙更可能去投奔巨人之主。 但問題是巨人之主跟陸觀同一時間回歸,恐怕三千年前地獄崩裂的時候,巨人之主還沒有復活呢!

所以這一點排除之後,基本上也就沒有可能說易卜劣斯會投奔巨人之主了。

白扎克搖搖頭,也證實了陸觀的猜測,篤定道:「父親他會挑戰夢幻之神。」

「誒,這才是最糟糕的。」

陸觀嘆口氣說道,易卜劣斯去挑戰夢幻之神未歸,那就說明要麼失敗了,要麼被抓了,要麼出事了。

反正肯定不會是好事!

「你的意思,我父親他已經…」

白扎克深吸一口氣,可以看出來她內心在顫抖,雖然雙瞳因為神術的緣故,什麼都看不出來了,但陸觀還是能夠感覺到白扎克的身體在抖動。

「如果是我的話,我就不會動手!」

陸觀深深地看了眼白扎克,凝重地說道。

白扎克怔住,片刻之後立馬反應過來陸觀的意思,最終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這,也許是最壞的情況了。」

不錯,如果易卜劣斯死了,那還好說,還有像是巨人之主這樣復活的一天。

大夢生活 但如果沒死的話,被對方拿在手裡當牌來用,那可是致命的定時炸彈。

你永遠不知道這張牌會在什麼時候爆炸,給予你致命一擊。

「那麼,我們現在來討論討論,咱們如何合作的問題!」

陸觀笑眯眯地看向白扎克,這個時候白扎克的情況越糟糕,他越能夠佔據有利地位。

當然,盟友的實力越弱,也同樣對他不好。

只不過如果白扎克的實力很強的話,也就沒有必要找他結盟了,那麼多的九星神國和八星神國,找他簡直是吃飽了撐著。

「我需要你去深淵救出我父親的舊部,這些人都是絕對忠誠於我的。」

陸觀聽罷,一手支撐著自己的下巴,自言自語道:「哦?那麼我又能得到什麼呢?」

白扎克凝視陸觀,反問道:「你想要什麼?」

「我想要你…」

陸觀還沒有開口,白扎克冷冷地一句話丟了過來:「我不是跟你開玩笑的,你也正經點!」

陸觀愣了下,無奈的微微一笑,攤開雙手聳肩道:「好好好,我正經一下好了…」

說完,他突然嚴肅地問道:「你知道西亞神國到底發生了什麼嗎?」

陸觀從那些個神祗的記憶里並沒有發現瓦達漢加出了什麼事情,但在回來之前,瓦達漢加的那副樣子分明是有事情。

所以,他重新回到了絕望山城,其實就是尋找支持來了。

他可以實力很強,但明知道自己日後面對的傢伙實力更強,他不會傻到真的跑去跟人家單挑。

而他回來首要第一時間事情就是去西亞神國看看瓦達漢加,她好他也就放心了。

「她嗎?」

重生之撲倒未來總裁 白扎克知道陸觀在問誰,輕輕嘆口氣,她實在無法理解,陸觀怎麼會對瓦達漢加這麼關注。

說起來,瓦達漢加也是個可憐的人,但從她的角度來看,也並不是很優秀的神祗。

「你知道吉爾伽美什和恩·啟都嗎?」

「這個,略有聽說。」

雖然涉及不多,但是陸觀曾經看動漫的時候,也曾經關注過吉爾伽美什,當然不可避免的他就搜索到了恩·啟都。

神話之中的兩個人可謂是一對天生的勁敵,吉爾伽美什作為半神,人類之王,神話之中他曾經無敵殘暴。

而恩·啟都讓吉爾伽美什變成了一個人類英雄,但也讓吉爾伽美什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怖。

「赫拉克勒斯在西亞神國邊境遭遇了吉爾伽美什,最後奧林匹斯神國的不對全滅,這位大英雄也不得不轉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