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眾人就發現了不同,黃粱挑選食材重複特別多,比如鵪鶉蛋一碗,雞蛋一兜,僅這兩種數量就超過了五十,毫無疑問這樣做是為了給自己降低難度,規則之內弱化秦羽帶阿里的威脅。

反觀秦羽,有重複但都是以個論,絕沒有一樣東西超過五個,而且種類特別廣,什麼裡脊肉、豬肝、小龍蝦等等,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游的應有盡有,簡直就是一籃子動植物世界。

對此,黃粱自然是看在眼中,但他也只能厚著臉皮裝作沒看見。

不到五分鐘,兩人就挑好了一百樣食材返回小龍虎台,秦羽低頭看著黃粱的籃子笑道:「哎呦,好單調的樣子,黃兄你不用這麼偷懶吧。」

「哼,你懂什麼,同種食材之間重量也有差異,這才叫難度。」黃粱居然還面不改色往自己臉上貼金。

「好好好,你說的算,我們開始吧?」秦羽聳聳肩。

「你從你的籃子開始,我從我的籃子開始,估算完再交換,記住別把食材弄破了!」黃粱說完不再和秦羽鬥嘴,取出紙筆鋪在檯面上,拿起一枚雞蛋放在手心上下掂量,閉上眼睛仔細感知其精確重量,樣子顯得很小心很鄭重,看的許多人都跟著緊張起來。

然而,再看秦羽,差異又出現了,秦羽的動作居然很輕鬆很隨意,並沒有取出紙筆做記錄,從籃子里拿起一枚雞蛋,隨便掂了掂就放進右邊的空籃子里,接著又拿起一枚鵝蛋,同樣隨便掂了掂放進右邊的籃子里,再接著是一根黃瓜……

卧槽,什麼情況,速度要不要這麼誇張?你是在逗著玩嗎? 願你如我般情深 認真一點不行嗎?

看到這一幕,眾人都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按照正常的預想,難道不應該是身為錙銖使的黃粱更快更輕鬆更佔優勢嗎?可現在的情況卻是,反倒是秦羽表現的更快更輕鬆,速度超過黃粱三倍以上。

這怎麼可能?難道秦羽真的這麼快就完成了稱量?難道秦羽對重量的感知敏銳度比黃粱還高還強?

「這……秦羽不會在鬧著玩吧?」梁宵一臉懵比。

柳柔斜睨了梁宵一眼:「這麼重要的對決,輸一場就全完了,秦兄怎麼可能鬧著玩?你到底在想什麼?」

「不是我在想什麼,而是秦羽在想什麼?這麼隨便一掂就過,是不是太隨意了?萬一錯了怎麼辦?」梁宵苦笑著說。

柳柔一聽也沒話說了,她也的確覺得秦羽不夠認真,反正沒規定時間,又比黃粱快那麼多,放慢速度多掂掂難道不更好嗎?

廖武突然道:「你們難道沒注意,他沒有用紙筆紀錄嗎?」

對哦,聽得此言,梁宵和柳柔才注意到這一點,吃驚之餘愈發焦急,連紙筆都不用,總共兩百樣食材呢,萬一忘了怎麼辦?即便只忘記或者記錯一兩個,也足以造成難以彌補的誤差。

「除非……」廖武沒有說完,似乎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除非什麼?」柳柔追問。

「除非藝高人膽大!」廖武終於說了出來,秦羽的表現要麼是胡來,要麼就是藝高人膽大,胡來怎麼想都不可能,所以只剩下藝高人膽大,他心中又好奇又吃鯨,秦羽到底還隱藏了多少實力沒有表現出來?這傢伙到底有多強?

評審席,練冰凝表面上很平靜,內心卻並不平靜,說實話她很看好秦羽,卻並不看好這場挑戰,因為她很清楚黑龍堂的實力,更清楚龍影的實力,貿然挑戰黑龍堂挑戰龍影實在太衝動了。

這不,第一場就遇到了天大的難題,錙銖必較,重量感知掌控,這幾乎是純粹的單方面天賦比拼,沒天賦怎麼斗得過有天賦呢?所以她還是不看好秦羽。

可是此時此刻,秦羽用行動顛覆了她的想法,重新定義了天賦二字。

「老大,你看這……」楚風仰頭看向龍影,他是真的被驚到了,黃粱對重量的感知力他再清楚不過,連他都不敢在這方面和黃粱較量,但現在的情況卻是黃粱落後,這是他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的。

龍影沒有回答,而是問:「香綾,你看出什麼了嗎?」

一直不動不語宛若雕塑的楚香綾終於緩緩開口,卻依舊沒有睜開眼睛:「度量衡即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重量單位就是其中之一,所謂錙銖,遠未到極限,去舊迎新,新的極限才是命運註定的勝利。」

龍影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楚風卻一臉迷惑沒聽懂,龍雅兒更是故意重重哼了一聲醋意十足,似乎對龍影詢問楚香綾這件事相當不滿意。

二十五號小龍虎台

龍魅兒愕然之餘心也隨之放了下去,他很了解秦羽各方面都不是亂來的人,既然秦羽敢提高到如此難度,還能保持如此速度,就說明秦羽一定有絕對的自信和絕對的實力。

既然如此,還有什麼可擔憂的呢?還是擔憂一下對手會不會哭吧。

「你,你怎麼會……」黃粱將第一枚雞蛋放進右邊的籃子里,寫下重量,心中不禁有些得意,所有雞蛋都是他仔細挑選的,重量差別及其細微,只需要以第一個雞蛋為參照,稍微一掂量,就能知道輕重多少,速度會直線提升,遠遠將秦羽甩開。

然而,當黃粱抬起頭,準備欣賞一下秦羽苦苦稱量的樣子時,現實卻如同狂野的拳擊手,對著他的鼻子就是狠狠一拳。(未完待續。) ?♂,

好狠的一拳,黃粱幾乎感覺鼻子真的在流血,又疼又脹難受極了,眼珠子更是差點瞪出來。

什麼情況?秦羽怎麼會比他快這麼多?瞧這換東西的速度,簡直就像是在將食材從一個籃子轉移到另一個籃子,根本不像是在稱量。

等等,根本不像是在稱量?黃粱這才發現秦羽的手幾乎沒有停頓過,更沒有放下來過,於是他將視線往下移動,結果……紙呢?筆呢?紙和筆呢?

這是在逗我玩嗎?黃粱幾乎忍不住要抓頭髮,飛快的速度,卻一個重量紀錄都沒有,這樣怎麼可能稱的准?怎麼可能記得住?萬一記錯了記漏了怎麼辦?

「喂,別光看我,你能快點嗎?你不會是故意拖慢速度,想害我忘記數據吧?」秦羽居然還有閑工夫抬頭對著黃粱笑,說話的過程中,手也完全沒有停下,又完成了一樣食材的稱量。

「你你……你真的在稱?」黃粱實在忍不住開口發問。

「對阿,難道我看起來不像是在稱嗎?」秦羽聳了聳肩反問。

像你妹,黃粱幾乎吐血,忽然轉念一想,這樣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正所謂快而不精,秦羽這樣快速稱量,氣勢上暫時的確不可比擬,但誤差一定會隨之增大,再加上不做記錄,極有可能記錯或者記漏,任何一項差錯,都可以導致非常嚴重的後果。

「好得很,反正沒限制時間,那我就慢慢來,讓你多忘點東西。」黃粱心有定計,頓時如吃下定心丸,低下頭全神貫注繼續按照自己的節奏稱量,每一樣都異常認真,速度甚至還有所下降。

人的短時記憶會隨著時間流逝越來越模糊,黃粱就是要利用這一點,讓秦羽忘記或者記錯,從而提升自己的勝率。

秦羽嘿然一笑,對黃粱的心思了如指掌,心中暗道:「可笑,你要是見識過我在食院爭霸賽中玩的美食幻立方,就不會再這樣想了。」

美食幻立方,不但要記住所有陷阱和妖魔雕塑的位置,還要在大腦中推斷出每一次變化后的位置,並規劃出安全路線和策略路線,其記憶難度遠遠超過這項挑戰。

所以,不就是兩百樣食材的重量嗎?對現在的秦羽來說簡直小菜一碟。

左邊籃子里的食材越來越少,右邊籃子里的食材越來越多,很快左邊的籃子就空了,秦羽率先完成稱量,拍拍手看向對面。

黃粱居然才完成了四分之一,瞧那愈發認真鄭重其事的樣子,妥妥的是在故意拖慢速度。

或許是感覺到了秦羽的目光,黃粱睜開眼睛抬起頭笑道:「你這麼快就稱量完了?恩,不錯,不介意我慢慢來吧?」

見黃粱還能笑得出來,再加上這句話,大部分人都立刻明白了黃粱的用意。

「呵呵,小黃開竅了,不錯不錯。」龍雅兒滿意地點點頭。

「要是能拖到中午就好了,那時秦羽肯定都忘光了,不過那樣我們會無聊死的,哈哈。」楚風笑道。

「妄言。」楚香綾突然閉著眼睛吐出兩個字。

「你說誰妄言?再說一句試試!」龍雅兒登時就不願意了,覺得楚香綾是在故意和自己過不去。

楚香綾又變成雕塑了,根本不理會龍雅兒的憤怒和挑釁,氣的龍雅兒咯咯磨牙,卻又找不到發泄的地方。

「太陰險了,可惡!」梁宵氣的直咬牙,覺得秦羽不應該那麼快完成,反而應該也拖慢速度。

「他都沒有急,你們急什麼?」廖武淡然道。

梁宵和柳柔朝秦羽看去,果然發現秦羽一點都沒有焦急,非但不焦急,反而還打了個哈欠,似乎有點困。

糟糕,人一犯困就更容易模糊忘記東西,這要是睡著了還得了?

果然怕什麼來什麼,只聽秦羽又打了個哈欠,懶洋洋地說:「當然不介意,那你繼續,我小睡一會,你稱好了叫我。」

說完,秦羽居然真的抱著雙臂站著睡著了。旁邊龍魅兒突然想到了什麼,也學著秦羽站立睡眠,這場挑戰將是一場持久戰車輪戰,沒有足夠的體力根本不可能完成,即便最後能站在龍影面前,也已經精疲力盡,所以必須抓緊時間保存體力。

事實上,讓出題權交替就有這個用意,當出題權歸屬挑戰方的時候,只能一人出戰,另一人就應該馬上休息補充精力,如果不這樣輪流休息,最後的結局只會有一個,那就是:敗北!

台下,廖武突然間也明白了什麼,二話不說轉身就走,擠出人群消失不見,柳柔猶豫了一下追了上去,只留下樑宵獨自懵比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台上,黃粱很清楚勝利最重要,別的都是次要,於是他完全忽略別人質疑的目光,專心完成自己的計劃,只要一切順利,他就贏定了!

成王敗寇,僅此而已。

又用了一刻多鐘,黃粱才完成全部一百樣食材的稱量工作,放下最後一樣食材,他居然還頗有些惋惜,要是能更慢一些就好了。不過,問題應該也不大吧?反正結局已經註定,快點慢點並沒有什麼所謂。

「喂,喂,醒一醒,我好了!」黃粱敲了敲檯面。

秦羽一激靈醒了過來,用涼水擦了擦臉打起精神,提著自己的籃子和黃粱交換,交換的時候還嘟囔了一句:「好瞌睡阿,你慢點,讓我多睡會。」

黃粱吐血,好,這可是你說的,那我就讓你好好睡一覺。

果然,黃粱的速度更慢了,其實也不完全是故意,秦羽選擇的一百樣食材品種太多,重複率太低,他不得不花更多時間,才能讓自己的答案更準確。

反觀秦羽,速度不減反增,呼呼呼風一樣將食材扔進另一個籃子,用時直接提升了三分之一不止。

全場看的直瞪眼,這樣真的算是稱量嗎?我們讀書少,你可不要騙我們!

吃鯨去吧,秦羽才懶得解釋,他還得睡覺呢。

便在秦羽準備繼續站著睡的時候,廖武和柳柔突然回來了,廖武手中都拿著救命的寶貝! 總裁寵妻很狂野 (未完待續。) ?什麼救命的寶貝?當然是睡覺..lā

廖武拿著一把蠻大的摺疊躺椅,柳柔手裡抱著兩個枕頭和一床薄被。

「秦羽秦羽,給你東西!」柳柔看著廖武,廖武看著她,於是她只能自己喊。

秦羽轉身看去登時雙眼放光,跳下小龍虎台,對著廖武和柳柔就是一通感謝,廖武淡然地說是柳柔的注意,柳柔一臉懵比怎麼就成了她的注意呢?這不是騙人嗎?

秦羽卻不管那麼多,提著摺疊躺椅和枕頭薄被返回小龍虎台,推了推龍魅兒將其喚醒,獻寶似的道:「看,這是什麼?」

「躺椅?快快快打開,站著睡太難受了!」龍魅兒雙眼放光連聲催促。

秦羽也不含糊,展開摺疊躺椅,將一個枕頭遞給龍魅兒笑道:「不錯,挺大的,擠一擠躺兩個人勉強夠了。」

「哈?誰要和你擠?我睡這裡,你站著睡!」龍魅兒登時不願意了,雖說是躺椅不是床,但一起睡不也算是同床共枕嗎?當著四堂大食、黑龍堂還有評審的面,她怎麼拉的下這個臉?

「不要這麼狠心吧,一人一個枕頭,不算同床共枕吧?」秦羽壓低聲音道。

「閉嘴,鬼的同……那什麼!」龍魅兒耳根登時就紅了,瞪眼以示威脅。

「你就將就一下吧,我也得補充精力體力才行,否則我輸了我們都完蛋。再說……」秦羽湊到龍魅兒耳邊低聲道,「別忘了你現在是男人,不一起小心露餡。」

「你才男人!」龍魅兒氣得咬牙,卻沒有拒絕,也不知道究竟是怕露餡還是擔心秦羽體力不濟。

於是乎,眾目睽睽之下,秦羽和龍魅兒擠吧擠吧躺在了躺椅上,枕頭和人都緊緊挨在一起,還順手蓋上了薄被。

龍魅兒本來很緊張,背對著秦羽,但她很快就發現這樣更尷尬,於是一咬牙轉身面對著秦羽來個眼不見為凈。

秦羽覺得有點擠,平躺明顯更佔據空間,為了獲得更充盈的空間,他也轉身面對著龍魅兒,哇,多麼正當的理由,連他自己都被說服了。

「混蛋你轉過去!」龍魅兒閉著眼睛咬著牙小聲說。

「我睡著了,你說什麼我怎麼可能聽得到?」秦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你!」龍魅兒氣的恨不得給秦羽一拳。

「別動手,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們只是補充體力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那些想歪的人才思想不健康。安啦安啦,快睡吧,別浪費時間,那些老司機和女司機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秦羽說完居然真的立刻就睡著了,

「老司機?女司機?什麼意思?」龍魅兒想問卻沒人回答,真實的,現在很流行瞬間入眠嗎?罷了,我也睡,勝利要緊,別的管它呢。

於是乎,兩人真的就這樣睡了,一張躺椅,兩個男人,至少在眾人眼中是兩個男人。

懵比死寂持續了好一會才突然炸鍋,一時間全場嘩然,男大食表示自己的三觀受到了嚴重衝擊,女大食全都面紅耳赤,其中一部分眼放精光興奮不已,感覺自己居然覺醒了。

評審席,康廣源同樣有種凌亂的感覺,指著賽場顫聲道:「這,這合適嗎?」

「沒什麼不合適的,休息而已,總比站著強。」練冰凝面無表情,規則的目的之一就是給出休息的時間,至於能不能發現就是挑戰方自己的事了,現在挑戰方發現了這一點,當然不算違規。

「我是說,他們兩個男人……」康廣源還沒說完就被練冰凝打斷。

「兩個男人怎麼了?古有兄弟同袍的說法,躺在一起有何不妥?你究竟在想什麼?」練冰凝蹙眉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盯著康廣源。

徐監天也看著康廣源:「的確並無不妥,男子澡共浴,穿共衣,寢共榻是很平常的事,尤其軍中更是常見,怎麼到你這就不妥了呢?你到底在想什麼?」

康廣源看看練冰凝,又看看徐監天,差點沒當場憋死,神啊讓他暈過去吧,他這一身冤屈是再也解釋不清楚啦。

龍虎台上,龍影移開目光一臉無語,他不想看這些,他很正常。

龍雅兒比龍魅兒大兩歲,早已真刀真槍經歷過陣仗,而且是和龍經歷陣仗,該懂的都懂,不該懂的也可以懂,思想上成熟許多,看到這一幕也不知怎麼滴就想歪了,思想的雲車越飛越快越飛越遠,直至飛出美食大陸,飛到傳說中異世界的飆車聖地秋名山。

「原來如此,也是挺不容易的。」楚風打開摺扇幽幽地說。

二十五號小龍虎台,黃粱手一抖差點稱錯,連忙摒棄雜念專心工作,心中暗罵:「讓你睡,很快讓你回家睡去!」

這一次,黃粱用了足足三刻鐘才將秦羽挑選的一百樣食材稱量完畢,面前紙業上密密麻麻寫滿了文字。

最後相加完成計算,黃粱親自走過去將秦羽喚醒。

秦羽這一醒,龍魅兒也跟著醒了,連忙起來用涼水讓自己清醒清醒。

「你弄完了?」秦羽一邊擦臉一邊問。

「你忘完了?」黃粱笑著問。

秦羽愣了一下登時笑了:「對,我忘完了,開始吧,你先來。」

「那不行,萬一你抄我的答案怎麼辦?你必須現在把答案寫在紙上,以防你到時候更改作弊!」黃粱果然想得周全,眾人聞言都覺得很有道理,甚至還有人陰謀論,覺得秦羽之所以那麼隨意,根本沒有稱量,而是等著抄答案。

「隨你。」秦羽啞然一笑,找了張紙將答案寫下折好壓在調料盒下面,「現在可以開始了嗎?你先。」

「好,我先就我先。」黃粱卻沒有鬆口氣,秦羽居然真的寫出了答案,而且寫的這麼快,難道真的一個都沒有忘記?

事已至此,已經沒有退路,只能保持信心繼續拼下去。

黃粱將平衡秤搬到台上,當著全場眾人的面,將兩側金屬桿拉到最長,兩頭都掛上最大號的吊盤,調整確認平衡后,將兩百樣食材一個個小心翼翼放入右邊的袋子里。接著戴上手套,開始從盒子里數小球。 ?♂,

平衡秤其實就是個超大號的天平,中間的指針豎直向上,平衡的時候筆直朝上位於刻度的最中間,左邊重偏右,右邊重偏左,重量差值越大,偏轉的角度越大,通過刻度可以清楚分辨。

全場屏息,靜靜等待著黃粱的答案,兩百樣食材,對黃粱來說也是一場挑戰,面對這麼難的挑戰,黃粱能夠給出多精確的答案呢?能否創造奇迹,達到真正的完美平衡呢?

這次的動作倒是很快,黃粱挑了一大堆小球出來,並沒有立刻往吊盤上放,而是先將自己記錄計算的長長紙業展開展示給所有人,上面赫然寫著每一樣食材的具體重量,密密麻麻很有視覺震撼力。

果然,眾人看后都面有驚色,交頭接耳不斷頷首,覺得的確很了不起。

通過這種方式將剛才損失的氣勢找回來,黃粱這才深吸口氣洪聲道:「大家聽好了,我的稱量結果是,兩百樣食材共重一千五百三十錙兩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