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把頭拔出來,還沒來得及睜眼,腦門就被給什麼東西給頂住了,透過帶著的頭盔,似乎能感覺到一絲冰冷。

約書亞顫抖著身子,緊張地說道:「不要殺我!」

對面一聲不發,只是頂著的力度有點大,讓約書亞跪著往後退了幾步,險些跌倒。

「把戴的東西摘下來,然後把手放在頭上。」一種好聽的嗓音在耳旁出現。

約書亞緊閉著雙眼,老老實實的摘下頭盔,放在一旁,然後把手舉在頭頂。

「可以了嗎?」約書亞膽顫心驚的問道。

「嗯,不錯。」少女笑了笑:「這會兒你就慫了?剛才那勇氣呢?」

約書亞睜開眼,想抬起頭,但又被對面槍口用力的壓下去,有點惱火說:「你來試試,差點炸死我。」

「誰叫你嚇我,還拿金蠍頭裝怪物,以為我不知道?」

約書亞自知理虧,不想回應,悶哼了一聲。

在沙地上跪坐一會兒后,雙方都很沉默,約書亞覺得渾身酸痛,微微扭動一下身體,背包晃蕩作響。

「咦?你背後是什麼東西?」少女好奇的問。

「沒什麼。」約書亞負氣的回答。

「你不說,就不讓你起來,或者你想死在這裡?」少女拖長音調恐嚇道。

約書亞用鼻孔坑聲:「好啊,那你動手,反正這個鬼地方我也呆不下去。」

「你還蠻頑固的,跟你開個玩笑啦。」少女收起武器,甜笑一聲。

約書亞匆忙拍打身上的塵土,抬頭望去,看著少女嬌俏的容顏,一會兒就呆住了。

「額,你叫什麼來著?」

「為什麼要告訴你?我跟你又不熟……」少女留約書亞一個背影,向船走去。

約書亞急急忙忙的站起來,追上少女,嬉皮笑臉的介紹自己:「我叫約書亞,來自嵐之城,呃,我還沒有女朋友。」

少女根本不回應,自己走到船體一側后,健美的小腿綳得緊緊的,顯露出矯健的身姿,一個躍起,爬上短梯,蹬蹬……

約書亞站在低下,大聲的呼喊:「喂,至少告訴我名字吧!」

還是沒回話,約書亞有點喪氣了,低著頭也跟上去。

一上船,明顯地發現出不同了,腳下踩的一整塊甲板,不像自然的材料,軟軟的,有一定彈性,約書亞試著蹦了一下,跳起來還蠻高的。

四周裝有防掉的護欄,材質也認不出來,甲板上全站人的話,可供20人擠成團,從船頭走到船尾,大概需要10秒,整體看起來不大,但一動起來就很靈活。

船的主桅杆上掛著黑帆,約書亞認識這個,可以通過吸收太陽能,提供一部分動力,但是主要還是靠特殊的燃料。

約書亞皺著眉頭觀察了一下,有很多不滿意的地方,但他並不打算指出來,畢竟不是自己的船。

走進船室后,少女蹲在操作台前,忙碌著擺弄設備,沒有跟約書亞打招呼,就像對空氣一樣。

「我想請你幫一個忙,事後有報酬。」約書亞站了一會兒,主動開口道。

一聽「報酬」,少女兩眼放光,望著他說:「哦?那你打算付多少?」 「一百枚原石怎麼樣?」約書亞補充一句:「純度10%以上。」

少女沒好氣的說:「你們『城裡人』都這麼白痴嗎?」

「是嫌不夠?這已經很多了呀。」約書亞扳著手指道算道。

「呵呵,懶得跟你說。」少女翻了個白眼,繼續忙自己的事情。

約書亞一頭霧水,不解的想:「沒道理啊,我看書裡面寫的,原石是外界通用的貨幣,一百枚大概可以買下這條船了……」

就在約書亞傻乎乎的站在原地,一陣冥思苦想時,哐當,金屬碰撞的聲音吵醒了他。

少女丟下一個扳手,眉毛緊緊的貼在一起,目不轉睛地看著操作台,裡面顯露出複雜的線路,似乎還有一些輕煙冒起。

「喂,你懂維修嗎?」少女一籌莫展,不經意的問了一下。

「這要看情況了。」約書亞說。

「什麼情況?」少女愣了一下,眼睛馬上眯起來:「你再戲弄我,信不信把你扔下去,第二天就變乾屍?」

「呃,那我還是來看看吧。」

約書亞眉毛一挑,將黑色背包放在一旁的空處,蹲下身,仔細的觀察。

「這裡接上,然後四方口給關掉……」約書亞快速的指著各處。

少女似懂非懂的點頭,然後按照他的指示操作,不一會兒,船上的故障維修燈就變綠了,表示已經修理完畢,隨時可以啟動。

「你還有點價值嘛。」少女拍了拍手上的灰塵,開心的說道。

「哼,這種小兒科的事情,不說別的,再來幾打,我也能應付。」約書亞昂起頭,不屑的說。

「剛才你拜託我什麼事情?」少女沖著約書亞眨了眨眼:「簡單的話,就不收你錢了哦。」

約書亞睜大眼睛,笑著說:「真的嗎?我這次出來,是想……」

少女還沒等他說完,直接打斷他:「我叫克萊爾,你是怎麼一個人來這裡?」

「呃,是這樣。」約書亞準備繼續長篇大論:「我一直以來都有個夢想,走出城,看看外面的世界……」

「那你家人呢?」克萊爾繼續插嘴道:「總不能這樣出來送死吧?」

約書亞有點無奈了,才說一句話,馬上就被克萊爾打斷,胸中好像堵了一口氣,怎麼也泄不出,於是他轉過頭,一陣沉默。

「你還沒回我話呢?怎麼就不說了」克萊爾嘰嘰喳喳的連說一大堆:「快點,你要我幫你什麼?」

「到底是我有毛病,還是你有毛病。」約書亞心想:「算了,不計較。」

「你把船開到這個位置吧,我有個朋友困在那兒了。」約書亞回頭快速的說完,把腕錶上的地圖,打開給克萊爾看。

「哦,這個地方啊,行!」克萊爾看了一眼,走到操作室,直接啟動了船。

不一會兒就到了中午,太陽爬了一定高度,沙漠中的溫度開始逐漸上升,一艘橘黃色的船,在沒有邊際的沙漠中穿行,急速的駛過一個個地域,船的V字型底部與沙子不接觸,但只要經過的地方,總留下一條深深的痕迹,看起來像一條蜿蜒前行的巨蛇……

「你這個地方怎麼一點也不熱?」約書亞好奇的問道:「看起來也沒有製冷系統呀。」

「看頭頂。」

約書亞抬頭看去,僅僅比自己高出一個頭部的天花板,上面有無數細小的白點,正扭動個不停,陣陣寒意從這些白點中湧出,仔細地一打量,嚇一大跳,原來全是半截卡在板子里的蟲子!

「卧槽,這是什麼鬼?」約書亞癱坐在地上,指著那些蟲子喊道。

「地上也有哦。」克萊爾接著說了一句。

約書亞急忙站起來,渾身雞皮疙瘩直冒,一臉害怕的看周圍,說:「你騙我的吧,怎麼會有這麼噁心的東西,能起作用嗎?」

「這是最新的東西,你們『城裡人』當然不懂。」克萊爾一本正經的說:「殼級原蟲,消暑必備。」

約書亞搓了搓手,一臉嫌棄的說道:「反正我不喜歡。」

「好了,到地方了,下船吧。」克萊爾嘴角微微上翹。

約書亞看到少女甜美的笑容,頓時腿都軟了,還準備說幾句感謝的話語,話到嘴邊還沒說出,克萊爾就走到他面前,細長的胳膊一伸,抓住衣領,硬生生給拖拽到了甲板上。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好幫忙的嗎?」約書亞掙扎幾下,氣憤的說。

「是幫你呀,已經到了哦,地圖也發到你手上,下一個聚集地也不遠,走一走就到了。」克萊爾走到欄杆旁,停了一下,然後把約書亞扔了下去,然後拍了拍手。

撲通!約書亞摔在沙地上,還沒搞清發生了什麼事情,迷迷糊糊抬起頭,克萊爾還托著腮幫子欣賞他狼狽的模樣。

「靠!賤民……」約書亞破口大罵。

克萊爾依然保持完美的笑容,還招了招手示意。

「至少把東西還我吧,我好不容易做出來的背包,還有蠍皮大衣!」約書亞喊得口乾舌燥,請求道。

「什麼?」克萊爾把小手放在耳朵上,假裝聽不到,然後輕巧的轉身,走進船室,很快就發動船離去。

約書亞欲哭無淚,只能抬起腕錶,打開地圖,發現「板牙」的信號一直在附近閃爍,於是挪動腳步,帶著無比鬱悶的心情,朝著那個方向走去。

熾熱的太陽,烘烤著大地,約書亞走十步,看一眼地圖,然後罵一遍克萊爾……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這裡都是散落的碎片,沒有一塊完整的。

約書亞找了半天,終於依靠腕錶定準了位置,信號也急速的閃動,只一看,傻眼了。

約書亞疑惑的看著周圍,緊接著大喊:「板牙!你在哪兒?」

「我我我,在這兒呢。」附近有微弱的聲音響起

「你這是什麼玩意?」 一聲音是從腳下發出的,約書亞低頭一看,眼睛瞬間紅潤,急忙蹲下,「板牙」只剩個鐵皮腦袋,原本熒光閃爍的電子眼,現在變得暗淡無光。

「都怪我,板牙,嗚嗚嗚嗚……」

約書亞剛把手放到腦袋上,準備捧起來,但觸摸的瞬間,就被表面的高溫燙出幾個泡,吃疼的原地跳個不停,又急又躁,下意識便猛踹了一腳。

哐當一聲,鐵皮腦袋悠悠的在沙地上滾了一圈,最後穩穩的停在不遠處,咔嚓咔嚓的電子音從中響起,頭頂還冒出一陣兒白煙。

「呃,你還好嗎?」

對面沒有回聲,約書亞吞了口唾沫,不停摸著後腦勺,神情尷尬,走近一看,鐵皮腦袋內破出一個大口,裡面各種精密的線板亂成一團,熾熱的太陽烘烤下,不時滋滋幾聲。

「不是吧,我真不是故意的,你這怎麼弄,哎。」

約書亞繞著轉了幾圈,口乾舌燥的,看著這鐵皮腦袋乾瞪眼。

「主人,我在這兒……」細微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約書亞眉毛一挑,心想:「我不是中暑了吧,怎麼感覺『板牙』的聲音又出現了?」

「真真真,是我,板板板牙。」

約書亞點頭微笑,果斷轉身,一個小跑,來到聲音的發源地,這次,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手掌大小的長條,四四方方,埋在沙子當中,露出銀灰色的一角。

「你不是……不對,那個腦袋是怎麼回事?」約書亞側著身子打量一會兒。

長條吱呀吱呀的發聲:「那是我的身體,我的晶元在這兒,就像你外面穿的衣服一樣,脫了也可以。」

「哦,是這樣。」約書亞忽然兩眼一瞪,皮質鞋底直接踏上去,嘴裡還含糊著說:「你想騙我?哼,快說!板牙在哪兒?」

長條一陣沉默,約書亞見狀,還得意的碾了幾下,長條深深的陷入了沙子當中。

約書亞仰起頭來哽咽幾句:「真是對不住,板牙,以後的冒險,不能帶你去了,放心我會為你報仇的。」

「主人,我的晶元設計上,語言功能確實有缺陷,如果負載過多,會出現一定問題。」沉悶的聲音從底下傳出。

「信你才怪,肯定是假的。」約書亞碎碎的罵了一句。

「您平常愛穿紅色褲衩,底邊還打蕾絲,耳朵上有兩個大小眼,那我給打上去的。」

約書亞聽到后,愣了一下,還拉開褲子瞄了一眼,然後仔細一回味,興奮的一拍手:「對了,你是板牙。」

當他確認后,就顧不上滾燙地沙子,急急忙忙的把「板牙」挖了出來,用衣袖裹住捧在手心。

「您去這個地方,要快一點,我的能源不夠用了。」

約書亞聽后,點點頭,打開腕錶上的地圖,跟著信號便走了過去,不一會兒就到了目的地,是大王號的一小片殘骸,表面是燒焦的色澤,裡面有一個圓形的小球,隱約可見幾點深紅。

「主人,請把您身上的原石投到爐子里,然後找一找附近的材料,看有沒有一個金色的蓋子。」

金色的蓋子?約書亞疑惑的四處張望,然後放下手中的「板牙」,仔細的搜尋一番,手中的腕錶射出扇形的掃描光線。滴滴,當警示音響起后,約書亞低下頭,在腳邊找到它說的蓋子,只是顏色不大對,好像偏黃一點。

「是這個嗎?」

「板牙」沒有回應,約書亞走回來,拿起長條,撥弄一下啊,半點響動也沒發出。

「唉,還是按之前說的做吧。」

按照流程,約書亞咬了咬牙,將身上的東西都掏出了,這些細如牙齒的一級原石,個個呈灰色,毫不起眼,卻是這世界上最通用的貨幣,它們可以用在任何機械上,經過簡單的轉化,就能提供強勁的動力。

打開小球的介面,把全部材料,包括「板牙」扔進去后,約書亞耐心的等待著。

小球介面關上后,整個就搖晃不停……

就在約書亞被曬的頭昏眼花時,叮的一聲,小球開啟了。仔細一看,裡面靜靜地躺著一根手指形狀的空心物品,圓潤修長。

抓起來一看,觸感冰冰涼涼,好像還能套進手指,約書亞鬼使神差的一插,正好合適。

「這什麼鬼,金手指?」約書亞把它放到太陽底下,透過反射,發出金色的耀眼光芒。

「靠!刺到眼睛了。」 一約書亞興緻勃勃的舉起「金手指」,看著它在陽光下揮灑著耀眼的金色光芒,令人迷醉的光彩。只一會兒,就不得不停下,伸出袖子抹去額頭上不斷涔出的汗水,沙漠中逐漸升高的溫度,讓人頭腦發昏。

他定眼望去,不遠處留有一條淺淺的航道,那是克萊爾船留下的痕迹,本來還很深,但沙塵無時無刻都相互堆積,很快這條航跡就被掩蓋下去了。

「這要多久才是個頭啊!」

約書亞盯著灰白的天空,嘴裡嘖嘖幾聲,迅速彎下腰,利索地將身上多餘的東西扔下,包括那頂復古的船長帽,這時候活命重要,全身上下,只留一條鮮紅的披風和貼身的內衣裹著身體,然後緩慢地朝著預定地點前進。

風沙間隙襲來,嘴唇也發白乾裂,只能緊緊的扯著身上的披風,每一步都非常艱難,抬起腳需要力氣,從沙子中拔出來也是。

約書亞走到累了,停下腳步歇息一下,突然感覺背後有點瘙癢,伸出手指颳了一下,放到眼前一看,無奈的苦笑,手指上留有一層白色的顆粒,看來汗水都隨著高溫蒸發了,只剩下這些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