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楚即使用混沌青氣包裹藏身,也很容易被那女聖晴雪給發現了,而一旦被發現了,到時肯定免不了會有大麻煩。

如果真的是與一位真正的聖人動手,葉楚雖然不至於丟了小命,但是避其鋒芒是一定要的。

「不想那麼多,等再過幾天,我再去想想辦法。」葉楚心中已經有了一個主意,準備好好的和這個女聖晴雪玩一玩,看看她能不能識破自己。

……

時間轉眼過了半個月,紫水湖越來越熱鬧,各大勢力都已經蠢蠢欲動了。

冰淵地圖出現世間,儘管不少人懷疑這是米蘭拍賣行的把戲,但是畢竟是由女聖人帶隊,還是引來了大把的強者追隨。

甚至有許多在外的強者,也被各大勢力給召喚回來了,都想深入冰淵,探尋傳說中冰神的秘密。

… 紫水湖,米蘭庭院,是一座佔地方圓近百里的幽蘭院子。

院內住著大量的各色蘭花,香氣四溢,即使隔著好遠,也能聞到蘭花的淡淡幽香。

這裡便是米蘭拍賣行的大本營,拍賣行中的一些高級人物,都住在這座庭院之中,庭院佔地方圓百里,是一塊極大的地方。

庭院分為三部分,外,中,里三個環形居住區,如果能夠有幸步入這裡,並且能夠破開隱形法陣的話,你就會發現,這三個居住區中種的蘭花的顏色各不相同。

外層的蘭花更加的艷麗,中間的蘭花有些灰暗,而最內層的蘭花,便顯得空靈,純凈,大多是白凈,透明的蘭花為主。

清晨時分,天還蒙蒙亮,裡層庭院籠罩在一層白霧之中,即使是外層和中層的拍賣行的內部人員也根本看不到裡層庭院中的情況。

庭院之中,正有一個女子,坐在一塊寒冰之上,手撫玉琴,彈奏出低沉而又凄美的琴聲。

「小姨,你總算是回來了……」一個豐腴的女子,歡快的來到了院中,正是二十多天前,主持拍賣的女子。

而面前這個她的小姨,不是別人,正是這米蘭拍賣行的創始人,米晴雪。

外人又稱她為晴雪大人,是一位活著的貨真價實的女聖人。

只不過此時的米晴雪,右半邊臉上戴著銀色的薄面具,雖然薄如蟬翼,但是卻讓外人看不到她的長相,包括她這個大侄女也對小姨的長相很感興趣,可是卻從來不得見米晴雪的真面目。

米晴雪手一抖,將琴聲給震住了,庭院中瞬間便安靜了下來,方才的琴聲也被抹去了。更新最快最穩定)

「小姨,你的琴聲有些亂……」

紅袍女子名叫米鈺瑩,她眨著大眼睛,坐在了米晴雪身下的這塊寒冰上,雖說冰寒徹骨,但是對她們這些寒性秘法的修行者來說,卻是渾然不覺,反倒覺得很舒服。

「呼……」剛一坐上來,米鈺瑩也倒吸了一口涼氣,眉宇間閃過了一絲寒氣,「小姨,你也太厲害了吧,竟然還真的找到了百萬年的寒晶?」

原來她們身下坐的這一塊,就是一塊百萬年以上的寒晶,饒是米鈺瑩也有些吃不消,寒氣實在是太重了。

「別起來,堅持下去就好了。」米晴雪倒很鎮定,扭頭看了米鈺瑩一眼,便將她定在了這塊百萬年寒晶之上。

可惜了我們的葉楚同學,正拼死拼活的尋找百萬年以上的寒晶,卻並不知道,米晴雪手上有一塊這樣的寒晶。

「恩……」

米鈺瑩咬著銀牙,也只能是忍痛堅持,寒氣入體,洗滌著她體內的奇經八脈,五臟六腑,深入到每一個細胞之中,給予她莫大的好處。

「你怎麼看出我琴聲亂了的?」米晴雪聲音柔美中不失庄肅,淡淡的問米鈺瑩。

米鈺瑩牙關有些打顫,嘴唇有些發青的哆嗦著說:「那,那也不看看,是,是誰,我可跟著小姨混了這麼多年呢……」

「臭丫頭,什麼混不混的……」米晴雪啞然失笑,搖頭嘆道,「你這個丫頭就是世俗心太重了,才導致你現在修為連准聖都沒有達到,在這紫水湖都不能算做一流。」

「一流有什麼用呀,再說我現在境界也挺高呀,也沒人敢欺負我。」米鈺瑩得意的說。

米晴雪嘆道:「那是因為我還在……」

「小姨,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你還會不在嗎?」米鈺瑩睜大了眼睛,以為米晴雪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米晴雪千年前創下了這米蘭拍賣行,米鈺瑩自記事起,就跟著米晴雪一起生活。

直到前不久,米晴雪才幾次消失去外面,米鈺瑩還是有些擔心。

「有些事情終究是要來的……」米晴雪沉聲道,「大世即將到來,沒有人可以倖免,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是人都有一死的,就算是無敵於天下的至尊,也會有隕落的一天,你又不能依仗我一生一世。」

「我就要賴你一生一世!」米鈺瑩嬌哼著,伸手牽住了米晴雪的手。

米晴雪淡笑道:「我自然是你賴我一生一世,可是也得時間允許呀,我年紀多大了,你現在才多大。咱們不可能永遠呆在一起的,此次冰淵之行,你就不要去了,你離開寒域去情域。」

「什麼!」

米鈺瑩沒想到米晴雪會這樣安排自己,不讓自己跟著去冰淵,那可是大場面呀,全紫水湖附近的強者都會去,自己不去那有什麼意思呀。

「我不,我也要跟著小姨你去嘛,小姨你帶我啦,我才不要去什麼情域。」米鈺瑩撒著嬌說。

「不行,此事沒得商量,我早有安排了,你去情域上青彌山的無心峰,自會有人安排你。」米晴雪沉聲道。

「小姨……」很少見小姨有這樣的神情,米鈺瑩知道,這下子恐怕是沒得商量了。

米晴雪嘆道:「鈺瑩你要聽話,此次冰淵之行太過兇險,咱們又給紫水湖的眾多強者設了這麼大一局,難保最後不會被人揭穿。到時拍賣行是呆不下去了,你得去情域,尋求無心峰的庇護。」

「無心峰?」米鈺瑩對這個地方並不熟悉,也從未聽說過。

米晴雪點頭道:「不錯,這無心峰是一處神秘之地,可以這麼說吧,在九天十域中,這個名字都很響亮。我與那無心峰主,那個老瘋子,乃是故交,你去那裡,他必定會護你周全的。」

「我不想去,小姨,我想和你並肩作戰……」米鈺瑩雙眼微紅道。

她知道米晴雪是什麼樣的強者,是真正的聖人,可連她都這樣安排自己了,足見冰淵中的兇險。

當年祖爺爺冰聖大人,無限接近於絕強者的存在,都沒有能徹底破開冰淵,最後還死在了冰淵之中,米晴雪會不會也步冰聖的後塵呢。

想到這兒,米鈺瑩幾乎快要哭出來了,難道這就是訣別了嗎?

「鈺瑩,要聽小姨的話。」米晴雪撫了撫她的腦袋,微笑著說,「小姨還不至於真的會死在冰淵,既然安排了這次行動,小姨自然是有幾分把握的。再說前面還準備了那麼多炮灰呢,而且小姨還尋來了幾位聖人級別的幫手,到時自會平安歸來,然後到無心峰去找你的。」

移動閱讀請訪問:wap.-精選

… 「真的嗎?」米鈺瑩眨了眨大眼睛,忍住了眼淚。更新最快最穩定)

米晴雪點頭道:「當然是真的,難道你不相信小姨嗎?再說,小姨還沒有找到他,小姨是不會死的……」

「嘿嘿,小姨,你今天的琴聲有些不安,難道你有他的消息了?」米鈺瑩甩掉了眼淚,臉色好看了一些,神色比較興奮。

米晴雪卻很淡定,她輕聲說:「沒有,只是感覺,我們快要相見了。」

「感覺?」

「對,聖人的感覺是很靈的,這是一種心靈間的呼喚,他可能就在這紫水湖一帶。」米晴雪說。

「那小姨你還不趕緊去找小姨父?」米鈺瑩興奮道,「要不我去幫你找?」

米晴雪搖頭微笑道:「不用了,緣分到了,我們自然會相見的,而且他不是你的小姨父,只是情種而已……」

「你們兩人情根深種,當然是我的小姨父啦。」米鈺瑩從先前的悲傷之中緩過來了,一臉幸福的陶醉道,「想想就覺得挺美的,世上竟然還會有這種事情,從你出生的那一天起,就在一直等他,這是多麼浪漫的呀。小姨你又這麼美,還是女聖人,他能娶你這樣的女人,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了。」

「鈺瑩,不許這麼說……」米晴雪道。

「好啦小姨,我聽你的啦,不說小姨父的壞話。」米鈺瑩一臉憧憬的說,「我現在就想這個小姨父到底長什麼樣子,有什麼值得小姨你的情種,深種在他的身上這麼久,他會不會也是一尊聖人?」

米晴雪嘆道:「不知道,或許他根本就不知道有我這麼一個人,凡事看緣分吧,所謂情種也不過是一些臆想和猜測罷了。畢竟時隔這麼多年了,有些事情太過懸乎了,或許是我們米家的先祖算錯了,世上根本沒有情種這種東西。」

「小姨你可不要灰心哦,既然你感應到他了,他應該就在這附近了,你們很快就可以團聚了,到時我等著喝你們的喜酒哦。」米鈺瑩眨著大眼睛道。

「一切隨緣吧……」

米晴雪無奈的嘆氣,關於這件事情,其實也是她的心結。

兩千年前,冰聖從雪山之中將年幼的她,從一隻雪狼的嘴裡救了出來,帶回了紫水湖。

修行三十餘載,米晴雪在那個靈氣極度匱乏的年代,就已經步入了宗王之境,其天賦可以說是寒域中千年罕見。

也就是她成為宗王的那一天,她的道法中總是會出現一個背影,一個有些消瘦,但是卻又無比偉岸的男子的背影,成為她的本命符篆出現在她的道法之中。

冰聖告訴她,那是她的情種,她這一生就只會戀上這一個男人,情根就種在這個男人的身上。

如果這個男人不出現,或者是早已隕落的話,那她註定孤苦一生。

米晴雪當時不信,她不信世上會有這種東西,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她愈發的覺得,自己的生命中不知何時,已經深深的烙上了這個男人的印記了。

她的第一個符篆,她的第一件本命聖器,她創造的第一門秘法,都與這個男人的背影有關,都是從這個男人的背影中感悟出來了。

直到她成為準聖的那一天,她似乎有些明白了,這個一直出現在自己生命中的男人,或許真的就是自己的情種。

此生註定自己與他無法分開了,如果真的找不到他,或者他已經死去的話,自己就註定是孤苦一生,無人陪伴。

雖然年少成名,而且身為冰聖的弟子,追求者眾多,但是米晴雪對別的男人卻從來不屑一顧,甚至看到他們一眼,都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厭惡。

修行千年的時候,也就是一千年前,米晴雪突破天規,邁過了那道坎,成為了一位女聖人,名震寒域。

也就是那一年,冰聖再入紫色冰淵,一去就是近千年,直到前幾年才再次出現,並且與米晴雪相見就是永別,只給了她一張前往冰淵的地圖。

兩千年的等待,一千年前成聖,成聖之後,她創立了米蘭拍賣行,然後便去九天十域遊歷去了。

一千年前的時候,那時候她就是聖人了,絕對是這片大陸巔峰的存在,哪一域都可去得。

可是近千年的尋找,她還是沒有找到那個情種的他,這也是她耿耿於懷的一件事情,可是沒想到這回回到寒域之後,卻隱隱有一種興奮,期待的感覺,那個他可能就要出現了。

……

距離冰淵之行,只有短短的三天了,這幾天紫水湖熱鬧非凡,葉楚在街上閑逛,儼然發現了許多隱世的強者,竟然都紛紛出世了。

很顯然,冰淵深處的東西,對於這些寒性修士來說,其魅惑力極為強大,許多老輩強者都再次出山,要尋求一線生機。

紫水湖邊上的城區中,到處是修士,聚集在一起,討論著冰淵的事情,大把的人拿著地圖在交流,現在那地圖基本上是人手一份了。

很顯然,米晴雪和米鈺瑩,這回是吸引到了足夠多的炮灰了,而且數量恐怕會超乎她們的想像。

只可惜米鈺瑩沒機會看到了,她在幾天前,被米晴雪親自送走了,現在恐怕正在趕往去情域無心峰的路上了。

而且就算是她能夠去到無心峰,怕也見不到老瘋子了,無心峰上現在一個人也沒有,葉楚又在那裡加固了幾道法陣。

「這紫水湖不得了呀,母龍馬個推的,為什麼強者這麼多,上品宗王就看到幾百個了現在……」

這一天中午,葉楚和白狼馬在街道上閑逛,還沒有走出多少里,白狼馬也老實多了,沒在這裡大聲叫囂。

葉楚也輕笑道:「你也知道害怕了,所以要低調一些,扮豬吃老虎才行呀……」

「哼,這有什麼可怕的,本座現在血脈正在復甦,還會怕他們?」白狼馬不可一世的哼道。

「哦?你血脈快復甦了?」葉楚倒不知道這麼回事。

白狼馬此時化作人形,是一個眉清目秀的青年,他咧嘴笑道:「大哥你這些天太忙,我也沒和你說,最近我血脈復甦的事情有一些眉目了。」

「什麼情況?和我說說……」葉楚一邊環顧四周,一邊和白狼馬閑扯。

… 若白狼馬能夠血脈復甦哪怕只復甦個二三成其實力也可以抵得上一位準聖將會自己一大助力。

眾美之中實力最強葉靜雲晴婷和慕容纖纖幾女但都還步入准聖。

白狼馬低聲:「這樣小紅回憶起了一套變血秘法從三六那裡得到了一套丹藥或許可以用一些其它種族血液來喚醒血脈。」

「還這種秘法?」葉楚些訝異。

白狼馬:「確這種秘法當年血脈被那對母女下了套估計也被們用了這樣秘法。」

「那需要什麼血脈才能喚醒龍馬血脈?」葉楚問。

「上古龍魚深藍龍龜還冰龍族後裔。」白狼馬。

「呃……」葉楚些無語「這些東西上哪裡抓去?了不和沒一樣……」

上古龍魚之前們見識過在碧靈島南玉湖時候就被三條上古龍魚後代給弄走其實力十分強**近聖境。

「要想喚醒血脈最難就其中龍氣息還龍魂以別鮮血不行所以沒辦法只能找這些龍後裔了。」白狼馬嘆「這也為什麼這些年也一直無法復甦血脈原因。不論如何現在總算了一些方向了冰淵深處或許冰龍後裔也不一定。」

「這倒也……」

葉楚想了想:「如果不行到時帶再上碧靈島……」

別龍族後代葉楚也不知在哪裡目前現知也就碧靈島上南玉湖那三條水龍魚了。

「謝大哥……」

……

碧靈島距離葉楚們離開已經一年時間了。

如果葉楚們此時再回到碧靈島一定會被震驚恐怖碧靈島竟然全部裂開了變成了無數個小島漂浮在碧海人間那一片浩瀚海域之上。

就這些小島此時也多少很完整基本上都受了不同程度碰撞難以想像在這裡發生了什麼。

小島上附近海域中到處都腥紅鮮血整個碧海人間海水都血紅色一處可以倖免。

大量人族獸修靈肉屍體內臟在海面上成片成片飄浮。

「該死!」

平靜血腥海面上從一堆屍體中冒出了一個胖子腦袋。

頭髮已經全部焦了樣子十分狼狽艱難從海面中爬了出來丟出了一艘金色大船這才跳上了船甲板。

這人不別人正葉楚三師兄金娃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