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嘭的一聲悶響,身後這人頓時向後倒飛出去,噗通一聲後背撞擊到一顆突然移動過來的樹榦上。

兩人都是真神初期巔峰修為,面對神君後期的士兵,竟然沒有一點還手之力,一腳踹飛身後之人的同時,長槍度不減,對著吳能咽喉刺去。

眼看吳能就要命懸一線,此時,士兵左側的一顆大樹突然移動了,瞬間到了數十米之外。

原來大樹停留之處,立馬有一人握著長劍,向這個士兵殺來,與此同時,在這個士兵的右側,又有一顆大樹移動到十幾米之外,同時,一個二流門派的弟子殺將出來。

現在,這個士兵面對四人的圍攻,這四人都是隕神星二流門派的弟子,修為都是真神初期巔峰。

士兵心裡害怕了,當初中隊長帶著他們,可是親眼看到了三十一名士兵的慘死,他們都是被四五人聯手擊殺,同樣的情況又出現在他的身上了。

短暫的心裡恐慌后,士兵馬上定下神來,手中長槍輪起來,對著四人猛然抽了過去,只見這片狹小的空間里,瞬間亮起來一片銀色的神力之光。

看到這恐怖的一槍向他們同時抽來,四人的臉色頓時狂變,吳能神體急後退,一下子靠在了身後的一顆大樹下。

轟!

槍桿瞬間抽到吳能靠著的這顆樹榦上,數十米粗的大樹,被這一槍抽的生生移動了一米,上千米的樹榦都微微晃動起來。

長槍被大樹擋住,士兵雙手猛然往回一帶,接著又迅出槍,對準了一個二流門派的弟子猛刺過去。

這位士兵真的急眼了,剛才自己的優勢早就不再,他不想那三十一名士兵的悲劇在自己身上重演,現在只有豁出命來博得一線生機。

包括吳能在內,都沒有遇到過這種越級戰鬥之事,一交手才知道,神君後期的修為竟然恐怖如斯。

四人這一著急,體內經脈在自身功法的催動下,頓時飛運轉起來,經脈內的神力瞬間凝聚壓縮,竟然在這時候同時突破了修為。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你們還真會選時候,竟然在這裡突破修為,這不是找死的行為嗎?」

突然出現的轉機,使這位士兵心裡大喜過望,左右掃視了一圈,長槍直接對準了吳能,一槍刺了過去。

長槍剛向吳能刺去,身後再次傳來警兆,一股冰冷的殺機鎖定了他,嚇得他全身汗毛都根根直立起來。

「神君後期修為,竟然欺負四個小真神,你家二爺來會會你。」

只見此人身後的一顆大樹移動過後,南宮飛宇從大樹停留之處沖了過來,長劍對著士兵攔腰掃去。 ?祖神流放之地的迷幻森林裡,隕神星的一百三十名天才,和追趕而來的三百士兵,在這裡展開了一場無聲的追逐戰。八一<﹤≤.≤8≤1≤Z≤≤.≦C≤O﹤M﹤

雙方一旦碰面,必將是一場生死搏殺,在這裡,每一棵大樹都可能在瞬間移動,這給雙方的大戰帶來了很大不便。

吳能和其他三位二流門派的弟子,圍攻著一個神君巔峰的士兵,如果不是大樹阻擋,吳能就被對方一槍抽成肉泥。

就算是這樣,吳能四人同樣沒能擺脫危機,眼看長槍就要刺入吳能的咽喉,南宮飛宇突然從身後殺出來。

南宮飛宇如今是真神中期巔峰的修為,並且在神之樂園和6青城的決鬥中,頓悟了空間跳躍,面對神君巔峰的士兵,心裡十分淡定。

當初在和魔族的大戰中,他就能獨自擊敗魔君中期的強者,如今,不但修為再次提升,又有了空間跳躍作為依仗,收拾這個士兵就更不在話下。

南宮飛宇橫掃而出的一劍,逼迫這位士兵撤回了刺出去的長槍,神體向旁邊一擰,頓時避免了被攔腰斬斷的一擊。

吱!

吱的一聲尖銳之聲響起,士兵身後的銀甲,被南宮飛宇一劍劃開,連同腰部的皮肉一起,一尺多長的口子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吳能四人已經失去了再戰之力,此時,這個士兵也無暇顧及他們,神體猛然轉過來,直接面對身後的南宮飛宇。

四人正處在突破的關鍵時刻,臉龐都在極度扭曲著,顯然情況和彥軍一樣,這就是二流門派弟子的悲哀,關鍵的時候沒有神晶,簡直就是要了他們的命。

「你們四個是傻子怎麼的,沒有神晶還沒有神幣嗎?都性命攸關了還留著它幹嘛。」

從門派出來前,他們本來都有神晶,只不過在這一年多的歷練中,全部消耗掉了,現在唯有神幣可以緩解一時。

每一枚神幣,都是由一塊神晶精髓打磨而成,相當於一萬塊神晶所含有的神源之氣,用它來吸收,既方便又節省空間。

聽到南宮飛宇的一聲大喝,四人不約而同的取出來兩塊神幣,分別握在掌中快吸收起來。

南宮飛宇在向四人大喝的同時,神體一晃,身後留下幾道空間波紋后,眨眼衝到士兵對面,頭向旁邊一閃,長劍直奔對方眉心刺去。

「這是,這是空間跳躍,你們是什麼人?小真神竟然領悟了空間跳躍。」

凡是來到這裡的士兵,遇到隕神星的這些天才時,看到他們施展出來的空間跳躍,無不大驚失色。

這從側面也說明了一個問題,能夠施展空間跳躍的人,在天帝神域也是了不起的天才。

「能夠施展空間跳躍很新鮮嗎?在我們家鄉,三歲小孩都會,你這樣的,在我們家鄉就是一個傻子。」

眼看著長劍就要刺到士兵眉心,再要用長槍抽飛南宮飛宇已經太晚了,只好向一側迅甩頭,長劍緊貼著耳朵刺了出去。

在神之樂園的四次決鬥中,他也學會了很多對敵之法,都是用劍的高手,一看就明白了如何運用。

一劍落空,長劍向下落去,同時向懷中一帶,對著士兵的左肩削斬而去。

噗!

噗的一聲,長劍瞬間削掉士兵的左臂,這還沒完,長劍向下削斬到腰部,手腕翻轉,對著士兵的腰部斬去。

噗!

南宮飛宇的這三劍一氣呵成,中間沒有一點停頓,這位士兵只剩下了一隻右臂,操控長槍很不順手,等到他感覺到危險再次降臨,已經被南宮飛宇一劍腰斬。

跟隨了6青峰這麼久,南宮飛宇心裡十分清楚,腰斬只是毀掉了肉身,並不能徹底將對方斬殺。

長劍從士兵腰部斬過後,瞬間收回,直奔他的眉心刺去,這位士兵也是慌了神,這時候馬上遁出靈魂,還能迅逃遁。

可是他沒有這麼做,而是用單手提著長槍,對著刺來的長劍掃過去,本來就沒有南宮飛宇的度快,剩下一隻手后更加不行。

等到他明白了自己的愚蠢后,長劍已經刺進了眉心,留在靈魂中的最後記憶就是:我死定了。

斬殺了這個士兵后,南宮飛宇長噓了一口氣,如果不是在神之樂園裡領悟了空間跳躍,自己很可能會隕落在這裡。

低頭看著周圍盤坐在地上的四人,南宮飛宇心裡愁了,這四人他不能放任不管,守護他們的話,自己就不能離開這裡。

一旦有其他的士兵來到這裡,自己沒準也會死翹翹,萬一趕上自己彆扭,哪怕遇到一個小隊長,那就是必死無疑。

俗話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還真是想什麼就來什麼,南宮飛宇心裡正在想著這事,突然,身後的一顆大樹瞬間移動到十幾米外,大樹原來停留之處,一道身影迅竄了過來。

南宮飛宇心裡頓時一驚,急忙轉身看去,過來之人是一個身穿銀甲的小隊長,祖神初期的修為。

南宮飛宇心裡暗罵自己:我心裡瞎想什麼啊!就算是想,想點別的不行嗎?為什麼非要想起遇到士兵小隊長?

現在是非常時期,想這些一點用都沒有,面對祖神強者,就算自己再怎麼有心機,此時也派不上用場。

「喂?你是小隊長吧!我們商量商量如何?等他們結束了修鍊,我再和你大戰三百合。」

小隊長聽到南宮飛宇的話,冷笑道:「小真神一個,你有什麼資格和我商量,你們這五人,我一槍一個,把你們都宰了。」

「你就吹吧!你這樣的祖神,你家二爺我遇到的多了,只是他們都沒你能吹。」

南宮飛宇心裡毛,嘴裡說話還像沒事人一樣,他現在就是想拖延時間,如果能拖到表哥前來,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

退一步講,就算是遇到魏波和風飄飄二人,自己也不至於死在這裡,就算打不過這個小隊長,逃走還是沒有問題的。

聽了南宮飛宇明顯調侃他的話,這個小隊長沒生氣,反而樂呵呵的說道:「你在拖延時間,希望有人前來救你,你以為我會給你時間?」

士兵小隊長說完,雙手端著長槍一抖,瞬間消失在南宮飛宇對面,眨眼衝到面前,舉槍就向南宮飛宇刺去。

南宮飛宇緊緊盯著對方移動的軌跡,他現,這位小隊長雖然是祖神強者,但並不會施展空間跳躍。

雖然不能施展空間跳躍,但是祖神的修為擺在那裡,憑藉遠南宮飛宇的修為,度比他還要快上一線。

眼看長槍就要刺到自己,南宮飛宇神體一晃,留下一道空間波紋后,眨眼到了小隊長身側。

「吆喝!小小的真神,竟然還能施展空間跳躍,雖然只有一級,在你這個修為也很不錯了,怪不得剛才對我那麼狂妄,你還真是有狂妄的資本。」

小隊長說完,雙手平端著長槍,對著南宮飛宇猛然抽了過去,齊腰之處,閃過一道炫目的扇形光芒。

南宮飛宇神體迅向上一縱,直接離地兩米多高,手中長劍不停,對著下面的小隊長揮斬而下。

南宮飛宇的度只比對方慢了一線,對方劈下來的一劍,他也必須要小心應對。

轉眼間,二人大戰了上百回合,誰也不能奈何對方,南宮飛宇判斷,對方一定不會終極神通,否則不可能和自己僵持這麼久。

小隊長臉上露出焦躁之色,瞬間又消失不見,向南宮飛宇虛晃一招后,長槍直奔身後的吳能刺去。

南宮飛宇一看頓時急了,自己在這裡忙活了半天,就是為了要保證四人的安全突破,哪怕就是死了一人,自己就算白忙活了。

神體向前極縱,眨眼到了小隊長身後,手中長劍瞬間出手,直奔小隊長攔腰橫掃而去。

眼看這一劍要將小隊長腰斬,小隊長手裡的長槍高舉,在半空轉了一百八十度,對著南宮飛宇頭頂砸了下來。

南宮飛宇抬頭看著落下來的長槍,眼看要砸到自己,這才向一邊閃身躲開,長槍頓時劈到地面上。

轟!

只見地面上,頓時砸出一個直徑五六米的深坑,南宮飛宇早就跳到了數十米之外,看著對面的小隊長一臉的不削。

士兵小隊長不理會南宮飛宇,雙手托著長槍,迅刺向四人中的一人,四人盤坐在地上,成了小隊長的活靶子,如果沒有南宮飛宇在這兒,四人早就命喪黃泉了。

南宮飛宇也急眼了,氣的頓時大罵道:「你還他媽的祖神呢!有本事就和你家二爺大戰一場,欺負不能活動之人算什麼本事。」

任憑南宮飛宇說的天花亂墜,這位小隊長就是不為所動,手中長槍依舊向四人的一人刺去。

小隊長顯然施展了全力,度突然變得快了很多,南宮飛宇再要圍魏救趙,已經來不及了。

南宮飛宇快急瘋了,自己在這裡待了半天,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心裡越想越急,這一著急,竟然和吳能等四人一樣,突破了。

南宮飛宇心裡,一遍遍的大罵著自己:南宮飛宇,你他媽的真廢物,連幾個人都保護不了,還在這時候突破了,你這不是自己找死嗎?

看眼四人中的一人就要死在長槍下,突然,在小隊長對面的一顆大樹,瞬間移動到十幾米之外。

大樹原來的停留之處,猛然竄出來一人,手中提著神火蛇矛槍,直奔對面的小隊長刺去。 ?在迷幻森林裡,吳能等四個二流門派的弟子,在和神君巔峰的士兵打鬥中,意外突破了修為,幸虧南宮飛宇來的及時,不然這四人都要死在士兵手中。八一中≥文網<<≤.<8≦

接著又衝過來一位士兵小隊長這傢伙是祖神第一個小台階的修為,如果不是南宮飛宇領悟了空間跳躍,肯定會死在對方手中。

祖神小隊長和南宮飛宇玩起了拉鋸戰,他這一著急,竟然也突破了,千鈞一之際,突然衝出來一人,南宮飛宇看到后,心裡頓時大喜。

「表哥,你不是我的表哥啊!你就是我救命的活祖宗,這他媽一驚一乍的真難受,快殺了這個東西。」

6青峰把彥軍收進五行空間圖中后,直接向正前方奔跑而去,在這裡沒有方向感,就和七色玲瓏塔中一樣,所以,只能憑運氣一路前行。

他也不知道自己向前跑了多遠,前面的一顆大樹,突然向一邊移動了數十米,大樹另一頭兒的情況,立馬進入了他的眼神。

「不好,那一邊是飛宇和吳能他們,還有一個祖神士兵,他們要有危險。」

來不及考慮別的,神火蛇矛槍瞬間握在掌中,一步向前竄了出去,越過了大樹,蛇矛槍直奔對面的祖神士兵小隊長刺去。

神火蛇矛槍一抖,身前頓時出現四道微不可察的空間波紋,眨眼便到了士兵小隊長眼前。

噗!

看到6青峰身前盪起來的四道空間波紋,士兵小隊長頓時驚叫道:「空間跳躍四級後期,你是什麼人?」

士兵小隊長畢竟是祖神強者,嘴裡驚訝的大叫時,神體還沒忘快向一邊躲閃,蛇矛槍一槍刺進了士兵小隊長肩胛骨中。

蛇矛槍尖上的神火火焰,瞬間衝進對方的神體之內,士兵小隊長頓覺不妙,急忙調動神力包裹住洶湧而來的神火。

士兵小隊長的反應度不可謂不快,但是,神火焚燒的度更快,眨眼間,他的整條手臂被神火焚燒殆盡。

士兵小隊長損失了一部分神力,丟失的手臂瞬間再生出來,臉色略微有些白,想起對方的度,心裡還在一陣陣的驚駭。

花開不落,諾不離 「畢竟是祖神強者,雖然沒有領悟空間跳躍,躲閃的度還是很快,再來,剛才是左肩,這次我就刺你的右肩。」

6青峰沒打算一槍刺死這人,南宮飛宇是他表弟,都讓他逼得突破了修為,他絕對不能輕饒了這個祖神小隊長。

祖神級別的強者都不傻,不然也不可能修鍊到祖神,對方憑藉空間跳躍第四級的度,指哪兒打哪兒絕對不是大話。

6青峰說要刺他的右肩,士兵小隊長頓時加強了防範,但是,出乎他預料的是,6青峰一槍刺出,卻是直奔他的眉心而去。

6青峰出槍的度,根本就不是士兵小隊長能夠阻擋的,剛要用手中長槍抵擋,神火蛇矛槍已經到了眉心近前。

槍尖上的神火噴吐著,他已經感覺到,眉心傳來一股火辣的灼燒之感,嚇得他全身汗毛都直立起來,身體急忙向左側一閃。

噗!

祖神士兵小隊長還真是聽話,為了躲避刺向眉心的長槍,竟然主動向左邊躲閃,頓時把右肩讓了出來,一槍從右肩刺了進去。

「我說得如何,我說刺你右肩,就不會刺你左肩,你聽好了,這次我要刺穿你的左大腿。」

噗!

話剛說完,神火蛇矛槍已經刺向祖神小隊長左大腿,沒等他抬腿躲閃,噗嗤一聲,槍尖整個刺進了他的左大腿,槍尖從後面穿透而出。

「這次是你的右腿,你看好了。」

神火蛇矛槍迅抽回,接著又猛然刺出,一槍刺穿了這個士兵小隊的右腿。

眨眼的功夫,這個士兵小隊長的四肢,分別被神火蛇矛槍刺中,雖然對方及時的止住了傷勢,銀甲外還是淌滿了鮮血。

「表哥好手段,這傢伙可是把我害苦了,說什麼也不能輕饒了他,好好的折磨他,讓他也嘗嘗死亡前的恐懼。」

南宮飛宇退到了遠處,身前擺放著一小堆神晶,正在快吸收著,看到6青峰收拾這個士兵小隊長,立馬大聲喊叫起來。

「飛宇,放心好了,我不會輕易讓他死的,敢欺負我表弟,我要是再不好好收拾他,豈不是太便宜他了。」

聽了6青峰的話,南宮飛宇嘴裡小聲嘀咕道:「還是我表哥好,關鍵時候還是要表哥救我。」

沒理會南宮飛宇的話,對方被自己連續刺了四槍,都沒有一點反應,顯然是不會施展終極神通,這下兒6青峰更放心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