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族應該有強者吧?」想到血池底部遇到的那些人,顯然不是他們這一批所謂的首先進入崑崙虛的『玩家』火舞不禁開口問道。

「強者肯定有,並且數量還不少。但你覺得能跨界而來的蠱族中強者就少了?放眼這個人族棲息地,哪怕只是放眼華夏所在的十洲區域,這片地方在我們看來很大,但實際上只是九牛一毛的小地方。這要是放在外界僅僅只算是邊境的小範圍摩擦而已。

國家是不可能因為這點摩擦就發動國戰的,況且這還是八成會輸的國戰。所以與其幻想那些強者出現啦救我們讓摩擦升級,還不如好好想想自己怎麼強大,然後活著出去。」對於這樣的事情楊旭顯然很熟悉,因此從一開始他就沒報這樣的希望。

「接下來我們去哪裡?」楊旭的解釋無疑讓火舞很失望,但她並不是什麼矯情的人。

「在附近等一段時間吧。」楊旭皺著眉頭看了看四周開口說道。

「這裡不太平吧?」火舞有些奇怪,按理說這幾天楊旭一貫的作風可是遠離危險的,這裡動靜這麼大,巨魔手臂還這麼明晃晃的冒出來快點離開這裡才是正選。

「過不了多久魔族就會從地底的裂縫冒出來能太平才怪。」

「魔族,那以後這裡不會是要被魔族佔領?」相對於對蠱族的一知半解,對於魔族這個種族不用了解一聽就是極其強大的存在。

「要是這個裂縫一開始沒被封印的話這裡或許會成為一條通向魔界的通道。不過這裡被封印了這麼久,而且還經過這麼激烈的噴發,裂縫肯定變小了很多而且不穩定。

強者跨界引起的能量波動太大這樣的裂縫他們肯定不敢過,不然空間裂縫崩塌就算是元嬰期以上的強者也不敢說自己一定能活著穿過空間亂流。

所以最保險的辦法就是派遣那些魔界的普通子民,或者一些稍強部落搬遷過來。看看能不能佔領這片區域搜刮資源,然後把空間裂縫建設成空間通道讓強者能夠穿越過來。

外面到處都是蠱族出去肯定麻煩不斷,所以我們先在這裡看看。要是第一批過來的魔界的人不是很強,我們或許能弄點魔界的特產,如果太強那我們找個地方躲起來。

既然魔界要搜刮資源建設這個空間通道肯定會和蠱族幹起來,到時候人類就不是蠱族唯一的目標,或許我們的生活能好過一些。」楊東旭解釋道。

「蠱族敢和魔族對上?」火舞詫異的問道。

「這個和敢不敢沒關係,繁衍對於每個種族來說都是最核心的利益不容其他人觸碰的。任何一個向外擴張的種族只所以積極擴張,就是為了給自己的種族搶奪更多的生存空間,更好的繁衍環境。

所以兩者既然碰上要麼合作,要麼一方被另外一方消滅。要是這裡沒被圈禁那他們可能合作一起搜刮人類區域的資源。可現在這裡就這麼大,對於蠱族繁衍來說只能勉強足夠,你覺得他們會把資源讓給魔族嗎?」

「魔族長什麼樣子?」看著遠處滾滾魔氣把巨魔手臂遮掩起來,只留下那一道道猙獰裂縫的天空依然在電閃雷鳴火舞對魔族有些好奇。

「各種各樣的都有,魔族是一個統稱他們有很多的種族。你可以把黑暗屬性的生物都劃歸到魔族的行列中也沒太大問題。所以你或許能看到和人類差不多外形的魔族,也能看到半獸人一樣的魔族,甚至能看到好像蜥蜴人一樣的魔族說不清楚的。但有一點你要小心,無論哪一種魔族只要帶魔紋的最好都不要輕易招惹。」

「他們很厲害?」

「準確的來說是他們血脈厲害,魔界是一個十分講究血脈的世界等級制度極其森嚴,而魔紋就是他們血脈的象徵,魔紋越是玄奧證明他們血脈越是高貴,這就好比你在外面打了官二代或者富二代和打了農二代之間的區別。」

「你仇富?」火舞不禁瞥了楊旭一眼。

「NO,NO,NO,過不了多久我就是一個富人,你覺得有自己仇視自己的嗎?」楊旭聳了聳肩,然後好奇的看著火舞問了一句:「你得到了什麼傳承?」

問過之後看到火舞似乎有點猶豫,他開口說道:「要是不方便說的話就算了。」

「不是不方便說。」火舞搖了搖頭皺著眉頭仔細想了一下說道:「具體我也說不清得到了什麼傳承,她不是修鍊法訣。而是一幅圖在我腦海中。每當我靜氣冥想的時候她就會出現。她好像是個人,又好像是仙,或者是佛,我也說不清楚,但每當看到她我在修鍊上很多想不通的東西都會迎刃而解嗎?」

「觀想圖嗎?」楊東旭點了點頭:「應該是某個大能留下帶有神韻的印記,你現在只所以看不明白是因為現在修為不夠,隨著你不斷觀想修為不斷提升,或許你能從這個印記中獲得很厲害的傳承,又或者得到什麼指引也不一定。不過這件事情以後你誰也別說。」

「什麼意思?」

「如果真的是印記的話,有些人有辦法可以掠奪這種印記的。而從識海中掠奪東西,被掠奪者後果如何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你得到了什麼?」火舞好奇的問道。

「什麼都得到了,或者說什麼都沒得到。」楊旭有點苦惱的抓了抓頭髮。

無論是仙人虛影,還是巨魔虛影,哪怕是稍弱一點的血族虛影,一個個可都是絕對的頂尖大能。這樣的存在隨便從指縫中露出一點東西都可以讓他受用無窮一飛衝天的。可現在全部被封印了毛都沒給他留下一根。

更讓他鬱悶的是封印就被封印了吧,能封印他們的碧連天肯定也是頂級的大牛。可現在這個大牛就是一位大爺楊旭嘗試過各種辦法,可這個在他識海中的大爺就是不鳥他。

突然一臉苦逼的楊旭面色一凜對著火舞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隨手是收起黑甲蠍示意火舞跟上自己。 「你怎麼知道她在這裡?」一處深入地下的巨石裂縫之中火舞一臉古怪的看著楊旭。

距離楊旭面色一凜到走到這裡花了大約一分鐘時間,從直線距離上來說並沒有多遠。可這個地方太隱蔽了,在一處離開的巨石縫隙中,更重要的是他們進來之前入口處的裂縫還是被堵住的,一般人從這裡經過都不一定發現這條裂縫,可楊旭就好像造知道這裡有個裂縫,或者說有個人一樣就這樣直愣愣掀開裂縫的遮擋物走了進來。

「我說我感覺這裡有人,然後就過來了你信嗎?」楊旭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的撓了撓頭。

沒錯就是感覺,就在剛才他突然感覺有什麼東西在呼喚自己,那種感覺有些縹緲,但他卻一下子就捕捉到了,然後鬼使神差的走到了這裡。

「你說呢?」對於楊旭的解釋火舞自然直接翻了個白眼,不過既然楊旭不想說她也沒深問,而是把目光擊中在地上躺著的人身上。

雖然沒看到容貌,躺在地上的人全身被黑袍籠罩著,但火舞可以確定躺在地上的是一個女的,而且還是很漂亮的那種女的。不要問她沒看到對方的樣子就知道對方很漂亮的,有的時候女人的直覺就是這麼的不講道理。

「你認識她嗎?」仔細審視了一下火舞並沒有從對方身上得到什麼訊息於是轉頭問楊旭。

楊旭搖了搖頭。

「她這是怎麼回事?死的還是活的啊?」火舞圍著地上黑袍女人走了一圈,遲疑一下伸出手敲了敲面前的猶如水晶一樣的東西一臉的疑惑。

沒錯!女孩此時被水晶包裹著,準確的來說此時的女孩看上去就像是琥珀中被困的小動物一樣,血色透明的水晶把她包裹在中央好似在守護者什麼。

「應該還是活的吧。」楊旭也有點不確定,同時也想不明白為什麼有莫名的指引把他引導這裡來。

「水晶好像再變小。」皺著眉頭的火舞驚呼一聲向後退了兩步臉上露出警惕的神色。

楊旭眼睛一眯仔細的盯著水晶,三秒鐘左右他也發現水晶似乎微微的小了一圈,看了看水晶又看了看被包裹在水晶中的黑袍人楊旭發下了蹊蹺之處:「是她在吸收水晶的能量。」

「吸收?」火舞一驚,隨後瞪大了燕京驚呼道:「你幹嘛?」

只見楊旭發現水晶中的黑袍人似乎在吸收水晶能量的時候,不但沒有驚慌反而直接從儲物袋中拿出一把鎚子出來,然後二話不說輪著鎚子就砸了過去。

碰!清脆的碰撞聲想起。

叮叮叮……一錘下去水晶被楊旭砸碎了一個角,一塊塊大小不一形狀不規則的碎塊從水晶上脫落砸在地上發出猶如玉石相互碰撞清脆的聲音。

把鎚子丟在一旁楊旭隨手撿起一塊水晶碎片,隨後臉上露出狂喜的神色:「沒感覺錯,這個血色水晶是寶貝,趕緊把這些東西撿起來。」

剛才進來這裡的時候楊旭就感覺自己的氣血有種不受控制的躁動,原本他以為是水晶中的黑袍人和她有什麼牽扯,發現黑袍人在吸收水晶之後他靈機一動,才發現原來吸引他來這裡的不是黑袍人,而是包裹著黑袍人的水晶。

「你幹嘛?」楊旭的話讓火舞一愣,但下一刻她瞪大了眼睛一臉愕然的看著楊旭。

只見把水晶碎片收起來的楊旭也不去撿鎚子,而是整個人都趴在了水晶上。要不是她確定楊旭不是一個變態,一定會以為楊旭想要透過透明的水晶對裡面的黑袍人做什麼。

「好重,沒辦法吸收。」雙手抱著水晶努力了半天楊旭訕訕的站了起來。

發現水晶對於氣血似乎有著莫大作用之後,楊旭第一想法自然是把水晶搬走,或者直接看看自己能不能趴在水晶上好像裡面黑袍人那樣直接吸收水晶。

嘗試的結果無疑讓他有些失望,砸下來的水晶他可以吸收增強血氣,可把黑袍人包裹起來的整塊水晶裡面雖然蘊含了更多的能量,但這些能量好像有主的一樣,他根本吸收不了。

「小心點,水晶融化的速度加快了。」被楊旭的舉動弄得一臉愕然的火舞提醒道。

「那你還傻站著幹嘛快點動手啊,把水晶敲下來不然我們沒辦法吸收。」楊旭喊了一聲撿起地上的大鎚又輪了過去。

火舞雖然感覺這個畫面有點怪異,就好像一個猥瑣大漢當著一個美女的面在剝美女衣服一樣,不過她還是下意識的撿起一塊水晶碎片感受了一下,隨即目光驟然變得亮晶晶的。

下一刻火舞也不講什麼矜持了,拿出一把厚重的斧子也向著水晶劈了過去。這斧子顯然不是她的武器,而是之前在武器店的倉庫中順手拿到的。

哐當!

巨大的碰撞聲在狹小的地下裂縫中回蕩楊旭感覺自己的耳朵都快被震聾了。

「你幹嘛?」腦袋被巨大的聲響弄得有點眩暈的楊旭搖了搖腦袋對著火舞吼了一聲。

「那個……我好想砸不下來。」火舞有些痛苦的晃動這肩膀,顯然剛才全力一劈讓她吃到了苦頭。

「額……」腦袋恢復清醒的楊旭看了看火舞又看看水晶,隨後再看看火舞手裡卷刃的斧頭。

顯然剛才火舞是用了全力,可為什麼水晶上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呢?而自己雖然也感覺水晶很堅硬,可一鎚子下去也沒費多大力氣啊。難道砸這個水晶只能用鎚子,不能用斧頭?

顯然這個理由很扯蛋,但眼看著水晶又向下縮了一圈,楊旭也沒時間去找原因舉起鎚子一邊砸一邊對火舞說道:「我來砸,你快點撿。」

「好!」看著水晶『消化』的速度越來越快火舞也知道這個時候沒時間弄明白原因,於是彎腰開始撿水晶的碎片。

砰砰砰……

鎚子和水晶碰撞的聲音不斷在裂縫中想起,同時每一次撞擊聲都伴隨著無數叮鈴鈴猶如珍珠撞在玉盤上的清脆聲。

就這樣楊旭就好像在努力開山的土拔鼠一樣,不斷在水晶上挖掘著,當最後一點水晶在黑袍人身上消失之後,楊旭警惕的向後退去同時把手裡的鎚子換成了長槍,火舞也放棄了撿地上的水晶碎片和楊旭一起向後退,兩個人一邊退一邊盯著黑袍人。

如果說剛才黑袍人是否活著他們只是猜測的話,那現在他們十分確定黑袍人肯定活著,因為當水晶消失的一瞬間,對方的胸口就開始起伏,兩個人能十分清晰聽到她的呼吸聲。

十幾秒之後胸口不斷起伏的黑袍人呼啦一聲坐了起來,楊旭差點沒把手裡的長槍直接捅過去,但理智還是讓他壓制住了衝動。

「可惡的小賊留下血晶然後滾蛋,否則——死!」黑袍人的確是一個女的,而且聲音猶如黃鶯一樣婉轉,可那陰森的語氣沒有讓楊旭和火舞感覺到動聽,反而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顫全身汗毛豎立起來。

「金丹期!」楊旭眯著眼睛沒有後退也沒有前進,保持防備的目光不斷在黑袍人身上上下打量,隨後臉上帶著從未有過的凝重神色。

黑袍之下女子的面色變了一下,顯然她沒有想到楊旭能一下子看出她想修為。不過因為黑袍的遮擋楊旭和火舞看不到她的神色。

因此她語氣繼續格外陰森而且霸道的說道:「東西留下,滾!」

「金丹期的修士什麼時候這麼好心腸了?這個東西應該對你很重要吧?」楊旭拿出一塊水晶在手裡晃了晃,臉上帶著意味深長的笑容說道:「打個商量你告訴我這個東西怎麼用才能發揮最大作用,而作為回報我不殺你怎麼樣?」

「她……不能動?」火舞這個時候也看出了蹊蹺的地方,她發現黑袍人自從做起來之後似乎一動不動,哪怕是一根手指都沒動一下。

「她要是能動還能和我們廢話嗎?聲音都是靈力震動聲帶發出來的連嘴都不能張能動才怪。」楊旭收起了長槍向前走了一步。

但下一刻他臉上露出愕然的神色又把踏出去的腳步收了回來,就在他踏出腳步的一瞬間,整個裂縫中突然颳起了能量風暴,這股能量一旦失控他絕對連一點渣滓都剩不下來。

「我說,我們沒仇沒怨的你不用這麼衝動吧?」能量風暴的中心根本不用找就知道是黑袍人自身。

水晶中蘊含的龐大能量即使水晶被楊旭撬走了五分之一剩下的能量也不是她一個金丹期的修士能夠承受的。

黑袍人估計是用什麼秘法把水晶的能量吸收之後封存在了體內,但這股能量實在是太龐大了,即使封印起來微微擴散在她身體中的能量,依然讓她吃撐了不能動。

但此時的黑袍人就是一個巨大的火藥桶,一旦她封印在體內的能量失控,那她周邊所有的東西都會被失控的能量風暴碾壓成齏粉。

「東西留下,滾!」黑袍人的聲音依然十分冰冷。

「你這樣的話那就沒意思了。」楊旭一臉的不爽。

隨著他的話音剛落下能量風暴又開始以黑袍人為中心向著四周肆虐蔓延,火舞扯了扯楊旭的衣角讓他不要再刺激這個黑袍人了,僅僅只是這小範圍的能量風暴已經讓她心驚肉跳的了,要是真的全部爆炸開來絕對會死的不能再死了。

目光盯著黑袍人雙方僵持半響,一動不動的楊旭突然向前跨了一步,空氣中瀰漫的能量風暴一滯隨後開始瘋狂肆虐,火舞嚇的臉色都變了。 半響之後裂縫中回復平靜,楊旭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此時感覺背後濕漉漉的衣服貼在皮膚上很是不舒服。

「擦,我就說哪有不怕死的人,尤其是你這種明明獲得了大造化前途遠大的傢伙。」楊旭感覺雙腿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突然肆虐的能量風暴讓他的靈魂都在顫慄,要不是黑袍人拼著受傷把被他一嚇差點失控的躁動能量壓制下去,他們三個現在估計連靈魂碎片都找不到了。

「你以後能不能不要這樣,會死人的知道嗎?」火舞也癱軟的靠在石壁上,面對剛才的能量風暴,就好像一個弱小的人類在面對肆虐的洪水一樣渺小無助,她是真的被嚇到了,現在心臟還在砰砰砰狂跳呢。

「好吧,你贏了。」楊旭緩了半天才緩過勁來,對著黑袍人說道:「咱們井水不犯河水這裡讓給你我們走。」

說完起身去攙扶火舞打算離開,可都把火舞拉起來了對方卻沒有說話,也不知道是同意楊旭的做法,還是不同意。

「行不行說句話啊?」楊旭又追問了一句。

可裂縫中安靜了十幾秒之後對方依然沒有回應。

「這個……」楊旭的眉頭挑了起來。

「她會不會昏過去了?」火舞小聲的說道。

楊旭一愣隨即鬆開火舞,但剛上前他就被火舞一把抓住,剛才那種驚心動魄的感覺太刺激了,火舞實在是不想再經歷一次,所以不願意讓楊旭再刺激黑袍人。

「應該沒事,她好像真的昏過去了。」楊旭拍了拍火舞的手背向著黑袍人指了指。

火舞向著黑袍人看去,隨後注意到全身都被黑袍籠罩的對方,此時有一隻手露在了外面,而這隻手竟然正在一點點的被晶體化。

沒錯就是晶體化,如果說剛才黑袍人是被晶體包裹著的話,那麼現在她的手正在一點點變成晶體。

「她……」

「應該是體內力量失控了。」楊旭想了一下說道,然後慢慢的走到了黑袍人身邊。

看到楊旭蹲在黑袍人身邊仔細打量這對方火舞也忍不住走了過來,說真的對於金丹期的修士她還是第一次看到蠻好奇的。

「她這樣下去會怎麼樣?」看著對方晶體化的手掌從指尖開始慢慢的往上蔓延火舞小聲的問道。

「應該會徹底的變成了晶體吧。」這種情況楊旭也是第一次見到所以也說不清楚。

「要不……救救她?」沉吟一下火舞開口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感覺到眼前這黑袍人身上散發著凄涼的氣息,這種氣息讓她有一種感同身受的感覺。

楊旭遲疑一下,最後點了點頭:「我試試吧,就當是她拼著受傷也要壓制住混亂的力量沒讓我們玩完的回報吧。」

可想要救對方楊旭一時間卻不知道該怎麼救,搜刮自己腦海中所有可行的辦法之後依然沒有理出什麼頭緒來,於是楊旭乾脆把手伸過去抓住了黑袍人已經晶體化一半的手掌,先看下對方究竟什麼情況再說吧。

但剛抓住對方的手掌還沒等楊旭探查,一股巨大的能量順著他的手掌直接從黑袍人身體中沖入他的內體。那巨大的能量把他的筋脈瞬間塞滿,讓他的筋脈開始不斷膨脹,楊旭瞬間有一種被人從內部一點點撕裂的感覺。

突然的變化讓楊旭心中一驚連忙收手,可他發現自己的手好像黏在了對方手上一樣甩都甩不掉。

「你……」火舞瞬間察覺到了楊旭的異常想要伸手去拉他。

「別碰我,也別碰她。你距離遠點,如果我也撐不住你趕緊走。」楊旭吼道,然後盤腿坐在了地上閉上了眼睛。

幾秒鐘之後一道道青筋在楊旭肌膚表面浮現出來,而且這些青筋還在不斷的膨脹著,讓楊旭的樣子看上去格外的猙獰。

「怎麼辦,怎麼辦……」看到楊旭恐怖的樣子火舞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想要伸手去碰楊旭,可想到楊旭的叮囑又不敢伸手。

就在她猶豫之中楊旭全身的毛細血管瞬間被撐的爆裂整個人變成了血人。焦急的火舞看到楊旭的樣子一咬牙什麼都不管了直接向著楊旭另外一隻手抓去。

僅僅只是幾秒鐘的時間她整個人就好像長大一圈一樣,細小的血管也開始爆裂,一時間整個地下裂縫中一層血霧開始瀰漫。

「消耗掉,消耗掉,消耗掉……」火舞牽住他的手楊旭一點感覺都沒有,此時他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如何消耗體內暴漲的能量上。

首先楊旭開始運用兵伐篇把丹田中的靈力化作一柄大斧開始在體內不斷開拓堵塞的筋脈,從而減輕其他筋脈即將要被能量撐的爆裂的壓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