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為什麼會覺醒,那就真的和信仰有關,信仰就是打開圖騰覺醒的鑰匙,且對以後的修鍊,非常重要;這種信仰,在齊天看來,就是一種精神修鍊功法。

根據對好幾十個圖騰族的研究,他們在信仰的時候,腦海里都會出現本部族的圖騰雕像,長此以往、日積月累之下,這個圖騰雕像,也就決定了覺醒時出現的經脈運轉路線!

這是就不同圖騰族而言,對同一個圖騰族來講,信仰越精純,腦海里的圖騰雕像越接近於真實,覺醒得就越快,並且那個經脈運轉路線,也有著細微的差別,便是本部族裡的強弱之分。

照這樣說來,一個圖騰族,只要信仰足夠,就都能圖騰覺醒;可事實並不這樣,齊天在研究過程中,還發現了有些信仰不純的人,也覺醒了圖騰,激發了經脈,並且覺醒的時間還比較早;更有的,信仰虔誠無比,可是其圖騰怎麼都覺醒不了,怎麼也不知道那個經脈運轉路線,所以,只能成為眾人眼中的弱小者! 1627崛起南海 對於這個情況,齊天開始認為是跟天武大陸的資質一類的有關係,但是最後確定,是跟血脈有關係,每個圖騰族的血脈都不一樣!

如果說圖騰強,覺醒的經脈強;那麼,血脈就是決定這個圖騰族,到底是強還是弱!

玉兔圖騰族能夠變得這般強,就是其血脈被各種丹藥,略微改變了一些的原因,脫了胎,換了骨……

就同一個圖騰族來說,血脈也是有強弱之分,就拿麒麟圖騰族來說,麒麟圖騰族族長和其族人舜火的血脈就很不相同;還有那神龍圖騰族,神龍圖騰族五長老與被齊天斬殺掉的龍武,其血脈也是不一樣。

說其他圖騰族,齊天還不敢確定,但是就龍與麒麟圖騰來說,齊天肯定無比,他本身的血脈之中,就有得自龍與麒麟的鮮血,還讓齊天稱之為龍麒麟鮮血!

麒麟圖騰族傳承的確實是麒麟血脈,靈貞兒有那種熟悉的感覺,可是,這種感覺很微弱,很淡薄,就是麒麟圖騰族的族長,給靈貞兒的仍然是這一種感覺!

這種感覺上的強弱變化,靈貞兒自然一絲不落的告訴給了齊天。

單從血脈這一方面來說,麒麟圖騰族的族長便萬難敵得過齊天!

至於什麼圖騰戰技,就更好解釋了,圖騰戰技和武技,沒什麼區別,只不過圖騰戰技更加依賴於其圖騰之力,且是建立在其圖騰對象上,相比武技而言,較為單一,缺少了武技的那般靈活多變!

雖然了解了一個七七八八,但是,還有一些東西,齊天也沒有完全摸清楚;不過,就這些,已經夠齊天用了,夠齊天煉製出一些讓玉兔圖騰族變得更加強大的丹藥,煉製出讓圖騰之力得到極大補充的丹藥。

「如果給玉兔圖騰族族人換了鮮血,再給他們換換經脈,按理來說,應該是會變得更加強大吧!」

齊天腦海中很自然地浮出這個想法,換血與變幻其經脈,對齊天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難事兒;但是,齊天的眉宇之間,同時還浮起了擔憂之色,「換了經脈,會不會跟他們的信仰,發生衝突?」

略微一想之後,齊天說道:「倒是能夠值得一試,不過,還是問一下蘭小雲的意見,畢竟她現在是玉兔圖騰族的族長。」齊天有著很大信心,蘭小雲肯定會同意他的意見;可是,也有萬一,那就是換了血的玉兔圖騰族,還能叫玉兔圖騰族嗎?

「萬一成真的話,那就換個圖騰族來試驗!」

齊天是下定決心要將這個研究徹底,因為對他而言,非常有用,也非常重要,他可算得上這個血脈試驗的第一人!

不過,齊天沒有立馬付諸於實踐,離與麒麟圖騰族合作的大掃蕩,僅僅只有兩天,他現在當務之急要做的,就是提高玉兔圖騰族的戰鬥力,煉製出大量的能夠增加圖騰之力的丹藥。

當下,齊天叫人送來這些日子收集的藥草,根據著天武大陸上補元丹、生元丹的丹方,花了整整一晚時間,研究出了一張能夠增加圖騰之力的新丹方。

接下來的日子,便是瘋狂煉丹的日子。

齊天以陋室為中心,方圓五百米布上了陣法,齊天可以看見,也可以用神念感覺到外面所發生的任何一絲絲情況;但是,外面的人看不見陣裡面發生了什麼,更加闖不進來。

此時此刻,陣裡面瀰漫著的,是無盡火焰,火焰之中,包裹著數千煉丹火爐,齊天施展《心煉訣》,無數的藥草被金色能量包裹著,飛於火焰之中,而後在神念控制之下,準確精量地落進火爐里。

緊接著,火焰之力增加,藥草盡相融,生命力滲透其間,火焰之力慢慢降低,半個時辰之後,丹成!

一次性,齊天煉製了足足五萬顆丹藥!

取名,圖騰力丹!

五萬顆圖騰力丹,聽起來非常多,還有點恐怖,但是,針對於玉兔圖騰族已經膨脹到二十萬的軍隊而言,卻是只能讓四分之一人的擁有一顆圖騰力丹。

並且,這第一批圖騰力丹,還比較低階,若不是生命力相融,圖騰力丹最多也就能補充四分之一的圖騰之力,但有生命力,就能補充到近四分之三!

在屠龍空間的眾人皆被不落之地的葯谷大秘密所深深吸引之時,一股暗潮,即將洶湧而至!!~!

三天,一晃而過!

這一日,在屠龍空間的東部,發生了一件大事,麒麟圖騰族一行護送著奇寶的十名族人,在趕回麒麟圖騰族的路上,被金虎圖騰族、飛馬圖騰族、巨象圖騰族、大鵬圖騰族、聖鷹圖騰族、蝙蝠圖騰族等九個圖騰族偷襲,最後麒麟圖騰族奇寶被搶,但有一個人卻拚死逃回了麒麟圖騰族,這人將被偷襲的情況說完之後,便一歪頭死了過去!

頓時,麒麟圖騰族族長大怒,誓要報此仇,討回一個說法!

毫不猶豫地,麒麟圖騰族族長立馬傾麒麟圖騰族與其附屬圖騰族之力,分兵九路,殺向九個圖騰族,速度之迅速,攻擊之凌厲,根本不給九個圖騰族以及他們所依附的神龍圖騰族和鳳凰圖騰族半分毫機會,直接將他們滅殺了一個乾淨!

麒麟圖騰族族長事先做了很多準備,比如內應,比如付出代價向玉兔圖騰族討要了不少毒藥;在精心算計的攻擊之下,毫無防備的防禦,根本沒有任何抵抗力,包括聖鷹圖騰族之類的飛在天上的圖騰族,也都中了招,運轉不了圖騰之力,幻化不出羽翅,只能任由被屠戮!

當九個圖騰族被滅之後,神龍圖騰族與鳳凰圖騰族大怒,他們當然不能讓自己的附屬種族就這樣被屠滅,可是,一來,他們理虧,在道德上站不穩腳跟;二來,他們的力量已經在往不落之地傾斜,哪裡會料到發生這種事兒。

然而,滅殺了九個圖騰族的麒麟圖騰族,並沒有停下腳步,繼續橫掃而去,又給了其他圖騰族一個猝不及防,他們都認為麒麟圖騰族滅了九個圖騰族,應該泄了憤,不會再對其他圖騰族下手,卻不知突逢此劫。

他們紛紛譴責麒麟圖騰族,可麒麟圖騰族的族長卻說,麒麟圖騰一族的奇寶並不在金虎圖騰族等九個圖騰族的手裡,而是流落到了他族,而這個奇寶對麒麟圖騰族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甚至可以說關係到麒麟圖騰一族的命運,麒麟圖騰族一定要找回來。

就在麒麟圖騰族族長發表這個言論之時,他們又滅了三個圖騰族!

與此同時,玉兔圖騰族也發動了進攻,蘭小雲根本沒有找什麼理由,按照前面幾個月的習慣,直接殺了過去,而玉兔圖騰族的第一戰,就是九獅圖騰族!

這一次的戰爭,齊天也抱著靈貞兒化成的玉兔,親自參與!

即便到這時,大部分人還沒有將麒麟圖騰族與玉兔圖騰族的行動給聯繫起來,沒料到這裡面有著驚天大陰謀!

七日之後,齊天站在了九獅圖騰族的地盤上,如顏與蘭小雲一左一右站於其後,山裡人守護在如顏身邊,眸子里滿是濃濃的愛意;而蘭小雲身後,也站著兩人,一個是火玄意,一個便是水來逸;火玄意與水來逸兩人終於是接受了生死被齊天所掌握的事實,不得不屈服,做了蘭小雲的護衛!

當真真的是勢如破竹,九獅圖騰族同樣沒有料到玉兔圖騰族敢這麼快就向他們下手,在沒有絲毫防備之下,悲劇開始上演,齊天自始至終都沒有出過手,就那麼看著。

不過,靈貞兒倒是飛上了天空,給玉兔圖騰族的戰士們,來了一場精神鼓勵,玉兔圖騰族人看到神兔升空,個個也都是激動萬分,戰鬥力是直線飆升,嘴裡更是高呼著「神兔」!

齊天見狀,心裡不由想到:「估計現在靈貞兒已經成了玉兔圖騰族的信仰對象,不知道這會不會給玉兔圖騰族帶來什麼變化,玉兔圖騰族真正的圖騰祭祀,又是什麼……」

正想著,齊天眼睛突地大放光華,精亮無比,因為他看到了靈貞兒的身上,閃現出一層光圈,這層光圈至精至純,身體內擁有金色能量的齊天,卻是看不透,也猜不出這道光圈,到底是由什麼構成;只是感覺到這道光圈,可能擁有莫大威能;且看靈貞兒的模樣,很享受被這層光圈所包圍。

玉兔圖騰族的攻勢,九獅圖騰族無人可擋,可是等玉兔圖騰族的人攻到九獅圖騰族最內層的時候,玉兔圖騰族的腳步停住了,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道用巨石修建起來,高達十餘丈的巨石屏障,九獅圖騰族就是憑藉著這個巨石屏障,擋住了玉兔圖騰族的凌厲攻勢。

巨石之內,全是九獅圖騰族的直系血脈,他們站在巨石屏障之上,囂張地狂吼:「玩物們,你們不是很厲害嗎?來啊,爬上來攻擊啊……」

此人狂吼還沒完,靈貞兒朝巨石屏障飛去。

玉兔圖騰族人興奮起來了,如浪潮般一聲接一聲地吼著:「神兔,神兔……」

九獅圖騰族族人看到這隻詭異的兔子飛來,心中慌亂,卻還是硬撐著吼道:「就算你能將神龍打落於空,你也甭想毀壞我九獅圖騰一族堅固無比,絕不會毀壞的守族之牆!」

邊吼著,九獅圖騰族族人還朝靈貞兒發動了攻擊,不過,他們所有的攻擊,在離靈貞兒還有十米之距時,就轟然破碎;緊接著,靈貞兒瀟洒地伸出細小兔爪,拍到了巨石屏障上。

立馬,轟隆巨響!

那堅固的巨石屏障,崩裂了,倒塌了,化成一團廢墟了。

「神兔威武!」

「神兔威武!」

「神兔威武!」

玉兔圖騰族人看到如此畫面,心情澎湃地集體三聲震吼,震吼聲聲中,齊天的眼睛更是雪亮,他看得分明,玉兔圖騰族人震吼的時候,靈貞兒身上的那道光圈,越發地濃郁了,且光圈範圍還往外擴大了一些。

齊天腦海里一道亮光閃過,「莫非,這道光圈,與信仰有關?」

施展完神跡的靈貞兒,又回到了齊天懷裡,蘭小雲已經發下最後的攻殺令,玉兔圖騰族戰士身體里湧出無窮力量,九獅圖騰族的毀滅,再沒有人能夠阻止!

齊天卻是在問道:「靈貞兒,你身上那道光圈是怎麼回事兒?」

透視醫仙 「我也不是太清楚,不過,應該和玉兔圖騰族有關係,第一次出現的時候,就是玉兔圖騰族進攻天蛇圖騰族的時候,這種感覺很舒服……」

齊天沉思起來,眼眸深遂!

與此同時,九獅圖騰族所有的防禦被破,離毀滅只有一步之遙遠,再無人敢戰,九獅圖騰族的直系血脈,不要命地四處逃散,本在戰場上尋找著的如顏,看到一個身影,突地一聲大喝:「抓住他,不能讓他逃了。」

一直站於如顏身邊的山裡人,身影立馬往那人閃去……!

山裡人身形落下,大地便是一陣顫抖。

那個正狂奔的九獅圖騰族族人,直接被這一陣顫抖,給抖落在地,倒滾回去數十米遠,此人心裡驚慌無比,他回頭看了一眼山裡人,不敢多做逗留,甚至連身子都沒有立起來,便四肢用力,往滾落的方向爬去,可是這一爬,一抬頭,卻是見到了一個無比熟悉的身影。

這個身影,玲瓏嬌軀仍然是曼妙無比,容貌還是那般惹人心動,只是那眼睛里的目光,不再是乞憐,而是仇恨,堅定的仇恨!

她,正是如顏!

他,卻是獅王!

給我一支菸 獅王看著這個曾經屬於他的玩物,跟著玉兔圖騰族涅盤之後,比以前更有魅力,更有味道了,可他心裡卻升不起半分想玩弄的***之念,他只是驚恐地吼著:「如顏,你敢擋住我的路?趕緊閃到一邊去,要不然……」

「要不然你又要怎樣?你又要當眾欺辱於我,又要滅了我玉兔圖騰一族?」如顏聲音好個冰冷,直透獅王骨髓,獅王也是一愣,在他的印象之中,如顏從來都是唯唯諾諾的,何曾如此強勢過;以前他只需要一個眼神,就能讓如顏嚇得渾身發抖,可此時,渾身正發抖的,卻是他獅王。 「如顏,看在以前我照顧你的份上,求你饒我一命,給我一條活路吧。」獅王開始哀求了,雙膝著地,跪行在地上,只不過,他的眼睛深處,卻還閃爍著一份凶光。

如顏看著獅王跪在自己的面前,感覺大大出了胸中的一口惡氣,說道:「照顧我?獅王,你那真是好一個照顧,照顧得我生不如死!」

「如顏,求求你,我給你磕頭了,你放過我吧。」

「獅王,你也有今天?我早就發過誓,一定要百倍報回昔日之仇!」

如顏自是鐵了心,獅王仍然一邊磕頭,一邊哀求著,但他離如顏卻越來越近,就在獅王又準備磕下一個頭時,身子突地暴竄而起,一下子就將如顏給抓在了手裡。

事情來得太突然,就連山裡人的反應都慢了一步,將如顏抓在手裡的獅王,狂笑起來,「小賤貨,你永遠是老子的玩物,不僅是玩物,還是老子的護身符,有你在手,老子肯定能平安走出這裡。」

「放了她,給你留一個全屍!」山裡人冷聲說來,獅王囂張笑道:「你是這個小賤貨的情人吧?告訴你,如顏是老子玩得不能再玩的破鞋,沒想到你還去撿來穿!」

獅王此話一出,山裡人那一直沉穩的眼睛,突地變得血紅,獅王還在刺激道:「怎麼,還發怒了,不爽了?再不爽,你也給老子忍著,不對,是給老子跪下,否則,老子就在她的臉上多添幾道傷口……」

「我是山圖騰族族長之子,下一任的山圖騰族族長,你放了她,要挾我,你不僅能離開這裡,還有後退之路。」山裡人的聲音里充滿著擔憂。

獅王眼睛一亮,卻是說道:「你當我傻子啊,只要拿住這個小賤貨,就能將你拿得死死,聽話點,趕緊跪下!」吼著,獅王的手,還真用上了力。

山裡人有些急,正要有所動作,如顏的眼角,淚珠兒如線滴落,盯著山裡人說道:「你是山圖騰族少族長,而我只是一個玩物,早已是殘枝敗柳,不值得你這麼做。」

「我喜歡你,就足夠了。」

「不要對我這麼好,我本來已經對這個空間的男人絕望,是你將我的心打開,將我喚醒,讓我沉醉進去,不過,我現在痛上一痛,還能將自己從你的溫暖胸膛中拔出來;可你這樣,我會深深陷進去,再也拔不出來的;那樣的話,有一天你再將我扔掉,那我,將會變成這個空間中最歹毒最惡毒的女人。」

說著,如顏臉上的淚水,如大雨滂沱。

如顏的聲音,每一個字,都似大鎚,敲在山裡人的心裡最深處;頓時,山裡人心中的那顆愛情之樹,瞬間抽根、長芽、抽葉、開花……

花開的聲音,那般動聽。

山裡人沒有說海誓山盟,更沒有甜言蜜語,只是擲地有聲地說道:「相信我,這是大山的承諾!」

如顏笑了,好似聽到了山裡人心中那花開的聲音,「我相信你。」

正這時,刺耳的狂笑聲,打破了兩人之間的那種幸福的氣氛,獅王譏笑道:「喲,還談起情,說起愛來了,真當老子隱形啊!小賤貨,老子摸摸,看看你身體想沒有想,濕沒有濕……」

獅王自認為有如顏在手,活命絕對有希望,於是乎,那手,便輕車熟路要往如顏的兩腿之間摸去,如顏冷聲說道:「你真的很大膽,竟然還敢碰我,我再不是以前的我,你的這隻手,早就該爛了。」

聲音落下,獅王便感覺到手臂傳來劇烈的疼痛,盯眼看去,他的手,真的開始腐爛了,膿水長流,白骨變黃再變黑,一塊一塊地壞掉……

「小賤貨,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你的嘴,也該爛掉!」

於是,獅王的嘴,也爛掉了,牙齒脫落、舌頭寸寸腐壞!

「你……」

獅王再也說不出話了。

「你的眼睛,看過我的身子,也應該爛掉!」

於是,獅王的眼眶,流出血水,眼珠子滾落而出……

「你的心該爛!」

「你的肺該爛!」

「你的腎該爛!」

……

「你的整個身子,所有的一切,都該爛!」

獅王倒地了,千瘡百孔!

山裡人疾速走到如顏面前,將如顏擁在懷中,緊緊的,耳邊私語道:「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山,今天這種情況,絕不會再出現!」

「恩。」

如顏低聲應來。

這一幕發生在戰場上的愛情故事,蘭小雲看見了,暗暗在心裡真誠祝福。

齊天感動了,抱著兔子來到如顏兩人面前,說道:「如顏,認我為兄,你可願意?」

如顏再一次被驚喜,給砸蒙了,還是在蘭小雲的提醒下,才回過神來,趕緊說道:「大人,如顏只是……」

「難道你不願意當我妹?」齊天打斷了如顏的話說來,如顏盯著齊天,隨後彎腰一拜,「願意,如顏願意,如顏見過兄長!」

齊天點點頭,轉頭對山裡人說道:「如顏為我妹,其身分配你山圖騰族少族長,綽綽有餘,你要永遠對她好,不要辜負她的一片真情,好好地,永遠地,守護著她!」

「大人,山裡人願發下圖騰血誓,永遠守護著如顏!不離!不棄!相廝!相守!」

「好,我便以山魂壯大之法作為我妹的嫁妝,成親之日,我就傳於你!」

山裡人的眼睛里,登時浮出驚喜之色,卻聽齊天繼續說道:「但是,如果你違背今日誓言,不管你身在何處,不管你這座山有多高多大,就算是跨越萬千大陸空間,我誓殺你!」

「大人請放心!」

「以後,你和如顏一樣,叫我哥吧。」

齊天說完,轉身走了,身後,留下感動得一塌糊塗的如顏。

蘭小雲也正在感動中時,手下來稟報:「族長,我們將這裡找了個遍,沒有發現九獅圖騰族族長的蹤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