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座古山屹立,宛若遠古的巨人在睥睨凡塵一般。

萬物劍心蔓延,迅速感受到無盡的危機從古山中傳來,這裡的每一座山都不同凡響,全是大凶之地,選擇任何一座都沒有區別。

壤駟塵決道:「不朽閣選擇第四座山!」

說著,他帶著四名長老飛掠而去,轉眼間身影就融入了漆黑的夜空之中。

陰陽殿的一群人默不作聲,但選擇了第三座山。

只剩下十名兩大書院的弟子了。

林慕昭眯著美眸:「我們需要兵分兩路嗎?」

東方凜兒微微一笑:「自然,每座山存在都有其意義,我們的人數足夠,剛好可以同時探索兩座山,這麼一來,我們能尋得的機緣就不輸給這些邪道中人了。」

「也好。」

李清音淡然笑道:「我和步少俠、慕昭師姐、陸青書師兄走第一座山峰,你們剩下的六人走第二座山峰,如何?」

東方凜兒皺了皺眉,明顯實力不均,最強的幾個都在我們這一隊里,不過她也沒法說什麼,這種事情強求不得,只得點頭道:「那你們小心了。」

也不知道這句話有沒有深層含義。

東方凜兒等六人一走,我馬上說道:「走吧,事不宜遲,我們去看看這燭龍墓里到底藏著什麼樣的玄機和兇險。」

「嗯!」

李清音在我們一行人中實力最強,也走在最前方,一雙秀眸看著古山中的一切,最終帶著我們一起降臨在一座山峰上,四周眺望一下,場景有些嚇人,群峰如林聳立,霧海繚繞,這一片古域怕是已經千萬年沒人來過了。

「小心了。」林慕昭低聲道。

我和陸青書立刻拔出寶劍,準備迎敵。

……

「吱吱……吱吱……」

山脈深處,傳來了一聲聲令人心寒的聲音,劍道天眼看去,可見一道道碩大的身軀正從山體內部衝來,並且氣息暴戾,十分驚人。

「小心,至少是六階蠻獸!」

六階蠻獸,實力可比肩元靈境圓滿,而且來的不止是一隻,可見這地方確實兇險。

很快的,密林中出現了一個個身影,它們極速跳躍而起,居然能夠飛天,化為一道道白光撲了過來,那是一隻只體型碩大的老鼠,頭尾長度足足有十丈,張開血盆大口,頓時空間規則一點點的崩塌,形成了一個可怕的黑洞漩渦。

「是吞天鼠!」

至少數百隻吞天鼠一起發動攻勢,整個上空的空間都快要一起崩塌了,一片血色,這場面看起來實在是有些駭人。

李清音祭出儒聖劍典,周圍金色文字彙聚成海,爆發出一道道熾烈劍氣轟向了吞天鼠群,而我也祭出了七彩聖魂,戰劍一掠,爆發出氣動山河和潛龍出淵兩式,天人合一,威力驚人,立刻震得十幾隻吞天鼠受傷出血。

林慕昭長劍一揚,劍心合一的一劍斬了出去。

唯有陸青書,他雖然也是半聖境,但實力弱於兩位聖女,甚至比起我也弱了不少,只能揮劍擋住三隻吞天鼠,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空間不斷崩塌,山巔上已經形成了一個範圍數十丈的黑色漩渦,空間規則符號被吸引,那一方的空間完全崩塌了。

「找機會走!」

李清音單手一推,鳳凰法手段展現,一道火凰沖入吞天鼠群中,燒殺了數十隻,但更多的吞天鼠撲殺而來,形成的空間崩塌居然將她演化出的下一隻火凰給吞噬了!

「這些畜生!」

陸青書連續揮劍,劍罡陣陣如風,但卻依舊擋不住,很快的就身形不由自主了,被瘋狂的吸納向了空間崩塌的黑洞之中,大驚失色。

「陸師兄!」

我來自心底的一片寒意,想也不想的抬手祭出真龍術,一聲龍嘯之後,金色龍爪直接捲住了陸青書的身軀,以擒龍手的手段把他從即將進入崩塌空間的身軀拉回來,但饒是如此,陸青書的手臂上依舊出現了一層層剝落傷口,血跡斑斑,這場面太嚇人了。

「這是一整個吞天鼠的族群,我們應付不了,你們快走,我馬上就來。」

李清音踏著霧海,渾身迸發出驚艷的鳳凰法光輝,長劍掠空,揮出千萬道劍意,與吞天鼠群正面抗衡,但絕對堅持不了多久。

「走!」

帶著陸青書、林慕昭,飛速沒入群山之中。

身後,一聲爆鳴,整個天空都彷彿消失了,原本屹立的一座山頭完全消失於崩塌的空間漩渦里了。 一道千仞絕壁前,林慕昭粉臂推出,無數符號閃爍,形成了一道道漣漪,將周圍鎮封、偽裝起來,很快的,李清音也走入了漣漪之中,身軀煥然消失在外界,一雙美眸中充滿笑意,道:「慕昭師姐的水澤世界居然已經煉化到這種地步了!」

林慕昭手掌平舉,指間上存在著一滴水,而水滴之中居然倒影著我們四個人的身影,顯然,我們如今已經置身於天地之間的一滴水中了,這滴水是一種法器,林慕昭的藏身法器,也是李清音口中所說的水澤世界。

「唧唧……唧唧……」

空中,嘈雜的聲音飛奔而過,是吞天鼠群從空中橫貫而過的身影,形成了一條黑暗河流,周圍的空間規則不斷被吞噬、崩塌,十分恐怖,這裡的每一隻吞天鼠都是六階蠻獸,換言之,可以煉化出一滴價值連城的六階蠻獸靈液,但它們的實力太強了,此刻誰也不會把它們當成修鍊資源。

「鼠群處於外山。」

李清音看著遠方,美眸中閃爍起一個個劍道規則,流光溢彩,過了半晌之後接著說:「看來……這些鼠群是有人刻意養在外山的,目的就是斬殺那些試圖進入燭龍墓深處的修士,我們差點就中了招了。」

陸青書點頭:「沒錯,這些吞天鼠對空間規則的洞悉,遠在我這個半聖境初期修士之上。」

林慕昭輕笑:「陸師兄何必妄自菲薄,吞天鼠之所以能吞天,就是因為能洞悉空間規則,引發空間的崩塌,連天都吞得下去,這是它們與生俱來的力量,而我們上界修士則不同,我們洞察天地大道的奧妙,激發自身的潛力,成就一定會在吞天鼠這種孽畜之上。」

「嗯。」

陸青書頷首,沒有多說什麼,而林慕昭之所以會那麼說,也只是為了安慰一下陸青書,畢竟他身為一位上界年輕王者,道心必須穩固,如果因為在這裡被吞天鼠打敗,自信動搖了,可能會對他以後的成長造成十分不利的影響。

「清音,你看到什麼了?」我低聲問道。

她搖搖頭,離我很近,甚至能聞到淡淡秀髮幽香,道:「這些古山之中有屏障,我的劍道天眼看不透,要不……你試試?」

「嗯。」

我沉吟一聲,劍道規則在靈墟中湧入雙眸內,轉眼一縷縷符號交織,頓時眼前變得一片通明起來,一重重古山在眼前開始分離、拆解,但就在目光接近山體十丈內的時候就被一重規則給阻擋住了,無法再寸入,無論如何努力,依舊沒有成功。

「不行,我也看不透。」

李清音絕美仙顏上湧出一絲希冀,道:「燭龍墓內果然藏著天機,看來已經不僅僅是燭龍隕落之地那麼簡單了,能養一群吞天鼠當成守墓者,這燭龍墓里一定有一個十分神通之人。」

林慕昭紅唇輕啟:「這才是真正不妙的地方,或許燭龍根本就沒有死,我們來了也只是自投羅網罷了,或許……在鼠群的攻擊下,凜師妹等人已經遇到一些危險了。」

「但我們已經身在燭龍墓內了,別無選擇。」李清音輕笑:「師姐,我們只能進入龍墓內,否則留在外界可能更加危險,鼠群隨時都會找到我們。」

「嗯,也只能這樣了。」

就在這時,我的劍道天眼所看到的畫面忽地晃動了一下,忍不住皺眉道:「等等,空間規則似乎有一些變化,這些古山之下確實有貓膩。」

「怎麼了?」林慕昭、李清音一起看了過來。

劍道天眼內,一重重岩層開始緩緩的律動起來,就像是書卷翻頁一樣,每次翻動都會形成十分堅固的規則防禦,但在每次翻頁的時候卻又形成了一道罅隙,使得人能夠看到燭龍墓深處的世界,那裡與外界有天壤之別,沒有沉甸甸的壓抑氣息,卻有著別然風韻的壯麗山河氣象,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卻讓我有些神往了。

「步少俠,你看到了什麼?」李清音有些期待的問道。

「燭龍墓深處的時間,或許有機會進去了。」我深吸一口氣,道:「清音、師姐、陸師兄,我剛才匆匆一瞥,看見了燭龍墓深處的入口,就在我們正前方的這座古山裡,或許我們躲開鼠群的攻擊,能有機會進入真正的燭龍墓。」

「你是怎麼看到的?」李清音有些不解。

「吞天鼠的能力是空間規則崩塌,而燭龍墓外圍的禁制則是空間規則不斷重新構建而形成的。」我解釋道:「還記得我在西湖論劍上獲得的五道劍靈意志規則嗎?其中的一道就是空間規則劍道,剛才我正是催動了這種力量,所以看到了真相。」

林慕昭美目圓睜:「師弟,你有信心帶我們進入燭龍墓?」

「可以試試,機會在五成以上,就算是進不去,我們也大可以重新再回到水澤世界躲避鼠群的追殺。」

「好,什麼時候試?」

「空間規則構建有一個周期,我們先不急,觀察一下再說。」

「嗯。」

靜靜的等待了近大半個時辰,終於,古山深處的空間規則開始進行繁複的演變,「書卷」再次開始迅速的翻頁了。

「就是現在,跟我過去。」

我大喊一聲,立刻衝出了水澤世界,朱雀身法催動,整個人化為一道雲煙貫穿霧靄,附在了古山的一道紋理之中,這道紋理很大,形成了一條山溝,當身後李清音、林慕昭、陸青書都已經到了的時候,我再次向前,拔出仙骨劍,輕輕一揮。

「嗤!」

山溝里原本的一片霧靄像是薄紙被切開一般,瞬間分離,一團團熔漿般的火焰滾滾而來,令人心悸,這是十分雄渾的地火!

「小顏!」我下意識的急忙道。

蘇顏深諳火法則,這種能力李清音完美繼承,下一刻她俏麗的身影便擋在了我身前,儒聖劍典力量迸發,一縷縷文字蘊藏劍意化為了一道劍壁保護著眾人,一起向著滾滾火焰中飛去,小小的山溝卻像是另有一方世界般,足足飛行了一炷香的時間也沒有到頭,反倒是火焰越發的濃烈,以至於李清音已經香汗淋漓了。

「到了。」

正前方,出現了一道道空間規則律動,空間不斷的崩塌與重新構建,就像是一張紙被神秘力量震碎,卻又飛快復原一樣,伴著這種空間規則的還有整個空間的流轉,也就是之前的書卷翻頁,而每次翻頁時眼前便呈現出了一派絢爛瑰麗的景象,像是仙境世界一般。

能掌握這種規則變化的人,恐怕是真的有大神通了。

「你們,抓住我的肩膀。」我低聲道。

「有信心嗎?」林慕昭問。

「試試!」

「好。」

一時間,三隻手齊齊的抓住我的肩膀,其中兩隻手酥軟嬌柔,另一隻則相對有力一些,我則沉住氣,不斷的觀察規則的變化,糅合空間規則的奧妙,直到將一切規則演化都看清楚了,之後,這才猛然沖了出去,帶著三人猛然踏入一片火海之中。

「唰——」

腳下踩著的一團空間規則符號十分熾盛,剎那間就發生了重組變化,帶著我們向前衝去,身後,無數空間規則不斷崩塌,十分嚇人,甚至就連林慕昭拖曳略長的裙裾都已經逃不出去,一瞬間那一段特殊材質製作的裙擺就被崩坍中的規則所湮滅了。

「好可怕……」

她驚呼一聲,陸青書、李清音也一臉凝重,全部爆發出半聖境的聖道氣息,與周圍的氣流抗衡著。

我專心致志,腳下不斷變化方位,連續踏動空間規則向裡面闖,就在書卷翻頁的那一刻抵達這一重空間禁制前方,體內空間規則劍道力量瞬間爆發,帶著三人發生了一次長達數十米的橫移,「唰」一聲便進入了翻頁的書卷世界中。

印世神魔 「嘩——」

眼前一切都變得靜謐起來,書卷世界里的熔漿迸濺、空間崩塌畫面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鬱鬱蔥蔥的叢林、百花齊放、散發出一股股清香氣息,眼前一重重古山橫亘,充滿了令人嚮往的古韻,彷彿是已經有成千上萬年人跡罕至的古迹一般。

「終於進來了。」

林慕昭輕笑:「師弟,厲害喲……」

李清音神色凝重,道:「雖然進來了,但也只是剛剛開始而已,要加倍小心了,陸師兄,你的傷勢現在如何了?」

「小傷,已經不礙事了。」

「那就好。」

話音未落,她一雙秀眸似乎看到了什麼東西,立刻一手一個抓住我和陸青書的衣領,帶著我們飛速下沉,低聲道:「小心,有東西過來了!」

林慕昭再度開啟水澤世界,將我們全收入其中,這一滴水珠懸挂在叢林中一棵古樹的樹冠樹葉上,晶瑩剔透,但在風中屹然不動,防禦不是一般的強。

空中,雷霆萬鈞,一縷縷雷光從雲層中突起,轟入大地之中,震得整個地表都隆隆作響,更恐怖的是一種極為強烈的氣息從天而降,就在我們的目光中,一頭異獸降臨,踏出了霧海,渾身布滿了紫色鱗片,狀如戰獅,只是力量遠遠凌駕於戰獅之上,並且涌動著一種令人心悸的純血太古遺種的力量。

「一頭純血狻猊。」

李清音娥眉輕蹙,道:「一頭活著的純血太古遺種,太奇怪了,它為什麼會在燭龍墓內?」 「傳說中,狻猊也是龍之子孫之一,算是真龍的分脈之一,莫非,這頭狻猊與燭龍之間有著某種聯繫不成?」林慕昭清眸如水的說道。

李清音搖搖頭:「那也只是傳說罷了,太古年代至今這種說法紛雜多樣,不過這頭狻猊身上的戾氣太重了,屬於太古遺種中的凶獸,燭龍有掌握光陰的聖龍之稱,怎麼會在隕落之前任命這麼一頭凶獸鎮守自己的陵寢呢?」

陸青書皺眉:「清音師妹,你是說這燭龍墓或許已經是被異種入侵了?」

「不排除這種可能性,總之,我們要加倍小心防範了。」

「嗯!」

空中,狻猊腳踏雲層,喚來九天雷霆,它遠比我之前見過的任何太古遺種都要強大許多,煞氣捲動,一雙赤紅色的眸子看向大地,鼻子用力的嗅了嗅,似乎聞到我們的氣息,但一雙肉眼卻無法看透水澤世界中的奧妙,耳朵輕輕的晃了晃,尾巴輕輕搖曳,露出戒備之色,甚至就連獠牙也齜了出來,果然是凶獸,已經凶相畢露了。

陸青書有些緊張,立於水澤世界中說道:「不會是已經發現我們了吧?」

林慕昭抬起雪白手掌:「別擔心,水澤世界是師尊幫我一起煉化而成的,別說是一頭太古遺種,就算是一位封號聖者降臨也未必能發現得了。」

「嗯。」

李清音點點頭,似乎也對這件法器充滿了信心。

這頭狻猊很強,實力大約相當於剛剛點燃聖墟之火的聖者,以我們四個人聯手或許能在十招內將其格殺,但那也必然會引動整個燭龍墓世界的震動,到那時,或許會引來更多強大遺種的攻擊,到那時就追悔莫及了。

「刷……」

驟然之間,狻猊背部的鱗片一一張開,居然還隱藏著一對小小的翅翼,翅翼瘋狂震動,一時間彷彿有狂風橫掃而過一般,將周圍的叢林盡數震碎為齏粉,而水澤世界也隨著破碎的木屑與樹葉落入了一片狼藉之中。

「轟轟轟~~~」

三重衝擊氣浪席捲一整片山林,當真駭人。

幸好,水澤世界的防禦很強,即便如此也沒有被攻破。

許久之後,狻猊放棄了,騰空而起,消失在滾滾霧海之中。

……

大家也終於鬆了口氣,林慕昭輕撫酥峰,道:「嚇死我了,這個地方確實是大凶之地,堂堂的狻猊卻只是一個巡守的角色,真不知道幕後的大人物是什麼樣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