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加上葉高暢的話,合歡宗可是有足足兩人進入了第四輪的決賽。

隨著第三回合比武結束,第四回合緊接著開始,第四回合是葉高暢對戰祖韻姚,葉高暢曾經對自己實力根本不加以保留,而且還有三招敗化勁初期武者的戰績。

祖韻姚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但祖韻姚絲毫不懼。

擂台上,葉高暢看著祖韻姚,開口道:「你和葉子交情不錯!」

「那又如何?」祖韻姚回道。

「很好,本來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我可以對你手下留情,不過你和葉子有關係,那就另當別論了,你還是躺著下去吧!」葉高暢的眼神瞬間就冰冷下來,下一刻,葉高暢直接發動了攻擊。

「羅剎印!」

一出手,葉高暢對祖韻姚竟然沒有絲毫留手,在祖韻姚的頭頂上空,一個大印為葉高暢的內力所化,恐怖的氣勢朝祖韻姚壓了下來,祖韻姚臉色凝重,但卻沒有絲毫退意,翻手一掌朝著羅剎印拍去。

「驚山忘穿掌!」

「轟!」

兩招轟然對上,祖韻姚的身體微震,嘴角頓時溢出一口鮮血,不過,葉高暢的羅剎印也被祖韻姚化解。

葉高暢自然沒有自信到憑藉這一招就能重傷祖韻姚,作為祖氏商會,祖黎的女兒,祖韻姚的實力很強,不是普通的化勁初期可以估量的。

「天冥神掌!」葉高暢直接逼近了祖韻姚,何其近身交戰,兩人招來式往,每一招都爆發出驚人的威視,氣浪以兩人為中心遠遠的傳了出去。

「小挪天掌。」祖韻姚突然嬌喝一聲,身上的氣勢瞬間暴漲,一掌朝著葉高暢打出,葉高暢竟然被此掌逼退了三步,但祖韻姚同樣不好受,被葉高暢的力量反震,再也忍不住,張嘴『哇』的一口鮮血吐出來。

反觀葉高暢,嘴角只是出現了絲絲血跡而已。

「你很強,看來剛才到是我小瞧你了!」葉高暢看著祖韻姚道。

「更強的還在後面!」祖韻姚抹掉嘴角的血跡,不退反進,這一次,她竟然主動去進攻葉高暢,兩人都不依賴於武器,而且都是掌法,再一次撞上之後,又是一股恐怖的氣浪爆發出來。

在葉高暢身上,煞氣也突然湧現出來,葉高暢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希望你不會敗得太早,讓我好好感受一下戰鬥的樂趣!」

「口出狂言!」祖韻姚冷喝道,又是一招「小挪天掌」打出,剛才葉高暢已經見識過這一招的威力,也不敢託大。

「斗轉星移!」葉高暢雙手平攤,緩慢揮動,但實則速度快到了極致,然後手掌重疊在一起,才會讓人看起來很慢。

周圍的空氣似乎都因為葉高暢受到了牽動,祖韻姚的招式此時再次和葉高暢拼在一起。

兩人的招式有些雷同,都是借用對方的力量,交錯在一起,一時間難分難解,這是一場內力的比拼,但祖韻姚怎會是葉高暢的對手。

十秒過後,祖韻姚臉色嘩的一下變得慘白,葉高暢借勢一震,趁著祖韻姚後退的功夫,連連打出數掌,每一掌,都盡數落在祖韻姚的身上,祖韻姚不斷的吐出鮮血。

「羅剎印!」最後,葉高暢內力化作一個大印,朝著祖韻姚壓了下去。

「噗!」祖韻姚直接一口精血噴出,臉色慘白如紙。

「葉高暢他瘋了嗎?竟然敢對祖韻姚下如此重的手,難道就一點不忌憚祖黎嗎?」此時人們都已經看呆了,葉高暢的攻擊十分霸道,而且絲毫不給祖韻姚活路,明顯就是抱著將祖韻姚重傷的想法。

其實,葉高暢根本不用如此大費周章,以他的實力要勝祖韻姚,其實並不是很難。

可他偏偏選擇了這種方式來擊敗祖韻姚。

「瘋子,這葉高暢就是一個瘋子!」就連邪道那邊,也是咒罵連連,葉高暢的舉動,無疑已經得罪了祖氏商會和守護契。

當然了,雖然這麼說,但這些人對葉高暢,有著濃濃的忌憚,這樣的瘋子,可謂讓他們避孔不及,就算是屬於同樣的陣營,但還是讓他們覺得難以安心。

葉高暢的修鍊傳言,早就在華夏傳開,殘忍的修鍊方式讓人毛骨悚然,他們誰也不想成為葉高暢的修鍊的養分。

「祖韻姚,認輸吧,你不是葉高暢的對手!」關明傳音給祖韻姚,他此時為祖韻姚趕到擔心,祖韻姚已經黔驢技窮,而葉高暢依舊保留了手段,就比如,他那可以吸收別人內力和精血的邪功。

而且,祖韻姚本就受過重傷,雖然被關明用丹藥暫時壓制,擁有巔峰的戰力,但再經此重傷之後,祖韻姚想要恢復過來,需要耗費的時間瞬間拉長了一輩。 誰知,對關明的傳音,祖韻姚卻彷彿沒有聽到一般,她緊咬著牙關,就算是受了重傷,依舊沒有要認輸的趨勢。

她一步一步的朝著葉高暢走去,每走一步,鮮血都會隨之滴下。

「毅力不錯,可惜你這樣的行為就是在找死,最後一招,我就送你下擂台吧!」葉高暢冷笑道,祖韻呀畢竟是祖黎之女,他敢重創祖韻姚,卻是不敢吸收祖韻姚的內力和精血。

因為那樣的話,祖黎怕是會不顧身份和規則當場將他格殺。

葉高暢此人最擅長於算計,此次重創祖韻姚,他的目的其實已經達到了。

「天冥神掌!」葉高暢再次一掌拍出,包含著他的煞氣,朝著祖韻姚涌去,光是這股煞氣,就再次讓祖韻姚一口鮮血噴出。

「燕返。」祖韻姚突然低聲吐出兩個字,隨後,她的身體竟然迅速而又詭異的來到葉高暢身後,一掌拍在葉高暢背上。

這一招,祖韻姚用盡了全力。

「噗!」葉高暢一口鮮血噴洒而出,心頭大駭,反手一招羅剎印,可是他的攻擊再次落空了,因為祖韻姚竟然又詭異的回到了原處。

兩次攻擊落空,而且祖韻姚已經如此狼狽,在最後關頭竟然讓他重傷,葉高暢此時動了真怒:「很好,能以這種狀態還將我重傷,但我會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

說罷,葉高暢的身子猛然朝著祖韻姚掠去,祖韻姚剛才那一招明顯讓她耗盡了功力,此時根本無法在抵抗葉高暢的攻擊。

「夠了,祖韻姚認輸!」凌瀧忍不住開口道,可是聽到這話,葉高暢卻是絲毫不停,只是招式發生了些變化而已。

這一掌,落在祖韻姚的身上,祖韻姚猶如一隻斷線的風箏朝著擂台下落去,凌瀧急忙施展身法移動過來,接住了祖韻姚。

「瀧瀧姐。」祖韻姚虛弱的說出這三個字,直接暈死了過去。

第四回合,葉高暢勝。

現場一片鴉雀無聲,在心中,眾人對葉高暢又有了一個新的定義,葉高暢就是一個十足的瘋子,竟然連祖氏商會也絲毫不懼,而且剛才也不撤招,還繼續攻擊祖韻姚。

祖黎依舊坐在評委席上,表情看起來沒有什麼變化,但很多人分明看到祖黎眼中噴發的怒火,顯然,葉高暢的舉止已經惹怒了這位站在武道巔峰的高手。

「諸位,抱歉,小女重傷,我就先告辭了!」祖黎站了起來,對著幾位評委說了一句,身子一閃,已經來到凌瀧身邊,接過祖韻姚,然後離開了此地。

祖韻姚受到如此重的傷勢,必須儘快的治療才行。

也高暢也走回了邪道的陣容,邪道的人對葉高暢又驚又懼,不自覺的給葉高暢讓開了一條道,這模樣就像是在躲避瘟神。

「葉高暢,你出手太沒有輕重了,祖黎一向心疼自己的女兒,這次你可謂是將這位大人物徹底的得罪死了!」宮月臉色難看的看著葉高暢說道。

宮月現在已經後悔了,讓葉高暢加入合歡宗,究竟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

葉高暢的實力的確強大,對合歡宗的整體影響力極大,可是,葉高暢此人太瘋狂了,說不定會因為葉高暢,合歡宗步入一個萬劫不復的地步。

「那又如何,這是比武,祖韻姚沒有認輸,難道祖黎還會對我出手不成?」葉高暢卻是絲毫不以為意,似乎並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宮月更是頭痛,看著葉高暢臉色複雜,心中此時正在做著權衡。

下午的比試已經持續了七個回合,此時太陽已經落下,霞光將地面照射得金黃,看看時間,已經差不多六點。

「各位,今天的比武到此結束,明天繼續開始,各位都散了吧!」司徒衫站起來宣佈道,評委先後離開,正邪兩道的人也各自返回自己的臨時駐地。

在回去的路上,宮月始終與葉高暢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葉高暢看著宮月的背影,忍不住冷笑道:「呵呵,這麼快就想與我劃清界線嗎?」

其實一個合歡宗而已,葉高暢還真沒有放在心上,他之所以答應胡媚加入合歡宗,其實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為了比武峰會的名額而已。

畢竟在那樣的情況下,葉高暢被正道發布了紅色追殺令,而且他修鍊的邪功就算是邪道都心驚膽寒,根本不敢將其收入勢力當中,以免造成禍患。

沒有勢力引薦,葉高暢根本拿不到比武峰會的名額,也不可能進入蒼黎島。

關明並沒有和武識等人返回臨時住所,而是帶著袁沛柔直奔祖氏商會所在的位置,見到凌瀧之後,關明問道:「祖韻姚的情況怎麼樣了!」

「有些糟糕,祖叔叔正在給姚姚療傷,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凌瀧的臉色有些著急,這次祖韻姚受的傷的確太重了。

幾人這一等,持續了好幾個小時的時間,天色已經徹底的黑了下來,祖黎才疲憊不堪的從帳篷中出來,幾人急忙迎了上去。

「老弟,你來了!」祖黎強笑著跟關明打了一聲招呼。

「黎哥,祖韻姚情況如何?」關明問道。

「這丫頭,性格就是太倔了,這次被重傷,連上次的傷勢都一下子爆發了出來,我已經幫她壓制住,總算保住了性命,但沒有兩年的時間,姚姚怕是沒有可能恢復巔峰實力了。」祖黎嘆了一口氣。

作為華夏公認的煉丹師,同時醫術了得的祖黎都說出這番話,可想而知祖韻姚的情況究竟有多糟糕。

「沒事就好,黎哥,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儘管開口。」關明開口說道,祖黎表示了感謝,幾人簡單的用過晚餐之後,因為祖黎幫助祖韻姚壓制傷勢,消耗很大,關明也就沒有打擾,去看了一下祖晗玉之後,便帶著袁沛柔離開了。

關明知道,雖然作為祖氏商會的掌舵人,但此時的祖黎怕是極為煩心,兒子現在深思難料,女兒又遭此重創,讓這個中年人看起來都老了很多歲。

「關大哥,祖韻姚會沒事的吧!」回去的路上,袁沛柔關心的問關明。

「當然會沒事,以黎哥的本事,祖韻姚不會出什麼事,只是兩年時間,對祖韻姚的修鍊影響太大了。」關明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心裡也有些佩服祖韻姚。

特別是祖韻姚的最後一招『燕返』,就連關明都沒看明白其中的名堂,而重傷之軀的祖韻姚,竟然憑藉此招將葉高暢一舉重傷,可想而知這一招的恐怖。

回到臨時住所之後,劍浩浩去找浩裳賞了,現在還沒有回來,如今兩人的關係可是迅速升溫著,讓武識好一陣羨慕,用現在的話來講,畢竟現在武識還是一隻單身狗。

一夜無話,眾人都休息之後,關明還在用樹枝修鍊著眨眼劍法,現在隨著關明的每一次動作,都能夠在大樹上面留下一個大洞。

正是因為關明如此努力的修鍊,才讓眨眼劍法有所小成。

但要修鍊到谷瑾萱掌握的那一步,不知道還需要多長時間,關明現在樹立的敵人也多,就算達到地丹中期,但關明也不敢妄自菲薄,而是繼續提升著自己的實力。

這無形中也帶動了身邊的人,就連武識也感到一陣羞愧,休息了一陣之後,便找了一處空地練起了拳法,等到劍浩浩回來之後,看到兩人這模樣,立馬就加入進來,修鍊他的奔雷掌。

兩人時不時的還會向關明詢問一些問題,關明知無不言,一晚上的時間就在這樣的氣氛中度過。

三人雖然都是一夜未睡,但對於武者來說這並不會造成什麼問題,特別是關明,此時看起來依舊精神抖擻。

蒼黎島的中心,正邪兩道的武者都已經匯聚在此處,這次的焦點始終在此,休息對於眾人而言,只不過是一個過渡和準備而已。

經過前面的比試,像百歌、關明、鳳玉紅等人勝利的,都已經是足以問鼎這次比武峰會巔峰的存在。

因為晉級戰第一回過後還剩下十四人,昨天只進行了四個回合,共八人參加比試,所以還需要三個回合結束,然後誕生前三強。

那時,還能繼續參賽的人數也銳減到七人。

今天開始第一個回合比試的是守護契的凌瀧對陣邪道血煞宮的陳星,血煞宮這次共有兩人進入第四輪的比試,陳星的實力也不錯,雖然只是化勁初期,但卻比普通的化勁初期強上一籌。

兩人上了擂台之後,先是簡單的自報名號,這是對對手最起碼的尊重,隨後,戰鬥一觸即發。

就算對手只有化勁初期而已,但凌瀧也沒有託大,出手便是她的最強招式,降龍十八掌,曾經,守護契的凌飛也是憑藉降龍十八掌問鼎華夏武道巔峰。

凌瀧繼承了凌飛的修鍊天賦,而且,凌瀧的母親還是丐幫的前任幫主,同樣習會了降龍十八掌,有如此好的基因在,凌瀧又豈會弱。

「龍躍於淵!」

只聽凌瀧嬌喝一聲,而後聚氣於胸,以氣化掌。一掌前探,掌風直逼陳星面門,同時用氣道懾敵,使陳星不能兼顧,但此掌為虛。

凌瀧另一掌於前一掌同時擊出,從前一掌下穿過,直擊陳星胸腹,此掌為實。

這一招的關鍵在於虛實配合,讓對手防不勝防,而且快速準確!

「吼!」

一聲高亢的龍吟聲響起,五爪金龍朝著陳星騰飛而去,關明看到此處,也不禁想為凌瀧拍手稱讚。 雖然凌瀧只是女兒身,但她已經將降龍十八掌修鍊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十八掌全部學會,雖然有些招式還欠缺些火候,但凌瀧的實力,不可謂不強大。

陳星一開始就被凌瀧的龍躍於淵壓制,而且他根本無法破招,被凌瀧正面擊中之後,身子直接被往後逼退。

一招便佔據了上風,凌瀧絲毫不停,再次打出一招。

「羝羊觸蕃!」

這是全力猛攻的招數。意欲以掌力內功加上全身的體重,以快速的步伐,讓敵人避無可避,其姿態就如一隻受到刺激的羊一樣,不顧一切地想衝出柵欄,威力相當驚人。

此時看起來,凌瀧就好像被五爪金龍包裹在其中一般,她的速度更是快到了極致,只是一息功夫就已經逼近陳星。

至於陳星,再次被凌瀧擊中,身子再退,苦不堪言。

就算他在化勁初期是佼佼者,但他的對手是凌瀧,是令邪道屠戮生和百歌都忌憚的人物,狩獵比試的時候,兩人聯手,還加上四個化勁初期的高手才將凌瀧和祖韻姚重創,而且他們自身也付出了不少的代價。

陳星和凌瀧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只是兩招而已,陳星便處於被動狀態,就算想要反攻凌瀧也做不到。

到這一步,其實勝負已經定了,只不過陳星不會輕易認輸,能走到的這一步的,誰不是心高氣傲之輩,就算敗,也必須敗得有尊嚴。

但陳星沒有撐住多久,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凌瀧一招『雙龍取水』直接將他送下了擂台。

凌瀧勝。

凌瀧將目光投向葉高暢的方向,因為不出意外的話,凌瀧下一個對手極有可能就是葉高暢,那時,祖韻姚怎麼敗的,凌瀧要全數回到葉高暢身上去。

還剩下兩個回合,這一回的晉級戰才算結束。

第二回合隨之開始,這一回合,乃是血煞宮的屠戮生對陣武當的賈生羽。

賈生羽雖然不是化勁中期,但半隻腳已經邁入,無限接近於化勁中期,而且武當劍法攻防兼備,變化無窮,賈生羽也不愧是這一輩武當年輕一輩的最強者。

就算是面對屠戮生,但他竟然遊刃有餘,兩人交手在一塊,一時間難分難解,勝負還很難定。

屠戮生背著千機傘,此時他對付賈生羽的招式基本都是血煞掌,雖然每一掌威力都十分霸道,但根本無法佔據上風,兩人就這樣僵持了幾分鐘,依舊是平手。

「怎麼,還不使用千機傘嗎?我可是很早就想見識一下千機傘的威力!」賈生羽一劍斬出,兩人各位後退一步。

「如你所願!」屠戮生也什麼好猶豫的,不動用千機傘的話,想要分出勝負不知道要拖延到什麼時候。

千機傘被屠戮生取了下來,傘面打開,屠戮生從中抽出千機劍,劍為攻,傘為守,這是一把攻防兼備的武器。

「戰吧!」屠戮生高喝一聲,千機劍斬下,一道紅芒閃過,直逼賈生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