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易默許了這件事情。

一行數十人直奔出口而去。

從這個地方到出口一共需要三天的時間,可見韓易已經走到了多麼深入的地方。

「你好像有麻煩了。」水帝突然說道。

還沒等韓易問什麼麻煩,水帝就消失不見了。

「好像有人來了。」韓易不禁提醒。

黑手原本也感覺到了一絲絲痕迹,最終忍住,但是現在,被韓易這已提醒,也不禁重視起來。

「什麼人來了?」小龍女好奇的問道。

「如果我猜得沒錯,一定是金衛!」韓易堅定的說道。

「嗯?他們來了嗎?」黑手瞬間緊張起來。

「他們應該不敢動手吧?」韓易有些沒有底氣的說道。 「應該不會吧?」

黑手也疑惑,同時也有些擔心。

在他身後,只有半步金仙高手,金仙高手只有一位。

他們也只是例行巡邏,根本不需要太多高手,畢竟這還是在龍界,如果有情況一定會在第一時間應急。

可是,現在他們都處在龍界,根本不能在第一時間通知黑甲軍。

這個地方離著外面還有幾乎一兩天的時間,如果真的動手,等到黑甲軍前來營救,他們早就死了十幾回了。

如果這些金衛真的對自己出手,他們就危險了。

而且,從氣息上判斷,對方的數量還不少。

「咱們先找個地方躲躲!」韓易突然拉著小龍女就向著遠方奔去。

「你們斷後!」

韓易的話語非常冰冷,他不敢冒險。

黑手緩緩的點點頭,如果這裡沒有小龍女,或許金衛不會動手。

韓易突然眉頭一皺,這些金衛來的竟然如此之快,無奈之下,他只能就近找了個地方隱藏起來。

與此同時,這些金衛真的來了。

黑手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竟然來了足足十幾位金衛高手。

沒有重大行動,不可能出動這麼多金衛高手。

「黑手?」

其中一名金衛還認識黑手。

或者說,在龍界,幾乎沒有人不認識黑手。

「你們怎麼來了?」黑手故意裝作很好奇的樣子。

「我來了當然是例行公事。」火塔說道。

這名金衛叫做火塔,乃是金龍一族的天才弟子。

在金衛之中,也是地位超絕。

這等人物,如果誓死效忠龍皇,說不定就會被選中為龍衛。

「火塔!這裡是龍之谷,乃是龍族禁地,你們金衛好像沒有資格進入其中吧?」黑手突然凝視著火塔說道。

他身後的金衛都是火龍一族,這是屬於火龍王手下的金衛高手。

「你們都能進來,我們為什麼不能進來?」

「我們直接聽命於龍皇大人!」黑手突然冷冷的說道。

這火塔在挑戰龍皇的地位。

「是嗎?我怎麼沒這樣覺得?你們只是龍皇大人的狗而已!我們同樣也是,所以咱們在這裡爭論這些有用嗎?」火塔笑著說道。

「好!那你們來這裡做什麼?」

黑手態度稍稍緩和,他也知道不能與他們翻臉。

「你們來幹什麼,我們就來幹什麼!」火塔冷冷的說道。

「既然如此,我們就該走了。」黑手微微一笑。

火塔的眉頭一皺,這個黑手完全超出自己的預料了。

而且,他原本以為小龍女與韓易會在這裡的。

可是,現在根本就沒有發現他們兩個人。

而且,黑手現在要離開,那也就意味著韓易與小龍女不在這裡。

他根本不相信!

黑手原本很氣憤,但是現在卻很緩和。

這也就意味著他在隱藏著什麼。

其中一定有貓膩。

所以,火塔根本不可能放他走。

「你們不能走!」火塔突然喊道。

「嗯?什麼意思?」韓易的眉頭一皺。

「沒什麼意思!就是不能走!」火塔的聲音冰冷。

「我就想知道為什麼不能走!」黑手顯然帶著火氣。

他可是黑甲軍的二統領啊!

黑甲軍足足八萬龍族弟子,守護著整個龍界。

現在竟然被一名金衛給呵斥,他當然不爽。

按照身份,黑甲軍統領的地位要絕對超越金衛的。

但是,現在金衛的實力在這裡要超越他們。

如果真的鬧翻了,金衛真的能將這些人留在這裡。

再說了,金衛原本就只對龍王負責,還在龍之谷這種禁地,就算真的殺個人,也不會有人發現的。

「沒什麼理由!你們就是不能走而已。」火塔笑著說道。

「火塔!你可要想清楚,你現在是以下犯上!」黑手冷聲說道。

他已經幾乎要忍不住動手了。

「是嗎?可是我並沒有這樣覺得!從來咱們金衛與黑甲軍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你何來我的上位呢?」金衛不屑的說道。

「好!說得好!既然你想犯上作亂,我就以龍皇大人的名義,將你擒下!」黑手突然就要動手。

「哈哈哈哈!說的好!黑手,我早就看不慣你們了!你們黑龍一族的龍王都對龍皇不滿,一個黑龍一族的沒落弟子,還拿著自己的命在拼,你這又是何必呢?」火塔不屑的說道。

「看來你真的要反叛!」黑手的眼神似乎要放出怒火。

「這不是反叛!這只是選擇了一條最為明智的道路!」火塔笑著說道。

「你要殺我?」黑手難以置信的說道。

「你說的沒錯!我就是要殺你!而且你們一個也走不出去!」火塔冷冷的說道。

就在火塔的話音剛落,眾多金衛瞬間將幾十名黑甲軍全部包圍起來。

是的!十幾位金衛將數十名黑甲軍包圍起來。

「火塔!如果黑甲軍逃出去一個人,你難道不知道後果是什麼嗎?」黑手最終還是壓住了自己的脾氣。

畢竟黑甲軍現在幾十人在這裡,一旦動手,這些人的名很有可能都會隕落。

黑甲軍弟子雖然有足足八萬,但這幾十名弟子都非常珍貴。

「火塔!你真的要這樣做!?」黑手最後質問。

「當然!你們今天都會死!除非你們能回答我一個問題。」火塔突然說道。

「你說!」黑手現在也算是委曲求全。

「你能告訴我小公主在什麼地方啊?」火塔笑著說道。

「你們想知道小公主的位置!?你們要算計小公主?你們這是在找死嗎!?」黑手沒想到這些人真的能做出來。

「哈哈哈!既然已經做了,為何不做的徹底呢?」火塔毫無顧忌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拼一拼吧!」黑手突然動手了。

既然談不攏,那就動手!

黑手選擇了先發制人。

「雕蟲小技!」

火塔根本就沒有瞧得起黑手。

在他們眼中,黑甲軍只有一名高手,那就是黑魁。

除了黑魁,沒有人能讓金衛忌憚。

轟!轟!轟!

無數的轟擊在不停的轟炸著。

黑甲軍這些高手在金衛面前,根本就是形同虛設。

他們的身體一下子就被轟碎了。 轟!轟!轟!

除了兩名金仙級別的高手,其他的黑甲軍軍士直接被一擊轟殺。

黑手的心裡都在滴血了。

這可是他辛辛苦苦訓練出來的死士,甚至都只聽從他自己的命令啊!

但是,就在這幾個呼吸的時間裡就被轟殺了。

他怎麼能不心痛。

「咱們要不要出手!」小龍女都無法忍受了。

「咱們不能出去!出去會死的!」韓易眉頭皺起。

十幾位金衛啊!

這些金衛很明顯要比上一次的金衛實力強悍。

或許他們已經猜到了小龍女的實力強悍,所以才派出這樣的高手專門對付小龍女。

但是,此時小龍女根本就沒有動手。

韓易不允許她動手。

這些人幾乎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來擊殺她。

一旦她出去,正好中了他們的詭計。

「可是,如果再不出去,他們都會死的。」小龍女激動的說道。

「可是,你出去了不也是一樣送死?」韓易呵斥道。

「可是,我出去還有一線機會救他們!」小龍女急切的說道。

「這些人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傢伙!咱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韓易心裡也著急。

但是沒想到這種事情還讓自己遇到了。

「我不管!反正我要出手!」小龍女感覺情況已經達到最危急的時刻。

是的,如果小龍女再不出手,黑手就要被殺死了。

「你先不要動!我來!」

韓易的眼神一瞪,瞬間走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