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風如果給你機會你會殺掉這世界所有的生命嗎?」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唐風全身抽搐起來,不明白蒼蠅是什麼意思。

「你什麼意思,別問我這些有的沒的。」唐風情緒都被有所影響,但是看到蒼蠅滿臉的嚴肅,唐風還是堅決的說句不會。

「等你什麼時候會的話,我們還有機會出去。」這句話說出的時候唐風心裏面變得冰涼起來。

「我實話也跟你說吧,如果你要出去的話也就只有你自己出去,而所有的生命都會因為你的出去而死亡,空間會覆滅誰都沒有辦法組織,否則的話那蠻神也早就出去。」蒼蠅這句話完全就是考驗人性,只有他自己出去,呵呵那又有什麼意義?凌羊他們來成為自己的踏腳石?有意義嗎?沒有任何的意義!而且唐風也堅決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沒有其他的辦法嗎?」唐風不甘心的詢問著他是絕對不會甘心啊,種族大義,還有朋友情義都不會允許唐風這樣做的。

「有啊,當然有,但是我們還是可以考慮前者,因為這就是我說的不可能達到的空間境界,整個星域來去自如,最後層空間境界,你要是達到不僅可以自己出去還可以帶出我們出去,當然這還是想想吧,因為不存在的。」蒼蠅苦笑著說,哪怕是如此他也心甘情願的為唐風效命因為唐風讓他出過氣,讓他當過真正的男人。

「既然有辦法那就好辦許多。」唐風開口說道這神秘的境界居然有傳言的話那就是可能實現既然可能實現的話為什麼要說做夢。

「雖然我們還是很相信你,但是還是希望你不要亂想,這不可能的,嗯凌羊的話我們在凌家遺迹裡面應該可以找到他的,雖然凌家遺迹很大,但是說大也不算大,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成為小空間這樣無限衍生這就非常尷尬。」蒼蠅尷尬的笑著,他是真的不清楚裡面是什麼結構,如果說誰要是知道的最清楚的話那自然而然就是擁有著內部地圖的凌羊了。

「沒事進去后再說開啟時間是在明天早上吧。」開口說道眼睛卻是閃爍著異樣的火光,他好心情瞬間就被剿滅掉。

「對的唐風你先好好休息,你是唐家直系弟子出入平安的,我們也跟著你沾光咯。」蒼蠅樂呵呵的笑起來他是真的覺得得瑟,畢竟有點後花園的感覺,想到那些傢伙在這裡面還要經歷生與死等等考驗他就開心的不得了,唐風點頭表明他已經知道,然後便直接睡在木床飯菜也不願意去吃,看起來是憂心忡忡。 蒼蠅和許落坐在房頂上,看著這皎潔的血月,這蠻荒世界的月亮是血色的,這太陽是七彩的,但是卻沒有給大地帶來任何的生機,這蠻荒世界最缺少的就是綠色,生機的顏色黑壓壓看過去都是漫天塵土,實在是壓抑就好像看不到任何希望般。

「你為什麼不跟唐風說實話。」許落開口說道,她眼睛裡面充滿著的都是複雜,自從進來這世界后他們都發現自己變化了。

「我說的都是實話啊,我跟你也是這樣說的。」蒼蠅不知道從哪裡搞來壺酒直接給吞下去,他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居然變得柔情起來,說出去倒也覺得好笑好歹也是江洋大盜,居然會像受情傷的稚嫩孩童般難受。

「我說的是陳子涵還有陳立夫的事情,他們都在這裡你又為什麼不告訴他。」許落看起來是在質問也看起來是在詢問究竟是為什麼。

「告訴唐風乾什麼?告訴他他們現在很厲害威風凜凜實在是太厲害,見到我們都想砍死我們?還是告訴他現在這兩傢伙已經橫掃天驕見到誰都不砍見到我們就想要砍死?」蒼蠅嘲諷著說的,事實上陳立夫還有陳子涵的確是在這裡,那血刀就是陳立夫,那毒梟就是陳子涵,只不過他們都不像以前那樣,陳立夫身上都是傷疤也長大了,充滿著英氣,陳子涵呢,變得妖艷起來就好像是帶刺的薔薇不可觸碰。

「你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嗎?」許落詢問著,他倆變成這樣六親不認這讓他們都感到疑惑。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很簡單就好像是你們父母拋棄你,你不恨他們嗎?唐風送他們歷練的時候是多少歲,十四歲和八歲吧,現在也才是十八歲和二歲,多殘酷,如果是我的話我也會砍死他們,不為什麼就是因為實在太殘酷,你沒有經歷過外面的世界啊,那些心理變態的不知道多少,他們熬過來已經很不容易如果還想著他們為你效力的話,說句最實在的憑什麼?」這句話反問著許落直擊許落的靈魂深處,那憑什麼不停在腦海當中回蕩,的確是憑什麼啊。

「我明白,你變了。」許落嘲笑著說她之前和蒼蠅的關係的確是不好,以前蒼蠅那樣玩世不恭的模樣讓他很不舒服。

「不是我們想變啊,都是世界在逼我們,當年你是沒有見過唐風啊,那瞎嚷嚷的時候不知道激勵多少次我們,但是現在呢,我們聽出來都沒有當年的激昂反而感覺都是賣命的號角,我們還是如同當年般為唐風死心塌地,但是現在唐風也是如此,只不過我們都變得現實起來,以前我們孤軍奮戰可以什麼都不管現在我們就要了啊,責任會讓你成長,但是唐風這瓜娃子這變的我想要抽他。」蒼蠅苦笑著說唐風現在1模樣他是真的不喜歡,但是卻仍然要幫他,沒有星能契約也沒有什麼束縛只是因為當年都成回憶。

「我也是真的沒有想到過我們居然活下來,哇咔咔從星系的追殺下活下來,還能夠反殺二十四星嘖嘖也算得上是死而無憾啊,但是死在這地方我是真的不甘心,最起碼的死在戰場上我還能夠去那個烈士林園多好,但是現在死在這裡的話只能被說得上是逃兵,你信不信就算我們出去的話這外面的世界也不會像以前那樣歡迎我們。」這句話可以說得上是說出真正的事實。

他們以為就在屋頂下面的唐風是聽不見的,但是卻是不知道唐風聽的清清楚楚,聽的眼淚打濕被褥。

「所以說我們得活著出去位啊,讓他們知道我們是做出足夠的貢獻,我真的好想以前那走路都會丟掉1的唐風,那玩意真的稀罕,你看我都哭了,哈哈哈。」蒼蠅慘笑起來,他不再像以前那樣因為他知道他出不去的,所以他只是希望現在活成當年他愛人希望他活成的樣子,老秋氣橫的多有男人味道。

「許落啊,你也是好姑娘。」蒼蠅突然開口抬頭看眼月亮居然睡著了,真是滑稽,而許落呢看到那酒壺裡面還有酒,便直接灌進嘴巴裡面,這酒剛剛下肚,眼睛卻迷離起來,全身不由自主的顫抖,看起來好像是自己變得脆弱般。

「大人,死神永遠為您效力。」她說完便直接站起來,狠狠的對著天穹磕頭,磕的那天花板都塊要裂開她都還嫌不夠。

這地方永遠都是壓抑的,看不見任何前進的動力,他們都知道生活永遠不止眼前的苟且,所以他們不想要這輩子都苟且。

早晨陽光灑滿房間,蒼蠅和許落卻是發現自己不知道怎麼的就回到房間裡面去,而餐桌上也不知道怎麼的就擺滿早餐,這讓他們感到非常的疑惑,這早餐說是早餐實際上就是塊餅,這餅近乎是起到壓縮餅乾的效果,吃了后最起碼的幾天就不會餓,因為實在太難吃,想到要吃東西就會覺得噁心,唐風留下字條說他去外面打探下能不能找到凌羊他們。

在許落他們吃完早餐半個小時後唐風風塵僕僕的回來,回來后滿臉的憂鬱。

「你們知道不,這些前面城區家族來的居然讓還有優先對待現在直接送進去,還有各個城主府的,也送進去,我們這些沒有身份的已經在開始排隊,我們現在差不多就要進去,應該都沒有什麼要收拾的吧,那咱們就進去。」唐風開口說道,看到盤子裡面還有給自己留的塊餅,這讓唐風心裏面暖暖的,他們總是會考慮到自己,狼吞虎咽下去后帶著許落他們前往那所謂的遺迹。

來到這遺迹說奇怪也沒有什麼人山人海,在這裡也差不多就幾千位,唐風不明白為什麼放他們進來的到這裡等的就這麼少,進去那破敗院子后就是這地方,這地方有堵牆攔著好像根本沒有辦法愉悅進去唐風慢慢靠近后開啟鷹眼卻是發現這堵牆的背後居然是另外的世界。

這讓唐風感到不可思議,瞬間就明白這就是背後小空間,凌家果然是不得了的,古家也不愧得到凌家全方面的資源。

「開啟。」突然間高空再次出現幾十位傢伙這些傢伙都不願意真人面相。

「帝尊萬古永恆。」只見這幾千位蠻者直接跪倒下來,高聲喊道,唐風抬頭看原來這就是所謂的蠻帝看起來好像是有些架子。

而這些蠻帝卻是剛好看見眼神毒辣的唐風,極其不舒服的甩出道空間攻擊,這讓唐風覺得有意思果然是蠻帝存在的完全彌補能量沒有辦法帶來的遠程攻擊,唐風撐起防禦但是還是沒有辦法挨住口吐鮮血,蠻帝果然是蠻帝還是沒有辦法匹敵。

「毒牙你還是這麼沒有意思連後輩都開始斤斤計較起來,也難過蠻神尊上嫌棄你呢。」那些其他的蠻帝開始嘲諷起來那位動手的毒牙蠻帝沒有任何的表情,仍然是加持這強繼續開啟,唐風眼睛裡面全部都是殘忍。

這傢伙居然僅僅是因為自己沒有跪拜而出手傷我果然這地方沒有什麼好東西。

幾分鐘後唐風他們感覺好像是被無形的力量給操控直接穿梭起來,這讓唐風感到奇怪空間力量居然濃郁到這樣的地步,唐風他們傳送前是相互拽住的,但是此時此刻唐風感覺好像融入進黑暗當中想要撒手。

「唐風不要撒手,我和許落都在你旁邊。」蒼蠅連忙開口這就是空間等級的差距唐風在這裡面如同進入沼澤,而蒼蠅卻好像如魚得水,相當的自在,沒有任何的不舒服,唐風這才反應過來抓的更加緊不敢有任何的鬆懈。

大概持續兩三分鐘唐風他們才看見外面的光,光芒直接覆蓋住唐風唐風大口的喘息起來,這地方實在是太奇怪,唐風說不完的都是感到不可思議,這說是世界其實也不是唐風抬起頭上面卻是高高的圍牆,這究竟是要多麼高的圍牆才可以做到這樣的地步。

「這就是古家機關術,你看起來這是圍牆,但是你可以嘗試騰空而起你會發現根本沒有辦法觸碰到,說是機關不如說是陣法,古家在這方面已經堪稱無雙,來多少隊就會有多少隊不同的,不出意外的話,一共是有一百零八個通道,而我們看起來應該是來晚,現在過去吧。」蒼蠅開口說道他閱歷雖然算不上豐富雖然不如金胖子但是比唐風還是不差的。

「這傢伙是怎麼死的。」唐風剛剛走出去沒有多少米就看見站在原地不動的傢伙他的身體居然在慢慢腐爛全身沒有任何的生命力量,看到這樣的情形唐風感覺自己的胃都在翻滾,這死法也太過分了吧。

「機械毒蟲?!我們要小心,草叢裡面有東西。」蒼蠅連忙騰空而起,這用空間波動而起的方式果然是簡單輕鬆許多,許落卻是單純的踩著草起,這是靠血肉力量,而唐風自然而然是用蠻能起到懸浮作用。 「我本來以為這地方剛開始應該是沒有什麼危險的,但是看起來這裡沒有我們想的那麼簡單,唐風你身為唐家直系可能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所以你可以用蠻能護住許落,我暫時沒有什麼事情。」蒼蠅開口說道他空間力量完全可以阻擋任何的靠近。

「好。」唐風相信蒼蠅的話連忙停止懸浮節約蠻能給許落防禦,許落雖然看不到這蠻能但是卻有種莫名的踏實感。

「有沒有發現這地勢在微微下去,不出意外的話我們現在才開始進入真正的遊戲,一百零八處通道實際上就是一百零八處空間陣法,換作一百零八星宿,也就是這一百零八處東西就是吸收這外界能量的玩意,不同的攻擊近乎是可以要你命三千,也根本不存在什麼消耗完就沒有,這是無線循環的,這也是為什麼那些皇廷的沒有選擇進入,過完這陣法后就會進入凌家府邸正式內部,外面才是真正的開始,一百零八過去后是七十二地煞,就是七十二宮,凌家七十二處軍事基地,分散開來的,過後就是三十六處財富聚集地,也就是三十六天罡,最後嘛自然就是最中心,凌家府邸的山水真面目,所有的真正財富都會在那裡面的,陽劍也自然而然會在。」看起來蒼蠅對這些還是有過研究的否則的話也不會有這樣的領悟

「不是,我不明白的就是,這凌家哪裡來的這麼多錢來造這些?」唐風不理解都知道凌家從頭至尾都是經濟緊張造這玩意那可不是得虧哭,也從來沒有聽過哪個勢力把自家建造成這樣哪怕是有這心也沒有足夠的軍事物資啊,而且聽這樣的,唐風才發現原來古家遠遠不止自己想象當中的那樣簡單也難怪凌羊看到古玉衡全家被屠的時候那時候憤怒的心情。

「你以為這些就真的像你看到的這樣嗎?」蒼蠅居然冷笑起來,這讓唐風感到相當的不理解。

「什麼意思?」唐風不明白蒼蠅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意思,這難不成還有其他玄機,聽完這句話後唐風便是微微下蹲用手指慢慢挑起這些泥土的確是泥土無疑,但是為什麼說不是自己看到的這樣呢?

「等下入七十二地煞的時候你便明白什麼叫做自己看的都是假的,但是你不同,就比如你可以挖起這泥土,而我呢,仔細看看吧。」蒼蠅開口說道說完唐風就用鷹眼看的到他周圍漂浮著乳白色的空間力量極其古怪和玄妙,最重要的是這空間力量似乎是在引導著這些泥土但是最重要的地方就是本來好端端的泥土猛然顫抖起來,到最後居然全部都不見,這塊地方好像直接空進去。

「怎麼可能!」唐風滿臉的質疑,如果按照這樣的思維來說的話這地根本就是假的,那唐風他們怎麼還沒有進入虛空亂流裡面。

「想知道為什麼嗎?當年的古家也是空間大家,他們是以少量的泥土為鋪墊,聚集全家族空間力量者來穩定亂流,形成你們看起來的小空間,這並非是小世界也是我不停在強調的,其中要穩定肯定不可能就這麼簡單穩定需要長時間的保持也就出現吸收其他能量,因此這些蠻皇蠻帝沒有辦法進來的真正原因就是因為這地方能量已經變得稀薄起來,需要的能量越發的龐大,之所以會稀薄因為無法承受太多的蠻者入侵,他們踐踏這泥土身體會自己受到能量滋養能量流失非常迅捷。

「雖然我不懂但是按照你這意思就是說如果我們再不快點行動這地方可能就要不復存在?」唐風的理解就是這樣,不出意外的話唐風的理解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也因此唐風的腳步都更快幾分,因為他看到蒼蠅點頭。

大概前行兩三個小時唐風他們就發現這周圍開始變化起來,近乎是在短暫時間內直接切換地圖。

突然唐風他們尖叫起來因為他們發現自己在下墜。

「不要擔心這都是假象不信的話你們可以挪動下身子看看是不是仍然可以保持平衡。」蒼蠅滿臉嫌棄的說道,這只是空間假象類似於形成的升降平台,唐風他們的擔憂還是多餘的,畢竟凌家古家不可能會讓外門弟子全部摔死吧,唐風他們簡單的嘗試發現的確是如此,許落還保持的相對是冷靜而唐風就顯得尷尬,這片空間好像都在回蕩他嘹亮的嗓音。

這下降也是非常的快,居然差不多持續半分鐘,唐風他們感覺好像是穩定住,走出去的瞬間被燈光給充斥,但是同樣也被屍骸給充斥,地板上居然全部都是死屍,看著唐風雞皮疙瘩都起來,死在這裡的最起碼有幾十位蠻者,都是年輕壯漢啊,蒼蠅環視周圍,微微下蹲,居然在嗅著這些屍體。

「來恭喜我們,我們成功進入七十二地煞宮中最強的神煞宮,相信我,基本我們是過不去的。」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唐風臉色瞬間拉黑,這說的太傷感情吧,過不去有什麼下場,很顯然就是只有死,死很值得開心嗎?絕對不值得。

「不是,我不是可以免疫嗎?沒有那麼誇張吧。」唐風詢問著這不可能會有那麼嚴重吧,如果進來就會死的話那其他並非直系弟子的要怎麼辦?那不是找死?

「不是我跟你開玩笑,這裡是當年凌家來提防內鬼的,所以哪怕是高層都沒有完全通行,只有歷代家主才可以安然無恙的出入,除非凌羊在否則的話我們就是找死的,而且你知道這最後面是哪裡嗎?凌家祖墳!。」蒼蠅說的那是相當的絕情,讓唐風臉色都變化起來,唐家哪怕再多恩惠給凌家也不可能讓他出入祖墳!

唐風他們沒有繼續說話因為唐風知道蒼蠅不是這種隨隨便便開玩笑的,但是既然不開玩笑的話唐風依然是沒有用全身的蠻能來包裹住自己,唐風環視著周圍周圍的牆壁極其的古怪好像是可以流動著的,地下的鮮血都往牆壁裡面流著極其的陰森恐怖。

「修鍊者的血可以說是精華中的精華,沒有跟你開玩笑的就比如鑽石玄塔的血給一階星能者吸收的話最起碼的他能夠達到黑鐵玄塔的級別,當然前提是精血,普通的血液的話只能相當於是能量充足的儀器。」蒼蠅為唐風科普著唐風繞記在心,但是最讓唐風感到悲哀的就是凌家已經覆滅這麼多年現在的出現反而是成為笑話。

「凌羊出現過。」突然唐風驚呼起來,這讓蒼蠅他們感到無比奇怪。

「你是怎麼知道的。」蒼蠅不理解,哪怕再如何熟悉也不可能什麼都不依靠單憑直覺就認出來。

「這塊石頭是被凌羊的劍氣切割出來的,當年他告訴我,只要進入凌家遺迹后他體內的血煞之氣會得到飽和,讓他基本沒有辦法控制住,這塊石頭還在流血看起來是血實際上是凝聚化的煞氣根本難以消弭不出意外的話凌羊現在已經連我們都不認識。」這才是最重要的,也是唐風最擔憂著之所以他想要等到凌羊共同進入的真正目的就是因為這地方才是凌羊的葬身處,如果沒有護法的話唐風是真的說不準凌羊會不會出事體內的血魔也不知道究竟會做出怎麼樣的事情來。

「所以大人您的意思是說凌羊現在已經暴走?」蒼蠅疑惑著說他吞口口水他們都知道凌羊體內永遠不只有他自己,現在沒有想到居然難以控制這絕對是致命的,而突然間的改口這讓蒼蠅很難堪因為自從進入這蠻荒世界中他總以為唐風是離不開自己的,但是後來他才發現的確是離不開自己因為他是把自己當成兄弟而並非是下屬,所以他再次改口是要表示他永遠都不會逾越這禁忌。

「不出意外的話凌羊已經到凌家祖墳,而如果我也沒有猜錯的話凌家祖墳處有直接到達最後傳承地。」突然間距離瞬間拉近這給他們沒有帶來任何的好消息,因為到最後能夠活下來的絕對都是各方精銳,最重要的是會以這樣的方式見到凌羊這讓唐風他們咱時間的的確確是沒有辦法適應過來,而且凌羊更何況已經處於暴走狀態。

「直接傳送到傳承地是不可能的,但是直接傳送到三十六天罡中的才可能,如果有這樣的空間甬道的話這樣的陣法將全部失效,大人的意思是說?」突然間蒼蠅好像是意思到什麼,下意識的詢問。

「沒錯不出意外的話這會一路傳送過去目的就是讓凌羊拿走最重要的東西。」唐風眼睛微微眯縫起來,他們本來是為凌羊而高興的,但是現在暴走的話所有的實力堆積在血魔身上當血魔反噬掉凌羊的時候他們最好的兄弟就會離開,唐風他們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快走。」唐風他們也不管這裡會不會有危險,提腿快速疾馳出去,這地方再呆著會耽誤事的。 清脆的腳步回蕩在這一望無際的走廊裡面,唐風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因為到現在為止除去自己等還沒有見到其他活著的生物,這絕對不是什麼好消息,最重要也是情況最危機的地方就是現在,因為唐風他們現在發現無論自己再如何走動都沒有辦法繼續前進,還是剛剛看到的那塊石頭到現在為止還是出現在這塊石頭旁邊無論唐風他們怎麼調換位置到最後的出現總是極其神似的。

「不對這怎麼還是在這地方我們已經見到這石頭至少十次。」唐風開口說道他本來是不想說出這殘酷的事實,但是現在不得不說出來,蒼蠅猛然停下腳步環視著周圍手裡面出現空間力量壓縮成的獨特能量,這也是為什麼蒼蠅能夠如入無人之境的真正原因。

「鬼打牆?」蒼蠅驚呼起來,他環視著周圍雖然看起來平淡無奇但是卻有著極其詭異的空間波動感覺,這空間波動在唐風的眼睛裡面就好像是平靜湖面猛然激蕩出陣陣漣漪般極其的古怪,但是最重要的地方就是這地方卻是仍然沒有見到其他的生命體。

「什麼叫做鬼打牆,我沒有聽說過啊。」唐風連忙開口說話間三人已經聚攏成三角形保證不會出現意外,這實在是太奇怪未知的情況是最緊急的,所以唐風希望是不會出現任何的差池,蒼蠅沒有說話反而是趴在地面用耳朵貼著地面看起來好像是在聽著什麼頻率般,他臉色變得極其難看,看起來是發現什麼不好的癥狀。

「你知道古家有種辦法叫借陰兵這是效仿遠古道家,而他們不過是投影出三維立體加持能量形成獨立的生命體,我們的魂牆就相當於他們的進化版,但是魂牆和這情況切換起來是完全不同的,一個是源源不斷但是沒有獨立意識,一個是有獨立意識有獨立生命,但是卻沒有辦法做到源源不斷。」蒼蠅解釋到他最擔心的事情看起來是要發生因為他猛然發現周圍的光線在越來越暗淡。

「不是我不明白現在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我只知道我們現在好像是失去方向感。」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連不懂行情的許落都撲哧笑起來唐風感覺到尷尬,因為的的確確是非常的尷尬不為什麼就是因為這哪裡還有其他的方向,只有一直前進而現在唐風所說的失去方向感卻是不可能實現的,但是蒼蠅的臉色卻是更加的凝重。

「唐風攻擊你旁邊的牆。」蒼蠅開口說道,他說話間卻是在腳下不停的挪動著什麼,周圍的空間好像是迅速的擠壓。

唐風得到指令后猛然出手瞬間打向旁邊,緊接著詭異的事情出現,因為這牆居然在唐風他們的面前直接倒下來,倒下來就算了,還在不停的靠近唐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鷹眼開啟最終形態這個時候才發現這些居然都是穿著黑袍的人,而且這些傢伙都是密密麻麻的,原來從頭開始都沒有什麼路只不過是他們在不停的移動而自己卻是沒有任何的辦法逃出他們的戲弄。

「古家永遠都是這樣,看不見內在的,唐風許落你們給我掩護給我三分鐘我捏造出空間跳躍。」蒼蠅開口說道他臉色無比的凝重,這是個艱巨的任務近乎是難以完成的,許落他們臉色大變,許落不過是蠻王實力巔峰雖然算得上是相當厲害的,但是要清楚的知道這裡面至少有百萬所謂的陰兵,在這裡等級壓制可沒有像外界這樣明顯完全可以用數量來彌補的,這無疑就是想讓唐風他們葬身在此處。

「想要我們死?不存在的。」唐風突然間冠軍拔出來,全身的蠻能瞬間催動,這讓許落還有蒼蠅他們眼前一亮,不敢相信唐風居然好可以催動星能武器,本來他們就非常驚奇唐風可以掌握這裡獨特的能量但是現在更加驚奇的就是眼前這幕。

「青蓮!」唐風說話間只見本來陰森恐怖見不到任何光彩的空間突然盛開出一朵朵鮮艷的青蓮,這青蓮就好像是死亡的花朵直接綻放出來,這出現自然就會有死亡還沒有徹底展開攻擊就可以看得到陰兵在少量的減少。

「這些所謂的陰兵居然還可以反饋給我能量!許落你去保護金胖子這裡交給我。」唐風開口說道,他眼睛裡面閃爍著異樣的火花本來他最擔心的地方就是沒有能量,但是現在不用擔心不僅僅可以消耗這數不完的陰兵團隊還可以得到數不完的能量,說不定還能夠藉此突破蠻王境界唐風知道蠻王境界絕對是自己空間領域上的飛躍甚至可以實現自己短長距離的空間跳躍不會像現在這樣僅僅局限在幾十米幾十米這樣衝刺跳躍,這樣的感覺讓唐風熱血沸騰。

「唐風這是怎麼回事?」蒼蠅在捏造傳送的時候還不忘問著身邊遊刃有餘的許落,唐風現在青蓮不停的綻放直接就好像在螞蟻堆裡面丟了炸彈炸的這些瞬間就開花,而且最重要的是之所以血肉力量得不到壓制就是因為沒有能量但是唐風完全就可以大尺度的壓制這些陰兵,在這裡壓制仍然是生效的,根本抵擋不了唐風的致命殺伐,所以他才會奇怪,再變態也不能變態到這地步吧。

「我不知道可能是大人傳授的螺旋勁,螺旋勁稱可以吸收任何能量存在,哪怕是星獸蠻獸的血肉都能夠吸收,這也是為什麼能夠成為我們天鷹天龍的聖功的原因,但是沒有想到的是少主居然已經達到這樣的境界,在天龍修鍊聖功的還有其他高層的兒子女兒什麼的,少說也有十幾位,但是他們加起來都沒有少主這樣的效率實在讓我感到不可思議。」許落都不由自主的感嘆起來,唐風的妖孽表現實在是給他們來了足夠的驚喜。

「不行,這數量還是太多,自己消耗的太快還有非常多的能量得不到吸收,這該死的,為什麼在這裡還是會出現瓶頸。」唐風心裏面怒罵起來雖然看起來好像沒有任何的陰兵可以靠近他,但是唐風知道自己現在根本撐不住多久。

「唐風快點過來。」金胖子喊起來,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唐風劍法回鋒,來個飄逸的斬殺,直接殺出條通往金胖子這裡的血路近乎也在瞬間直接消失在這些該死的傢伙面前,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穿梭著通往祖墳的甬道,這地方絕對沒有唐風他們想象當中的簡單,這是通道的終點面前有大概百米的銅門,的確是銅門唐風不理解為什麼要用這樣垃圾的材料來製造,但是卻發現自己居然沒有辦法撼動。

「看見沒有這門,不出意外的話我們是進不去的。」這句話才是最讓唐風寒心的,好不容易到這裡居然沒有辦法進去。

「進不去那我們還吃飽沒事幹拼了老命的進來。」唐風還在喘著氣,這地方絕對沒有自己想象當中的好玩,腦海裡面都是劍鳴的聲音,晃的唐風全身不舒服,而且這地方空氣吸的唐風更不舒服,總的來說對於唐風來說這一切顯得糟糕許多。

「等等讓我研究研究如果用硬開的話也不是不可能啊。」蒼蠅說話間面前的場景變得猙獰起來因為唐風硬生生的居然在用蠻力在推這銅門,全身血脈力量瞬間爆棚,赤紅色的紋路近乎就像是要爆裂,而且最重要的是唐風咬著牙居然真的讓這銅門開始晃動起來,陣陣的碰撞鐵器的聲音,這極其的不舒服,而且空間似乎都要被唐風這樣的舉動給扭曲

「快去幫忙。」蒼蠅連忙喊著正在出神的許落,這唐風簡直就是馬大哈,真像以前這樣,想到這裡突然間蒼蠅的心變得柔情起來,咬著牙不管臉面通紅直接就奮力推擠,無論如何也要挪動這銅門分毫,只要是撼動成功的話以這銅門的高度,完全就可以讓唐風他們出入。

「唐家後人,你為什麼要來。」就在此時此刻出現極其古怪的聲音,唐風他們還在錯愕不知道是誰發出來的,但是緊接著只見銅門上突然出現道劍芒徹底要劈中唐風,唐風這才發現原來剛剛說話的不是他們而是這看起來沒有任何生命的銅門。

「我也不想要來,我必須要救我朋友。」唐風開口說道滿臉的認真,這是毋庸置疑的,什麼凌家的財富他是真的不感興趣。

「少主不需要你們唐家來插手。」這句話說的唐風滿臉的都是不爽什麼叫不需要我們唐家來插手。

「去你丫的,唐家是唐家唐風是唐風,我唐風做事要唐家什麼關係?你開不開門不開門的話我把你砸的開門。」唐風怒斥著,這門實在是太不會說話,好像說的唐風他們好像在算計凌羊這樣,這種感覺的出現讓唐風隨時都要暴走,他從來不覺得自己以唐風少主這身份為傲,但是身邊的傢伙卻是要次次提醒自己,自己是唐家少主 唐風現在的力量近乎是達到不可實現,實在是恐怖,哪怕是強悍如許落這樣的還是想要遠離現在的唐風,全身爆發出來的光亮近乎是可以撕裂這扇巨大的銅門,最重要的地方就是他背後的金龍拚命撞擊著這扇巨門。

「唐風不好,那些東西又來了。」突然蒼蠅開口說道這背後重新出現邁著蹣跚步伐的陰兵這些傢伙現在根本就沒有開始那樣脆弱全身上下都散發著極其危險的氣息,而且最重要的是本來手無寸鐵的他們不知道從哪裡居然拿出了星能武器,哪怕是在這沒有任何能量的地方對於他們來說還是極其危險不為什麼就是因為星能武器這本質的絕對鋒芒是根本難以去抵擋的最重要的是,現在許落毀滅開不出槍,而蒼蠅本來就是戰鬥能力相當的微弱,只有靠唯一還有能量支援的唐風,可現在如果唐風不打開這銅門的話可以說他們只要死路一條沒有其他的選擇也因此唐風他們要麼選擇讓唐風來打正面要麼就讓唐風推門,可現在所有的要求都在唐風身上,沒有誰能夠撼動這門。

「該死的傢伙,給我滾。」突然唐風暴吼出來,本來臉色就極其難看的他現在終於爆發出來,只見唐風身上的紋路此時此刻正式開始蛻變,達到天龍星主曾經秘密跟唐風所說的第三層次,此時此刻的紋路才可以說得上是一條條小龍在身上不停的遊走而且最重要的是現在唐風身上的力量近乎是得到幾十倍的增幅,恐怖的力量近乎要撕裂這空間。

「無盡能源我早該想到只有這樣的辦法才能夠讓你活下來。」這句話說出近乎是跳動唐風的神經,他不開心別人這樣說好像說的自己父母就是因為自己而完蛋,好像說的是天龍天鷹就是因為自己而覆滅,憑什麼,想到這裡唐風全身上下衝出赤紅色的光芒,此時此刻唐風轉身便是一劍橫掃出去,又是在瞬間唐風再次轉身一拳打在這銅門上面。

砰!這聲音好像讓整個空間都在唐風拳頭爆發力量下徹底的毀滅。

只見這門毫無懸念的直接被唐風撞開,成千上萬密密麻麻看著都覺得恐怖的陰兵在唐風絕對威壓下甚至沒有任何的膽量前進哪怕他沒有任何的意識但是能量告訴他們不能夠靠近否則的話將會飛灰湮滅,唐風現在直接達到蠻王巔峰的力量唐風突然間覺得這力量似乎得到的太簡單沒有任何的意義。

「別攔我。」唐風的聲音發出來的時候就好像是沉睡的凶獸蘇醒般,在發出他難以忍受的憤怒音,這門居然顫抖起來,銅門背後的意識不知道為什麼沒有開口說話本來只是裂開道只夠唐風他們出路的口子此時此刻才徹底的打開,但是這門的後面卻是數不盡的骸骨全部都是猙獰的模樣好像是難以忍受的痛苦般。

「進去就別後悔,這些人我都是直接讓他們過去的,但是他們卻想要出來,這是不可能的,所以別走回頭路。」銅門看起來是像現在力量達到巔峰的唐風妥協唐風看了眼還在顫抖的百萬陰兵直接走在前面讓蒼蠅還有許落跟緊自己,看到這銅門再次緊閉起來後唐風這憤怒的情緒才慢慢緩解,臉色仍然是那樣難看,他看到許落那充滿可憐的眼神。

「唐風,這些年你過的不開心吧。」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唐風心裏面猛然顫抖起來,臉色帶著的都是數不完的苦笑,的確他從來沒有開心過最起碼的自己沒有度過最高的童年生涯,還沒有度過最豐富多彩的青年求學生涯所以他從來沒有開心過因為他知道自己現在的努力等於未來自己想要的生活他從來都不覺得自己很有野心他只是想用他全部的努力去換不被這骯髒世界所污染的凈土可就是這樣還是沒有辦法遠離糾紛沒有永久的和平是因為勢力沒有辦法得到統一也因此唐風知道除非他成為霸主否則的話他永遠都沒有辦法兌現他的承諾。

他想要殺掉是十二星主證明自己,他可以不管十二星其他的星能者但是這些星主他必須要讓他們知道,自己從來都不是懦夫也要讓這些所謂舊部的知道自己從來都沒有佔半分便宜,一直以來少主少主的叫讓他相當的火大,別的一開口就是天龍星少主他糾結不知道多久都沒有覺得這身份究竟是哪裡顯赫既然這麼顯赫的話又為什麼要淪為喪家犬般。

唐風逐漸冷靜下來這裡的溫度很低,唐風卻是發現這裡似乎跟自己想象當中的不同,沒有特別威嚴的感覺也沒有任何活著的感覺,好像自己是來到陰曹地府,許落他們不停用雙手摩挲著自己的胳膊,這裡的溫度似乎是低到過分。

「都小心點這裡沒有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說實在話的唐風總覺得這兩旁的畫像好像是可以流動的,這是雕刻在石牆上面的,都是凌家當年最重要的角色,還有那些為凌家做出足夠貢獻的都會在這裡留下他們的畫像還有成名絕技,也有凌家弟子說凌家最寶貴的財富就是祖墳之所以會如此寶貴的真正原因就是因為有歷代祖宗留下來的寶貝,當然這些寶貝只是戰技,因為當年凌家可以說的上是過街老鼠所以沒有辦法尋找風水寶地啦安葬都是安葬在凌家祖墳裡面,這裡面據說共有363位先烈,而且劍的領悟已經高到難以想象,當然現在唐風覺得吧也就相當於是一二品的左右,最多就一品,自己現在也算得上是二流劍客這些劍法說實在話唐風還是沒有看上眼的,但是最重要的就是這地方實在是太詭異好像是有無數雙眼睛正在齊刷刷的看著你。

「諸位凌家先輩,在下乃是唐家直系弟子貼身侍衛,請諸位老祖放心,我等只是想要藉助凌家傳送陣讓我們尋找你們現在傳承者凌羊還望諸位老祖能夠放我們過去,不要為難我們。」突然蒼蠅開口說話他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本來他是沒有想到這點的,當他看到這石壁上面的畫像這閉著眼睛的老祖突然間睜開眼睛的時候他就知道這事情沒有自己想象當中的那樣簡單被譽為凌家禁地的祖墳絕對不可能會讓外人入內,而且最重要的是現在非常時期,哪怕這些老妖怪已經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但是他們還是清楚的知道他們凌家的畢生心血已經頃刻間化為塵土現如今進來的都是圖謀不軌的,這才是最緊張害怕的事情。

「滾。」這聲音出現宛若陣陣雷鳴直擊心靈深處,險些讓唐風震的吐口血,這實力雄厚到難以想象。

「凌家送葬人,不可能,他怎麼可能還活著。」許落驚恐的說道,或許凌純陽的實力不是凌家最強的,那麼凌家送葬人的實力絕對要達到這世界巔峰層次不為什麼就是因為他和天龍星主成為劍道上的扛把子,凌家送葬人活了多少歲凌家後人也不知道,哪怕是凌羊也是記憶相當的模糊據說他乃是凌純陽的親傳師父,這點才是至關重要的,也是凌家真正的財富,可現如今凌家都完蛋他怎麼可能還活著?而且凌家送葬者有個脾氣只要是不對他眼的都會被他殺掉,也正因為如此凌家出現不知道多少的天驕,都是收到他層層的篩選。

「我之所以讓你們進來就是想讓你們知道這地方不是能夠你們進來的,凌羊的事情不需要你們插手這是他自己的考驗如果你們還想要靠近的話休要怪老朽痛下殺手。」這凌家送葬人據說和當年唐風爺爺關係匪淺,當年唐風爺爺可以說的上是最接近神的存在,而這凌家送葬人卻是受到唐風爺爺的恩惠,不出意外的話他是不願意出手的。否則的話從開始到現在都沒有任何機會開口說。

「我答應過純陽叔必須要讓凌羊安然無恙的得到傳承。」唐風的眼神變得冰冷起來,任何阻擋他的他都要邁過去,哪怕是凌家送葬人,凌家送葬人喜歡背著棺材,當年凌純陽出生的時候已經是死胎,但是卻被這送葬人扔進棺材裡面九九八十一天後居然安然無恙的重生,而且從此一躍成龍,誰都沒有見過送葬人出手只是知道他不出手則天下太平。

「純陽小子的話不成立。」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明顯這老傢伙是猶豫的,唐風聽得到他聲音在顫抖看起來是有難言之隱。

「當年唐叔救過我的命,我可以讓你們出去,但是你們從此以後不要插手凌羊的事情。」這分明是在威脅唐風,唐風永遠都不可能接受威脅凌羊是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說不管就不管這和人渣有什麼區別。

「那請您賜教。」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唐風腰間長劍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出現在手掌心裏面,浩瀚的能量瞬間灌輸進去,誰知道這句話剛剛才說出的時候整個空間瞬間扭曲起來,唐風猛然吐出口鮮血,還沒有出手就已經讓唐風重傷這樣的實力差距怎麼可能能夠改變什麼

「戰!」哪怕是如此唐風仍然怒火中燒,直接擺出戰鬥姿勢他知道這凌家送葬者相當的強,或許根本自己沒有資格匹敵,但是唐風知道他必須要看到凌羊安然無恙,雖然唐風並不知道這傢伙究竟為什麼不讓自己去找凌羊,但是唐風也不想要知道他的解釋。 這喊出來的時候近乎就是找死的行為空間的扭曲近乎讓唐風表情變得扭曲,別說匯聚能量,唐風現在連握劍都沒有辦法握的穩,空間當中瀰漫著浩瀚的劍意,唐風現在突然間明白為什麼這傢伙沒有能量還是能夠達到這樣的實力,這是因為劍道已經達到無人可敵的境界,最重要的地方就是明明沒有劍,但是卻處處充斥著劍氣,這是極其可怕的。

「不要自尋死路我給你們最後次機會,背後的陰兵我也會讓他們撤掉,記住這是最後次機會,我只給你們半分鐘的時間。」說話間唐風他們背後那百米高的銅門瞬間就打開,而背後浩浩蕩蕩的百萬陰兵瞬間化為虛無好像從來都沒有來到過般,突然間的蒸發也讓唐風知道他和還未見面的送葬者的真正實力差距完全就沒有辦法相提並論,但是唐風卻不得不要好好和他比劃比劃。

「最後三秒鐘,算了,你們去死吧。」這句話說完后,只見本來就灰暗的走廊突然間變得明亮起來,最重要的是這地方居然出現道金龍唐風看到能量化形后也感到不可思議,怎麼劍氣還可以達到這樣的地步,這不是在和自己開玩笑的吧,唐風下意識的揉揉眼睛,但是知道自己如果還不去抵擋的話可能就要死在這劍芒下,二話不說,拔劍瞬間激發全身的能量,只見冠軍幻化成九把虛擬的長劍,唐風拼勁全力直接使用出劍世界,這並不能夠達到用星能武器的威力,所以現在的唐風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強行使用出自己的壓軸絕技,他覺得哪怕劍道領悟再高超也不可能單純的用劍意直接來抗衡能量吧,但是唐風才發現自己的思想居然被事實無情的給洞穿因為事實直接擺在唐風的面前這條金龍如同橫截江面的橋樑直接將唐風九把虛幻的劍直接被掀翻,冠軍被撞擊刺進地面上,而唐風倒飛出去幾米吐出的鮮血直接染紅地面看起來妖異無比而且胸口上哪猙獰的劍痕更加的可怕。

「太年輕,浪費把好劍,拿出點你的實力否則的話這劍我要替你父親收回去。」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直接讓在地上還在抽搐的唐風全身打雞血般,這是老傢伙給自己留下的最後東西憑什麼要這外人來收回去,憑什麼?想到這裡唐風周圍的氣場變得可怕起來,近乎達到壓抑的境界,慢慢前秒還在地面上的冠軍下個瞬間卻是出現在手掌心中,唐風的眼睛滴出鮮血,身上的紋路變成血紅色妖異至極。

「哎,這小子。」在內室裡面的送葬者突然說出這句話,只有他自己聽見,但是唐風不知道的是,他居然僅僅只是用片樹葉就當成把鋒利至極的劍揮動出去,這次可沒有那麼簡單沒有能量化形僅僅單純的是團劍氣團,這劍氣直接奔涌而出,宛若浩瀚江河直下,卻是比起剛剛浩瀚不知道多少倍,這才是他認真的,看到磁場突然間壓縮起來,唐風卻沒有任何的動作,但是卻是突然間嘲笑起來,笑聲變得無比的詭異,許落緊張至極不知道唐風現在是怎麼回事,剛剛才準備過去攔截下這道攻擊的,誰知道唐風突然間小跑過去,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快到近乎難以捕捉,他在周圍留下無數到殘影,上下左右前後,都是數不完的,各個方位各個動作,很虛幻卻很實在。

「這是什麼招式?」哪怕是閱歷廣到凌家送葬者都沒有認清楚唐風這樣的攻擊有什麼意義,他還是沒有理睬,葉子收起也不打算繼續觀察,這道劍芒揮出已經達到他七分實力,如果說唐風能夠擋住的話他也不打算繼續阻攔唐風,因為唐風有這個能力。

「一劍——冠軍。」突然間這聲音響徹在這,蒼蠅他們眼睛裡面充斥著的都是不敢相信,因為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他們都看過唐風在戰場上用的,根本不像現在這樣,不像的地方是根本沒有這樣的力量,這聲音吼出來的時候在內室裡面的送葬者都下意識的眯縫眼睛,他不經意的扭過頭去,卻看見幾千米外唐風正在喘著粗氣,面前是到巨坑,還有正在消散的能量,他全身被紅色的迷煙覆蓋,看起來好像是蒸汽機般,他卻是不知道為什麼嘴角微微上揚。

「是個技術活。」這是他做出的評價,唐風這已經達到一品實力,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隨時都能夠使用出來啊,凌家送葬者眼睛裡面流露出寵溺,但是卻很快抹去,打開這內室的門,這在這最中央的石桌上倒好香茗,這是給唐風通關的禮物,而他後面就是凌家的祖墳,這內室裡面的棺材葬著的都是凌家的功臣,後面是凌家歷代直系,他在這裡呆了一百多年近兩百年,見證凌家的輝煌同時也見證唐家極盛和覆滅他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覺得滑稽起來,眼睛不由自主就變得迷離起來,突然間傻笑陣,唐風他們卻是邁著蹣跚的步子走到他的面前

「還有什麼儘管使出來。」這是唐風最後的倔強他知道這凌家送葬者還有實力保存,也因此他知道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夠認慫,哪怕是要輸也要輸得霸氣點,這樣才像樣子否則的話傳出去他唐風的臉面往哪裡擱。

「沒有了,喝茶吧。」說完他便是直接挑起這茶杯直接漂浮在唐風的面前,唐風想都沒有想就直接喝下去,連眼睛都沒有眨動。

「你就不怕我下毒害死你?」他仍然是背對著唐風,聽他的話好像還帶著絲絲的嘲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