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難道是類似於那種測試用的天梯?越往上越難走?」王浩仔細感知那股壓力,的確隨著他的深入這壓力也是越來越大。

「青囊經這是讓我過來鍛體嗎?」王浩發現這種壓力對他意義不大,僅僅只有鍛體的用處,然而他已經不需要鍛體了,一旦清除體內殘留的萬化神功餘威他的不滅之體又會出現。「算了才幾丈罷了,往前走走吧。」

而身後一群人三三兩兩的散開,也有幾個人跟在他身後上了橋。

「不對?有些不對勁!」王浩轉頭看向四周,橋上材質已經變了,沒有變的是那種不斷增加的壓力。「這是?麒麟?」王浩看著腳下的花紋,剛上橋的時候他根本沒有看到任何花紋,只有一片空白,而隨著這麒麟花紋的出現周遭壓力猛升,感覺就像面對一個洪荒巨獸!

「有趣!」王浩眼裡露出精光,一跺腳竟然跑了起來。而他身後的人看到這一幕眼睛瞪的有牛眼大!他們在這種壓力之下還得一步步前進,而前面那人竟然跑了起來。

壓力因為王浩的速度也快速增加。「恩?這是真氣?」王浩突然感受到這片壓力之中帶著武學範疇的真氣之力,王浩感到這真氣雖然不多,但是卻是那種源源不斷的感覺,於是他不顧自己傷勢直接強行運轉無名功法逆轉功法流動方向吸收起這種真氣。

隨著他的前進,真氣竟然越來越濃郁,感覺隨時可能暴起襲擊王浩!而他的收益是丹田內真氣更加充實,而且他還在不斷衝擊各大經脈中他沒有開闢的竅穴,以及督脈,可惜這時他的督脈如同石頭一樣堅硬。

「王浩,你的腳下!」青囊經的聲音又一次響起帶著興奮和激動。

王浩低頭一看,好嘛,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腳下竟然是一塊一塊皸裂的石頭,一個個如同在爭奪領土。

「星河沙!這裡每一塊石頭都帶著星河沙!」青囊經說著。

「星河沙?」王浩疑惑不解。

「星河沙是一種煉器用的材料,一粒星河沙是用天上的一顆星辰煉成的,重量千鈞!而且無比堅硬,煉器時加入星河沙會讓武器增加將近三倍的威力!」青囊經的聲音明顯就是告訴王浩趕緊拿別猶豫!「能拿多少算多少!雖然你用不了,把我召喚出來,把星河沙放在我的書頁中,我替你保管。」

「啊?你不是要貪污我的機緣吧。」王浩一聽就傻了,這青囊經為啥要將這星河沙放在自己書頁中。

「蠢貨!一粒星河沙放在你頭上足夠把你壓成肉泥,你放在我的書頁里我幫你先拿著,等你到了元嬰期再給你!要不然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青囊經都快氣瘋了,身為開天時期的至寶,他會貪污星河沙?貪污了能幹什麼,他又用不到。

「我該怎麼弄?」王浩一聽立刻召喚出青囊經。

「用你的真氣包裹這些地面然後提煉就行了!就是用真氣不斷入侵這地面讓它可以讓你控制!」青囊經急急的說著。

「好!」於是王浩直接盤坐下來釋放全身真氣籠罩橋面,他很聰明,上半身到丹田的位置繼續逆轉經脈流向不斷吸收外界真氣,而丹田以下的所有位置正向流轉將真氣流通到地面煉化星河沙。

「哦?這孩子竟然有如此至寶?」

「哼!我可是先說好了,王浩是我發現的,你們可不要貪圖他啊。」

「老白,你看你說的什麼話,收了個這麼好的徒弟,我怎麼就不能貪圖一下了?」

「一個九天金身丹!」

「成交。」

「你們兩個,為老不尊啊。」

這裡是清泉宗的大殿,為首的是一個中年男子,如果青囊經在這裡一定會驚訝,這人竟然是元嬰期巔峰,而他下首的是白老以及另一個元嬰期老怪物,再往下是幾個結丹期的老者。這群人就是清泉宗宗主太上長老和長老團了。他們一群人正看著大殿正中心地面的水鏡!

「這小子。他在煉化星河沙。」白老瞪大眼睛看著王浩的行為!

「哦?白老,你說這小子能煉化得了嗎?」那中年人看向白老。

「你也是我的徒弟,當初占星術都廢了?」白老根本沒有給這宗主面子,直接白了一眼。

「額。我這不是沒見過嗎。」那人根本沒有生氣反而有些坐立不安。

「小錢,你看看你成什麼樣子。坐立不安哪有什麼宗主模樣!」白老直接說了一句,而他的目光根本不在這宗主身上。

「白老教訓的是。」那人一愣,搖了搖頭無奈笑了笑。

「看著吧,這小子潛力很大。」白老的眉頭也有些皺起他已經看不穿王浩的深淺了。 王浩在這橋上已經將近二十多天了,而他的收穫很大,三百粒星河沙。將近一天十五粒的煉化速度就連那些清泉宗的長老宗主都看呆了,如果不是白老攔著估計這幾個人早就衝過來把王浩拉走了。

「王浩,還能更快點兒嗎?」青囊經焦急的問道,雖然王浩煉化多少他都無所謂,但是多一粒是一粒,這種東西除了各種宗門底蘊之外幾乎可以說弄不到。

而王浩一直缺少一個趁手的武器,青囊經更是想讓他多弄一些,不會用劍可以,那就用刀,你說刀也不會?那就用槍!總而言之就是越多越好!

「可以,但是你得用仙草保護我的軀體。」寶貝多了不壓身這個道理王浩也懂,但是他身體幾乎已經是極限了,一旦加快速度萬化神功餘威不壓制絕對夠他喝一壺的。

「行那就加快速度!」青囊經本體亮了一下,瞬間飛出十幾株年份很大的藥材,化成一滴滴藥液進入王浩身體。

同時王浩感覺自己經脈一陣清涼,瞬間加快了速度。王浩前幾天的煉化速度幾乎用了將近八成力量,而這次他決定使出全力!

「給我煉!」王浩咬著牙全力施展無名功法,轉瞬之間他的身軀造成了龐大的吸力!這種恐怖吸力竟然從他每一個毛孔發出,而他的周身竟然產生了一個個細小的漩渦!

幾乎被掏空的丹田瞬間充盈,然而不過數息時間丹田內的真氣全部被掏空,強化到煉化星河沙的過程中!

「青囊!」王浩心裡一急,他發現自己的經脈竟然開始破損起來,青囊經的藥液修復速度沒那麼快了!

青囊經輕輕震動,這一次飛出來將近百株藥草!最次的都有幾十年的藥性!青囊經的藥材庫如今只剩下不到百株的藥材!

這些藥草直接化成藥液進入王浩身體。

「不夠!」王浩控制不住了,無名功法全力施展他曾經試過,可行!但是他沒有試過逆向施展!

而這時,王浩的四周發生了異變,強大的吸力竟然將這片範圍內的能量吸收殆盡,但遠方的能量正在源源不斷的補充到這裡。

「青囊!不夠!」與此同時王浩發現他的經脈又開始顫抖崩壞!原因竟然是周圍真氣太少!因為萬化神功餘威的破壞是撕裂,而這時他的經脈正在乾枯!

「恩?這小子!糟了。」大堂里的人驚訝的看著王浩那邊,一個個修為都是結丹元嬰的老怪物,當然能看出來王浩此時的狀態。外界能量枯竭,吸收速度太快,如果跟不上能量消耗,他遲早會把自己榨成人干!

「小錢,我要去助他一臂之力!」白老正打算起身,只見外邊進來一個鷹眼勾鼻老者。

「老白,你還是在這裡看著吧。」這老者嘴角勾起一絲冷笑,明顯不打算讓白老去幫助王浩。

「郭建,你!」白老看著面前這人,氣不打一處來。「難道你想抹殺一個空屬性天靈根修士嗎!」

這郭建也是修仙世家郭家的人,二十天過去了他當然知道前不久發生了什麼。王浩遇險也是他樂意見到的!

「別給我扣這大帽子。」郭建冷冷的笑了下「桀桀桀,你難道想要破壞我清泉宗宗規嗎!」

「恩?」白老心裡一驚,這郭建也是陰險直接反給他扣了一頂帽子。

「白老,您還是在這裡看著吧。」三三兩兩長老的聲音響起,這群人站在郭建那邊!

「哼!」白老冷哼一聲看向清泉宗宗主。

「放心吧,如果這孩子有生命危險,清泉秘境會把他傳送出來的。」這宗主笑了笑,撇了一眼郭建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當然,身為修仙宗門的清泉宗,一定會擁有自己的秘境,而這個就是第一代宗主坐化之前留下來的秘境,與其他秘境不同的是這個秘境是那種極其少見的通靈秘境!這種秘境只有創造秘境的人在裡邊坐化,用自己靈魂才能打造出來。而這麼做將會永世無**迴轉生,永遠被困在這裡,一旦秘境受損或者被破壞他將會永遠消失在這天地之間。

「王浩,我將會用剩下所有的藥材給你提供一些元氣,實在不行哪怕身受重傷你也要強行打斷功法運轉!」青囊經話音剛落,剩下的幾十株近千年藥材就飛了出來化成藥液在此進入王浩身體。

「恩?有這麼多藥材不給宗門,這小子其心可誅啊!」郭建看著這堆藥材心裡的貪婪瞬間出現,不為別的,這郭建本人就是一個煉丹師!

「那是人家的東西,你想要自己找去!」白老沒有好氣的說著。

「諸位,要吵就出去吵。」清泉宗宗主搖了搖頭,威嚴的聲音傳了過來瞬間幾人全都不出聲。

「能斷嗎?」青囊經急急的問道。是!提升速度之後這星河沙煉製的速度就是更快了,不到幾分鐘就飛來一粒,但是代價太大!幾百株藥材即將消耗殆盡,而王浩卻停不下來了!

「不能!」

還有四十滴!還有四十滴藥液就會消耗一空,而這之後王浩就會處於完全失去保護的狀態,先不說他體內問題,甚至是他自己消耗都會將他榨成人干,而萬化神功餘威又不能使用,很久以前王浩就試過了,別說煉化了,就是真氣輕輕觸碰都會讓這餘威爆發。

「還有二十滴!」

「十滴!」

「完了……」青囊經絕望的聲音響了起來,藥液已經用光了!

「啊!」王浩撕心裂肺的聲音從他口中傳了出來。

他的身軀正在慢慢撕裂,皮膚皸裂滲出鮮血,他能清楚的覺得他的經脈開始破碎,他的骨骼慢慢變成粉末,他的血肉撕裂分解。

這是萬化神功餘威在作祟!

「王浩!」青囊經焦急的看著王浩,眼中靈光一閃將王浩儲物袋中的劍刃取出直接砸在橋面上,一滴血飛到王浩身上,這是狂獸本煉製的一滴萬獸血。

傷勢的確開始緩解,但是也不過一瞬間。王浩的身軀又開始破裂,即將身死! 王浩的身軀如同當年鍛體一樣正在慢慢破壞,但是與當年不一樣的是他沒有青囊經的仙草藥池保護,如今真的正在逐步走向消亡。他如今只能等待一個轉機,一個可以把自己生命保護下來的轉機。然而這個轉機卻遲遲沒有出現。

「青囊有什麼辦法沒有?」王浩痛苦的聲音響起,他將自己全部希望寄托在青囊經的身上。

「先堅持住,我想想辦法!」青囊經看著已經成了血人的王浩沉聲說道。

能量!只要給王浩足夠的能量他就能暫時抵擋住萬化神功餘威!去哪裡找呢!能量,哪裡會擁有龐大的能量呢?對了,靈石!

青囊經心思如電,快速的將王浩腰上的儲物袋拿出。他準備將這些靈石全部用作王浩消耗!

「王浩感受身邊的靈力,將這些靈力全部吸收,用作修復自身。」青囊經將王浩儲物袋中所有的靈石灑落讓王浩吸收。

感受到靈氣波動的王浩根本沒有猶豫,他也無法阻攔,一股強大的吸力直接覆蓋在這堆靈石之上,一顆顆靈石轉眼間就變成了普通的石頭,吸力太強靈石太少即將供應不上了。

而王浩吸收靈力的同時這片區域內真氣又一次充盈起來,甚至是靈氣也漸漸聚集過來。

「恩?如果能調動橋下的真元溪流的話?」青囊經看到這一幕瞬間化形飛身而下觀察附近的狀態。

「可行!」之間青囊經化身一分為二,一個留在這裡,而另一個直接飛走!他可不敢做什麼沒有把握的事情,留在這裡為了想辦法調動真元溪流,離開的是在這附近尋找一些用得上的仙草。

最開始他沒有這麼做的原因是不想招惹清泉宗的人,他可不相信這麼大的秘境會沒有人監視,而現在局勢不同了,他這麼做完全是為了保護王浩即便是觸怒清泉宗的人也在所不惜!

「這個器靈倒是有些門道。竟然能直接感知這附近的仙草波動。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郭長老你在清泉秘境可是種植了不少仙草吧。」清泉宗宗主看著眼前這一幕笑了笑。

「哼!」這郭建沒有說話冷哼一聲表示不滿。

「都說了誰得到是誰的機緣,郭長老你不會過去阻攔吧。」白老笑了笑看著郭建。

沒錯,清泉宗的幾個高層對於這個郭建是根本沒有什麼好感,因為不久之前這郭建就想要爭奪宗主之位,不過因為兩個太上長老的阻攔沒有得逞罷了。

「當然不會。」郭建臉上露出陰沉的笑容。

「我怎麼會與他一個小小弟子一般見識呢。」郭建的聲音帶著顫抖,他知道自己的某些計劃又會擱淺了。

一分為二的青囊經此刻也有一些作為,離王浩最近的青囊經已經成功調動了一滴真元溪流調送給了王浩,而另一個身軀也找到了幾株年份已久的藥材。但是每每青囊經拔起藥材的時候那片區域的靈氣竟然濃郁了三分,他被以為是這些藥材在搶奪這裡的靈氣,但是他總覺得那裡不對勁。身為記錄世間一切藥物的青囊經,他知道,這裡的情況根本不是他所想像的那樣。

「青囊,如何了?」王浩幾乎快要疼痛的說不出話來,現在他的確抑制住萬化神功餘威的侵蝕但是他卻抑制不住自身對於自身的侵蝕。簡單來說就是拆了東牆補西牆,根本無法顧及到兩邊。

「能堅持多久?」青囊經問道,同時將第二滴真元水滴送給王浩。

「不到一柱香。」王浩咬了咬牙。他根本不可能堅持一柱香時間!

「夠了!堅持住。」青囊經也點了點頭,繼續給王浩傳遞真元水滴。

這時異變突生,王浩身軀又一次辦法出前所未有的吸力,僅僅是一瞬間,橋上的真氣,靈力直接被吸收一空。而王浩腳下的星河沙卻快速增加起來,原本三百左右星河沙瞬間變成了六百多粒,僅僅兩三柱香的時間,王浩就煉化了二十天的量。然而再多寶物也得有命才能拿!

王浩身軀漸漸不成人樣,他的骨骼早就已經變成粉末,肉體也承受不住萬化神功餘威不斷膨脹,而且也會萎縮!他整個人都在變大變小,如同即將爆體一樣。王浩渾身上下已經沒有一處好肉!

「怎麼辦!」青囊焦急的看著王浩,他已經無法調動更多的真元水滴了。

「分身!」青囊眼睛一亮,立刻將分身召回,不過瞬間青囊經分身就帶著近百株藥材來到這裡而青囊經看著分身到達,自己也是進入身打算使用一個恐怖的能力,近百株藥材化成藥液進入王浩身體還是沒有多大用處,壓制許久的萬化神功餘威依舊不斷的爆發。

「百草號召!」青囊經手中快速結印,口中念著一句句聽不懂的話,他的身軀漸漸消失,而本體青囊經竟然在王浩身上浮了起來,閃耀這恐怖綠芒,這綠芒所過之處一株株仙草也是連根而起,向青囊經飛掠過來。

這所謂的百草號召正是青囊經的最後手段,用自己的天賦強行使用萬醫寶錄的手段,將周邊所有仙草聚集在一起。這種手段本是萬醫寶錄在齊全的情況下其主人可以使用的方法,如今青囊經強行使用他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後果!

異變突生,秘境中幾乎所有藥草都聚集在一起,當這些藥草飛出它們所在的地方,那邊的靈氣竟然增加數倍!現在整個秘境的靈氣都濃郁起來,潺潺小溪竟然化作一條真正的河水在橋下流過,秘境中竟然出現濃郁的霧氣,真元凝結而成的霧氣。

「王浩!」青囊經感覺到自己已經乏力,這種感覺就像萬年之前萬醫寶錄被擊碎的時候!

王浩聽到青囊經的話,連忙將身邊靈氣吸收壓制萬化神功餘威,而青囊經召集過來的仙草也化成一滴滴藥液進入王浩體內。

「天靈根,空屬性,天煞孤星,看來你就是這一代的混元無極體沒錯了。」一個空靈的聲音在秘境上空響起,「郭家,好手段啊。破壞我創造的清泉秘境,妄圖染指我所創造的一切。你們看起來是想要被滅族了吧。」這個聲音不帶著一絲怒火,反而儘是蒼涼。

「也罷,給這一代的混元無極體一些機緣,看看他能夠走多久吧!」

而這一切清泉宗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知道,甚至是他們監視清泉秘境的水鏡也已經失效。

「怎麼回事?水鏡怎麼失效了?」白老心中更加焦急,他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

「應該是創始人的手段吧。」而清泉宗宗主卻並不慌張,他的眼睛輕輕的看了一眼郭建。

「該死!我的計劃!老祖一定會懲罰我的。」郭建臉上並沒有表情,但是他心裡卻已經慌亂起來。

一群人心裡各有所思。

「小子既然你這麼喜歡星河沙,那我就幫你吧。」那聲音飄渺,可是不過數息整個秘境之中的靈氣和真元都被他抽調了一部分圍繞在王浩身前。

「還有這本書,代代混元無極體真的恐怖啊。」

隨著王浩吸收秘境中的能量被動煉化星河沙的過程他腳下的橋面正在慢慢消失,而一本古樸的書籍卻逐漸呈現出來。

時間在慢慢流逝,王浩此時的狀態已經變得如同剛過來時那樣。因為龐大的能量王浩已經抵擋住萬化神功餘威,而且由於青囊經的仙草他的身軀再一次好轉起來。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進行,萬化神功餘威被壓制龐大的能量不斷進入王浩的身體,他逐漸可以控制自己的無名功法了。

「王浩,你聽著,我即將陷入沉睡,這一次不知會沉睡多長時間,一切當心。」青囊經的聲音慢慢變弱,他的化身也已經消散,本體直接摔落在王浩身旁。如今他連自主回到王浩體內的能力都沒有了。

「青囊?」王浩也是意識到青囊經做了什麼。王浩剛剛控制一部分力量,便打算收功,可誰知地面上傳來一陣顫動,這片橋上的星河沙已經完全被王浩煉化,橋力量崩塌。

「糟了!」王浩連忙拿起青囊經,直接用真氣催動將那些星河沙存放在青囊經之中。「咦?這是什麼?」與此同時他也看到地上的那本書籍,其名百兵譜。

「先不管了!收起來再說。」瞬間王浩將兩本書籍接引到自己體內。從橋上跳了下去飛身進入真元河流。

「混元無極體,你聽著。你手中的那本書籍是上一代的混元無極體留下來的傳承,是一種兵器的煉製方法,上一代混元無極體寫下這本書為的就是造福後人,如今你能繼承他的意志。」秘境中那個空靈的聲音在王浩腦中響起,正是第一代清泉宗創始人!「小子,小心郭家。他們野心不小。還有,你需要學會佔星術找尋一個人,那人的星象是……」可惜話還沒有說完,王浩就落在真元河水裡。

這真元河水是創始人用大手段創造,哪怕取的一壺都可以將一個普通修士生生灌頂成為結丹!王浩一個肉身掉進去當然被這裡的規則認定成必死的局,而一旦被認定必死,那麼這片秘境中的規則就會將王浩傳送出去。

就是這樣王浩並沒有聽完那聲音的話。 王浩記得冥冥中有個聲音告訴他關於上一代的混元無極體的事情以及關於尋找什麼東西的情況,只可惜因為這個秘境的某些規則他被強制傳送出來沒有聽清楚這些。此時王浩感覺自己躺在冰冷的地上,他睜開雙眼一個用玉石雕刻的房頂映入他的眼帘,四周靈氣濃郁。正堂之上有一盞明燈,那燈芯竟是用白色的火焰構成。

「你小子醒了?」一道聲音響徹大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