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鎚和青銅長棍。

大鎚似乎輕飄飄很隨意,可宣將軍卻絲毫不處下風,完全正面硬抗那些長棍,並且隨著時間,紫色光華不斷纏繞束縛,樊一遷彷彿身陷泥沼,雖然憤怒咆哮,可發揮的實力卻不斷下降。最終宣將軍僅僅隨意一錘。

「蓬。」便將實力大降的樊一遷給砸出了戰台範圍。

宣將軍轉頭看向夏靜芝。

夏靜芝本身煉體上就較弱,在紫色光華纏繞束縛越來越重下,恐怕隨便來一個混沌境十層高手都能擊敗他了,宣將軍也只是一邁步過去,隨意一錘,轟飛了夏靜芝。

「他的領域,一施展便有十層巔峰之威,而且隨著時間不斷變強。至少到戰鬥結束時,還沒看出他領域增強的極限。這到底是什麼法門?」東伯雪鷹見狀暗暗感慨,他的見識,根本分辨不出這是什麼法門。不過顯然很厲害。

……

第四組,宣將軍勝,蒼氏總算贏下一組。

第五組……

「啊?」

東伯雪鷹驚訝看著圓形戰台上唯一剩下的綠衣少女。

「樊墨竹?她贏了?」東伯雪鷹吃驚,樊墨竹贏下這一組,固然有兩個對手都較弱的緣故,更重要的是,樊墨竹實力也極強,「樊三原、樊墨竹、樊一遷……他們三個實力應該是同一級數,相差並不大。樊一遷更為狂暴蠻橫,樊三原則更為平衡,樊墨竹……好厲害的劍道,感覺都直逼夏巫華了。」

整個殿廳上此刻卻是議論紛紛。

因為第二輪已經結束,五組中夏氏贏了兩組,樊氏贏了兩組,蒼氏贏了一組。

「哈哈,夏氏樊氏各贏下兩組,蒼氏贏下一組,如今夏氏積攢了五金鼎,樊氏積攢四金鼎,蒼氏積攢兩金鼎。」風宸大尊朗聲道。

蒼氏的兩金鼎,都是宣將軍得到!

樊氏,東伯雪鷹也貢獻一半之數。

夏氏……整體實力太強

「暫且歇息,諸位且都恢復實力了,便可開始第三輪,也是最後一輪。」風宸大尊說道,剛才搏殺中好些都是重傷,或者心力損耗太大,都需要時間恢復。

******

大殿之上。

夏皇笑吟吟看向旁邊的樊祖:「樊兄,按照三族之爭的規矩,這第三輪卻是讓這些小傢伙各憑手段了,我夏氏這一代不但出了夏法陽、夏巫華他們兩個小妖孽,我自己都不知,程遠這孩子都練成了《大道歌》。雖說你樊氏的那個應山雪鷹,還有蒼氏的蒼宣都很厲害,可他們都僅僅只有一人!而我夏氏這邊的三個後輩都極強,到時候成就累加,加上前兩輪我夏氏本就佔優,恐怕十有**是我夏氏要獲勝了。」

以夏皇謙虛的態度,說是十有**,實際上堪稱板上釘釘了。

「樊老弟,你樊氏連輸了五次,這第六次也要輸嘍。」蒼帝哈哈笑著。

「哼,六次……這一次,夏氏出現了三個妖孽小傢伙,比前五次都要強。」樊祖也皺眉。

他對應山雪鷹很有信心。

覺得一對一,足以橫掃!

可是終究才一個而已!樊三原他們幾個也算夠優秀,可和『夏法陽』『夏程遠』這種妖孽比,就差了些了。

「不管怎樣,輸了就是輸了,連輸六次。」夏皇揶揄笑道。

他們並不是太在意輸贏。

只是他們這種無敵存在……讓他們產生樂趣的事也不多了,讓老友『再破紀錄』一次,讓夏皇、蒼帝都覺得很有趣。

「別急,還沒到最後時候!」樊祖淡然道,他表面淡然,內心卻也隱隱明白,這次三族之爭怕是沒指望了。

……

歇息時,殿廳上還奉上各種珍稀美酒,這酒水喝下去也溫養精神滋養肉身,一個時辰后,個個狀態都恢復到巔峰。

「三族之爭到如今,便只剩下最後一輪。」風宸大尊微笑著道,「第一輪是比的心靈意志,第二輪是比的三大家族培養出的弟子的整體實力,可是我等修行者,個體實力才是根本!一名超級強者,一個橫掃一群才是最常見的,所以這最後一輪便是讓三大家族這些混沌境個個可以傾盡全力。」

「嘩。」

風宸大尊一揮手。

殿廳中央立即浮現了連綿的若隱若現的十五座洞天世界,「等會兒,你們十五位分別進入一座洞天世界,到時候會有夏皇親自施展手段,降下一**敵人。」

「擊潰第一波敵人,便可得一金鼎。擊潰第二波敵人,便可得二金鼎……依次下去,擊潰九波敵人,便是九金鼎!」風宸大尊笑道,「三大家族派出的子弟,最後得到的金鼎盡皆累加,三輪也累加,按照總數,最多的獲勝。」

「我記得上一次三族之爭,能擊潰第一波敵人的,也僅僅才六位吧,擊潰第二波敵人的僅僅只有兩位。」風宸大尊笑道。

夏氏、樊氏、蒼氏子弟們,大多都早就了解。

最後的考驗極難。

被選中來參加三族之爭的夠厲害了,可大多都連第一波都贏不下!至於第二波?大多數三族之爭,最妖孽的也僅僅擊潰第二波敵人!

至於風宸大尊說的『擊潰九波敵人』?

歷史上從未有過!

三族之爭漫長歲月至今,最厲害的也才擊潰四波敵人!

「拼吧,你們五個每一個都要拼。」奎辰君主急切傳音,「你們其他四個最起碼得贏下第一波敵人,而飛雪上客卿……希望你能贏下三波敵人!」

樊一遷、樊三原、薩隆王等一個個都肅然。

他們三個至今還沒給樊氏爭得一金鼎,他們個個都是極驕傲之輩,自然心中憋著一股氣。

「我縱橫冰原部落,難道來到夏風古國,三輪比試次次都失敗?不!」薩隆王很不甘心。樊三原、樊一遷也是戰意熊熊,樊墨竹沉默著,東伯雪鷹則是平靜坐在那。

「好,你等個個且都進入洞天世界吧。」風宸大尊朗聲道。

齊刷刷的。

十五位混沌境個個起身,也不搶,夏氏中央、樊氏、蒼氏兩邊,十五個混沌境都直接進入各自洞天世界! 火烈侯府存在億萬載,強者如雲,有資格算得上整個府邸高層的唯有高高在上的『火烈侯』以及眾元老們。

想要成為火烈侯府的元老……要求極為苛刻。

若是應山氏一脈子弟,正常得有『元神宮五層』實力才有資格擔當元老之位!當然也有例外,像火烈侯的三十六個子女,他們畢竟是火烈侯的親生兒女,地位就特殊些了,像『應山烈扈』這種僅僅真神主宰的都能分到頗大一份資源!火烈侯親生兒女只要達到『合一境』便可以擔當元老。

還有……

外來的客卿,必須投靠火烈侯府,完全忠誠於火烈侯府,才能得到火烈侯府的真正傾力栽培,他們至少得有『元神宮六層』實力才能擔當元老。

「什麼,出生就是虛空神?」

「這,這……」

「這是我們火烈侯府開創至今唯一一個出生就是虛空神的吧,他父親是應山烈扈?」

「應山烈扈?是侯爺的第二子?他還能有這麼厲害的孩子?」

一眾元老們都震驚萬分。

他們都不太瞧得上應山烈扈,畢竟修行者還是很看重實力的,也只是一個真神層次的廢物而已,至於戎星蘭?他們更是聽都沒聽過,現在這樣一個廢物和聽都沒聽說過的女人的一個孩子,剛一出生就是虛空神?

嗖!嗖!嗖!嗖!嗖!嗖!

一道道流光從火烈侯府各處衝天而起,迅速朝這偏僻小院飛來。因為火烈侯府佔地極廣,且有法陣壓制無法瞬移,飛來都需要點時間! 醉城傾戀 其實就算能瞬移,在合一境中能夠瞬移的也少之又少,界心大陸的壓制,可比混沌虛空壓制大太多了。

混沌虛空的五大聖界,終究是破碎之後或是殘片,或是宇宙神開闢。根本無法和界心大陸比。

「這就是那孩子?」有離這偏僻小院較近的,僅僅數個呼吸就飛到的,站在半空中遙遙看著那小院內引起龐大的天地之力漩渦光柱的圓滾滾紅色肉球,這紅色肉球上還有無數金色秘紋,金色秘紋都大放光芒,耀眼璀璨。

先趕到的兩位元老以及其他一些被這動靜吸引來還不太清楚情況的火烈侯府內高手們,都有些驚嘆看著那圓滾滾紅色肉球,那散發的金光簡直刺瞎他們的眼。

他們一輩子……恐怕都難見到出生就如此大動靜的!

原本的屋子都被洶湧的天地之力給撕碎了,主要是戎星蘭地位太低,居處屋子自然也普普通通。而此刻,戎星蘭和女兒應山溪月還有那位女僕,都有些呆呆傻傻看著那引起恐怖天地之力漩渦光柱,又大放金光的圓滾滾紅色肉球。

如此動靜,把她們都嚇住了。

「嗯?」

侯府內一座大湖泊內,有著一條條龍獸在其中游著,在岸邊,一位紅髮男子坐在那垂釣,釣竿下散發一圈圈無形波動,吸引著那些龍獸,忽然他露出喜色猛得一拉釣竿,嘩——一條巨大的紫色龍獸被釣了上來,這紫色龍獸竭力掙扎著,驚恐萬分。

「將這紫血龍獸拖下去,做一桌美味。」紅髮男子笑呵呵道,忽然他表情微變轉頭看向了整個火烈侯府的角落,那裡較為偏僻,不過耀眼的天地之力漩渦光柱以及隱隱的金光,讓紅髮男子不由露出喜色,跟著他就得到了陣靈的傳訊——「應山烈扈之子出生!出生為虛空神,母親戎星蘭!」

紅髮男子頓時大笑。

「哈哈哈……」

笑聲如奔雷,滾滾響徹天際。

「烈扈那小子,還挺能生啊。出生便為虛空神,我火烈侯一脈還從未有過。」紅髮男子火烈侯心情大好,隨手一甩釣竿,那掙扎驚恐的紫色龍獸便又墜入湖泊中,顯然火烈侯心情極好,讓那條紫血龍獸逃過一劫。

「走。」

紅髮男子火烈侯直接瞬移消失不見。

作為整個侯府最高主宰,雖然法陣鎮壓禁止瞬移,可他能輕易操縱法陣,自身卻不受壓制。而混沌境巨頭每一個都是能瞬移的,輕鬆就趕過去。

「呼。」

紅髮男子火烈侯來到了那偏僻小院旁的半空中,看著下方那大放金光的圓滾滾的紅色肉球,再看到僅僅天地之力漩渦光柱就能攪碎的屋子,火烈侯瞥了眼一旁有些傻獃獃的戎星蘭母女和女僕:「看來我火烈侯府這位小公子,母親似乎很是尋常呢。」

「侯爺。」已經趕到的兩位元老連恭敬行禮,一旁離的近的其他高手們也是一驚,連心顫恭敬行禮:「侯爺。」

「侯爺?」

頭腦還有些發矇的戎星蘭、應山溪月以及女僕也看到了半空中接連趕來的身影,以及那位紅髮男子,周圍都是恭敬行禮喊侯爺……戎星蘭他們自然猜出,這位就是整個火烈侯府傳說中的存在,她們之前甚至都從未見過的混沌境存在——火烈侯!

……

元老們在一個個趕來,他們也將這重要消息傳遞下去。火烈侯府前所未有的嫡系血脈一出生就是虛空神,如此大事傳播自然快。

大夫人禪玉雁真在府邸內地位比她丈夫都略高,畢竟她自身都是元神宮四層實力,也是來自於王侯家族,她的大兒子也更是達到合一境。她如此地位,自然也很快得到了消息。

「雁真妹妹,恭喜啊,聽說這個剛出生就是虛空神的孩子,是你男人應山烈扈的孩子呢。」

「雁真妹妹……」

「雁真,是應山烈扈和戎星蘭的孩子,出生便為虛空神。」

她的人脈,迅速接連得到了三條訊息。

這讓大夫人『禪玉雁真』臉色瞬間變了,她原本還坐在廳內靜等田管事來回稟。

「什麼?田管事不是去送葯了么?怎麼那賤婢立即就生下了孩子,而且一出生就是虛空神,之前不是說才僅僅真神尊者嗎?」紅衣女子『禪玉雁真』此刻真的慌了,以她的心境都控制不住表面臉色都變了,可見她的驚恐程度。

因為她清楚,一個出生就是虛空神的孩子,火烈侯府從未有過!侯爺恐怕都會無比關注。連應山氏宗家那邊也定會派遣高層前來。這是整個應山氏的大事。

一旦發現她做的手腳……

要對胎兒下手?

她就死定了。

紅衣女子一咬牙,便迅速朝外走去,她身影都化作幻影,畢竟她丈夫應山烈扈這一脈都是住在這一片!田管事如果回來,路線她也猜得出,便立即趕過去。

很快,僅僅十餘個呼吸時間。

紅衣女子便看到了正走來的田管事。

「夫人。」田管事一看到夫人,便立即恭敬道,「禮物已經送了。」他身份卑微,雖是管事,卻也依舊只是僕從。他還不知道戎星蘭肚子里的孩子已經出生,且還是虛空神。

「哦?」紅衣女子微微一笑,「我去看看星蘭妹妹。」

說著她便和田管事擦肩而過。

田管事愣愣站在原地。

而後身體悄無聲息開始破碎,化作虛無,只剩下物品殘留。

「哼,敢違逆我?算計我?死!」紅衣女子冷聲笑道,不過這一切都是表演,她是防止事情暴露有超級強者查探一切,所以已經開始儘快毀掉一切證據。

「這個廢物還說已經禮物送了?送了,那戎星蘭怎麼還生出了孩子,還那般厲害?那賤婢走了大運,不過以她卑微身份,面對侯爺眾元老,不一定敢告狀。」紅衣女子期盼著,期盼著這事情不暴露,不過希望不能完全寄托在他人身上。

「我禪玉雁真豈能就這麼栽了?」紅衣女子心高氣傲,畢竟她在府邸內離元老之位也只差一步,之前做這大事本來就比較謹慎,此刻也努力回憶,要努力彌補一切破綻。

當然,最大的破綻,田管事已被除掉! 在大夫人禪玉雁真竭力要彌補一切破綻時,在火烈城的龐大的傳送法陣處。

「嗡。」

傳送法陣出現了扭曲的黑洞般的漩渦,從中走出來兩道身影,他們盡皆穿著鑲著金邊的黑袍,遙看侯府方向。

「真沒想到,火烈侯這一脈,竟然也出了一位出生就是虛空神的孩子,難得難得啊。」

「在這之前我們應山氏一共也就誕生過兩位這樣的天才吧,都是很快就成為合一境,其中一位成為混沌境,開闢了『九龍侯府』,另一位雖然弱些,可也闖過元神宮六層了。」這兩位來自應山氏宗家的元老都笑談著。

他們也頗為羨慕。

因為出生如此厲害,代表血脈很強大。血脈越強修行越容易。那些血脈薄弱的……內觀血脈時,就彷彿霧裡看花,模模糊糊!而血脈濃郁強大的,血脈就非常清晰了。修鍊難度容易了百倍千倍。

「嗖。」

他們倆直接瞬移趕去,火烈城太過龐大,單單飛行太慢了,他們兩位宗家元老被派來……其中有一位就是能瞬移的。

很快他們倆來到火烈侯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