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大驚說:「不會吧!剛才她還逼我離婚呢!說她和老公是高中同學,兩人在高中就住在了一起。為老公打過三次胎,她非我老公不嫁。」

尹坤笑說:「在公園門口,就是現在,她終於找到了真愛。回去吧!和你老公好好過ri子。」

木木再次撲進尹坤懷裡,哽咽說:「我不回去,我要報復老公。大仙今晚我們住一起怎麼樣?」

尹坤搖頭說:「我雖然不是好人,名聲也不太好,但我還不至於趁人之危。」

木木小聲說:「我願意,自願,你是大仙,我崇拜你,就**,在這,行嗎?」

尹坤抬手輕輕撫摸木木的嬌臉,柔聲說:「這是兩個人之間的事,你願意,可我不願意。」

「我不漂亮?」木木問。

「你很漂亮,也很能幹,只要是男人都會喜歡。」尹坤柔聲說。

「謝謝,抱抱我行嗎?」木木看著尹坤的眼睛小聲說。

尹坤張開懷抱,木木嬌小的身體撲進尹坤的懷中,尹坤的雙手合上,輕輕撫摸木木的後背。

木木抬嬌臉,香唇在尹坤的脖上游移。

兩人激吻。

尹坤推開木木,笑說:「回家吧!蝶兒還等著我呢!有生意介紹些就行。」

木木悠悠說:「大仙,我覺得我彷彿找到了真愛,不知為什麼,我想不顧一切地愛上你。」

尹坤搖頭說:「和你老公好好過ri子吧!我有我自己的生活。」

「有很多客戶也經常找人算命,明天我介紹一個請你算行嗎?」木木問。

「行!有生意我一定會好好做,我近來的目標是儘力多賺錢。」尹坤笑說。

; ?尹坤和蝶兒用毛毯蓋著身體在客廳沙發上摟抱著睡了**。.蝶兒逼尹坤睡**,尹坤堅決不肯。一旦和蝶兒同了房,尹坤就不得不整天和蝶兒在一起,蝶兒受到父母的支持,她是會不顧一切的。蝶兒太可愛,尹坤不忍心傷害她。

當然能娶蝶兒做老婆,對尹坤來講求之不得。可是蝶兒的命太好,她命中注定的丈夫是能呼風喚雨式的男人,尹坤自認為,他不是,將來也不可能。在尹坤看來,即使是蝶兒的父母都不能呼風喚雨,大老闆遇到當大官的,是小孫子,不僅得送錢,還得陪笑臉。

這社會就是這樣,能呼風喚雨的只有大官。

尹坤不想當官,也沒機會當官。

張少華和王香玉從銀行並肩出來。

王香玉動情地說:「坤,謝謝,讓我感動得要流淚了。」

張少華滿不在乎地說:「至於嗎?不就是十萬嘛!這是你應該得到的。假如你還能介紹大生意,我照樣給回扣。」

王香玉嬌笑說:「假如一千萬的生意給我多少?」

張少華呵呵笑說:「一百萬。百分之十。」

王香玉點頭說:「明白了,我相信你,這次香港去,有機會我一定拉一筆大生意。」

張少華呵呵笑說:「拉生意只能是副業,你的主業應該是實現夢想。」

「嗯!還要追查是誰花錢僱人害我。」王香玉說。

「是的,查到了這人,還得拿到身份證號碼。」張少華說。

尹坤坐在教室里聽了兩堂課,課間有同學要他算命被拒絕。兩百元一位已嫌太少,沒有兩千他不願意算。賬上已有三百多萬現金,他也算是一位小富翁,心變得大起來。

午飯時分,接到木木的電話,她說要請尹坤到飯店吃飯,有一個大富婆的丈夫得了癌症,想請他算命。

在一家小資情調很濃的飯店,尹坤、木木和一個較為肥胖戴著一身翡翠的婦女圍坐在一張圓桌上吃飯。

「您這麼年輕就會算命?」富婆問。

「官運財運桃花運事業運平安運,只要你捨得花錢,你的運我就能告訴你。假如你願意花大錢,還能為你解難,讓你心想事成。」尹坤呵呵笑說。

「算次命多少錢?」富婆問。

「不同的運不同的價,寶貴有身份的人,價錢適當高些。」尹坤笑說。

木木用眼睛向尹坤示意,尹坤立即心領神會,繼續笑說:「看你的面相,老公可能遇到了大難。把你老公的身份信息給我,讓我算一算,假如可以解,再說錢行嗎?木木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定優惠。」

富婆的眼睛瞪大,她並不知道木木在電話中已預先告訴了尹坤有關情況,尹坤還沒算,就直接說出她丈夫有難,使她不得不想信,眼前的小夥子是大仙。

身份信息輸入電腦,打開財運欄,.打開平安運欄,富婆老公在一個月內因得肺癌而死。

尹坤搖頭說:「你老公只有一個月,大限將至,神仙都救不活。」

富婆走到一邊跪下,淚流滿面,哽咽說:「大仙,您真是大仙,您說的和醫生說的一樣,都說他只有一個月時間。可是他不能死,我們家公司在上市的關鍵時刻,兒子還在英國留學,二年後,兒子畢業,才能回來接班。所以我要他多活三年,就只要三年,行不?」

尹坤在平安運欄,把「在一個月內得肺癌而死」改為三年內得肺癌而死。想了想后,又補上一句:「死前兩年半,帶病堅持工作,半年卧**。」

改好后,尹坤重重地嘆氣說:「行了,你老公增加了兩年半的工作時間,半年卧**。你的困難解決了。」

富婆大喜,哪敢相信耳朵?

「真的?我怎麼不敢相信?」富婆說。

「唉!不過,錢得多付些,少了,也許命運會有所變化。」尹坤說。

「一百萬夠不夠?」富婆坐回原位問。

尹坤搖頭。

「五百萬?」富婆問。

尹坤點頭,輕嘆說:「沒想到,你老公的命也不貴。」

富婆看向木木。

木木笑說:「大仙的意思是,你趕緊回去讓醫生對你老公進行體檢,假如正如大仙所說,延長了三年生命,我看你還是付個整數一千萬吧!」

尹坤坐木木副駕駛位,笑看木木說:「搞什麼名堂,想吃肥肉嗎?」

木木笑說:「我想賺回扣,付你的錢靠回扣掙回。」

尹坤指點木木的額頭,笑說:「假如她不把錢匯來,我讓她也死。」

木木假裝無比害怕說:「我好怕怕!」

尹坤撲過去,捧住木木的臉狂吻她的香唇。

尹坤坐在茶几旁喝茶,木木在櫃檯里做生意。

茶几旁有架古式揚琴,尹坤好奇用指撥了兩聲,聲音悠揚,非常好聽。

木木邊做生意,邊笑說:「剛買的,還沒學會彈,等學會了,我彈給你聽啊!」

尹坤向木木挑眉,呵呵笑。

得等富婆的消息,尹坤沒事做,就對命運薄進行研究。延長生命這一點,他是第一次做,假如真能做到,就又將是次重大突破。命運薄一定不是人類的東西,肯定有人不知採取什麼辦法,把地府的人事材料搞出來了。相到地府,尹坤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過去也想到過,他並沒有害怕,現在想起來,竟然感覺到了害怕。

接到蝶兒媽媽的電話,說傢具已運進家布置到位,尹坤與木木告辭。

家中,客廳內餐桌是紅木圓桌,一圈紅木靠椅。靠東部是三張歐式沙發,一張三人的,兩張兩人的。電視機音箱等都各就各位。房間內主卧室是歐式紅木大**,被子已鋪好,副卧室和客房也布置到位。書房是jing巧的桌子,桌子上擺著蘋果筆記本電腦,桌子后,是紅木書櫃。

地上有台圓形扁扁的機器人自動清潔機。

尹坤感覺彷彿進入皇宮,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的家。

蝶兒和她媽在廚房忙著,說第一天住,得請客,家裡得有人氣。

尹坤一個人生活慣了,不知幹什麼好,他走來走去,彷彿蝶兒和她媽媽是主人,他自己反而是客人一般。

晚飯端上桌后,蝶兒爸爸到,四個人圍坐吃飯。

酒櫃內擺放了幾瓶茅台和五糧液。

蝶兒爸爸過去拿了一瓶茅台過來,把尹坤和他的酒杯都倒滿,蝶兒和蝶兒媽媽喝飲料。

蝶兒爸爸端起酒杯,笑說:「坤終於有了自己的家,來,我們一起祝賀坤。」

大家一起舉杯,尹坤把杯中酒一口乾了,嗆得他直咳。蝶兒趕緊過來替他捶背,再把她的飲料端來讓尹坤喝。

蝶兒爸爸哈哈大笑說:「豪爽,看來我也得喝掉。」

蝶兒媽媽趕緊說:「多大年紀了?不要逞能,這樣喝會傷身體的。」

蝶兒爸爸大笑說:「後繼有人了,將來蝶兒和坤為我生兩個孫子,我有后嘍!我高興,我要喝。」

蝶兒爸爸一仰脖,杯中酒下肚。他咬牙長長地吐了一口氣,看樣子也不好受。

繼續倒酒,這次兩個人的酒杯都沒滿。

酒瓶已空。

尹坤的舌頭已大,滿臉通紅。

蝶兒心疼之極,噘嘴說:「不許喝了,再喝我要生氣了。」

尹坤擺手說:「喝!我高興,這輩子我今天最高興,告訴你們一個秘密,我還在等電話呢!一個病人本來一個月就要死了,我給他增加了三年壽命。怎麼到現在還不匯錢來呢?我的卡已辦了簡訊通,只要錢匯進,就會有簡訊來。」

所有人都大驚,簡直在聽天方夜譚。

尹坤摸口袋,只有ipad電腦,卻沒有手機。

蝶兒幫著找,也找不到。蝶兒爸爸發現手機被尹坤抓在手中,指著尹坤的手,不由笑得更響。

蝶兒從尹坤手中奪過手機,打開一看,眼睛瞪得大大的,趕緊給她媽媽看,她爸爸把頭探過來。

「您好:您的尾號為**的銀行卡賬戶在某時10000000.00元(某某匯)。」

蝶兒點位數,驚叫:「啊?一千萬!」

蝶兒爸爸和媽媽你看我我看你,再看尹坤,尹坤此時也聽到了,粗著舌頭說:「不是一千萬,只能算九百萬,還得付一百萬回扣給木木。」

蝶兒爸爸點頭說:「這位老闆我認識,不是說他得了肺癌將死了嘛?」

尹坤搖頭說:「我讓他再多活三年,他的公司要上市,他兒子還有兩年才能回來。他不能死,他一死,公司得完蛋。」

蝶兒爸爸點頭說:「坤,你幹了大好事!不過,你假如不拿現錢,直接要一千萬原始股,就更好了。」

尹坤不解地問:「什麼意思?」

蝶兒爸爸笑說:「原始股一般只有五塊左右一股,假如上市成功,股價上漲至五十元以上是正常現象,高的一兩百的都有。」

蝶兒媽媽搖頭說:「到手為財,提現規矩很重,還是這樣好。萬一事後人家反悔怎麼辦?」

尹坤呵呵笑說:「反悔也是可以的,誰都可以反悔,她假如反悔,我也可以。她反悔只是一千萬,我反悔是她的命。」

尹坤說出的話太邪乎,所有人聽了都感覺後背發涼,蝶兒爸爸端起酒杯,笑說:「不要說那種話,我們喝酒,菜都沒吃呢,邊喝邊慢慢吃菜。」

尹坤半夜醒來,發現自己躺在**上,身邊躺著蝶兒,嚇了一大跳。

尹坤把蝶兒推醒,大聲問:「搞什麼名堂,你怎麼睡在這?」

蝶兒揉眼睛,看著尹坤小聲說:「怎麼啦?是你要我睡這的啊!我想回去,你一直抱著我,不讓我走,怎麼忘啦?」

尹坤什麼也記不起來。

第一次喝酒,喝得過猛過多。

「你沒非禮我吧?」尹坤問。

「什麼?我非禮你?我的衣服都差一點被你撕爛了。」蝶兒噘嘴說。

「你爸媽呢?」尹坤想起吃晚飯的情景了,小聲問。

「早回家了,他們看到你硬要我留下,就讓我陪你了。你好沉,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扶**。」蝶兒說。

尹坤發現自己只穿短褲,大聲問:「還說沒非禮我,我的衣服呢?」

蝶兒嬌笑說:「我才沒本事非禮你呢,是你自己脫的,躺著,身體扭來扭去,把衣服往地上踢,樣子好滑稽。」

尹坤找電腦,找到后,檢查了一下,發現沒有異況,躺下,把蝶兒摟近,讓蝶的嬌軀緊貼他的身體,柔聲說:「蝶兒,不好意思啊!我完蛋了,將來想不要你都不行了,你本該自尊些,我叫你留下,你就能留下啦?你該堅決回去,堅決不住這。」

蝶兒小聲說:「坤哥,我們做那事吧好嗎?」

尹坤搖頭,親吻蝶兒的額頭,柔聲說:「小寶貝,那事現在不能做,你的老公將是能呼風喚雨的大人物,我不是,我不能傷害你。」

蝶兒坐在尹坤的身體上,嬌笑說:「道士和尚作法后,都能呼風喚雨,我開始作法啦,看我怎麼呼風喚雨!」

; 小樹林里,尹坤和木木玩車震。

汽車在公路上慢慢行駛,木木嬌笑說:「坤,謝謝你給我這麼多,一百萬,我得賺兩年。」

尹坤呵呵笑說:「回扣,沒有你我也賺不到這錢,以後你得多拉客,你連生意都不用做。」

木木嬌笑說:「生意還得做,珠寶店接觸的客人高檔,拉到一個生意,至少可以賺一萬。」

尹坤點頭說:「這是三方共贏。」

木木點頭說:「是的,我們不是坑蒙拐騙,本該理直氣壯的。」

尹坤笑問:「你老公對你怎麼樣?」

Leave a comment