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刻,那裡就傳來肢體斷裂的聲音。

殺性大發的威金斯站在一群人之中,眼睛里閃爍著懾人的光芒。他的臉扭曲起來,憤怒的火花似乎要從他的身上迸射出去。

但就在這時,艾雷恩聽到了隆隆的馬蹄聲。似乎連大地都在顫抖。

糟了……艾雷恩暗叫不好,看來是那幫沒有人性的傢伙開始衝鋒了。他轉頭沖著那些民兵大吼:「小心,馬上躲到建築物後面!」

話音剛落,他就看見十幾個殺紅了眼的傢伙騎著馬,高舉著手中的彎刀,誓要把這裡變作一塊屠宰場。

艾雷恩腳下的馬打了個響鼻,他似乎能感覺到馬蹄在顫抖。

突然間,傳來山賊們的驚呼和慘叫,還有肉體被斬斷的令人頭皮發麻的聲音。

夜色中,艾雷恩看見兩個傢伙揮舞著劍沖向衝鋒隊伍的中間,阻礙了他們的前進。

刀光劍影層層疊疊,艾雷恩只來得及看見馬尼德的額頭上被劃開了一個大口子,鮮血直流。

另外三個傢伙已經成功的幹掉了所有的弓箭手,他們拿起弓箭,向著山賊的頭顱狠狠的射去。

配合著民兵預備隊的弓箭手,一陣箭雨鋪天蓋地的壓下來,但真正能發揮威力的,似乎還是那三支箭。

眨眼功夫,三四個傢伙就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了。

「哈哈,繼續!不要停!讓山賊們好好的吃一頓!」艾雷恩放聲大笑起來。

艾雷恩正想策馬衝進去,卻看見威金斯被那群騎手團團圍住,無法施展他的刀法。

威金斯急得大吼起來,立刻就有一名山賊用刀柄狠狠地敲在他的腦袋上。威金斯目光一滯,緊握著劍的手慢慢鬆開。隨後,他腿一軟,也倒在了地上。

威金斯,第一勇士,被打倒了? ?第007章:飛刀義賊

本章人物:艾雷恩、馬尼德、威金斯、麽麽茶、漢茲。

————————————————————————————————————————

艾雷恩緊緊握住了劍柄,吐氣如虹:「我的腦袋值1000個第納爾,你們有本事就來吧!」

再怎麼樣他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手下一個個被打倒!

山賊們愣了一下,隨即怒吼著沖向他。馬蹄聲隆隆,濺起衝天的塵土,幾乎要把他包圍在其中。

艾雷恩微笑著,拿出了那把弓,毫不猶豫的鬆開了手。

唰,一支箭撕裂空氣,沒入了一名山賊的胸膛。他胸前血花四濺,從馬上跌落下來,立即被後面的馬踩成了肉泥。

驀地,艾雷恩聽到了有人在低吟,在哭泣,在歌唱,在……怒吼!

五六把飛刀以不可能的角度,準確的洞穿了山賊的心臟!血霧在他們的胸前起舞,空氣中瀰漫著令人作嘔的味道。

只剩下七八個騎馬的山賊了,他們擺出標準的衝鋒陣型,眼睛紅得彷彿要滴出血來。

又是死神低吟般的聲音,這回是八把飛刀!

還在馬上的人動作變得緩慢了,瞳孔瞬間緊縮。隨後,他們仰天倒在馬背上,有的直接栽了下去,有的歪著腦袋,鮮血直流。

「快逃啊!會死啊!」剛才還囂張無比的山賊們一下子便被嚇破了膽,一個個都抱頭鼠竄而去。

艾雷恩騎在馬上,血霧濺了他一臉。朦朧中一個巨大的聲音傳來:「威金斯……不對,馬尼德,剛才那些飛刀是誰射的?」

馬尼德同樣一臉驚詫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不知道啊,老大,我就看見飛刀似乎是從天而降的,然後那些山賊就被洞穿了。話說誰的投擲那麼好?我還是頭一次見到七八把飛刀同時射出而且還那麼準的,簡直是神啊!」

「剛剛誰誇我是神?」一個淡淡的、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從艾雷恩的頭頂傳來。

他下意識的一抬頭,就看見一個清秀的臉從樹葉的縫隙間一閃而過。

隨後,一個身影不緊不慢的爬下樹來,離地還剩一米時他縱身一躍,穩穩噹噹的落在地上。

等他落了地艾雷恩才看清楚,這是個二十幾歲的小夥子,身上穿著不知名的盔甲,上面刻著繁複的花紋,一塵不染。那張平靜的臉上好像寫著:剛剛發生的是戰鬥嗎?

他兩隻手的指縫裡都塞滿了飛刀,似乎下一秒手一抖,那些飛刀就會變成殺人的利器。他腰間配了一把劍,肩膀上釘著一枚徽章,反射著銀白色的光芒。

艾雷恩緩緩驅馬上前:「閣下就是剛才出手相助的那個人嗎?」

這傢伙撇撇嘴:「不然呢?你以為世界上真的有神嗎?」

艾雷恩上下打量著他,又緩緩的繞著他走了一圈。「可是看閣下並不是很擅長飛刀吧,」他試探性的問道。「不知可否演示一下?」

回答艾雷恩的,是對方猛的一揮手,指縫間的飛刀一瞬間全部脫手而出,以不同的高度和角度無一例外的擦著他的身體釘進了他背後的樹榦上。

麽麽茶吐了吐舌頭,連忙跑過去仔仔細細的看了個究竟。那些飛刀並不是很特別,但都深深地嵌入樹皮里,麽麽茶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們一一拔出來。

「你們是什麼人啊?」那人懶洋洋地靠在一棵粗壯的樹榦上,好整以暇。

「艾雷恩,這些是我的隊員……..」艾雷恩的語氣盡量謙恭,表現了應有的尊重,然而那個飛刀好手卻擺了擺手,打斷了他的發言。

「我對你們是誰沒有半分的興趣,因為我從來不會去結交一些不動腦子的傢伙。」

艾雷恩聞言瞳孔猛地一縮,抬手制止了已經鏘的一聲將大刀拔出來的威金斯。

「不知閣下何出此言呢?是我什麼地方禮待不周,得罪了閣下?」艾雷恩盡量將身份壓低,為的就是將眼前這個年輕人拉入他的隊伍。

有了這個年輕人,將會是他的一大助力!艾雷恩的眼帘低垂著,腦中已經規劃好,到底要怎麼勸服這個年輕人。

「呸,這就是我討厭你們這幫傢伙的原因,矯揉造作,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拐來拐去的,不就是想拉我入伙嘛!」年輕人抓來一個草根,整了整衣襟,閑閑地剔著牙。

「這,這位朋友誤會,我並非此意,當然閣下也是一個明白人,那麼我就直話直說了。」

「算了,沒興趣。」年輕人擺了擺手。「如此魯莽,不足我來投靠,若是我今天沒有出手,你們一行人今天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是,是。確實是魯莽。」艾雷恩儘力附和對方。

年輕人狠狠地甩出一個鼻音。「你現在有和我在這裡客套的時間,倒不如去看看那些受傷的村民,能救的就救了吧。」說完這句話,那人就將雙手放到後腦勺,優哉游哉地轉身走了。

艾雷恩立馬著急道:「閣下你的名字!」

年輕人離去的背影沒有半分猶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飛刀義賊漢茲就是我!」

那人的身影漸漸離去,最不滿的,自然是被搶了風頭的威金斯。「嘿,這小子也就嘴皮子厲害,我看吶,也沒有啥真才實料,這不,會兩手小把戲,怕被拆穿,這就拍拍屁股走了。」

艾雷恩還在無限悵惘地望著那人離去的聲音,聽到此時威金斯的不滿,便白了他一眼。「你吶,最好還是一天到晚地吃,我最喜歡你這種沒理想的傢伙了,一頓美食就能收買。」

「那是,我老威走到哪吃到哪,哪裡有酒肉,哪裡就是江湖!」威金斯還哈哈大笑。

艾雷恩無可奈何地看了他一眼,轉身走掉了。

馬尼德的臉上掛著一幅——這傢伙這麼蠢怎麼會是我的戰友的表情,他難以置信地向麽麽茶問道:」他不會以為隊長在誇他吧?」

麽麽茶沉吟了一下,又低頭琢磨了一會,然後問:「你剛剛說啥?」

馬尼德咆哮道:「你沒聽到瞎琢磨個屁啊!」 ?第008章:小女孩

本章人物:艾雷恩、馬尼德、威金斯、麽麽茶、愛莎。

————————————————————————————————————————

艾雷恩行走在村莊的小道之間,到處都是人,地上倒滿了人,斷臂殘骸到處都是,戰爭之殘酷,就是這樣讓這些平頭百姓們遭殃。

琥珀色的陽光從潔白的雲朵之下投射,這片剛剛經歷過戰火侵擾的土地飽飲了新鮮的血液,也變得格外血艷妖異。

艾雷恩面無表情地不斷地在屍體之間穿梭,希望能夠看到一兩個還在頑強掙扎的生命。

然而人有時候就是這樣奇怪,越是殘酷,越是痛苦,求生的慾望就愈加強烈。

他甚至能感到一個生命蹦跳的呼喚,就在那裡,靜靜地等待著他。

一隻粗壯有力,骨節寬大的手此時正軟綿綿地抓著他。「救…….救我!」

艾雷恩小心翼翼地將壓在他身上的那個傢伙搬開,便看到了一個爬滿虛弱慘白的年輕人的面孔。

「抱歉。」艾雷恩俯下身去,看了看他的傷勢搖了搖頭。「你的肚子已經被撕開了,我沒有辦法再讓你生還。」

聽到這個消息,年輕人並沒有感到詫異或崩潰,他只是淺淺地笑了一下,透著一股淡淡的虛弱與勉強。

「你是還有什麼心愿未了嗎?如果是這樣,我願意為你效勞,幫你解決心愿。」艾雷恩嘆了一口氣,他能夠做到了不多,了卻一個將死之人的心愿,也是一件美事。

「那……..那裡…….」年輕人勉強地用沾滿血跡的右手指了指右邊的一所小土房。「那裡…….在……瓦缸里……」年輕人的氣息斷斷續續,看來已經是命不久矣。

艾雷恩循著他指著的地方看去,果然看見了一個暗褐色的瓦缸,上面蓋著一個圓形的木蓋。

他走了過去,將瓦缸揭開了來,只見瓦缸的底部正蜷縮著一團黑影,多年來傭兵的本能使他下意識地繃緊了全身的肌肉,指尖搭上了腰間的劍柄。

然而他卻突然又防鬆了下來,透過門外照進來的昏暗光線,他突然看清了瓦缸底下的小小身影原來是一個熟睡的小女孩。

小女孩大約摸也就八九歲,扎著一個可愛的環形的髮辮,松垮垮地,發色是純粹的金黃。

小女孩面孔白凈,肉嘟嘟的圓臉十分討喜,左眼的下端有一個小小的淚痣,她白藕似的小手正枕著自己的小腦袋,歪歪地靠著瓦缸,呼呼地吹著細碎的風。

艾雷恩見著了當下很是欣喜,如此可愛的小傢伙,有誰不喜歡呢?

可是,忽然想到這樣的小孩子就要飽受戰亂之苦,親人永隔的悲慘,心裡又不禁愛憐,畢竟她還只是一個八九歲的小孩子。

「請…….請您一定要……..保護好她……..拜託!」年輕人虛弱的話語從後方飄來,艾雷恩看著瓦缸中的小女孩,皺了皺眉。

實在不是他不想帶上這個小孩子,只是傭兵每日過著的也是刀頭舔血的日子,並不比這些不同老百姓安全。

說不定今天還在一起喝酒談笑的隊友,明天腦袋就不知道滾到了哪裡。即使是他自己,也不能保證一定能活到最後。

「我……」艾雷恩頓了頓。「我不能承諾任何事情,但是只要她還在我的隊伍里一天,我就會拚死保護她的安全!」

年輕人的嘴角艱難地翹了翹。「這便足夠了……..」他的聲音慢慢低沉的下去,好像是從很久遠的地方飄過來的,漸漸地,模糊消失了。

艾雷恩愣著看了他的屍體很久,然後才轉過身來,他猶豫了一下,決定伸出手將她抱起來。

沒想到,小丫頭很警覺,他的手剛一碰到她的肩膀,她就立馬張開了眼睛,身體向缸內縮了縮,向一頭警覺的小鹿一樣看著陌生人。

艾雷恩勉強地笑了笑,說實話其實他不擅長對付小孩子。「叔叔我是好人哦!」硬著頭皮說出了這句話。

小丫頭眼神之中的警戒之色並沒有減輕,反而愈加濃重起來。

「怎麼才能讓你相信呢?其實啊,叔叔我,可是你哥哥的好朋友哦!」

艾雷恩盡量循序善誘地想要將小丫頭哄信任,然而此時他才發現他的言語是多麼的蒼白脆弱。

「哥哥……朋友………我…….沒有見過…….」小丫頭脆生生地說著,言語之中是一種害怕與怯懦。

看著小丫頭完全不信任他,艾雷恩突然眉頭一舒,細聲細氣地哄她說:「我認識你的哥哥,是不是,一個又高又大,白凈帥氣的小夥子?」

小丫頭歪著頭看著他,想了想:「嗯,你認識我的哥哥啊!叔叔,原來你是好人啊,哥哥讓我躲在這裡……..不讓壞人們找到我……」

艾雷恩呼出了一口氣,摸了摸頭上根本不存在的汗珠,一個八歲的小女孩還騙……哦不,哄不了,我這麼多年是白混的啊?

不遠處,正在拽著韁繩的麽麽茶不敢相信地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然而眼前的景象卻還沒有退去。

他奇怪地捅了捅一旁的馬尼德。「嘿,你看老大旁邊是不是有一個女娃啊?」麽麽茶大聲的問道。

馬尼德也擦了擦眼睛,有些摸不著頭腦的說:「奇怪,老大怎麼牽著一個小女孩過來了?」

於是馬尼德也捅了捅一旁正坐在樹樁上大塊剁肉的威金斯。「老威,」他指了指前方。「你看,老大是不是正牽著一個女孩過來啊?」

威金斯漫不經心地瞟了一眼,一拍大腿。「還真是,老大怎麼牽來一個女娃娃?」

艾雷恩牽著愛莎緩緩地向馬尼德他們走去,小小的手在他的手中似乎很不自然。也是,這麼多五大三粗的男人們一下子出現,小女孩自然是害怕的。

然而他和女孩還沒有走到他們的跟前,麽麽茶突然問道:」老大,你女娃?」

艾雷恩正風度翩翩地走回來,正想和他們說說,他們老大是怎麼保護下這個小女孩的,順便介紹她一下。

當下聽到麽麽茶的話,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先是點頭。「嗯,不錯,她就是你們老大我的………..是個屁啊!這是我從一個年輕人那裡被託付的小孩子。」

麽麽茶臉上的嚴肅沒有減輕。「也就是說,不是老大你的女娃咯!」

艾雷恩白了他一眼。「廢話,當然不是,愛莎,和大家打個招呼吧!」他勉強轉過身,對著正緊緊拽著他的衣角,不知道什麼時候躲到身後的愛莎說道。

「這女娃叫愛莎嗎?哎,老大,她真的不是你的女娃啊?」麽麽茶的八卦之心顯然燒的有些旺,而且他完全就沒有聽艾雷恩說的話。

「滾。」艾雷恩從齒間惡狠狠地吐出這個字,右手指著農家的馬廄。於是,麽麽茶乖乖地滾到馬廄里去了。

「很好,這樣應該就可以好好地說明了。「艾雷恩雙手環胸,愉悅地點了點頭。」事情是這樣的……..」

「哦,這麼說,老大你要到哪裡去安頓這個小女孩呢?畢竟,她跟著我們其實也並不安全。」馬尼德聽完艾雷恩的講述后,冷靜地提出了疑問。

艾雷恩不以為然地回答道:「不然就交給禪達的肖依吧!反正她也是我熟人,交給她也放心!「他感覺到身後的小手抓得似乎更緊了些。

至於他們的住宿問題,馬尼德繼續盡職地報道:「我已經和村民說好了,他們不介意讓我們借宿一晚,當然,是不用付費的。」

「另外,」馬尼德皺了皺眉。「就在剛才,村裡還活下來的人,送來了幫助的報酬。」他指了指他腳邊的那堆地瓜。

馬尼德的臉上出現了同情與不忍的表情。艾雷恩當然明白他所想的,當下就嘆了一口氣道:「報酬還是給村民們送去吧,現在村裡死了這麼多人,他們的處境也很困難。農田很多都在剛才戰鬥的時候被騎兵給弄壞了,不出意外的話,今年冬季他們會很難熬,若他們現在就將僅剩的糧食給我們了,那麼他們怎麼辦呢?「

艾雷恩擺了擺手,馬尼德表示明白了,便去退還戰利品了。

艾雷恩望了望馬尼德離去的背影,不著痕迹地皺了皺眉。

馬尼德雖然是個精明能幹的老實商人,但是就是心腸太軟,自己人還無甚大礙,若是遇上敵人用人要挾,恐怕,他是狠不下這個心的。 ?第009章:商談計劃

本章人物:艾雷恩、威金斯、馬尼德、麽麽茶。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