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嘩的流水從上而下撞擊到岩石上面,漫天水珠飛濺,猶如一串串圓潤明亮的珍珠。

巴比雙手捧起一捧水拍在臉上,清涼的氣息好像是良藥,沉重的疲倦感消失了大半。

清洗了一番,巴比沿著溪流旁邊的灌木叢向下遊走去,尋找獵物。

倒是看到了一些鳥兒、兔子類的小型野獸,但巴比沒有出手捕捉。

以他的胃口,那些小型野獸還不夠他塞牙縫的。他的目標是那些大型的野獸,食素型、食肉型均可。

咔嚓~

一條黑色毒蛇在巴比手中軟軟的垂了下來,迅速失去了生命氣息。

看著這條手腕粗細的毒蛇,巴比咽了口唾沫。

他心裡升起了食慾。

巴比清楚這不是他的食慾,而是「它」的食慾。

但巴比猶豫了片刻,便開啟了變身,一咬牙便將整條毒蛇塞到了嘴裡。

沒有令人作嘔的腥燥之氣,巴比咀嚼著有一種香甜的感覺,就像是他前世吃過的辣條,辣中帶著甜。

幾個呼吸的時間,一股熱流在身體內爆發,巴比的身體發生了一絲微不可查的強化。

那股熱流巴比給它起了一個名字,叫做強化能量。

「這些小型生物能夠提供的強化能量有限,以後我要吞噬就選擇那些實力高的生物吞噬,那樣才能得到大量的強化能量。」

巴比緩緩走著,鼻孔里突然竄進了一股濃郁的惡臭,讓他眉頭皺了起來。

這惡臭分明是屍臭,而且以這屍臭的濃郁程度,恐怕不僅僅是死了一兩頭大型生物這麼簡單。

屍臭越來越濃厚,巴比的視線越過灌木叢看到了修羅場般的一幕。

叢林的樹木四處倒折,倒了一地的屍體,到處都是野獸的殘肢。

蠅蟲漫天,惡臭太過濃郁,巴比也沒有靠的太近,但粗略數了一下,大概有四五十具屍體。

有狼、有虎,也有野牛、山羚…

它們的傷口都是差不多的,除了少部分被暴力的撕開屍體,大部分身上都有巨大的野獸爪子痕迹。

不過因為時間比較久了,傷口化膿情況嚴重,巴比也看不出來究竟是什麼生物做的。

但巴比可以判定,那未知野獸不是普通的野獸,應該是一頭異常生物無疑。

只有異常生物才有碾壓普通野獸的實力。

巴比的腳步更加小心謹慎,一頭異常生物少說也有高級學徒的實力。

而現在這種情況看來,這頭未知異常生物的實力,只會更強。

要是那頭異常生物還在附近,他沒有把握將其擊敗。

安全起見,巴比不再沿著溪流行走,轉到了人為開闢的大道上。

大道上時常有商隊經過,動靜不小,即使是異常生物也不會輕易去衝擊商隊。

地圖上不僅記載了路線和標誌性的山峰、森林,也標註出了沿途的野外旅館和商隊臨時停靠點。

在巴比前方五六公里處有一個野外旅館,如果他的速度足夠快的話,應該趕得上早飯。

又是一路急行,在巴比感覺自己就快報廢的時候,終於看到了地圖上標註的那坐野外旅館。

野外旅館佔地有一畝地左右,三層石建築,最上方掛著招牌——雙峰旅館。

巴比沒心思觀察這野外旅館長什麼樣子,徑直進了旅館。

旅館內很熱鬧,一桌一桌坐滿了人,看他們裝扮應該是商隊的成員。

巴比的到來多少引起一些人的注意,但他們也就是多看了幾眼,並沒有將巴比放在心上。

旅館內人員眾多,基本上每一個桌子都有人佔了。巴比只得和他人合用一張桌子,要了烤肉和熱湯就大口吃喝起來。

就在巴比吃喝的時候,外邊的天空突然變了顏色,一朵朵厚重的烏雲聚攏起來,風兒開始刮動。

緊接著天空電閃雷鳴,不一會兒的時間暴雨就傾盆而至。

這下子屋子裡可熱鬧起來了,許多人都是破口大罵的衝出門去處理自己放在外面的貨物。

巴比也微微皺起了眉頭,不知道這暴雨會持續多長的時間,說不定會影響他的趕路計劃。

而事情果然朝著巴比不願看到的方向發展,這場雨也不知道積累了多久,一直下了五六個時辰還沒有一絲減弱的跡象。

只有旅館的胖老闆高興壞了,客人們多留一晚,他就能多掙一晚的錢。

冒著這樣的暴雨顯然是不可能趕路的,巴比即使內心焦急,但也不得不暫時在這裡住上一晚。

「希望明天暴雨可以停下吧!」巴比看著連珠似的雨幕,內心期盼道。

到了夜晚八九點鐘的樣子,野外旅館內的燈火基本上都熄滅了,只有少數的幾個房間里還閃著亮光。

地面水流成河,暴雨還在不停的下著,濺起一朵朵水花和氣泡。

啪!

一朵碩大的水花濺起,一頭漆黑如墨的生物從樹榦上跳了下來,不帶絲毫感情的暗紫色瞳孔凝視著野外旅館。 轟隆隆~!

巴比身體一抖,豁然睜開眼睛,神色看起來有些緊張,呼吸聲也有些粗重。

直到巴比清醒過來,看清楚了周圍的環境,才猛的鬆了一口氣。

他剛才做了很不好的夢。

窗外時明時暗,巴比的臉色也陰晴不定,站起來走到了窗邊。

咯吱~

推開窗,一股涼意襲來,雨水頓時就漂了進來打在他的身上。

巴比沒有在意,雙目注視著暴雨下的世界。

一連串的亮銀色閃電劈下,天空好像是一個發怒的人,時不時怒吼一聲。

巴比的心情突然有些煩躁,如果不是暴雨突至,他寧願待在野外也不願待在這個旅館裡面。

這個野外旅館距離多諾城太近了,騎著快馬,三個時辰便能走到。

野外雖然野獸繁多,但野外何其寬廣,又山林眾多,巴比鑽進去就像是一滴水滴入了河流,誰也找不到他。

而且憑他的實力,只要不是倒霉碰到了極強的異常生物,巴比足以自保。

就在巴比決定暴雨停止或者只要稍小他就離開的時候,一股蜂蜜般的香甜氣息傳入他的鼻孔。

「血腥氣!」巴比頓時分析出了這香甜氣息的來源。

這可以說是他能夠變身之後身體誕生的天賦能力,能夠辨別出血液氣息的種類,但也只能分析出個大概。

巴比能夠分辨出人和野獸血液氣息的差別,但如果讓他分辨男人、女人或者哪種野獸的血液,巴比就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這是人血!」巴比本來還以為是旅館宰殺野獸造成的血腥氣,但鼻子分辨的結果卻告訴他這分明是人類的血液。

轟隆隆~

驚雷乍起,旅館的樓下影影綽綽有著人類的影子。

巴比定睛一看,頓時嚇了一跳,瞳孔不由自主的劇烈收縮起來。

屍體!

旅館下面有一堆人類的屍體在地面躺著。

「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巴比感覺身體有些發涼。

他的第一反應不是害怕,而是后怕。

這些人的身份很好推測,就是在旅館暫居的旅客。

他們在睡夢中被人殺死,並且被放到了外面,任由雨水沖刷。

什麼人能做到這種程度?

巴比心裡緊張了起來,能夠無聲無息殺死這麼多人的存在絕對不可能只是一個學徒,很有可能是掌控了超凡力量的正式騎士。

巴比思索了一瞬,穿好了自己的軟甲,長劍出鞘。

他沒有置身事外的想法,或者說現在他也不可能置身事外了。

唇亡齒寒的道理他自然明白,如果對方的目標是整個旅館,早晚都會找到自己身上。

與其坐以待斃,還不如主動一點去聯合眾人的力量,那樣勝率會高上很多。

「救…,啊!」

巴比還沒有出門,一聲驚恐的大叫在不遠處驟然響起,瞬間打破了旅館的平靜。

有人在求救,但出手的人速度很快,瞬間就擊殺了求救的人。

「右邊的房間!」巴比隨即出門,朝右邊的方向走去。

他的腳步不急不緩,正跟在其它房間出來人的後面。

殺人者很有可能是一名正式騎士,巴比不想這麼快和其正面相碰。

跟在那幾個應該是商隊護衛的大漢後面,先破門進入房間的幾個人就發出了一聲驚叫。

巴比朝著縫隙看去,血腥的一幕映入眼帘。

昏暗的房間有著兩具殘屍,一男一女。

一具頭顱沒了一半,好像被什麼啃了下去。而另一具則是被分了屍,肩膀之上和下身保留了下來,其餘的部分被分割成了碎肉塊。

又走近了一些巴比看清楚了傷口,臉色不由凝重。

兩具屍體的傷口不像是人類造成,而更像是野獸的爪子。

巴比不由想起了自己早上在溪流邊看到的一幕,拿之與其對比竟十分的相像。

「是異常生物嗎?」巴比推測著。

「讓一下,發生了什麼事?哦!真神啊!」一個胖胖的身影擠開了巴比,看到房間內的景象不由驚呼一聲捂住了胸口。

「湯魯老闆,這可是你的旅館,我商隊成員在你旅館里遭到了襲擊,你必須要給我個說法!」這時房間內的一個絡腮鬍大漢開了口。

「傑斯弗,這不是小事,你快把喬治先生請過來,讓他來處理!」湯魯老闆還算是冷靜,一邊應付商隊的領隊一邊吩咐自己身邊的一個人。

那個人點點頭走了出去,巴比跨過屍體走到了大開的窗戶旁,窗框上有淺淺的野獸爪痕,爪痕中還帶著血跡。

這個時候他已經可以斷定了,襲擊者是一頭異常生物。

「各位,與其在這裡守著屍體,還不如快回去看看自己的同伴是不是安全。」巴比轉過身對他們說道,同時示意商隊領隊和湯魯老闆兩人來到窗邊朝著下方看。

借著閃電的光亮兩人看到了下方的許多屍體,頓時臉色大變,也顧不得說什麼了,轉身慌慌張張的跑了出去。

也有其他人來到窗邊看了一眼,個個臉色變得緊張起來。

塔塔~

一個沉重的腳步聲逐漸接近,很快一個兩米多高的大漢走了進來,身邊還跟著那個傑斯弗的小廝。

「喬治大人,…」

看到這個喬治先生,巴比心中產生了一股危機感。

正式騎士!

這個喬治先生絕對是一位正式騎士。

「想不到這個野外旅館居然有一位正式騎士坐鎮!」巴比暗暗感慨道。

其實若不是有正式騎士坐鎮,這野外旅館也難以開下去。

尋常商隊基本上都會有中低級學徒護衛,一般的大商隊裡面出現高級學徒甚至正式騎士也正常。

如果野外旅館沒有強大的實力,那些商隊要是鬧起事來,可沒人能管得住。

「安靜!」喬治輕喝一聲,一股無形的壓迫力從他身上散發出來,房間內瞬間鴉雀無聲。眾人都有自知之明,以他們的身份是絕對不能招惹一名正式騎士的。

喬治查看了情況,眼神也由輕鬆變得凝重起來了,看來也是發現了情況的不簡單。

「是異常生物!」喬治語氣凝重的說道。

一句話出口,聽到的人不由倒吸一口冷氣,膽小的人甚至嚇軟了腿。

常年在外奔波的他們怎麼可能不知道異常生物的大名,有的人甚至還碰到過。

就是因為經歷過,所以他們才知道異常生物的可怕。 就在人心惶惶之際,旅館內卻再度響起了一聲慘叫。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緊接著就是沉悶的一聲低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