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蝶一聽,不禁看向白洛奇。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青魅也識相的說完,便打算離開。

「等等,我這次是專程來找青魅你的。」白洛奇馬上開口道。

「找我?」青魅嬌容訝異道,不明白這白洛奇究竟會有什麼事情找她。

「沒錯,我想請你幫我煉製幾顆可以助我突破霸聖級的靈丹。」白洛奇開門見山的說道。

「哦,原來如此。我就知道沒有什麼好事!」青魅聽完,故意挖苦了一句。

「能幫忙嗎?」白洛奇眉宇輕佻道。

「幫忙是沒問題,不過,這靈丹可不是說煉就煉的,如果只是普通的丹藥還簡單一些,這要煉製能夠輔助你突破霸聖級的靈丹,這單是用於煉丹的那些靈花異草就足夠頭疼的了。之前,我給你的七顆聖靈丹,可是我發了三年的時間,跑遍整個荒靈大陸,採集各種靈花異草煉製而成的。如果不是看在族長面子的話,我才不會送你呢!」青魅好似抱怨般的說道,當然,她並不是小氣,只是因為煉製越高等的丹藥,這用於煉製的靈花異草也就要越好,就比如白洛奇所要求的,可以助其突破霸聖級的丹藥,至少都要三百年以上的靈花異草來煉製。

「其實,我有收藏了一些靈花異草,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白洛奇一聽,便想起他在神之天廟的時候,採集到了不少靈花異草,所以,便應道。

「拿出來看看。不過,應該都是些很普通的吧!」青魅似乎沒抱什麼希望,在她看來,白洛奇能採集到了靈花異草,必然是一些最普通的。

隨後,白洛奇就打開空靈界,進了實驗室,將那些從神之天廟內採集到的,被他精心移栽到器皿之中的,還活生生的靈花異草,全部取出,一一擺放到了青魅面前。

而青魅原本還擺出一副不屑一顧的嬌容,直到白洛奇將那些靈花異草擺出之後,那臉色的神情一下子就變得驚詫起來,小嘴微張,像是被什麼嚇到似的…… 就連櫻蝶見到這些靈花異草后,也是嬌容微變,立刻抬頭看向白洛奇問道:「這些靈花異草你是從哪裡採集到的?」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白洛奇見櫻蝶和青魅的神情都十分奇怪,不由問道。

「有問題,而且,還是非常大的問題。」青魅一臉嚴肅地點點頭。

「都派不上用場嗎?是不是都太普通了……」白洛奇還以為這些靈花異草都入不了青魅的法眼。

「你在開玩笑嗎?如果這些靈花異草都算是普通的話,那這天下都要大亂了。」青魅有些誇張的說道。

白洛奇立刻面露不解之色。

「赤玄王拿出的這些靈花異草,至少都是五百年以上的珍品,猶如無價之寶,連我們靈族看了都會忍不住垂涎。」櫻蝶嬌容淡然的說著,便指著其中的一株,也就是,白洛奇進了神之天廟后,發現的那株猶如兔耳的異草道:「尤其是這一株,已經是絕跡了幾百年的稀世之品,而且,這株的年份至少在一千年以上,甚至還更高……」

「真的嗎?」白洛奇一聽,也忍不住眉宇一挑,沒想到這神之天廟裡面,還真是隨地寶貝。

「老實交代,你到底是在哪裡弄得這些靈花異草的?」青魅美眸圓瞪的逼問道。

「秘密。」白洛奇當然不會告訴櫻蝶和青魅,這些靈花異草出自的地方,是連靈族都不知道的神秘之地。

「小氣!」青魅嗔了一句,然後,便問道:「你確定要用這些靈花異草來煉製嗎?如果只是煉製輔助突破霸聖級的靈丹,實在有些太浪費了,這些靈花異草只要搭配得當,可以煉製出連高等靈宗看著都眼饞的靈丹。」

「反正有現成的,就用吧!反正越快越好……」白洛奇不以為然的說道。

「真是暴遣天物的傢伙,給我半個月時間。」青魅說著,直接將那些靈花異草收起后,就轉身而去。

白洛奇見青魅離去后,目光便落在了櫻蝶身上,如今的櫻蝶已經頗有幾分族長的風範了。

「其實,我本來想找個機會去找你的,既然你來了,那正好跟你談談。「櫻蝶若有所思的說道。

「談什麼?」白洛奇不禁問道。

「不久前,我得到消息,這第八件靈物似乎也出世了。」櫻蝶說道。

「是嗎?」白洛奇眉宇一挑。

「這第八件靈物出世,也就意味著,只剩最後一件靈物了。」櫻蝶接著說道。

「你該不會又想讓我去找什麼靈物吧?」白洛奇目光一簇的問道。

「不是,我只是想告訴你,這最後一件靈物絕對不能再出世了,否則,一旦九件靈物全部出世,就會有非常可怕的災禍降臨……」櫻蝶說道。

「我可以把九陽魔龍弓重新封印到皇族禁地之中,這樣九件靈物就不可能全部出世了。」白洛奇應道。

「你不明白,所謂的九件靈物出世,指的是九件靈物離開原本所封存的地方。你覺得當初這九件靈物只是隨便找個地方封存起來的嗎?這九件靈物所封存的九個地方,乃是曾經荒靈大陸的九個最強盛的靈脈所在。在九個靈脈沒有被封印起來前,荒靈大陸的靈力十分豐盛,遠遠要超過現在。也正是因為如此,才造就了上古妖獸和上古靈獸的強大存在以及靈族的誕生。」櫻蝶解釋道。

「那這九個靈脈為什麼會被封印起來?」白洛奇聽完,便問道。

「所謂物極必反,這九個靈脈因為靈力過於強盛,所以,也孕育出了九隻非常可怕的災獸,這九隻災獸所出現的地方,就會發生各種災難,禍害生靈,它們曾經一度橫行於荒靈大陸,讓荒靈大陸變得猶如煉獄一般,直到它們被重新封印回各自孕育的靈脈之中,這荒靈大陸才得意重獲新生。」櫻蝶嬌容肅然道。

「那封印它們的是靈族嗎?」白洛奇聽完,目光簇起的問了一句。

「怎麼可能?這九隻災獸的力量遠遠超過靈族,而且,那時候靈族才剛剛形成……」櫻蝶搖了搖頭道。

「那封印這九隻災獸是誰?莫非這個世界上真有比靈族更加強大的存在……」白洛奇剛才就有所懷疑,因為他覺得櫻蝶所說的事情,似乎非常古老,而且,這九隻災獸又如此強大,絕非靈族所能抵抗的,這也就是說明,也許在靈族之前,應該還有更加強大的神秘種族存在。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也就印證了之前龍形魂獸所說的話,也就是這靈族並非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存在。

但是,白洛奇的猜測也只是空口無憑,除非,能從櫻蝶那裡得到肯定,所以,他的目光也緊盯著櫻蝶。

「我所知道的,也只是從蝶神族所留下的一塊石碑中看到的,所以,我也無法給你答案。」櫻蝶嬌容輕凝道,但從她的眼神之中,似乎還有所隱瞞。

白洛奇一聽,也頗為失望,這好不容易有了一些頭緒,但卻無法得到證實。

「根據那塊石碑上的記載,九件靈物之所以會被封存在九個靈脈所在的區域,就是因為在靈族在步入強盛時期時,之前所布下的九個靈脈的封印,因為某些原因開始衰弱,而九隻災獸即將重現於世,所以,為了不讓九隻災獸再禍害荒靈大陸,當時,擁有靈物的九大靈族經過決議后,決定以靈物的力量再次封印九個靈脈,不讓九隻災獸重生。」櫻蝶接著說道。

「可是這九件靈物已經出了八件,但並沒有見什麼災獸重生的,這石碑上的記載確實可信嗎?」白洛奇有些疑惑道。

「這個我也不清楚,但也許關鍵就在這第九件靈物上。萬一石碑上的記載是真的,若是第九件靈物再被帶出封存之地的話,那後果不堪設想。而且,這個秘密似乎很多靈族都不知道,所以,他們絕對會毫無顧忌地繼續尋找第九件靈物……」櫻蝶有些嚴肅的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白洛奇心知櫻蝶跟他說這麼多,肯定是有目的的。

「我希望在必要的時候,你能再出手一次,保護第九件靈物。」櫻蝶雖然沒有明說,但一切已經在不言之中。

「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話。」白洛奇也知道萬一石碑的記載是真的,那這件事情絕不可能大意。

櫻蝶聽完,便點了點頭。

「沒事的話,那我先走了」白洛奇說完,便告辭離去。 一日後,白洛奇就回到了赤玄城,一直瞪著他回來的幾女立刻就拉著白洛奇問結果如何,得知龍皇已經同意之後,自然是十分高興。

「接下來,應該又要很忙了吧。」柳雲萱禁不住嗔了白洛奇一眼,心知,白洛奇又沒什麼時間陪她和念世了。

「不僅我要忙,你們也要,這次的計劃需要很多人手,所以,你們也不能閑著了。」白洛奇說道。

「你自己搭進去也就算了,居然還拉我們也下水。」西門雪瞪了白洛奇一眼道。

柳雲萱幾女也紛紛點頭附和,當然,她們也只是嘴上說說。

隨後,白洛奇便說了一下具體的方案和計劃。

「其實,我們除了進行人道主義援助,也會在暗中對那些所進行人道主義援助的小國家,進行一些安排,以備不時之需,所以,為了安全起見,也需要一些值得信任的人前往。」白洛奇神色認真的說道。

「龍玄,你是想讓我們也參與到這個計劃之中,保證這個計劃能夠順利實行?」曹晴嵐很聰明地看出了白洛奇的心思。

「沒錯,我一個人的話,做不了這麼多事情,我又不放心讓外人做,所以,只能辛苦你們幾個了。」白洛奇點了點頭道。

幾女一聽,立刻面面相窺,因為她們都看出白洛奇對這個聯合國計劃的重視、

「我看你八成是嫌我們煩,所以,故意找借口讓我們離開吧,這樣,你才好繼續拐些美女回來……」西門雪故意找茬的嗔道。

「那你就留在我身邊監督我好了,到時候,我們會有很多單獨相處的機會。」白洛奇眉宇一挑的邪笑道。

「誰要跟你單獨想出,做夢!」西門雪一聽,立刻俏臉一紅的嗔了一句。

幾女見狀,也是紛紛竊笑不語。

很快的,這建立聯合國的計劃,就在白洛奇的精心策劃下展開,而有整個聖龍國的支持,這行事起來,還是十分方便。

短短半個月時間,白洛奇就籌集了大批的物資,進行合理的分配之後,就開始計劃將這些物資送往一些正處於戰火之中,飽受摧殘的小國家。

當然,為了謹慎起見,白洛奇先選了聖龍國的周邊小國做為人道主義援助的對象,同時,從幾大御靈者家族中,抽調了一些實力不弱的御靈者以及四大軍團的兵力,組成護送軍,分三支。

而這三支護送軍分別由姬無雙、西門雪和曹晴嵐三女負責帶領。

隨後,三隻護送隊伍就分別護送著一批的物資,先行前往三個小國,開始進行人道主義援助。

而這聖龍國的這一舉動,也馬上在荒靈大陸引起了不少的轟動。之前還腹背受敵的聖龍國,居然在好不容易能喘口氣的時候,還耗費人力物力,去幫助其他正處於戰爭中的國家,這種舉動看起來和白痴沒有什麼區別,當然,沒有人知道這其實有著更深的用意。

白洛奇在展開聯合國計劃的同時,也開始加緊了基因方面的研究,尤其是針對人類的基因實驗。為了進行人類的基因實驗,他還特地以重金聘請了百名自願者,參與這即將改變整個荒靈大陸人類的基因實驗,當然,這基因實驗也是在保證這百名自願者的安全情況下進行的。而因為人體的基因組沒有御靈獸的基因組來的複雜,所以,相比御靈獸的實驗,這人類基因實驗其實要更容易些,而且,風險性不大。

而在四大軍團所進行的御靈獸基因改造計劃,也進展的十分順利,所以,白洛奇也開始籌備擴大改造計劃的規模。

此刻,百忙之中的白洛奇似乎忘記了什麼事情,直到一道嬌影神出鬼沒的出現在他的基因研究所的實驗室內,他才想起了起來。

「你怎麼來了?靈丹煉好了?」白洛奇看著眼前的嬌影,問道。

這嬌影不是別人,正是之前白洛奇所拜託的,幫忙煉製助他突破霸聖級的青魅。

「兩天前就煉好了,不過,我見你沒來,所以,本來是打算獨吞的,要不是族長催我給你送來,你就等著哭吧!」青魅一邊調侃著,一邊從懷裡取出一個丹瓶,丟給了白洛奇。

白洛奇接過之後,就覺得丹瓶很輕,搖了一下,只有一聲咚響,便抬頭看向青魅道:「只有一顆嗎?」

「物以稀為貴,這一顆玄靈天丹可是頂得上聖靈丹的幾十顆,如果你能夠將這顆玄靈天丹完全煉化的話,別說是突破霸聖級了,再上一層也不是問題。以你體內所潛藏的力量來說,應該完全有可能的。這顆玄靈天丹我可是半個月不眠不休,耗盡心力精心煉製出來的,還賠進了我收藏的不少珍貴花草作為輔葯,才煉製出這麼一顆。所以,可別浪費了我一番心意,不然,我要你好看!」青魅十分嬌氣的說道,不過,她說的也是實話,這顆玄靈天丹,她可是盡心儘力,虧血本煉製的。

「謝了。」白洛奇感激的點點頭。

「我走了。」青魅也沒說什麼,來去匆匆的消失在原地。

白洛奇先將玄靈天丹收起,打算等正在對一些小國家,進行人道主義援助的姬無雙她們回來之後,配合海藍魔玉,再通過雙修,將玄靈天丹進行煉化,這樣一來,也可以事半功倍。

不過,隔日之後,白洛奇就接到了慕乙女命人送來了一個消息以及一張地形圖,說已經有了確切的龍舍利線索,希望他能夠跑一趟,看看能否找到龍舍利。

本來這尋找龍舍利一直都是由三大神將負責的,但如今,三大神將都脫不開身,剛好不久前,白洛奇也知道了龍族聖物的事情,所以,這重任也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因為只要集齊九顆龍舍利,就可以找到龍族聖物,而龍族聖物背後所隱藏的一些線索,或許,解開萬靈之死謎團的關鍵,也許還能解開靈族所隱藏的驚人秘密,所以,白洛奇接到慕乙女傳來的消息之後,也沒有猶豫,立刻動身出發…… 這百年來,聖龍國一直都在依照那位聖龍國巫女在臨死前留下的線索,尋找九顆龍舍利,為了避免龍族聖物的秘密泄漏,聖龍國專門培養出了一批御靈者,這些御靈者全部被訓練的猶如死士一般,並且,都被施展了一種秘咒,只要泄漏關於龍族聖物秘密的隻言片語,立刻就會暴斃而亡。

這些御靈者的任務就是負責依照線索尋找龍舍利被埋藏的地方,等發現相關的線索,並且確定之後,再由龍皇指派心腹前往尋取。

不過,因為那位聖龍國巫女所留下的線索十分含糊,而且,也沒指出具體的位置,只能靠憑空推測,所以,這找到的線索也未必完全是真的。因此,撲空的可能性也很大,自從現任龍皇繼位以來,也就尋得了兩顆龍舍利,而且,還是最近幾年才有所斬獲,可見,想要集齊九顆舍利也絕非易事。

所以,白洛奇能不能找到這第七顆龍舍利,還是一個未知數!

而這次發現線索的地方,還是個非常危險的區域,是位於荒靈大陸最西端,氣候惡劣,冰天動地的雪葬原。

這雪葬原曾經是九大高等靈族之一的雪族的領地,而雪族也是九大高等靈族之中,唯一沒有操縱人類國家的靈族,從創族以來,就一直隱居在毫無人煙的雪葬原之中,也被稱為是最神秘的靈族。

不過,因為雪族人的體質受到常年天寒地凍的影響,所以,很遠以前就絕育了,數百年前,就已經瀕臨滅絕,如今,更是幾乎絕跡。

而這天妖族所得到的兩件靈物中的那把乾坤逆天杖,正是原本雪族所擁有的靈物。

雪葬原處在荒靈大陸最寒冷的地域,可以在短短的眨眼間,就將一隻活生生,毫無禦寒能力的獸物直接凍結成冰雕,可見其的恐怕之處。

所以,白洛奇一進入雪葬原后,也覺得有陣陣冰寒刺骨的寒氣,透過護體靈力侵襲而來,脊背發涼。

「這越看似平靜的地方,其實越是恐怕!」白洛奇環視著眼前的一片白芒,銀雪皚皚,連綿不絕,****絕跡,不禁嘆了一句。

因為這雪葬原幾乎常年都處於猛烈的暴風雪之中,無法在天空中自由的飛行,所以,白洛奇也只能步行深入雪葬原。

龍麟和龍不像因為都非常不適應這雪葬原的環境,所以,白洛奇只能召出龍冰陪伴,好在龍冰不懼嚴寒,而且,在冰雪之上,依然健步如飛,為了加快搜尋的速度,白洛奇乾脆就騎著龍冰身上,以龍冰代步。

不過,沒走多久,白洛奇突然有種迷路的感覺,因為四周的景緻幾乎都一樣,加上暴風雪遮擋了視野,哪怕有地形圖,還是很難判斷他現在身處的位置。

就在此時,龍冰突然發出警覺的聲音,白洛奇立刻目光一簇,很快的,他就發現地面震響不斷,一道通體雪白,像是披著一層雪衣的龐大獸影接近而來,而身軀龐大程度絲毫不遜於一般的龍獸,身上厚厚的一層冰甲,頭顱圓碩,雙目如燈。

白洛奇見狀,立刻判斷起眼前的靈異獸,從氣息上看,至少有相當於人類御靈獸的六星級實力,也就是有相當於帝尊級的實力。

「先避開吧。「雖說白洛奇現在的實力,要對付這麼一直雪獸完完全是輕而易舉,但他並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裡,而且,這雪葬原處處危機,所以,他覺得還是儘快找到龍舍利為好。所以,馬上對龍冰示意了一下。

隨後,龍冰載著白洛奇馬上化作一道殘影,往另一側而去,片刻之後,就隱匿到從雪地之中凸起的一塊冰岩之後。

就在龍冰和白洛奇隱藏起來的時候,驀地,一道猶如雪魅般的白影突然出現,直接攔在了那隻體型龐大的雪獸面前,然後,從腰間抽出兩把半月形的彎刀,靈芒爍爍,一看便知道是一對靈器。

而那雪獸一見到那白影攔在面前,立刻就發出震怒的叫聲,粗壯的上肢高高舉起,直接就猛地拍向了那白影,只聽轟得一聲,那入柱般的上肢落下之處,頓時,被擊出一個大洞坑,冰雪飛濺。

不過,再看那白影也早已不在原地,而是不知何時的已經繞到了雪獸身後,雙手中的兩把半月刀,迅速化作道道光影,猶如梨花暴雨一般的靈力,集中往雪獸的一個部位衝去。

下一刻,那雪獸就驚叫起來,而被集中攻擊的部位,那堅如磐石的雪甲,竟被硬生生割裂,血肉模糊。

「靈族嗎?應該是靈眾級別的,雖然不算很強,但這出手又快又狠,應該是個老手了。」白洛奇見狀,也是眉宇一挑。

本來,白洛奇是打算等著雪獸走過,再繼續前進的,但因為這白影的出現,反而打消了他的念頭,因為他有了更好的主意,所以,就靜觀其變地待在原地,看著那個白影如何勇斗雪獸。

但見這白影似乎連守護獸都不召,完全是單槍匹馬地與實力強勁的雪獸交鋒,儘管雪獸剛剛被重創了一擊,但卻沒有被輕易擊潰,反而變得狂暴起來,對拔營靈族展開了猛烈的反擊。

很快的,一靈一獸便陷入了僵持之中,整整持續了一個時辰,還難分勝負。

此刻,那白影看起來也有些力不從心,但那雪獸也是遍體鱗傷,沒過多久,在一番你來我往的膠著之下,那白影最終還是將雪獸擊垮,然後,抓住那雪獸的一隻頭角,就想把這雪獸直接給拖走。

隱藏在冰岩之後的白洛奇立刻和龍冰現身而出,但沒想到,他們才剛剛動,那白影就立刻察覺,眨眼間就出現在白洛奇和龍冰面前,手中的兩把半圓彎刀,直接抵住了龍冰的胸口,同時,那被籠罩在白色毛帽下的眼眸,微微抬起緊盯著龍冰身上的白洛奇,顯得十分警惕。

「人……人類?」突然,這白影就發出一陣有些驚異的嬌音。 「女的?」白洛奇聽這嬌音想起,也是一驚。

這時,剛好一陣狂風吹起,直接將白影靈族頭上的毛茸茸的白帽吹開了一些,那帽子下,立刻露出一張十分雪白的臉蛋,五官精緻,看上有些酷似人類女子,但雙眸竟是天藍色的,耳朵尖長,幾縷雪白的髮絲在額前飄飛,猶如雪女般。

不過,就在同時,但見這雪女靈族忽然全身靈芒漲動,強烈的氣息一下子就將白洛奇籠罩,就見這雪地之上,突然間,飛射出一條條雪鏈,直接將他和龍不像纏了個結實。

其實,以白洛奇的實力,要掙脫這雪鏈的束縛自然十分輕易,但他卻意外的沒有掙扎,似乎另有打算。

之後,雪女靈族直接抓住才纏住白洛奇和龍冰的雪鏈,然後,拖著白洛奇和龍冰到了那雪獸身邊,然後,又抓住了雪獸的一隻上肢,一手一抓,帶著她的戰利品,往一望無際的雪葬原穿梭而入。

這白洛奇之所以乖乖被抓,其實,也是想讓這雪女靈族幫忙帶路,免得他轉來轉去,浪費時間,另外,他也好奇這雪女靈族的來歷。

「莫非她是已經幾乎絕跡的雪族?」此刻,被五花大綁的白洛奇,抬頭看了一眼背對著他的雪女靈族,有些好奇的猜疑道。

大概走了一個時辰后,白洛奇突然見到眼前出現了一些依山而建的石屋,就像是個很小的村莊一般,隱約可以見到一些身影在其間往來。

等這雪女靈族進入村莊后,,便發出一聲怪叫,很快的,村莊中的那些身影,馬上就圍了上來,幾乎都是穿著雪白色的毛皮,裹得十分嚴實,不用想就知道這些肯定是雪女靈族的同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