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忠大人興許是搞錯了吧,我女兒從來就沒有離開過金龍院,現在她正在後院密室閉關!柳寒枝始終在守護著她!」祝昭明現在就恨自己修為太低,要不哪裡會和此人如此廢話。

「我有人證!祝昭明!不要再啰嗦了!今天我肯定是要把人帶走!如果有誰敢反抗!我便屠了金龍院!」鬼厲慶忠警告道,

「大人您這是故意要針對我們金龍院嗎!別以為自己是個武皇就肆無忌憚!這裡並不是你們東離洲!」祝昭明雖然不是武皇境,但也是武尊巔峰境,他為了寶貝女兒肯定不惜生命和鬼厲慶忠一戰!

「祝昭明!你好大的膽子啊!在北涼州我殺你如碾死一隻臭蟲!何必就這樣斷送整個金龍院!」

祝無雙此時從密室出來擋在了父親祝昭明面前對空中的鬼厲慶忠喊道:「喂!你一個武皇仗著自己的武力橫行霸道也就算了,怎麼還想誣賴我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這要是傳出去你也不怕人笑話嗎!」

「哼!小娃娃!既然做了難道不敢承認嗎!你帶人聯合齊家人圍殺我鬼厲家人的時候怎麼也沒想到有人看到了吧!」鬼厲慶忠冷哼一聲招招手,華凌楚靖一臉奸笑的飛到他身邊。 行動之前,祝無雙還特意派人偵查了周圍,並沒有發現人,所以她還是不太相信鬼厲慶忠說的,認為他是在唬人,便大喊道:「是誰誣賴我!讓他出來!」

華凌楚靖在鬼厲慶忠的示意下站出來說道:「祝大小姐,我是華凌家的華凌楚靖,你聯合齊家人設計殺害鬼厲一家我是親眼所見!怎麼你還想抵賴不成!?要不要我把當時的情況仔細描述一下呢!」

「你是個什麼東西!?」祝無雙怒道,

「小丫頭!不要再伶牙俐齒狡辯了!我以項上人頭髮誓就是你帶著你們金龍院的高手聯合齊家殺的鬼厲家族的人!」華凌楚靖有鬼厲慶忠撐腰一點也不害怕,因為他斷定這次金龍院肯定完蛋。

祝昭明一看要壞,指著華凌楚靖罵道:「好你個混賬王八蛋!我女兒一年多沒出過門就是為了避免被人嫁禍,沒想到她在家一樣也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祝昭明今天和你們拼了!」

祝昭明一聲大吼,金龍院金龍衛,銀龍衛,血龍衛全都站了出來,全都是一副要拚命的架勢。

鬼厲慶忠大吼一聲:「你們這些螻蟻!真的想這麼死嗎!」

「死有何懼!」祝昭明喊道,

「好!那就去死吧!」說著鬼厲慶忠釋放出四個六魂環銀角吞月蟒武魂虛影,揚手對著金龍院院子內站著的眾人拍出一掌。

這一掌只是隨意拍出,卻有著毀天滅地的威能,轟隆一聲,包括祝昭明在內,所有人全都被拍飛,血龍衛和銀龍衛當場死了將近一半。

祝昭明是哇哇的噴出幾口血,他是為了保護祝無雙中了這一掌。

「爹!」祝無雙看到父親吐血心疼的喊道,

「小丫頭!如果你再不跟我走!我就大開殺戒了!」鬼厲慶忠吼道,

「想要帶她走就先殺了我!」一俊美絕倫的少年雙手握著一桿如意精絕破天槍擋在了祝無雙面前喊道,

「公子長樂!你怎麼來了!」祝無雙吃驚的問,

「我來的還不算晚!今天我公子長樂就陪你一起死!」公子長樂說著用槍指著在空中的鬼厲慶忠吼道:「老不死的傢伙!在我們北涼洲肆意妄為,早晚有一天會有人出來收拾你的!」

鬼厲慶忠嘿嘿冷笑道:「你就是公子長樂!很好!還有誰!都出來!我一併帶走!」

「還有我!」一個脆生生的聲音喊道,公子長樂聽了心一沉,荀雪菲!她怎麼也來了。

「你又是哪個?」

「我是大唐帝國三品煉器師荀通舉的孫女荀雪菲!公子長樂未過門的媳婦!有本事你把我們都殺了!」薛雪飛拿著如意精絕幽索鞭走到公子長樂的旁邊,

鬼厲慶忠冷笑幾聲:「三品煉器師而已!無妨!你既然想死我自然會成全!」

「老混蛋!本公主今天也和你拼了!」一個鵝黃身影舉著一把赤紅的寶劍沖向半空的鬼厲慶忠,

「九公主!」幾個人都是一愣,

鬼泣慶忠看著趙瑜珺不住的點頭:「小丫頭!你就是大宋帝國的九公主趙瑜珺吧!你們來的很整齊啊!大明帝國的那個凱倫成秀呢!?」

「老混蛋!你給我死下來!」趙瑜珺一向很勇猛,她倒是想殺鬼厲慶忠,但是人家在半空中,她根本就夠不著,急的她在地上直蹦高。

「老鬼!我齊銳在此!要殺要剮沖我來!不關她們的事!」半空中一聲大吼,一隻渾身赤紅羽毛的大雕飛馳而來,

「齊銳!」祝無雙的兩眼瞬間濕潤,這個時候你還來幹什麼!可是不來就不是你齊銳了!

「老弟!」公子長樂高喊一聲!

「我的老弟!你怎麼來了啊!」趙瑜珺埋怨道,

看到眼前發生的一切,齊銳心如刀絞朗聲說道:「各位!齊銳感謝你們的這份情誼,但是我之前就說過,我和你們再無關係!鬼厲家的人要的是我!你們趕緊離開!」

鬼厲慶忠見騎著一隻赤色羽毛大雕的英俊少年,就知道他就是傳說中的齊銳。

終於露面了,抓住他何愁抓不住齊家其他人!這個孩子可是齊堂涵和宛辛若離的孩子,而且是傳承了齊家最正統血脈武魂,是所有齊家人的希望,為了這個孩子,齊家人可以犧牲一切可以犧牲的!

鬼厲慶忠勝利者一般的大笑道:「齊銳!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鬼厲慶忠本想抓走祝無雙逼齊銳出來,現在倒是省事了。

齊銳看到祝無雙抱著吐血的中年人,心裡是萬分的愧疚,都是自己太大意忘了華凌家,當時祝無雙還提醒過自己的,可是現在後悔也沒用了,於是怒道:「老鬼!這些人和齊家沒有任何關係!我跟你走!再也不要和他們糾纏!」

鬼厲慶忠撇著嘴說道:「祝無雙帶著金龍衛和金牌殺手殺我鬼厲家族這麼多人!你以為憑你一句話就完了!我很奇怪你一個死人憑什麼在這裡指手畫腳!」

「你想怎樣!?」

「我要活剮了你們祭奠我們鬼厲家這次死的所有人!」

「你當真要如此!」

「沒錯!」鬼厲慶忠對祝無雙說道:「你最好還是束手就擒!紫雲宗和大宋帝國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你必須跟我走!否則我立即滅了你們金龍院!」

齊銳大吼一聲:「休想!」祝無雙跟著他回去是必死無疑,那樣金龍院為了救無雙會傾巢而出,可是面對這樣一個武皇境,他們去就是送死。

齊銳想到這裡釋放出七個火鸞武魂和七個不死草武魂,但他還是沒有釋放玄甲獸武魂。

「小東西!就你這兩下子還敢在本皇面前耍嗎!」鬼厲慶忠嗤笑道,

「老鬼!你敢下地與我一戰嗎!」齊銳大吼道,

「哈哈哈……好!我便親手抓住你!到時候我看你們齊家會用什麼方式和手段來救你!放心我絕不會傷你一根汗毛,因為我就是要給你們齊家人希望!讓他們前仆後繼的來救你!直到最後一個齊家人倒在你面前,到那時候才是你的死期!」

「曹尼瑪!你個老狗廢話真多!來啊!你不是武皇嗎!讓我看看你到底幾斤幾兩!」齊銳收起赤羽喊道。 「老弟!我幫你!」公子長樂就要說著就要到齊銳身邊。

「公子長樂!你給我站住!九公主,祝無雙!雪菲!你們都不許過來!今天我齊銳就算死!也不會讓這個老鬼利用!如果你們誰敢靠前一步,我立即自絕當場!」齊銳喊道,

「齊銳!?」幾個人全都停下了腳步,因為他們知道齊銳是說的出做得到。

「來啊!老狗!難道你怕了嗎!」齊銳沖著半空中的鬼厲慶忠繼續喊道,

「怕!?我會怕你這個螻蟻!」鬼厲慶忠降落到地面,倒背著一隻手說道:「來吧!讓我看看傳說中齊家的妖孽到底是個什麼水平!

「貪狼誅魔斬!」齊銳拿出七星寶劍遠足元力斬出一劍,

齊銳這麼自不量力嗎,這是逼的他實在沒轍了,他現在就想著把這個鬼厲慶忠給引走,好讓金龍院趕緊收拾一下撤離此地,要不怎麼辦呢,打肯定是打不過,束手就擒那更是不可能。

剛才齊銳說的話也是真話,那就是就算死他也而不想被鬼厲家抓住,因為那樣他會生不如死。

如果自己被鬼厲慶忠抓住,齊家的人肯定會像他說的那樣前仆後繼的來救人,直到最後一個齊家人倒下。

不僅是他們,金龍院,公子長樂和趙瑜珺他們很可能也會如此,到頭來得有多少人為了救自己而死,所以他寧可死也不會被抓。

「你居然用的不是齊家的傳承劍訣!而且你的這一劍絕對是地階以上劍訣!小娃娃!告訴我你用的是什麼?」鬼厲慶忠被齊銳這一劍驚呆了,他可是武皇,所以一眼就看出這劍訣絕對在地階以上。

「老狗!看劍!貪狼滅神劍!」

這一招是貪狼七殺中威力最強的一劍,就見鬼厲慶忠的頭頂高懸一把紫紅色的巨大劍影,隨著齊銳往下劈劍,那巨大劍影也隨之刺向鬼厲慶忠的頭頂。

鬼厲慶忠不由是輕嘆一聲,暗道:「果然是個妖孽啊!真要是讓你活下去,我們鬼厲家遲早有一天會毀在你手裡!無論如何你都得死!」

雖然齊銳的這一招很強,就算是個武王境恐怕也會被誅,但面對一個武皇就被人家輕描淡寫的化解。

齊銳明知道自己這元力對武皇根本就造不成任何威脅,但還是大吼道:「破軍連環刺!」

「祿存分身斬!」

齊銳是用了他最厲害的攻殺手段,但全都被人家化解。

鬼厲慶忠雖然都化解了齊銳的進攻,但也是在他絕對強悍的實力下,尤其是對方施展的劍訣更是見所未見,而身法很可能就是傳說中的神階身法縮地成寸。

「小娃娃!你居然會縮地成寸!這都誰教你的!?」

會縮地成寸的人在中神州都不見的找出來一個,可是眼前的這個齊銳卻會,而且他施展的劍訣更是玄奧詭譎,所以鬼厲慶忠斷定齊銳是非常大的奇遇機緣。

「老鬼!你管得著嗎!」齊銳說著施展貪狼落葉斬,然後掉頭就跑,而且是施展著百步成寸瞬移跑。

但鬼厲慶忠是個武皇境,飛行的速度自然是比他跑的要快得多,所以還沒等齊銳跑出百步,鬼厲慶忠已經擋在他前面。

「齊銳!如果你把你的劍訣和縮地成寸身法給我,我立馬放了你!而且還保證不在追殺你們齊家人!」

鬼厲慶忠這話三歲小孩都不會信,齊銳大罵:「做你碼的春秋白日夢!老狗!給我死!貪狼破冰刺!」

「好!等我抓住你之後會有辦法讓你交出來的!」說完鬼厲慶忠也施展身法就想生擒齊銳,但齊銳雖然跑不過他,但短距離內還是能讓他抓不到自己,因為這瞬移真是太牛逼了。

就見齊銳就像鬼影一樣的在瞬閃,鬼厲慶忠根本無法判斷出他下一個落腳點,所以折騰半天就是抓不住,反而被齊銳折騰的很狼狽的樣子。

這時間一長鬼厲慶忠可就急眼了,於是他不再管齊銳,而是朝著祝無雙撲了過去。

「老狗!你敢!」齊銳看的清楚大怒就把星耀紫雷鐸拿了出來,對準鬼厲慶忠就是全力一擊。

鬼厲慶忠眼看就要抓住祝無雙,突然頭頂上一道水桶粗的紫色閃電朝著他的頭頂轟下。

可把鬼厲慶忠嚇了一跳,他不知道這是齊銳搞出來的,還以為是雷劫到了,所以趕緊運功護體硬抗。

就聽咔嚓嚓的一聲,這道閃電就轟在了鬼厲慶忠的頭上,本來挺白凈的臉瞬間被電了黢黑,就像是剛從煤炭中爬出來的一樣。

鬼厲慶忠抬頭看看天空晴空萬里,再一琢磨自己怎麼可能有雷劫,離著雷劫還特么的差兩個大境界呢!

「誰偷襲我!給我滾出來!」鬼厲慶忠怎麼也不相信這堪比武尊巔峰境的閃電是齊銳搞出來的,所以展開神識四下尋找,

「老狗!別找了!轟你的是我!」齊銳搖了搖手中的星耀紫雷鐸喊道,

鬼厲慶忠仔細看了看齊銳手裡那個帶著雷電之力的靈寶,問道:「這又是什麼?你身上的好東西還真不少啊!」

「老狗!小爺的寶貝多得是!想要來殺我啊!」齊銳就是想把他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這裡來,他恨不得祝無雙能明白自己的苦心,趕緊趁機帶著她爹離開。

但是現場人越來越多,祝無雙她們擔心齊銳的安危哪裡捨得走。

「齊銳!如果你再不束手就擒!我立即殺光金龍院的人!」鬼厲慶忠威脅到,

「老狗!你到底想怎麼樣?」齊銳就怕這個,問道,

「你和祝無雙給我走!其他人我可以放過!不然的話我第一個先殺祝昭明!」鬼厲慶忠喊道,

「好!我跟你走!」祝無雙說完很抱歉的看了眼祝昭明,跪地磕頭說道:「爹!對不起!是女兒不孝!來生我一定還做您的女兒!到時候再孝敬您!」

「無雙!爹無用啊!」祝昭明心疼的哇哇又吐了幾口血,他現在想和鬼厲慶忠拚命都不行了。

齊銳趕緊拿出五鼎培元丹來到祝昭明面前也跪在地上,把丹藥讓祝無雙餵給他吃,然後很愧疚的說道:「伯父!都是我不好!如果這次我大難不死,我一定會屠了華凌家為死去的這些人報仇!」 祝昭明也是恨透了華凌家,說道:「孩子!這個仇我自己會報的!既然華凌家作死,我會成全他們的!」

「伯父!都是我害了無雙和您!」齊銳也給祝昭明磕頭表示歉意,這等於是自己的老丈人,磕頭也是應該的。

祝昭明服下培元丹好了很多,拉著齊銳的手說道:「齊銳!這事不怪你!你也別太自責,而且你也千萬別小看了金龍院的實力,如果這次你能逃過此劫!你一定會對金龍院有個新的認識!」

「可是!無雙!」齊銳知道無雙現在和自己不得不跟著這個鬼厲慶忠走,因為如果不這樣做,祝昭明和金龍院這些人全都得無辜枉死。

現在的齊銳真是太糾結了,因為無論他做怎樣的選擇都會有很多人為他犧牲,但現在他也只能先顧眼前的人。

「齊銳老弟!我不讓你跟這個老混蛋走!」趙瑜珺拉著齊銳的胳膊嚎啕大哭,

公子長樂和荀雪菲也哭著過來,說道:「齊銳老弟!我們怎麼辦!」

「你們千萬別摻和了!看看金龍院被我連累成這樣!如果紫雲宗和大宋帝國也如此,我是萬死都不能贖罪了!」齊銳此刻也是心如刀割。

「齊銳!你不是在閉關嗎!怎麼突然回來了!」祝無雙問,

「無雙!對不起,祝凱其實就是我!當時我就是不想讓你為我擔心!本想等到了東離洲再告訴你的,卻不想千算萬算沒算到華凌家那幾個狗東西!」齊銳恨的牙差點咬碎,

「事已至此說什麼也沒用了!不過能和你死在一起,我祝無雙倒也知足!只是我太對不起我爹了!」一向堅強的祝無雙也終於忍不住哭起來。

「你們還不趕緊給我過來!難道還想讓我殺幾個你們才舒坦嗎!?」鬼厲慶忠咆哮道,

「只不過一個武皇四重境!居然這麼張狂!這是不是就叫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啊!你們鬼厲家還真是作死啊!難道就不怕從北涼州離開的高手大能去報復你們鬼厲家嗎!」一個聲音響起,半空中出現了一胖一瘦兩個中年人,

鬼厲慶忠臉色一凜,因為來的人也是武皇境,趕緊說道:「二位是來自中神州吧!難道不知道大央華宮定的規矩?」

胖武皇說道:「大央華宮定的規矩我們自然知道,但是我們北涼宗來接宗門弟子,你難道也要阻攔嗎!真沒想到你們東離洲的鬼厲家盡然囂張到了這個地步!」

「你們是北涼宗的人!?」鬼厲慶忠臉色一變,暗道不好,

「怎麼!要不要我帶你回去證明一下!」胖武皇冷聲說道,

「不用了!請問這裡哪位是北涼宗的弟子!」鬼厲慶忠明知故問,

齊銳這幾個人手裡有北涼宗的錄取令牌基本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鬼厲慶忠假裝不知道自然是惹怒了來的二位武皇。

瘦武皇大怒說道:「鬼厲慶忠!你這是跟我們裝傻充楞嗎!好!既然如此我不怕再告訴你一遍!聽好了!北涼宗特招弟子!祝無雙!齊銳!趙瑜珺!公子長樂!齊戰!凱倫成秀!他們的手裡可都是有我們北涼宗錄取令牌!」

「二位這樣做恐怕不太合適吧!」鬼厲慶忠知道有規則約束中神州的修者,所以倒也不怕的說道,

瘦武皇不屑的說道:「哦!看來你有意見!雖然大央華宮不讓中神州上的勢力插手外四洲的事情,但你要是傷我門中弟子,我們就算屠了你們鬼厲家大央華宮也說不出什麼來!你信嗎?」

「這個!……」鬼厲慶忠還不敢不信,中神州能在北涼洲建立下屬宗門肯定實力都不弱。

在中神州哪個宗門也得有幾個武帝坐鎮,真要是惹怒了他們,屠一個外洲家族那還真是當玩一樣。

「可是他們殺了我們鬼厲家數十人!難道就這麼算了!?」鬼厲慶忠凝眉問道,

「不算了你還想怎樣!?」瘦武皇白了他一眼比之前的鬼厲慶忠囂張跋扈多了,

胖武皇伸手指著鬼厲慶忠警告道:「另外!我還要警告你,凡是我門內弟子的親眷如果你們鬼厲家敢動,我們一樣有理由報復!就算不是你們傷的我們也會算在你們家族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