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莎莎心裡一亮,李正陽的手藝還是不錯的,上次吃過之後讚不絕口,捅了捅王影兒,手機遞了過去。

王影兒看完之後,看了看吳莎莎,那意思就是李正陽還會做菜?

吳莎莎點了點頭。

合約在經過一系列商討之後,終於簽完了,按理說應該與客戶吃個飯,表示合作成功。

可惜兩位美女老總都說有事,先得離開,讓公司的人陪伴,等到晚上有空的時候在一塊慶祝。

小連的合作商也是相當的近人情,知道老總忙,也沒不高興,只是客氣了幾句,午餐結束就直接飛機。

吳莎莎與王影兒風風火火的往家趕,爭取能跟著徐婕她們一起去超市。

李正陽在房間內磨蹭了一陣兒,將要帶走的東西都整理好,一些衣物就乾脆不要了,背著也是累贅。

看了看時間才十點,距離午餐時間還早,非常懶散的打開門,見幾個小妞都坐著,一點兒要出去的意思都沒有。

「你們幹啥呢?不是說去買菜么?看你們的樣子好像不願意出去呢。」

徐婕笑道:「沒有啊,我們在等吳總和王總,她們很快就到家了。」

等她們?拉倒吧,有你們三個小妞跟著就能引起轟動了,要是那兩個麻煩的主一起去……

李正陽直嘆氣,如果可以的話,他寧願自己去菜市場。

蔣勝男拿著筆和紙,上面寫著愛吃的菜,看李正陽在那愣著,就笑道:「李大哥,我們愛吃的菜都記下了,你喜歡吃什麼呀?」

霸道至尊:女人你是我的 「我喜歡吃炸腸,現在能炸么?」

蔣勝男點著頭,寫下了炸腸,道:「那有什麼難的,專業炸腸!」

「你呀,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那麼好的買賣,你不盯著,跟她們起什麼哄!」

蔣勝男嘻嘻一笑,「我可沒有起鬨啊,跟著姐妹們一起而已。」

李正陽沒好眼神的看了她一眼,道:「不等她們行不行,咱們去吧,我已經餓了。」

徐婕搖著頭,道:「不行,必須等,不然她們兩個會著急的。」

「我又不跑,只是去買個菜,一會兒就回來了,等什麼等!走!」李正陽直奔房門。

李佳琪與蔣勝男眼疾手快,一把就抓住了李正陽的手腕,「在等等,再等等嘛。」

吳莎莎車速有些快,昨天和今天自己一直收到交通信息,各種超速,各種違章,壓線、闖燈,估計駕駛本沒兩分了吧。

王影兒坐在車裡,笑道:「姐姐,那麼迫不及待啊?」

「你還別說我,你自己不也一樣。」

「哎,我們姐妹上輩子做什麼壞事了? 喜結良緣之你好,我的王妃 怎麼同時喜歡上那傢伙了?」

「不知道,我是因為我和他之間有了關係,才愛著他,你們我可不清楚。」

「姐姐,你這是宣誓正宮主權呢嗎?」

吳莎莎笑笑,道:「那當然,姐妹當中,只有我現在是他真正意義上的老婆,你們只是挂名的。」

王影兒嘟著嘴,嗔道:「哎呀!就我這小暴脾氣,看我不撕了你。」作勢要抓。

吳莎莎趕緊搖頭,「別鬧,開車呢,你想我們死於非命啊。」

王影兒嘿嘿一笑,無意間就看見一個*店,眼珠子一轉,道:「姐姐,我有個小小的想法。」

「嗯?」吳莎莎就知道王影兒又要出什麼壞點子。

「我們買點春.葯吧,吃飯的時候悄悄的放在他的飯里,然後姐妹們就能正式成為他的女人了。」

吳莎莎一個哆嗦,李正陽吃了那葯之後,何止是猛獸?簡直就是萬獸之王,那天的自己差一點暈過去。

「怎麼了姐姐?」王影兒問。

「怎麼了?你要是真有那想法也暫時別用了,姐妹們都是第一次,吃不消的。」 王影兒就像看怪物似得看著吳莎莎,道:「姐姐,那一次是不是有什麼不堪回首的經歷啊?」

吳莎莎本來就開著車,瞪了一眼王影兒,「你若是想安全的到家,最好別讓我分心。」

哎,完蛋了,以前是無話不談,現在倒好,有那麼多事情都隱瞞了。

李正陽早就在家等得不耐煩了,還有點擔心受怕,這麼多美女跟著一起去買菜,天知道會有什麼亂子。

而且更麻煩的是,如果她們都跟著自己,還怎麼逃跑?尼瑪,確實有點悲催。

以前怎麼就沒發現自己的人緣這麼好呢?

鬱悶的抽著煙,門開了,吳莎莎與王影兒走了進來,看了看李正陽,又對姐妹們點頭示意。

王影兒顛顛的坐在李正陽的身邊,道:「你要親自下廚啊?」

李正陽挪了挪身子,道:「天熱,別靠的太近,降低溫度最好。」

獨寵妖嬈妃 王影兒立刻嘟著嘴,空調開的這麼涼快,還降低溫度?你怎麼不躲進冰箱里?笑道:「是天氣熱,還是你心裡熱?」

得,不能跟這小妞扯淡,不然一會兒自己還得上一身的火,急忙站起來,道:「走吧,買菜去。」

吳莎莎點了一下王影兒的額頭,王影兒伸了伸舌頭。

超市人山人海,百姓們為了打折的青菜,差一點就擠破了超市的大門。

李正陽苦著臉跟著大隊人群,有好好的菜市場不去,偏偏來什麼超市,等會結賬的時候不得等一個鐘頭?在哪裡買菜還不是一樣?超市的黃瓜就比菜市場的黃瓜要好么?

但是四周小夥伴的目光齊刷刷的盯著清一色統一服裝的娘子軍們。

古話說的好,書中自有顏如玉,是,圖像倒是看見了,可是現實中的顏如玉在哪呢?在看看人家,一下子出來就帶著五個,啥命啊。

也許就是這樣的地方,這樣的場景,不和諧的因素再次降臨。

流氓也吃飯,吃飯就得買菜,買菜就得進超市,當然就能看見這幾個美女。

李正陽對這樣的目光早就習慣了,也懶得跟他們計較了,他心裡很想告訴那些羨慕嫉妒的男士們,有本事你們也勾搭五個大美女試試,勞資保證,到那時候哭都沒有眼淚。

也許是幾個人的褲子太緊了,也許是她們的身材太棒了,就在她們對午餐充滿期待的那個時刻,吳莎莎與徐婕還有王影兒的屁股幾乎是同時被人摸了一下。

幾女立刻回頭,尼瑪,超市還有咸豬手?吳莎莎搖搖頭,輕聲道:「人太多了,可能是不小心碰的。」

轉過頭繼續往前走,吳莎莎就覺得屁股再一次被人狠狠的捏了一把,立刻停下腳步,回過頭盯著身後的人看。

可是身後跟著走的人們,都側過身過去了,氣的吳莎莎直咬牙,到底是誰摸了我?

王影兒同樣也是小手顫抖的,盯著從身邊走過的男人,老娘的屁股,李正陽都沒摸過,額,打的不算,哪個不要臉的東西在佔便宜?

徐婕拉著李正陽停下腳步,輕聲道:「吳總和王總在找流氓,剛剛,剛剛有人偷偷的摸我們。」

啊?不是說咸豬手在公交車上才有的嗎?超市也有?哇去,那個行業的人無處不在啊。

又看了看幾個人的衣裝,嘆道:「你們穿成這樣,也不能怪人家。」

李佳琪黑著臉,沒好氣的道:「現在都是什麼年代了,這樣穿著的人幾乎滿大街都是,怎麼就穿成這樣了?」

李正陽聳了聳肩膀道:「好了,好了,小心點就行了,也許是行走的人不小心碰的呢。」

吳莎莎慢慢的走著,道:「碰的跟捏的是兩個感覺,難道我們是傻子?這都分不出來?」

李正陽很無奈,話說你們以前不出門?出門的時候就沒遇見過這個事情?不能總是跟著我出門就出現這事兒的吧?

可這種時候也不能太較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好不要出事兒,雖然咱不怕事兒。

幾個人又向著蔬菜區前進,李正陽多了個心眼,開啟神魂探索,摸別人的女友,勞資不管,摸了吳莎莎,勞資高低跟你說道說道。

不遠處,幾個小混混探出了頭,其中一個笑道:「哇去,真的很有彈性啊。」

「就是,這回咱們等到人多的時候,換個位置,我摸那個,你摸這個。」

幾個流氓混混點著頭,擠進了人群里。

蔬菜區,人確實很多,大部分人的視線都集中在蔬菜上,吳莎莎她們也不例外。

李正陽點著頭,小樣的,你們終於來了。

就在其中一個混混即將下手,還差幾厘米就摸到吳莎莎的時候,李正陽突然出現在那混混身邊,笑道:「刺激嗎?」

那混混一愣,手停在了距離吳莎莎幾厘米遠的的地方。

李正陽伸出手掐住了他的手腕,那混混立刻疼的直叫喚:「哎呀,你幹啥!放手!」

吳莎莎一回頭,看見李正陽抓著一個人的手腕,正納悶呢,就聽見李正陽道:「這一路上,你摸了我朋友幾次了?前幾次沒抓到你,你怎麼沒臉呢?自己沒有女人?還是沒嘗過女人的味道?」

王影兒徐婕等人,一下子就圍了過來,抓著那個流氓,道:「不要臉的東西,要摸回家摸你母親去!!」

人都是好熱鬧的,這沒一會兒,就圍滿了人。

李正陽道:「這個人耍流氓,摸我朋友的屁股,大家小心一點,他們還有同夥。」

那混混急了,手腕被捏的很疼,這要是惹了眾怒,還不得剝了自己皮啊,揍一頓都是輕的,想到這立刻在人群里尋找同伴,另一隻手悄悄的從褲兜里拿出小水果刀。

他的同夥擠進來,盯著李正陽,道:「哥們,哪混的?不知道影魅堂么?」

李正陽一愣,這樣的角色是影魅堂的人?真可笑,勞資暫時沒動你們,你們倒是先惹到了我。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什麼是影魅堂,但是這個人摸了我的朋友,我必須給他一點教訓!」手用力一擰!咔嚓一聲!

那混混立即發出嘶吼,一隻手估計是廢了。

其他人見李正陽下了重手,紛紛亮出水果刀,圍在李正陽附近。

看客們見了刀子,呼啦啦往後退,這要是崩了一身血可不太美觀。

吳莎莎悄聲對李正陽說道:「如果他們今後還能站著走路,一會兒回去之後,我們姐妹弄死你。」

王影兒也沖著李正陽揮了揮拳頭,向人群退去,像這樣的事情交給李正陽就好。

李正陽無奈,這事兒是你們幾個小妞惹出來的麻煩,怎麼現在成為自己的麻煩了。

不過也沒辦法,刀子可是在前面晃蕩呢。

拍了拍手,李正陽握了握拳頭,弄得骨節啪啪響,道:「我記得有個叫張風的小子,前段時間調戲我的朋友,被我打廢了,是你們的頭頭吧。」

那幾個一驚,這事兒傳的全幫都轟動了,就是沒找到是誰下的手,今天在這遇見了,如果能給張風報仇的話,老大豈不是更加的器重咱們?

「原來是你啊,我們影魅堂這在找你呢,如今在這遇見了,哥幾個,廢了他!」說完握緊那小小的水果刀對著李正陽就刺了下去。

從混混的角度看待這次的進攻,是比較有氣勢的,也是最標準的捅人手法,百分之八十的結果就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就算是沒有成功,對方肯定會退後躲避。

李正陽可是打架中的戰鬥機,面對那削水果的玩意兒,能後退?側身上前一步,后發先至,一個耳光就扇下去。

那混混凝眉瞪眼以為這次准刺中對方了,哪知道眼前一花,接著就挨了一個大耳光。

啪的一聲,真脆!真響!那混混耳邊似乎有個馬蜂窩一般,嗡嗡的。

一招,只是一招,那混混身子斜斜的飛了出去,一頭撞在一堆捲心菜上,就不動彈了。

其他那幾個握著小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們可不是傻x,這麼多年的社會經驗告訴他們,眼前這個絕對是蝙蝠俠一類的能人。

吳莎莎抱著肩膀這個氣啊,讓你李正陽下手重點,你怎麼還站在那裝逼了?難道你真的以為自己是武林高手?講究的是敵不動我不動?

李正陽還站在那裡,看著幾個混混,意思是你們怎麼不動手了呢?

王影兒抓起一個土豆大叫道:「李正陽,你個混蛋,別人摸了你媳婦的屁股,你都不敢吱聲,站在那幹啥。」說完就扔了過去。

李正陽一激靈,伸手接過,道:「你們看熱鬧不嫌是事兒大是吧。」

結果幾個人哼了一聲!

行吧,既然一個都揍了,剩下的不出手也不是那麼回事,幾步衝上前,拳頭狠狠的砸了下去。

蔬菜區立刻發出各種慘叫,那幾個流氓混混躺在地上直叫喚。

吳莎莎大聲叫道:「李正陽,你可別忘了我剛才跟你說的話。」雖然不知道自己的話能有多大的分量,至少在人群里挺拉風的。

李正陽搖搖頭,道:「他們也沒犯什麼大的錯誤,教訓教訓也就算了。」

算了?吳莎莎一愣,那幾個流氓那會兒捏的自己屁股生疼,你說算了就算了?

沖著王影兒她們使了一個眼神,幾個美女直接沖了上去。 尼瑪,真熱鬧,有拿黃瓜打的,有用腳揣的,還有拿雞蛋招呼的,蔬菜區瞬間亂成了一團。

李正陽滿臉的黑線,尼瑪,現在網路這麼發達,估計你們幾個一會兒就得上新聞了。

整個通陽市的朋友圈還不得轟動啊?

「別打了,這麼多看著呢,多丟人!」

吳莎莎她們哪裡管那個,抓起蔬菜就往混混身上招呼,這茄子土豆黃瓜雞蛋白菜滿天飛。

周圍的小夥伴們一陣眼暈,這幾個女人太猛了,哪家的姑娘?在瞄了瞄李正陽,心道:哥們,你的生活估計也不好過吧。

如果他喊出聲,估計李正陽會衝過去給他一個熱情的擁抱,哥們,你猜的太對了。

超市保安廢了大勁才擠進來,看著地上一片狼藉,在看看那幾個地上躺著的,頓時哭笑不得,尼瑪,什麼時候這些蔬菜成了打人的利器了?

見那幾個混混躺在地上像蚊子似得直哼哼,保安走到幾個小妞的面前,道:「我們已經報了警,你們幾個跟我們到保安室,這些蔬菜雞蛋是要賠償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