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不是他的職責,也不在他的權力範圍之內。

既然四少爺主動認輸,遲疑了一剎,他抬手將周圍的守護禁制驅散,使得二人能夠自由進出。

「勝者,八少爺,葉不歸!」

儘管所有人都不解,包括葉不歸在內也是,明明四少爺那裡有一拼之力,為何在最關鍵的時候放棄?

「墨老賜予我三變之術,我並不想過早暴露他老人家的存在,況且,我志不在族長,沒必要血拚,即便是第一輪失利,父親也會為我安排個不錯的職位。」

「而且,我能夠感覺到,老八與我一樣,都還有底牌未曾用出。」

綜合種種,這才有了這一句荒謬的認輸。

故事不同,選擇也就不同,在眾人很難理解的事情上,這麼一想,也就釋然了。

但無論如何,此戰最初的驚艷,已經超越了之前的兩場戰鬥,甚至,在眾人的心底,已經烙上了一個深深的印記。

那印記屬於葉不歸音波功勢,還有四少爺背後的那個改造獸族功法的大能。

若不是四少爺太孬,此戰的勝負……

葉不歸那裡,也是罕見的凝重起來,魔騰中一個不過血紋大圓滿的四少爺,就險些逼出他的底牌,換了修為更強的大少爺,三少爺,又是怎樣的一種實力。

葉不歸的下台,很快就有魔騰的強者過來,助其療傷,葉不歸的目光,則是盯著台上不放,因為那裡,是七少爺與三少爺之間的戰鬥。

激戰數百回合后,那場中突然爆發出一聲驚天巨響。

讓眾人嘩然的,是大少爺與三少爺並不是唯一的骨紋境中期。

他七少爺……同樣也是!

聯想到七少爺的性格,葉不歸也就想通了,這樣一個梟雄般的人物,隱藏修為也是理所應當。

時間流逝,大約一炷香燃盡,此戰,順利的落下帷幕。

最終順利晉級的,是葉不歸,大少爺,七少爺,與二少爺四人。

以四晉二,最終獲勝的兩人將會去爭奪最終的少族長之位!

待重新分配過號碼牌后,葉不歸明了的自己的對手,是最有希望奪冠的大少爺。

葉不歸看向他的時候,大少爺同樣也對望過來,帶著挑釁,先行踏上了擂台。

葉不歸緊隨其後,腳掌一踩地面,縱身飛躍到擂台上。

「我很意外,你竟然有能力踏入到第二輪,不過,你的好運應該是就此終止了。」大少爺冷漠道。

「那可未必。」

「說不定,你這個大少爺最後也要拉下顏面來認輸。」葉不歸同樣針鋒相對。

眼看著場中火藥味漸濃,大少爺冷哼一聲,率先出手,他擅長的是肉身相博,自然,一出手就是殺招,在不到最終決賽前,他是不願意過多的暴露實力的。

但是這些,對付葉不歸足夠了!

大少爺雙手握緊,此時四肢驟然粗壯幾圈,健碩的肌肉充滿著力感,沒有絲毫的猶豫,當即對著葉不歸一拳轟出。

轟!

葉不歸順勢炸飛,身子高高掀起,足足滾出去十米之遠最終才停下。

「不堪一擊。」大少爺口中吐出四字,嘴角上掛滿嘲諷,身子一動,來到葉不歸的身邊。

「如果你只有這點實力,是不配跟我交手的。」大少爺冷笑一聲,在葉不歸沒有起身之前,再次一拳轟下。

這一次,葉不歸的身上燃起了灼灼烈火,同樣是以拳相對。

結果……依舊如此!

葉不歸忍著手臂的酸麻感覺,運轉起伏獅爪來將手掌再一次強化,與此同時,大少爺的另一拳又到了近前。

「打一次就使出一種手段么,倒是比之前更耐打了,只不過,我倒要看看你能使出多少的手段。」

砰砰砰!

「血紋境後期與骨紋境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況且,大少爺又是骨紋境中期,八少爺也只有被蹂躪的份。」

「誰說不是呢,但是他倒是個硬骨頭,拼著受傷也不肯認輸。」

「不肯認輸?等到了生死危機的時候他不認輸試試。」

各大部族議論紛紛,幾乎沒有一個,是看好葉不歸的。

轟轟轟轟!

在場中的葉不歸,在硬抗了大少爺幾十拳之後,虎口震裂,前胸與後背,已經被兩次不同角度的拳頭給打的凹陷進去,披頭散髮,擂台之上散滿的血跡,有一半是之前其他少爺戰鬥流下的,而另一半……是他的!

「還不認輸?!」大少爺居高臨下,此時俯視著地面上的葉不歸。

他任由葉不歸爬起來,好像是在等待著葉不歸的認輸二字。

之前從葉不歸那裡受的憋屈,還有開戰之前葉不歸囂張的話語,一旦葉不歸認輸二字出口,那對於他來說絕對是超越了戰鬥的快感。

葉不歸略微吃力的從地上爬起,與大少爺對視片刻后,嘴角突然泛出一絲詭異的微笑。

於此時,他腳下踏著步後塵的步法,向後退避出去,同時在手中,出現了幾顆血丹吞入腹中。

他感受的到,在血丹入腹,他的傷勢開始緩緩的好轉,更大的改變,則是他的血紋,從之前的九百九十條,開始快速的凝聚。

九百九十一,九百九十二……直至九百九十九,距離血紋境的終點,只有一步之遙!

「沒用的,你就是跑,你能跑到哪裡去?」

雖然不清楚葉不歸要幹什麼,但至少,他有完全的把握取勝。

「很不錯的步法,但你這樣一直躲避下去,會被判定成失敗的。」

「這是比賽,不是生死逃命,或許換了外界我可能追不上你,但是比賽總要有個規矩不是?」大少爺戲謔道,倒是葉不歸所修步法讓他很感興趣,相差了兩個境界,卻能夠一次次的避開他的追擊。

在十幾個來回之後,黃袍老者也抬起手,將要判定葉不歸失敗的時候,葉不歸突然停了下來,身子直挺挺的站在大少爺的面前。

與此同時,在葉不歸身體中突然爆發出一種強橫的波動,這股氣息是……血紋境大圓滿!

「突破了!他在戰鬥中突破了!」

從血紋境後期,一躍成為血紋境大圓滿。 這件事情,其實葉不歸早就能做到了,因為九百條血紋就已經是血紋境大圓滿的標準,他所欠缺的,是境界上的突破。

在原本他的計劃中,這應該是是他最後的一道底牌,可是,他算漏了各大准少族長的實力,他們的每一個,都是該境界的巔峰戰力,自然,他不得不臨時改變計劃,在這第二輪,就將底牌爆出。

修為的提升,為葉不歸帶來的則是實力上的飛躍,原本能夠抗衡骨紋境前期的資本,也應該更新為骨紋境中期!

異象,外放!

火之意志!

隨著葉不歸的吼聲,一幅火焰的畫卷隨之展開,散布在擂台的每一個角落,都是火焰生靈的影子,而它們擁護的最中心……是葉不歸!

「原來,你是在借我的力量錘鍊血紋,倒是一個很不錯的想法。」大少爺神色不動,一副瞭然於胸的表情。

只不過,他不知道葉不歸借他之手錘鍊的並非血紋境大圓滿……他的野心更大!

「好了,鬧劇該結束了。」

大少爺像是嘆氣一般,葉不歸沒有動用全力,他又何嘗不是呢,以骨紋境中期殺不掉血紋境才是奇怪,他不過是想多蹂躪對方一會。

「沒錯,我是要感謝感謝你,這場鬧劇也應該收場了。」葉不歸一步踏出,帶著強烈的自信迅速接近大少爺。

異象的展開時間有限制,所以他必須速戰速決。

「你還是如開始時候那麼狂妄。」

大少爺握緊拳頭,一個勾拳向前轟出,看似尋常,但這一招已經帶上了他八成以上的力量。

葉不歸怡然不懼,任身前火海洶湧,卻似火之領主,踏著火海而來,最終帶著炙熱的火浪向前打出一拳。

這一拳,同樣是集合了葉不歸異象的力量。

轟!

二者的對撞,讓大少爺眉頭皺起,沿著他的手臂傳來一股強絕的反震力道,趁著此時的間隙,他毫不猶豫的讓空閑出來的另一拳轟出,直接印在猝不及防的葉不歸胸口。

而他本人,也是因為輕敵而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向後拋飛出去,直至撞上背後的光幕。

葉不歸……亦是如此!

「此人能與我在力量上不相伯仲,想必氣血也是相差不多。」

縱然他清楚葉不歸只是在短暫時間內有所提升,但是他不會如其他人一般拖延時間,他需要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

「來,繼續!」大少爺高喝一聲,與葉不歸同時,猛然向天空之中躍出。

眨眼間,二人的戰鬥就已經進行到白熱化的階段,底牌一個個揭露出來的葉不歸,不得不說,他真的有抗衡大少爺的實力。

「乖乖啊,大少爺素來以肉身精悍著稱,沒想到這名不見經傳的八少爺能做到這點。」

「還有,你別忘了八少爺他現在不過血紋大圓滿而已,假以時日完全超越大少爺也不是不可能。」

這些都是觀眾最中肯的話語,固然他們中有人不喜葉不歸,但他們也不得不承認葉不歸超常的戰力。

「你的表現出來的實力,我確實很驚訝,不過若僅僅是這麼一點,那還是乖乖下場吧。」大少爺居高臨下,倒不是輕蔑,而是對自身實力有著很強的自信。

葉不歸的弱點,他很清楚,但他卻不會去耗時間,而是選擇以正面來將葉不歸擊潰。

「我倒要看看,你還能硬撐多久。」大少爺目光冷冽,攜著健碩的肌肉,再次向葉不歸攻來。

葉不歸深吸一口氣,大少爺肉身上表現出的實力,已經讓他竭近全力的與之對抗,他很清楚,火之意志最多只能支撐他一個時辰的時間。

而現在,已經接近了半個時辰!

「此戰想要獲勝,還需取巧。」葉不歸目光一閃,在於大少爺硬悍一擊之後迅速倒退,於此時,他的異象出現了不穩,漸漸地開始暗淡下去。

直至最後,在大少爺一拳猛轟之下完全的消失,為葉不歸帶來的,則是實力迅速的下降,回歸到了血紋大圓滿的起點。

「你的秘法,時限到了。」大少爺森然開口,彷彿在宣判死亡一般,腳下一抬,當即踏到葉不歸的身邊。

「既然不認輸的話,那我就把你打下台去。」

大少爺的聲音,伴隨著他的手掌一同落下,就要以此,來將這結局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之時。

葉不歸笑了,他笑的很冰冷,他的手掌微微抬高,卻是讓大少爺前進的身軀猛然一頓。

「春寒寒春,夏寒涼夏,秋寒殺秋,冬寒隆冬……」

葉不歸的手掌輕輕劃過空間,被劃過的地方,有著大量的寒氣湧出,與此同時,手掌上也沾染了厚重的冰霜,緩緩的向前推出去。

此舉看似緩慢,卻是一個快鏡頭的縮放,因為與之對照的,是大少爺那襲來的身軀。

「春夏秋冬,此乃四季,四季皆寒,此為寒凝!」

當凝字落下,從葉不歸的身邊,立即就掀起了層層暴雪,那好似一幅畫面,風雪之中,掩埋了土壤,掩埋了河流,同樣,掩埋了歲月……

在這一瞬間,大少爺的身體頓住,他周圍的時間彷彿停止了運轉。

不,是他腦中所反應的時間停駐,世界依舊運轉……

他依然保持著之前的動作,只不過,風雪之中,立即有大量的雪花與冰屑飛出,將他整個身體裹成雪球。

不光是這裡,就連守護薄膜也在風雪打濕后,轟然碎裂,這裡,是葉不歸創造的風雪世界。

「幸好這是擂台,而不是生死搏鬥。」

葉不歸微微笑,另一隻手掌伸出,將這懸浮在半空中,將要落下的雪球向著場外推出。

「不是吧,大少爺他……」

「我靠,你大爺的這是什麼蠻術?」

「擂台上還有這種操作?!」

在觀眾席立即爆發出一陣陣的怪叫,在他們一大群人乾瞪眼的同時,雪球從擂台掉落,應聲而碎。

磅!

大少爺不明所以的從雪球中爬出來,正要繼續交戰,可是他卻驚愕的發現已經身在場外了。

「你大爺,誰能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大少爺目瞪口呆,看著擂台上的葉不歸,自然也明白他失去了資格。 「這不是蠻族術法。」

「這是修士才能修的武技!」

觀眾台上一片嘩然,他們自然看得出,葉不歸施展的並非蠻術。

蠻術,偏向於身體之上的增幅,通過氣血作為推動才能用出,絕對沒有這種奇奇怪怪的變化,即便是有,那也是憑藉法寶,亦或是自身體質才能施展。

而葉不歸前後兩次,第一次是火,第二次是冰,能做到這種程度,唯有修士的武技才行。

「他是修士!他是混進來的修士!」

「魔騰怎麼會收留外來修士,而且還在魔騰混出了這麼高的地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