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恐怖的聲響傳出,一道雷霆打偏而來。

秦浪急忙閃躲,雷霆直劈後方的青家強者。

「該死!」那人咒罵一聲,快速躲開。

「小心,他又要使用妙音金鈴了!」

「該死的許凌鋒,竟用本樓的至寶對付我等,可恨啊!」

只見一口金色小鈴浮現而出,懸在許凌鋒身前,他使出全力將之催動,一陣玄妙的鈴聲霎時響起,蕩漾而開,傳至四周。

「機會來了!玄魂戒!」秦浪見到這一幕,驚喜萬分。

那鈴聲美妙動聽,彷彿有著魔力一般,令人不由沉浸其中。

秦浪若不是早就有所準備也會受到影響,他瞥了眼身後,那青家的強者果然著道,受到幻音的影響,雙眼漸漸失神,竟被鈴聲奪走了知覺。

「殺!」

秦浪來此便是為了等待這一刻,他知道許凌鋒有著妙音金鈴這宗至寶,對敵之時定會使用而出,而他有著玄魂戒可以免受影響,可那青家之人卻沒這麼好運了。

他非常果斷,冷漠地沖向那靈王強者,一劍向其斬去。

「噗!」

一顆頭顱飛起,血濺七步!

靈王強者,就此隕落!

秦浪反殺靈王成功,可他對此無驚無喜,毫無波瀾,快速對那靈王強者搜身,發現他竟有著一個空間儲物器,迅速將之取下,收入懷中,頭也不回地飛奔而去。

不遠處的許凌鋒發覺了這一幕,不由發笑:「這小娃倒是有魄力,竟然跑來藉助妙音金鈴的幻音來擊殺敵手。看其年紀不過十四五歲吧,卻能如此,不簡單啊。」

翌日,木宣城傳出一則消息,青家的一位靈王強者被人發現在城北外身首異處,而據說他在昨日追殺一名清秀男子出城。

這消息轟動了木宣城,青家在木宣城可是霸主,地位不可撼動,家族的強者竟然被殺,令青家極為憤怒。

而那青淮黎則是一陣驚恐,昨日正是他令其四叔追殺而去,沒想到反而被人斬殺了,若是家族上層追究下來,他難逃其咎。

當日。青家便派出大批人馬開始追查秦浪的下落,誓要將其擒拿。

秦浪早已遠去,繼續向著東海岸前進。

這一次斬殺了一名靈王,取得其空間儲物器,收穫不小,令他頗為驚喜。

數日後,他來到木崖國第二大城月新城,那裡有著金訣樓,他要去那買些寶貝。

臨近中午,秦浪終於步入了那裡的金訣樓。

他先找來了店員。將那空間儲物器中一些不需要的東西出售了。換得不少金幣。

接著他直接略過前兩層,憑著貴賓卡上了三樓。

此刻,三樓里人並不多,幾乎都是中年人與老者。不過在他們之中竟有著一名年輕女子。格外惹眼。

秦浪的到來也吸引了不少目光。畢竟易容之後的他看去依舊很年輕,不過二十來歲。

而能到金訣樓三樓的不是靈王強者,就是有著不小背景或腰纏萬貫。辦了貴賓卡之人。

如此年輕便可登臨三樓,從某些方面來說就意味著他的不凡。

眾人都在打量秦浪,包括那名年輕女子,而秦浪也不由望向了對方。

那女子年約二十,極為高挑,膚如凝脂,肌似凝霜,看去極為柔嫩。

她衣著一件火紅色絲衣,隱約間可見那高聳的雙峰,令人不由遐想連篇。中間更是露出一點白皙的肌膚,不盈一握的小蠻腰清晰可見,令人小腹生火,一陣口乾舌燥。而下身更是穿著一條短裙,露出一截白花花的細腿,令人眼熱。

一頭長發宛如瀑布,更有兩綹青絲垂於胸前,卻無法遮擋住一對迷人的桃花眼,直勾魂魄。

此刻她正對著秦浪嫣然而笑,露出一顆可愛的小虎牙,有種異樣的美感。

這是個性感迷人的美人胚子,當真是一笑傾城,足以與烏雯霜相媲美。

秦浪被她那迷人的笑容感染,神情也不再冰冷,不由對其含笑點頭,這是極為難得的。

四周其他人漸漸收回了目光,不再打量秦浪,繼續尋找著自己需要的寶物。

而秦浪也收回目光,不再望那女子,在這緩步四游,漫不經心地看著四周櫃檯里的物品,看去極為隨意。

「咦?古隱丹,六品靈丹,可增強精神力。」秦浪被一顆丹藥吸引住了目光。

他現在雖然還未開始修鍊幻術,但有著玄魂戒這等至寶,遲早會成為真正的幻靈修,能提前增強精神力,倒是不錯,而且對於操控法寶、魁寶也會有所幫助。

這一顆丹藥標價四十枚金幣,著實不菲,幸好得到了一位靈王強者的資產,倒還能承受。

秦浪立馬買下了這古隱丹,將之收起。

而這時,那美麗動人的年輕女子輕抬蓮步,向著秦浪緩緩走來。

「公子是幻靈修?」她來到秦浪身邊,輕啟紅唇,發出一陣清脆悅耳的聲音。

秦浪不由轉身向其望去,只見她正調皮地眨著那迷人的桃花眼,眸如秋波,令人心兒蕩漾,嘴角帶著甜美的笑容,露出那顆小虎牙,頗為可愛。

一個人突兀地問這種問題,顯得有些唐突,一般來說很令人反感。可換成如此佳人,面對那絕美的容顏卻又無法令人生出厭惡感。

秦浪含笑答道:「在下只是對於精神力略感興趣,希望能有所增長,對於修為能有所幫助。」

他沒有被美色迷暈,沒有完全實話告知。

「看公子有些面生,不是本城人吧?」

「四處遊盪,偶然來此。」

「還未介紹,小女子王璐瑤。」那年輕女子露出迷倒眾生的笑容。

「清風。」秦浪簡短地回道,用了上次應付徐萬財的名字。

「很高興能與清風公子相識。」王璐瑤展露笑顏,美得令人暈眩。

她極為開朗活潑,與烏雯霜一般頗為健談,與秦浪閑聊著,一陣旁敲側擊,試圖套出秦浪的來歷。

就在這時,又有人上樓了。

秦浪不由向那瞥了眼,發現上來的是一名年輕男子,身後跟著兩名中年男子與一名老者。

「那是四皇子木奇薛!」

「沒想到四皇子到這來了,莫非是沖著王璐瑤小姐來的?」

「很有可能,聽說四皇子對王小姐一片痴心,一直在追求。」

聽到四周傳來的話語聲,秦浪眉頭微皺,心有預感,會有不妙的事情發生。

而他身旁的王璐瑤見到那人,瓊鼻一皺,似乎有些不喜。

那年輕男子上了樓四處望了望,見到這邊的王璐瑤,露出欣喜的神情,立馬向這走來。

「璐瑤,我聽伯母說你在這,果然沒錯。」那年輕男子來到近前,直接無視秦浪,凝視著王璐瑤,露出儒雅的笑容。

「見過四皇子。」王璐瑤向其施禮道。

「璐瑤,不用如此。說起來,我們有許久沒見了,陪我去風滿樓喝上一杯,如何?」四皇子木奇薛盡顯皇子風範,看去氣度不凡。

「清風公子,你初來乍到,不如一起吧?之後璐瑤帶你四處逛逛?」王璐瑤沒有回答四皇子,卻是望向一旁的秦浪,沖他眨了眨眼。(未完待續。。) 聞言,木奇薛似乎終於發現了秦浪的存在,向其望去,眉頭瞬間皺了下,不過旋即露出一絲微笑:「不知兄台是?」

王璐瑤搶先替秦浪答道:「他是我的朋友,清風。」

「哦?既然清風公子是璐瑤的朋友,那就一起吧。」木奇薛緊盯著秦浪,眼神中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異芒。

見狀,秦浪一陣頭大,剛才他分明看到木奇薛的臉上露出一絲怒意,雖然只是一閃而過,卻無法瞞過他,心中不由暗嘆自己的預感應驗了。

三人沒有在金訣樓多逗留,馬上離開了,當然跟隨木奇薛而來的三人一直緊跟著。

木奇薛,身為木崖國四皇子,身份地位非同一般。他與王璐瑤年紀相當,劍眉星目,頗為俊朗,言談舉止又極為儒雅,大有皇者風範。

風滿樓,月新城內最奢華的酒樓,在整個木崖國內也頗具名聲。

&nb★`小說★.;木奇薛作為四皇子,極為富有,包下了風滿樓最奢華的包間,並擺下了一桌豐盛的佳肴。

一桌的山珍海味,色香味俱全,很多菜肴秦浪見所未見,聞所未聞,讓吃多了乾糧與烤肉的他不由食指大動。

偌大的桌旁只有三人落座,不知是故意還是無意,木奇薛與王璐瑤的位子相距不遠,而秦浪卻是被安排在另一邊,遠離他二人。至於四皇子的那三名手下矗立一旁,嚴密守護著他的安全。

「璐瑤。聽說你前兩天又有所突破,真是可喜可賀啊。以你的天賦相信在兩年後必能達到五重天靈魁,你已經被內定為各國大比的參賽選手之一了。」木奇薛含笑開口道,沖著王璐瑤一陣恭賀。

「四皇子謬讚了,璐瑤的天賦微不足道,各國大比上必定會有無數天才湧現,恐怖到時候會有一番惡戰。」

「是啊,每年我木崖國都在第一輪被淘汰,實在是令人不甘心啊。這次就要仰仗璐瑤與我三哥帶領我們木崖國取得好名次了。」

「三皇子天賦異稟,修為日新月異。必能揚我國威。」王璐瑤也不由說道。似乎他們對於那三皇子都頗為推崇。

她又望向對面的秦浪,露出可愛的小虎牙,問道:「清風公子,看你年紀也並不大。應該會參加兩年半后的各國大比吧?」

「在下修為低下。哪有資格參加這天才雲集的大比。」秦浪搖頭否認。

「哈哈。清風兄太過謙虛了。不知你是否是本國之人?」木奇薛頗為無奈,也望了過來,詢問道。

秦浪再次搖頭。卻發覺王璐瑤一直在對他使眼色,似乎大有深意。

「對了,璐瑤,還有兩個月的時間,東海岸的一座秘府就將開啟。聽聞那是千餘年前的淩衍大帝留下的,府內蘊含無盡寶物,每一百年才開啟一次,不如你隨我一起去那碰碰運氣吧?」木奇薛再次望向王璐瑤,目光中帶著一絲火熱,卻被他很好地隱藏了起來。

「有所耳聞,但那裡定會聚集無數強者,風雲匯聚,我一介小女子,還是不要湊熱鬧的好。」

「哈哈,璐瑤你說笑了,在我木崖國內,年輕一輩中,除了我三哥,誰能與你相比。而且我有風老等人相隨,到時候必能有所收穫,你就與我等一起去吧。」

「這……清風公子,不知你是否有興趣一同前去?」王璐瑤猶豫再三,望向了秦浪,露出異樣的眼神。

「在下四處遊盪,倒是無所謂走一趟。」秦浪看了眼王璐瑤,這般說道。

而聽到他這話,木奇薛頓時露出一絲怒意,不過很快被他掩蓋而去,笑道,「也好,有清風兄相伴,想來這旅途會頗為有趣。」

秦浪望著對面二人一陣頭疼,他算是看出來了,木奇薛對於王璐瑤痴迷不已,想約她一起出行,來次單獨約會。可王璐瑤似乎對他不太感冒,甚至可能有些厭惡,屢次以眼神請求秦浪幫忙,現在他答應同行,破壞了木奇薛的計劃,怎能令他不怒。

而且他或許已經將秦浪當做情敵,列入黑名單。

秦浪萬般無奈,只能對著一桌美味佳肴出氣。

木奇薛繼續選擇無視秦浪,又與王璐瑤攀談起來,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無所不談。

不得不說,這木奇薛才富五車,能說會道,又風度翩翩,當得上人傑。

可王璐瑤對其似乎不太感冒,而秦浪也沒來由地對其有些反感,覺得他很不簡單。

期間木奇薛談起了不少奇聞趣事,有金訣樓與許凌鋒之事,也有秦浪與萬泰宗的恩怨,更是聊到了木崖國其他的軼事。

「聽聞在月新城東部數十裡外有一處山谷,頗為詭異,據說能夠吃人。」木奇薛又說起了一件奇聞。

「你指的是落魂山谷?」王璐瑤對此似乎頗感興趣。

「正是此地。聽聞不管是誰,只要進入,便不能再出來。曾經有名靈皇強者想深入探究一番,卻終究沒能再出現。」

「呀!靈皇強者都被那山澗吞了?」王璐瑤頗為驚訝。

而秦浪也被吸引住了,不由問道:「那裡是否有著什麼強大的靈獸或者可怕的至寶?」

木奇薛搖頭道:「不甚清楚,傳言曾有人在外面見到那裡有鬼魂出沒,又有人說曾經聽到過靈獸嘶鳴之聲。」

「鬼魂?」王璐瑤撲閃著迷人的桃花眼問道,「莫非是某位極其強大的修者,死後留下的魂魄?或者是可怕的靈獸之魂?」

而秦浪想到了玄魂戒中的段天仇,對此也越發上心。

「不清楚,那裡太過詭異,靈皇強者都有去無回。而靈帝以上的強者也不願隨意深入,自然便無法探知了。不過那裡是去往東海岸的必經之地,到時候可以去那裡遠觀一下。」

之後他們又換了別的話題,幾乎都是木奇薛對著王璐瑤講,秦浪被晾在了一邊。

「清風公子,你應該吃完了吧?不如現在就讓璐瑤帶你去城裡四處看看?」王璐瑤突然對秦浪說道。

秦浪還未答話,木奇薛便截道:「清風兄初來乍到,我作為本國皇子,自該盡下地主之誼,還是由我陪你去吧。」

「四皇子殿下。您貴為皇子。怎能勞煩您呢,而且對於月新城,您應當沒有璐瑤熟悉吧。」王璐瑤說著又沖秦浪眨起那迷人的桃花眼,不斷使著眼色。

秦浪心中暗自苦笑。這王大美女是想將自己當做擋箭牌。來擺脫木奇薛。這令他苦不堪言啊。被一位皇子仇恨上,下場可想而知。不過面對這麼一位可愛迷人的美女請求,他能拒絕嗎?

「四皇子殿下。多謝你的好意,我想由璐瑤小姐帶路就可以了。」秦浪霍然起身,向著門口行去。

王璐瑤見狀立即跟上,沖木奇薛道:「四皇子殿下,萬分抱歉,璐瑤先陪清風公子去逛一下月新城,稍後再來陪您。」

說罷,她便直接跟著秦浪出了包間,不給木奇薛開口的機會。

待秦浪二人離去之後,木奇薛一臉陰沉地望著門口,手裡捏著一個酒杯,一陣用力,「啵」的一聲,竟將之捏碎了。

「四皇子殿下。」一直守在四周的三人急忙來到他身邊,發現他的手被扎傷了,正在滴血,可他卻絲毫不在意,神色陰鷲地望著門口,似乎能遙望到秦浪的身影。

風滿樓外,王璐瑤大出一口氣,對著秦浪露出甜美的笑容,道:「多謝啦。」

「謝我幹什麼,我還需要你帶我逛這新月城呢,應該是我謝你才對。」秦浪漫不經心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