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聲巨響,只見兩道威力極為不俗的卍劍劍光,竟是對玄龜沒有造成一絲一毫的影響。

「好堅硬的龜甲!」秦石臉色漸漸難看起來。

「小子,用火,這龍龜放於雖強,不過對火焰卻是能剋制他。」血巫師道。

秦石點下頭,他雙手交叉,立刻有四道熊熊燃燒的火焰在秦石手心裡跳動出來。

這四道火焰,竟是每一道都如擁有生命一般,很快便是將秦石周圍百米內的海水蒸發掉,令秦石周圍都是陷入到一片真空之中。

「四道王火?雷火也在其中?小子,你與人皇大尊是什麼關係?」黑礁玄龜不禁的震撼下。

秦石也是一愣,因為他明顯感覺到,在隨著他祭出王火以後,黑礁玄龜對自己的怒意竟是極快減退下來。

「人皇是我的先祖。」秦石如實的說道。

當聽見秦石說自己是人皇的後人時,黑礁玄龜如小山一樣的身軀突然一顫,他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沒想到,竟然就是你。」

「前輩,你認識我?」

「你倒是不認識,不過我本是東海的鎮海玄龜,在三萬年前,溟組在天地大造殺戮,我為保護東海,也是被溟組一生境強者所重傷,當初是人皇出手相救,並將我帶到這人界附近,鎮守這一片海域,讓這一片海域萬年內不受海嘯,風浪的影響。」

「當初人皇便是說,若是將來遇到他的後人,希望我能夠幫助一二,這生命水母,也是人皇所留下來的。」黑礁龍龜淡淡的說道。

秦石愣了下,他沒料到自己這無意的舉動,竟然也是觸碰到了命格的預言里。

黑礁玄龜突然沖著生命水母苦澀的笑了笑:「小家戶,這三萬年,你我一直相依為命,現在,需要你的人也已經來了,去吧,那才是你的歸宿。」

能看出來,黑礁龍龜與生命水母之間有著很深刻的感情,不過想想也是,三萬年的沉澱,朝夕相處。

「小子,我現在的情況,怕是也幫不上你什麼,為你守了這生命水母三萬年,也算是沒有辜負了人皇當初的救命之恩。」黑礁龍龜嘆了口氣,老眼之中有一絲黯然。

秦石皺起眉,他這時定睛一看,才發現在黑礁龍龜身上竟然有一抹輪迴之像,這是壽元達到極限,即將隕落之人才會出現的:「前輩,你的壽元……」

「我的壽元大限,應該就會在這幾日之內坐化。」黑礁玄龜很平靜的說道,似乎這三萬年來早已讓他看淡了生死。

秦石聞言也是一陣無奈,生老病死,他改變不了,若是換做別人,他或許還可以用甘霖雨露陣,暫時的延緩一下壽命,只是可惜,這黑礁龍龜與生命水母常年在一起,在生命水母的生機下,他的壽元已經被大幅度提升,已經達到了他修為的極限。

「小子,生命水母本就是不死不滅的,當生命力耗盡的時候便會沉睡,然後再生,你不妨先用它來修復無上神符,將這龍龜煉化成無上神符內的一道凶獸,這樣,對你,這龍龜既不會死,也會成為你的一大助力。」血巫師說道。

秦石雙眸一閃亮光,是啊,他倒是忘了無上神符。

用無上神符煉製的凶獸,與尋常魔符不同,尋常魔符,是將凶獸的力量封印在魔符之內,一旦動用,凶獸之力將會被點燃,加持在使用者的身上,當生命燃盡后,凶獸也便等於是隕落,不過無上神符不一樣,無上神符內有一道如燈芯一樣的存在,被煉化的凶獸,只需要燃燒無上神符,即可將力量加持在使用者的身上,並不會燃燒凶獸本身的生命力,所以即便是多次使用,凶獸也不會隕落。

這也是無上神符,能排名在神物榜第十名的緣故。

秦石驚喜的望向黑礁龍龜,自從自己得到無上神符以來,其中還一隻凶獸沒有煉化,如今能夠煉化一隻超界境凶獸的話,那對接下來與亂域,溟組一戰將會有著巨大的幫助。

「前輩,你可願意?」

正在閱讀章節:絕世邪君_第一千九百零三章黑礁玄龜

瀏覽閱讀地址: 黑礁龍龜愣了下,倒是沒有料到秦石會擁有無上神符,他的神色,讓秦石微微誤會,秦石笑道:「我知道,前輩身為鎮壓東海的玄龜,讓前輩做一魔符,確實是委屈了前輩,前輩若是不願意,我也會竭盡全力幫助前輩延長壽元的。」

「小娃娃,別騙我了,和生命水母在一起這麼久,它已經用了很多生力去幫我續命,我的生命已經超出天道很多,即便是我現在突破生境,壽元也不會增加,沒有用的。」黑礁龍龜苦澀的一笑,說道:「小子,做你一道魔符沒有問題,我也想要看看,當年人皇大尊口中所說的,你會創造出的奇迹是什麼樣子,不過,我有一個要求。」

「前輩儘管說。」

「溟組七生堂中,有一名為蘇曉的生境凶魔,若是將來有一天你遇到他的話,要用我附體加持,殺死他,替我東海報仇。」黑礁龍龜凶厲的說道。

秦石皺下眉,很顯然和黑礁龍龜與這蘇曉之間有著不共戴天之仇,不過,同樣的,秦石與溟組是不死不休,所以他很爽快的答應下來:「這不是問題,若是我見到他,一定會用黑礁龍龜前輩的力量,將這蘇曉殺死。」

黑礁龍龜老態的雙眸之中閃爍起一道微弱的星光,他激動的說道:「好啊,好啊,沒料到,我這遲暮之年,壽元大限,倒是有了報仇的機會,小子,記住你對我的約定,開始吧。」

秦石點下頭,他先是深吸口氣,想要將黑礁龍龜收入無上神符當中,首先,他要先將無上神符修復。

「血巫師,我應該怎麼做?」秦石問道。

「這個容易,生命水母其實不是不死,它和鳳凰的涅槃很像,只不過,鳳凰的涅槃,需要經歷一次死亡,不過,這生命水母不需要,你將無上神符取出,然後將其放入進這生命水母當中,生命水母內的生機便會開始轉移,將無上神符修復,隨後的,這生命水母便會開始重新生長,一般這種生態,需要三個周期,三個周期以後,你便會發現生命水母又恢復了原有的生命力。」

「那且不是說,只要時間足夠,我可以將所有的神物修復?」

「理論上是這樣,除了比較特殊的,並不是外部受損,而是器靈受損的都可以。」

秦石忍不住驚喜,那也就是說除了焚書和炫光神劍外,他可以將所有的神物都修復。

即便是炫光神劍,焚書,也可以達到深海碎裂前的程度。

一想到這,秦石微微一笑:「呵呵,我這先祖,倒是留給我一個好東西啊。」

「小傢伙,開始吧。」血巫師說道。

秦石點下頭,將無上神符取出,無上神符仍是一如鐵板一樣的樣子,在背面是金色的古老紋絡,每一道紋絡都極為神奇,特別是對符魔師來講,能夠領悟到其中的奧義,對一個附魔師將會有著巨大的幫助,即便是秦石現在,都沒有辦法完全參透。

只是此時的無上神符,並不在想當初一般耀眼,反而十分的暗淡,那些原本金光燦燦的古老紋絡,也是隨之變的有些烏黑。

取出無上神符,秦石小心翼翼的將無上神符靠近生命水母。

生命水母在海水中搖晃著,像是一個在跳舞的孩子一樣,散發著翠綠色的熒光,給這一片海域中平添了幾分神秘色彩,很快,無上神符與生命水母融合,生命水母的軀體很柔軟,像是一個半透明的氣泡一樣,所以無上神符剛剛觸碰到生命水母,生命水母便是改變形態,將無上神符包圍。

隨後,一幕神奇的畫面出現,秦石忍不住的屏住呼吸,只見在兩者融合的地方,生命水母的生機竟是如一條小溪一般,如能孕育天地一般磅礴的生命力,在小溪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朝著無上神符流動去。

生命水母此時就猶如生命的源泉一般,在最中央的地方,竟是盛開出花來。

很快,那本來黯然無光的無上神符開始漸漸明亮,上面的裂紋,竟好像是時光倒流一樣逐漸的恢復起來,背後的古老紋絡,也好像被人仔仔細細的擦拭過,將表面的一層烏黑雜質所驅除,再一次露出通透耀眼的光芒來。

短短半個時辰,無上神符便是恢復如初。

看著恢復的無上神符秦石忍不住笑了笑:「真是神奇啊。」

言罷,秦石再度朝著生命水母望去,將生命力完全傳輸給無上神符以後,生命水母好像逆生長一般,竟是返老還童,本來就只有巴掌大小的樣子,變成只有米粒大小,最驚人的是,那米粒一般的生命水母,卻是散發出皓月般的皎潔光芒,彷彿在其中有一個孕育天地的胚胎一般,在以驚人的速度成長。

「生命水母能無限的產生生命力,在遠古時,生命水母,也被稱之為不朽之軀。」血巫師淡淡道。

「確實,擁有這般恐怖的生命力,只要不受到外力滅殺的話,真的可以擁有不朽之軀。」

言罷,秦石沒有在做聲,他知道生命水母需要三日的周期恢復,不過這樣正好,能讓秦石有足夠的時間煉化黑礁龍龜,深吸口氣,秦石朝著黑礁龍龜望去:「前輩,你準備好了嗎?」

「小傢伙,動手吧,老龜我在這世上,雖說活不過天地,但也是活了幾萬年多,早就看透了這生死的。」

「前輩,晚輩的罪了。」秦石拱手說道,隨即雙眸變的認真起來。

這是秦石第一次使用無上神符,也是秦石第一次煉化超界境的凶獸。

秦石的靈魂修為現在是魂界境,足矣煉製界境凶獸,不過,超界境的,他還是從未嘗試過,或者說,他沒有機會嘗試,不過,秦石心裡卻是清楚,這一定會極為的困難。

煉化界境魔符時秦石便知道,想要將一個世界變成魔符有多麼困難,何況,現在秦石要做的,是將一擁有天力的世界。

界境和超界境的區別便是在與是否能承載天命。

界境的世界沒有天命之力,所以最多只能算是一小小虛空,而一旦當一個世界擁有原始天力,承載天命以後,那將是真正的世界,或者說,是一個與這荒靈大陸一樣的世界,試想一下將一個真正的世界煉化成魔符,會是一件容易的事嗎?

秦石長舒口氣,無上神父被他拋到高空中。

「祭魂!」

獨自的踏在海面上,一瞬間,原本平靜的一片海域,突然在秦石的一句話后形成波浪,秦石的黑袍都開始輕輕飄動起來,在秦石的腳下,出現一圈一圈朝著四面八方擴散的漣漪,最終,竟是形成一片真空地帶,隨後的,散發出去的水紋竟突然匯聚在秦石頭頂上,形成一顆十分璀璨的明星一樣。

「凝!」

從武林高手到娛樂巨星 秦石一隻手指直指蒼穹,立刻一片海域碎裂開,從秦石的手指尖上,與那一顆璀璨的明星中竟是出現一道靈魂之光,相互連接著兩者,這一道看似並不起眼的靈魂之光,卻立刻令一片海域變的混沌起來,血巫師口中一陣乾澀,喉嚨都是滾動一下:「好可怕的靈魂波動。」

「小子,趁現在!」

「六棱困靈陣!」秦石手臂用力的一揮,霎時間那一道靈魂之光,盈盈的纏繞在黑礁龍龜外圈。

「轟!」

猛的,秦石只感覺識海內元神劇痛,彷彿被一股無窮盡的力量給撞擊一下一般,讓他立刻咬緊牙關,秦石感覺,他彷彿在被一個世界所蠶食一樣,在那個世界里,和界境的世界不同,是有天命,是有法則的,而秦石的行為,無疑是觸犯到了這一世界的法則,在遭受到巨大的吞噬。

最要命的,這還是在黑礁龍龜心甘情願被煉化,沒有做出任何反抗的情況下,不然,秦石覺得,就他剛剛那一個無禮的行為,便會被一個世界給碎粉掉。

「煉化超界境,果然不是容易的事情。」秦石敢肯定,想要煉化超界境凶獸,如果不是對方心甘情願的話,一定要達到超級魂界境,將魂界境的世界完全完善,才有可能。

刺耳的聲音極快傳來,在這時血巫師急促的喊道:「快!小子,凝符!不然,你的靈魂會被滅殺在那個世界里。」

聽見血巫師的喊聲,秦石一陣苦澀,他何不想凝符,不過,現在他的魂力,與這一世界制衡已經是極限,根本分身乏術,沒有力氣去凝符。

「用無上神符!」

「現在也只能去賭了!無上符咒!」秦石死死的牙關,他五官都變的獰然:「啊!!!」

秦石用力的咆哮聲,遠處天穹上的無上神符突然閃爍一道宏光。

婚心計 砰!

突然,在無上神符的金紋下,竟是出現一虛渺玄奧的虛空,虛空外是無數金紋盤成的圖案,猶如一通往修羅地獄的一巨門一般,隨之,當無上符咒的巨門開啟時,只見,那一股世界之力,竟是受到一股巨大的壓制,最終變化成一個迷離大小的符咒,成漩渦一樣被吸入進虛空當中。 轟隆隆!

天地間突然傳來一陣陣的巨響,一片無盡的海域頓時裂開,出現一個巨大的峽谷。

好在當這一切逐漸的趨於平靜時,秦石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黑礁龍龜,已經被煉化在無上神符之內,秦石將無上神符收回時,只見,原本光禿禿的正面上,卻是出現一個如神匠雕刻一樣的龍龜圖樣,秦石激動的笑了笑:「成功了嗎?」

「小傢伙,別忘記你答應我的。」

從無上神符內響起黑礁龍龜的聲音。

秦石認真的點下頭:「前輩放心,蘇曉的命,我一定會幫你收的。」

待天地結束,秦石一屁股坐在一塊巨大礁石上,這一次煉化魔符,秦石敢發誓,一定是他有史以來最為驚險的一次,這一次,在與黑礁龍龜的世界碰撞時,他是真切的感受到,他在被一個世界的巨口所吞噬著,差一點,他便沒能煉化黑礁龍龜,而是自己隕落在那世界的壓迫之中。

「真是驚險啊。」

「超界境的魔符,在遠古已經很少出現,在遠古能夠達到這種程度的,不過也只有泥菩薩,和符尊古河兩人,我記得,當初兩人曾一次在天地間切磋符技,兩人同時煉化一隻超界境的凶獸,當時,幾乎驚動了整個大陸。」血巫師說道。

秦石點下頭,笑了笑:「血巫師,我原來怎麼沒有發現,你知道的東西還不少呢?」

「原來魔尊一直在你身邊,我知道的,他都知道,所以我便沒有說過。」血巫師撇撇嘴:「我可不敢在魔尊面前賣弄。」

「哈哈,這麼說,一直以來倒是屈才了你。」秦石哈哈笑道。

煉化黑礁龍龜,在餘下的三日之中,秦石繼續朝著海域深入。

「在前面,有一處死海,似乎是因為版圖的緣故,天災極多,所以沒有生靈,正適合你用輪迴石像的力量培育定界果,這樣,也不會影響生態。」血巫師說道。

這幾日,秦石一直在讓血巫師通過空間之力尋找一片死亡海域。

終於在第三日,秦石出現在這一片海域上空。

三日時間,生命水母的生機再次恢復,秦石將輪迴石像取出以後進行修復。

隨著輪迴石像修復以後,秦石獨自的站在一片海面上,將輪迴石像取出,用力的立在海面當中。

立刻,輪迴石像十米之內,形成千萬生機,隨後,秦石將他手中的幾顆定界果樹種紛紛灑在這十米的海洋里,很快,秦石便是能夠感受到,他腳下的海域在顫抖,數萬里的海洋生機,如江洪海嘯一般,極快的朝著輪迴石像十米區域開始聚攏。

定界果的樹種也極快生根發芽,然後結果。

看著這一幕秦石不禁讚歎:「輪迴石像果然厲害,定界果本需要萬年的生長周期,但在輪迴石像的力量下,短短三日,就能夠成熟。」

「輪迴石像,能夠改變天地的生機濃度,在遠古本就是大忌,當初,溟組便是一直想要找到輪迴石像,只要有輪迴石像,能讓這整個天地,變成自己的後花園也毫不誇張,只不過,那樣做的話,你一定會成為天地公敵。」

秦石淡淡道:「我也不會這樣做,這與溟組的血掩又有怎麼區別?雖然我不知道,溟組的血掩是什麼,不過一定是會摧毀荒靈大陸的,當初明軒便是說過,溟組的血掩,是要將荒靈大陸,變成他們自己的世界,那麼,世界若是充滿煞氣,人類和凶獸都將滅亡,所以無論如何,我都會阻止血掩的。」

「小子不急,你現在還有時間,你這一次回到人界,不就是要讓溟組付出代價嗎。」

秦石雙眸一閃決色的點下頭:「嗯,不過在那之前,我要先滅了亂域。」

在輪迴石像恢復后的一個月,秦石一直在一片死亡之海上培育定界果。

半個月,隨著數百萬里的海域荒漠,生機暗淡,終是成就出一百五十顆定界果。

而正當秦石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時,從他的識海之中,突然傳來一聲碎裂聲,下一刻,他的雙眸,變的極為暴戾。

「小子,怎麼了?」血巫師皺起眉的問聲。

秦石黑眸眯成一道狹長的縫隙,如一道能斬斷天地的劍光一般。

「我留給凌霄的一道傳訊令被捏碎,人界,應該是出了問題,凌霄知道我這一個月內不能被打擾,加上有酒鬼前輩鎮守,除非是妖暝親自現身,不然,凌霄不會捏碎我給他的傳訊令。」

「是禁域?」

「嗯。」秦石點下頭,隨即他目光猛的睜開,一道寒芒朝著禁域的方向刺去。

「妖暝,你若是敢傷我秦宗弟子分毫,我今日便踏平了你整個亂域!」

「血巫師,開空間陣!」

知道事情的嚴峻,血巫師沒有廢話。

秦石身前的一片空間扭曲,很快,出現一湛藍色的隧道。

禁域方向。

在這半月,以禁域為中心的萬里內,不出預料的成為滅亂聯盟,與亂域,風域,熾域三大域的激烈戰場,天穹上狼煙滾滾,電光火石,無數強者縱橫飛躍,又有無數強者隕落。

半個月內,兩方各有傷亡,不過滅亂聯盟一方的傷亡較大,一直到何舒寒從秦宗趕來,率領風沙和魯山,等滅亂聯盟的強者加入戰場以後,滅亂聯盟才稍稍的得到一點喘息的機會。

「桀桀,何舒寒,你認為憑你一人,能夠擋住我們三人幾招?」

妖暝,馮峰,炎烈三人在這時從九霄上踏空而落,出現在禁域的上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