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林逍這個時候,也提起了興趣。

只不過這興趣在一個時辰之後,林逍就覺得有些鬱悶了。

「我去走走。」林逍說了一句,站起身就離開了觀眾席。

陳雁看了眼林逍,道:「小心點。」

這句話林逍自然明白是什麼意思,此刻微微的點了點頭,離開了此地。

「這傢伙怎麼那麼沉不住氣,不知道這種場面是非常難得的嗎?」小雅哼聲道。

陳雁笑道:「並不是誰都耐得住的,煉靈師煉化黑土的時間的確是非常久,若不是煉靈師的話,看不出其中的精髓,倒是有些無聊了。」

幾人也沒想過林逍是覺得這些煉靈師煉化真的是太慢了,就連那幾個天級煉靈師,也是看的林逍有種想打瞌睡的感覺。

離開了觀眾席,暗中林逍卻是被王家的人給盯上了。

「這小子竟然敢離開此地。」王志雲眼牟一沉,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轉過頭和身後一個中年男子說了幾句,這中年男子微微點頭,旋即帶著兩人離開了這裡。

「和我斗?沒有了陳家,你在我眼中不過是螻蟻而已。」王志雲輕哼了一聲道。

某個街道。

林逍在這裡悠閑的走著,這裡一樣有著坊市,而在此地的交易和外界也是差不多,一樣以黑土為最昂貴的交易之物。

林逍想了一下,隨即走到了一個四下無人的地方,抓起了地面上的一把黑土,大概有一斤的樣子,林逍開始了煉化。

半個時辰后,林逍把這些黑土都煉化好,用一塊布包了起來。

此刻走出去,林逍也是想看看這裡有沒有自己看上的東西。

對於修鍊這些,若不是非常的好,林逍需求上並不是很大,畢竟自己是煉丹師。

走了大半天,也並未發現什麼好東西,林逍也是覺得有些無聊。

剛想離開時,忽然間林逍見到了一個店鋪中有著一塊不起眼的黑色石頭。

林逍一看那標價,竟然只需五克的黑土,至於那靈石林逍直接忽視了。

「這位公子需要什麼我這裡有上好的虎山皮,還有珍藏了百年的酒,裡面有著一些靈氣……」賣東西的是一個老者,此刻一看林逍前來,立即笑著開口。

林逍直接指出那塊黑石,道:「我要這個。」

「你要這個?」老者微微皺眉,似乎有些不悅。

「對的。」林逍道。

「還要什麼東西?」

「不要了,就要這個黑石頭。」

老者瞄了瞄林逍,似乎沒什麼興趣,道:「五克黑土,少了可不賣。」

「沒問題。」林逍笑道:「不知道還有沒有這種黑石頭?」

說著,林逍暗中拿出了五克的黑土給老者。

老者一愣,連忙接過查探了一下這黑土頓時間呼吸急促,並且瞪大了眼睛起來。

「這……這黑土……」老者擦了擦眼睛,再仔細一看,倒吸了口冷氣。

「有什麼不對嗎?」林逍問道。

老者生怕林逍拒絕,連忙把黑石給了林逍,甚至拿出一張虎皮給林逍,只不過林逍是直接拒絕了。

「我只要這黑石就好,不知道還有沒有?」林逍問道。

老者聞言搖了搖頭,道:「這黑石是老夫偶然得到,發現其中蘊含了一股力量,我也不知道是什麼。」

林逍有些惋惜的點了點頭,老者不知道這黑石到底是什麼,可林逍顯然是知道的。

這可是魂晶!

且還不是普通的魂晶,這種魂晶大概可以發動上百次道靈境威力的魂器攻擊。

既然沒有,林逍也不強求,只不過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有著一道粗狂之聲傳了過來。

「那黑石是我看上的。」一個中年男子走了過來,面帶冷笑帶著兩人上前。

林逍看了過去,心底中也是露出了輕笑,這三人他自然知道是誰,是王家的人。

現在竟然來找自己的麻煩?

那老者見狀,也是一驚,對於王家他自然是要尊敬的,連忙笑道:「不知幾位貴人來此有何事?」

「你怎麼把我王家預定的東西賣給其他人了?」中年男子冷聲道。

老者一愣,不過他瞬間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可一時半會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林逍自然不可能把這件事連累到老者的身上,立即道:「這個現在是我的東西,你們想怎麼樣?」

中年男子也沒想到林逍竟然敢這麼說話,眼牟也是一眯,冷笑道:「臭小子,說話挺囂張的。」

老者一看這情況似乎不對,連忙道:「這位小兄弟你趕緊走吧,別為了一塊不起眼的石頭和王家起了爭執。」

「老頭,你這是在幫他說話了?」中年男子冷眼看去老者

老者也是一驚,看了看林逍。

林逍道:「這件事是我自己解決就好。」

「把手中的東西交出來,再拿出半斤的黑土,或許我們可以饒了你。」中年男子道。

林逍聳了聳肩,道:「想要?也得有這個本事。」

「好小子,那就讓我看看,你這小子有何本事?」中年男子握拳中,直接朝著林逍一拳而來。

可忽然間,這拳頭卻是改變了軌跡,竟是朝著老者而去。

老者面色一變,可拳風已經撲面而來。

周圍不少人都搖頭輕嘆,知曉這老者凶多吉少了。

可就在這時,中年男子的拳頭即將落下時,忽然間面色徒然凝固起來。 一股驚人的氣息瀰漫而開。

周圍所有人,面色都是震驚中倒退數步。

老者更是嚇得腿腳發軟!

他們都覺得這股力量是中年男子身上散發的,可只有中年男子明白,這個時候他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鎖定!

而這力量,使得他這裡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你想要這黑石?」林逍淡淡一笑,一手搭在了中年男子的肩膀上,拿出那個黑石。

中年男子瞳孔猛地一縮,察覺到這氣息竟是從林逍身上爆發出來時,冷汗直冒。

「誤……誤會……」中年男子道。

周圍眾人看到中年男子竟然露出了這種神色,也都一個個詫異起來。

老者也是微微一愣,隨即連忙挪動開來。

「我怎麼看著不像誤會?」林逍淡淡開口,手的力氣也是加大了幾分的力度。

中年男子面色蒼白,咬著牙忍著林逍手上傳來的疼痛,這時候他才明白,與林逍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一……一定是誤會,這裡是一些黑土,表示誠意。」中年男子拿出一塊布塊,裡面包著的正是黑土。

林逍拿了過來,打開看了看,道:「怎麼才一兩?」

中年男子面色難看,一兩的黑土可以說是他一半的家當了。

可現在顯然他不敢對林逍不客氣,林逍這裡實力給他的壓制,讓他驚恐。

「沒有了。」中年男子咬牙道。

「是嗎?」林逍一笑,手直接一探竟是拿出了這中年男子在身上的黑土。

林逍看去那兩個愣住的隨從,道:「還有你們兩個。」

兩人一驚,根本不敢說什麼,連忙拿了出來,只有半兩。

林逍可沒有太在意這些不是自己煉製的黑土,他隱約察覺到自己所煉製的黑土,品階應該是非常高的。

至於一路上看到黑土的標價,想來應該是隨便的黑土也是可以。

只不過,這麼一想的話,黑土除了性質上的分層,到底還有什麼區別?

列如之前看到的茶杯,上面標誌對真靈境有用,那麼就是地級的黑土可以交易。

至於這黑石,恐怕剛剛那老者只是需要凡級的黑土那麼簡單而已。

在此地也不好殺人,林逍看去這三人,冷哼一聲。

「滾!」

三人聞言,連忙落荒而逃。

眾人見狀都心中有著一些心驚,對於林逍這裡也多了幾分的敬畏。

包括剛剛那個老者,看去林逍時都是沒有了之前的不屑,帶著一絲擔憂道:「他們是王家的人,閣下這麼做會不會惹上麻煩?」

「放心,王家而已。」林逍沒有放在心上,哪怕是王家的家族來了,恐怕才能對林逍造成威脅。

至於其餘王家的人,林逍甚至不用修為,就單單隻用肉身之力就是可以對抗。

老者也沒有多說,此刻拿出了許多東西塞給林逍,不管林逍怎麼說老者這一次都堅定要給。

林逍也是沒法了,最後把剛剛在那幾人身上那都的黑土全部給了老者,老者面色也是微變。

「拿去吧,這些品階的黑土對我也沒多大用處。」林逍笑道。

老者感激的點了點頭,隨即連忙離開了此地。

林逍看著大包小包的東西,直接塞進了儲物袋之中。

隨即拿出那幾壺釀了百年的酒喝了起來,味道還是不錯的。

又走了半天這樣,林逍也發現沒有什麼有趣的東西,就找了一出無人之地,開始煉化一下黑土。

煉化了十斤這樣,林逍也是休息了起來。

次日。

林逍回到了觀眾席中,一眼看去也是有些無語,這些煉靈師竟然還沒煉靈完?

在他看來,那些黑土不過就是一斤多,最多也就是兩斤,自己一個時辰這樣就可煉化好了。

可這些人加上了煉靈爐,竟然還要那麼久?

「你是不是出去惹事了?」小婕看了眼林逍,微眯著眼牟問道。

林逍坐下,喝了幾口酒水,笑道:「你怎麼知道?」

「你看王家的人,一個個都非常生氣,特別是現在看到你回來之後。」陳雁瞄了眼王家那邊,露出笑意道。

林逍不咸不淡應了一聲,他現在只想等自己的交易物品結束,想來也是今日就可以了。

「還有沒有酒?」陳雁看去林逍問道。

林逍抖了抖酒壺,道:「就這一壺了,要是你不嫌棄,就拿去喝。」說著,林逍遞過酒壺。

陳雁一愣,隨即笑道:「有什麼好嫌棄的?」直接拿過喝了起來。

小婕等陳家的人見到,都目瞪口呆起來。

他們沒想到陳雁竟然會喝一個男子碰過的酒壺。

林逍倒是沒有在意,以前他也是這麼喝的。

忽然,天級煉靈師這邊,三人幾乎是依次完成了煉化。

陳雁放下了酒壺,定睛看了過去。

不少觀眾席中,那些大勢力的人也都眼牟火熱的看去這三個天級煉靈師。

至於其餘的煉靈師,也是很快陸續完成了煉化。

孔蘭上來,那三個天級煉靈師都是露出恭敬的神色,先去了一旁等候。

剛開始,自然是去到了凡級煉靈師這邊。

凡級煉靈師雖然不是很強,可對於一些家族而言還是不錯的,並且有著成長的空間。

就連陳雁,也都收下了十個凡級煉靈師。

至於怎麼交易,也是用的黑土,列如一個凡級煉靈師只能煉化出凡級下品的黑土,但只要給出一兩的凡級中品即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