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晶印——重擊」

充滿著肅穆的聲音驟然響起,漂浮在尚凜煜身前的晶瑩白印滴溜溜一轉,瞬間化為數丈大小,然後出現在金色獅子的上空。

晶瑩的白光從古晶印中溢出,猶如畫面上盪起的漣漪,一層層的向金色獅子蕩漾而去。

被死死困住的金色獅子無力的怒吼,整個身軀冒出一股赤金色火焰,銀色鏈子再次堅持不住,轟然破碎開來。

月狐仙子紅唇一張,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腳下的銀色彎月同時潰散開來,化為一道白光回到她腰間的靈獸袋中。

不僅是她,瘋狂爆發的金色獅子,無論是上空的血色璽印還是萬丈金霞鏡都被震飛出去,甚至是包括一旁的萬蛇老人,都在金色獅子狂暴的氣勢之下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勢。

「砰砰砰…」

血色璽印已經消失,古晶印上溢出的白光毫無顧及的撞上赤金色火焰,兩者相撞頓時發出驚天動地的碰撞,不過最終仍舊是白光佔據上風,將赤金色火焰徹底吞噬。

然後整個大殿都為之一晃,古晶印帶著毀天滅地的力量悍然而落,整個天地彷彿都籠罩在晶瑩的白光之中。

先前數次攻擊都沒有毀去的地面,在晶瑩白光之上出現一道道手指粗細的裂痕,在金色地面上格外的顯眼。

爆炸聲不知道持續了多久,而尚凜煜頭頂之上的金翼妖鵬已經消失,整張臉蒼白如紙。 強寵甜妻:總裁,太會撩 不過怎麼說他都只是築靈期靈者,動用上古荒寶對他來說還是十分勉強的。

隨著光芒散去,原本威武非凡的金色獅子已經癱倒在地,猶如一對凡鐵般,毫無靈氣光澤。

看到這一幕,尚凜煜方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沖著高空一點,古晶印緩緩地回到他的手中。雖然他還有一擊之力,但後面卻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總裁強制愛 而其他人看著手托古晶印的尚凜煜,眼中的忌憚之色都是無法掩飾的,畢竟乃可是貨真價實的上古荒寶。

。 「這些材料就由我等平分吧。」

手托著古晶印,尚凜煜目光從四人身上掃過,口中不以為然的說著。

萬蛇老人有些詫異的瞥了尚凜煜一眼,似乎很奇怪尚凜煜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能夠擊殺金色獅子,雖說是五人聯手之故,但最終依靠的乃是尚凜煜手中的上古荒寶,否則以他們目前的實力即便能夠破開金色獅子的防禦,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所以,如果尚凜煜想要佔大頭,他們也絲毫不會意外,畢竟煉製金色獅子的靈材明顯不凡。即便不能從中找到煉製傀儡的奧秘,也能換到不少靈石。

而此刻,他卻要求平分,立刻將青雲宗秘宗弟子的氣度與形象都彰顯無遺。這樣的手段與手腕很是十分高明,但萬蛇老人卻不以為然,當然臉上卻沒有絲毫異樣。

如果說之前的尚凜煜只是讓他另眼相待,而暴漏了上古荒寶的尚凜煜足以讓他忌憚,這種忌憚甚至已經不亞於有著築靈期第一人之稱的蔣天池了。

「老夫沒有出太多力,就不需要了。」

尚凜煜神情微微一變,不過很快便笑著說道:「萬蛇道友客氣了,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結果。」

這一次沒有再回應尚凜煜的話,萬蛇老人徑直的向前走去。

尚凜煜見此眼中閃過一絲異樣,不過卻沒有再開口勸說。以萬蛇老人目前的情況來看,最迫切需要的乃是突破丹靈期瓶頸的靈丹與機緣,其他身外之物對他來說都已經是可有可無之物了。

另外三人就更加不會去勸說什麼了,少一個人與他們平分,他們便能多得到一份。能夠煉製丹靈期傀儡的靈材,即便是對於他們來說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所以很快,巨大的金色獅子便被他們四人瓜分。

不過讓他們頗為失望的是,金色獅子體內的靈石能量已經消耗殆盡,否則能夠讓金色獅子爆發出丹靈期傀儡的實力,最少也應該是上品靈石的存在。

而在他們瓜分戰利品的同時,另外一邊的戰鬥也迅速落幕。

在金色獅子被祁風、駱霞、風穀子和盧沉岳四人纏住之時,蔣天池立刻施展出人刀合一,面對連丹靈期刀修都不一定能夠達到的境界,金色獅子也無力抵擋,最終被蔣天池徹底擊潰。

不過相對於尚凜煜五人,他們身上的傷勢明顯重了一些。畢竟他們之中月狐仙子的爆發,讓金色獅子率先失去行動能力,然後他們才能為尚凜煜祭出上古荒寶爭取到足夠多的時間,否則兩方也相差不了多少。

擊潰了金色獅子之後,蔣天池目光灼灼的看向尚凜煜和他手中的古晶印,眼中熊熊燃燒的戰意比之面對丹靈期傀儡時還要猛烈。

他從來不知道尚凜煜手中居然有著上古荒寶的存在,更不知道僅僅築靈期的尚凜煜居然可以催動上古荒寶。以尚凜煜絲毫不遜於丹靈期真人的速度,配上手中的上古荒寶,那實力絕對足以翻上一番。

本就處於築靈期金字塔頂的尚凜煜,實力在翻上一番,究竟會恐怖到什麼程度,即便是蔣天池也不能預測。

但有一點是毋庸置疑,能夠施展上古荒寶的尚凜煜,實力足以與他相媲美,而且結果還是勝負未知。

蔣天池不好戰,卻霸道,他不能容許同階靈者中有超越他的存在。

「呵呵,蔣兄不會想要在此與尚某一決勝負吧。」

尚凜煜深邃的目光迎上蔣天池沒有絲毫退讓,然後臉上的笑意不減的說著,同時手一翻,古晶印消失在他的手中。

看到尚凜煜的舉動,蔣天池只是深深的看了尚凜煜一眼,眼中的燃燒起來的戰意也緩緩的散去。他不是傻子,自然明白此時此地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不過口中卻不可服軟的說道:「離開締煌靈府之後,希望還能有機會領教尚兄手中的上古荒寶之威。」

「隨時恭候蔣兄。」

尚凜煜淡然一笑,不與爭論的應道。淡然處之的態度,讓其頓時有種風度翩翩之感,一股無法言語的氣勢從尚凜煜身上散發出來。

從長相來看,尚凜煜的長相十分普通,與英俊沾不上任何關係,但其身上特有的氣質卻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比蔣天池身上那份霸道無雙、桀驁天下的也是絲毫不落下風的,甚至是更勝一籌。

任你強勢破天,我亦風輕雲淡。

狂風中,我可肆意縱橫

萬仞前,我可扶搖直上

天地之下,方是逍遙自在。

這是金翼妖鵬飛躍萬里的真諦,更是尚凜煜未來的靈仙路上的道。

在這一刻,尚凜煜再也沒有任何掩飾,一股勢如破竹的氣勢直衝九天,。只要他願意只需簡單一步,他便可踏入丹靈之境。

當然這裡乃是締煌靈府,有著締煌靈君所布下的禁制,根本就不允許外來丹靈期真人的存在。強行突破,最終的結果誰也無法預料。

「這是半步丹靈?」

看到尚凜煜的變化,萬蛇老人幾乎是脫口而出,枯瘦的臉上滿是震驚、苦澀與不甘。踏入靈仙路至今已有三百二十餘年,數百年的努力都不如一個不足百歲的後起,這份苦澀、不甘與嫉妒如同毒蛇般吞噬著萬蛇老人的心。

半步丹靈已成,也就意味著只要離開締煌靈府,尚凜煜自己願意,他隨時都可以踏出最後一步,凝聚出真正的紋丹,成為真正的丹靈期真人。

「尚兄果然好造化,五年,五年之內蔣某必定登門拜訪。」

從尚凜煜展示半步丹靈的震撼中清醒過來,蔣天池深吸一口氣,語氣無比堅定的沖著尚凜煜說道。

半步丹靈又如何?

丹靈期真人又如何?

五年,只需五年的時間,他必定也能達到這一步。

這不僅是霸道、更是自信,對於自己能夠進階丹靈期的自信。

整個乾西帝國,除了這位號稱未來逍遙道君的築靈期第一人之外,想來沒有任何一個築靈期靈者敢放如此豪言吧。

。 「爾等通過本靈君留下的考驗,故賜下丹靈五寶,可助爾等突破丹靈期瓶頸。」

尚凜煜的話到了嘴邊還沒有出聲,一道蘊含著無盡滄桑之意的聲音從中央靈殿內傳出。這聲音雖然不大,卻清晰無比的傳入每個人耳中。

然後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時,五道靈氣氳氤的流光從中央靈殿中飛出。

伴隨著五道流光,一股遠超丹靈威壓的恐怖氣勢從中央靈殿內溢出,面對這股磅礴的氣勢,連同尚凜煜、蔣天池、萬蛇老人三位築靈期大圓滿靈者在內的所有人,身體都不自覺地被震退十幾米。

「這是締煌靈君?」尚凜煜有些難以置信的自語著。

身為青雲宗秘宗弟子,他曾受青塩道君親自指導修鍊三日,感受過靈嬰道君的氣勢,但依舊無法與先前那股氣勢相比較,甚至可以說完全不是一個境界的。

他相信,如果剛才那股氣勢有傷害他們的意思,絕對就不止被震退十幾米那麼簡單了,恐怕連同他們的身體都會直接被碾碎。

當然,靈嬰道君自然也可以做到僅憑氣勢便讓築靈期靈者命喪當場,卻無法做到這般的舉重若輕。

不過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落到了那五道靈力氳氤的流光之上了。

其實不僅是他,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的看向那五道流光。先前那個滄桑的聲音說的很清楚,這所謂的「丹靈五寶」能夠幫助他們突破丹靈期瓶頸。

與其他人相比,他眼中的急切之色並沒有那麼明顯。畢竟如今的他已經是半步丹靈的強者,丹靈期瓶頸對他來說已經是一層觸手可及、觸之可破的薄膜了。

五道流光停下之後,很快便映入了眾人的眼帘,三個同樣的青色小瓶,一個通體白色的玉盒,一顆乳白色的珠子。

青色小瓶只有巴掌大小,瓶口十分窄小,卻有十分明顯的禁制存在,顯然是為了防止瓶內之物靈氣的流失。如此形狀、大小的玉瓶,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裡面裝著的應該是靈丹。就是不知究竟是何種靈丹,但能夠被締煌靈君如此慎重保管,應該是功效非凡。

那白色玉盒約有一尺大小,開口處封印著一張靈符。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靈符不僅防止玉盒之中寶物靈氣的流失,同時也隔絕了其他人對於玉盒的探測,所以一時間很難判斷玉盒之中究竟是何物。

最後那顆乳白色珠子,感應不到到絲毫靈氣,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珠子。但締煌靈君既然說是「丹靈五寶」,顯然包括這顆看起來普普通通的珠子,最起碼不會比青色小瓶和白色玉盒中的寶物遜色太多。

「居然有一位半步靈丹的靈者,真是有些出乎本靈君的意料,那麼這些東西對你來說也就作用不大了。」

就在他們之間因為互相忌憚不敢率先出手之時,先前滄桑的聲音再次響起,隨之一個虛幻的人影憑空出現在中央靈殿前的上空,沒有任何的徵兆、也沒有絲毫靈氣異常,就那樣毫無徵兆的出現。

人影全身上下都籠罩在一層青玄色的光芒之中、模糊不清,讓人根本無法看清其具體面貌。

但其身份卻是不難猜測,除了那位締煌靈君之外,還有什麼人能夠擁有如此氣勢、且自稱靈君呢。

當然,這虛幻的人影肯定不是真正的締煌靈君,應該只是他留下的一道靈識。但正因為如此,才讓眾人更加震驚。

僅僅是一道殘留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靈識,居然還有如此氣勢與手段,那麼真正的締煌靈君又強大到什麼程度呢。他們根本就不敢想象,也無法想象的出來。

在乾西帝國,靈嬰道君雖然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卻總歸是存在的。而神聚靈君不知道多少年沒有出現過了,他們自然無法去想象。

那個虛幻的人影明顯是有自主意識、而不僅僅是一個意識傀儡,盯著尚凜煜片刻之後,似乎有了決定開口道:「如此那便補償一番吧。」

說罷,右手抬起,沖著中央靈殿虛空一點,偌大的宮殿猛然一晃,一道金光從其中激射而出落到他的手中。

「從你的氣息來看,你主修的功法應該是以煉化妖獸精血融入體內為主。這玉瓶中的精血來自於一隻化形妖獸,且此妖獸與你氣息相符,今天就贈送與你算是補償。」

「多謝前輩賞賜。」

本來因為被虛影目光盯著,心裡十分忐忑不安的尚凜煜,沒想到幸福來的的如此突然,好在還沒有激動到失去最基本的理智,連忙恭敬的向空中的虛影行禮。

化形妖獸,那可是相當於靈嬰道君的存在,即便是他背後有著青雲宗的存在,也從來沒有奢望過。畢竟即便是青塩道君親自出手,面對化形妖獸誰強誰弱還不一定呢,而且青塩道君乃是青雲宗的定海神針,又怎麼可能會為了區區築靈期弟子冒如此險呢。

當然,以他青雲宗秘宗弟子的身份,化形妖獸的精血不敢去想,五階、六階妖獸的精血還是可以得到的,這就是大宗門的底蘊。

「將此精血贈送與你,除了是補償你之外,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你身上已經有著一絲它的氣息,否則即便是補償你本靈君也斷然不會拿出此物。至於未來成就如何,還是要看你自己的造化與運道。」

說著,手中的玉瓶直接脫手而出,向著尚凜煜直直飛去。玉瓶看似飛的很慢,卻很快飛到尚凜煜的目前。

看著漂浮在身前的玉瓶,即便尚凜煜眼中也忍不住浮現出一絲火熱之色。好在他心性也不一般,迅速壓下心中的激動,然後神色肅穆的向著虛影保證。

「晚輩定當謹記前輩的教誨,日後努力修鍊萬不敢有半點鬆懈。」

虛影的話說的儘管很含蓄,但尚凜煜依舊能夠感覺得出來,這玉瓶中裝著的化形妖獸的精血恐怕與締煌靈君有著一些的關係,否則對方也不會如此慎重。 見尚凜煜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虛影滿意的點點頭。

如今的他雖然只是一道殘留的意識,但因為締煌靈君當初留下締煌靈府是已經是神聚期的存在,因此在見識與眼力方面並不遜色本體多少,所以尚凜煜的態度真誠與否自然瞞不過他。

當初締煌靈君本體留下精血時,並沒有報太大的期望。畢竟此種妖獸精血太過霸道,普通靈者的身體根本無法承受。

所以儘管尚凜煜身上此種妖獸的精血十分薄弱,但依舊引起了他的注意。

至於其他人,全都滿臉羨慕嫉妒恨的看著尚凜煜和他抓在手中的玉瓶,卻不敢有絲毫的異動。

那可是締煌靈君親自賜下之物,別說是他們,即便是換做丹靈期真人、甚至是靈嬰道君,也不一定敢動手,即便明明知道那隻不過是締煌靈君留下的一道意識。

但人的影、樹的皮,單單是神聚期這三個字就足以震懾一切了,讓人根本就不敢升起絲毫反抗之心。

「本靈君如今只是一道殘存的微弱意識罷了,在其他方面並不會多加干涉,爾等盡可放心。」

或許是看到其他人心中的擔憂,虛幻人影帶著無盡滄桑的聲音再次響起。說完之後,原本就模糊的身影逐漸變得更加虛幻,直至徹底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之中。如果不是尚凜煜手中確實握著一個玉瓶,彷彿剛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他就是傳說中的締煌靈君?」

看著完全消失的虛幻人影,盧沉岳艱難的吞著口水,有些乾澀的聲音顫抖著。神聚期靈君,實在是距離他們太遙遠的存在。

尚凜煜小心翼翼的將轉折化形妖獸精血的玉瓶收入儲物袋中,然後面露崇拜與崇敬之色的看著虛幻人影消失的地方,然後才緩緩的說道:「除了那位之外,還有誰擁有如此通天徹地的本領,能夠控制締煌靈府內的一切並來去自由。」

「真要恭喜尚師弟了,不僅丹靈期觸手可及,更是得到締煌靈君賜下的寶物,在未來恐怕連靈嬰道君之路都會一路暢通了。」

祁風滿臉溫煦的笑意,沖著尚凜煜拱手恭喜道。

雖然被天上掉下的餡餅砸了頭,但尚凜煜還不至於完全被興奮沖昏頭,聽到祁風的話后立刻苦笑著搖搖頭:「祁師兄說笑了,靈嬰期可不是尚某敢去奢望的。」

聽到尚凜煜的話,祁風卻是不以為然的搖搖頭:「尚師弟太過自謙了。」

「哼,祁道友真是好胸襟,如果青雲宗再多出一位靈嬰道君的話,實力定然也會翻上一番,到時候紫霞宗的地位可就有些尷尬了。」

先前締煌靈君對於尚凜煜的另眼相待就讓他心中十分不滿,如今在聽到祁風對其如此恭維的話,口中立刻冷哼一聲的說道。

而且身為築靈期第一人、無論走到哪裡他都是視線聚集的焦點,但這一路上風頭卻被尚凜煜一人獨佔。如果不是忌憚尚凜煜背後的青雲宗和他手中的上古荒寶,他早就忍不住想要動手了。

祁風臉上的笑容猛然一僵,紫霞宗與青雲宗之間的關係在乾西帝國是眾所周知的。加上近百年來青雲宗實力上漲十分迅速,本就有趕超紫霞宗的趨勢了。如果青雲宗的真的再出現一位靈嬰道君,那麼紫霞宗可能便再也無翻身之地了。

不過這個想法在祁風的腦海中只是一閃而逝,即便尚凜煜真的有成為靈嬰道君的潛力,那也是幾百年後的事情了。說不定,那個時候紫霞宗早就出現新的靈嬰道君了,根本無須懼怕青雲宗與尚凜煜,更何況尚凜煜能否成為靈嬰道君還是個問題。

當然想歸想,口中卻是說道:「蔣道友此言差矣,五大宗本就是同氣連枝,你說的事情肯定是不會發生的。」

現在尚凜煜已經是半步丹靈的境界,加上得到了化形妖獸的精血,丹靈五寶對他的吸引力相對而言就小了許多。如果能夠將他拉攏到同一戰線,那麼他得到丹靈五寶的可能性就大多了,所以他又怎麼可能現在去得罪尚凜煜呢。

「希望最後不要落得個賠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場。」

蔣天池頗有深意的看了尚凜煜一眼,然後轉頭看向祁風,口中略帶深意的說了一句。

「你找死」

說完之後蔣天池目光向旁邊一掃,突然臉色一變,口中立刻爆喝道。

聽到他的爆喝,其餘人臉色都為之一變,連忙順著他的目光看去。

只見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個血色大網,向著漂浮在半空中的丹靈五寶籠罩而去,看起樣子是準備將丹靈五寶全部收入囊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