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等到天妖狐族被破的時候,我們可以跟他們說說,想必兩個女子他們也不會跟你我搶,狐芹和狐星兒最終是逃不過我們的手掌心的!

虎仁一聽,仔細一想,也是,這狐芹的事情,他相信這幾位族長都會給他個薄面的。

兒子,還是你行,我這就讓人給這些部落的首領發信,讓他們前來助陣!

虎仁馬上就叫了一個人進來,然後朝著他囑咐了幾句,然後就讓他去辦了。

虎夏的眼中陰毒的神采閃動著,郭傲,這次我要讓你死!

藍眸蠍虎族忙碌之時,郭傲一眾人在天妖狐族族長的會客廳裡面,擺了很多的吃食和酒,大家都是開懷暢飲著。

一場風暴正在悄悄的雲集著。

虎夏的招數玩的很陰,有著借刀殺人的意思,郭傲當初也是看著這小子一副木頭腦袋的樣子才放他回去的,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虎夏在被他斷了四肢之後,卻是成長了不少,而且還想出了這麼一個陰毒的點子。

要是他知道的話,虎夏絕對活不了! 郭傲飄然站於湖泊之上,腳尖輕輕點在湖面之上,眼神凝視著這湖面,彷彿是要看出什麼端倪。

這幾天他都在修養著自己的識海,修復那座九轉迷魂陣所耗費的神念實在是太大了,這幾天他的識海當中都會出現一種相當空虛的感覺。

配合著從煉魂老人那座墓府內得來的修養神魂的丹藥,郭傲自己再進行冥想,這才在短時間內恢復了過來。

軍婚也有愛 不過雖說這次耗費大了些,但是讓郭傲比較高興的是,自己的這神念竟然是有了一些不錯的進步。

神念的進步相當的難得,郭傲能獲得如此明顯的進步,說明這鑽研高深的封禁大陣對於神念的進階也是很有好處的。

他恢復過來的第一件事,便是來到了這個湖泊。

就是他之前感覺有異樣的那個湖泊,湖泊坐落於這谷內的後方,是一片相當僻靜的地方,沒有什麼人經常來。

這次來,郭傲就是要搞清楚這湖泊的異樣,他感覺這湖底應該是有著一些古怪。

看來,還是要親自下去看看。

看了半天,他也沒有看出個子丑寅卯,他決定下湖底看看去,看看那天自己到底是察覺到了什麼。

眼眸閃動,郭傲也不再猶豫,直接一個猛子便是扎了進去。

水花濺射,剛剛湖面上的身影頓時間不見,湖面上有著一圈圈漣漪緩緩的向四方盪開。

人靈境的強者已經可以不用考慮在水下呼氣了,強大的靈力可以支持身體在水下橫行。

水中的郭傲身周被強行撐開了一個無水地帶,衣服上沒有任何的水漬,轉眼間,郭傲已經下潛了很多。

郭傲剛剛在上面沒有什麼感覺,但是入了這湖,才感覺到這湖水真是有些徹骨,讓他都是有些心顫。

彷如是萬年寒潭般,要不是郭傲一直在運轉著靈力,還有焚天大佛金身的力量,這湖水的寒冷會讓他人靈境的軀體都無法承受。

真冷!

郭傲心裡暗道,這裡讓他感覺到了一種熟悉的氣息,這股寒氣彷彿在勾起他的哪一段回憶。

想了半天,他都是沒有想到,索性就甩了甩腦袋,不想了,繼續提升自己的靈力往下方潛行著。

郭傲越是往下,心裡越是感覺到驚訝。

這湖泊也不過是百十來方,但是這深度卻是並不淺,至少到目前為止,他已經往下潛行了不下百米了,但是卻是還是察覺不到湖底。

這讓他對自己的猜測更加的肯定了,這湖泊絕對有古怪!

郭傲也不再隱藏自己的手段,眉心之處,神念之力如潮浪般湧出,朝著那下方無盡的黑暗探去。

湖水冰冷刺骨,深處更甚,郭傲感覺自己的神念都是要凝結成冰,但是這些都阻擋不了他的決心。

神念抵住這酷寒,破水而動,滲透了下去。

黑暗,黑暗,還是無盡的黑暗!神念越往下,郭傲的心越發的冰涼,剛開始的幹勁也快要消失了。

這難道真是一條只是有些寒冷的湖泊,什麼都沒有?

現在的水溫讓他軀體已經結了一層淡藍色的薄冰,郭傲的嘴唇也呈現了一種異常的紫紅之色。

再往下,他真的堅持不了了。

郭傲的心沉了一下,看來今天註定是要空手而歸了,四周的破水聲漸漸的小了下來。

他已經不想繼續了,這湖泊也不知道到底有多深,他剛剛往下也有了千餘丈了,但是眼前還是黑暗一片。

不過就在他要放棄的時候,他的眼前,那深處的黑暗之地,此時竟然是出現了一道刺眼的白色光芒。

就是這道白色光芒讓郭傲那有些萎靡的精神剎那間振作了起來。

焚天大佛金身!

仿若是熱火般的身軀在這冰冷刺骨的湖水當中陡然施展開來,郭傲火熱的金身將身上的冰寒化掉。

金身持續著,郭傲有了奮鬥的方向,這裡,他看到了希望。

火一般的身軀讓郭傲的肉體力量增強了一截,速度瞬間提升,郭傲繼續急速下潛著。

這次並不是那麼遙遙無望了,只是短短的一些時間,郭傲就到了湖底,雙腳踩在了湖底的地面上。

他輕輕的吐了一口濁氣,然後就將頭抬了起來,看向了眼前的場景。

刺目的白色光芒散布在了他的眼球之上,那種如釋重負的表情一點點的凝固在了他的臉上,轉而絲絲驚駭之色便是爬上了他的臉龐。

眼前的這場景讓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覺。

這,這是

在天妖狐族內,白芷涵和狐星兒等一眾人依然在竹林喝著茶,享受著午後的時光。

芷涵姐姐,郭大哥去哪裡了?剛剛照顧她的姐妹說他不見了。

別管他,傷好了就喜歡到處去跑,估計這會兒在某個角落修鍊呢,真是一個修鍊狂人,還有啊,這個人還愛逞強,毛病真是多得很,真不知道,星兒你怎麼會喜歡他。

白芷涵沒好氣的說道。

芷涵姐姐

怎麼了?白芷涵隨意的看向了狐星兒,眼中透出疑問。

諸天神話入侵 狐星兒眨了眨眼睛,有些天真無邪的說道:沒有想到平常姐姐沉默寡言的,一談到郭大哥就有這麼多的話要說,是不是

沒有,你不要胡說,我,我只是跟他熟一些。

白芷涵臉上瞬間就布上了一層粉嫩紅色,心中更是有些羞惱不已,一副小女兒的情態。

要是主域的那些天才看到這麼一幕,眼睛珠子估計都會被瞪掉,白芷涵何時會露出這樣的神色,平時都很少見到她笑笑的。

雖然是這麼說,白芷涵心裡還是好好的沉思了一番,一開始是因為自己實力大損,對救了她的少年有了一些好感還有好奇心,然後就一起上路了,在煉魂老人的墓穴當中搶奪靈寶然後被堵住,少年面對那時比他厲害不知幾何的豬明對上,擋在自己面前讓自己走。

然後幾度在危險時刻救下自己,這發生的一切,讓她對少年好像產生了一些莫名的情愫。

從未有過這樣的經歷,這也許是依賴,但是她明白也許是淪陷,不過她覺得如今自己卻還沒有泥潭深陷。

不過此時卻是有一個焦急的聲音從遠到近,往白芷涵和狐星兒這邊跑了過來。

不好了,不好了!

小綠,怎麼了?怎麼這麼驚慌啊!狐星兒上前攔住了她,然後晃動著她的肩膀,奇怪的問道。

白芷涵黛眉一皺,難道又出了什麼事情,這天妖狐族真是麻煩不斷啊。

小綠說話斷斷續續的,讓白芷涵一眾人聽得都是雲霧繚繞的,半天都沒有聽出個什麼名堂,只聽到什麼信啊,戰啊什麼東西的。

幾個人都急了,也不顧小綠的敘述了,都紛紛的朝著狐芹的住處趕去,既然能讓人急成這樣,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到了地方,幾個一進屋子,便看到了狐芹那愁眉不展的樣子,白芷涵進屋的時候,狐芹還嘆了口氣。

族長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狐星兒首先開口問道,天妖狐族就是她的家,她可比誰都著急。

白芷涵站在那裡看著狐芹,一句話都沒說,她在等狐芹自己開口,今天的事情肯定有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狐芹又是嘆了一口氣,這才是愁容滿面的道:還不是那個虎夏,藍眸蠍虎的少主。

嗯?族長他不是被郭大哥打跑了嗎,怎麼又會興風作浪?

狐星兒很奇怪。

白芷涵也很奇怪,在場的其他人同樣很奇怪,郭傲那天已經將那虎夏的四肢打斷,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出來找事,這麼短的時間內根本就養不好傷。

狐芹搖了搖頭,繼續說道:不是他,是他父親,藍眸蠍虎一族的族長虎仁。

說著,就從桌子上拿起了幾封信。

他父親告訴周圍的幾個部落,說找到了進入天妖狐谷的方法,要和他們聯手,這些部落的實力可真的不俗,其中地靈強者都有好幾個。

萌寶成雙:王牌影后要離婚 這就是那幾個部落族長給我的信,他們答應了。

狐星兒一聽就著急了,說道:那趕緊找郭大哥啊!

這可是地靈境的強者啊,郭兄弟再怎麼厲害,怕也是難辦啊,這樣吧,白姑娘,趁還沒有連累到你們,你們就先離開吧,你們不是我們天妖狐族的人,沒有必要跟我們一起面對的。

白芷涵心裡一凜,這虎仁的這招玩的真陰險,借刀殺人。

不過,這也是將她的火氣給激發出來了,離殤劍在手間緩緩的轉了轉。

白芷涵明眸看向了狐芹那張美艷的臉,冷聲說道:讓他們來,來一個我殺一個,來兩個,我殺一雙!

一時間,房間里殺氣凜然。 冰冷刺骨,漆黑不見五指的湖底,郭傲那雙波瀾不驚的眼睛此時泛著強烈的波動,他一直認為這湖泊當中隱藏著一些東西,但是他下來之後,卻沒有想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是這麼震撼的一幕。

一塊巨大的冰塊,晶瑩剔透的擺在郭傲的眼前,這冰塊幾乎佔了這湖底的一大半的地方。

體型巨大,從其上散發出了一種異常寒冷的感覺,郭傲離得這麼近都感覺到了那刺骨的寒意,這湖水的冰寒估計也是這冰塊造成的。

但是郭傲的眼神卻沒有打量這莫名的巨大冰塊,也沒有去思考著冰塊是怎麼來的,而是定定的看著這晶瑩剔透的冰塊中央。

他的眼神就像是定在那裡似的,拔都拔不出來。

郭傲彷彿是看到了某種不可思議的事情,在他的眼睛目光所及之處,這冰塊透明的壁障透過,那裡竟然是漂浮著一個渾身包裹的雪白絲衣的女人!!!

冰裡面竟然是凍著一個女人!

郭傲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太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的一切,這裡怎麼會凍著一個人呢!

他連忙朝前走上了兩步,然後將手去觸碰這巨大的冰塊。

嘶!

郭傲嘴裡突然發出了這麼一種聲音,然後身體也是猛然往後倒退著,眼神驚駭的看著這冰塊。

然後他看向了自己的手指。

此時食指間已經是紫紅一片,淡藍色的冰晶覆蓋在其上,還有一股極致冰寒的氣息朝著體內涌去。

焚天大佛金身的力量瞬間也全部蜂擁而至,將那股冰寒給攔了下來。

郭傲心裡暗暗吃驚,剛剛這冰寒的感覺終於是讓他感受到了那股久違的熟悉感,這冰塊上面的氣息

他連忙從自己的戒指當中取出了一樣東西,那是一座精美至極的寒冰棺座,兩條精緻的龍形雕刻躍然其上,其上也散發著一種異端的寒意。

這正是裝載著小猿肉體的極品靈寶,寒玉冰棺!

但是這寒玉冰棺上所散發的寒氣跟他此時面前的這個巨大冰塊所散發的寒意竟然是如出同源。

郭傲心裡有了答案,這湖底巨大冰塊就是鑄造著寒玉冰棺的原材料。

再次將寒玉冰棺收了起來,郭傲的眼神又飄忽到了那個女人身上,這鑄造寒玉冰棺的材料絕對不簡單,在其中凍著的這個女人,到底是死,還是活。

郭傲觀察了一會兒,發現,這個女人很美,眉眼都似那畫中一般,睫毛一根根的還那麼清楚,眼角有著一絲笑意,傾國傾城來形容都不足以。

膚如玉砌,豐胸翹臀,多一分肥少一分則瘦,郭傲此時竟然是看的找了謎,這女人的容貌竟然和白芷涵都不相上下,而且眉目間的那絲媚意更是添了幾分風情,身上白色薄紗殘繞,更是一種驚人的you惑。

郭傲一時間竟然是紅了臉。

不過他卻也觀察到了另外的一個細節,那就是這女人的翹臀之後,卻是長了一條白茸茸的尾巴。

這也說明了她的身份,她是天妖狐族的族人。

只是這些天在天妖狐族裡面,他也沒有聽誰提起過,這後山的湖泊深處凍結著一個天妖狐族人啊。

這個女人到底是為什麼在這裡,身份還有其他的,他都一無所知,這冰塊的作用他倒是知道,可以用來保存屍身,也可以用來凍結自己的生機,就是不知道這女人用著材料是來幹什麼的。

郭傲看著那女人絕世容顏,心裡有些猶豫,要不要將這個女人從冰塊當中掏出來帶上去。

畢竟這也是一條線索,這女人很有可能不是這個年代的天妖狐,上古的天妖狐可是很可怕的,說不定她可以解開天妖狐不能強大的答案。

郭傲眉頭皺起又舒展開來,來回了好幾次,這才做了決定。

來都來了,就是不能白來一趟,郭傲直接動手了,焚天大佛金身開啟,郭傲渾身呈現出了火一般的顏色,然後手上道道黑氣凝結,最終凝結成了一把長槍,槍頭之處鑲嵌著一顆潔白如玉的骷髏,正是高級靈寶,魔魂槍!

郭傲怒喝一聲,然後直接將槍朝著冰塊插去。

鏗鏘!

金鐵交鳴聲響起,郭傲驚訝的看著面前這絲毫不損的冰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