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震蕩聲傳出,肉眼可見,隨著這道聲音響起,空間通道也直接捲起了這巨石開始消失,下一個剎那,轟隆隆的聲音再次傳出,只見這巨石重重的砸在了一處平整的地面上,同時這對兄弟的身影也來到了這個地面上,一下就開始喘息起來。

「嗯"生什麼事情了!」

「荒虎,你們搬個石頭回來幹什麼?」

一連串的話語聲開始從周邊響起,只見這時候,這兩個青年的身邊也出現了一大群人,個個都是氣息充斥著蠻荒氣息的大漢,顧盼之間極有威嚴。

「諸位叔叔伯伯,這石頭很怪。」

就在這時,那年長的青年荒虎也是苦笑道,「我的全力攻擊,竟然無法讓這石頭有半點的裂痕。」

「是么!」

「不可能!」

一聽這青年的話,四周的那些大漢也都是紛紛曳,荒虎卻是更為直接,「諸位速速伯伯若是不信可以親自試試。」

話語說完,這荒虎和那青年就直接退後,這時候那些中年大漢也都是紛紛邁出一步,最終一個大漢速度最快,邁出步子的同時就喝了一聲,「給我碎!」

轟隆d隆隆!

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響起,只見無數的空間在這一刻都開始飛快的破碎起來,這破碎的空間,甚至都已經蔓延到了天際,讓天空都有了些要撕裂的感覺。

只是這巨石,卻依舊安然無恙。

這一下,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這個出手的大漢是他們中實力極為強的一個了,已經達到了中階神武的巔峰,剛才那一拳,他們也都能感受到,這是出了全力。

只是就算是出了權利,這巨石都沒有任何的傷痕,這自然也讓四周的這些大漢開始說不出話來。

「哦?有些意思。」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響起,一聽到這些聲音,這些中年大漢的眼中也都是一下就露出了恭敬之色,下一刻就紛紛彎腰。

同一時間,一個老者的身影也突然在虛空中出現,和這些大漢相比,這個老者的身影是很瘦小的,只是不知為何,這瘦小的老者,散發的氣息卻比這些中年大漢都要強很多。

「見過族長。」

異口同聲的聲音從這些中年人的嘴裡吐出,聽到了這些話,這瘦小的老者也是點點頭,道,「行了,不必多禮。」

「是。」

聽到了這話,四周的這群中年大漢都是站起身來,目光看向了這瘦小的老者,眼中露出了期待之色,似乎他們在期待著這個老者把這巨石打碎一般。

只是出人意料的是,這老者卻沒有第一時間伸出拳頭轟擊,他先是仔細看了看巨石,下一刻,他的手掌伸出,直接放在了巨石之上,同時他的眼睛也是一下閉了起來。

片刻之後,這老者的眼睛突然掙開,臉上也露出了一抹笑容,「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原來你不是石頭,是人。」

話語說完,這老者的手掌就一下離開巨石,下一刻,這老者的手指就點向了這巨石的表面。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 田園嬌寵:將軍娘子絕色夫 喀拉拉!

一陣撕裂的聲音響起,肉眼可見,隨著這老者的一點指,這巨石立刻開始粉碎起來,片刻后,一連串的碎石落下,一個身穿青衣,閉目盤坐的青年直接出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正是方恆!

「誰!」

「此人好大的膽子!」

一看到巨石之內竟是一個人,四周的中年大漢也都是大喝一聲,與此同時,盤坐的方恆也是一下就睜開了雙眼,轟的一聲,一股極為恐怖的世界氣息也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這頓時就讓四周的中年人臉色一變。

「你們想幹什麼?」

冷冷的話語從方恆的嘴裡吐出,此刻的方恆也是萬萬沒想到自己會突然來到這裡的,他剛才一直在煉丹之中,根本沒有時間察覺外面,只是突然間,他就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立刻回歸肉身,就發現自己來到了這裡。

「我們想幹什麼?我看著句話應該問你才是。」

就在這時,那瘦小的老者也是眼神一閃,淡淡道,「你是何人,為何要來到我荒族山脈隱藏?」

這話一出,方恆的眼神也是閃爍起來,只是這兩句話他就已經隱隱猜到發生了什麼了,他本來以為那荒蕪山脈是無人之地,現在看來,卻是別人的地盤,這倒是出乎他的預料之外了。

腦中想了一會兒,下一刻方恆就說道,「看來這是誤會,我不知道這山脈是你們荒族的地盤,我只是過路的,想要休息一下,所以就找了個地方開始隱藏起來了,只是我不明白,你們是怎麼識破我的隱藏之法的。」

這話一出,頓時間,全場的人都是眼神一閃,只是下一刻無數的聲音就開始響起,「你撒謊若是真的只是休息一下,那何必如此藏頭露尾!」

「不錯,我看你肯定是想對我荒族圖謀不軌的!」

聽到這些話,方恆的眉頭也是一下皺了起來,下一刻就直接道,「我一不認識你們荒族,二不知道這裡是你們荒族的地盤,我幹嘛要對付你們?至於藏頭露尾,我孤身在外,豈能不心翼翼,倒是你們,怎麼找到的我?」

聽到了方恆的問話,四周的中年人再次目光一閃,下一刻就看向了那兩個年輕人,其中那年長的青年荒虎立刻道,「我和我二弟正在切磋武學,我們的力量對撞讓四周的山石都破碎了,卻偏偏沒有讓這塊山石破碎,這引起了我們的好奇,所以我們就把你帶過來了。」

「原來如此,我說我的隱藏怎麼會被看破,原來你們不是看破,而是碰巧遇到。」

方恆這時候也是點點頭,下一刻目光看向了四周,「你們諸位也都是高手,現在你們也能明白了吧,這就是誤會一場。」

聽到這話,這些中年人的眼神也是閃爍起來,確實,要是按照荒虎的說法,這的確是碰巧了。

「呵呵,或許這件事情是碰巧了吧。」

就在這時,一直觀察者方恆的瘦邢者也是一笑,說話了,「不過,這裡,是我荒族的家族,是我荒族的核心之地,我荒族在武天域是隱世家族,沒什麼人知道我荒族居宗哪裡,現在你卻是知道了,那我們,就不能輕鬆讓你走了。」

話語說完,四周的中年人也是紛紛點頭,確實,他們荒族是隱世家族,現在卻巧被方恆發現了,那這對他們隱世家族來說不是什麼好事,他們當然不能讓方恆走。

方恆這時候的眼神也是一下變了,冷冷道,「明明是你們的錯,可是現在卻讓我來承擔後果,這有些太不講道理了吧。」

「的確是不講道理了一些。」

瘦邢者點點頭,「不過這有什麼辦法?誰讓你在我荒族的地盤休息的,你休息就休息,誰讓你藏頭露尾的,現在你發現了我荒族的行蹤,我荒族怎麼能讓你輕易離開?」

「呵呵,看來你們是真的打算不講道理了。」

聽到了這瘦邢者的話,這時候的方恆也一下冷笑起來,直接道,「可以,既然你們不講道理,那咱們就都別講道理,手底下見真章就是!」

唰!

話語說完,方恆的手掌就是一拔,腰間的真武劍當懲開始出鞘,嗖嗖破空聲響起,只見一股無比凌厲的劍氣從方恆的身上爆發,只是剎那,就讓全場的中年人都是臉色一變,開始後退起來。

很明顯,這些荒族的高手,誰都想不到,方恆的態度這麼強硬,同時實力這麼強橫!

明明是初階神武,卻擁有這種實力和氣質,這讓他們也是真的太意外了。

「哦?」

總裁圈愛:青梅是我的 看到方恆這一下的變化,這為首的瘦邢者也是目光一閃,淡淡說話了,「沒想到,你區區一個初階神武,居然能有如此恐怖的實力和氣息,都快比的上高階神武了,如此的你,卻隱藏在我荒族的地盤,這更讓我們懷疑了,所以我勸你,最好放下武器,停止抵抗,不然你會後悔的。」

「廢話少說。」

方恆卻是冷冷的說道,「你們把我弄到了這裡,然後又說我是要對付你們,你以為你們是誰,也值得我對付你們?不過現在我是有理說不清,所以我也懶得再說,不就是想動手么?儘管來,我看看,你們到底能承受奏少人的死亡。」

話語吐出,一股兇狠的殺氣也從方恆的身上散發出來,一感受到這股殺氣,頓時間,四周的高手也都是臉色變了。

他們都能感受的出來,這股殺氣的強烈和濃郁,這真的不是說說或者虛張聲勢的人能具備的,這是只有經歷了無數的生死困境,磨練出來的必然氣質!

這讓四周的高手眼神中都露出了一抹難以想象的神色,他們都無法理解,看起來這麼年輕,同時骨骼年齡也這麼年輕的方恆,是怎麼具備這種氣質的,方恆,到底經歷了多少他們不敢想象的艱難。

「好杏,看來你還真是不簡單的人物。」

這時候,那瘦小的老者也是目光閃爍的說話了,「不過,你覺得你一個人,能對抗我們所有?」

「不能對抗也得對抗。」

方恆冷冷道,「你們擺明了不講道理,我若是配合你們,只能被你們隨便宰割,既然如此,那我為何要配合你們?」

「呵呵,好,那我也不把你逼的太緊。」

就在這時,這個老者突地笑了一聲,「這樣如何,你如果肯發下世界誓言,表明對我荒族沒有任何不軌,同時表明這只是意外的話,剩下的我們就可以商量。」

「是么?」

方恆也是眼神一閃,下一刻方恆就直接點頭,「可以,我方恆以靈魂世界發誓,絕無對荒族不軌之心,這也絕對是意外,如有半句虛言,比走火入魔而死!」

嗡!

一連串的話語從方恆的嘴裡吐出,隨著這道話語說完,方恆的身上也驀然飛出了一道青色的光華進入了虛空中,這是方恆的靈魂氣息,一感受到這股氣息,四周的中年人也都是眼神緩和了許多,不再充滿敵意了。

不管如何,方恆連世界誓言都已經發了,這已經證明了方恆真的是不想對他荒族如何的,那他們當然是不會在緊張。

「原來如此,看來真的是意外。」

就在這時,見到了方恆發下了世界誓言,瘦邢者也是點點頭,笑道,「既然是意外,那就好說了,我們不會對你如何,但是,你也暫時不能離開。」

「什麼意思?」方恆冷冷道。

「理由我剛才說了,我們一族,是隱世家族,那是不能被人發現的。」

日月心塵 老者說道。

「我可以保證不說,我可以發下世界誓言,保證不說。」

方恆冷冷道,「這你們都信不過么?」

「呵呵,世界誓言,對一部分人有用,對一部分人卻是沒用的,誰知道你發下靈魂誓言有沒有用?」老者笑道,聽到這話,方恆的臉色也是一變。

「那這麼說來,我敢才發下的世界誓言,在你眼裡也不可信了?」方恆冷冷道。

「可信,但卻不是完全可信。」

老者淡淡道,「我還是需要觀察你一段時間的,等我觀察夠了,確定你對我們一族沒有任何威脅,那你就可以走了。」

「說了半天,你還是不讓我走。」

方恆這時候也是目光冷下來了,「你若是聖武,對我這麼要求,我絕對老老實實,不過你一個半步聖武對我這麼要求,你指望我會聽?不讓我走是吧,不讓我走,那咱們就手底下見真章,看看你們到底能不能讓我走!」

唰!

話語說完,方恆的身體就是一動,二話不說對著那老者就直接斬殺出了一劍!

這一下,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誰都沒有想到,方恆這個年輕人,竟然說動手就動手,真的敢動手!

實際上他們又哪裡了解方恆的想法,這地方人生地不熟,這什麼荒族他也不認識,現在荒族還不讓他走,這明顯就是看他勢單力薄,那方恆豈能不動手?

方恆若不動手,這就意味著方恆把自己的命交到了別人的手上,方恆從來不是那種喜歡把自己的命交給別人的人,那他必然要動手。

「大膽!」

見到方恆說動手就動手,這時候那瘦邢者的臉色也是一下變了,猛然手掌探出,竟直接對著方恆那斬殺他的長劍抓了過去!

嘎嘣!

清脆的聲音傳出,肉眼可見,方恆那兇猛的長劍,竟然一下被這老者的手掌給抓住了,滾滾的劍氣不停爆發,只是這老者的手掌,卻根本就是毫髮無傷!

「區區神武初階,也敢對我叫囂?看來真要給你一點教訓。」

冷冷的話語吐出,隨著這到話語吐出,這老者的另一隻手就直接向著方恆的脖頸抓了過去。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萬化之軀!」

見到這老者一手向著自己的脖頸抓來,方恆也是大喝一聲,當即就身體一震,剎那間,他整個人連帶著他手裡的真武劍都在這一刻變為了虛無,這老者本來抓住方恆的真武劍,現在也一下抓空了。

「嗯!」

一看到方恆竟有如此神通,能一瞬間化為虛無的能量體,四周的人也都是臉色變了,這為首的老者卻是臉色一冷,直接喝道,「粉碎虛空!」

轟轟轟!

話語吐出,這老者的身體就是一震,一股莫名的震蕩之力從這老者的身上開始爆發,在爆發的瞬間,這方圓一里之內的天地都開始粉碎起來,方恆化為能量體的身軀也是一下就被這震動給震得搖晃不停,轉瞬間就從破碎的空間中出現,再出現的瞬間,就是張口噴血。

這個瘦小老者,實在是太厲害了,是半步聖武不假,只是這卻是方恆見到過最強的半步聖武了,從來沒有一刻,方恆感覺到的壓力是這麼的大。

好在的是,這也激發了方恆的鬥志,在被震出來吐血的瞬間,方恆手中的真武劍就想著地面一插,下一刻雙手猛然合上,轟隆黑光出現,只見一座巨大的黑暗之門突然出現在了方恆的面前。

「哦?」

見到方恆突然召喚出了這麼一座黑暗大門,這瘦小老者也是眉毛一挑,只是下一刻這瘦小老者就冷笑一聲,「雖然我不知道你這小子的這手段你是什麼,不過在我的拳頭下,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完好無損,這黑色的大門也是如此!」

話語說完,這瘦小老者的拳頭猛然一揮,隔空對著方恆的黑暗之門轟擊了過去,轟咔咔的爆炸聲響起,只見一股純白色的能量從這老者的拳頭裡噴發出來,如同濤濤瀑布一般,向著方恆的黑暗之門就撞過去了。

「給我吞!」

見到這老者爆發出了如此恐怖的能量,站在黑暗之門后的方恆也是大喝一聲,喀拉拉的聲音頓時響起,只見黑暗大門一下打開,下一刻,那無窮的純白色能量就如同進入了異度空間一般,直接消失無蹤了。

等到這純白色的能量消失在黑暗之門后,黑暗之門也是轟的一聲,直接化為黑光消失,方恆你雙手合十的身影也出現在了這老者的眼前。

「居然能吞噬剛才的一拳之力?看來你這小子果然是手段多多。」

見到方恆的樣子,這老者也是冷冷道,「不過,你能接下我之前的一拳力量,那你能不能接下我十拳的力量?」

話語吐出,這瘦小老者的身體再次一震,這一下震動,這瘦小老者的身軀內部竟傳出了一震喀拉拉的骨骼晃動的聲音,只是一剎,這老者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猛的長高了!

同時隨著老者的身軀長高,一股極為兇狠蠻橫的氣息也從這老者的身上爆發出來,短短片刻,就比之前足足提升了三個檔次!

「荒蕪神體第一式!」

「我的天,對付這麼一個小子,族長竟要動用神體么!」

驚呼聲也在這時候響起,只見此時此刻,所有的荒族之人臉色都變了,很明顯,他們也沒有想到,方恆的實力會強到這個地步,讓他們的族長都動用神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