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撒一家摩拳擦掌之際,心中感覺大事不妙的玉清兔型決定去污染源頭一探究竟。然而卻遭到了白尾的反對。

狐妖對於銀月沒有任何歸屬感,無論月戰繼續,還是發生其他事情,她都不打算出力氣。如果可以,她更想坐山觀虎鬥,等西撒一家與那個萬惡之源分出勝負,然後在漁翁得利。

如果那個萬惡之源十分強大,以碾壓之勢擊敗死魔網一家。或者死魔網一家爆發底牌,以絕對優勢擊敗對手,白尾都會毫不猶豫的放棄銀月。

這顆星球對她而言沒有任何價值,得到固然可喜,放棄也不可惜。她的根基在錫蘭的東洲,她的力量源頭也與整個銀月格格不入。這一次的銀月之旅,不過是一次奇妙的冒險罷了。

在白尾的勸導下,米婭也放棄了過去湊熱鬧的想法。

但是這種事情兩隻兔型就無法接受了,自己的家鄉受到了污穢侵襲,作為最強的兔型,玉清不可能無動於衷。她覺得自己有必要去探查究竟,而另一位兔型射手座也是這個態度。

「既然月戰已經被迫結束,那麼我們也沒有繼續替二位效力的責任了,小傢伙,從現在起你就跟在她身邊吧。」玉清嘆了口氣,突然說道。

她本是米婭的守護者,不過既然兩位候選人並不關心銀月的安危,那她們也沒有繼續守護下去的必要。 「你要拋棄我嗎?」

見玉清兔型執意要走,米婭一臉的捨不得。

兩人相處三天,早就有了感情,玉清也想繼續保護這個小傢伙。不過她還有自己的責任,自己的家園更加重要。

一旁的射手座二話不說,直接站到玉清這邊,白尾則若有所思,考慮就這麼放過兩個打手是否有些可惜?

銀月的兔型終究是銀月的,雖然很好用,但歸屬權不在自己,除非有辦法奪了月之主的寶座,才能將她們據為己有。說起來,如果這幫兔型收入麾下,也是一件美事。

就在白尾思索時,米婭跑到她身邊,扯著她的衣服開始央求起來,希望白尾出手幫幫兩隻兔型。

左右權衡再三,白尾勉為其難的點了點頭,決定陪兩隻兔型去一探究竟。見白尾同意,另外兩隻兔型臉色好了許多,射手座反而有些內疚,認為自己錯怪了白尾。

……

當西撒一家快速趕至萬惡之源,月桂所在的地方時,正巧看到一場驚世大戰。

在一片被銀色金屬植物覆蓋的大地上,玉清兔型與射手座正聯手對抗一台超大型機甲。

此時玉清高高飛在天空中,身邊被無數柄投影四仙劍環繞周身,化為巨大的劍刃風暴,不斷向前方的磨牙王飛射而去。下方射手座不時張弓搭箭,射出一道金色流光,向著磨牙大聖轟去。

而駕駛『磨牙大聖號』的磨牙王,此刻開啟六丈金身,被一隻巨型能量兔子外殼牢牢護住,而這隻虛影的手中,還拿著一根長達百米的金屬巨棍,舞成一片虛影,正瘋狂抽打身邊的一柄柄飛劍投影,發出天雷陣陣的炸鳴聲。

當西撒一家靠近時,銀月凈土已經擴散了六十多公里的距離,化為一片巨大的圓形金屬植物海洋。在這些金屬之中,還夾雜著許多機械生命,大多是昆蟲,但已經出現了低級的爬行動物。

麗塔清晰感受到每一個金屬生命的體內,都有微弱的『菠蘿引擎』能量波動,此外還混雜了天界山的『火種源』。她很快就判定,這個幕後黑手不是哥特式金屬私生子,也不是正六百胞體,而是那個從未現身的神秘23號!而且對方還是伊斯塔爾的『皇家菠蘿』!

踏進銀月凈土后,西撒立刻感受到了熟悉的壓制,這是他入侵其他災神神國才有的感受。那個幕後黑手果然已經成功將這片土地,改造成了自己的地上神國。而且這個神國還依託『銀月主脈』而建造,優先度極高。

一切進入這片『凈土』的兔型,自身等級都要經過一次檢驗,凡是自身力量等級無法超越銀月主脈的,都要被削弱一層。

然而銀月所有的兔型,靈魂都歸屬銀月主脈控制,自身力量自然不可能超越主脈,所以玉清兔型和射手座不可避免的被削弱。所以原本自成一個世界的『誅仙劍陣』也被迫降級,成為了『誅仙劍陣大領域』,這導致她的實力暴減。

此刻西撒抬頭張望,磨牙大聖號被固定在一個四四方方的陣圖虛影中,雖然沒有陷入那個混沌的劍氣世界,但依舊被限制了四周的空間位置。她此刻正瘋狂甩動長棍攻擊,擊打那些投影飛劍。

至於四柄正版仙劍,此時遙遙立在四方,劍刃對準磨牙大聖隱而不發。並非玉清不想催動自己的誅仙四劍,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如果是以前的玉清,她將『誅仙劍陣』催動到極致,再搭配兩柄仙劍,就可以夠輕鬆斬殺磨牙大聖。如果四劍齊出,再吃掉一根蘿蔔乾,開啟暴走模式,甚至可以強殺被巔峰月桂保護的23號。

非要用數字來計算『玉清劍仙』的威力,那麼此時單獨展開誅仙劍陣的玉清,就已經達到S級。這是她的初始數據,也是所有兔型的一大分水嶺。

銀月中最頂級的兔型的標準,就是憑藉法寶,達到S級實力。像卡蜜拉的丹師、艾爾莎的魔炮射手,初始登記都達不到S級。西撒的短笛大魔王初始登記更是丟人的C+,這是一隻全靠運氣吃飯的賣萌貨。

銀月兔型最神奇的地方,就是不修自身,全靠外掛。只要法寶等級高,外掛開的大,實力就能連續飆升。而相互增幅的法寶,可以讓實力疊加性增長。

細數之下,銀月之大,只有狂氣鬼一個修鍊者,此外魔炮射手算半個武道愛好者。其餘的銀月兔型,都是走外掛疊加流,無限法寶制。

全力催動劍陣演化混沌空間的玉清,實力再+S,達到SS-級別。這時的她,差不多已經是銀月最強一批,比如火力全開的射手座,使用畫戟的狂氣鬼,開啟法陣模式的原始女巫。

接下來,如果玉清添加任意一柄四仙劍,進一步疊加『混沌空間』,實力可以再+1,達到一個兔型實力的極致SS。

兩柄仙劍SS+,正式壓制銀月絕大多數兔型,唯有個別幾個破格者,外掛全開后,可以與她一較高下。

但當玉清兔型將第三柄仙劍加入誅仙劍陣,她的實力將上升到SSS,被稱為銀月最強。

這個狀態的射手座被稱為『銀月最凶』,透支一切九箭齊出,打出巔峰一擊,大概也能達到SSS-,略遜玉清一籌,一擊過後自身徹底消亡。

這個狀態的狂氣鬼全套披掛,戰甲、赤兔、畫戟,號稱『狂鬼無雙』,進入有死無生的敗亡模式,實力也是SS+~SSS-之間。不過與艾爾莎一戰後,狂氣兔型武道境界提升,再次復活進入『敗亡模式』,應該能達到SSS。

此外,騎蛤大仙崩潰掉自己的白玉蟾,透支全部實力,也能勉強達到SS+。而原始女巫極限推動兩儀微塵,開啟『生死同泡影,三界等微塵』,應該也能達到SSS。不過原始女巫鬥志太差,這輩子估計都在SS+徘徊了。

然而玉清被稱為銀月最強,不是沒有原因的。當她加入最後一柄仙劍后,誅仙劍陣完滿,將達到SSS+級別。此時的『玉清』只能讓『劍陣』達到完美狀態,卻沒有足夠能量催動,因此被稱為『偽圓滿』。

如果她吃掉蘿蔔乾,利用銀月主脈推動這個『大完滿劍陣』,將徹底演化一個只有純粹殺戮規則的獨立混沌時空。任何事物一旦進入,只有毀滅一個下場。威力爆掉SSS,直接破格。

這個狀態的『玉清兔型』,有把握強殺被完美月桂保護的23號。

但是此刻局勢逆位,她無法通過判定,在凈土中實力跌落一層,連誅仙劍陣都無法演化出空間,直接跌落S級,成了陣圖領域。

而銀月主脈在23號的控制下,全對所有兔型全面關閉。她四把仙劍一把也無力催動,體內的能量儲存只夠爆發一次。所以她只能促動仙劍投影進行戰鬥。

至於那些蘿蔔乾,現在就算吃下去,也休想在凈土中借到半點銀月神力,因為主脈已經被屏蔽掉。

一個能夠爆發EX的超級兔型,此刻跌落S級,玉清心中有多鬱悶可想而知。而一旁輔助她牽制磨牙王的射手座,同樣憋屈的要死。她是能夠發揮SSS-級實力的銀月最凶,此刻也窩囊的被壓制到S級,這還是銀月最凶?銀月最熊才對啊!

反觀磨牙王,磨牙大聖全勝時期,疊加六丈金身,疊加金箍棒的她,也只有SS+。正常狀態維持S-十分鐘不到的後進晚輩。

此刻磨牙大聖飆到SS級,以一敵二壓著兩位老前輩,以及白尾一頓狂毆,真是意氣風發。

若非她刻處於傀儡狀態,思維被控制,一招一式都異常死板不靈活,充斥著大量的破綻,而百尾勉強不受限制,從旁策應。否則不出二十分鐘,就可以將兩個兔型擊敗。 玉清劍仙+射手座vs磨牙大聖時,西撒一大家子也陸陸續續闖入銀月凈土當中,感受到神國般的壓制后,艾爾莎直接展開『暴食降臨』與銀月凈土對抗,屏蔽了這種不舒服的法則壓制。

麗塔則全力催動『白銀主巢』,直接接管了『主機娘與計算』與『兩億半暴蠅娘雲暴食網路』,開始全力破解『銀月凈土』的奧秘。

銀月凈土是23號草創,雖然具備神國特性,但並非一個災神千錘百鍊鍛造出的毫無破綻的獨立時空,凈土空間每一處都是開放的,存在大量破綻。麗塔是『虛病毒』的化身,正藉助這些疏漏,開始反向破解奧秘。

西撒則帶著一群兔子和一群寵物在一旁境界,將殺過來抵抗入侵者的『兔型戰士』們一個又一個捕捉起來,關進自家的『泡泡監牢中』,像當初封印水銀泥殘留物一樣,打包關押起來。

同時,西撒還在宏觀調控白銀主巢的能量儲備,為接下來的終極大戰做準備。

……

『渣撒之家』這個集體,並非那種傳統的一主神神系,而是結構複雜的『三位一體』三主神神系。雖然結構複雜,許可權彼此衝突,有很多矛盾與錯漏,但根源也更加穩定,性能更加強大。

放眼錫蘭,所有的神系,無論大小,幾乎都是一主神位。至高無上的有且只有一個,並且是永恆的。比如西域的雷奧,北冥界的塞西莉婭,鮮血神系的博格。

與這類傳統的『一神位』相對應的,是『均分神位』。比如中央冥界,至高的死亡神格被均分四等分,形成四個大死神,彼此牽制共同發展。此外還有天界山,在中央AI的監督下,均分出七個大領主。

然而『渣撒之家』十分特殊,是從未有過的『三位一體』式結構,這也和西撒一家混亂而又糜爛的不正當男女關係、女女關係有關。

排除奈奈這個說不上話的正宮,與卡蜜拉這隻想說卻不準說話的廢柴貓不談,西撒和艾爾莎,以及麗塔之間的關係,相當複雜。

西撒和艾爾共用同一套根源『暴食網路』。他們原本應該是兩個人才對,如今融合為一,成為同一個『根源』的兩種不同表現形式,已經不分彼此。

再看麗塔,她是西撒的第二『共鳴體』。所謂『共鳴體』就是靈魂投影,一種取巧而誕生的擁有自我意識思念體分身。麗塔和西撒的關係,如同渣渣撒和卡蜜拉一樣親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不分彼此。

而當艾爾莎與西撒共用同一個根源,再牽扯麗塔后,三個人的關係就徹底糾纏不清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靈魂層次上彼此糾纏,擁有共同的交集。

這還只是三個人之間,有資格參與到這場『不正當靈魂糾葛』當中的,還有第一共鳴體卡蜜拉,第一天賦造物『西奈』,以及第二三四天賦造物『血蜜、糖漿、病毒』。

『渣撒之家』的神系骨架,嚴格來說就是他自己加上艾爾莎,再加上麗塔,再加卡蜜拉,再加五色戰隊之四的共同集合。此外奈奈、潘妮艾希、歌絲娜在婚後,也將靈魂投入這個根源之中,叫『水晶宮神系』也不為過。

不過三大佬的靈魂份額佔據了80%,他們三個才是『禁忌根源』的管理者,其他不過是雜魚,不在討論範圍內。

渣撒之家的根源『暴食虛界』,可以拆分為:暴食罪痕與血海根源合併的『暴食網路』,以及後來融入的『虛病毒』,由三大佬共同掌握。並延伸出『數碼暴蠅娘生物圈』、『虛擬信仰神系』……

麗塔負責『虛界』以及『蠅妖精的靈魂循環』,艾爾莎掌控『暴食之巢』,以及『球形血海的生產工作』,西撒理論上可以參與一切,然而什麼也不管,負責帶妖精喂寵物吃軟飯……

暴食虛界不僅是『禁忌根源』,同時暗中寄生了『渣撒之家』與『死魔網』兩大官方網路,而且是『一二三虛擬世界』的核心,吸收儲存信仰神力,此外還勾連了外宇宙無數世界之脈殖民星球。

如果真以『暴食虛界』為核心,將這個龐大的系統展開,如今的規模雛形,已經不遜色於一條『主脈』,西撒堅信給他千年時光,他能讓自家的『禁忌根源』徹底完善,培養到一個頂級神系的地步,有4成把握衝擊永劫。

而這次前來銀月,西撒一家未雨綢繆,提前抽取了這個龐大系統70%左右的總庫存。此刻的西撒的背後,擁有銀月主脈至少半年的神力儲備。所以他們並不畏懼與23號一戰,不僅有勇氣,同樣有這個實力。

麗塔有自信能跟隱藏在幕後的23號硬拼一場,誰勝誰負尤未可知。

對方雖然背靠『天界山』,擁有更加雄厚的資本,但是『空間門』規模有限,只是一條小水管。時間約長,它的優勢越大。

西撒一家雖然總體實力遜色,但優勢是能量都囤積在『白銀主巢』內,隨時可以全力爆發,在短時間內碾壓壓制對方,取得短暫優勢。

……

艾爾莎開啟土奢侈的土豪模式,玩命燃燒神力,直接將『暴食降臨』催發到足以對抗『銀月凈土』的地步。

這時候西撒挺身而出,帶著卡蜜拉、小田螺、奈奈等一眾粉絲團,在熟悉的環境中火力全開,與銀月的兔型軍團們展開殊死搏鬥。

而其她四個兔型,除了『短笛大魔王』這個吉祥物外,都圍到了麗塔的身邊,正在聆聽她的『安利大|法』。

值此危難之際,所有兔型心中只有一個想法,就是阻止23號的入侵行為。然而她們的力量之源被切斷。原本從『銀月主脈』提取力量的閥門,被23號關上,幾隻強大的兔型都淪落為廢柴。

於是麗塔開始推銷她的『虛病毒』。

西撒曾經餵給短笛大魔王血蜜和糖漿,對方都成功消化吸收掉。從側面證明了兔型對異種能量的兼容能力。更重要的是,兔型的核心與天界山同出一源,皆是機械演變的生命,可以被『虛病毒』同化改造,轉生成為『暴食虛界』的居民。

此刻,麗塔希望幾隻兔型主動接受『虛病毒』的改造(污染),徹底轉投陣營,加入渣撒之家。

西撒一家都是大土豪,隨身攜帶禁忌根源,背後儲存著銀月主脈至少7個月以上的能量總額。只有修改靈魂根源,她們才可以接通『暴食虛界』這個根源,擺脫銀月主脈的壓制,重新恢復力量,抵抗敵人。

麗塔此刻的行為,像極了惡魔或者魔鬼對人類推銷邪惡力量,誘|惑兔型徹底墮|落。一旦核心被虛病毒改造,她們就徹底與銀月恩斷義絕,不再是銀月的一份子。

這種背叛家園的行為,是兔型們的大忌。一般人這麼說,一定會被打死。但是麗塔不同,她被幾隻兔型默認為『月之王』。

如果麗塔此戰獲勝,銀月必然要被『虛病毒』洗禮一遍,自己不過是提前接種疫苗而已。如果失敗,那麼兔型很可能將不復存在,對方明顯要創造一個屬於『皇家菠蘿』的機械神國,怎麼可能容忍兔型這種異類存在?她們必然會被銷毀。

沒有猶豫多久,三隻兔型便更換了『根源』,被麗塔注射了『虛病毒』,進行根源轉化儀式,徹底改換門庭,投靠了渣撒之家。

……

現在的『23號』與『麗塔』的戰爭個,更像是兩個王子爭奪皇位。上一代先帝已經死去,留下銀月這個皇朝,以及鎮壓國運的銀月龍脈,和『社稷之魂中央AI』。

正確的皇位繼承方法,是按照規矩彼此競爭,搞死所有競爭對手后成功上位。

然而23號如今裡通外國,掀桌子不玩了,藉助外國勢力(天界山)侵吞本國,準備發動一場變革,激起了大臣們(兔型)的反抗,結果被紛紛洗腦(磨牙王、兩萬兔型大軍)成為傀儡。

另一邊,被寄予厚望的王子『麗塔』挺身而出,決定利用變法維新(暴食虛界)的力量,徹底變革國家(病毒污染),增強國力拉攏忠臣(安利、安利!)來擊敗對手。

於是騎蛤大仙、原始女巫、魔炮射手等有識之士,紛紛上了麗塔的黑船(虛病毒污染)。

如果麗塔成功,奪取皇位,變法發動成功,銀月變成『暴食銀月』,她們將是開國功臣。如果麗塔玩崩了,西撒就帶著一家跑路,到那時候根源綁定『暴食虛界』的四個兔型已經上了黑船,都將是『渣撒之家』的私有兔型,在和銀月毫無瓜葛。

「這筆買賣值啊!無論咱們能夠取得這場戰爭的勝利,都穩賺四隻兔型!而且我還收集了好多法寶,聽說這些死掉的『禁忌根源』的屍體?」

麗塔努力忽悠四隻兔型,騙她們接受虛病毒改造,污染靈魂重塑根源,試圖融入禁忌根源時。西撒也在『暴蠅娘群聊網』上,通過意識和艾爾莎等人交流。

「不錯,有這四隻兔型已經不虧了。不過可惜啊,我很中意那隻叫做狂氣鬼的兔型,如果能將她安利到我們『渣撒之家』,就更完美了!」艾爾莎至今對狂氣鬼念念不忘。

這時西撒插話:「我剛才和麗塔交流了數據,她說如果真的敗給這個23號,就在臨走前釋放暴食虛界的所有力量,撕破銀月主脈的根源,傷其根基的同時,直接截取切割主脈碎片一塊帶走。她已經鎖定了銀月主脈的『兔型英靈殿』,這塊核心主脈碎片中,包含大量高級兔型的靈魂。得到它,我們可以藉助『球形血海』為她們重塑身軀。」

「就像數碼暴蠅一樣?」小田螺好奇道。

「對,應該是數碼兔型娘才對!」西撒回答。

「麗塔真是會玩啊!平時看起來一臉認真,十分可靠,哪想到居然這麼黑心。」奈奈對麗塔的印象一直很好。但親眼目睹她迅速安利四隻兔型跳入火坑,還打算搶一塊主脈碎片就跑,終於看清了女僕的黑暗面。

「這批兔型都非常棒,是頂級的戰鬥兵器,忠心耿耿不說,聽話乖巧懂事,而且實力強大,又不會奪權背叛,麗塔的計劃很好,我全力支持!」艾爾莎非常欣賞銀月兔型,而銀月兔型在主脈內部的地位並不算高。

經過『主機娘智囊團』的分析推算,搶奪銀月主脈中的『兔型英靈殿』,反而比掠奪其他碎片更加輕鬆。

……

西撒一家耽誤的時間並不久,卻已經引起了23號的注意,大量來自銀月凈土的法則壓制落到暴食降臨之上,開始削弱侵蝕西撒一家的『移動神國』。

此時的23號也非常意外,身為天界山七領主,他自然也掌握著『移動神國』技術,但是這種隨身神國威力有限,支撐時間也很短。在銀月這種徹徹底底的外星,被嚴重壓制。

西撒一家表現的實力完全超出他的想象,暴食降臨是一個完美的神國,如同在錫蘭主場一般,比簡陋的『銀月凈土』完善無數倍,無法被攻破,而且還擁有吞食消化銀月凈土,反哺自身的能力。

這讓23號陷入被動,只能進行最原始的相互消耗,大大拖延了他的入侵速度。

……

就在這時,克萊茵憑藉空間天賦,突然闖進了西撒一家的『暴食領域』中。

「是你!暴食之口,吃了她!」卡蜜拉看到仇人頓時怒火上涌,大聲喊道。

「等等!」克萊茵突然虛化,暴食之口一口咬空。隨後她再度凝聚,將奄奄一息的丹師丟了回去,「拿去,我也被騙了,之前的行為我道歉,現在,我想跟你們合作!」

小田螺看到昏死的丹師后,奮力撲了上去,開始用力搖擺,甩的小兔型腦袋咔咔作響:「三妹!醒醒咩!」

「別搖了,給她灌『虛病毒』!」艾爾莎又發現一隻兔型,眼睛一亮,連忙說道。她現在收集兔型有些上癮了。

隨著銀月凈土擴張,兔型軍團源源不斷的復甦。這些兔型因為缺少靈性,外加被菠蘿引擎寄生操控,雖然身懷強大力量,卻動作僵硬破綻百出,好像一群殭屍。

現在攻打暴食之巢的兔型,大多都被暴食之口完整的吞進泡泡空間中,然後隔離起來,注入『虛病毒』進行大洗腦術。

白銀主巢三成的儲備都用到這個上面。西撒不清楚這一戰能夠獲勝,所以未算勝先算敗,他們一家已經開始掠奪、洗腦、囤積銀月的特產———『傻兔子』。

這些兔型非常對西撒一家胃口,現在差不多捕捉了兩千多隻普通傻兔子。哪怕就是打敗,這趟銀月也沒白來。

突然發現丹師這麼一個特殊的高級傻兔子,艾爾莎自然不能放過,迅速給她灌了一瓶『虛病毒』,把她給安利了。 丹師被小田螺灌下半斤『虛病毒』后,半昏迷的小兔型終於承受不住,開始咳嗽起來,因為『虛病毒』被小田螺灌進氣管了。

黑色的病毒從丹師的嘴角、鼻子里流了出來,一副七竅流毒的慘狀,感覺她距離死神更進一步了!

好吧,錫蘭星球最大的死神頭子西撒,此刻正一臉關切的望著她。喂葯的又是死神寵物,這畫面真是太美太尷尬了,艾爾莎也忍不住扭過頭去。

卡蜜拉看到這一幕突然就暴怒了:「小田螺你個白痴,有你這樣喂毒的嗎?你還想不想讓老三活了?你想把三妹嗆死吧!閃開,我來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