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只是極小一部分的利益,天亞商盟根本不放在眼裡,但是也養肥了很多小勢力。

在整個天亞帝國,所有生意人都以能和天亞商盟合作為最高榮譽。

在這個世界是以實力為尊的,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崇尚力量。

而那些不願修鍊的人,若是能在商界混的風生水起,一樣能夠得到別人的尊重與追崇。

仰頭看著面前金碧輝煌的建築,夢蕁天後退半步,咽了口口水問道:「媛媛姐,你確定進這裡能消費得起嗎?」

潘媛媛挺了挺嬌俏的小鼻子道:「怕什麼,反正我沒有錢。」

「那你還來這裡?」夢蕁天真怕一會人家會留下自己刷幾十年的盤子。

潘媛媛嘻嘻一笑:「可是你有啊,有錢就要大家花嘛。」

夢蕁天一愣,面無表情的撇了撇嘴:「呵呵,說的好有道理。」

見夢蕁天沒有反對,潘媛媛便自認為他很滿意自己的決定,拉著他就走了進去。

走進拍賣場,一股清涼的氣息撲面而來,簡直和外面是兩個世界。

放眼望去,不斷有穿著暴露的美麗少女穿梭著,臉上帶著職業性的微笑,看起來很有親和力,最關鍵的是,她們都很漂亮。

「我開始喜歡上這裡了。」夢蕁天咧開嘴笑著。

潘媛媛鼓起兩腮,氣鼓鼓的看了他一眼,抬起小腳狠狠地踩在夢蕁天的腳上。

夢蕁天痛叫一聲,然後被潘媛媛拉了進去。

這時,一個長相甜美的少女走了過來,微笑道:「今天是拍賣場特別活動期,請問兩位有請柬嗎?」

少女的手上端著一個托盤,裡面放置著各種漂亮的水果。

夢蕁天毫不客氣地撿起了一枚水果,咬了一口問道:「請柬去哪裡弄啊?」

少女微微一笑:「請柬是拍賣會固定向城中的上層人物分發的,如果兩位沒有請柬,只能抱歉請兩位改天再來了。」

少女的臉上掛起了歉意的微笑。

本以為沒辦法進去了,夢蕁天正要轉身離開,潘媛媛拉住了他。

潘媛媛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了一枚玉牌,舉在了少女面前道:「這是我們紫雲宗的令牌,可以當做請柬用嗎?」

看見了紫雲宗的令牌,少女大驚,想不到面前的少年少女竟然是紫雲宗的人。

少女原本歉意的笑容瞬間浮現出了一絲討好,連忙道:「原來是紫雲宗的大人,兩位快裡面請。」

紫雲宗是這裡最強的勢力,即使富有如天亞商盟,在這裡也不得不給紫雲宗的面子,畢竟強龍不壓地頭蛇嘛。

少女在前面帶路,領著夢蕁天和潘媛媛上了二樓,進了一間貴賓室。

在少女正要離開的時候,潘媛媛湊到少女耳邊低聲道:「順便說一下,他叫夢蕁天,嘻嘻,一般人我不告訴他。」

少女有些奇怪地看著潘媛媛,腦海里搜索著關於夢蕁天三個字的信息,某一刻,瞪大雙眼看向夢蕁天。

少女瞬間心花怒放,跑到了夢蕁天面前拉著他的手道:「你就是夢蕁天,那位大敗烈陽宗,還一招戰勝林震的傳說?」

傳說?夢蕁天一陣哭笑不得,不就是贏了林震嘛,怎麼被人傳的這麼神?

夢蕁天的手被少女抓的生疼,咧著嘴推開她的手掌道:「美女,你不會把我到這裡的事情說出去吧?」

少女神秘一笑:「放心吧,我們這裡有很多女孩子崇拜你呢,好不容易被我逮住了,我才不會把你讓給她們呢。」

夢蕁天一陣惡汗,怎麼說的自己像是兔子一樣。

過了一會,見少女拉著夢蕁天聊天沒完沒了,潘媛媛看不過去了,走過來把她轟了出去。

而少女在出去之前,趁著夢蕁天沒注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夢蕁天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然後像是得到了寶藏一樣,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夢蕁天哭笑不得的看著少女離去的身影,對著潘媛媛委屈道:「媛媛姐,我被人佔便宜,你就站在那裡看著不管嗎?」

潘媛媛撲哧一笑,伸手敲了夢蕁天的腦袋一下:「得了便宜還賣乖。」

見夢蕁天還是和以前一樣和自己開玩笑,潘媛媛明顯放鬆了許多,交流之間也變得隨意了起來。

兩人所在的貴賓室非常豪華,室內的裝飾色彩鮮艷,讓人身處其中便忍不住心情大好。

而且在房間的正前方,有一張巨大的落地窗,從屋子內可以清楚地看到拍賣場內的情況,但是從外面卻看不到裡面。

片刻之後,拍賣場安靜了下來,從拍賣台的一側走上來一個衣著艷麗的中年美婦。

美婦人身穿緊身旗袍,將那婀娜的身姿完全的暴露在空氣中,看的下面的人目光一陣狂熱。

不過,美婦人顯然已經習慣了這些人火熱的目光,神態間並沒有絲毫不適,倒是隱隱有一些得意,似乎很喜歡這種受人矚目的感覺。

在美婦人和今天的來賓打過招呼之後,一個更加漂亮的少女端著一個托盤走了上來,靜靜地站在美婦人旁邊。

美婦人拍了拍手,讓大家安靜下來,然後開始了這次的拍賣。

「大家好,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紫雲城的大人物,人家還真是有些緊張呢。」

美婦人雖然看起來年紀已有四十,但是聲音卻像是娃娃一樣。

本來非常悅耳的聲音,但是配上她的年紀,加上她臉上厚厚的脂粉,讓人心裡異常的彆扭。

而潘媛媛更是裝模作樣的做了一個嘔吐的姿勢,看向美婦人的目光中充滿了鄙夷。

而夢蕁天不動聲色,在看了美婦人一眼之後,便沒有看第二眼,而是將全部的身心都集中在了桌子上的水果上。

在下面一陣恭維的話語之後,美婦人掀開了身邊少女托盤上的蓋子,一株碧綠色的靈草呈現在了大廳中。

像這種第一時間拿出來的東西,大都是用來暖場的,好東西都在後面呢,所以也沒有多少人感興趣。

對於大家滿不在乎的樣子美婦人似乎早有預料,微微一笑道:「這株靈草叫做聚香草,顧名思義,它有著聚集香氣的作用,若是經過煉製送給心愛的女子,想必是一件很好的禮物。」

美婦人的介紹很精彩,不過所有人都是興緻缺缺。

美婦人繼續道:「不過聚香草只是初級靈草,所以底價只有十枚金幣。」

靜!

出乎意料的安靜,可惜不是被其所震撼,只是根本沒人願意要。

倒是夢蕁天,看見這株靈草的時候輕咦一聲,眼中放出了喜悅的光芒。

見夢蕁天雙眼放光,潘媛媛不滿地翹起了小嘴,問道:「你是不是想買來送給紫晴師姐?她才不會喜歡這麼低級的東西呢。」

夢蕁天神秘一笑,向著大廳朗聲喊道:「十枚金幣我要了,快繼續下一件拍賣品吧。」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向二樓的貴賓室。

「估計是哪個大家族的少爺,有錢沒地方花了,要這種沒用的東西。」

「有人買走豈不是正好,也好快點看見今天的重頭戲呢。」

出乎意料的順利,夢蕁天喊價之後根本沒有人跟他搶,輕而易舉的拿到了手。

看著夢蕁天拿著聚香草,就像是在看寶貝一樣,潘媛媛一陣翻白眼,認定了夢蕁天是從鄉下來的,沒見過世面。

很快,第二件拍賣品被拿了上來,是一篇玄階高級的功法。

此功法一出,拍賣場瞬間熱鬧了起來。

玄階高級,有些人一輩子也沒有見過這麼高等級的功法。

而且,功法和武器丹藥不同,只要能買下來,就可以實實在在的提升實力,而且是可以一代一代傳下去的。

有時候,一篇功法可以將一個家族帶向巔峰。

所以,很多人為了一篇高等級的功法,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

不過,這功法的價格卻是高的離譜,光是底價便要十萬金幣。

本來夢蕁天還有些躍躍欲試,但是一聽到人家的底價,他便直接放棄了。

他的全部身家也只有十萬金幣,恐怕把他賣了也買不起。

果然,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這篇功法便從最初的十萬金幣上升到了三十萬。

「有錢人真該死。」

看著下面的人揮金如土,夢蕁天一陣鄙視,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最後,這篇功法被一個大肚子富商買走了,成交價五十萬金幣,看他滿臉肉疼的模樣,顯然也是知道自己買貴了。

經過這次的拍賣之後,拍賣場進行了短時間的休息,少女們為客人送上了茶水點心。

一些客人很不講究,大庭廣眾的便對那些女孩子動手動腳。

位於貴賓室的夢蕁天和潘媛媛兩人異口同聲道:「無恥!」

不過,人家願意調戲,而且少女也沒有反抗,反而滿臉笑容,看得夢蕁天一陣激動。

夢蕁天也想要坐到外面去,但被潘媛媛硬生生的拉回來了,滿臉幽怨的看著他。

過了一會,第三件拍賣品拿了上來。

「各位。」美婦人著重介紹道:「這是一把古琴和一隻古簫,由一位武聖強者在無極冰原獲得的材料製成。古琴的材料是極品沉香木和冰原天蠶絲,而古簫的材料是極冰寒竹。」

美婦人話音落下,底下傳出了一片驚訝的聲音。

夢蕁天滿臉好奇,拉著潘媛媛問道:「媛媛姐,這無極冰原是什麼地方啊?」

潘媛媛用看怪物的眼光看著夢蕁天,意思好像是在說,你連無極冰原都不知道,你是有多沒見過世面。

此時,潘媛媛更加確信夢蕁天是從鄉下來的了。

面對夢蕁天的追問,潘媛媛如實介紹:「無極冰原,號稱玄幻大陸的絕地。在那裡,方圓萬里,寸草不生,到處都是白雪皚皚,氣溫長年都在零下三十度之下。」

夢蕁天脫口而出:「那豈不是跟北極差不多?」

潘媛媛一陣疑惑:「什麼北極?」

夢蕁天撓了撓頭,笑道:「那是我的家鄉,長年冰封千里,能凍死人的。」

潘媛媛點了點頭,心想夢蕁天從那種地方出來,難怪處處與眾不同呢。

於是拉著夢蕁天繼續說了起來:「而且,據說那裡還有數不清的兇殘猛獸,恐怕即使是武聖強者,要到那裡去,都是九死一生呢。」

聽潘媛媛說的厲害,夢蕁天一陣好奇,決定以後自己厲害了一定要去那裡看看。

「底價一萬金幣,每次加價不能少於一千金幣。」

正在這時,美婦人的聲音再次響起。

不過,拍賣場的人反響並不大,像這種材料的樂器雖然罕見,但是畢竟只是樂器,功利心滿滿的他們自然不喜歡這種高雅的東西。

不過夢蕁天就不同了,他還記得劉風跟自己說過的話。

詩紫晴喜歡修鍊和琴樂。

如果自己買下這麼好的一把琴送給她,她一定會很喜歡的。

夢蕁天嘿嘿一笑,張嘴就要叫價。

可是,就在這時,從對面的另一間貴賓室中,傳出了一道甜美的聲音:「一萬金幣。」

夢蕁天挑了挑眉毛,毫不猶豫的加價道:「一萬一千金幣。」

本來以為自己這麼爽快地加價,對方會有所猶豫,可是對面竟然也是毫不猶豫的加價了,而且直接提升到了兩萬金幣。

「哪來的土豪。」

夢蕁天一陣苦笑,別看他坐在豪華的貴賓室里,但是在這裡的人中,除了潘媛媛外,估計就數他最窮了。

「三萬金幣。」夢蕁天咬了咬牙,直接提高了一萬,想嚇住對方。

「五萬。」甜美的聲音依舊沒有猶豫,再次出聲。

靜!大廳內徹底靜了下來,紛紛抬頭看向兩邊的貴賓室,大氣都不敢出。

大家都知道,這琴簫的價格最高也就在兩萬金幣左右,這兩邊人寸步不讓的加價,明顯是在鬥氣了。

這般揮金如土,而且坐在貴賓室里,肯定不是好惹的人,他們也不敢亂說話免得惹人家生氣。

與此同時,在另一間貴賓室內,一個身穿紫色長裙的少女坐在落地窗前。

在她的身後站著四名神態威武的大漢,而在她的身旁站著一個神態拘謹的老人。

少女雖然面色平淡,但是語氣間已經有了不悅,輕聲道:「對面是什麼人,為什麼要跟我過不去。」

老人聽了,沒有答話,而是直接走出了貴賓室。

一分鐘之後,老人再次回到少女身邊,躬身道:「小姐,是那個叫夢蕁天的少年。」

「又是他?」少女黛眉微蹙,轉瞬間眼中閃過一絲笑意,似是想明白了什麼。

「十萬金幣。」

就在這時,一道平靜的聲音,從夢蕁天的貴賓室中盪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