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雞!這就是他的武魂。

一種非常特殊的敏攻系武魂,其特殊的地方就在於,他的攻擊來自於自己這身雞毛。而且,不同顏色的雞毛,作用不一樣。

四個魂環,他身上的羽毛顏色就有四種,分別是紅藍黃青。

雙手一伸,兩片紅色羽毛就已經落入掌中,身上的第一個黃色魂環隨之光芒釋放,雙手一甩,兩片羽毛直奔唐舞麟和古月的方向飛去。

羽毛飛在半空之中,迅速化為兩隻火鳥,張開翅膀,帶著呼嘯聲,瞬間飛至。

「喂喂,都說了讓你慢一點啦!」蝶兒不滿的從後面追上來。

唐舞麟有古月的一分鐘要求,也在第一時間沖了出去。兩個金色魂環升起,第一魂環光芒閃爍。黃金龍體!

金色鱗片覆蓋全身,右臂金龍爪綻放,面對兩隻火鳥,他根本就沒有要閃避的意思。

「咦,魂環金色的,好酷啊!」蝶兒看到唐舞麟身上的兩個金色魂環,不禁驚呼一聲。

孟蕭然也是心中一凜,對手的不確定性一向是比賽中最可怕的地方。金色魂環是什麼?

金龍爪憑空劃出,爪尖金芒吞吐。兩隻火鳥直接被撕成了碎片。唐舞麟左腳一點地,人就已經近了。

兩個藍色羽毛飛出,先前的熾熱變成了嚴寒,兩片羽毛在空中化為兩隻冰鳥,帶著嚴寒的氣息,直奔唐舞麟飛來。

有意思,冰火雙屬性?不,不是元素控制,應該和他的武魂特殊有關。

同樣是金龍爪揮動,冰鳥破碎。和先前的火鳥相比,冰鳥有形有質,不只是屬性攻擊,還多了物理屬性攻擊。比火鳥的攻擊力明顯要強。

看著唐舞麟勢如破竹,馬上就要到自己面前了,孟蕭然毫不猶豫的揪下頭上兩根黃色羽毛向地面上扔去。

事實上,他頭上的羽毛數量和顏色種類,分別對應他的魂力多少和魂技種類。

也就是說,他的魂力總量能夠釋放多少次各個魂技,就有多少根羽毛。每種顏色羽毛的數量,是他自己在釋放武魂的時候決定的。

他這武魂相對來說有一定的約束性,但可以通過收回武魂重新釋放來變化不同顏色羽毛數量。好處在於,魂技釋放的速度比一般魂師要快。羽毛一甩,魂技就釋放出來了。

此時,眼看著唐舞麟即將近身,他雙手向地面上一甩,兩根黃色羽毛落地,綻放出兩團強烈的黃光。

令唐舞麟有些好笑的是,這次出來的不是兩隻飛鳥了,而是兩隻高達兩米的巨大土雞。通體棕褐色,一出現就張開翅膀朝著唐舞麟撲了過來。

他這武魂有點意思啊!唐舞麟腳下步伐突然加快,身形一閃,宛如鬼魅一般就從兩隻土雞之間鑽了過去。

土雞的速度不慢,但整體靈活性怎能跟唐門鬼影迷蹤步相比。

孟蕭然大吃一驚時,唐舞麟的金龍爪就已經到了面前。

「蝶兒!」孟蕭然怪叫一聲。

「小帥哥,我來啦!」蝶兒聲音響起,緊接著,唐舞麟就聞到一股香風撲面。

眼前瞬間恍惚了一下,昏沉沉的、令他有種頭重腳輕的感覺。

毒!

這一對組合還真是奇葩。

蝶兒背後也多了一雙翅翼,那是一雙非常艷麗的粉紅色蝶翼,蝶翼拍動,第二魂環光芒閃爍,淡粉色的霧氣一下就覆蓋了唐舞麟和孟蕭然這邊。

奇異的是,當這霧氣落在孟蕭然身上時,會自行分散開來,剛好不會沾染在他身上。

「砰!」一道身影從霧氣中倒飛而出,兩隻土雞隨之潰散。

「啊?」蝶兒驚呼一聲,眼看著孟蕭然飛出二十幾米落在地上,明顯是昏厥了過去。

她自問毒霧已經釋放的很快速了,唐舞麟也一定會受到干擾,怎麼孟蕭然連第四魂技都沒釋放出來就敗了?

唐舞麟的身體,絕對可以用天賦異稟來形容,經過大海中兩個多月的折磨,他的潛能被充分激發,身體強度極高。本體宗密法對於他的身體提升是巨大的。

————————————-

第三更,拜求月票、推薦票多多支持。愛你們哦。每天記得到我們的微信平台領糧食。^_^ 蝶兒這毒霧的毒性並不是特彆強,主要是讓人昏迷的迷藥特性,唐舞麟雖然受到了影響,但強大的身體素質卻將這影響壓制到了最低程度,直接出手,自然就解決了問題。

「昂——」龍吟聲響起,唐舞麟右腳猛然跺地。一道道金光延著地面擴散開來,化為一條條金色小龍直奔蝶兒撲來。

「哎呀!」蝶兒驚呼一聲,雙翼拍動,向天空飛起。

但就在這是,那八條金色小龍已經來到她身下,八條小龍盤旋遊動,一股吸力從地面傳來。

金龍撼地不只是能夠向上震蕩,同時也能夠向下牽引。

當初,赤龍斗羅就曾經憑藉這一手專門對付飛行魂師,修鍊到極致,哪怕是千米高空中的飛行魂師,都能被硬生生的巨龍吸力拉拽下來。

蝶兒的身體素質顯然不足以對抗金龍撼地,蝶翼只是抗爭了一下,人就從空中掉了下來。

她的第四魂環也在這個時候亮了起來,嬌軀在下落中告訴旋轉,一雙蝶翼暴漲三倍,蝶翼表面不但大量毒霧綻放而出,同時也充滿了鋒銳的特性。

「當!」一隻金龍爪突然鑽入這高速旋轉的蝶翼之中。

蝶翼斬擊在金龍爪上,迸發出一大片火花,但是,它也就隨之嘎然而止了。被金龍爪一把抓住。

唐舞麟右腳再次跺地,巨大的震蕩力將空氣中的毒霧全部吹散,蝶兒也是被震得氣血翻湧、全身僵硬。

「比賽結束,一百一十六號組合獲勝。」

四十秒,這是這場戰鬥的總時長!

孟蕭然和蝶兒其實並沒有配合起來,他們大意輕敵了。但唐舞麟強大的身體抗性,也給有心人留下了非常強烈的印象。

「老闆,任務完成了。」唐舞麟笑嘻嘻的回道古月身邊。

蝶兒此時已經恢復過來,她沒有直接下台,反而從後面追了過來。

「小帥哥,雖然我們輸了,但能不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啊!你好厲害哦。真是完美的小帥哥。後面的比賽,我做你粉絲好不好?」

唐舞麟愣了一下,「你要做粉絲給我吃?那要吃多少才能吃飽啊?」

蝶兒一呆,古月卻忍不住笑的打跌,肚子都疼了。跟一個吃貨提食物,這真是……

蝶兒最終也沒能問道唐舞麟的名字,被孟蕭然捂著臉拉下比賽台去了。他一直覺得自己挺不靠譜的了,可蝶兒真的是比自己還要加個更字啊!

雙人賽的第一輪史萊克小隊還算運氣不錯,後面葉星瀾、徐笠智,樂正宇和許小言也同樣沒有遇到太強的對手,順利通過,晉級下一輪。

主席台。

「史萊克學院這些學員的素質確實是很高,真不愧是斗羅大陸第一學院。數據分析結果出來了嗎?」戴天靈問道。

「已經出來了。從之前的比賽他們表現,以及個人賽的表現來看。最強的應該就是他們的隊長唐舞麟。就是那個在歡迎儀式上鬧事的小傢伙。」身邊的老者手裡拿著一份數據表。

「第一場的個人賽,他擊敗了凌無邪。凌無邪雖然不是出自於怪物學院,但在我們年輕一代魂師中也算是佼佼者。一字斗鎧師。」

「這個唐舞麟還擊敗了一字斗鎧師?」戴天靈突然覺得有些怪異,女兒胡鬧的眼光挺好的啊!

「是的。我仔細看過錄像了,這個唐舞麟實戰經驗非常豐富,但他因為年紀小,修為還不到,所以斗鎧方面有所欠缺。但在面對斗鎧師的時候,他壓制的凌無邪根本沒能把斗鎧的優勢發揮出來,同時展現出了持續爆發力。根據凌無邪斗鎧的破損情況來看,這個唐舞麟的力量和攻擊力都非常強,遠超普通四環魂師。他的身體素質應該很特殊。至於他的金色魂環我們還要再關注。目前還不知道什麼情況,但肯定不是傳說中的百萬年魂環。」

戴天靈微笑道:「有意思的小傢伙。史萊克學院果然是個出怪物的地方。多觀察他的比賽。」

他第一次覺得,女兒的胡鬧似乎也是有點道理的。身為上位者,對於人才他永遠都是渴求的。雖然唐舞麟是史萊克學院的學員,但他乃是一國之君,如果確認這個小傢伙乃是史萊克學院未來培養的核心人才,那麼……

「唐舞麟。」

雙人賽結束,唐舞麟和夥伴們一起走出比賽場地,才一出門,他就聽到一聲呼喚。

唐舞麟扭頭看去,只見一身便裝的戴雲兒正躲在角落裡向他用力的招手。

對於這位公主殿下,他可是著實沒什麼好印象。尤其是那天在舞會上,她直接讓自己成了眾矢之的。現在雖然還沒看出什麼來,但之後比賽人數減少,那些星羅帝國精英階層把自己當成對手的可能性就會越來越大。

不過,人家畢竟是公主,他也不好太過失禮。只得走過去,其他人則留在原地,好奇的看著唐舞麟和這位公主。

古月臉色很平靜,雙手插在長褲兜里,就那麼默默地看著他們。

「公主殿下你好。有什麼事嗎?」

「我看了你的比賽,個人賽的錄像也看了。你不錯啊!」戴雲兒巧笑嫣然的向走到面前的唐舞麟說道。

唐舞麟有些敷衍著道:「還好吧。」

戴雲兒笑道:「你可要加油哦。要是你獲得了個人賽冠軍,說不定我就選你做駙馬了。」

唐舞麟翻了個白眼,「抱歉公主殿下,我是斗羅大陸人,可沒打算要留在這裡。你可千萬別選我。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戴雲兒聽著唐舞麟非常明確拒絕的話不禁愣了愣。

她剛剛是看了唐舞麟他們那場雙人賽的,之前也剛看過他個人賽的錄像,對他產生了很大的興趣。

一直就聽說史萊克學院是斗羅大陸第一學院,傳承時間超過了兩萬年,唐舞麟明明和自己同齡,但展現出的實力遠超同濟,就連一字斗鎧師都被他擊敗了,再加上唐舞麟的外在形象確實是很好的,以至於戴雲兒心中興奮,興沖沖的跑過來,想要找他聊聊,卻沒想到,被迎頭潑了一盆冷水。

從小到大,作為星羅帝國皇帝戴天靈最寵愛的女兒,她就是萬千寵愛集一身,不但父親寵愛,哥哥們也同樣是拿她當成掌上明珠。對她是絕對的百依百順,無論多麼古靈精怪的闖禍,總有哥哥們替她扛下來。

從來都沒有人如此拒絕過她,從唐舞麟眼中,她是真正看到了一絲厭煩的,甚至是有些不耐的,那一副敬而遠之的樣子,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

她本身也沒有真的就想要選唐舞麟坐駙馬的,只是性格使然,習慣性的去逗弄他,可唐舞麟的直接回絕卻令她的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衝擊。

「你……」戴雲兒雙手叉腰,怒視唐舞麟,一雙美眸中隱有水霧瀰漫。

「公主殿下,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回去休息了哈。」唐舞麟是一點都不想跟這位公主殿下產生瓜葛。向她揮了揮手,轉身就走。 「唐舞麟,你給我等著!」背後傳來戴雲兒憤怒的嬌呼聲。

唐舞麟背對著她的方向,雙臂攤開,做出一個無所謂的樣子。他對戴雲兒沒什麼好印象,一個喜歡耍弄別人的人,他可不喜歡。而且,他又不是星羅帝國人,你在星羅帝國愛怎樣就怎樣,但又和我有什麼關係呢?

瞪視著唐舞麟和他的夥伴們離開,戴雲兒因為憤怒,小胸脯不斷的起伏著。

「你等著、你等著……」戴雲兒轉身就跑,直奔皇宮方向而去。

她今天是偷跑出來的,否則身邊也不會沒有隨從,一直跑回到皇宮中,直奔一座宮殿跑去。

「四哥、四哥!」還沒跑到宮殿前面,她就已經叫了起來。

宮殿門開,裡面傳來一個爽朗的聲音,「小公主又闖禍啦?這次闖的禍大不大啊?」一個人從宮殿內走了出來,一襲青色長衫,看起來再是普通不過,年約二十左右的模樣,相貌英俊,身材修長。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手中正拿著本書,顯然剛才是正在閱讀的。

「四哥!」戴雲兒撲到青年面前,眼淚唰的一下就流了下來。

戴月炎臉色一變,笑容頓時消失了,趕忙張開雙臂抱住妹妹,「怎麼了我的小公主,這是誰惹你不開心了?快告訴四哥。」

星羅帝國皇帝戴天靈有很多個兒子,但皇室氣氛卻是極好的,這也是星羅帝國的要求。

早在很多年以前,星羅帝國還在斗羅大陸的時候,曾經有古訓,家族男性必須要有殘酷的競爭,甚至是生死相搏,最強大的才能繼承皇位。但自從有一代出現問題之後,這個規矩被廢除,變成了要求家族男性必須和平共處,公平競爭。但依舊是最優秀者繼承皇位。

戴家是個非常古老的家族,傳承至今,家學淵源。

戴月炎就是這一代毫無疑問最優秀的一個,他今年十九歲,文韜武略無一不精,深的戴天靈喜愛,就等他二十歲生日一過,就會立他為太子,作為皇儲。

戴月炎和戴雲兒乃是一母同胞,在眾多兄弟之中,也就屬他最寵愛這個妹妹,簡直是比戴天靈還要變本加厲。

所以,戴雲兒有什麼事第一個就會找他。

戴雲兒雖然古靈精怪的,但性格非常活潑開朗,平時很少有哭泣的時候,最多也就是裝作委屈或者是可憐,以博取同情。

眼看著妹妹流淚,戴月炎頓時有些慌了手腳。

戴雲兒也不說話,就是撲在哥哥懷中放聲痛哭,不斷地跺著腳。

「不哭、不哭,雲兒乖,告訴哥哥到底怎麼回事,哥哥幫你出氣。是不是你做錯了什麼事,父皇懲罰你了?」戴月炎有些不確定的問道,因為他可是很清楚父皇對這個妹妹有多麼溺愛的,從來都不舍的真正懲罰她,不然的話,這小公主也不會養成現在這樣的性格了。

「不是父皇,父皇才不捨得懲罰我呢。是外來的壞人。四哥,你知道斗羅大陸來的使團嗎?那使團有一些來自於史萊克學院的人特別壞,尤其是那個叫唐舞麟的,他欺負我。」戴雲兒哭訴著。

「史萊克學院?」戴月炎眼神一動。

「嗯,就是史萊克學院。那天他們使團剛來,晚上晚宴的時候,我好心好意的請他跳舞,以示友好。他卻故意踩我的腳,踩的我好疼。」

「哦,就是你後來說,想要選他做駙馬,讓他成為眾矢之的的那個?」戴月炎頓時恍然,他的消息何等靈通,那天他剛好外出公幹,雖然人沒在,但消息卻早就聽說了的。

「對,就是那個。我才沒有真要選他做駙馬呢,只是故意那麼說的。可誰知道,這傢伙還真的挺厲害的,還參加了我們的全大陸青年高級魂師精英大賽,這才贏了一兩場,就囂張的不行。今天我在比賽場地遇到他,他就跑過來跟我說我配不上他什麼的,還說我們星羅帝國的魂師都不行,雖然他只有十五歲,也能橫掃我們全部。真是太可惡了,我都要氣死了,四哥,你可要替我出氣啊!」

戴雲兒添油加醋的說了,戴月炎聽的眉頭直皺,以他對妹妹的了解,妹妹這些話,能有三成是真的就很不錯了。但毫無疑問的是,這個唐舞麟一定是真的得罪了她,要不她也不會如此生氣。

「四哥,我發誓我說的是真的,他真的嫌棄我配不上他。就算我那天是戲弄他,他這麼說,當著好多人,我……,哇……」戴雲兒又大哭起來。

戴月炎這就信了幾分,他太了解這個妹妹了,她肯加上發誓這個前綴,那麼,這句話一般就是真的。

「他一個外來者,我妹妹怎麼就配不上他了?」戴月炎眼中閃過一絲煞氣。

「雲兒別哭,哥哥替你出氣。怪物學院代表隊前兩輪比賽是輪空的,他們不是參賽嗎?那我們就堂堂正正的擊敗他們,讓他們顏面掃地,給你報仇。」

唐舞麟可不知道自己得罪了這位公主殿下之後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什麼。和夥伴們回到酒店之後,他就準備冥想了。

全大陸青年高級魂師精英大賽令星羅城人滿為患,人數著實是太多了,他可不想這個時候外出。

突然,他眼神一動,下意識的從懷中摸出一枚徽章。

徽章表面散發著柔和的白色光暈,一副圖案隨之浮現出來,那是一個類似於箭頭的圖案。

這是……

唐門斗魂堂求援信號!

唐舞麟手中的這枚徽章,正是唐門斗魂堂徽章,每一名斗魂堂斗者都有,他是白級斗者,徽章也就是白色的。

徽章背面有按鈕,當遭遇危險的時候,立刻按動按鈕,百里範圍內,只要有唐門斗魂堂的人都會立刻趕去救援,正面的箭頭,就是指示方向的。

唐舞麟不敢怠慢,飛快的換上唐門斗魂堂的裝扮,一個白色面具待在臉上,兜帽蓋住頭,飛快的出了酒店,朝著箭頭的方向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