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中,秦烈的神念散開,搜尋四周的星辰。

炙熱的星辰有很多,但是沒有一顆星辰,給他大日真火般的感覺。

秦烈當機立斷,放棄尋找其他星辰,集中精力去感應那顆燃燒的星辰。

慢慢的,他發現那顆燃燒的星辰,看上去只是一個火球,大約拳頭大小,但那是由於距離太遠而產生一種假象。

它的真實體積,萬倍於極劍星,眾多類似於極劍星的星球,繞著它以一定的軌跡轉動,其中七顆星辰的位置,相對固定。

秦烈仔細一看,發現那七顆星辰,正是北倉域的七顆主星,而那顆燃燒的星辰,則是整個北倉域的核星。

白天正午,極劍星上秦烈所在的位置,剛好面朝核星,此時修鍊大日不滅經,能夠汲取到最多的大日之力。

但是核星的熱力,朝四面八方散發,秦烈洞穿真相后,能夠隨時隨地的修鍊,從核星中汲取力量。

剎那間,秦烈體內「咔嚓」一聲響,似乎有什麼東西破碎了。

體內的大日真火,變得躁動不安。

時而瘋狂膨脹,時而猛烈塌陷。

上一刻還在瘋狂的沿著順時針旋轉,到了下一刻,沒有任何道理的,開始反方向轉動。

秦烈能夠清晰的感應到,大日真火內部,正在發生某種奇異的裂變。

然而到底是什麼樣的變化,他卻一無所知。

或者說,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好在秦烈感覺,那應該是一種好的變化。

一縷縷精純的熱力,從大日真火漩渦釋放出來,沿著經脈,洗滌全身。

秦烈忽然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是一件寶貝,不斷的淬火。

「難道這才是大日之火的真正作用,把自己的身體當做法寶一樣祭煉,最終煉出一件絕世至寶嗎?」

秦烈喜憂參半,他本是劍靈,極品神器,歷經數千萬年而重生成人,只為了繼承明覺劍帝的遺願,斬盡仇人,踏上劍道巔峰。

沒想到如願以償的成為武者之後,卻又繼續了「煉寶」的過程,這到底算是一種宿命的輪迴,還是返璞歸真? 輪迴也好,宿命也罷,都是一段全新的生命歷程。

秦烈精神一震,很快從迷茫中驚醒,對於武道路上,武者自身和法寶的關係,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築基一重天武者,拳可裂石,身可御棍,堅如頑石,而真元一重天的武者,力可裂山,體能擋刀,堅逾精鐵。

隨著修為增長,肉身防禦,精神強度,都在增強,高境界的武者身體,其實都有法寶化的趨勢。

秦烈回過神來,不再拘泥於法寶和人區別,順其自然的引導大日真火,反覆淬鍊身體。

大日真火意猶未盡,朝秦烈的識海涌去。

秦烈吃了一驚,腦海,識海,魂海,是武者的核心,腦海以記憶和思索為主,識海是神念的聚集之處,魂海則是靈魂核心,人的精氣神之本源所在。

如果把腦海比作武者的身體,識海就是武者的丹田,神念是「識海丹田」的真元,魂海則是更高層次的靈魂核心。

魂海的廣度與深度,決定了識海的強度,而識海的狀態又決定了腦海的情況。

相比武者的身體,魂海,識海,腦海顯得異常脆弱,稍受損傷,都會讓人痛不欲生。

秦烈本能的想要阻止大日真火入侵腦海,但是沒等他反應過來,識海中突然飛出一縷神念,一化為七,主動撲向大日真火,瞬間融為一起。

異變陡生,朝腦海涌去的那一簇火苗,隨即分裂成七團更小的火苗,竟然飛出秦烈體外,變成了七隻眼睛般的存在。

火苗的形狀扁平化,也跟一隻眼睛差不多。

秦烈通過七隻火目,可以清晰觀察周圍的環境,感覺類似於神念掃描,比直接用眼睛觀察更加具有質感。

「這七隻火目,應該是大日真火和大日天皇宮在某種特殊情況下的異變,本質上屬於神念之瞳,但又具有了火的特性。」

秦烈沉吟道,收回神念火目,用來觀察體內的情況。

用神念可以內視身體,大日真火也可以在身體裡面到處遊走,那麼按道理來說,這火目也具有內視的功能。

火目在身體裡面緩緩移動,秦烈立即發現,不斷有清晰的血肉圖像,傳到腦海中,畫面纖毫畢現。

每一根毛細血管,每一個細胞肌腱……都清清楚楚。

甚至血管裡面肉眼看不見,神念也難以感應到的血氣,都被火目感應到了。

自己的身體,就是一個神奇而獨特的微觀世界。

以前沒有感覺,但是現在,通過火目的「觀察」,清清楚楚的展現在秦烈眼前,感覺非常新奇。

秦烈隨即明白,這七隻火目,既能外放偵測,又能內視身體,絕對能派上大用場。

他還發現,除了偵察和內視功能,每一隻火目有著自己獨特的屬性。

當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一隻火目上面時,秦烈突然感到憤怒,而當他轉移注意力,集中到另一隻火目上,卻又感到格外喜悅。

「這火目……有古怪!」

秦烈喃喃道,自己是真元境的武者,憤怒和喜悅,不會輕易出現。

尤其是靜坐修鍊的時候,能夠很好的控制情緒。

那隻令人感到「憤怒」的火目,就彷彿集中了秦烈所有的憤怒情緒,是一個憤怒之源。

秦烈好奇之心大起,沉思片刻后,不得要領,於是把自己的注意力,輪流集中在某一隻火目上面,驚訝的發現,七隻火目,分別代表了「喜怒哀思悲驚恐」等七種情緒。

就在這時,秦烈腦海中響起一聲嘆息:「七情天火,六域神緣,傳說中的東西,竟然真的出現了,沒想到啊……」

秦烈又驚又喜,一聽這聲音,就是小麻雀所發,彷彿自己遇上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連忙問道:「七情天火,六域神緣,那是什麼玩意?」

「七情天火,就是你凝聚而成的那七隻火目,六域神緣,則是傳說中藏在諸天萬界某個地方的神緣,找到它,就能直接成神成聖,白日飛升,那可是比什麼神魔九重天的武者更加厲害一一千倍,牛逼一萬倍。」大日天皇宮感嘆道。

「有那麼誇張嗎?」秦烈不敢置通道,在他看來,神魔九重天的武者,便是極限,是萬域星河中永恆不變,不死不滅的神。

「你太孤陋寡聞了,神魔境九重天武者只是下界的極限,名為『神魔』而已,實際上還是人,或者其他的什麼妖獸生靈,跟真正的神和魔,相差太遠了,在上界即使不是疊底的存在,也是普通貨色。」大日天皇宮鄙夷道。

秦烈聽到「上界」二字,腦海中封存的記憶,突然出現鬆動,潮水般湧出來。

三千萬年前,明覺劍帝隕落,天極巨劍回歸本源,化作極劍星,因為天極劍的本源,就是一座星辰祭煉而成。

上界又稱大荒天界,下界就是萬域星河,傳說中三千大星域的某一處隱秘之地,存在了上界和下界的通道,名為寰宇天柱。

導致明覺劍帝重傷的那一戰,剛開始是數十位神魔九重天境界的超級高手,在三千大星域中央發生混戰,被稱為三帝尊的「龍蓮」、「燧皇」、「帝釋天」三位最強神魔九重天高手,突然聯手。

明覺劍帝重傷遠遁,逃到宇宙邊荒,最終兵解化作了宇宙塵埃,而佩劍「天極」化作極劍星,劍魂歷經三千萬年後化生為人,正是秦烈自己。

這些記憶,從來未曾忘卻,只是被封印,現在全部覺醒,表明一切的緣起,便在於上界和下界之秘。

三帝尊為什麼要偷襲明覺劍帝,背後必有理由,但到底是什麼原因,卻無人知曉。

不過秦烈感覺,只要找到寰宇天柱,搞清楚它的秘密,就能明白三帝尊的殺人動機。

「大荒天界之人,真的有那麼強大?」秦烈沉默片刻,理順了腦海中塵封的記憶后,緩緩問道。

「那是當然,天界的強者,不再是人,而是神,傳說中天界之上,還有神界,就算是神,也是普通貨色,不過那都是傳說,從來沒有人證實,而六域神緣,就是傳說中能夠在天界直接成神,甚至是直接飛升進入神界的逆天機緣。」大日天皇宮語氣熱切的道。

「那有了七情天火,就能找到六域神緣?」秦烈意動道,若這是真的,自己只要找到神緣,便可秒殺龍蓮,燧皇,帝釋天等三帝尊了。

「不能,別做夢了,都說了這是傳說!」大日天皇宮不冷不熱道,澆了一盆冷水:「就算是真的有神緣,也是禍福相依,可以說是好事,也可以說是壞事,因為從來沒有人找到六域神緣,倒是有不少人死在尋找六域神緣的路上,要知道那些意外獲得七情天火之目的武者,個個都是絕世天才。」

「那算了,我還是踏踏實實的修鍊,憑藉我的天資和機緣,沒必要去尋找那些虛無縹緲的東西。」秦烈凜然道,心想所謂的六域神緣,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不必強求,順其自然就行。

「你這樣想就對了,殊知七情天火目本身,就是了不得的東西,它們剛剛誕生,現在實力還很小,等以後修鍊到高深的層次時,只需要一道目光,看人家一眼,恐怖的威壓,就可以把人嚇瘋,甚至是嚇死!」大日天皇宮道,感嘆秦烈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

秦烈點點頭,不再說話,仔細感悟七情天火……

結束修鍊時,天邊微亮。

一夜的時間,就這樣轉瞬即逝。

秦烈站起身子,走出懸空殿,精神奕奕,開始練拳。

一個晚上都沒有休息,原本應該感到疲憊。

但是秦烈先後領悟天極劍幕和七情天火,導致神念大增,反而不覺得累。

秦烈練拳的對象,是大力古猿,後者出現時,差異的看著秦烈,感覺他跟昨天,變得不一樣了。

練拳,練刀,練劍,煉神……

修鍊的日子,枯燥而有趣。

每天都是同樣的修鍊,但是每次修鍊,都會有新的體會發現。

半個月後,秦烈收集了大量的靈材,進入烈焰焚天爐淬火,然後進入血池淬血,順利突破到真元四重天巔峰。

這樣的突破速度,放在別人身上,會引起巨大的轟動。

可是在秦烈身上出現,所有人都覺得理所當然。

極劍峰弟子興奮不已,暗自猜測真元四重天大圓滿的秦烈,到底能戰勝哪個境界的敵人?

同階武者不用說,屬於被秒殺的對象。

五重天和六重天的真元武者,也基本上是找死的份,重點在於真元七重天及以上的對手。

極劍峰的武者分成三派,一派以易南風和成磊為首,認為秦烈上次斬殺姬興,天地異變,具有很大的偶然性,並非秦烈自己的力量。

再來一次那樣的戰鬥,秦烈未必能勝。

另一派以秦炎和羅峰為主,兩人自從有記憶起,感覺秦烈戰無不勝,攻無不克,誇張的說,就是對手是真元九重天的武者,也不是秦烈的對手。

夏雲溪和荻翠是中間派,認為秦烈的真實戰力,應該是秒殺同階,輕鬆戰勝高一階的敵人,爆發全部實力時,可以穩勝六重天的真元武者,但是遇上真元七重天的武者,誰勝誰敗,難以預料。 夏雲溪認為,秦烈畢竟只是真元四重天,他唯一交過手的真元七重天對手是龔金源。

但那只是一個分-身,實力不如龔金源的本尊。

不過即使失敗,秦烈也不會有生命危險,可以全身而退。

而要想勝利,也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一旦遇上真元八重天的武者,秦烈有一戰之力,但基本上沒有任何勝利的可能。

至於說真元九重天的武者,秦烈根本不是對手,遇到這種級別的敵人,只有逃跑的份。

所以秦烈的真實戰力,應該是與真元七重天的武者相仿,這種實力,足以擔任藏茗山的宗主,統領極劍峰,綽綽有餘。

連續不斷的修鍊,消耗了大量資源。

秦烈獅子大開口,向藏茗山索要元石,丹藥,兵甲武器等各種資源。

這一次,姜天涯不敢敷衍了事,生怕秦烈殺上講武峰。

極劍峰一戰,寒了藏茗山所有人的心,誰都不敢得罪秦烈。

宗主蕭懷山也曾經放話,不得為難極劍峰,要重點栽培秦烈。

只是藏茗山本就是一個三流小宗門,省吃儉用尚能維持修鍊所需的消耗,但是像秦烈這樣揮霍資源,聚集整個藏茗山的儲備,也供應不上。

以最基本的元石和丹藥為例,極劍峰普通弟子,消耗掉的數量,十倍於藏茗山其他弟子。

易南風,成磊,秦炎,羅峰,夏雲溪,荻翠等真元武者消耗的元石和丹藥,則百倍於藏茗山其他的真元武者。

秦烈就更加不用說了,這次在烈焰焚天爐和血池中突破,單是消耗的元石,就超過了一百萬塊,如果算上其他的資源,價值難以估量。

修鍊,是一個無底洞。

這一天,姜天涯帶著顧麒麟,親自押送一批物資走上極劍峰,明言告訴秦烈,藏茗山的庫藏已經空空如也,再也沒辦法支持極劍峰了。

秦烈沒有為難姜天涯,藏茗山的情況,他心知肚明,確實到了極限,是時候開採位於黑石山脈的元石礦脈了。

恰好秦炎和羅峰的修鍊,也到了一個瓶頸,需要在實戰中有所領悟,才能進一步突破。

離開前,秦烈召集易南風,成磊,夏雲溪三人,鄭重囑咐他們,自己不在極劍峰的時候,萬一遇到危險,保命為上。

只要人在,哪怕極劍峰被夷為平地,也可以重建。

但是人死不能復生,一旦沒了,即使極劍峰尚在,也不是原來的極劍峰。

「秦兄弟,你放心,有我易南風一口氣,必能護住弟妹的安全!」易南風呵呵笑道,大大咧咧的點破了秦烈和夏雲溪的關係。

「易師兄,你不要亂說!」夏雲溪俏臉通紅道,埋怨的看了易南風一眼,但是眼角的餘光,卻掃向秦烈,藉助別人的嘴捅破了這層關係,她心裡除了害羞,也有一絲絲甜蜜。

「易師兄不是亂說,雲溪,我的心,你自己明白。」 出招吧,秦小姐! 秦烈微笑道,目光瞟了一眼夏雲溪和荻翠。

他不是一個擅長表達情感的人,但是心中對夏雲溪和荻翠的濃情蜜意,是個人都能感覺出來。

天道山河扇,即使是仿版的靈器,也價值連城,不是關係極其親密的夥伴,秦烈不可能隨手就送出去。

獨寵惹火妻 再有就是夏雲溪,寧死不屈,在父親夏禹城極力撮合的條件下,依然倔強的拒絕唐雲,選擇等待音訊全無的秦烈,那一份堅持,絕不是普通的朋友關係可以解釋,而是有著濃濃的愛意。

「嗯,我明白,安全第一,我會保護好自己,你在外行走,也要注意安全!」夏雲溪點了點頭,媚眼如波,一眨不眨的盯著秦烈,充滿了不舍的情意。

捅破了那一層紙之後,夏雲溪也不再遮遮掩掩,而是落落大方的表達出自己對秦烈的關心。

「秦大哥,我和小姐也都是真元境的武者了,有實力自保,跟著你一起出去歷練,行不行啊?」荻翠笑嘻嘻道,長長的睫毛撲閃著,美眸深處閃過一絲哀怨,顯然是想跟秦烈呆在一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