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到這裡是想買星葯嗎?」

「是的,我想買一百顆凡食星葯。」

光默沒有任何隱瞞,也沒必要隱瞞。

「是為了進屬性聖域閉關用的吧!」

「是的。」

「小雲。」

雨嵐點了點螓首,輕聲叫了一句。

「小姐,有何吩咐。」

剛剛給四人端茶的女子再次進來,恭聲問道。

「你去拿一百顆凡食星葯進來。」

「是,小姐。」

小雲退下,還沒幾分鐘她再次走了進來,此時她的手裡端著一個托盤,托盤上整整齊齊的擺放了十個星藥瓶。

「小姐,凡食星葯拿來了。」

「給光默吧!」

雨嵐指了指光默。

小雲按照吩咐,把十個星藥瓶連帶著托盤一起放到光默旁邊的茶几上,然後躬身退出了房間。 雨天星葯的接待室里,光默已經收好凡食星葯拿出星幣卡遞給雨嵐。

可雨嵐卻沒有接星幣卡的意思,她搖了搖頭道:

「不用了,那些算我送你的。」

「這個不好吧!」

「十瓶凡食星葯而已,不值幾個星幣。」

凡食星葯十顆一瓶,一瓶一千星幣,十瓶一萬。

對雨嵐來說一萬真的不算什麼,可對於生活在底層的普通人,或者沒有家庭背景的低級星子而言,一萬那可是要他們奮鬥很久才能得到的。

既然雨嵐都說不要了,光默也不矯情,直接收起星幣卡。

「你們還要其他星葯嗎?」雨嵐問。

「星葯就不用了,星草倒是要買些,星材也隨便買些回去。」

光默想起了自己都還沒煉製過星葯,之前是得到了星炎靈鼎卻沒有星炎無法煉製,後面在試煉中得到了星空靈炎,煉製星葯的條件都齊全了,卻沒有時間煉製,現在倒是可以試試。

「你已經能煉製星葯了?」

雨嵐微微有些驚訝。

「還不會,我正準備開始嘗試。」

「原來如此。」

「那你需要什麼星草、星材。」

「你們不是只賣星葯嗎?難道還有星草、星材?」

「星材不多,星草倒是有不少。」

「光默,星草、星材去我家拿就可以了,不需要買。」

此時白雪涵插口道。

「也好。」

光默同意了白雪涵的話。

既然媳婦家有自己需要的東西,那去拿來就是了,沒必要去別人那買。

「那我們走吧!」

不知為何,光默感覺白雪涵好像不是很喜歡跟雨嵐呆在一起,至從見到雨嵐后,她就一副很想離開的樣子。

既然白雪涵不喜歡,光默也只能順從了她的意思,趕緊離開。

「那我們先走了,雨嵐老師再見。」

「再見。」

告別了雨嵐,光默帶著白雪涵和唐語瑤直奔白星商會而去。

路上,光默看著白雪涵問道:

「你好像不喜歡雨嵐老師。」

「有嗎?」

「有,剛剛見到她的時候,我看你好像很想快點離開。」

「是你看錯了。」

盯著白雪涵看了一會兒,光默放棄了繼續問下去的打算,既然白雪涵不說,他也不想繼續問。

在光默移開目光后,白雪涵不自覺的露出了心虛的表情。

對於雨嵐她談不上喜歡,但也不會討厭,之所以剛剛有趕快離開的想法,那是因為她察覺到了威脅,不是有生命危險的威脅,而是感情上的一種威脅。

因為今天的雨嵐實在太漂亮了,在學校的時候雨嵐都是素顏,不會化妝,還會刻意讓自己樸素一些,儘管那樣也很漂亮,可卻沒有今天這麼漂亮,雨嵐今天打扮的雖不是很華麗,但卻畫了淡妝,一身裝扮有種鄰家大姐姐的味道,至從見到雨嵐開始她就在光默眼裡看到了驚艷,這讓她感覺到了威脅。

如果在雨嵐旁邊呆久了,她怕光默會迷戀上雨嵐,現在已經多了一個唐語瑤,她可不想再多一個雨嵐,雖然雨嵐不一定會答應,但她不能讓危險因子繼續成長,所以她想早點離開,讓光默遠離雨嵐。

抵達白星商會的分店,白雪涵讓分店管理者拿來了所有一級、二級星葯所需要的全部星草,每種星草各十棵,凡級星材也拿了不少。

反正都是低級貨不怎麼值錢,拿再多都無所謂。

收好星草、星材,光默三人回家。

三人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五點多,快六點了。

此時光默家裡,回到家的光默迫不及待的拿出星炎靈鼎和星草,白雪涵和星女在一邊看著,而唐語瑤則去準備晚餐。

客廳里,光默祭出星空靈炎包裹住星炎靈鼎。

「嗤、嗤、嗤······」

被星空靈炎包裹的星炎靈鼎發出「嗤、嗤」的聲音,隨著時間的流逝,星炎靈鼎上的斑斑銹跡被星空靈炎灼燒、焚毀。

這個時間持續很久,大約半小時過去,星炎靈鼎終於再也不會發出聲響,星炎靈鼎外表的斑斑銹跡也被焚燒一空,光默收起星空靈炎,星炎靈鼎的真實面貌終於呈現在光默的面前。

星炎靈鼎,雙耳、五足、圓口,鼎口直徑約三十五厘米,高約半米,通體漆黑如墨,鼎身下半部有烈焰汪洋圖案環繞,烈焰用白色線條勾畫,烈焰內如鼎身顏色一樣,漆黑如墨。

「吃飯了。」

這時,已經做好晚餐的唐語瑤,走到大廳來叫光默和白雪涵吃晚餐。

光默放下手中事情和唐語瑤、白雪涵去了餐廳,星女則自己拿著星核一邊啃,一邊看電視去了。

為了早點開始煉藥,光默三下五除二一下子就把晚餐吃完了。

吃完晚餐,光默迫不及待的衝進客廳,挑出煉製「凡食星葯」的所有星草開始煉藥。

光默首先祭出星空靈炎給星炎靈鼎加熱,溫度差不多后光默開始把星草一棵一棵慢慢扔進星炎靈鼎里,隨著星空靈炎的持續燃燒,隨著時間的慢慢推移,星炎靈鼎里的星草慢慢融化,慢慢變成藥液。

光默用精神讓鼎里的藥液開始融合,時間再次開始推移,一段時間后藥液融合成一個球形,在光默的分離下球形藥液越來越小,數量越來越多,最後變成十顆玻璃珠大小的藥液,緊接著又是一段時間的凝鍊,藥液終於變成了星葯,星葯呈半透明米黃色,與剛剛從雨嵐那裡拿來的凡食星葯一模一樣。

星葯煉製完成,一股清香從星炎靈鼎里傳出,混合著空氣飄蕩到四方。

而此時白雪涵和唐語瑤正好從餐廳里走出,聞到空氣裡帶著的清香,兩女頓時明白了光默煉製星葯成功。

兩女面帶喜色步入客廳,與此同時光默打開鼎蓋,用精神力控制著星炎靈鼎里的十顆凡食星葯,讓凡食星葯全部落進他早已準備好的星藥瓶里。

「光默,恭喜你煉製星葯成功。」

唐語瑤臉上帶著柔和的笑容輕聲說道。

「第一次就成功了,挺厲害的。」

白雪涵緊隨唐語瑤其後說道。

光默轉頭看向唐語瑤和白雪涵微笑著說道:

「別光恭喜啊!來點表示。」

「什麼表示。」

「什麼表示。」

兩女異口同聲。

光默嘴巴伸長微微翹起,一副要親親的模樣。

「不知道你要表達什麼。」白雪涵道。

「嗯,我也不知道。」唐語瑤附和。

看著揣著明白裝糊塗的兩女,光默恨不得把她們倆一起推倒,要不是知道那樣做後果很嚴重,他早就行動了。 看著想撲過來又不敢撲過來的光默,白雪涵心裡覺得好笑卻沒有表現出來,她憋著笑對光默說道:

「你還是繼續煉藥吧!爭取能煉製出二級星葯。」

「好吧!」

光默放棄了視死如歸,撲倒兩女的想法,開始繼續煉藥。

光默煉製了一些一級星葯,全部成功。

此時他休息了一會,恢復好星塵和精神力后,他準備煉製二級星葯「入凡星葯」。

入凡星葯可以增加子星五角的星子踏入凡星境的成功率。

光默按照煉製一級星葯的流程開始煉製入凡星葯,首先開始把星草一棵一棵慢慢扔進星炎靈鼎里,然後慢慢融化星草,讓星草變成半透明藥液,接著光默用精神力讓鼎里的藥液融合成一個球形,再慢慢分離球形藥液,把球形藥液變成十顆玻璃珠大小的藥液,最後再經過一段時間的凝鍊,藥液終於變成了星葯,與此同時又有一陣清香從星炎靈鼎里傳出。

「成功了?」

「成功了?」

唐語瑤和白雪涵異口同聲問道。

「是啊!成功了。」

光默點著腦袋,興奮不已。

沒想到,第一次煉製星葯成果就這麼好,一級、二級星葯通通滿顆成功,唯一不足的就是二級星葯煉製結束光默體內所剩的星塵和精神力已經不夠再煉第二次了。

光默用所剩不多的精神力控制入凡星葯進入星藥瓶里。

星葯入瓶,白雪涵直接拿起無色透明的星藥瓶,透過透明瓶身白雪涵看到了裡面的星葯,星葯呈半透明金色,圓圓的,就跟玻璃珠一樣。

「真的很厲害,你現在已經可以算是二級星藥師了。」

白雪涵不由誇讚道。

「那是當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誰。」

光默坐在一旁的沙發上休息,聽到白雪涵的誇讚,他得瑟道。

看到光默都快得瑟上天和太陽肩並肩,白雪涵怕他太過自滿,給他潑冷水。

「就是境界太低,煉製一次二級星葯就不行了。」

被白雪涵一說,光默頓時再也得瑟不起來了。

是啊!能煉製二級星葯有什麼了不起的,境界低才是硬傷,跟別人廝殺的時候,別人可不管你能煉製幾級星葯,沒實力的直接滅殺了再說。

想到這裡光默更加期盼明天進入屬性聖域修鍊了。

「不早了,回房睡吧!」

唐語瑤柔聲開口。

現在已經不早了,光默煉藥加休息直接用了四個多小時,此時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

聽了唐語瑤的話,光默和白雪涵欣然同意,紛紛回自己房間睡覺去了。

回到房間,光默開始恢復精神力和星塵。

晚上十二點整,光默爬下床,躡手躡腳的來到唐語瑤的房間,輕輕旋轉門把手,光默高興的發現門竟然沒有反鎖。

輕手輕腳的進屋,關門,光默走到床邊撲了上去。

有暗系就是好,夜晚都不用開燈,直接就可以夜視。

剛剛進入夢香沒多久的唐語瑤頓時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撲驚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