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川嚇傻了,雙腿都不聽使喚直接跪了下來,哀求道:「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求求你不要殺我!」

大秦國未來之主,竟然做出這般舉動,跪在地求饒,這簡直是天大的恥辱。

頓時間,周圍投來一道道錯愕的目光,有些不甘相信,噹噹皇子殿下竟然會做出這般有損國體的舉動。

「起來吧,希望今日之事,會磨平你鋒利的菱角!」

林輕凡收起長槍,淡淡的掃視了一眼贏川,隨後便便轉身離去,只留下一臉死灰的贏川跪在地上,一動不動!

「唉!」

紫雲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隨後便也轉身離去,朝著前方那道略顯消瘦的身影追了上去,道:「林兄,沒想到你還是個爛好人啊!」

「希望對他有所幫助吧,如果他能從今日的屈辱中走出,他日必定成為一方霸主!」林輕凡輕聲道。

「如果走不出呢?」

紫雲補充了一句,話剛一說話,氣氛頓時變得尷尬起來,林輕凡也是愣了一下,隨後,搖了搖頭,道:「那就成為廢物!」

就在兩人離去之後不久,天空中突然出現一道身影,這是一個中年人,身穿黑衣,身後背負著一柄巨劍,懸立在半空中,散發出恐怖的氣息,就如同一座太古山嶽,懸浮在此,壓的下方一群人,全都跪伏在地,身體瑟瑟發抖,連大氣都喘不過來!

… ?c_t;這時,林輕凡同樣也感受到來自於身後的那股強大氣息,心頭一凜,像是被一頭猛獸給盯上了,後背有種涼颼颼的感覺。

當然,他並不擔心自己會有生命危險,只是一旦被對方給抓住的話,難免又會被逼問秘密。

這時,一旁的紫雲也察覺到林輕凡的情緒變化,當下便是忍不住的笑道:「林兄,這回你麻煩大了,連聖人都盯上你了!」

「聖人!聖人是什麼東西?」林輕凡裝作一副也錯愕的樣子說道。

聽到這裡,紫雲臉色微微一怔,瑩白而美麗的臉龐上閃過一道驚愕之色,她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對聖人如此不客氣,居然說聖人是什麼東西!

「林兄,你可不能亂說話!」紫雲慎重的傳音道。

「紫雲姑娘我想你誤會了,我是真的不知道聖人是什麼,還請告知!」

林輕凡故意如此,沒有用傳音,而且聲音還有些大,其目的就是要讓那黑衣中年人聽見。

「你……」紫雲俏臉微變,露出一絲擔憂,擔心林輕凡一會真的惹怒那位聖人,但是轉而一想,卻又反應了過來,眼眸中閃過一道不解之色,傳音道:「林兄,聖人之威,可容不得你去挑釁!」

林輕凡沒有回答,繼續向前走,他之所以這樣做就是要看看你為聖人是不是真的敢對自己出手,因為他早就察覺到此人的存在,從當時虞無極開啟虛空通道的時候他就曾出現,只不過沒有出手,隱匿在虛空中。

而當時出手的兩人,也都隱去真容,讓林輕凡無法看清。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此人必定親眼看到虞無極在虛空中強勢擊殺那兩位聖人的一幕,所以,一路上跟來,都沒有出手,很明顯是在忌憚虞無極!

此時,氣氛顯得非常緊張,紫雲陪同林輕凡走在一起,也都驚出了一身的冷汗,真的擔心那尊聖人會對他們出手。

直到許久之後,那黑衣中年人抬手一揮,開啟一條通道,轉身離去。

「呼,嚇死我了,嚇死我了!」

這時,紫雲長舒了一口氣,拍著胸脯,露出一副很害怕的樣子。

過了好一會,紫雲情緒才變的穩定下來,生氣的道:「你瘋啦,那是一尊聖人,他要想殺你,誰來了都救不了你!」

「如果他想殺我,早就殺了,何必等到現在!」

林輕凡神色平靜的丟下這麼一句話便徑直朝前方走去,從剛才的一幕可以看的出,這尊聖人真的是在忌憚。

「喂,你那話是什麼意思啊,我怎麼聽不明白啊?」紫雲沉默了下來,想了想,便又連忙追上來問道。

「聽不明白就算了!」

林輕凡沒有細說,不然又得給自己惹來一身的麻煩,從他目前對這個世界的了解來看,最神秘的就兩個地方,一個是東荒,一個是西漠。

西漠就佛宗所在地,這個宗門非常團結,且一致對外,外教之人根本無法在西漠立足,就不像中域,百教林立,各自發展。

至於那神秘的東荒,至今還是一個謎,被籠罩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而且,外域之人,根本無法進入東荒,他們被一道巨大結界所籠罩,除非東荒內部有人召喚,否者外人難以進入。

也正是因為如此,近百萬年來,關於東荒的一切,人們所知甚少,只是有著無盡的傳說,據聞,東荒有真正的仙存在,且留下了不朽的道統。

所以,林輕凡對於眼前這位出生於東荒的紫雲有著一些顧忌,不用多想,她的背後,肯定有著一個非常強大的勢力。

「你怎麼能這樣,怎麼說我們也算是老相識了,再說了,如果你遇到麻煩,我或許還可以幫你忙呢!」紫雲大眼撲閃,一臉狡黠的追了上來,笑嘻嘻的問道。

聽到這裡,林輕凡腳下微微頓了一下,原本想要說些什麼,但最後還是忍住了,道:「算了,這件事你幫不了我!」

林輕凡原本是想要詢問一下關於寒月仙子的事情,問問她身後的門派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後來想想,東荒如此神秘,近百萬年來,都沒有流傳出太多關於哪裡的消息,可想而知,這其中肯定隱藏了很多不為人知的事情,最起碼一點,有無上大教在故意封鎖消息。

「讓我猜猜,剛才那位聖人現身肯定不是因為你揍了贏川,很可能你身上有他感興趣的東西!」

說完之後,紫雲露出一副很期待的表情,盯著林輕凡。

聽到這裡,林輕凡感到一陣無語,這丫頭很明顯是好奇心過甚,而且,還自作聰明的想要套林輕凡的話。

林輕凡突然停了下來,盯著紫雲,神色很是嚴肅的道:「這件事與你無關,知道的太多,會有生命危險!」

紫雲被林輕凡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像只受盡的小兔子,一下子蹦得老遠,然後很害怕的拍著小胸脯,道:「呀,你可不要嚇唬我,我只知好奇而已!」

「你看我樣子像是在嚇唬你嗎?」

林輕凡丟下這樣一句話,便不再理會,徑直朝著前方走去。

「吼……」

就在這時,身後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獸吼,四頭非常神俊的凶獸拉著一輛戰車狂暴的衝來,腳掌踏在地面之上,連整條街都在顫動。

「前面的人,都給我滾開!」

一路上,不時傳來一陣驚叫聲,人們嚇的雞飛狗跳,連街道兩旁的小攤,都不知道被撞飛了多少。

這時,林輕凡也察覺到身後傳來的動靜,連忙退到一旁,與此同時,一陣凶煞之氣迎面撲來,那輛戰車也正好從他身旁插肩而過。

「好霸道,這車裡坐的是什麼人,居然敢在大街上如此橫衝直撞,就不怕傷到人?」林輕凡蹙眉,壓制著心中的怒意,如此問道。

「唉,這位是當今皇帝陛下第三子,名為贏烈!」不遠處,一名老人從地上爬了起來,一臉無奈的道。

「怎麼,皇子就可以這樣行事?不把百姓的命當命?」林輕凡怒道。

「唉!」

老人沒有多說,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一瘸一拐的走到那被撞的散落了一地的小攤子前,雙眼發直,一家老小就靠這些東西維持生計,如今卻……

… ?c_t;見到眼前這一幕,林輕凡也感到一陣心酸。

仙凡本就是兩個世界,前者可飛天遁地,無所不能,法力無邊,可擁有無比漫長的壽命,而後者,卻要經歷生老病死,壽元不足百年。

在凡人與修士共存的世界里,凡人都是扮演著最底層的角色,連生活都經歷悲苦,如今眼前的一幕,就是一個最好的證明reads;。

「老人家,這些錢你拿去,買件店鋪,以後就不用這般勞苦了!」紫雲出現在老人身前,拿出了一些凡世間的貨幣,交給老人。

「姑娘,這……」老人從悲痛中清醒過來,感到非常震驚,連忙推遲道:「姑娘多謝,這些我不能收!」

老人的樸實,讓林輕凡心中的酸痛變的更加強烈,同時,對那些紈絝子弟的霸道行為感到怒不可止。

「老人家,你就手下吧,我是一名修士,這些錢財對我沒用!」紫雲笑的很甜,讓老人放寬心,收下這筆。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收下吧,老人家!」林輕凡這時也走了過去,聲音柔和的道。

老人很猶豫,但想到自己現在所面臨的處境,如果不收下的話,今後的日子估計就無法過了,家裡的孩子,連一頓包飯都吃不上。

「噗咚!」

老人跪了下來,心中非常感激,熱淚盈眶的道:「多謝兩位仙人,多謝兩位仙人!」

「老人家快請起!」

林輕凡連忙上前將老人攙扶起來,暗地裡,將一絲法力灌入其體內,為其治好了體內的一些暗疾。

老人一時間還沒有察覺到身體里的變化,直到林輕凡和紫雲他們走遠了之後,老人這才反應過來,感覺身體一下子輕鬆了很多,就像是解開了一層包袱,而且眼睛看東西也看的更加清楚。

很快,兩人到了千月山莊,一對巨大的石門矗立,高越十多米,恢弘而龐大,像是兩座小山似的,流露出一種古老的氣息。

此時,這兩扇石門是敞開的,一輛又一輛戰車駛入,都是由強大的異獸拉車,顯得非常有氣派,正如紫雲之前所言,能接到邀請的,都是一些天才俊傑!

「兩位止步,可否看一下公主發出的請柬?」

一名侍衛打量著林輕凡和紫雲,當看到紫雲的時候,眼中很明顯閃過一道驚艷之色,但是當看到林輕凡的時候,那種神色卻是恰恰相反,感覺林輕凡就是一個土包子reads;。

「這位是我朋友,隨我一起前來!」

說話間,紫雲手中多出一張金色的請柬,上面流光閃動,保留著贏瑤公主的精神印記。

見到這裡,那名護衛連忙放行,神色恭敬,當然,對於林輕凡就沒有什麼好臉色,感覺這個土包子就是靠著身旁那位如仙子一般美麗的姑娘才有機會走進這千月山莊的。

進入千月山莊之後,林輕凡很快便發現在不遠處停著一輛熟悉的戰場,正是之前在大街上橫衝直撞的那輛。

不過此時看來,那拉車的四頭異獸卻是變得非常溫馴,沒有嘶吼,一個個的趴在地上。

一眼掃去,林輕凡驚愕的發現,在那周圍,有著許多異獸,一個個都非常強大,而且那些戰車上符文閃動,都是可怕的法器,其中,更是有幾頭拉車的異獸的修為都無限接近王者。

這般存在,足以俯視一個大洲,而現在,卻是被用來拉車,可想其主人的身份。

當然,來到這裡的,肯定不是這輛車真正的主人,因為這次都是一些小輩在聚會,而這些車,肯定都是向長輩借來撐面子的。

「怎麼?被這裡的氣勢給嚇到了?」紫雲見林輕凡在發獃,不禁取笑道。

林輕凡一陣無語,清醒了過來,並沒有理會,而是將目光轉向不遠處,在那裡正好看到一個年齡在二十歲左右的男子,身穿紫衣法衣,流露出一種尊貴。

對方的靈識也非常敏銳,就在林輕凡的目光剛剛落在他身上時,他便很快的察覺到,轉過頭,目光犀利如電,流露出一種野性。

「他就是剛才戰場上的那個混蛋!」紫雲在一旁暗自磨牙道。

「我知道!」

林輕凡很平靜的道,如果熟悉他的人都會明白,這個時候的林輕凡將是最可怕的,就如同一頭隱藏了殺機的獵豹,隨時都有可能暴起。

贏烈身材高大,很是魁梧,一般這樣的人,基本上都很無奈,但他不同,眼睛里閃動著一種靈慧,此人很有心機!

「公主來了!」

突然,一些人驚呼!

一曲悠揚的笛聲響起,令得莊園內躁動的氣氛頓時消失,雜音消退,眾人也是連忙朝著笛聲望去,只見那碧藍的小湖上空,一位白衣女子出現,衣裙飄舞,秀髮飛揚,一支玉笛橫在紅唇邊,演奏出一曲神音。

那位麗人如凌波仙子,從空中緩緩落下,腳尖輕點湖面,又飄然而起,如仙子奔月,流露出一種超塵脫俗的氣質。

這瞬間,整片天地都變得安靜下來,沒有人說話,目光全都聚集在那位麗人身上,神魂顛倒,忘記了一切。

這是一曲仙音,讓在場的每一個人如痴如醉,像是進入了某種奇妙的境界,忘記了所有的煩惱與憂愁,心中只剩下快樂,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一絲喜悅。

一片又一片光雨飛出,從那玉笛上灑落,紛紛揚揚,落入空中,又化作一隻只晶瑩的蝴蝶,圍繞在其身旁,翩然起舞,將其襯托的如夢似幻,越發的出塵,宛若要飛天而去。

「哎呦,這就被勾了魂去了?」

紫雲突然冷不得的來了這麼一句話,一下子打破了那種意境,將林輕凡驚醒,讓他老臉一陣發燙!

「我這純粹只是一種欣賞,你想躲了。」

林輕凡輕咳了兩聲,用以掩飾自己的尷尬!

「是嗎?我怎麼感覺你的心跳的很快呢!」

紫雲湊了過來,沒有一點少女的矜持,就像是一個活脫脫的女漢子,很是大膽的將嘴唇貼在林輕凡耳旁,如此說道。

最可惡的是,在說完之後,還對著林輕凡的耳朵吹了一口氣,一陣香風襲來。

… ?如此突然而且又具有誘惑的舉動,讓得林輕凡身體猛地一震,他連忙向一旁閃去,帶著一絲驚駭的目光望向紫雲,道:「紫雲姑娘,男女授受不親,還請矜持一些!」

見到林輕凡這把表情,紫雲當下忍不住的笑了起來,非但沒有矜持,反而更加大膽,向著林輕凡走去,蓮步生姿,曲線起伏,衣裙飄舞,如一朵紫色雲朵飄然而至。

「我一個弱女子,有這麼可怕嗎?」

紫雲來到林輕凡身前,大眼水靈靈的,流露出一絲委屈的神色,這般姿態,幾乎可以秒殺一些男人,簡直魅惑至極!

林輕凡也不例外,心神動蕩,但好在他定力非凡,很快便清醒過來,道:「姑娘誤會了,我只是覺得還是保持一些距離較好!」

上一次,莫名其妙的跟著寒詩情去參加聚會,搞半天,是被拉過去當擋箭牌的,而這一次,林輕凡不得不多一個心眼,絕不能再上當。

說完,林輕凡便直接朝著遠方那片人多的地方走去,那裡有專人在負責燒烤,烹制各種美食,巨大的餐桌上,更是擺滿了各種美酒和仙果,散發出醉人的香氣。

「黃金果、紫羅梨、水晶葡萄……」

這一桌子的水果可都是非常名貴的果實,一般的酒店都是無法享受的,只有那種高級酒闕才有出售,而且價格也是非常昂貴。

「嗯,這個好吃,再給我來十斤!」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林輕凡順著聲源望去,神色一愣,只見不遠處,一個油光滿面的小胖和尚正站在一個燒烤架前,盯著那頭被烤的金燦燦的乳豬,口水直流。

「又是這個奇葩小和尚,喝酒吃肉吹牛,樣樣都會,真不知道他師傅怎麼就收了這樣一個徒弟!」紫雲走了過來,鼓著小腮幫子,說道。

從她的話中,林輕凡聽出了一絲怒意,於是好奇地問道:「怎麼?你難道還吃過她的虧?」

「怎麼可能,本小姐天資聰慧,從不吃虧!」紫雲連忙道,很明顯,從她的聲音里,可以聽得出有些底氣不足,而且目光飄忽,這些神態,都說明她在撒謊。

林輕凡笑了笑,倒也沒過多的追問,傳音道:「三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