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段畫面浮現在眼前。

如影片播放般。

巨大無比的身體,狀如魔神般的葉天。

似如鬼魅修羅的齊岳。

詭異莫名的逆天咒術。

神秘的老頭子。

以及寧兒的一刀,葉天呼了口氣,手離開了地面,舉到眼前,怔怔發愣。

明白了。

一切都明白了。

那一戰的始末。

自己如何到的昆崚山。

眾人的生死。

及蘇無視為什麼將兩大蓮座交給自己。

還有束縛自身的逆天咒術等等,一切的一切都豁然開朗,除了那不知所以的黑暗之力,他緩緩站起身來,臉色冷的如一團寒冰,「縛神道」,這種逆天咒術,到底是誰?他知道,自己肯定被人算計了。

抬起頭,葉天望著蒼天,不發一言。

他心中隱隱猜到了。

「喂喂,這裡就是一年前大戰留下的,果然夠恐怖的。」

「是啊,據說來大燕國,這裡是必看的地方,想想真讓人發悚。」

「不過這也給了大燕出兵大周的借口。」

「切,還不是苦了老百姓。」

「是啊,對了,聽說今天各方勢力要搞聯盟,想要一舉殲滅大周……唔?那人是誰?你快看,就站在那裡。」

四五個結隊而行士兵,瀏覽著,時而摸摸龜裂的地面,時而笑著調侃幾句。

而這時,他們將目光落在了葉天的身上。

「你是什麼人?」

「不是大燕人?」

嗖!

葉天沒有理會他們,一閃身,消失的無影無蹤。

嚇得他們以為見鬼了。

但,鬼又如何,一年前大戰後的痕迹依舊,這般詭異近似妖孽般的存在,比鬼還要恐怖。

此時葉天出現在燕京城大街上,既然回來了,重臨舊地,沒有理由不來看看。

「閃開,閃開。」

街上出現了各路不同的勢力,燕京城巡邏多了不少,密密麻麻,城民們人心惶惶,紛紛躲避,一些外鄉人更是如見了貓的老鼠,如今可是戰爭時期,很多地方都極為排外,生怕有亂臣賊子出現。

「******,說你呢,看什麼看。」

「該死,都老實點,別找事。」

軍官們罵罵咧咧,樣子十分兇狠,不時踹倒一個攤位,或拿鞭子抽幾個擋路的人。

葉天站在人群后,冷漠地看著這一切。

「唉,造孽啊。」

「皇帝為了攻打大周,聯合各方豪傑在皇宮召開會議,卻苦了我們啊。」

「大周代表天道,是那麼容易的嗎?」

「這也是沒有辦法,誰讓大周現在的皇帝殘暴呢。」

老百姓們小聲地討論著,爭執著。

葉天面無表情,扭頭看向皇宮的方向,靈識緩緩鋪展開來,將燕京城籠罩在內,一切的一切,盡在心中,忽然,葉天嘴角泛起了一絲笑意。「慕容嫻、孝廉公主、潘澤、任傑……都聚在一起了。」

這下可熱鬧了,不知道這些人會不會因為問天劍吵起來。

或者:

他們再次相聚,已化干戈?

葉天好奇的一笑,搖了搖頭,身軀一閃,遁入地下,赫然正是在正一門領悟的五行遁術。

出得皇宮處,葉天使了個隱身法,遊走宮廷。

這隱身法可是正一門法訣,玄妙無比。

而這時,各方豪傑聚集在了一起。

庭軒小築!

再入庭軒小築。

一年前,這裡是孝廉公主的住所。

現在,卻變為了慕容嫻的軍事會議要地。

大燕女帝慕容嫻居上座,俯視八方,麵塑威嚴。

其各路豪傑,以天機山潘澤、明溪王朝魏家及任傑等眾為首,其他為輔,為了滅掉大周,一一聯合了起來。

他們抬起頭,看著大燕女帝,看著慕容嫻。

他們多為修士,身懷神通,名動天下,卻為逆天而戰,為了破開順天而生的大周帝國而戰

種種目的,讓他們聚在一起。

定計天下!

此時:

一場舌戰交鋒。

各方已經議論起來。

……

……PS:工作太忙,這兩天家裡人又過來了,真心沒時間啊,不求推薦也不求收藏,但不會太監,更新慢而已,請大家見諒 「自大周建國以來,延續四百餘年,其開國帝王太祖皇帝雄才大略,勵精圖治,盛名威震天下,天下間四方臣服,萬民敬仰,隨後,又有炎帝、景帝、順帝,國力鼎盛,聲勢浩大,就連王、仙門及六大世家都莫敢不從,儼然具有天下第一國之勢。」

「事後,縱然有諸多昏君驕奢之輩,縱使期間大周被打的只剩下京師,但是,憑著深厚的底蘊與過硬的力量,加上姜家與通天三聖,不管再艱難,都硬生生挺了過來。」

「而後,大周帝國國運日衰,諸侯並起,草莽起義,天下間征伐混戰,時局動蕩,姬錦鵬即位以來,似胸懷大志,立志扭轉局勢,卻天不從願,一病不起,后駕崩。」

「今時,姬君白即位,其性殘暴,殺戮極盛,初登基便掃除障礙,剷除異己,且好色如命,命人搜羅天下美女,以供自己享樂。」

到了今日,大周天數已盡。

但真如此嗎?

慕容嫻心中冷笑連連,這些群雄表面響應號召,以起義除暴君為由,大肆擴張、吞併,無非是佔據地盤,圖一時之樂罷了。

「各位,我們已經直逼京師,勝敗在此一舉,除暴君,安民心,青史留名就在眼前,大家應該暫舍前嫌,共同努力才是。」

一名青臉漢子激昂的說著。

「你有所不知,京師有封神陣,有通天三聖,京師如銅牆鐵壁,我們如何攻城?」

「光賢者院就讓我們無力抗衡。」

「姜家為六大世家之一,實力之強遠非我等能敵,姜寒濤握著封神陣。」

「我們是正義之師。」

「……」

所有人都在叫囂,都在爭論,他們爭得面紅耳赤,爭得激烈無比。

就差大打出手。

他們,這些群雄正是為此而來。

京師不比其他城池,京師如銅牆鐵壁。

一座京師,擋住了這群「正義之師」。

看著這些人。

潘澤嗤笑,任傑漠然,明溪王朝魏家不屑。

獨獨慕容嫻在冷笑。

大家雖然不說,但目的,這裡誰人不知各人想法。

潘澤為了仇。

明溪王朝為了權,為了江山。

各方群雄為了酒寶肉足,為了一生榮華,為了私利,為了保住這條命,種種原因,讓他們踏上了這條血路,這條爭霸的枯骨之路。

那麼,慕容嫻呢?江山嗎?

任傑呢?天下嗎?

他們又是為了什麼?

使用了隱身法的葉天,躲在角落,看著這群道貌岸然的傢伙們,默默無言。

群雄逐鹿,身心不齊,勉強聚集,心懷各異。

實力雖強,但憑著這一盤散沙,能攻克大周嗎?

「安靜。」慕容嫻說話了,她站起身來,跺了幾回步子,笑眯眯的,活像一隻狡猾的狐狸,「各位,今天,我們可是來商討如何攻克京師的,大家可不能自亂陣腳啊,你們說,是不是啊?」

「對,可我們要怎麼做呢?」

「推舉出一位盟主嗎?」

「誰有這個資格?」

慕容嫻鬱悶地搖了搖頭,又吵起來了。

「想要攻破京師,交給我們吧。」一位青年站起身來,這青年看似三十歲左右,身軀強壯,面色剛毅,他叫魏林,明溪王朝皇室弟子,善謀略,冷靜非常,明溪王朝這一年來的戰事大多都靠此人。

眾人紛紛側目。

魏林說道:「京師有封神陣鎮守,若要攻破,必破陣,而陣眼就在姜家姜寒濤手中,我已經派出了秘密部隊,一切安排妥當,就等一聲令下了。」

眾人大喜。

慕容嫻道:「當真?」

「當真。」魏林點了點頭,「不過,我魏家只負責攻破京師,至於京師內的大周兵馬,與通天三聖,就交給各位了,我魏家概不負責。」

眾人臉色一變。

但他們並沒有說什麼,能攻破京師,已經算逆天了。

「好,不過,姬君白的人頭,你真的不想要?」

「不想要。」

得到魏林的肯定答覆,其他人心中一喜。

任傑與潘澤對視了一眼。

任傑道:「如此,通天三聖之一,書聖交給我了。」

潘澤道:「道痴由我來解決。」

其他人不說話了,一是對他們不信,攻破京師已是難上加難,更不用說通天三聖了,書聖、道痴、琴女,這三人威名赫赫,自古以來就鎮守在京師,修為可是深不可測,他們真的行嗎?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二就是再沒人說話,誰都抗不下琴女的琴音。

慕容嫻掃了眾人一眼說道:「姜家誰負責?賢者院誰負責?琴女又有誰負責?」

沒人說話。

誰能自信對付這樣的龐然大物。

「這種存在,應該交給大燕國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