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那一隻只毛茸茸仿若沾了碎金粉末的猴臉上,疑似嚴肅的表情,也不知回去是要舉行什麼儀式。

看起來莫名喜感。

玩耍的小猴也好,相互撓痒痒抓虱子的大猴也罷,在這一天,大小猴紛紛背著行囊。

大猴懷裡抱著七八個圓滾滾的青楨子,用藤條串著其他看起來眼生的果實。

作為大家長的母猴,肩膀上還巴著不太靈活不能獨自行動的幼猴。

至於那些稍大些的猴自個巴拉著藤條盪起了鞦韆,嘴裡唧唧吱吱,看起來好不歡快。

而首領母猴在臨走前還呼喚她的小猴,尖銳的聲音傳出去老遠,看起來被捆住的幼猴眼睛一亮,彷彿看到了救星。

張著嘴就要回應。

結果藤條捆得太緊,丁點聲音都發不出,急得猴不知怎麼才好。

躺在枝椏間,猴身子跟條被束縛的毛毛蟲似的,一個勁扭動。

母猴聽不到回應,神色染上哀傷和痛苦,很顯然她認為自家猴太貪玩,讓其他魔獸逮著吃了。

打起精神的母猴喉嚨里發出一陣聲音,大小猴都跟著她後面往族地飛躍而去。

夜傾城眼裡閃過一絲奇異的光。

跟著一眾大小猴後面,準備搬空猴子的藏寶。

身形閃了幾下,夜傾城又回到原來蹲著的枝椏,拎著捆成粽子的幼猴遠遠的跟在猴群後頭。

嘴裡嘀咕一聲,「我真是太善良了。」

捆成粽子的猴頭眼裡的絕望還沒消失,就讓鄙視取代:嘴裡說著善良的某人,有本事給它解開啊,欺負一隻沒成年的猴算哪樣?

不過,人肉座駕的感覺真好啊⊙▽⊙。

不知跟了多久,總算到達猴子族地,空氣中若有若無飄逸著一絲絲酒香。

夜傾城眼睛一亮,居然是猴兒酒,這下子有口福了。

小心翼翼隱藏著身形。

夜傾城跟著進了那洞府,在一塊一人高的大石頭後面瞄著大小猴的忙碌。

只見那洞府採光不怎麼好,但佔地面積著實不小。

黑不隆咚的。

除了頭頂那碗口大小的空洞漏了些光來,整個洞府靠著那微弱的光顯得影影綽綽。

嘀嗒嘀嗒嘀落著水聲,聲音清脆,有如玉石撞擊,又有如樂器奏鳴,鳳凰唱啼。

就連空氣中都浸染著一股潮濕的酒氣。

而在那洞府的中央,地面挖出了一道圓形的約有兩米五直徑一米高的酒泉,周圍用石塊壘了一圈。

估計是防止貪玩的幼猴掉進酒泉中,讓那已經有了半米高的猴兒酒醉死。

只見大小猴拿出身上背回來的青楨子還有其他顏色各異形狀各異的果實,站在了那酒泉旁邊,一一扔了進去。

質地堅硬的青楨子就跟塊石頭似的,力氣大的成年猴,拿著石頭把青楨子敲開,砸成了兩半,扔進了酒泉。

酒泉里漂浮著大量的果實,還有珍惜的靈草靈花。 離了遠了還不覺得,離了近了就能嗅到那濃郁清冽的酒香,以及酒裡面除了各類果香。

除此之外,還有一種如同毒癮子般讓人上癮欲罷不能的獨有清香。

那清香嗅著就讓人心情愉快,身體都跟著輕了許多,就連吐納靈氣的速度都有些微的提升。

讓人驚嘆。

這猴兒酒中定然泡著了不得的寶貝。

等猴子們扔完果子,手舞足蹈歡愉了一陣。

神色虔誠,就跟跳大神一樣。

嘴裡嘰里咕嚕不知說了些什麼,進來的猴頭一個個的就跟被人摸著頭賜福了一般。

頂著一張張蕩漾的猴臉,心滿意足得離開洞府。

漸漸的,喧鬧的洞府逐漸安靜下來。

若是細細聽,還是能聽到猴子們嘈雜的歌聲亦或者笑語聲?

鬧騰得沒有安生的時候。

當然夜傾城手裡這隻例外,它是想鬧騰也鬧騰不起來。

餓了一天多,身上沒力氣,再加上那捆得緊緊的藤條,簡直生無可戀。

夜傾城隨手把猴子放在了一塊石頭上,解開腰間用來灌水的竹筒――

說來也是巧合,本來夜傾城都以為這異世界沒有竹子這種植物。

不怪夜傾城這般想,雖然沒有用足丈量過大陸,甚至是這襄城小小的邊城都沒有仔細逛過。

但奈何這世間有不少喜歡遊歷的先輩,將自己所見所聞的奇聞趣事編成了大陸奇聞錄。

再加上圖文並茂的魔獸圖鑑,以及各類珍惜靈草靈花寶鑒,以及這段時間她自己的所見所聞,她足不出戶也能大致領略瀾夜大陸的奇聞風光。

既如此,是不是可以大膽猜測一下?

這瀾夜大陸其實一開始是和二十一世紀的那個世界有著相近物種的世界,諸如芍藥牡丹之流。

只是後來,在世界運行發展的軌道上,出現了另一個物種截然不同的大陸。

兩個大陸文明不同,物種不同,相互碰撞擠壓,最後相互融合,最後的最後形成了一種奇異的同化物種。

於是,大陸上有一部分熟悉的物種,在夜傾城熟悉的基礎上開始出現變異,諸如體型還有蘊含能量方面的變異。

跟吹氣球似的體型陪膨脹,變成了大力水手。

至於那些完全沒見過,格外陌生的奇異物種,或許是大陸碰撞之後,另一個大陸上的產物?

如此便能說的通了。

只是比較打臉的是,夜傾城剛以為大陸上沒有竹子這種植物,結果下一刻就啪啪打臉。

那是真的打臉。

遠遠墜在猴群後面的她追隨著風聲,結果可能當時不夠專心,也沒仔細看路,直直撞在了一棵紫竹上,讓那彈回來的竹枝狠狠抽了下。

那滋味,一言難喻,實在是酸爽。

夜傾城從來不肯吃虧,讓那泛著瑩瑩紫光的紫竹抽冷子抽了一記,哪還顧得這紫竹好看,就想直接砍了。

說來也怪,這異世界的竹子可難砍了,硬度堪比金剛石,也不知是咋長的。

但不怕,咱們還有陌冕下。

揮刀,銀光閃爍間,紮根在一堆亂石間的紫竹頹力倒地,刷刷幾下,讓夜傾城砍成若干小竹筒。 還別說,那竹子即便砍下,也依舊保留著活著時候的蔥翠,富有生機。

有點點紫色熒光閃爍,即便是串成一排系在腰間也好看得緊。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那竹子在被砍倒的時候,發出了一聲尖亢的尖叫,只是仔細聽時,除了刺刺的風聲再沒有其他。

夜傾城也沒有在意。

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讓那散著酒香的酒泉吸引,離了近了,那酒香更為濃郁,夜傾城也瞧得更為清楚。

那酒泉的泉水是從地底下湧出的溪泉,也不知流淌了多久,才有了現在的規模。

而在酒泉中沉浮的果子縫隙處,還看到一縷縷溫潤的白光。

那樣子,看起來很像是圓潤的鐘乳石?

夜傾城擦擦眼,趴在酒泉邊,仔細看了下,腦海有一瞬發空,來不及想是怎麼回事,直接拎著小竹筒舀了一竹筒。

入口,酒液醇香。

有種絲絲涼涼如同冰鎮一樣的涼爽,口感絲滑纏綿,更關鍵是酒液入喉,腹中有種暖暖的感覺上涌。

渾身一輕,就像有使不盡的力一樣。

這感覺……

像吃了大力菠菜一樣。

就連原本少許的疲憊都消失不見。

大地石乳!

夜傾城的腦海像是被雷霆劈過一般,過電之後,是前所未有的清晰。

她總算知道那若有若無的熟悉感是哪裡來的了,先前看珍寶圖鑑的時候,可不是看到了?

大地石乳,能夠淬鍊人的肉體凡胎,雖然做不到一滴就能把不能修鍊的凡體凡胎淬鍊成千古難得一件的荒古聖體,但能淬鍊身體雜質,提升修鍊速度。

是不可多見的寶貝。

夜傾城仔細看了下,這酒泉本來就是以大地石乳所在的鐘乳石區域為基點挖出的偌大酒泉,在碧翠的酒液以及沉浮的各類水果下方,整塊酒泉地基正是大地石乳所在的地方。

也就是說,這猴兒酒是由著大地石乳以及各種奇花異果,再加上猴子的細心看護,釀造而成。

也不知這酒泉建成多久,釀造的酒液都有種陳年沉澱的氣息。

好酒,需要時間的沉澱,口感纏綿之餘會多一份陳酒獨有的醇厚,那是時光侵襲的味道。

「好酒。」

夜傾城讚歎一聲,一口悶幹了小竹筒中的猴兒酒。

一雙盛滿星輝的璀璨眸子似乎更深邃了些。

她這個人,其實很好滿足,只要有美食就好說話……

剝下自己腰間系著的若干小竹筒,一一裝滿,美酒的滋味令人回味。

畢竟由著大地石乳釀造的猴兒酒著實少見,也著實奢侈。

誰知道下次遇見是什麼時候呢?

既然現在遇到了就得喝個夠。

等原本清亮的眸子變得有些迷濛,夜傾城嘴角的笑都變得柔和起來。

她有點微醺。

在二十一世紀千杯不醉酒量驚人的她,在異世界高估了自己的酒量,居然讓那越喝越好喝,越喝越想喝的猴兒酒喝得眼睛都蒙上了一層奢靡的桃粉色。

原本讓她捆著扔在石頭上自生自滅的猴頭也讓她拎了過來,拆開藤條,逼著那出生才幾個月大的幼猴喝了一口猴兒酒。 猴兒酒好喝,還蘊含著大量的能量,酒液入腹,暖烘烘的感覺就升騰上來了。

如同世間最溫柔的火焰灼燒,引人沉迷。

但不可否認,這好滋味的猴兒酒後勁不小。

猴子本來就小,再加上腹中空空,給餓得眼睛發花,眼前都似乎出現了若干旋轉中的白色星星。

這會兒灌下這猴兒酒,哪怕是只有一口,也依舊夠嗆。

猴子直接兩腿打飄,晃晃悠悠得耍起了醉猴拳,一雙猴眼更是因為醉酒變得迷離。

原本就淺棕色添金的眸子,這會兒跟水洗一樣,越發剔透。

但也更顯得可憐巴巴。

出拳伸腿都沒有了章法,隨心所欲。

想到什麼就出什麼招,看上去就是亂打一堆。

搖搖欲墜,連站都站不穩。

讓人止不住擔心那猴頭摔著。

夜傾城在一旁笑吟吟看著,眼睛晶亮得就像剔透的星輝石,藏了不知多少璀璨星輝。

手指勾著那小竹筒,時不時給自己灌上一小口。

端著一副翩翩濁世佳公子的清貴。

夜傾城這人,酒品很好。

誰能載酒開金盞,喚取佳人舞綉筵?

唇角勾起,眼裡意味不明,夜傾城的精神難得放鬆,愜意品酒的她放鬆了警惕。

誰會防著一座盛了大半猴兒酒的酒泉呢?

夜傾城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