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人冒著冷汗,嚷著沒有人聽懂的話。

葛霖坐在山石旁邊,看著老庫薩在儲物戒指里翻找藥劑。

這時一個高大英俊、鎧甲上有金堇花紋的騎士走了過來,他沒有太過接近,準確地選擇了一個引起他們注意,又不會惹來誤會的安全範圍。

「打擾了,公主殿下說你們可能需要冰霜藥劑。」騎士利落地行禮,雙手奉上一個淺藍色的水晶瓶,裡面裝的正是老庫薩想要找的東西。

冰霜藥劑,顧名思義,這是一種變異的水系魔法藥劑。

它的藥效很低,只是讓人感覺遲鈍,身體里充滿這種冰系魔法元素。對於受傷的人來說,它有非常好的鎮痛作用,同時還能輔助冰系魔法,固定受傷的骨頭防止錯位。

葛霖以為這樣方便好用的藥劑,應該是冒險者的常備葯。

結果事實不是這樣。

它只對水系魔法師,或者普通人是有用的。這種打破體內魔法平衡的藥劑,人們會謹慎使用。老庫薩是風系魔法師,兩位戰神殿祭司更是沒有使用魔法藥劑的習慣,事實上這位騎士送東西來之前,老庫薩正不抱希望地尋找著。

「感謝公主殿下的慷慨。」

老庫薩還在猶豫,格蘭特祭司已經伸手把藥劑接了過去。

風系法聖擔心欠下人情,偽裝身份的、不是光頭的戰神殿祭司毫無畏懼。

——不,應該說就算身份暴露,戰神殿也不會承認這筆欠債。費南多大祭司一生只敲詐人,還沒有誰能從他這裡撈到好處。

格蘭特祭司一手按住俄國人的下巴,輕鬆地把藥劑灌了下去。

「我的天!」

俄國人懷疑眼前這個人是用抓熊的力氣摁著自己。

維吉莎的神念沉睡,等於「系統」自動關閉,語言翻譯功能沒了。他與格蘭特根本無法交流,眼神一直向葛霖這邊瞄著。

裝作硬心腸不出聲的葛霖:……

嘉弗艾這樣的眼神,哪怕是一座山,也讓人覺得柔軟,一米九的大漢這種表情,只有毛骨悚然的感覺。

葛霖無力地揉額角。

他們還在湖邊,沒有離開。

事情要從金堇帝國的彌琳娜公主叫住他們說起,這位公主誠懇地建議他們停留一陣,她可以提供魔影嘉弗艾的食物。

伊羅卡看著山一樣的貓,正要拒絕,金堇帝國的軍隊就扛來了一箱密封的雷鰻肉。

箱蓋還沒打開,嘉弗艾的腦袋就跟著轉了過去。

簡單腌制好的雷鰻肉散發著一種清甜的香味,近似櫻桃成熟后的迷人氣息。這是金堇帝國的特產,也是西萊大陸最美味的一道食材,雷鰻肉曾經是只有神靈才能享用的東西。因為偷吃雷鰻肉被處以極刑的奴隸漁民,他們的屍骨多得可以填滿一座神殿的地基。

這是連科維爾莊園都沒有的菜肴。

因為金堇帝國限制雷鰻的出售,所有捕撈點都被掌握在帝國手中。雷鰻是六級海獸,每年秋季集體溯游而上,產卵之後才會失去魔力,變得容易捕撈,這時也是雷鰻肉質最肥美細嫩的時候。那些在海上被零星捕獲的雷鰻,必須經過一場搏鬥,付出的代價大,偏偏滋味也差一截。

嘉弗艾眼珠都不轉了,它死死盯著箱子,喉嚨里滾動著甜度發濃的叫喚。

當然了,撒嬌什麼的,只是嘉弗艾的錯覺。

真實的威力讓所有人脊背發毛,彷彿骨頭被一塊巨大的海綿擦過,止不住地哆嗦。

伊羅卡沒有表情地盯著嘉弗艾。

葛霖回想起這個畫面,就忍不住要笑,他敢打賭所有人都猜不到,巨貓疑似精神魔法攻擊的吼叫是撒嬌想吃東西,而戰神的冷漠是因為付不起雷鰻的價錢。

星辰神殿的人最終離開了。

老庫薩與兩位戰神殿祭司找過來的時候,金堇帝國的雷系法聖正攔在彌琳娜公主的面前,又扛了第二個箱子過來,裡面是新鮮的山雞肉。

因為嘉弗艾的叫聲愈發「兇猛」,金堇帝國的人誤以為魔影嘉弗艾不滿意。

雷系法聖也是這麼想的,面對傳說中的凶獸與傳說中最喜怒無常的神,雷系法聖恨不得拿起面具蓋住自己弟子的臉,免得出現什麼意外。

彌琳娜長得太好了,這給她惹來很多麻煩。

在古神統治西萊大陸的年代,國王的女兒無論美醜都要送給神靈做僕人。像彌琳娜這樣的長相,估計活不了多久,眾神把她當成玩具,而嫉妒的女神可能會直接殺死她。

彌琳娜是幸運的,她出生的時候,西萊大陸已經沒有神的蹤跡了,唯一的一位神還是一位仁慈的女神。她又是金堇帝國的公主,大陸第一強國,不會因為國力衰弱,作為政治聯姻跟利益交換的砝碼,被迫出嫁。她還是岡薩四世的第一個孩子,擁有第一繼承權,更有出眾的天賦跟聰明的頭腦,在民眾中呼聲很高,即使是皇帝也不能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扣罪撤換長女的優先繼承權。

這些都是表面上的優勢,實際上彌琳娜的處境並不樂觀。

雷系法聖小心翼翼地解釋:

「……湖裡藏著傳說中的厄運石,這個消息在多年前帝國就知道了,星辰神殿想要把它打撈上來,而我國陛下把這個重任交給了彌琳娜公主。說是為了不讓厄運石落在星辰神殿的手上,但我國陛下對厄運石也有一些想法,對此,彌琳娜公主並不贊同。陛下是她的父親,統治著這個帝國。」

雷系法聖圓滑地把責任撇清了,又拿出誠懇的姿態。

「如果今夜沒有發生這樣的意外,神殿與帝國必然有一場慘烈的爭鬥。會有很多人死去,而這些人都是彌琳娜公主的屬下、是她信任的人、是在政治立場上親近她的高階魔法師與鍊金術師。您避免了這次意外,我們發自內心的感激。」

雷系法聖彎著腰,他頭髮全白,看得人心生憐憫。

葛霖沒有忘記這位法聖在湖面上與教皇對戰時那聲勢驚人的景象,倒不會這簡單幾句話就拐得幫他們說話了。不過雷系法聖表示恭敬的解釋,倒是給了嘉弗艾享用美味一個完美的理由。

——人類獻給神靈的祭品多種多樣,神殿更是常年接受捐贈。彌琳娜拿出東西,就是用來「敬神」的,只是他們沒有一個人知道,戰神是從不接受這種「禮物」的。

伊羅卡看著彌琳娜公主,似乎在估量雷系法聖話里的真實性,後者異常緊張。

如果不是伊羅卡的容貌,雷系法聖肯定想盡辦法把自己弟子帶走,絕對不會在這裡多留一分鐘。

最終伊羅卡取走了一部分山雞與雷鰻,加起來連半個箱子都填不滿。

老庫薩代為解釋給雷系法聖聽的說辭,是儲物空間有限,放不下。

一轉身,老庫薩就拿出一根禁魔項圈。

「哪兒來的?」

「德奈給的贖金,這是其中一個。」格蘭特祭司拍了拍自己的儲物戒指,顯然對土系法聖給的東西很滿意。

巨貓看到禁魔項圈,非常抗拒,不滿地叫著。

「嘉弗艾,你要明白一件事……你變小了,這些東西可以吃三餐,以你現在的體型,就算把兩個箱子都拿來,也不夠你吃一頓。」

嘉弗艾陷入了沉思。

老庫薩很想趁著嘉弗艾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把貓變小,然而彌琳娜公主總是在不遠處看著嘉弗艾,目光熱切得連老庫薩都感覺到了。

這邊冰霜藥劑已經起效,俄國人的眉毛頭髮直接結了一層霜,他一張嘴就吐出白氣,眼神發直,恍恍惚惚的。

「走了一個土系法聖,又來了新的包袱。」塔夏祭司把人扛起來,低聲抱怨。

葛霖摸摸鼻子,知道俄國人不可能給什麼飯錢船錢路費,他只好說:「還有一些話要問他,等到他傷勢差不多了,就把人送到冒險者公會。」

去參加語言課程班。

維吉莎的神念沉睡了,但是她的神力還是存在的,如果俄國人遇到危險,把神力消耗完了,他就會面臨死亡的厄運。這些神力可以保護他,同樣也阻撓了他返回地球。

作為一個地球人,身體里本來沒有魔法元素,都是「系統」的影響。而把系統徹底清除,又會死。這是個無解的問題,俄國人已經是運氣最好的一個人了。

「等一下我們坐船從這邊走……」

老庫薩找東西的時候順手把地圖也翻出來了,攤開給眾人看。

「要去北方荒原,這條河流是最近的路,只是一路上都是偏僻的森林,岸邊與河裡的魔獸比較多,不過我們應該不用擔心這些問題。」

老庫薩說完,伊羅卡仔細把水系分布圖看了一遍,然後點頭認同。

一千年過去,河流出現改道,有的甚至乾涸消失了。

老庫薩說的河流,就不在伊羅卡的記憶里。

「那麼只剩下一個問題了,怎麼在這麼多人面前,把貓變小?」葛霖無奈地指了指身後。

嘉弗艾趴在地上,眼睛隨著彌琳娜公主轉動。

它在看什麼,別人原本不可能知道,但是嘉弗艾的眼睛發光,就像舞檯燈一樣追著彌琳娜打光,怎麼能發現不了。

「難道嘉弗艾是看上這位公主了?」葛霖心情複雜地問。

「不。」伊羅卡也很頭痛,語氣沉重地說,「它喜歡彌琳娜腰間那根鞭子。」

雷系武者用的長鞭,鑲嵌了晶石,流轉閃爍著光亮。

如果有人抓著這根鞭子搖晃,讓嘉弗艾伸爪去勾,它大概會更高興。

「尊敬的、無可戰勝的魔影閣下,你需要這件東西嗎?」彌琳娜很敏銳,她拿起鞭子,嘉弗艾立刻伸長了腦袋。

葛霖差點驚得喊出聲。

千萬不能動!如果嘉弗艾激動地一撲,玩起這個逗貓棒,絕對會引起山體滑坡!

「我願意尊您為神。」

彌琳娜為眼前這隻魔獸的強大氣息沉醉,她試探著把鞭子遞了上去。

嘉弗艾立刻笨拙地接過來,因為鞭子對它的爪子來說太小了,只能小心翼翼地卡在爪縫中間,隨後它高興地回頭去找伊羅卡。

「喵!」

主人,來玩!

作者有話要說:彌琳娜:????

不,說好的強大魔獸呢? 西萊大陸各地的氣候並不相同。

按照曆法,現在是雪時季,也就是葛霖理解里的冬天。

除了地理原因,西萊大陸的氣候還要受到魔法元素的影響。比如大陸西面的烈焰峽谷常年炎熱,附近好幾座小城裡連一個水系魔法師都沒有。人們的生活方式與衣著打扮,很接近葛霖概念里的熱帶居民,區別只在於膚色沒那麼黑。

與之相對的,是自由之城的丹朵。

這座海港城市四季如春,這是受到了風元素與水元素的共同影響

並不是所有位於海岸線上的城市都是這樣溫暖,關於這裡面的學問,老庫薩可以翻出一人高的各種典籍,對葛霖侃侃而談魔法元素與地理環境對氣候的影響,尤其是風元素的奇妙性。

葛霖拒絕在異世界學氣象魔法。

許多辭彙他根本聽不懂,更不要說搞明白了。他的武技課程又多了新內容,保命的本事還沒學會,氣象魔法什麼的還是算了吧。

葛霖的記憶力很好,可是人腦跟電腦還是有區別的,人的精力也是有限的。或許真的有那種每天只睡三小時,什麼都會什麼都愛學的天才,反正葛霖沒有見過。

至於神……

葛霖表示,當初學語言課程的時候,伊羅卡也沒有表現出「非人」的那一面,有時候學習進度跟辭彙掌握量還不如葛霖呢!

冒險者公會的語言課教師曾經說,葛霖是他見過的最聰明學生。

當然了,在一群連西萊通用語都不會說的人裡面拔得頭籌,也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

葛霖覺得語言課老師認為的「聰明」,其實只是地球中國式的背誦考試法,如果西萊通用語不是學了之後馬上就用,葛霖懷疑自己會在三個月之後,把這些東西忘記一大半。不然他也不會連滲透壓的圖都不認識,差點錯過聖煉金師奧維薩的遺言提示。

冷風呼呼地吹,河流兩邊的樹木飄著落葉。

糰子大小的嘉弗艾在甲板上跑來跑去,扑打著這些落葉、

河道很窄,有些樹冠已經伸到了船隻上方。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情況,樹上生活著很多魔獸,它們都有可能跳過來發動忽然襲擊。

老庫薩打開了魔法防禦罩。

這艘船是三天前金堇帝國的雷系法聖硬塞過來的,老庫薩拆掉了一些華而不實的裝飾部件,把它改造成更加適合在內陸河道上航行的平底快船。

改船沒有耽擱多久,那天黎明時分,他們就啟航了。

彌琳娜公主代替她的老師送行了一程,她的表情很複雜。

自從親眼看到嘉弗艾為了玩鞭子,主動配合使用禁魔項圈,瞬間縮水成一個可以揣在懷裡的黑糰子后,這位帝國第一繼承人就受到了巨大的衝擊。

因為金堇帝國皇室危機與帝國上層的政治鬥爭,彌琳娜養成了堅毅果決的性格,而且很不喜歡柔弱膽小的生物。

包括可愛天真的小孩、膽怯羞澀的姑娘、毛茸茸的小動物……特別是這樣需要主人餵食,要主人陪伴玩耍,食物與飲水都必須細緻否則就會生病的小東西。

彌琳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強悍的凶獸說變就變,簡直毀掉了她對「魔獸」的全部認識。

她的糾結,嘉弗艾一點都感覺不到。

黑貓對閃光鞭子的興趣來得快,去得也快,玩了沒一會就棄置身後,蹲在湖邊觀察老庫薩折騰船。它認為這是一塊全新的領地,需要看守。

葛霖他們自然不會就這樣「黑掉」彌琳娜的武器,當伊羅卡發現嘉弗艾已經對這件玩具沒有興趣之後,就把鞭子交給了格蘭特祭司。

作為戰神殿的祭司,不得不為自己信奉的神養的貓,收拾殘局。

格蘭特把鞭子送還給彌琳娜。

——供奉給神的禮物,被玩弄一番後退回了。這大概是西萊大陸從未見過的一幕。

這條長鞭的製作並不容易,是幾位鍊金術師的傑作,彌琳娜也不能把它丟掉,或者硬塞給格蘭特祭司,讓它充當嘉弗艾已經厭倦的玩具。那麼它的下場,除了被咬斷撕裂,就是躺在儲物戒指里,再也不見天日。

彌琳娜默默拿回了鞭子。

葛霖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不過看到她糾結沉默的模樣,就知道她還沒從這個打擊里恢復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