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沒有什麼勝之不武,陰謀手段本身便是一種實力的體現,真正的生死對決之中可沒有人會管你是否正大光明」。蕭尋淡笑著,旋即望了望四周略微沉吟了一下:「好了,我們走吧」。

「恩,好」。楚嘉南應聲道。

「這位朋友,稍等一下」。就在蕭尋剛剛轉身之時一道聲音陡然從蕭尋身邊傳來。

蕭尋轉過頭去,只見一名白衫青年正從離自己不遠處緩緩向自己走來,只見他走動間周圍的人盡皆向後倒退一步,仿似怕阻擋住他的視線會引起他生氣一般,在場無數人無不對其畢恭畢敬,而此刻那青年對周圍的一切視若無睹,目光直直的落在了蕭尋的身上,那深邃的眸子仿似能一眼將蕭尋看透一般。

而當蕭尋將目光落在其身上時,更是雙瞳陡然一縮,此人給蕭尋的第一感覺便是。。。。

高手!

毫無疑問的高手!恐怕要比那司馬華龍還要強上一些!

「這位大哥有什麼事么」?蕭尋只是短暫的失神,旋即走了上去客氣的問道。

聞言,白衫青年止住了腳步,沖著蕭尋淡淡一笑:「哦,沒什麼,只是聽剛才兄弟在評判那徐盛與馮天成的比斗時似乎獨有見解,一眼便看出了二人終將誰勝誰負,這份強大的靈魂力恐怕不是先天高手未必能有啊。。。。」!

聞言,在場眾人心中皆是一驚旋即紛紛看向蕭尋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眼前這名少年會是先天高手么?可是他才多大。。。。

「大哥高看小弟了,小弟不過御武境界罷了」。蕭尋淺淺一笑。

「這也正是我很疑惑的原因,你實力不過御武境界但是卻能看出徐盛與馮天成二人之間的端倪。。。。」白衫青年淡笑著搖了搖頭,看著蕭尋一臉的疑惑。

「呵呵,小弟乃是煉藥師,靈魂力要比一般武者強上一些」。蕭尋凝聲道。

雖然聽到蕭尋親口承認自己不是先天境界,眾人鬆了一口氣,如果這麼年輕的人都是先天強者的話,那麼他們就乾脆撞牆去算了,不過一聽到蕭尋已經是御武境界而且還是煉藥師心中多少還是有些嫉妒。

「哦。。。原來如此。。」!白衫青年淡淡的點了點頭。

青年與蕭尋說話時態度很是和藹,這讓周圍大多數人都大跌眼鏡,在他們心中這青年一向都是傲氣的可以,平時很少會與人如此說話的。

毫無疑問,這個青年在場的人都認識,乃至整個丹道山不認識他的人都少,龍榜之上第一高手!

許平!

名字雖然平凡,但是實力卻是恐怖如斯!真真實實的先天造化境高手,縱使方眼整個丹道山也是強大的存在!

不過正當眾人詫異間為何青年會對蕭尋如此客氣之時,青年眸光陡然一變,旋即下一秒一股恐怖的氣勢頓時從其體內爆涌而出,一股氣勢湧來離蕭尋最近的楚嘉南剎那間便是要被彈飛出去。

蕭尋瞳孔陡一縮然面對那股恐怖的氣勢整個人巍峨不動,體內武元瘋狂涌動,單手呼嘯般的探了出去一把將楚嘉南抓了回來,旋即體內武元瘋狂一般向外湧現抵擋著這股來源於白衣青年的氣勢。

「轟」!

一聲悶響,蕭尋連連向後退後幾步,面色一陣翻騰,喉間有些滾動,似是有什麼要翻湧出來一般,然而最終卻是被其強制性的壓制了下去。

先天造化境高手!

超越了蕭尋兩個階級的高手,還不是此刻的蕭尋能夠應付的來的!

「好,以你這般年紀竟能擋住我的氣勢,不錯,哈哈」!許平大笑了兩句,旋即又道:「想來如此年輕便能有如此實力的人,就應該是最近名聲如日中天的蕭尋蕭兄弟了吧」!

「如日中天不敢說,蕭尋到正是小弟」。蕭尋撫摸了一把嘴角,對於許平對其的測試他並不生氣,因為他看的出來,對方並沒有惡意。

「吸。。。」周圍的人無不倒吸了一口冷氣,近日來蕭尋的名字在丹道山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丹道山宗主親自前往招考地點將其收為弟子並且派往護山妖獸金翅大鵬鳥親自送其回家,這是何等的榮耀!

「呵呵,蕭兄弟很對我許平的胃口,以後在這丹道山之中若是有什麼事盡可來找我許某人」看著蕭尋不卑不亢,許平大笑道,在這丹道山之中他許平雖然不是丹道山的核心弟子,然而無論哪個地方皆是以實力論高低,他身為先天造化境強者自然有這個資格說這句話。

「呵呵,那我先行謝^H小說過許大哥」。蕭尋客套的說了一句,旋即想了想又道:「那許大哥我便先行告退了」。

「好的,蕭兄弟請便」許平笑道。

蕭尋淡淡一笑,旋即便與楚嘉南共同走出了此房。

望著蕭尋離開的背影,許平深邃的雙眸中閃爍出一絲複雜的光芒:「看來外界說的果然不錯,此人天賦當真逆天,若是給其一定的時間,將來必定成為大陸上巔峰強者之一」!

楚嘉南以及蕭尋走出了好遠,楚嘉南方才敢出一口大氣,一臉驚訝的看著蕭尋:「蕭尋大哥,你實在太厲害了,那許平縱使放眼整個風凌國也能進入高手之列,你竟然能在其手下並無損傷。。。」。

蕭尋瞥了一眼楚嘉南,對方明顯沒有刻意太為難自己,否則憑自己的實力是萬萬抗不下的,深吸了一口氣,蕭尋心中嘆道:「丹道山。。。還真是卧虎藏龍啊」! 第十章第一次任務!

聽的蕭尋的低嘆,楚嘉南也是諾有所思的說了一句:「那是自然,丹道山畢竟是全國性質的宗派」。.

「嘉南,你說四大宗門論整體實力比起來,丹道山算怎樣的」?蕭尋心中突然一動陡然凝聲問道。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其實論起來的話四大宗門哪個宗門也不弱,整體實力應該相當,否則也不會在風凌國並列了這麼多年了」。楚嘉南眉頭一挑緩緩道。

蕭尋笑了笑沒有多言,在比斗場上呆的時間已久,時間漸晚,反正明日也是要回到軍營,蕭尋也不欲在繼續上山,在送走了楚嘉南之後便自己從回軍營了。

剛入軍營之後蕭尋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營帳之中,離休息時間尚早,蕭尋坐在床頭之上近日來由於事務繁忙修行的時間也是越來越少。

深吸了一口氣,陡然間蕭尋眸中爆閃一縷精光,旋即整個人瞬息間從床頭上蹦起,在軍帳之中開始按照《神霄五陽決練體篇》中的動作肆意的扭動起來,剎那間蕭尋整個人的骨骼仿似都活絡了一般,瞬息間軍帳之中殘影橫飛,整個軍帳之中盡數皆是蕭尋的身影,虧得蕭尋身為都統入住的軍帳極大否則是絕對無法讓蕭尋如此施展動作的。

扭動幾番之後,蕭尋緩緩的停了下來,^H小說《神霄五陽決練體篇》自從上一次突破之後,無論自己怎樣努力也無法再進一步,而且即使練氣篇進來也是沒有太大的進展,雖然近日來自己很少有修鍊的時間,但是進展也著實有些過慢了,到了現在練氣篇連第一層都尚未突破,這讓蕭尋不禁有些苦惱。

自從上一次剛遇見易金等兄弟的時候,蕭尋就有了這種感覺,自己似乎對於突破《神霄五陽決練氣篇》總是有著一種無力感,仿似前方是一座讓自己仰視的高山似的,而自己要做的便是將這座高山一點一點的移開!

不過蕭尋有著一種直覺,當自己突破之後得到的好處也是巨大的,不知道為什麼蕭尋總是感覺,《神霄五陽決》的第二層似乎有什麼神秘的東西在召喚自己一般,一旦自己突破了第一層便是能將那神秘的東西掌握在手中,從而實力暴漲!

心中有些煩悶且加上剛才一陣活動有些勞累,需知道練習《神霄五陽決練體篇》是極為費體力的事,蕭尋剛想躺下休息一下,軍帳卻是陡然被掀開,司馬華龍的身影便是出現在蕭尋眼帘之中。

「司馬大哥」。見此,蕭尋先是一怔旋即連忙起身微微拱了拱手客氣的說道。

「呵呵,蕭老弟,本來我是想明天找你的,可是剛才聽軍士們說你今天就回來了於是便提前來了,希望蕭老弟莫怪」司馬華龍淡笑道。

「司馬大哥客氣了」。蕭尋隨意的點了點頭,旋即話鋒一挑:「司馬大哥有事」?

「是有一些小事」。司馬華龍笑道,說道這裡司馬華龍故意停頓下來等待著蕭尋接話。

蕭尋會意連忙問道:「何事」?

「近日來這徐州境內出了一夥馬賊連劫了幾家商隊,這不,前幾天幾家商隊聯合起來找上我們丹道山了出了很大的價錢讓我們丹道山幫忙掃清,負責外務的常長老把這事交給我們神罰軍了,雖然你並不是我手下的都統,但是柳兄弟不在,而且我手下的都統近日來都被派出去了,此事我有意麻煩一下蕭兄弟帶領手下的兄弟去辦,蕭兄弟意下如何」?司馬華龍凝聲道。

聞言,蕭尋一怔,按理說自己剛加入神罰軍,像這種帶兵出去的事不應該找自己,哪怕是找到了自己也只是讓自己跟著隊伍出行而不會讓自己單獨去辦,並且自己也不是對方手下的都統,不過對方畢竟明言了他手下的都統都不在,所以蕭尋也並未多想,略微沉吟了一下低聲問道:「司馬大哥,不知這馬賊隊伍是什麼實力」?

「這麼說,蕭兄弟算是應下了」?司馬華龍聲音一挑疑問道。

「呵呵,司馬大哥可是統領,小弟只是個都統,怎能不應啊」。蕭尋開玩笑似的說道。

「哈哈,蕭老弟這話可是折煞我了,實在不行,我就親自帶人殺過去」。司馬華龍笑道。

「開玩笑的,司馬大哥快說說那馬賊什麼實力」?蕭尋凝聲問道。

「人數三千人,首領韓風以及二首領劉晨更皆是御武巔峰境界強者,這次去我可讓蕭兄弟領五百人前去」。聽的出來蕭尋剛才是開玩笑,司馬華龍面色一肅凝聲說道,旋即頓了頓語氣帶著一股關心:「蕭兄弟務必要小心」。

略微沉吟了一下,這司馬華龍倒是大方,整個神罰軍方才兩千將士,其中有四大統領,每人麾下只有五百人,他這樣一出手便是幾乎將一個統領手下的全部人馬交予了自己。

略微衡量了一下雙方的實力,蕭尋覺得這司馬華龍未必有些太小瞧自己了,嘴角揚起一抹自信的笑容:「呵呵,司馬大哥未必太瞧不起我蕭尋了,蕭某帶領本部人馬足以,定斬那韓風、劉晨於馬下」!

蕭尋身為都統本部人馬還是有二百人的,且蕭尋知道對方的馬賊雖然號稱三千人,但是馬賊這種東西大多都是名不其實,號稱三千可能只有兩千乃至更少。

而且馬賊中大多只是一些粗通功夫的人連識武境界的武者都比不上,更何況對方的首領乃是御武境界巔峰,以此刻蕭尋的實力只要不是先天境界都可以很輕易的斬殺,倒時先將其首領斬殺,馬賊這種組織一向是樹倒猢猻散,在蕭尋看來

自己率領著兩百名凌武境界以上的高手足以全殲對方!

「蕭兄弟還是帶著我領下的人馬去吧,不要小瞧那韓風、劉晨,那韓風能在徐州這完全被咱們丹道山統治的地界異軍突起,恐怕不簡單啊,」。司馬華龍搖了搖頭似是關心的說道。

聞言,蕭尋眼中閃過一抹輕蔑:「先天強者我亦斬得,區區御武境界在我面前有何資本」!

「還是多帶些人去的好,兩名御武境界巔峰高手雖然比不得先天高手,但是實力也不差了」。司馬華龍仍舊勸言道。

「司馬大哥若是不信蕭尋,蕭尋可立軍令狀」!蕭尋陡然騰身凝聲道。

倒不是蕭尋過於自傲,按照雙方的實力推算,蕭尋定可完勝對方,而且蕭尋現在急需要在神罰軍之中創造出一份令人信服的功績來,從而早些回到丹道山系統的學習煉藥術,所以才這般堅持。

「軍中無戲言」!司馬華龍神色陡然一肅。

「咦,這司馬華龍貌似是在激我一般」。原本蕭尋認為縱使自己說出要立軍令狀之事,司馬華龍也不會答應,畢竟是對方在找自己辦事,可是眼下對方竟然答應了,這著實讓蕭尋感覺到一絲怪異,不由在心中低聲疑惑了一句。

不過蕭尋左思右想實在找不到這司馬華龍為何會這般的理由。

「罷了,就是他故意的又何妨,我還滅不掉那三千馬賊不成」。蕭尋低聲嘆了一句,旋即沖著司馬華龍笑了笑:「自然」。

「好,蕭兄弟果然豪氣」!司馬華龍大笑道,說罷便是吶喊了一句,一名軍士走進軍帳之後,司馬華龍吩咐了兩句,旋即未過多久,那名軍士便是帶著已經寫好的軍令狀走了進來。

握著軍令狀,蕭尋略微沉吟了一下便是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哈哈,好,蕭兄弟,那麼明日我便在軍中為蕭兄弟設宴等待著蕭兄弟凱旋」!司馬華龍豪笑兩聲向蕭尋說道。

「定將那韓風、劉晨首級獻於司馬大哥麾下」。蕭尋也是淡淡的笑了笑。

「好,那我就先不打擾蕭兄弟休息了,明日點將台見,我親自為蕭兄弟送行,預祝蕭兄弟的第一役完美凱旋」。司馬華龍沖著蕭尋點了點頭,旋即又與蕭尋客套了兩句之後轉身便是離開了蕭尋的軍帳。

「這司馬華龍今日似乎有些怪異」。待司馬華龍離開之後,蕭尋望著還在搖擺的軍帳不由低聲嘆了一句,不過怎樣也是找不到合理解釋的理由。

「算了,不想了」。蕭尋低嘆了一句,心中雖然有些疑惑,不過很快便是被興奮沖淡了下去,明日便是自己第一次親自帶兵,沒有想到會來的如此之快,蕭尋心中難免會有些小興奮,略微思考了一番之後,蕭尋又是坐在床頭之上運走了一遍《神霄五陽決》之後,一股倦意襲來便是睡了過去..... 第十一章兩名先天高手!

豎日清晨,蕭尋早早便是起來,剛剛洗漱完畢,卻只聽見司馬華龍的聲音在外響起:「蕭兄弟,我能進去么」?

「司馬大哥請便」。.蕭尋回聲道。

蕭尋的話音剛落卻只見帳簾推開司馬華龍的身影便是映入蕭尋眼帘之中,此刻只見司馬華龍一身軍甲,這還不然,還攜帶著一套軍甲以及一柄長刀。

「蕭兄弟,這是你們都統專用的裝備,我都給你送過來了」司馬華龍站在帳簾一旁淡笑了兩句。

蕭尋一把接過,旋即眼睛立刻一亮,在這個世界生活了這麼久了,蕭尋還是有一些眼力的,這軍甲乃名為寒鐵甲,乃是一種名叫寒鐵的一種極為稀少的礦物打造,防禦力極佳,估計就是御武境界高手的全力一擊也破不開其防禦,就這麼一件軍甲在市面上賣起碼要值五萬兩銀子!

在看看那柄長刀,蕭尋瞳孔更是陡然一縮,只見那長刀全身呈現赤色,尚未染血便已是外漏著一股煞氣,在看其刀鋒處,更是一眼便可看出其的凌厲,雖然不知其用何材料打造,但明顯是一柄好刀絕對造價不菲。

眸光收回,蕭尋將目光放在司馬華龍身上,顯然司馬華龍身上的軍甲還是要比自己的高上一層的,只是靜靜的穿在司馬華龍身上竟然也能綻放著一絲淡淡的幽光!

「這丹道山還真是財大氣粗啊」。蕭尋低聲嘆了一句,自己這一套軍甲,一柄長刀就起碼價值十萬兩,十萬兩可能是蕭家一半的家底了而到了丹道山這裡,不過是都統的一套裝備而已。

「好了,蕭兄弟,你趕快換上,將士們已經在點將台等你了」。司馬華龍笑著叮囑了兩句,旋即便是走出了營帳。

望了望那身軍甲,蕭尋笑了笑,連忙換上之後,隨即走出了營帳。

「都統大人請隨我來」。剛剛走出營帳,便是有一名軍士在一旁恭聲道。

蕭尋淡淡的點了點頭,在這名軍士的帶領下,蕭尋向點將台的方向走去。

待到點將台之後,千餘名武者早已在此列隊,每人身著重甲手持長槍腰垮長刀林立於此,其中更有兩百人左右的將士身旁站著一匹匹駿馬,每一頭駿馬皆是俊美非凡顯然價值不菲,蕭尋知道,這便是自己的本部人馬,一會便要隨自己滅殺馬賊的人,此刻司馬華龍站立於台上沖著蕭尋淡淡的點了點頭,蕭尋會意立刻融入這千餘人的軍隊之中,站立於最前方等待著司馬華龍的命令。

千餘名武者未有任何動作,只是單單站在這裡,蕭尋便是感應到了一股凌厲的氣息,這神罰軍給蕭尋的感覺便是當真如一把尖刀一般,無堅不摧!

雖然不是第一次來到點將台,但是此刻站在這裡,蕭尋仍舊感覺到心頭有一絲澎湃,巨大的點將台仿似一名巔峰強者一般傲立於自己前方,點將台後方赫然豎立著一面巨大的旗幟,鮮紅的「將」字,只令人覺得心潮湧動,體內戰意騰飛!

此刻,司馬華龍早已站立於台上,只見其此刻早已沒有了與蕭尋相處時的那份和藹,整個人神色極為嚴肅,雙目如電,透發著一股上位者的威嚴,就當蕭尋觀察他之時,卻只聽其沉聲道:「蕭都統,上將台」!

「屬下遵命」。蕭尋恭聲應道,旋即大步跨上點將台,站立於點將台之上望著那千餘名武者蕭尋只覺得心潮一陣澎湃,體內熱血翻騰。

「蕭都統,接令」!蕭尋剛上點將台未多久,一旁的司馬華龍陡然大聲吼道。

蕭尋應了一聲之後,旋即便只見一道紅光閃過,蕭尋猛然探出雙手一枚刻著「令」字的令牌赫然出現在其手中。

「蕭都統,你有什麼想要對你的將士們說的^H小說嗎」?司馬華龍望著蕭尋凝聲問道。

蕭尋略微沉吟了一下,旋即點了點頭,隨後陡然轉身面對那千餘名將士,最後將目光方向自己的本部人馬身上喉間滾動:「諸位將士」!

蕭尋盡量用最大的聲音,最渾厚的嗓音高聲的吼道!從蕭尋嘴中吐出的聲波宛如悶雷一般炸響在這片天際!

「我毫不保留的告訴你們....這次我們要面對的是馬賊,人數有三千」。說道這裡,蕭尋聲音略微小了一點,旋即蕭尋話鋒一挑語氣中甚至帶著一絲笑意:「那麼你們告訴我,對方足有三千人,你們怕嗎」?

「不怕」!二百人整齊無誤的齊喝,聲音整齊劃一直衝雲霄!

「好,三千人.....不過他們只是一群垃圾」!在這一刻,蕭尋的聲音無比的沉重,不過只是微微頓了一頓,旋即蕭尋的聲音又恢復到最開始的那般嘹亮:「而我們,誰能告訴我,我們是什麼」!

「神罰軍」!

「神罰軍」!

整齊嘹亮的吼聲頓時響起,聲勢之浩大宛若要將整個天都掀開一般。

「好,我——神罰軍第一領都統,蕭尋,以有你們這群擁有勇氣的將士們為榮,這一次是我們第一次一起戰鬥....."

說道這裡,蕭尋嘴角揚起一抹詭異的弧度,在陽光的照射下一股無形的魅力頓時瀰漫而出,只見一縷陽光傾灑而下,蕭尋猛然抬起手來重重的拍打在自己的胸口之上:「身為都統,你們的指揮官,我要對你們說的只有一個誓言,對你們也只有一個承諾,這句話,無論是這一次,亦或以後永久有效」!

在場的眾人每一個人都靜靜的聽著,黑壓壓的陣列之中,此刻鴉雀無聲,毫無半點喧嘩的聲音。

「我,蕭尋,你們的指揮官,今後但凡在戰場之上,絕對不會拋棄任何一個戰友,無論你是我手下的校尉亦或士兵!如果需要衝鋒的話,我會和你一起沖在前面,如果需要撤退的話,我會走在最後一個,」!

洪亮而威嚴的聲音響徹全場,蕭尋身著一身都統寒鐵重甲手持赤色長刀,在其話音剛落的那一剎那,只見蕭尋全身武元爆涌,剎那間蕭尋整個人身上散發出無比耀眼的光芒,只見其陡然一聲怒喝:「那麼現在。。。。」

說話間,蕭尋緩緩舉起手中的長刀指向前方:「殺」!

說罷,蕭尋自己陡然從點將台之上跳躍而下,瞬息間便是跨越在司馬華龍早已為自己準備好的戰馬之上,猛然一拉韁繩旋即只聽其吼道:「走」!

聲音鏗鏘有力,響徹蒼穹!

蕭尋一番慷慨激昂的陳詞令在場眾人無不熱血沸騰,蕭尋的本部軍馬更是心中一片欣喜,因為他們知道,這一次他們似乎是遇到了一個好的軍官,在士兵心中,難道還有比這更值得人興奮的事了嗎?

「刷刷刷」

整齊的聲音在軍營之中響起,二百人熟練的跨上馬背,旋即一陣煙塵四起,二百餘人紛紛尾隨著蕭尋衝出了軍營。

望著眾人消失的背影,在場的眾人紛紛露出一陣羨慕的神色。

羨慕有二!

一是這一次出去的那二百軍士又可收斂不少功勛,回來之後可以向丹道山兌換自己想要的丹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