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小天心中微微一嘆,放下抬起的右腿,看著二在水池了刨得不亦樂乎,於是抬起了左腿,只不過這次拐了一個彎,壓在二哈身上。

呼嚕嚕…… (貓撲中文)龍骨飛舟雖然龐大,但是飛行速度並不慢,僅僅一眨眼的功夫,便越過了好幾個山頭。

按理來說,船頭的風應該很大,不過在防禦陣法的阻隔之下,僅僅比清風拂面的感覺大上那麼一丟丟,吹在身上非常的舒服。

在最前端設立有一個宛如犀牛角一樣翹起來的風景台,容量並不大,一個人寬鬆,兩個人剛好,三個人就顯得擁擠了。

這個位置的風景絕佳,即可感受到龍骨飛舟的速度,又可以俯視大地的美景,彷彿君臨天下一樣,那種感覺棒極了。

可是在衛小天看來,要是前面有一個美女張開雙臂,再有個帥哥從後面緊緊擁抱,簡直就是泰坦尼克號的經典畫面有木有。

不過現在帥哥沒有,大美女倒是有一個,清風拂過,烏黑的秀髮和雪白的衣袍一起輕輕舞動,彷彿是落下凡塵的仙女,風姿卓越,引人側目,要是能夠笑一笑的話,絕對是傾國傾城級的殺傷力。

可惜,大美女很冷,腰間別著的長劍彷彿在述說這四個字:我很危險。

以至於各種各樣的目光頻頻投來,卻沒有一個人膽敢上前攀談,一來是大美女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二來是大美女的穿著。

這架龍骨飛舟專門穿梭於紫霄山脈和翡翠平原之間,除非是第一次出門的愣頭青,只要走上一兩次便會知曉,就像是在紫霄山脈不要輕易招惹十大宗門級別的勢力一樣,翡翠平原也有同樣的存在。

霜月宮,乃是翡翠平原的三大古老宗門之一,如果是平行比較的話,可以算是比紫霄山脈十大宗門更高一級的存在。

炎黃大陸對於所有宗門勢力的劃分非常簡單粗暴,僅僅從兩個方面來判定,一個最高戰力,另外一個就是先天境以上的未來潛力。

打個比方,紫霄山脈十大宗門的最高戰力是通玄境武者,宗門內先天境上百人,百竅境十幾人。

而霜月宮的最高戰力則是沖霄境武者,宗門內先天境上千人,百竅境上百人,通玄境十幾人。

不得不說,大地方就有大地方的底氣,光是人口基數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基數大,人才自然就多,宗門勢力只要有足夠的資源支撐,就遠遠不是小地方能夠比的。

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什麼?

眼力勁!

沒有眼力勁,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翡翠平原也有類似於紫霄山脈十大宗門的存在,但是與霜月宮相比,有資格搭話而不必擔心被秋後算賬的,恐怕也只有另外兩個古老宗門的門人。

「嗨,冷大美女!」衛小天的豪華套房位於龍骨飛舟的最上層,寬闊的視野正好覆蓋了船頭這一片,在和二哈嬉鬧的時候,意外的看到了犀牛角風景台上的冷暮雨,於是便穿上衣服過來了。

他之所以如此急著找冷暮雨,並非因為對方的美貌,而是心中有太多的疑惑,對於一個宅男來說,心裡靜不下來,絕對是影響吃飯睡覺打遊戲的罪魁禍首。

「是你!」正是理清思緒的冷暮雨忽然聽到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暮然回首,正好看到衛小天那張帶著玩世不恭之色的臉龐,雖然心中很驚訝,但是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多少。

「好久不見了哈!」衛小天似乎沒有顧忌的登上了風景台,僅僅容納兩人的地方一下子就滿員了。

兩人可以說是近距離面對面的節奏,要是從遠一點的地方來看,還以為兩人是貼在一起的。

「你想怎麼樣?」冷暮雨看了看衛小天的站位,顯然是故意堵在風景台的出入口。

如果她想要過去的話,只能從上方越過去,霜月宮門下女子的制式服裝是上衣下裙,這一點尤為不好。

「難得在這裡碰到熟人,聊聊天嘛!」衛小天斜靠著圍欄,雙手伸了一個懶腰之後抱在腦海,朝著冷暮雨挑了挑眉頭。

「更何況我的心裡有很多疑惑,正好你都可以解答啊。」

冷暮雨沒有回應,而是冷然看著衛小天,如果她的目光能夠傳導渾身上下的寒意,相信對方此刻已經成為一個大型冰塊。

就在這裡,一個龍骨飛舟服務人員走了過來,胸口佩戴的一個銀色徽章,可見職位等級並不低,來到風景台旁邊,先是非常有禮貌的行了一個禮節。

「兩位客人,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這位服務人員說這話的時候,目光正是看著冷暮雨,在這裡可不是因為對方的美貌,而是有著別樣的原因。

「我沒有,你有嗎?」衛小天瞭然的看著服務人員,轉頭望向了冷暮雨,意有所指的問道。

冷暮雨看了看衛小天,又看了看不遠處翹首以望的一幫男人,最後目光落在服務人員。

「我也沒有!」

「那麼十分抱歉,打擾兩位了,如果有什麼需要,請隨時吩咐!」

聽到了冷暮雨的回話,服務人員歉意的行了一禮,隨後走開,不過很快就被一群滿臉擔憂,心急如焚的男人圍上。

這些男人得到回答之後,紛紛向衛小天投來充滿敵意的目光,一副簡直恨不得將其撕成粉碎,然後吞下去,最後拉出來再踩上幾腳的樣子。

「冷大美女,你如此受歡迎,要是笑一笑的話,絕對是風靡萬千,怎麼樣?」衛小天迎著一大波如刀似箭的目光,不僅沒有絲毫露怯,反而還有一些享受,非常誠懇的向冷暮雨提出了建議。

「正好我也有事情想要問你,一問一答如何?」冷暮雨秋水一般的雙眸依然平靜,絲毫不為所動,盯著衛小天,冷冷的說道。

「你這個語氣,倒像我是犯人一樣,足以令人心悸,正常一點不行嗎?好歹咱們也算是認識,我與那些人不一樣的。」

衛小天不由回想起當初在紫霄山脈核心區域外圍的營地時,冷暮雨完全不像是眼前這個如同冰山一樣,至少偶爾時不時會微微的笑一笑,那個時候簡直美呆了有木有!

「你又不是我師妹,而且師妹已經提前回去了,這就是我平常的樣子,如果你不習慣,要不離開,要不忍著!」冷暮雨的語氣依舊,卻有了那麼幾分咄咄逼人的架勢,卻更顯得有人味。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好吧,我不扶牆,就服你!」衛小天聳了聳肩膀,無可奈何的說道。

冷暮雨盯著衛小天,依然很冷,彷彿再說:這個一點也不好笑!

「好吧,言歸正傳,按照你說的,咱們一問一答。」衛小天輕咳兩聲,算是把剛才冷笑話的尷尬一掃而過。

「那麼我就先問了啊。」

「等等!」冷暮雨秀眉微微一皺,不解的說道,「為什麼是你先問,而不是我先問?」

「這個是我先提議的吧?」衛小天反問道。

要是其他時候,他會表現一下紳士風度,女士優先又不是什麼難事,但是在這個問題上,誰先問誰就有主動權,含糊不得。

「那你先問吧。」冷暮雨稍微想一想,便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我記得霜月宮有兩個沖霄境武者,其中一個叫做唐志傲的,這次紫霄山脈異動,他應該是暗中來的吧?」

衛小天之前不太了解紫霄山脈區域和翡翠平原之間所需的時間,除非是能夠撕開空間的強者,否則的話即便是龍骨飛舟至少也需要五六天時間。

唐志傲能夠如此迅速的出現,絕對不可能是從翡翠平原過來的。

所以衛小天猜測肯定是提前隱藏在紫霄山脈某個地方,接到霜月宮一行人示警之後立刻前來。

衛小天之所以問這個,一來本就是心中疑惑,二來就是想看冷暮雨會不會正面回答,再說問問題本就得從簡單的開始,算是熱身熱身。

「唐東乃是太上長老家族嫡系一脈九代單傳!」冷暮雨先是露出了一個微微驚訝的表情,瞬間又恢復一如既往的冰冷,淡淡的說道。

這算是回答嗎?

當然算!而且還把關鍵之處點了出來。

九代單傳是什麼概念,不是親身經歷的絕對不會明白!

換句話說,如果唐東有什麼三長兩短,那麼太上長老家族嫡系一脈就等於是絕後了。

如果不是外界因素的話,九代單傳簡直就和詛咒沒什麼兩樣,並不是說唐東一死,就可以重新生一個出來,而是唐東一死,就沒有然後了……

再說那裡可是紫霄山脈,不是霜月宮熟悉的翡翠平原,否則的話以沖霄境武者的人脈,大可不必親自出動。

不過為了保護唯一的血脈延續,唐志傲不動聲色的潛入紫霄山脈倒也無可厚非。

不得不說一句,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

但是話說回來,既然唐志傲只是殘廢而沒有死,那麼衛小天就得小心謹慎點了,這就是所謂的打蛇不死必被反咬,尤其對方還是沖霄境武者,高手耶……

不過暫時不需要太擔心,唐志傲應該還在紫霄山脈區域某處養傷,養好傷之後肯定回去找唐東。

畢竟那傢伙是其九代單傳的唯一血脈,不把紫霄山脈來一次地毯式搜查豈會善罷甘休?

這一趟功夫下來,沒有十天半個月肯定搞不定。

唉呀,瞧我這腦子,怎麼當時就沒有想起來,要是把唐東在異動點裡面的消息告訴唐志傲就好了。

紫霄大寶劍可不是鬧著玩的,恐怕就算是沖霄境武者也會被轟成飛灰。

對了,眼前這位不就是霜月宮的人嗎?

想到這裡,衛小天看著冷暮雨的眼神頓時有些變化,本來只是猶如朋友間聊天一樣坦然自若,但是有了其他的心思,整個神情都開始笑眯眯的,一看就透著幾分詭異。

果然,冷暮雨瞬間就察覺到衛小天的怪異,雖然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就是下意識的警惕起來。

至於厭惡倒是沒有,因為對方的眼神並不像那些男人一樣充斥著慾望。

「該你了!」衛小天被對方看得有些不自在,果然自己的臉皮還沒有修鍊得猶如城牆。

「我聽到一個消息,本門的太上長老唐志傲被人打殘。」冷暮雨突然頓了頓,目光變得異常凌厲,透出冰冷至極的寒意,緊緊盯著衛小天的眼睛。

「我一直等著太上長老的消息,可是一直沒等到。」

難怪冷暮雨會一個人留在紫霄山脈,而讓師弟師妹們提前返回霜月宮,原來是和唐志傲有著約定,如今超過時間沒有見到人,這才搭乘龍骨飛舟回去。

「你就不能像正常人那樣問問題?莫非你的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衛小天撓了撓頭,不由回想起當初在那個山洞裡第一次見到冷暮雨,這兩個竟然是同一個人,簡直不可思議。

難道如今都流行這種如同啞謎一樣的聊天方式?莫非小爺落伍了,不行不行,必須趕上潮流,走在時代的尖端!

「花無缺就是我,我本名衛小天!」衛小天有些自得的說道。

「等我返回霜月宮,就會如實向上稟報。」冷暮雨捋了一下被清風吹起的髮絲,轉身雙手撐著鋼鐵圍欄,眺望遠方連成一片的群山,留給衛小天一個窈窕的背影。

大美女就是美女,正面好看,背影也是一等一,要是沒有看到正面,絕對會讓人浮想聯翩,猜測著擁有如此背影的人到底是什麼模樣,那種感覺簡直欲罷不能。

「你這算不算是在擔心我?」衛小天真的是有點詫異。

他已經有點抓住冷暮雨的脈絡,如果沒有別的意思,以對方的個性是絕對不會多說這句話的。

思來想去,也只有這個含義,這絕對不是衛小天自我良好啊!

「畢竟你救了我,這是應該的,萬事小心!」冷暮雨並沒有因為被揭穿而有任何的不好意思,就像是在述說著一件正常不過的事,雖然冷冷淡淡,卻足以讓人心暖。

「放心吧,我來這麼久了,還沒怕過誰呢!」衛小天毫不在意的咧嘴一笑、

「霜月宮可不是十大宗門!」冷暮雨提醒的說道。

「曉得曉得!」衛小天自信的點了點頭,這個話題就到現在為止。

畢竟霜月宮可是冷暮雨的宗門,當著對方的面表示出「如果霜月宮敢來招惹,小爺就鬧他個天翻地覆」這個意思,顯然不太好。

「現在輪到我問你,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是個什麼情況?」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我是來找一樣東西的,曾經有人在紫霄山脈區域見過,可惜沒能找到,然後被一些不懷好意的人盯上,雙拳難敵四手,不得已之下只能使出某種秘術,你遇到我的時候,正被使用這種秘術之後的反噬。」

冷暮雨沒想到衛小天竟然會問這個,先是詫異了一下,便沒有絲毫猶豫的將整件事和盤托出。

當然其中一些細節顯然是故意沒有說出來,卻也並不妨礙衛小天的猜測。

首先,冷暮雨尋找的東西非常重要,而且整個行事必須隱秘,十有八九是私人所需。

否則的話堂堂霜月宮,人才濟濟,像這次紫霄山脈異動一樣派遣處一支小隊不就行了?

再次,冷暮雨所說的秘術應該和衛小天的化凡訣一個類別。

反正衛小天是不會再想嘗試一次使用化凡訣之後的負面狀態,簡直就和萬蟻蝕骨差不多,難受得想死,卻又無可奈何。

如今悟性點充足,安了安了。

「當時的你和現在的你,真是判若兩人!」衛小天先前就有這個感覺,如今故意提出來,就是想看看大美女的反應,真是惡趣味。

「當時的你和現在的你,也是判若兩人!」冷暮雨回過頭來,嘴角微微揚起一個小小的弧度,不過也只是一瞬,簡直讓衛小天覺得出現了幻覺一樣。

衛小天是雷鋒這回事,當初在紫陽城冒險者公會前面懸賞單,將「雷峰」改成「雷鋒」時就已經留下痕迹,霜月宮一行人也是從這個不起眼的小線索上追查出來。

如今一切都已經敞開,路人甲、雷鋒、花無缺等等一切都是衛小天的化名,冷暮雨自然也會知道。

只是看著眼前的衛小天,她回想起當初那張胖臉,除了眉宇間有點相像之外,變化真大。

如果冷暮雨知道「所有的胖子都是潛力股」這句話,此時此刻一定會大加贊同。

「行了行了,這個話題也到此為止,現在輪到你問!」衛小天自己知道自己事情,忍不住揉了揉肚子。

當初十分團結的腹部已經變成了六塊腹肌,這個大美女知道小爺底細,要不要找個機會「幹掉」?

「你知道唐東在那裡嗎?」冷暮雨忽然間一反常態,竟然問了一個如此正式的問題,沒有繼續玩著類始於啞謎的高智商回答,頓時讓為衛小天為之一愣。

「你覺得我會知道?」衛小天下意識的說道。

「這是你的下一個問題嗎?」冷暮雨反問道。

「不是,你不用回答。」衛小天立刻擺了擺手,要是把這個當成問題,自己就虧大了。

「直覺!」冷暮雨並沒有理會衛小天,反而主動的回答,冷冷的雙眸中閃過幾分狡黠之色。

「現在你欠我一個問題。」

「我不是說不用回答了嗎?」衛小天震驚,誰會美女胸大無腦,眼前這個大美女可是既有胸又有腦,而且還狡猾狡猾滴。

「這不是問題,只是我的感慨而已。」

衛小天看著冷暮雨一副準備說什麼的樣子,頓時反應過來,趕緊自圓其說,順手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幸好小爺反應得快,否則又是自己挖坑給自己跳的節奏。

「哦,這樣啊!」冷暮雨淡淡的說道,似乎還有一點小失望。

「我最後一次見到唐東是在異動點,至於現在就不知道了,當時見他好像被困在一個類似牢籠的地方,估計沒有那麼容易脫身。」衛小天斟酌字句一番,嚴肅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