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山谷之中傳來一陣巨裂的震蕩,鯤鵬的巨爪幾乎一下子刺入了山谷泥土的深處,濺起無數的碎石。這帶著萬鈞之力的撞擊,本已氣海被抓穿的初聖頓時連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便已化成一攤爛肉。

「啾……」鯤鵬又一聲長鳴,振翅而起,在空中一個翻身卻驟然化成一位青衣少年,正是剛離開東皇俊自稱是戰無鵬的青衣少年,也就是戰無命的鯤鵬分身戰無鵬。

「碧眼,這人是你的!」鯤鵬分身戰無鵬擦了擦手指間的血跡,對著碧眼金睛獸叫了一聲,此人本源為土元素之力,正與碧眼金睛獸的屬性暗合,可謂是碧眼金睛獸最大的補品。

碧眼金睛獸歡暢地低吼一聲,一雙粗大的前爪猛然捶打著自己的胸膛,以顯示其心中的愉悅,這讓鯤鵬分身戰無鵬又一陣側目,這樣一隻血統高貴的碧眼金睛王獸居然喜歡學著猩猩的樣子,不過這也難怪,聽說這隻碧眼金睛獸一開始便是一群猩猩帶大的,只是後來猩猩老死,他的神志初開,才離開了猿群獨自生活,保留了點猩猩的習性也正常。、

鯤鵬分身戰無鵬取下這位初聖的乾坤戒,卻發現裡面居然有二十餘顆元氣珠,不由得十分驚訝,看來這命魔宗的人運氣還是很不錯的,一進入這玄天秘境便找到了元氣珠,當然這也有可能是打劫而來的,甚至有可能是這群命魔宗弟子的管理者,不管其東西如何得來的,現在成了戰無命的東西了。

看到這些元氣珠,戰無命的心思又開始活絡了,自己的本尊雖然仍在那獸神巢之中,可是這愛好打劫的習性卻沒有忘嘛,連這隻賤賤的玄冥戰虎現在成天都喊著打劫,鯤鵬分身戰無鵬完全跟著學壞了。

玄冥戰虎不知道戰無命這鯤鵬分身戰無鵬的想法,若是知道了必然會大喊冤枉。這鯤鵬分身戰無鵬雖然與本尊不是一體,可是這神魂卻是一體的,這神魂可是從本尊之中分離出來的。那還不是等於一個操控著兩具身體而已嘛,只是這個更高級,同時擁有可以獨立思考的能力。

既然打劫來得容易,那還不如乾脆等到最後把別人乾坤戒變成自己的,那麼別人的元氣珠自然也就是自己的了,既然那莫家的人利用十王的地圖在最終的地點設下圈套,那麼自己若化身為鯤鵬,其速度在這片玄天秘境之中,誰人能比?自己若是以鯤鵬的速度先一步趕到那裡,布下先手,到時候看是誰算計誰,那時,只怕元氣珠大把大把地自莫家人的乾坤戒之中掏出來了……

至於莫家人會不會一路去掃蕩各宗門的弟子,一路收服各宗的天才?這個是很有可能,但是畢竟這時間只有一個月,很快就會過去了,莫家之人只怕也沒有這麼無聊一路找一路尋,極有可能找幾個極為重要的點,而後設下陷阱,一批一批地收服和斬殺。不過這幾日他找到好幾波與役獸宗關係比較密切的宗門,都給過他們天機盤,讓他們關注莫家之人的動向,如果連這樣他們還不能避開莫家的人追殺,那麼死了也是該死的。

當然,戰無命也沒指望這些人對莫家的精銳造成什麼樣的重大損失,畢竟誰知道這些莫家之人中有多少用了怨魂鎖境秘法的老怪物,貿然前去,反而成了別人盤子里的菜,那就慘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最終他們可以選擇的地方應該就是這幾個目的地了。想到此處,戰無命對著正在吞噬那初聖身體的碧眼金睛獸吼了聲道:「別讓我看到你這難看的吃相,快點解決問題,我們有活要幹了。」

「哞……嗚」碧眼金睛獸嚎叫了一聲,顯然是不敢對戰無命不滿。這可是他的主子。

「叫你認真學,你不認真學,獸神大人不是教了你們練化橫骨嗎?你看看人家賤虎,現在都會說話了,你還在那裡」哞嗚「的。這玄天秘境之中你必須把橫骨給煉化了,如果出了玄天秘境還不會說話,以後就不帶你下山了!」戰無命沒好氣地訓斥道。

「老大,我不是賤虎,我是玄冥戰虎!」玄冥戰虎更正戰無命的話道,不過看那表情,不無得意,畢竟這確實是證明他比那頭笨笨的大猩猩聰明。而且這學會了人的語言打起劫來多拉風啊,一句「哥是來打劫的」嚇傻所有人……

獸神此時真正的發現常青子要讓戰無命去那鯤鵬海域的英明了,就為了這金元之石,別說只是派一位戰聖岳凌山去保護戰無命,就是將役獸宗所有的戰聖全都遣去也是值了。如果讓其他宗門的戰神們知道這個消息,也必然會親自前往……不過,這一切全都屬於戰無命。

「無命,你為宗門立下了大功。」獸神微微平復了心情,肅然道。不過此時他發現自己身體周圍的雲霧已散了開來,在一個小輩面前顯現了真身。只是他並沒有去介意,反而很自然地在這塊巨大的金元之石上走來走去,像是想用自己那細小的腳掌丈量元石的大小一般。

「為宗門做事是弟子應該的,師門對弟子這般照顧,只有師門真正的強大了,我才會越安全不是。要不是獸神大人出手,那日只怕莫家的幾聖來襲之時,我有可能就要掛了。」戰無命由衷地道,對於役獸宗,他倒是真心的擁戴,不為別的,就為宗門的長者無條件的一再保護,一再為他擦屁股的心,他也覺得這是一個值得自己投資的地方。

戰無命很清楚,將來自己的敵人必然會十分強大,那麼如果役獸宗不夠強,只怕也很難為自己撐腰到最後。

他的心神與鯤鵬分身戰無鵬相通,雖然此時鯤鵬分身戰無鵬進入了玄天秘境之後再也感受不到裡面的情況,可是在鯤鵬分身戰無鵬進入玄天秘境之前,他便已經知道莫家此時已經實際控制了幾大宗門,如此一來,莫家的力量確實不是此時役獸宗所能面對的,就算是能夠聯合幾大宗門,可是各自的宗門卻難以齊心,沒有真正面臨生死存亡之時,他們是不會真正的願意為你役獸宗去拚命的。所以真正的危機很有可能就在玄天秘境之後便會發生。

到那時候,莫家必然會利用混入玄天秘境的老怪收集到更多的元氣珠,甚至有可能搶奪光所有非與莫家有關係的宗門弟子們手中的元氣珠,讓那些人雖然進入了玄天秘境卻一無所獲,唯有莫家才擁有足夠的資本。屆時,莫家掌握著大量的元氣珠,就算是戰神也可以瘋狂的出手時,便是其他諸宗的災難。

這絕對不是戰無命想要看到的情況。因此,他唯有讓役獸宗在最短的時間內變得更加強悍,而這隻有兩個途徑,第一,就是讓役獸宗所有的戰神都能夠自由的出手而不用擔心元氣的補給。第二,就是讓役獸宗所有弟子的戰力倍增,這一切,別人或許做不到,但是戰無命卻可以,他擁有別人所沒有記憶。

「這便是我所說的第四個最大的收穫,可以讓我們的宗門在短時間之中戰力倍增,而我們以後修行的路將更加一片坦途……」戰無命自乾坤戒之中掏出一卷不知道是什麼皮質的捲軸,鄭重地遞給小烏龜獸神。

「融靈大法!」獸神驚訝,他的印象之中也從未聽說過此物,卻不知道戰無命如此鄭重而且敢說可以讓宗門的戰力在短時間之中倍增的話來。究竟是有什麼憑藉。不過戰無命那肅然的表情讓他對這張皮上的文字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獸神巢之中的靈氣突然變得無比濃郁起來,就連獸神巢入口守候的常青子和天箭聖祖也都感應到了。彷彿就在前一刻鐘,整個獸神巢似乎要活過來一般,那股逼人的靈氣讓整個獸神峰都更增加了一絲生機。

「發生了什麼事情?」天箭祖師訝然睜開眼,他的感受最為深切,他感覺自己身體的傷勢,在剛才突然被一股濃郁之極的靈氣沖刷之後,竟然加速癒合。而他甚至在這靈氣之中感受到一絲淡淡的元力。

「獸神巢之中的元氣似乎恢復了正常,不,怎麼可能,比以前更加濃郁。」常青子看著那原本警鈴大作的巨大命盤。這上面不僅顯示著裡面沉睡的戰神的狀態,同時也監測著獸神巢內的元氣濃淡程度。

「究竟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天箭祖師有些錯愕地望著常青子,似乎想從常青子這裡找到答案,但是常青子那一臉茫然的表情顯然也不可能告訴他什麼。不過,沒有獸神的許可,他們也不敢輕易進入獸神巢之中。

總的來說,神獸巢之中的元氣變得濃郁,這是一件好事,至少,不會危及到諸位戰神們的沉睡。而常青子則認為這是獸神逆天的手段,只是他卻不知道此時獸神也有些目瞪口呆地望著戰無命手中的那捲文字。

這卷融靈大法,或許對於其他的宗門用處不大,可是對役獸宗來說,其作用甚至還要超過他足下的這塊巨大的金元之石,這怎麼不叫獸神目瞪口呆,半晌才伸了伸頭自語道:「這世上居然還有如此神奇的戰技,有如此絕妙之法,這真是我役獸宗的福音。」半晌,獸神都無法平息自己心頭的激動。四隻小龜足都有些顫抖的樣子。

戰無命真的有些懷疑,眼前這隻小金龜是不是真就是那個一爪就把兩個自爆的戰聖能量給揉攏,而後重創另外兩名逃命的戰聖的那位役獸宗中有至高無上地位的獸神。這隻小金龜除了長得可愛一些之外,戰無命甚至沒有感受到它身上的氣勢,而且也太小了點,一隻尋寶豬都有幾隻這種小金龜大,這麼個小不點又怎麼可能迸發出那麼強大的力量。

「伴生獸居然可以這般運用,肉身與伴生獸靈肉交融,不再是那種常態的合擊,而是真正的合為一體,那麼人類不僅可以擁有自己伴生魔獸的天賦,還能擁有人類的智慧,將伴生獸與自己的力量完美結合,化為一體,而且還可以在戰鬥之後重新分離。天下間居然有如此奇妙的功法。戰無命,你真是我役獸宗的福星,從今日開始,你便是役獸宗的少宗主,他日常青子退位之後,你便是役獸宗宗主,戰神之下,全部聽從你的調遣。」獸神激動地道。

戰無命一怔,怎麼自己就這樣成了宗主的繼承人,不過聽這獸神說貌似自己當上宗主之後比常青子可要拉風多了,那是戰神之下的人全都要聽自己號令的,而常青子可沒有權力指揮太上長老團,要知道這些太上長老團全都是聖者,那可是役獸宗的真正強者。

「此法你可曾學會?」獸神突然問道。

「這個,弟子又沒什麼伴生獸,再說了,我本是靈體雙修,根本就不用和靈獸結合。」戰無命不以為然地道。

頓了頓又道:「弟子這卷融靈大法也是自鯤鵬巢穴之中拿出來的,當時旁邊還有一塊石碑,記載說當年鯤鵬其實已經去過元界,自其他的幾片大陸上去的,這卷融靈大法便是其自元界一個可怕的宗門之中搶到的,可惜只是一個殘篇,並不完整,因此,雖然能與伴生獸相互融合,但卻不能持續太長時間,而且事後被融入的一方會有一段時間的虛弱期。至於究竟有何功效,獸神大人還是找幾名弟子試試,如果沒有問題,那我們就可以全宗學習,」

「鯤鵬至尊當年居然真的去過元界,可是他又為何會再次回到大陸呢?」獸神頓時震驚。

「鯤鵬至尊不想丟下這片大陸的生靈,它認為自己是這片大陸的守護之神,所以他想再回到這片大陸為這大陸建立一道直接通向元界的暗門,以打破這片大陸被封印的悲劇,可惜卻被元界的規則或天意反擊而亡。」戰無命感嘆道。

對於鯤鵬的事迹戰無命倒並未說謊,他雖然沒在鯤鵬巢之中找到些什麼東西,但是顏青青和史若男二女卻是找到了許多好東西,包括鯤鵬巢穴之中的許多捲軸典籍,當時二女根本就沒有細看,反正有的是乾坤戒,全都裝了進去,後來在那火炎島上枯坐了數月,三女便一一分門別類的整理,那些鯤鵬遺留下來的典籍自然也都整理出來,關於鯤鵬破開這片大陸去異大陸,甚至破開元界之後被追殺而回,最終想建立通天之路的偉大構想……

只可惜天不從人願,鯤鵬鬥志未成身先死,唯留下不滅的意志籠罩在那片末日海域之間。

「原來如此,如果這真是元界的秘典,那麼必然不會假,一會兒你隨我出去,有你今日這些東西,宗門必然能夠大盛。如今亂世將起,也是該提早布局了。」獸神搖晃著細長的小腦袋,但那聲音卻自腹底傳出。

獸神的表情讓戰無命看了覺得十分滑稽,不過戰無命可不敢笑,畢竟這可是役獸宗的獸神,也不知道守護了役獸宗多少年的守護之神。

………

戰無命出關了,不曾達到戰王巔峰直接被獸神給趕了出來,

獸神巢之事所知之人並不多,也僅限於役獸宗的高層,而今的役獸宗外患未除,但內憂卻是沒有了,宗門上下倒也齊心。

獸神的蘇醒讓役獸宗又有了主心骨,不過此次獸神無比隆重地將役獸宗的所有長老及太上長老團全都召集了起來,卻是為了宣布三件十分重大的事情。

第一件重大的事情,便是戰無命在鯤鵬道場找到了足以讓役獸宗整體實力倍增的功法「融靈大法」。雖然只是殘篇,但當獸神講到此決的功效之時,整個役獸宗的長老團全都「轟」然起立,可以與自己的伴生獸融合,從而使自己的修為短時間內暴增,同時還擁有伴生獸的天賦,這是何等逆天的法決,如果此事屬真,那麼役獸宗從此確實是實力倍增。

試想,一位初聖與自己的伴生獸融靈之後,其修為疊加,那麼就擁有戰聖中階的力量,同時還擁有伴生獸的天賦,只怕一位役獸宗的初聖都能夠斬殺其他宗門的中階戰聖了……這種力量的提升是無與倫比的,就算有什麼後遺症,又有何妨,殺完敵人之後再慢慢調養嘛。而且當自己的伴生獸與自己融靈之後,自己還可以同時再馭使其他的靈獸相輔助。

可以說這「融靈大法」是將伴生獸的力量最有效地應用,幾乎可以說是為役獸宗量身定做的不世奇書。

至於誰去試驗這卷奇書的效果,相信宗內會有許多。回頭想過來,這一切全是戰無命的功勞,誰也沒想到真正在鯤鵬道場收穫最大的人便是眼前這位戰無命。

「第二件大事情便是,本座將會在近期渡雷劫,突破戰神之上!」獸神再次扔出一個重磅消息。但這對於役獸宗來說卻是一個讓所有人心驚膽戰的消息。獸神渡劫?

這是開玩笑嗎?役獸宗的長老之中有人禁不住地問,這幾十萬年來誰人真正渡劫成功過?或許有人說那鯤鵬之所以能夠成為至尊,是因為他渡過了戰神之劫,成為了戰神之上的巔峰人物。可是這天地之間又有幾隻鯤鵬呢?誰人可以與之相比?

因此,當所有人聽到獸神說要渡雷劫的消息,都快被震傻了,他們開始想象如果獸神渡劫失敗之後,役獸宗該如何處之?

「獸神,還請三思而行,在這片天地之間,渡劫難有成功者,為了役獸宗,也為了獸神你自己,還請慎重考慮。」

有人提出擔憂,要知道,役獸宗之中所有的戰神,也只有獸神可以在清醒之後可以長時間坐鎮宗門。而且眾所周知,就算是現在那些在獸神巢之中沉睡的戰神,許多都是獸神的晚輩,若無獸神的存在,這些人能不能成為戰神還是兩可。這一批的獸神一代代地守護了役獸宗幾萬年,甚至自鯤鵬時代開始便已經被上任獸神選為繼承者,可知其在役獸宗的影響力,那是絕對至高無上的。

一些知道獸神本體的人都知道,獸神自身本就擁有足夠悠長的生命,就算是一隻普通的龜的壽元也是極長的,何況已是戰神修為的獸神。因此,所有的戰神之中,唯有獸神在目前還不必擔心壽元的問題。

可是此時獸神突然說要去渡劫,幾十萬年來唯有鯤鵬闖過了的天劫,就算是獸神功參造化,役獸宗的長老們也沒有底氣了。因為這片世界已經沒有元氣的支持,任何人渡劫都得不到元力的補充,必然會被雷劫給磨死。

「不必擔心,此次雷劫也是戰無命帶回了一物,讓我有九成把握渡過雷劫,因此,必須冒險一試,雖然我的壽元悠長,但是也沒有多少年可以存留於世,如果錯過這次機會,誰也不知道需要再過多少年才能夠擁有這樣的機會,到那時候,只怕我已氣血衰敗,難有成功的可能了。」獸神斷然道。

眾聖聽到獸神如此一說,不由得將目光全都移向戰無命,這戰無命自鯤鵬海域之中弄回一部融靈大法已是逆天,可謂是為役獸宗立下了不世奇功,這是一次改變整個役獸宗命運的機會時刻,可是卻沒想到居然還弄回了一件讓獸神有信心渡劫的寶貝,只是眾人都很好奇,究竟是何物。不過他們看到戰無命那眼觀鼻,鼻觀心的模樣,就知道這小子不會輕易開口。

現在這小子搭上了獸神這條線,在這役獸宗之中,誰還敢惹啊?他不說還真沒人敢強問。當然,這混世魔王就是一頭順毛驢,你要追問一定問不到結果,沒準還得破破財。

「這第三件事情,就是從今日開始,戰無命便是役獸宗的少宗主,也就是下一屆宗主的唯一繼承者。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夠齊心協力將役獸宗發揚光大!」獸神再次扔出一個重磅決定,但是比起前兩個消息來說,這個決定並不出人意料。要知道這戰無命入宗時間雖短,但是搞風搞雨的本事那是無人能及。宗門年輕弟子之中,他都成了偶像,那個曾經的獸王權如深都快被人忘記了。不過讓宗門長老們很無語的卻是,這些年輕人崇拜的是戰無命的那句:「哥順便來打個劫……」

本書首發於看書罔 獸神的決定,那是凌駕於長老會之上的。因為獸神是役獸宗的神,甚至是役獸宗的信仰。不過,戰無命雖然入宗時間不長,可是很為役獸宗長臉了,更為役獸宗立下了巨大的功勞,尤其是此次的融靈大法,一個少宗主的獎勵完全夠格。

當然,戰無命的潛力眾人都看在眼裡,以肉身之力居然殺戰帝與戰皇如宰雞羊,這般能力誰人可比?至於戰無命身上的秘密,眾聖無比好奇,可是獸神曾下令不許他人詢問,而直接將戰無命下放到獸神巢之中修行,這讓眾聖都覺得或許戰無命的特殊與獸神確實有著某種關係,也就釋然了。

當然,與獸神有著極深關係的人,必然不會置役獸宗的安危於不顧。因此,戰無命就這樣通過了長老會的決定,成了役獸宗的少宗主。其千葉峰再次得到建設的支持,不過這錢卻是戰無命自己掏的,因為整個役獸宗沒有人比他更有錢。

戰無命更是大大方方地向宗門捐出一百萬上品靈石,差不多把那凈魂琉璃球的錢一大半給捐出來了,此時,天禪聖祖才知道,戰無命所說的將全部身家全都埋進了白骨戰場用來對付那莫長春,不過只是一個謊話。唯一讓他無法理解的卻是,為何衍道子卻要替他圓這個謊話。

一百萬上品靈石,對於役獸宗來說也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數目,幾乎是役獸宗所有礦山加起來數年的開採量。

戰無命的大方,贏得了役獸宗全宗上下的一片誇讚,當然,長老會的老祖們人人都有禮物,每人一塊靈石,但卻是這片大陸之上無比珍稀的極品靈石。雖然每人都只有拳頭大那麼一塊,可是那璀璨的神光卻晃花了這些老祖們的眼睛,一個個都眉開眼笑地覺得戰無命這小子太會做事了。就一巨大的土豪……若非役獸宗在宗門規定,而這戰無命又深得獸神寵愛,只怕這些老祖打土豪的心都有了。

在他們的眼裡,這戰無命就一暴發戶型的土豪,無比的富有,極品的富有……天知道這小子行了什麼樣的運,居然弄到這麼多的極品靈石。當然,他們不知道戰無命給獸神的是一塊巨大的神品靈石,也就是元石,如果知道的話估計更會瘋狂。

當然了,戰無命的空間法寶之中還有元石,那大塊金元之石不過是那金島之中那塊巨大的神品金元石上切割下來的一部分而已。而在戰無命的空間法寶之中還有一整塊神品火靈石,也就是火元之石,其塊頭之大並不在這塊金元石原身之下,要不然也不可能作為五行生滅大陣的一方陣眼,與那金元之石互為犄角。

不過,戰無命肯定不會把這些全部拿出來了,適當地露點財是可以的,如果全拿出來,只怕真會為自己招來禍端。至於這些極品靈石獸神並不在意,因為他很清楚,擁有這麼巨大一塊金元之石,那麼這金元石的邊上必然會結出極品金靈石以及許許多多的上品金靈石……戰無命擁有極品靈石也很正常了。

「報,山下有天靈宗仲言長老求見!」正在眾人準備散去之時,突然有弟子前來稟報。

「天靈宗的仲言長老?」常青子微訝,目光轉向獸神。

獸神低低地道:「此事你們處理,想必各大宗門此時也應該對莫家出手了,是該有個結果的時候了。」

戰無命心頭一動,不由得笑道:「仲言長老是衍道子老祖的弟子,我和他頗有些交情,不如請他上來吧,天靈宗必然不會無事登上三寶殿的。」

「快去將仲長老請來。」常青子吩咐了聲,他對仲言還是比較熟悉,畢竟役獸宗與天靈宗交情頗深,身為正道幾大宗門,日常交流也不在少數。

……

仲言之來,帶給役獸宗的卻是一個讓所有人都震驚的消息,天下八大宗門,大部分淪陷。或被莫家掌控,或支離破碎爭執不下,甚至連玄靈宗這樣的正道第一的大宗門,居然也被莫家操控,至於靈劍門,整個宗門大部分都是莫家的人,少數聖者隻身而逃,幾乎全都變樣了。

至此時,大家才真切地感受到了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意思了。

役獸宗的眾聖此時才真切感受到役獸宗是多麼幸運,宗門之中的清理幾乎沒有造成什麼損失,雖然戰無命的婚禮被擾黃了,但是卻也給了役獸宗借口,讓那些莫家的力量毫無戒備的情況之下被清除乾淨,可以說是諸大宗門之中損失最小的了。而這一切有賴於戰無命的凈魂琉璃珠數量多,事前制定的計劃詳細,更重要的是有獸神座鎮,根本就沒有什麼莫家的棋子能夠翻出什麼大浪來。

天靈宗的結果也算是較好,只是有些元氣大傷的感覺,至於其他的宗門,幾乎都是如此,這讓整個役獸宗的老怪物們背脊生寒,在數月之前他們甚至不曾真正的關注過莫家,直到鯤鵬海域之後的末日城之變,一下子似乎撳開了一座巨大的火山,莫家就此噴薄而出,甚至其勢不可阻擋。

役獸宗的長老們甚至在想,如果不是戰無命突然揭開這層面紗,再給莫家一些時間,究竟會有多少宗門能夠得以保全,這數萬甚至是幾十萬年來,這莫家究竟在這片大陸之中做了些什麼事情,居然同時暗中控制了這麼多的宗門……

當然,從此之中也可以看出莫家的巨大野心,他們的目標不只是控制幾個宗門,而是掌控整片大陸的眾生。因為他們修的是命,只有以眾生之命才能夠讓他們超脫,沒有人知道最終莫家會對這片大陸做些什麼?但是讓各宗各派已經意識到,絕對不可以任由莫家如此發展下去。只是現在莫家的力量之強大,已經不是一宗一門所能夠對付得了的,因此,天靈宗派出了仲言前來與役獸宗結盟,希望能夠共抗莫家。

一股深深的危機感籠罩在役獸宗每一個人的心中。這時候,他們最迫切想到的就是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努力讓役獸宗變得更加強大,此時,他們才感覺到戰無命送來的這融靈大法是多麼的及時。似乎也理解了為何獸神要急於突破,只有突破到戰神之上,那麼役獸宗才真正的可以立於不敗。戰神之上,幾可等同於至尊,至尊無敵,莫家又如何?

仲言並未見到戰神,甚至連戰無命都不曾遇到,因為戰無命與曾神已先一步離開,這宗門的事務,還是交給常青子去費腦子比較好。戰無命對於這些日常的瑣事沒什麼興緻,但是戰無命感興趣的事情卻是不少。

在戰無命知道獸神不過只是一隻小金龜之後,他心思就開始活絡了,管你是不是有什麼神獸玄武血脈的金背玄龜,在戰無命的眼裡,就是一隻小可愛的傢伙。

玄冥戰虎和碧眼金睛獸*交給鯤鵬分身戰無鵬了,自己身邊只有一隻尋寶豬,而蒼宇也趕回去了,這傢伙還是早點回去把末日海域給整合起來才好,大陸之上已被莫家滲透得不行了,海族誰知道莫家有沒有什麼手段,一切的未知終究是一個威脅,倒不如讓蒼宇回到大海之中將那未知的海族力量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到時候就算這自大陸之上被莫家稱王稱霸,至少大海還屬於自己不是?這是戰無命的那一點小小的心思。

以蒼宇的實力,如今的海族應該沒有對手,而且其海族之中曾經擁有巨大的影響,只要其表現出應有的強勢,必然能召集到屬於自己的勢力。而火炎島作為地心烈炎魚的大本營,擁有鯤鵬海場的龐大靈氣優勢,更是與鯤鵬道場相連,在那裡,甚至可以分享到鯤鵬道場滲透出來的微弱元氣,比之這片大陸的任何其他地方都適合修行。他相信擺脫了封印限制的地心烈炎魚必然會瘋狂擴張,甚至會不斷有老魚突破至戰神。畢竟蒼宇的見識已不是那所謂的始祖魚,而是神界神龍……

戰無命只是告訴獸神,如果獲得一件東西,再去一個地方突破,那麼突破戰神就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成功,獸神就信了。

而這件東西會在靈寶閣的一場大型拍賣會之中出現。戰無命告訴獸神,這個消息是自靈寶閣少閣主萬重樓那裡得到的消息,聲稱當日在鯤鵬海域與這靈寶閣的少閣主有私交,因為那一場對賭讓靈寶閣小賺了一筆,所以他就成了靈寶閣的貴賓,同時也與這少閣主成了好友,兩人相談甚歡,更被告知在近期無極城之中會舉辦一場盛大的拍賣會,靈寶閣每十年才會舉行一次,並邀請戰無命參加……

獸神對於戰無命的話將信將疑,但是當看到戰無命手中拿出靈寶墨玉令的時候就信了,而且這個無良小子說的話讓他難辨真偽。雖然他有些懷疑一個商人會和一個強盜成為好友,可是這無良小子說得煞有介事的,而且聲稱拍賣之物是一顆雷元珠。

雷元珠自身的功能並不弱於元氣珠,但是卻有罕見的雷屬性在其中,因此,可以說是元氣珠之中比較特殊的一種,對於戰神來說,一顆雷元珠也是值得拍下來的,事實上,任何一顆元氣珠都是天價。

而戰無命說的這顆雷元珠是不一樣的,這是一顆產於天外雷域之中的雷之精魄,而非以元氣凝結而成,雖然其如果作為元氣珠使用,會與元氣珠一樣被人吸收,但是其最強大的作用卻是用來吸收天雷,可以在雷劫之時將最強的雷電之力削弱,如此一來,便能夠幫助渡劫者抵擋劫災,因此,戰無命著重將這雷元珠的這項功能介紹給獸神聽了。因此獸神便信了。

獸神相信的結果便是常青子在與眾聖商討后與仲言達成協定,然後想找獸神彙報情況的時候,根本就找不到獸神的蹤影。

後來有人說,戰無命帶著自己兩個新婚妻子駕著靈車離開了,只是留下一句話說,要前去無極城參加什麼靈寶閣的拍賣會,隨車的還有一隻十分可愛的小烏龜,於是常青子傻眼了。

常青子忍了很久,還是忍不住大罵,這個從來就不會讓人省心的混世魔王居然拐走了獸神,而且還大大方方地讓這獸神以真面目示人……怎麼就成了那弟子眼裡一隻可愛的小烏龜了……他這一下都不知道怎麼和宗門的這些老怪物們講了。

生了一通悶氣,常青子只好對外宣稱,獸神閉關調整狀態,希望以最佳的狀態去渡劫,不希望有人打擾獸神的靜修,另一方面,他不得不派出眾多高手前往無極城,不管是將戰無命追回也好,還是要注意別讓這小子把獸神教壞了也好,總之一定要找到這個混蛋的小子。

本文來自看書罓小說 天玄谷外,命魔宗與靈劍門及玄靈宗等莫家的勢力竟然極為意外地向一起匯合。這一變化頓時讓以役獸宗為首的幾大宗門變得緊張了起來,天靈宗的衍道子等人立刻帶著宗門的高手向役獸宗的方向靠近,而末日城的高手也隨著靠了過來。

很快,整個天玄谷外居然分成了三股力量,一股是以命魔宗為首混合了玄靈宗等正邪勢力,顯得極為怪異,往常,通常命魔宗這等邪魔外道與玄靈宗這等正道第一大宗門應該是敵視才對,可是此時居然相互十分融洽。

而另一股力量則是以役獸宗和天靈宗為首的力量,集合了諸如末日城,東皇帝國,黑暗帝國、丹宗、五毒教以及役鬼宗等超級大勢力,當然,還有一些家族勢力也向其靠近。看上去整體的力量似乎仍要稍強於命魔宗。

第三股力量則是萬獸山脈的魔獸一族,這是一股任誰也不敢輕視的力量,他們向來十分團結,根本就不用聚集,這片萬獸山脈本就是他們的後花園,所以他們很自然地就獨成一股。

莫家的動亂,已經不是什麼秘密,各大宗門與世家大族,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宗門牽一髮而動全身,根本就不可能封閉消息。因此各大小家族已經開始意識到了危機,一個選擇站隊的時候,整個天下都將會被陰霾所籠。

而此時天玄谷外諸大勢力全都神色凝重,因為玄天秘境之中的意外變化讓他們有些措手不及之感,無論是役獸宗等宗門還是命魔宗等早有準備的勢力,他們都開始有些緊張了起來。

命魔宗的驚慌是因為他們發現自己好不容易送入玄天秘境之中的一位聖者居然魂燈熄滅,顯然是已經身殞。何時在玄天秘境之中有能夠擊殺戰聖的生靈?這完全打亂了命魔宗的計劃,而且命魔宗、玄靈宗、靈劍門以及與莫家相關的勢力居然先後死去了兩三百人,才過了幾日而已,便已經這樣的折損率,這讓命魔宗失去了一開始的自信了,他們不知道其他宗門的折損情況,但是此時己方的折損已讓他們看到了嚴重的危機。

而役獸宗等勢力卻是發現在幾日之間各宗的弟子死傷都接近兩百餘人,這在以前是從沒有過的情況,若是照此死傷概率,到最後只怕能夠安然走出玄天秘境的人寥寥無幾了,不過所幸也就頭兩日的傷亡極重,後來逐漸平穩了下來,不然,各宗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當然,有人猜測這可能與命魔宗的人有關,有人得到消息說莫家有特殊手段可以讓一些高於戰王的對手進入其中,不過這些卻是沒有得到證實,畢竟這是因為玄天秘境的傳送大陣有自己的規則。

於是天玄谷之中,幾大勢力相互警惕著對方,也都十分想打探到對方的消息。但是各方都保持著克制,因為誰也不想在這種時候引起火拚,如果真的火拚起來,只怕結果會十分慘烈,各大勢力還沒有做好這種心理準備。他們唯有指望在這玄天秘境之中,對方的弟子比自己這一方死傷更加慘重。

不過他們卻不知道,玄天秘境之中的格局全都因為一個人而改變,這個人就是戰無命。

戰無命的鯤鵬分身戰無鵬與玄冥戰虎等設局強殺了命魔宗的戰聖,從而讓各宗的弟子的損失降到了最低,而天機盤轉交給那些宗門弟子之後,這些人確實也沒有讓戰無命失望。

擁有天機盤的弟子變得十分謹慎,在他們人數單薄的時候,他們遠遠避開天機盤上的白點,而當他們找到其他宗門的弟子,一旦形成合力,那麼對那些數量不多的白點開始圍殺。於是在殺掉一群命魔宗的弟子之後,他們手中的天機盤則更多,於是又分成幾隊尋找更多的同伴,分成更多的獵殺小組,因此,就算是戰無命後來沒有再去獵殺命魔宗的弟子,命魔宗的弟子損失也十分巨大。

不過,戰無命可沒的閑著,他此時正快速趕向地圖之上的一個叫作沉鷹澗的地方,地圖上標明是產元氣珠最多的地方,鯤鵬的速度無雙,但是戰無命卻是在擊殺命魔宗的聖者后一日之間便到了此地。

戰無命飛翔於天際,也是在不斷地發現各宗的弟子,在這玄天秘境之中,之所以在後幾日傷亡減少,與戰無命的解救與將消息傳遞不無關係,因此,這位名字叫做戰無鵬的少年完全彌補了他的兄長戰無命那狼藉的名聲。這位少年成了各宗天才們的救世主,而且這玄天秘境之中更流傳著更加神化的鳥大叔的傳說。

傳說鳥大叔最討厭那種命魂不純的人,凡是被莫家改過命魂,命魂雜亂的,全都被其直接滅殺,很多次,鳥大叔出現都是在一些宗門弟子危急的時候,結果他們的敵人被鳥大叔統殺,他們得救了。

而戰無命經過天際之時,他卻發現了一個問題,那便是這片秘境之中似乎藏著無數的秘密,當他飛臨蒼穹之時,感覺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波動,無比熟悉的感覺。他感覺只要能夠突破這片蒼穹,那麼便可以輕鬆進入元界了。不過以他的力量可沒辦法撕裂這片空間。

戰無命清晰地感應到,這玄天秘境之中並非沒有生命,而是擁有許許多多的奇異種族和魔獸。只是這些魔獸和異族並不主動攻擊人類,而且這些生命往往都生活在靈氣十分濃郁之地,元氣珠也只有這種地方才能產生,如果有人類想得到元氣珠,那就必然會與玄天秘境之中的土著產生衝突。因此,真正想取得元氣珠並不容易。

戰無命很想看看這玄天秘境究竟有多大,不過他認為自己有時間,鯤鵬極速,一日飛行,若無意外,甚至都可以比他人一年飛行得更遠,戰無命慶幸進入此地的是鯤鵬飛身,擁有他人無法想象的優勢。

……

沉鷹澗

是一片山脈之中的一道巨大的峽谷,峽谷之中,溝壑縱橫,水網秘布,遠遠地戰無命便看到了一處像鏡子一般平靜的湖泊,天空之中的一切倒映在湖泊之中無比的清晰。就像是另一面天空……他知道這便是沉鷹澗了。

若是一般的鳥雀飛過天空,必然會形成錯覺,甚至有些分不清楚哪是天哪是水,極有可能會沉入湖中。即使是在高空之中,他也覺得一股逼人的靈氣,讓他的心情無比的舒暢。

「嗖……」一聲銳嘯,一道冷箭驀然自那峽谷之中飛射而出。讓正俯衝而下戰無命嚇了一跳,一個側身猛然一扇翅膀,直接將那支冷箭抽飛。

「叮……」戰無命只覺得身形微震,那支冷箭在羽毛之上擦出一溜火花便飛得無影無蹤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