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罪誰不好,偏偏要去惹這張家,這可是最護短的一個親族啊。」

「他們打起來也好,最好是拼個兩敗俱傷。」

果然,在消息傳回張家后不久,張家大為震怒,當即便集結了不少力量,甚至,有幾個鎮守產業的強者,也被張家盡數調回,準備憑此一役,徹底將這幫流寇血洗掉。

一時間,整個莆松區的目光都集中在夜鶯山附近,出乎他們意料的,山裡的流寇非但沒有逃跑,反而是修建起了高高的堡壘,一副決一死戰的樣子。

「天吶,這群流寇瘋了不成,他們是不是在想跟張家拼個你死我活?」

眾人驚愕,一般的流寇都是流竄作案,隱藏在黑暗世界中,才能盡量的減少風險。

可是這幫人為什麼這麼囂張,甚至不惜擺出一份同歸於盡的姿態。

「那可是張家啊,雖然不是大族之一,但也是親族中比較強橫的勢力了。」眾人咋咋舌,此戰的結果,從未出兵之前就已經決定好了。

沒有人看好葉不歸他們,畢竟,他們的對手可是傳承了數百年的家族之一。

「八月十五,剿滅叛匪!」 對於張家來說,死了一個張漢升,簡直如同一記響亮的巴掌扇在他們所有人的臉上。

「幾百年了,是我們張家沉寂太久,看來是有人遺忘了我們的威勢了,連一群剛冒頭的土匪都敢挑戰我們張家。」

「實在是太猖狂了,殺了我們的人還不逃跑,這擺明著是要跟咱們張家較勁啊。」

「家主,我建議出兵鎮壓,畢竟在我們的管轄區,可容不得一幫土匪囂張!」

在張家的大廳之中,一排排族老吹鬍子瞪眼,大叫要剿滅叛匪。

身為莆松區七大親族之一,自然不可能容忍這樣的行為,一個個都是身居高位多年的存在,而張家也並非口有名聲,他們的手中,掌握著不小的能量。

光是魂紋境的強者,張家邊擁有近十位,甚至,坐鎮張家的絕世老祖,傳聞中已經達到了魂紋境後期的修為。

「八月十五,由新南統領鐵甲衛,率眾等夜鶯山,剿滅夜啼叛匪!」

…………

……

八月十五,據今天還有不到十天的時間,想必到時候是一場驚天之戰。

葉不歸深吸一口氣,此戰若成,則夜啼的名頭會越來越響亮,越來越多的人前來投奔,若是敗,則一無所有,甚至影響到身家性命。

總裁獨寵親親我的小寶貝 十天的時間,他必須要做好所有準備。

他再賭,賭的是張家不會派至強的魂紋境強者到來。

如果有機會,他甚至可以將此處化作修羅煉獄,徹底的解決掉張家強者,若是不敵,他也可以將張漢升帶出來,作為與張家全身而退的談判籌碼。

總之,葉不歸已經將此戰的大小事務計劃周全。

「可惜了,若是我能凝聚出冰之異象,就算碰到魂紋境中期的強者都能一戰。」

「修為短時間內無法進步,倒是寒凝術的參悟,短時間內能夠進步不少。」葉不歸眸光一閃,旋即便進入的深層次的冥想之中。

十天的時間一晃而過,這些時日以來,夜鶯山的人員流動大幅度的減緩不少,這些人都是聽說張家即將到來的消息,並不看好葉不歸他們,自然,也不可能一起共患難。

除了葉不歸他們二十幾個骨紋境之人,其餘的,也不過是小魚小蝦,不值一提的炮灰罷了。

張家,雖然不及莆松區三大家族,但也是莆松區的一頭龐然大物,高高俯視莆松區修鍊界的存在。

黑煙滾滾,彷彿是戰馬雄壯的嘶鳴,亦或者戰車碾壓出的吱呀吱呀的沉悶響聲。

一條條青眼駿倪的異種神馬,從遠處遙遙而來,端坐馬上的,也都是一群面色嚴肅,資質不凡的中青年一代。

「魂紋境前期的強者竟然來了兩名,骨紋境與血紋鏡等高階蠻人也帶來了近三十名,張家當真是莆松區的一大霸主級別勢力。」

「光是憑藉這隊人馬,在莆松區都可以橫著走了。」有潛在周邊,暗中觀察的人驚嘆道。

「惹到張家不走,這下知道撞上鐵板了吧?!」也有人對此青眼相加。

「張家私軍的戰力,就算是比正規軍隊都不會差很多。」葉不歸也鄭重的看了一眼。

「要戰么?現在對方的總體實力遠比我們深厚的多。」藍庭遠遠的望見了張家的鐵甲衛,不由的擔心道。

「當然要戰,而且這一戰還要漂亮的戰上一場!」

葉不歸笑道,此刻他的身邊,有雷震天,藍庭,白文,陶飛等四名骨紋境大圓滿,骨紋境中後期的強者更是不在少數。

「夜鶯山上的雜碎,乖乖下來送死!」

張家一方的魂紋境強者,張新南叫囂道。

整個夜鶯山安靜的出奇,沒有一人作答,甚至,連一點聲音都沒有傳出。

「怎麼了。都啞巴了?」張新南繼續道。

「南叔,我看這幫土匪不過是土雞瓦狗,一聽說你是魂紋境的強者,立刻就躲了起來不敢應戰。」

「我看想必是畏懼了您的威勢。」張新南身旁的少年恭維道。

「我的修為可不值一提,不過盜匪素來以狡詐著稱,大家小心一點。」張新南擺擺手,雖說表面上對恭維不太感冒,但心中還是比較受用的。

由張新南率領的張家強者,幾乎如橫掃一般,將外圍的夜啼幫眾剿滅,但其中並不包括一些高層。

張新南也是單手隨意點指,每一次指出,都必然會收割掉一條人命,彷彿割草一般簡單。

「南叔,你說會不會有什麼埋伏?」

「有什麼埋伏,你以為能夠瞞過我的雙眼?放心,繼續前行,沒有問題。」張新南笑道。

誘惑:總裁姐夫請放手 就在這時,在張家眾人面前的土坡之上,突然湧出一排黑色衣裝的人馬,以葉不歸為首,其餘的二十幾人緊隨其後,血紋鏡強者也不在少數。

「有客從遠方來,作為夜啼之首,我葉某人身為東道主,不出來迎接一下怎麼行?」葉不歸淡笑道。

「你是他們的頭頭?」

張新南目光一閃,根據之前得來的消息稱,夜啼的首領是個年輕人,但他怎麼也沒想到,這首領看起來是如此孱弱,竟然只有區區的骨紋境中期修為。

「憑藉骨紋境中期的修為,能夠駕馭手下這些強者,想來倒也有幾分不凡之處,如此,張某倒是想領教一下。」張新南道。

「你想見識見識,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

葉不歸咧嘴一笑,他揚了揚手,頓時天地間有著大量的能量翻滾,七座山頭,化作了七根擎天的柱子,在這根柱子之下,隱隱有一隻龐然大物在翻身一般。

「七釘鎖龍陣!」張新南瞳孔一縮,雖然他並不擅長布陣,但最基礎的見識還是有一點的。

七釘鎖龍陣,只有一些陣法造詣極深之輩才能布置,還需某些特殊的盤龍繞柱的山勢,方才可以布置,威力強橫之時,甚至可以絕滅魂紋境後期的強者。

這是真的,可以屠龍的大陣!

張新南從最開始的驚訝,後來發現並沒有想象中那種恐怖的威勢,慢慢的回過神來。

「只不過藉助了夜鶯山殘餘的地貌布置的大陣,若是真的盤龍山勢,老夫還能掉頭便走,區區殘餘,奈何的了老夫?」張新南冷笑一聲。

沒錯,夜鶯山曾經是一方部落的駐地,在被滅族之後,其部落的山勢保留下來一小部分,若非如此,葉不歸也不會選擇駐守此處。

固然葉不歸他不是很熟悉布陣,但有苦大師在,這些都不是什麼問題。

「一份禮怎麼夠?還要再加一份。」葉不歸淡笑一聲,同時手中出現了一枚圓形骨盤。

滅生盤!

骨盤緩緩運轉,與之對應的,在張新南腳下同樣有著一塊將近十米的圓盤逐漸升起。

血氣翻滾,源力縱橫,在滅生盤中有著一股恐怖的氣勢逐漸凝聚。

張新南瞳孔一縮,如果說七釘鎖龍陣是殘破的,對他造成的殺傷有限,那麼滅生盤絕對有著威脅到他的實力。

下一個呼吸間,滅生盤瘋狂運轉,在眾人的頭頂,赫然有著大量的血色長劍成型,呼嘯中,直奔張家眾多強者。

「我們也上!」

雷震天幾人對視一眼,同時飛掠而出,衝進滅生盤,在滅生盤之中,絕對是最有利的戰場。

「住手!」

自遠方的虛空,此時也傳來一聲尖嘯,一道劍虹劃破天際,隨後一道中年男子的身影,停留在半空之中。

「是張文遠,文遠大人!」

待看清此人之後,張家所屬精神一震,再次感覺到了希望所在。

「文遠大人可是老牌的魂紋境前期強者,甚至要比張新南還要強橫許多。」

「太好了,有他在,還有南叔一起,解決掉這幫土匪根本不成問題。」

兩軍交火,瞬間就激起了不小的殺戮,夜啼一方,都是身經百戰,經過大型戰爭的洗禮,戰力不俗,配合起來更是細緻無間。

雖說張家一方的強者數量,在總體上多餘夜啼一倍,不過有著滅生盤與七釘鎖龍陣的糾纏,一時之間,倒也打的火熱。

……

「你到底是什麼人?」

張文遠目光寒光涌動,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個看起來修為孱弱的小子,或許還有還有什麼底牌存在。

「我?寥寥無名之輩罷了,若算身份,倒是可以算做夜啼的首領而已。」葉不歸答道。

「放屁!」張文遠冷哼一聲,他要的答案自然不是這個,他想要將葉不歸其他的身份揪出來。

單憑一個七釘鎖龍陣,這就不是一般的無名之輩能夠做到的,最起碼,應該也有個了不得的傳承在身。

「既然你不說,那我就自己找出來。」

張文遠面色冷厲,抬手間,一支支細緻的冰錐從他的手中爆射而出,而每一支冰錐,在前進的過程中,又是一分為九,這樣疊加下來,在臨近葉不歸的時候,赫然變成了一片掛滿利齒的冰牆。

蠻術引動修為,能做到如此精準,恐怕也只有魂紋境的強者才能做到。

「這次要拼了。」

葉不歸目光一閃,這張文遠的實力,已經不遜色於某些同境界中的頂端,如果不動用魔神變,恐怕是很難全身而退。

「咄!」

葉不歸的身體表面被一層灰黑色的鱗甲覆蓋,身側燃燒著火焰,最外層,則是控制著寒冰,不斷的減緩對方的速度。

在這一瞬間,葉不歸的實力攀升到前所未有的巔峰,面對迎面而來的冰牆倒刺,他僅僅是輕描淡寫的一拳轟出。

剎那間,風雲失色,冤魂怒吼,一隻鐵拳,彷彿勢無可擋一般,輕鬆了打破了張文遠的攻勢。

「竟然還有這等秘法,能讓你短時間內跨越三個境界戰鬥。」張文遠驚奇道。

修為越是深厚,催動這種提升實力的秘法,得到的增幅也就越小,但這葉不歸能憑藉骨紋境中期的修為,提升到與魂紋境強者一戰的實力,這不由的讓張文遠心中一熱。

若是我能夠得到,就算是尊者級別的強者,或許都有辦法抗衡!

這下,徹底點燃了張文遠的內心。

他貪婪的望向葉不歸,猶如打量一份寶藏一般。

剛剛的冰幕,不過是開胃菜而已,遠不是張文遠真正的實力,但從現在開始,他必須要認真了。

一昭升仙 「覬覦我?那你也要有實力才行。」葉不歸冷冷一笑,隨後整個人如鬼魅一般的靠近了對方。

砰砰砰!

不到十個彈指時間內,二人在天空中已經碰撞了近百次,一方是老牌的魂紋境,另一方則是短時間內崛起的新秀。

「這年輕人,好強的實力,竟然能夠在與張文遠的爭鬥中,都不落下風!」

「憑藉這一點,老夫都要自愧不如……」

在某些角落,某些知道張文遠底細的強者,都是以手遮面來掩飾自己的尷尬,他們自認為,憑他們同樣做不到這種程度。

周圍暗自窺伺的眾人,情不自禁的望向了天空中,那兩道如同流影一般的長虹。

他們知道,兩人中誰能夠勝利,也就意味著這場戰爭的走向,該由誰來主導。

而一次次的硬拼之中,葉不歸也摸索出了張文遠的實力範圍,大概與當日的黃曉嵐在伯仲之間。

只不過這一次,葉不歸需要動用不少的修為與氣血,來壓制滅生盤中的另一名魂紋境強者。

理論上來說,葉不歸已經算做是以一敵二,若非氣血有血靈頭顱作為補充,恐怕現在他都可能被吸成人幹了……

「我就不信,你的秘法能持續多長時間!」

張文遠心中冷哼一聲,同時也忍不住一陣惱火,憑他的修為,竟然無法奈何一個區區骨紋境的小子,這如何能讓平靜。

「狂怒,鎮海沙蛟!」

頓時,天空中颳起大風,捲動著無數的山石與黃土,一起飛升高空,彷彿是颶風席捲一般,而張文遠此時的身形,赫然邊做一條翱洋沙海的蛟龍,幾個騰躍間,捲動風雲而來。

「雕蟲小技!」

葉不歸面色不變,同時手中火焰浪潮紛涌而至,與身體表層的冰霜,纏繞中,變做兩條旋轉的螺旋圖騰,與蛟龍的身影劇烈碰撞到一起。

轟!

沙海潰滅,葉不歸身體周圍的光芒也暗淡下去不少,兩人互相倒退出去幾步,勝負未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