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他也感覺到了這一套劍術的無敵和鬼神莫測,寒夜,飛星兩招不用說。那「隨風」一出,頓時劍氣如細雨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蘇杉還沒有感覺到劍氣萌發,那劍的鋒芒,就不知不覺,到達了自己的咽喉上,一劍封喉。

而那「殘月」劍招,蘇杉就似乎看到了,一位絕世劍客,突然跳躍上天空,把天上的月亮都給斬開,使得滿月變成了殘月。

最後一招,驚雲。

他似乎是置身於了波濤千萬億裡面的雲海之中,那雲海變化成為了驚濤駭浪,滾滾散散,一襲而來。

面對這種劍招,他的所有潛力都被激發,劍術提升到達了巔峰,大日乾坤劍術和冰魄神劍一蛇一龍,交、合擺尾,空中出現了許許多多的劍氣圓圈。

當!

最後一聲,冰魄神劍和傲雪劍對撞在一起,蘇杉和寒螭老祖分開,兩人分別站立在島嶼的兩頭,相隔數十里。

而整座島嶼,從中被劍氣切開,形成了一道深深的峽谷,海水中峽谷之中流淌而過,造成了一個奇觀,那泉眼也消失了,大量的寒氣泉水流淌進入了海洋中,使得這裡造成了一股寒流。

蘇杉的身上,再次多出來了幾道傷痕,有一道傷痕是脖子上的,有一道是眉心,有一道是丹田小腹,是三招劍術,隨風,殘月,驚雲造成的。

不過,這三招劍術他也差不多吃透了。

寒螭老祖看著蘇杉,心中的震驚已經無以復加,尤其是看到了蘇杉身上,三道深深傷口,以一種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在癒合,幾個呼吸之間已經痊癒了,他更是差點嚇得掉頭就跑。

他的劍術,自己知道得最清楚,隨風一招,潛伏刺殺,劃破了蘇杉的咽喉,這一招數在他的手上,足足可以把一座山峰都無聲無息斬得藕斷絲連。

但是,對蘇杉的脖子就造成了一點小小的傷勢。

其餘兩劍殘月,驚雲,也可以是威力絕倫,但是現在都在蘇杉身上造成皮外傷,人家一個呼吸就恢復,這是什麼體質?

「還有兩招,無法,無天呢?都施展出來吧。」蘇杉的聲音傳遞過來。

這一場拚鬥,大斗劍術,蘇杉是得益匪淺。

(未完待續。) ?毫無疑問,寒螭老祖是一位絕世劍客,九次奪命中的佼佼者,這一套上古劍術他不知道淫浸在其中多久,每一劍都蘊含不一樣的風景,不一樣的劍意,可謂是一招就可以斬殺一人。

「寒夜」「飛星」「隨風」「殘月」「驚雲」,五招絕學,都在蘇杉的身上斬出來了口子,要不是神象鎮獄勁的能力把他培養成了一幅幾乎刀槍不入的身軀,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從這一點上,他知道,自己的劍術還非常淺薄,需要長時間的磨礪。

畢竟,去年的這個時候,他還是一個沒有得到奇遇的小子,那種燕都城所謂的「青年才俊」,其實和井底之蛙差不了多少。

這麼一年的時間,他奇遇連連,晉陞到達了現在的境界,可謂是古往今來都少見。不過劍術,招式,領悟,這些東西都需要很長時間的磨練,一絲不苟,自然是欠缺火候。而寒螭老祖看樣子活了幾百年,五招劍術起碼磨礪了上百年。

上百年的劍術磨礪,和一個才一年的小子比起來,寒螭老祖自然是大佔上風。

這一點,蘇杉心中也清楚,他不認為自己輸了,反而是興奮,就這一次拚鬥,又使得他的劍術更上一層樓,有了大家的風範,勝過練劍十年。

不過,這一套上古劍道現在一共才施展出來五招,還有兩招,一招「無法」,一招「無天」,合起來就是「無法無天」,劍招的風格和前面五招迥然不同,可見威力也絕對不一般,是壓軸之功夫,殺手鐧。

蘇杉凝神靜氣,非常想見識一番,可惜的是這寒螭老祖居然不施展出來,實在是令得他失望。

雖然他連連受傷,其實無傷大雅,在把寒螭老祖當做了磨礪劍術的靶子。

這一點,現在的寒螭老祖也似乎感覺到了,對面的人雖然劍術不如自己,但是永遠也無法擊倒,是一個巨魔,巨人。

隨著自己劍術越來越凌厲,對方在不斷的進步,自己等於是一個良好的老師。

寒螭老祖有一點兒想逃離這裡的想法了。

可是,他看著蘇杉手中的一口冰魄劍,還是忍不住,沒有辦法這口冰魄劍對他誘惑太大了,有了這口劍,他就能夠晉陞傳奇,到達一個另外的境界,另外的天地。

天玄,不過是一個積蓄的過程,只有傳奇,才是真正的開始得到好處,真正氣通天地。

氣功修行,開始的九段,是初通元氣。奪命九次,是一步步改善肉身,打好基礎,基礎打得牢固,進入傳奇的可能性就越大。

也只有天玄的基礎,悠長的壽命,進入傳奇境界之後,才能夠如魚得水,參悟各種法則變化。

傳奇和奪命,兩個不同的境界,甚至比氣宗到奪命的層次還要大。

寒螭老祖困在九次奪命已經很多年了,一直無法晉陞傳奇,現在有了這個機會,就算是死也不會放過。

看著完全人劍合一的蘇杉,他猛的一咬牙齒:「小子,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無法,無天這兩招,不見血光,一旦劍血,世間都要遭遇大難,血流成河,伏屍百萬。我自從練成這兩招來,都沒有斬殺過任何的生靈,今天就拿你開刀,哪怕是入魔,也在所不惜。」

「什麼?」

蘇杉一聽,就知道這連招非同小可,居然會入魔,不過他的興趣越來越大了,別人都怕入魔,唯獨他不怕。

因為神象鎮獄勁,專門斬殺魔頭,地獄都能夠被鎮壓得下來,還怕入魔?

「死吧!無法!」

嗚嗚嗚嗚嗚嗚……寒螭老祖雙目血紅,突然把劍一舉,整個人的氣息就變了,氣勢也變得如幽冥之中的鬼神,無可捉摸,周圍一陣魔氣,憑空而來。

天上,隱隱約約黯淡了下去,日月無光,似乎有鬼神在嚎哭,那口傲雪劍上,也沾染了一層似神非神,似鬼非鬼的氣息,這鬼神之氣直衝天際,在藐視天威,藐視法則。

無法!

突然,寒螭老祖的整個人消失了,就好像蘇杉領悟的無上刺殺之道一樣的消息,一劍殺來,擊破了各種法則,各種規則,奪人性命,幾乎是這一劍,蘇杉的思維都被浩瀚劍意擊破,停止了運轉,只能夠硬生生的讓人宰割。

這一劍,不但是擊破規則,擊破無法,還奪人心靈,簡直是無可比擬,雖然和蘇杉領悟的刺殺之道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是其中精妙之處,卻比蘇杉的無上刺殺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這一套劍術,乃是上古秘傳,很有可能是上古大聖遺留下來,比起蘇杉自己領悟的刺殺之術,自然是強橫了許多。

一劍破萬法,是為無法。

在瞬息之間,神象鎮獄勁的修為,起了作用,蘇杉蘇醒過來,手上的冰魄神劍自然而然揮灑出去,和寒螭老祖的劍相互碰撞在一起,與此同時的,他身上龐大的氣息爆發了,一件冥神之鎧,穿在身上,最強守護。

噹噹當!

雨打芭蕉,傲雪劍和冰魄劍碰撞,瞬息之間暴風驟雨,上千劍刺殺而出,蘇杉的冰魄劍都被盪開,然後那鋒利的傲雪劍刺殺在了冥神鎧甲上面,企圖刺穿這鎧甲,斬殺蘇杉。

但是,鎧甲已經變成了淡淡的琉璃顏色,鋒利的劍芒劍意劍招斬殺在上面,只遺留下來了淡淡的痕迹。

「無天!」

寒螭老祖的眼神之中,邪光大放,似乎是被無數魔神附體了一般,要挑戰天上諸神的威嚴,傲雪劍之上,處處都是光芒,劍氣凝聚成了一顆顆的大星,升騰上天,突然如雨點一般的落下,全部凝聚在了傲雪劍的劍尖上。

一劍破天,無法無天。

寒螭老祖的劍意無堅不摧,似乎相信就算是蘇杉鎧甲再厚重,玄力再厲害,也抵擋不住他這一劍之威。

這一劍的威勢,群星隕落。

這一劍的風情,滅絕生機。

劍尖一點,似乎有攝人心神的力量,把蘇杉的身軀都吸住,動彈不得,在這一劍之下,任何躲閃,卸力,抵擋都顯得可笑,唯獨就是硬抗。

哧啦!

劍芒吞吐,傲雪劍終於刺破了冥神之鎧,滲透進入了其中,要刺入蘇杉的身軀,帶走一切生機。

寒螭老祖的眼中也閃爍出來了大功告成的神采。

但是,突然傲雪劍的劍勢阻擋住了。

就在刺破冥神之鎧最後一層縫隙的時候,那冥神之鎧光芒大作,再次凝練,咔嚓咔嚓作響,整個鎧甲似乎活了過來一般,巨大的力量反震在了劍尖上,整個傲雪劍不堪重負的呻吟了一下,然後龜裂的痕迹閃爍而過,崩成碎片。

無數的劍器碎片,四面亂飛,呼嘯著衝上天,飛到遠處。

這一招終究沒有刺破冥神之鎧,反而被鎧甲震碎了劍氣。

強烈的反震,也湧入了寒螭老祖的經脈中,使得他忍不住噴射出來了鮮血。他的雙眼,幾乎不敢相信,為什麼自己傲雪劍,無法無天的殺招,居然無法刺破人的護身玄力,除非對方是傳奇,否則就算是九次奪命同樣的強者,到達這個地步,也就是一個死!

但是,接下來的變化,使得他無法思考了。

一隻大手伸了出來,手掌產生氣場,控制一切,使得他根本無法飛騰變化,只一捏,就捏住了他的脖子,強大玄力徹底控制住了他的丹田。

這個時候,他才知道,蘇杉體內的玄力是如何的強大,這根本不是人能夠到達的。

「你……你不是人類? 蝕愛:撒旦總裁的替補妻 人類不可能有如此強大的玄力,人類的身體,也不會如此強壯,甚至你超越了太古時代一些強橫的魔獸,你是什麼人?你肯定不是這個大陸上的人,莫非你是震旦大陸的人?」

寒螭老祖顫抖著聲音。

「震旦大陸?」蘇杉搖搖頭,「我是豐饒大陸上的人,寒螭老祖,現在你可以說了,那遮天盟是什麼來路?遮天少爺,是什麼人?」

說話之間,一股玄力完全控制了寒螭老祖,不停的在他身上搜索著,不一會兒,一本薄薄的秘笈劍典,從他的身上被搜了出來,除此之外還有一瓶丹藥,那瓶子十分的小,如鼻煙壺,其中的丹藥也非常小,綠豆點點。

但是,那丹藥卻擁有強大的藥力,一看就知道是無上寶貝,超越了上品丹藥,補血氣,益元神,不是一般的人能夠煉製得出來的。

那秘笈劍典,十分古老,不知道是什麼紙質的,似乎是皮。其中有很強大的力量,秘笈劍墊上面沒有名字,翻開之後,只有七頁,就是剛才的七門招式,上面密密麻麻都是文字,圖形,如微雕,一般的人根本看不清楚,但是對於蘇杉這種高手,卻歷歷在目。

微雕可以在一粒米上,刻劃出千百文字來。

而現在這本薄薄幾頁的書籍上面,刻劃著不知道多少字,多少圖案,多少劍意。稍微運轉玄力凝聚雙眼觀看,蘇杉的靈魂都似乎進入了書中,來到了一片劍冢內,無數的劍埋藏著,而在劍冢中央,一個孤傲無匹的人影,在演練劍法,氣勢逆天,幾乎是要斬殺大道,破除桎梏,一劍誅滅萬般規則。

迷霧圍城(下) 蘇杉差點精神都被吸入其中,好在他定力超強,一下收了回來,把這本劍典收入了扳指中。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這樣的強大?你想知道遮天盟什麼事情?」

這個時候,寒螭老祖怕了,再也沒有搶奪冰魄神劍的心思,畢竟現在小命都捏在對方的手心裡,怎麼可能還動搶奪神劍的念頭?

「無須多問,只要回答我的問題就可以了。」蘇杉語氣很冷,捏著寒螭老祖脖子的手絲毫不放鬆:「要不然你的丹田就被我炸開,後果不用說你也知道。」

「是是是……」

寒螭老祖顫聲道:「遮天盟是遮天少爺親自成立的一個聯盟,現在已經有數百個小團體的海外勢力加盟了,地點就在『混亂海』深處的天妖島上,遮天少爺傳聞是懸空山,一位至高存在,遮天大聖的兒子,實力是傳奇境界,這次下來,組建遮天聯盟,是因為天地即將變動,豐饒大陸上有一場大的變化,所以才下來降臨,當然他也是來報仇的。」

「報仇?報什麼仇?」蘇杉問道。

「傳聞在很久之前,遮天少爺也下來過豐饒大陸,但是卻遇到了天位學院的太子,被太子擊敗過,倉皇逃回了懸空山。」寒螭老祖立刻說,似乎是覺得自己要是說慢了,蘇杉不耐煩,就要把自己擊殺。

「又是太子?」蘇杉心靈一動:「遮天少爺要對付太子,對於我來說是個好事,但是他畢竟是妖魔,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倒是不能夠一味看做朋友。」

「那******勢極大,許多門派都歸附了這個黨派,遮天少爺要建立一個聯盟,短時間內抗衡******,然後在四大學院比武的時候,突然出現,挑戰太子,毀滅了他。建立永世不滅的威能。」

寒螭老祖再次道,幾乎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沒有辦法,自己的小命要緊。

「嗯,不錯不錯。還有,我剛才從你身上獲得的那一瓶丹藥是什麼來路?似乎不是天玄高手能夠煉製得出來的。」蘇杉問道。

「那是遮天少爺賞賜下來的,叫做元神丹,用天外神葯煉製而成的,這種丹藥在豐饒大陸上沒有,豐饒大陸是低等級的大陸,很多靈藥都不出產。」寒螭老祖連連道。

「好,這些我都知道了。」蘇杉並沒有再問什麼,基本上都清楚了,他在沉思。

寒螭老祖求饒道:「饒了我吧,我修鍊到現在不容易。還不想死,我可以給你當奴僕,做牛做馬都可以。」

「你這樣一個強大的僕人,我用起來還是頗有心障。」蘇杉冷笑著:「當然,我不會殺你。不過卻也不能讓你就這麼離去,哼!你苦練的劍氣,我要封印起來收了,免得你以後在作惡,那遮天盟,是妖族的人建立的聯盟,肯定不幹什麼好事。你以後就幫助我打探這個聯盟之中的一切動靜吧,如果幹得好,你的這劍氣我會還給你。」

突然,蘇杉更強大的玄力直接轟擊進入了寒螭老祖的身軀之中。

寒螭老祖慘叫一聲,丹田深處,突然出現了七股玄力,每一股玄力,都是一柄小劍的模樣,七柄玄力小劍,代表著的是七大殺招「寒夜」「飛星」「隨風」「殘月」「驚雲」「無法」「無天」,是寒螭老祖,苦修了百年的劍氣。

邪獵花都 蘇杉要修鍊成七招劍氣,還不知道要多久,但是如果抽取了這七招劍氣,幾天時間就能夠徹底掌握,等於是苦修了百年一樣的效果。

不過,一般的人根本不能夠這樣,因為異種玄力不會相互融合,只有他這種修鍊出來了地獄熔爐的怪胎才可以。

七道小劍,從寒螭老祖的身軀中被抽了出來,頓時他就如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癱軟下去,雖然他還是九次奪命的高手,但是現在卻已經是最弱的九次奪命了,甚至還戰勝不了一些巔峰八次的人物。

蘇杉釜底抽薪,使得他玄力大跌,眼神之中深刻的仇恨一閃而過。

「怎麼樣?對我恨意滔天?不過也無妨,我會在你的身軀之中,再度下一道封印,憑藉這道封印,你可以隨時聯繫我,我也可以掌控你的一切,想逃脫我的手掌心,那是沒有門路的。」蘇杉再度輸入了一道神魔封印的玄力,進入寒螭老祖的體內,流轉了一下就徹底消失了。

寒螭老祖徹底的絕望了,他運轉玄力,甚至感覺不到封印在哪裡,但是心中總是有一股被蘇杉控制的感覺。

這就代表蘇杉的玄力等級高了他許多,苦練了百年的劍氣又被收走,更加沒有反抗蘇杉的餘地,從此之後,只能夠任憑對方宰割。

做完這一切之後,蘇杉身軀向天上一躍,直接消失在了雲海中,傳遞出來聲音:「寒螭老祖,你好自為知。」

寒螭老祖癱軟在地面,獃獃的看著被自己劍氣切割的桃花島,已經不成模樣,垂頭喪氣,幾乎是一隻斗敗了的公雞,想要跳海自殺。

但是,過了良久,他終究是沒有跳海自殺,而是緩緩飛起,滑翔向遠方。

就這樣,蘇杉在新建立的「遮天盟」中,安放下來了一枚棋子。

這枚棋子在將來,必定要發揮出很大作用,隨著他修為越來越高,遮天盟和******在將來必定有碰撞,他就可以從中得利,可謂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現在,他心滿意足的返回天位學院了。

接二連三的戰鬥,讓他得益匪淺,劍術也得到極大的提升,現在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展現出來實力了。

大日乾坤劍和冰魄神劍配合,加上新得到的七招劍術,經過磨礪,足夠可以戰勝一切天玄的強者,哪怕是九次奪命,也難逃他的斬殺。

神象鎮獄勁可以不施展出來,一樣能夠技壓群雄,而且實力表現得很合理,一口冰魄神劍,就相當於九次奪命的強者,聯合劍術,縱橫所有的天位學院核心學生,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當然,天位學院其中,深不可測,核心學生中有許多高手,驚采絕艷,不比「寒螭老祖」這種散修,也不能夠掉以輕心,常常有蘇杉這樣可以越級挑戰的存在。

在一路飛行的路上,蘇杉把「寒螭老祖」苦練百年的七道劍招劍意劍氣融入了地獄熔爐深處,然後和自己的劍術融合,渾身劍氣鼓盪,整個人如一柄出鞘的利劍,刺破蒼穹,而神象鎮獄勁的力,則被他封印了起來。

現在,他完完全全轉化為了一尊劍術強者,劍術大師,淫浸了劍術上百年的絕世劍客。

大日乾坤劍,冰魄神劍,七道劍招,不停的結合,重組,使得蘇杉的刺殺之道更加圓滿,尤其是「無法」「無天」兩大殺招,更是出神入化。

不出半日,他就從東海之上,飛到了天位學院附近,無聲無息的降落下來,第一個給李鶴等人發信。

李鶴,華寅虎,何吉利,梁冬四人現在都已經到達了天玄,成為精英學生,只要躲藏在精英學院之中不出來,就算是任何人都傷害不了他們,雲沁******如何的想辦法,也不能夠在精英學院中打鬥殺人。

當日,那江帆谷焚仙等人,把蘇杉引出去也是如此,不能夠在精英學院中動手,否則就要遭受重罰。

所以,蘇杉一發信息,四人立刻就趕了過來,聚集在蘇杉的單獨城堡之中,一臉興奮。

「兄弟,你知道不知道,出了大事了。」李鶴一見面,就直接道:「那宋海山,谷焚仙都已經死了,和一個叫做江帆的精英學生出去,死在一群妖魔的手上,現在學院正在徹查此事,江帆等一干******的成員,都遭到了責罰。這對於我們來說,是個好事。」

「嗯,的確是好事,他們自取滅亡。」蘇杉點點頭,對於斬殺谷焚仙,宋海山等人的事情,他倒是不能夠告訴兄弟們,因為萬一泄露出去,反而是個連累,這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少,告訴他們萬一以後被高手抓住,運用什麼搜魂的氣功搜了出來,那在劫難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