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你一個,頂的上一百個尋常貢品。」

那個生靈形如虎豹,三角頭顱,渾身布滿鱗片,小腹是一張獠牙巨口,森然冷笑起來。

轟隆隆!

虛空顫抖,無盡血光濃郁的像是真實的血海浪濤,洗越蒼天,洶湧向葉凡,磅礴力量爆發,同時壓制葉凡。

「殺!」

葉凡羽翼一振,渾身神光若神火在狂燃,宛若披上了一襲神衣,不斷燃燒潛力,修為提升到極限。

一出手,葉凡就是四大散手合一,精華凝聚,匯作摧枯拉朽的一拳,拳芒破天,劈開巨浪,葉凡整個人如一桿聖槍,洞穿了聖域魔土,轟向那虎豹形狀的聖尊。

咚!

震天大響回蕩,宛若山嶽碰撞,彷彿天崩地陷,虛空牢固不朽,只有血光在滾動。

葉凡瞪大了眼睛,駭然地望著眼前那個奇異聖尊,一顆心如墜深淵。

四式散手合一,極盡全力的一擊,竟然被輕而易舉地擋了下來,那份輕鬆寫意,絕非故作姿態,而是真的恐怖,恐怖到沒邊!

「你越強,我等越滿意,主人也越滿意,繼續。」

血域聖尊咧嘴笑道,眼中的熾熱一閃而沒。

咔嚓!

虛空劇震,轟然裂開,四對神翼劇烈振動,猛力撲扇,聖階奧義化形而出,化作四色光芒,似天刀,似神刃,縱橫劈斬,彷彿要劈開星辰。

噹噹當……

然而,那血域聖尊只蹙眉揮了揮鉤子般的利爪,便將四道神光打散,場景駭人心神,讓人難以置信。

「被壓制了……」

葉凡心中自語,幾乎絕望。

四式散手合一,威能不下於頂級戰技,而聖階奧義同樣如此,這還是一品奧義,卻依舊沒對聖尊起多大作用。

可以想象,換了別的戰技,也不會有更多結果,可以說,葉凡窮盡了手段,卻傷不到這聖尊分毫!

葉凡知道聖域的強大,卻沒想到那麼的恐怖,此刻終於有了深刻體會。

這種壓制,根本毫無道理可講,太霸道,太可怕了,強橫與妖孽如他,都無法撼動聖域內的聖尊分毫,壓制的太厲害了。

「殺!」

葉凡震喝,周身神光如火在狂燃,神焰騰騰跳動,璀璨到極點,如同一輪太陽爆炸開來,太耀眼了,氣息恐怖至極。

一拳拳打出,一掌掌劈落,一道道極致奧義攻擊掃出,這裡沸騰了,炸開了,彷彿九天星河傾泄,無盡星辰光輝灑落下來,白茫茫一片,無盡神光淹沒了此地。

然而,葉凡愈發絕望。

沒用,沒用,依舊沒用!

自己霸烈、狂暴到極點的無敵攻擊,在此刻看起來是那麼的可笑,就像是微風拂柳,螻蟻咬巨龍,太過微弱了,連撼動都做不到,差距如天淵!

「很不錯,當貢品吧。」

那奇異聖尊似有些不耐了,抬掌拍出,霎時間,如同一片天穹壓落下來,直接是將葉凡掀飛了出去,力量磅礴的不可思議。

葉凡臉色難看無比,一片煞白,張口狂噴三大口鮮血,看著抓過來的利爪,眼中滿是不甘。

喀拉!

利爪一把攥住葉凡,將他抓了回來,捏的葉凡渾身骨骼爆響,吐血不止。

葉凡一身修為似都被壓制,無力的仰著腦袋,眼中的光芒逐漸潰散開來。

嗡!

就在這時,虛空輕輕震動,六尊聖尊都是面色微微一凝,凝目看著葉凡。

那抓住葉凡的奇異聖尊更是面色陰沉,運轉一身聖力,想要將葉凡抓過來,結果竟然拽之不動!

呼~嘶~

驀然間,天地間忽然明暗不定起來,高懸天外的漫天繁星明滅著,吞吐著星輝,似在呼吸,極有規律,有種無比玄奧的韻味。

六尊聖尊猛地一驚,死死盯著奇異巨爪上的葉凡,因為無盡星輝,都在往葉凡身上匯聚而去。

「這是……怎麼回事?區區半聖,怎能吞吐漫天星光,煉化聖力?」

六大聖尊瞪大了眼睛,那奇異聖尊遲疑了一下,巨爪猛然用力,想捏死葉凡再獻祭。

嘭!

葉凡身軀如瓷器般,竟然崩碎開來,化作了一片燦爛星輝,自巨爪中飛逝出去,再次凝成了葉凡的模樣。

「此子有異,速速出手鎮壓。」

六尊聖尊有些慌了,螻蟻逃出掌控不說,更給它們無比恐怖的感覺,彷彿命懸一線!

此刻,葉凡竟然閉上了眼睛,猛地一個吸氣。

霎時間,天地大暗,漫天星輝潮湧而來,瘋狂向葉凡匯聚而來,濃烈的星光如火海一般燦爛,絢麗的炫目,將葉凡淹沒在當中。

「活的無法得到,那就只能獻屍體了,全力出手打斷他!」

六尊聖尊面色狂變,感受到那股力量之磅礴浩大,僅這一口吸來的星輝,能轉化成多少聖力啊,它們都做不到!

轟!

除了血色聖域,又有五個聖域展開,有的鬼影森森,有的白骨遍布大地,有的遊魂萬千,無不詭異而慘烈,卻也強大到極致,鋪天蓋地而來,六大聖域齊出,讓這顆星辰幾乎崩開!

恐怖的聖域壓制下來,幾乎將星輝崩散,只剩下薄薄一層,如寒煙繚繞,露出了裡面葉凡的身形,無可匹敵的聖階奧義在六大聖域中浩蕩開來,掀起六股死亡風暴,要摧毀葉凡!

就在這時,葉凡平靜而漠然的聲音緩緩傳來:「滅宇渡宙,八相……弒聖!」

嗖——!

六大聖域齊震,仿若天塌地陷,蒼穹潰滅般,聲勢太驚人了,第一個聖域被擊穿,那是血色聖域,被一道金光摧枯拉朽地撕裂開!

「啊——!你被壓制了,怎麼可能……」

那奇異聖尊驚吼,神念劇烈震動,不敢相信。

它只感覺一股無比可怕的力量,洞穿了它的聖域,劈開了它堅固不朽的聖體,以弱擊強,悍然撕裂了它的身軀!

嘶~

其餘五大聖尊不禁倒吸涼氣,這一幕太驚人,太可怕,一個初入半聖的螻蟻,居然硬生生地、如此強勢地擊殺了一尊聖尊?

簡直無法想象!

可事實就是如此,一擊之下,連聖晶都被打裂,元神都被無敵力量擊滅了!

「快!殺了他!」

五大聖尊慌了神,大吼起來,出手卻十分鎮定而狂暴,傾盡全力要擊殺葉凡。

可是,葉凡速度太快了,連它們都捕捉不到,彷彿……彷彿遊走在虛空之外,足踏時間長河,不在此世中,時而在荒古,時而在未來黑暗中。

「是……武道盡頭的無敵神靈殷屠神的傳承!滅宇渡宙,寂滅當世,橫擊過去未來,冠絕萬古星空……」

五大聖尊驚駭欲絕,萬萬想不通,隨便盯上的一個螻蟻,怎麼突然搖身一變,變成了武道盡頭的無敵神靈的傳承者。

那種存在,太可怕了,是一個禁忌,記憶太過遙遠與模糊。

是了,那金光璀璨的眼瞳,那神光如虹的神翼……

此刻,五大聖尊終於回憶起來,那烙印八角神盤的可怕神眼,一下輕振,便撕裂半邊星空的神翼,還有無法想象,彷彿踏著時間長河而行的蓋世極速!

砰!

一聲巨響,葉凡彷彿超脫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一擊將另外一尊聖尊轟的橫飛出去,還在半空中,身軀已經支離破碎,化作了齏粉。

噗!

一個閃身,葉凡打穿聖域,戰力無可匹敵,氣勢摧枯拉朽,再次斬掉一個聖尊!

但也就在這時,金光明滅,速度暴減,葉凡的身形顯露出來,把剩下那三尊聖尊和葉小曦、小狻猊都嚇了一跳。

葉凡長發迎風飄舞,通體晶瑩,膚若凝脂,無瑕無垢,精美的如同瓷器,渾身都在洋溢夢幻般的星輝。

可是,他的身軀同樣如瓷器般,布滿了裂痕,彷彿輕輕一碰就要碎掉,景象可怖。

「他在施展禁忌秘法戰技,身軀撐不住了,殺!」

剩下的三個半聖頓時激動,眼神狂熱。

此前,它們只想拿下葉凡這個貢品,現在,它們盯上了殷屠神這個無敵神靈的傳承!

「殺你們足夠了!」

葉凡目光冰冷,一步踏出,無聲無息,已經來到一個聖尊面前,無視聖域的壓制,一指點出。

噗!

又一尊聖尊隕落!

餘下的二尊聖尊,自然也都逃不過一死,全部被擊殺。

「噗!」

至此,葉凡才面色死白地吐出一口鮮血,眼神都黯淡了下來。

目光掃了一眼六口魔井前的六個罐子,葉凡一擺袖子,將罐子全部收走,而後登上大椅,一行迅速離開。

就在葉凡離去的那一刻,六口魔井終於復甦,整顆星辰都是猛力震動起來,六股狼煙般的黑霧衝天而起,魔氣滔天,煞氣蓋世,慘烈到極致,整個星系的星辰都黯淡了下來。

「項昊、殷屠神……」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書林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 四封郵件,李學浩一封沒回。

關了電腦之後,從樓上下來,到客廳里看電視。

以前還不覺得,一個人在家裡挺閑適,或許是因為跟千葉小百合三人相處久了,習慣了熱鬧的氣氛,現在家裡就他一個人猛然有些不習慣了。想著就算是經常瘋言瘋語的瓜生麻衣在身邊也好過孤家寡人。

看了會電視,外面忽然響起了門鈴聲。

李學浩心中不由一動,難道是千葉小百合她們其中的某個人回來了?

看了看牆上的掛鐘,現在顯然還不到社團活動結束的時間,猶疑之間,還是走出客廳去開門。

將門打開,一身居家服的細谷夫人俏生生地站在外面,雙手還托著一個白色的盤子,裡面裝滿了整齊噴香的曲奇餅乾。

「細谷夫人?」李學浩有些吃驚,現在這個時間她不是應該在便利店工作嗎?

「真中君,你在家嗎?」細谷繪理子見到他同樣很吃驚,因為現在的真中君不是應該在學校里嗎?

「我沒有參加社團活動,所以先回來了。」李學浩解釋道。

「原來如此。」細谷繪理子有些恍然大悟,接著想到自己來的目的,連忙把盤子送了上去,「真中君,這是我剛剛做好的點心……」

「謝謝你,夫人。」李學浩也沒客氣,從她手上將盤子接了過來,順口問道,「夫人沒有上班嗎?」

「店長說我最近很辛苦,所以放我半天假。」細谷繪理子見他沒有任何推辭,臉上也顯得很欣慰和高興。

李學浩卻有些疑惑,以澤井夫人那麼精於算計的人,居然捨得無緣無故放人半天假嗎?不過心裡懷疑,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夫人,請進來吧。」

細谷繪理子看了眼他身後房子里的情況,顯得有些猶豫,似乎是在遲疑這樣會不會打擾了人家。

「家裡現在就我一個人。」李學浩猜到她在顧及什麼,連忙說道。

聽到只有他一個人在家,細谷繪理子臉上不由一松,接著又疑惑起來:「真中君的父母呢?」

「他們住在親戚家裡。」李學浩一邊說道,一邊將細谷夫人讓了進來。

細谷繪理子跟著走了進去,在玄關處換好了拖鞋,又被領進了客廳里。可能因為知道家裡就他一個人,原先心裡莫名的緊張感也消失了。

在沙發上坐定,李學浩先去幫她泡了一杯熱茶,然後在她對面的沙發坐下,喝茶就著曲奇餅乾。

「味道怎麼樣,真中君?」看他將一塊點心吃下去,細谷繪理子帶著一絲緊張和期待問道。

「非常好吃。」李學浩完全不吝自己的讚美,細谷夫人的料理手藝確實非常高超,烤制的曲奇餅乾口感不幹不硬,酥鬆爽口,甜而不膩,讓人胃口大開。

「真中君喜歡的話,我就經常做帶過來……」見他吃的高興,細谷繪理子也完全地放下心來,甚至比自己吃到美味還要開心。

「這樣就太破費了。」李學浩有些不好意思,也有為細谷夫人的家底擔心,雖說她賣了原先的房子買了這區的房子還有些結餘,但肯定也不會剩下太多,就算現在有著一份便利店的工作,但家裡的開銷肯定也不小,他也不想增加她的負擔。

細谷繪理子沒說話,只是溫和地笑著看他,搖了搖頭。似乎對她來說,破費根本就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李學浩也不想再說些大煞風景的話,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不由問道:「夫人家多了一位客人是嗎,是千夏小姐的朋友?」

聽他提到家裡的房客,細谷繪理子目光有些古怪地看著他:「真中君是說從中國來的葯兒小姐嗎?」

「是的。」李學浩點了點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