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裡不對?」關明急忙問道。

「剛才那麼一剎那,這幽鬼就好像是擁有自己的意識一般,雖然時間還不到十分之一息的時間,但我的感覺是不會錯的,看來,這《封聖功》也並非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而且最關鍵的,應該記載在後半部分,可惜百歌並沒有得到。」谷瑾萱的聲音還是如同剛才凝重。

關明心中猛然一驚,幽鬼支配只是百歌施展出來的招式而已,雖然凝形達到了駭人的地步,可是,谷瑾萱竟然說這幽鬼有自己的意識,這就已經不是駭人那麼簡單了。

但是,谷瑾萱從沒有錯過,對谷瑾萱的話,關明也從不懷疑。

如果真如谷瑾萱所說,這幽鬼擁有自己的意識,那百歌繼續修鍊下去,恐怕會對身體不利,說不定日後還會被幽鬼反噬。

可這種荒唐的話,有誰回信,而且如此強大的招式,百歌又豈會因為關明如此荒唐的話就從此放棄修鍊?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看來,也只有日後做觀察然後再慢慢的解決這個問題了,關明心中暗自道,百歌是他計劃任務的一環,自然不能出什麼錯。

此前最重要的,還是先將幽鬼擊散,取得這場比試勝利。

「轟!」

關明再次打出一擊包含雷電之力的天雷擊,雷是邪惡的剋星,對付幽鬼這一些招式更是有著壓倒性的威視,所以剛才關明才會選擇近身交戰。

因為上次的雷劫,關明肉身本身就含有雷電之力。

而且關明自信,以自己的肉身強度,這幽鬼也無法奈他何。

隨著關明打出的拳頭越來越密集,幽鬼身上不可修復的洞口也越來越多,而且顏色也變得有些灰白。

作為施法者,相互相連,百歌張嘴哇的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幽鬼被創,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最後一招,暗影天雷拳!」關明突然爆喝,竟然同時數十道包含著雷電的全影,這一招的靈感來自傳授給劉濤《暗影拳》和天雷擊的結合。

「砰砰砰!」

拳頭幾乎全部落在幽鬼的身上,幽鬼的顏色更加暗淡,幾乎已經變白消失,百歌臉色也是瞬間變得慘白,身體登登登退了三步,驚懼不已的看著關明。

他本以為,憑藉此招,就算無法壓制關明,最起碼自己也能取得一些優勢,卻沒想到,關明完全將他壓制住,幽鬼甚至無法對關明造成丁點的傷害。

頂多,就是讓關明造成了些許傷害。

終於,幽鬼已經不支,消散無蹤,只不過關明瞳孔一陣猛縮,因為幽鬼消失的瞬間,彷彿看了他一眼,這種感覺十分荒誕,但關明卻覺得十分真實。

被百歌施展出來的幽鬼,看來真的具備自我意識,只不過其中有關明所不知道因素在裡面,或許,也是因為現在百歌實力還不夠強的原因。

「葉子兄,我甘拜下風,這一戰,我輸得心服口服!」此時百歌已經抱拳開口,他已經受傷,完全沒有繼續比試下午的必要。

要說百歌,現在肯定還有再戰之力,可是,就算繼續和關明戰鬥下去,結果也不會有什麼兩樣。

關明也沒想到百歌竟然如此乾脆,他可是還有很多招式沒用上,就比武滅仙指,靈靈器鴛鴦匕也始終沒有動用。

不過,之所以會是這樣,更多的原因也是因為關明的雷電之力剋制住幽鬼,否則,關明要擊散幽鬼,絕對不是輕易之事。

「我只是剛好招式壓制你罷了!」關明也笑著抱拳,關於幽鬼的事情,還是決定暫時不對百歌說,免得百歌心中會對自己產生一些胡思亂想。

百歌沒在說什麼,關明這話除了給他面子,也有幾分客套的成分在裡面,百歌走下了擂台,司徒衫也緊接著站起來宣布這次的結果:「第一回合,鬼宮百歌對戰散俢葉子,葉子勝,葉子進入二強。」

關明走到袁沛柔幾人身邊,劍浩浩一臉興奮的道:「老大,你真是太厲害了,百歌可是化勁中期的高手啊,你擊敗他竟然這麼輕鬆,要不是因為我是男的,我真想給老大你……」

後面的話劍浩浩沒法再說下去,因為武識捂住了他的嘴巴:「我都快聽出繭了,你這麼喜歡,離開蒼黎島后,我幫你安排一下,帶你去某國變性,保證你變成一個大美人!」

「呸呸!」劍浩浩打掉武識的手:「那就不用了!」

「別別,我也不好這一口!」關明也笑著開了一個玩笑,和百歌交手,他基本沒受傷。

看來自己的實力果然強大,難怪谷瑾萱會說青丹以下無敵,那不就是說半步真武境界下無敵,看來就算是對上化勁大圓滿的武者,關明未嘗不能勝。

「切!對付區區一個化勁中期的武者,花了這麼長時間,你的確是夠輕鬆!」谷瑾萱撇了撇嘴,聲音中明顯有幾分不屑。

關明滿頭黑線,谷瑾萱的眼界有多高,的確,這種戰鬥根本入不了她的法眼,而且她覺得,關明應該是以更快的速度,更輕鬆的方法擊敗百歌。

第一回合結束,司徒衫緊跟著宣布第二個回合比試開始。

第二回合的比試,是合歡宗的葉高暢對戰峨眉的鳳玉紅。

鳳玉紅手握長劍,腳步漣漪的走上了擂台,葉高暢則是猛然一躍,直接躍上了擂台,他看著鳳玉紅,皺了皺眉:「我不喜歡和女人交手,你也不是我的對手,你認輸吧!」

「休想,看劍!」鳳玉紅低喝一聲,身為正道弟子,剷除邪魔外道是從小被灌輸的責任,她豈有像葉高暢服軟之理。

鳳玉紅承認自己的確並非葉高暢的對手,但是,她要戰,為正道而戰,而峨眉的尊嚴而戰。

手往前一勾,腳步一踏,劍芒斬出,第一招,鳳玉紅使出了越女勾魂劍,這一招可不僅僅是動作優美,而且威力也十分強大。

「麻煩!」葉高暢低語了一句,猛然一掌打出,身上的煞氣湧現,一招天冥神掌轟然而至,竟然打得鳳玉紅的劍往旁邊移了幾分。

「好重的煞氣!」鳳玉紅擰緊了眉頭。

而剛才葉高暢一掌就將她的劍招拍得往旁邊偏移,鳳玉紅嬌喝一聲,不僅沒有收劍,反而是順勢而為,因為劍有兩刃,兩側薄而鋒利,生硬格擋的方法也從不是峨眉劍法追尋的,她們採用的是斜出走邊門,就是人們常說的「搶外門的方法」。

這種方法是寓攻於避,即躲開敵人的鋒芒,走邊門而近,出其不意的攻擊敵方,這次邊門而入,鳳玉紅施展出一招『抱虎歸山』。

葉高暢剛才打開了鳳玉紅的劍,卻也無形中讓鳳玉紅的攻擊變得更加強大。

這招『抱虎歸山』就好像是猛虎出籠,但卻又有折回的意思,兩種截然相反的意境,根本讓人看不懂其中的虛實,葉高暢也是眉頭一皺,顯然短暫的功夫無法想出破解之法,只能以蠻力和鳳玉紅硬抗。

「生相之力!」葉高暢一掌拍出,肉掌再次和寶劍貼合,只不過,這次鳳玉紅走的是邊門,雖然葉高暢再次將寶劍打斜出去,但他畢竟只是肉掌,被寶劍在手掌劃開了一道血痕,鮮血頓時流了下來。

「該死,大意了!」葉高暢咒罵一聲,身子猛然挺進,顯然是想將鳳玉紅壓制住,而鳳玉紅依舊不收招,繼續順勢而為,又是一套強大的劍招揮出。

「掃蕩群魔!」 這招『掃蕩群魔』比起上一招的『抱虎歸山』,無論是速度和威力都要大了很多,最重要的是,這一招攻擊的位置極為刁鑽,全方位的攻擊,將所有的後退全部封死,頓時就給人一種避無可避的念頭。

「可笑,雕蟲小技而已!」葉高暢卻是冷笑一聲,不慌不忙,雙手探於胸前緩緩揮動,動作玄奧無比,一股內力漩渦瞬間凝成。

「斗轉星移!」

這一招最強大之處就是不僅可以防禦下攻擊,而且同時將攻擊返還到攻擊者的身上,掃蕩群魔落在斗轉星移上面之後,頓時停頓下來,難以再進分毫,葉高暢手也猛然一震,鳳玉紅面露大駭,手中寶劍不斷地揮斬,發出乒乒砰砰的聲音。

當鳳玉紅停下來的時候,她的氣息明顯有些亂了,而且沒人注意道,鳳玉紅握劍的手微微震動了一下,鬆開而後捏緊。

很顯然,剛才鳳玉紅吃了不小的虧。

「怎麼樣,對自己的攻擊還算滿意吧!」葉高暢這時邪魅一笑,身子再次往前踏出一步,手掌翻下,直接拍落。

「翻天印!」

一個巨大的印璽從天而降,足有五個平方大小,這印璽上面,更是傳出與葉高暢身上相同的煞氣,就猶如墜落的隕石,鳳玉紅臉色在變,寶劍往上斬去。

「絕劍,殘虹一式定乾坤!」

強烈的劍意似涌而出,和翻天印撞擊在一起,這一刻,周圍的空氣都似乎因為兩人的攻擊而爆炸瞬間抽空,變成了一處真空地帶。

鳳玉紅的絕劍並沒有將翻天印徹底的摧毀,但也讓翻天印變得暗淡無比,鳳玉紅再次身法飄逸後退,剛好避開了翻天印攻擊的範圍,並且再次一劍斬出。

「紫竹入雲式!」

這一招看似是後退,卻恰恰相反,其實是一種已退為進的攻擊劍招,鳳玉紅手中的寶劍徑直的朝著葉高暢的喉嚨抹去。

「錚!」

葉高暢雙指冰龍,夾住了劍尖,屈指一彈,寶劍再次被打得便宜,葉高暢身體向前挺近,爆發力十足,一掌落在鳳玉紅的胸口。

「噗!」

身體退出去的時候,鳳玉紅張口噴出一口鮮血,臉色瞬間變得蒼白。

「你輸了!」葉高暢沒有在繼續攻擊,而且冷淡的看著鳳玉紅。

鳳玉紅有些不好受,想不到,她在葉高暢手中竟然沒能撐過多久,其實,就在她打出殘虹一式定乾坤的時候,這場比武的結果就已經顯而易見了。

峨眉劍法中有一句並言:「殘虹者,非劍之殘者也,猶棋之殘局,只須一著,即可定輸贏也!」

這一招她無法佔據優勢上風,那落敗就已經成為事實。

這一回合葉高暢和鳳玉紅的比武,兩人的招式不算太絢麗,但是每一招一式都孕育強大,這也是武者修鍊到登峰造極之後才能領悟的。

光靠那些外表華麗的招式,越到後面,作用顯得越廢。

真正的高手,揮拳打掌間都蘊含著莫大的力量,這才是勁的真諦,才是武道最根本的力量。

「第二回合,葉高暢勝!」司徒衫站起來宣布結果,兩人各自下了擂台,司徒衫又宣布第三回合開始,凌瀧和行心分別上了擂台。

「行心大師,請賜教!」凌瀧看著行心,臉色平靜的道。

「凌施主,你繼承了家父的無上絕學降龍十八掌,貧僧便以擒龍手和金剛伏魔咒對之,無法剋制,貧僧甘拜下風。」行心雙手合十,開口道,隨後眼睛變得凌厲,猛然出爪,朝著凌瀧抓了過去。

擒龍手!

作為少林絕技之一,其中蘊含著極為強大的力量,凌瀧也不敢大意,當即就一掌拍出。

「雙龍取水!」

這是作為虛實合併攻擊的招式,瞬間兩條五爪金龍打出,發出一聲咆哮,撲了過去,在半路與擒龍手碰撞,行心猛然一扯,兩條金龍竟然瞬間消散。

這擒龍手,果然強大,如此輕鬆就破掉了凌瀧的攻擊。

但凌瀧顯得並不著急,又是一掌拍出,這次乃是降龍十八掌當中的第十四式損則有孚。

此乃以一敵百的招數,與密雲不雨、損則有孚互補長短,關鍵在於後手反攻,借力打力。

行心的擒龍手攻在於力,凌瀧就以借力打力的招式,剛好能夠將其克制,行心顯然也知道這一招不好對付,但他先前已經說過,只用擒龍手對之,於是再次抓出。

「轟!」

兩招直接對上,行心被震得往後退了兩步,留下了兩個清晰的腳印,凌瀧則是不動分毫,並且迅速的再次拍出一掌。

「潛龍勿用。」

搶先性攻擊招式,也是極為省力的一招,但是爆發出來的力道可不能小覷,而且這招的關鍵在於左右夾攻,行心剛才才被震退出去,此時根本無法左右兼顧,頓時被凌瀧的攻擊再次往後逼退了兩步。

但是他的擒龍手再次抓來,凌瀧瞳孔一縮,往後退去,她雖然實力要強於行心,但是如果和行心近身交戰的話,局勢會對他不利。

「呔!」

行心張嘴吐出一個奇怪的音節,一股力量從他嘴中爆發出來,形成了某種攻擊,竟然讓凌瀧身子微微震了一下,而行心也趁此逼近了凌瀧,擒龍手再次抓下。

「神龍擺尾!」

凌瀧一聲嬌喝,這本是保命的招式,現在被凌瀧用來和行心拉開距離,其實凌瀧也是實屬無奈,否則怎麼可能輕易動用此招。

「詫!」

行心又再次張嘴,又是一個奇怪的音節從嘴裡爆發出來,讓凌瀧身體再次一頓,隨後猛然後退。

其實,降龍十八掌中近身的招式不少,而且威力甚是強大,可是偏偏被少林的擒龍手壓制,這也是為什麼目前為止,凌瀧會和行心保持距離的原因。

行心壓力也是很大,因為他根本無法傷到凌瀧,而且這樣消耗下去,最先支撐不住的肯定是他,行心眼中閃過一抹堅毅之色,腳步猛的一踏,猶如猛虎出籠,又如龍飛衝天,勢不可擋的朝著凌瀧逼了過去。

「震懾百里!」玲瓏的反應又怎麼會慢,猛然推出的一掌和行心撞在一起,行心麵皮子禁不住抽了一下,但他強行忍住,身子繼續朝前逼近!

「轟!」

招式強烈的碰撞,致使兩人都往後退去,兩人嘴角都掛著一絲血跡,但有所不同的是,行心此刻臉色有些蒼白。

這一次,他選擇了以傷換傷,不過,凌瀧實力終究要強於他,震驚百里更是奪「勢」的一招,自己的「勢」不夠禦敵,可以借「勢」。借于山川,借於江河,借於友人,借於敵人。此招關鍵在於「猛」,一人必死,十人不可擋,遇強則強,龍吟虎嘯,氣吞山河。

這股力量猛然爆發出來,並且行心能夠抵擋的,而且在那個攻擊瞬間,行心也無法換招攻擊。

「阿彌陀佛!」行心突然高聲道了一句佛法,複雜的看著凌瀧:「凌瀧施主,是貧僧敗了!」

繼續比試下去已經沒有絲毫意義,行心之所以到此為止當然也有他的原因,因為這一個回合比試結束之後,就只剩下二強的四人。

四人當中,三人都是屬於邪道,正道這邊則只有一人。

這可是正道從來沒有遇到過的劣勢。

當然,其中最關鍵的原因還是葉子的立場,否則,邪道就算是用了一些卑鄙手段,正道要想和其持平,也並不是什麼難事。

但現在恰巧不是如此,行心自問,凌瀧要強於她,在後面的比試中贏的幾率也更大,他自然沒有必要繼續和凌瀧交手,消耗凌瀧的力量。

還不如讓凌瀧保持最佳的戰鬥力迎接後面的比試。

「大師承讓了!」凌瀧客氣的道,她自然知道行心是什麼意思,否則,她就算真的擊敗行心,要付出的代價怕也是不少。

因為少林武學不僅強大,而且攻防兼備,古時更有一種說法,天下武功出少林,何況剛才行心和她交手也只用了兩種武學而已。

行心依舊雙手合十,微微點頭,然後便走下了擂台,凌瀧也走回她原來所在的地方。

三強的比試已經結束,有一人輪空,自此,進入二強的四人已經誕生。

分別是邪道散俢身份的葉子、合歡宗葉高暢、守護契凌瀧,以及血煞宮的屠戮生。

「今天的比試到此為止,明天我們會再次進行比試,然後決賽出一強,最後是巔峰之戰,各位都散了吧!」司徒衫的聲音響起。

到了後面,自然要留給比試的武者一些恢復實力的時間,只不過也不能給太多,所以就只有一天而已。

至於一天能恢復多少,全靠個人造化。

不過這些人,背後都有些底蘊豐厚的宗門之撐,肯定會不顧一切代價的讓這些人恢復,只要不是受的傷太重,其實一天的時間,已經完全足夠了!

正邪兩道的兩人各自返回所屬的臨時住所,關明也跟袁沛柔等人說了幾句,然後便走向了邪道那邊,屠戮生等人本來欲走,恰巧見到關明朝著他們走來,便停下來等著關明。 等到關明走近之後,幾人相互跟關明打了招呼,到是計小璇,只留給關明一個鼻孔,可惜,她比關明足足矮了一個頭,所以她的這個動作在關明看來,反而是有些好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